【王小军的操屄人生】(第四十一章 王宝珍被问奸)

  • 【王小军的操屄人生】(第四十一章 王宝珍被问奸)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校园青春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王小军的操屄人生】(第四十一章 王宝珍被问奸)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xifangjile
2021/3/9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14285

           第四十一章:王宝珍被问奸

  「姐,你没把小军怎么样吧?」

  王小军走出去没多久,王宝珍又走了进来。说着,一股子熟悉的精液味就钻
进了她的鼻子,她又拿手在鼻前扇着风儿明知故问:「什么味儿啊?」

  「咳!咳!!」马艳艳想回话,一开口就先咳嗽起来。她毕竟太久没被大鸡
巴插进喉咙里,何况又是王小军的特大号。

  「您感冒啦,要不要我给您拿点止咳药啊!」

  嘴上关心着,一双美目却不停四处张望,忙着搜索罪证。

  「妈个比的!」

  超量做完精液面膜的艳妇,强忍着喉咙的不适,把被王小军干嘴的怒气,朝
王宝珍撒了去。

  「姐—您干嘛说脏话?」

  「你还有脸嫌我说脏话 ?我都没嫌你干的事儿脏!」

  「我干的事儿脏?」王宝珍听到这话心里叫屈不已,到底是谁干了脏事分明
一清二楚,这属于她亲儿子的浓郁精液味可还没散干净呢!

  「还跟我装?」

  「怎么了啊,姐?」王宝珍见马艳艳冲她阴阳怪气的,不禁又有些慌张起来。

  「怎么了?这得问你啊!王宝珍,能耐了啊,收亲儿子当亲汉子用……咳…
…」

  「您没事吧?」王宝珍心慌的厉害,忙上前帮马艳艳拍背。

  「还不是你儿子干的好事,老娘的喉咙都差点被插烂了!」

  「您是说刚刚小军他插您喉咙了?他拿什么插的啊?」

  「……咳……这得问你啊?」

  「和我有什么关系啊?」

  「你少来,怎么样,亲生的童子鸡,好不好吃啊?香不香?嫩不嫩?满足的
了你个小骚屄不?」

  「姐……」

  王宝珍跺了一脚,提高了音量叫屈,心道:我还没计较你勾引我儿子呢!

  「还跟我装呢?我早就看出来了,你跟小军上床了对不对?」

  听到这话,王宝珍心里咯噔一下,忙赔上笑脸:

  「姐,你说什么呢!我们娘俩打小就睡一起的,这也算上床啊?」

  「还狡辩,我说的是上床做爱,操屄!亏我对你这么好,你就这样对我啊?
还说小军是交了女朋友破的处,他那个女朋友就是你自己对不对……我还奇怪,
哪有当妈的在自己儿子面前像个小媳妇似的低眉顺眼,要干啥就干啥,小军才多
大啊!他那样对你动手动脚,又抓奶子又拍屁股的,甚至鸡巴都直接怼到屄门上
了,也没见你真生气!直到今个我……我亲眼见到了小军的大鸡巴后,我才想明
白了。你这小骚蹄子,一准是贪吃大鸡巴,贪吃到亲儿子身上了。怎么样,在床
上被亲生儿子的大鸡巴收拾得舒坦不?」

  话是这样说,其实她是从刚才自个的小嘴被干了后才真确定了的,之前只是
有些怀疑罢了!这些年,她也给不少小帅哥口过,那都是她主动给予的奖励。除
了王小军,就没有一个敢反过来干她嘴的。

  正因为之前完全没有被干嘴的这种经验,所以当王小军这样做时,亏她也曾
是口活一级棒的高级婊,却仍然猝不及防地被干懵逼了。

  敷面膜的这段时间,喉咙一直火燎火烧的。她就寻思,为什么王小军会在那
种情况下下意识地把她的小嘴当屄干?还顺门熟路。干得还相当有技巧,相当贪
心。左冲右突地顶她腮帮子不说,还想玩深喉。如果不是她不配合,准能一路捅
到她的胃。哪有这么小的孩子路子这么野的,这一定是有人惯的。往细了说,就
是一定有人经常提供小嘴给王小军抽送,让他养成了这种习惯。显而易见,既有
这个能力且又有这个动机的女人有且只有一个,那就是顶级骚婊王宝珍。因为换
成一般女性的小嘴根本禁不住王小军那种越过会厌的深插,只有专门花大力气练
过深喉的专业人士才经得住。何况王小军的年龄摆在那,除了他亲妈也基本接触
不到别的高级小姐。

  把这一切都想明白后,被插得喉咙严重不适的艳妇,不拿王宝珍撒气才怪。

  见她没有好脸色,王宝珍赶紧把着她手臂撒娇道:「姐,你说什么呢!」

  「我说什么,哼,你这样我就更确定了。你个小骚蹄子,百分百被小军上过
了,看你这做贼心虚的小骚样!」

  「哪……哪有,小军那么小,他怎么上我啊?」

  「你就别否认了,小军小那也是年纪小,男人该有的东西可一点也不小……
他那里比我手脖子都还粗,都有我半截胳膊长。我看不光能上你,而且还能把你
上得不要不要的。」

  全中,王宝珍被说得心慌慌的,连忙辩解道:「小军那,那里大是大,可是
你看他嘴上都没长毛呢,那里大也不一定管用啊!」

  「管用不管用,你自个心里清楚。」

  「姐,你坏死了!干嘛一定要咬定人家跟亲儿子乱伦呢!」

  「你跺脚也没用,你敢发誓说你没做。」

  「我发誓我没做。」王宝珍瞪着纯真的大眼,装出一脸无辜的样子,立刻举
手发誓。

  「你说谎!」亏她演技炸裂,可人家马艳艳看也不看她。

  「嗯哼……」

  「你别扯我胳膊……行了啊你,在我面前还敢装,你是觉得你举手发誓就能
够骗的了我吗,我有那么好骗?」

  「哎呀,姐!你坏死了啊,你既然都知道了……还非得拆穿人家干嘛!弄得
人家多不好意思啊!」

  「承认了是吧!」

  王宝珍把大奶一挺,带着三分委屈三分硬气道:「承认就承认,反正又不是
我的错……是他个小没良心的,强奸了我!」

  「真的假的,你是说小军他……强奸了你?」马艳艳一脸的不相信。

  「当然是真的。」

  「我不信!怎么说你也是当妈的,这当妈的,还能被自个亲儿子给强奸了?」

  「那能有什么办法,谁叫我这个当妈的也是女人呢,还是做小姐的……要怪
就怪我命苦,老被臭男人强奸!」

  「好啦,别诉苦啦,当小姐的哪个没被强奸过啊……可小军他……他怎么就
能强奸的了你啊,他才多大?」

  「我怎么知道啊,我当时睡着了,做了春梦。一般我做春梦都是做到刚开始
到做爱的阶段,然后就醒了。可那一次,进行到做爱的阶段后还一直做……我就
梦见自己被一个鸡巴贼大的小帅哥把我抱在怀里一直操了好久好久。都被操到高
潮了,然后还是得一边尿着一边继续挨操……我受不了,就开始大声哭,一哭就
哭醒了,然后就……」

  「然后就发现操你的那位小帅哥其实是小军,是你亲生儿子正在强奸你?」

  「嗯!」王宝珍羞涩地低下了头,小脸红红的,也不知道是春情上脸了还是
臊的慌。

  「我一开始发现背后有人搂着我腰,在弄我,还以为来了熟客……直到发觉
那东西不一般……」

  「接着说啊,怎么不一般了啊?」马艳艳满脸兴奋地追着问道:「是不是个
头特大,还贼有劲。」

  「您都知道了啊!」

  马艳艳被她这反问也弄得脸上发热,她怎么不知道,亲手撸过,亲口含过,
还差点就上屄夹了!她可是被那臭东西干得喉咙现在都还疼着呢!!她不禁吞了
口口水润了润喉咙,轻咬着嘴唇继续问王宝珍道:「然后呢?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我就生气,尤其是下身还撑得要死……我都快给气死了!」

  「再后来呢?那你是立刻推开他,把他狠狠揍一顿屁股,还是决定先爽了再
说?」

  「姐,你又取笑我,我不说了。」

  「好好好,我不打岔了,听你说。」

  「我本来快被气死了,以为自己养了个人面兽心的小畜生出来,本来是想揍
死他来着。可仔细一看,虽然他的人在动,可他的眼睛居然还是闭着的……」

  「怎么可能?」

  「我也奇怪啊,可他就是一边闭着眼睛,一边动……」

  「你是说,小军是在睡梦中把你这个亲妈给强奸的,还把你给奸醒了?他还
没醒?」

  「嗯,你说奇怪不奇怪啊?」

  「照你这样说,这个故事是够奇怪的……那你后来弄醒他没?」

  「没啊,你想,要是把真他弄醒了,被他发现了这种事,我以后还怎么面对
他啊!」

  「那后来你就由着他继续操,直到他射精?」

  「我能有什么办法,不让他操的话就得用醒他,可又怕把他弄醒了没法交代,
两个都尴尬……」

  「也就是说,你其实自个是清醒着,默认让他操着你的小嫩屄,直到他射精
……不用说,最后肯定也是射在你肚子里了。」

  「嗯。」王宝珍臊得满脸通红,此外还有点心虚。那个晚上,他们母子俩从
梦交变实交是真,不过后来是她自个主动骑上去动的。

  「我早就说你们娘俩睡一块,早晚得出事,被我猜准了吧!其实也不怨,谁
叫你们娘儿俩都喜欢裸睡来着,还动不动就抱得紧紧的……如果我没猜错,平时
你一准给他做性教育了对吧?」

  「我哪懂什么性教育啊?就是有一回他问我小孩是怎么来的?我就告诉他,
等他长大了,把大鸡鸡放到女人下面尿尿的地方,就能造小孩了。」

  「你看看,你看看,又被我猜中了吧!你这个妈当的,哪有这么进行性教育
的,你这样一说,他能不好奇吗?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不,到了晚上,
他就在梦中找你造小孩了!」

  「姐,你都说了不取笑我的!」

  「谁取笑你了,我是认真的,哈哈……」

  「你看你……哼嗯……」

  「哈……我不笑了,你继续说!」

  「姐,我现在回想起来还觉得实在是太奇怪了,你说小军他是怎么插进去的
呢,你知道我那眼儿小,他又是个特大号……」

  「他的确是个特大号……至于怎么插进去的,这得问你自个了,是你被插的
又不是我?」

  「我要是知道,我就不问你了。你说是不是天意啊?是贼老天安排好的,让
我刚好做春梦,让我性兴奋,好方便他进入……」

  「看你这骚样!老天有没有这样安排我不知道,现在我只能确定,你啊肯定
一点儿也不后悔。」

  「谁,谁不后悔了,我后悔死了都。可光后悔有什么用,插都被他插了,我
就是再后悔,再痛苦,日子还不得照样过啊!」

  「说的也在理。那我问你,这种事就发生那么一次?不准说谎!」

  「那个……也不止一次啦,所以我才奇怪吗!有时候我也没做春梦,但还是
被他弄了……一准是天意,要不为什么每次都对的那么准,还每次都能弄进来?」

  「这个我倒是知道点儿。俗话说,男人三更笔杆起,女人半夜莲花开。意思
是那些臭男人们,在晚上睡觉的时候,鸡巴经常会充血勃起。尤其是青春期的少
年,一晚上都能勃起十来次。咱们女人呢,晚上睡觉时,小妹妹也会兴奋充血,
那门儿也就会自然而然地打开了……尤其是身边睡着男人的时候,这些都是正常
生理现象……你那儿紧是紧,可是当」半夜莲花开「的时候,再加上有淫水润着,
再大号的也能弄进去……想想也蛮有趣的,你们母子俩互相抱着睡一块,然后睡
着睡着忽然他硬了屌你张开了屄,然后自然而然地结合成功了……哈哈……这情
节好有戏剧性,可以拍片了!」

  「你再笑话我,我,我可真生气了!」

  「好,好,好,不笑了,真是的,连笑都不让笑,我憋着了你陪啊!」

  「陪就陪。」

  「怎么陪啊?赔笑?陪吃、陪喝、陪睡,再加上个赔笑,三陪不就变四陪了
?」

  「哼,四陪就四陪,不过你得给钱。」

  「就想钱,钱迷一个!」

  「我就钱迷了。」

  「那我给你钱,你把儿子卖给我,行不行?」

  「那不行。」

  「怎么不行了,你不是喜欢钱吗,而且小军还强奸你了?」

  「他那是睡着了,不是有意的嘛!」

  「哦,某人开始可不是这么说的哦!不知道是哪个小狗,委屈巴巴地哭诉自
己被某个小没良心的给强奸了。原来是恶人先告状啊!搞不好其实是你强奸的小
军呢?不然凭什么是你醒了,他还睡着?只有清醒的对睡着的干坏事,只有大的
欺负小的,而不是反过来。」

  「谁恶人先告状了。我,我还没说完呢,还有一次……」话一出口,王宝珍
发觉不对,赶紧捂住了嘴巴。

  「还有一次什么啊?老实交代,不然我去问小军了啊。」

  「没什么,就是……」

  「难道是小军还真把你给强奸了?」

  「其实是软强奸啦!」

  「怎么还有软强奸?这说法我可还第一回听到。赶紧的,你再给姐好好说说,
到底什么是软强奸啊?」

  马艳艳立马又打起了精神。

  「哎呀,姐你坏死了,成心看我笑话是不?」

  「谁笑话你了,我的确不理解啊!」

  「就是连哄带骗的那种软磨硬泡式的强奸啦,不是霸王硬上弓的那种!」

  「我怎么听不懂啊,什么是软磨硬泡,什么是霸王硬上弓……」

  「就是他是连哄带骗把我……姐,你成心取笑我!」

  「谁取笑你啦,哈……那个,那么说是骗奸喽?」

  王宝珍见马艳艳立刻换上一本正经的模样,就点了点头继续道:

  「对,我就是被他骗奸了……他先前要我陪他玩素股。您知道的,就是用让
我用下面蹭他……」

  「素股?拿下面蹭?」

  「就是素阴磨啦!」王宝珍被逗得再次跺脚。

  马艳艳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点了点头道:「噢—这个我懂!」

  王宝珍接着道:

  「我答应了,就用下面给他磨。然后他又假仁假义地说怕我累着,他要自个
动。当时我就意识到了危险,在我迟疑的时候,他又说他就在门口蹭蹭,保证不
进去……然后他就开始一直蹭啊蹭,慢慢我也就放松了警惕……然后他蹭着蹭着,
连声招呼也不打,就那么秃噜一下子就直接插进去了……我一点防备都没有,给
他一下插得气都喘不上来……」

  「哈哈哈哈……真有你的……你想笑死我啊!」马艳艳实在是忍不住,因为
很容易猜到她八成在瞎掰,偏偏人家还编得有声有色,她还被吸引了,忍不住想
接着听下去。实在是难为她!

  「你又笑我,我……你还笑,再笑我真不说了。」

  「哈哈哈……你当我想笑啊,还不是太好笑了才忍不住的笑……哈哈……」

  「哪里好笑了?」

  「哈哈……不笑了,不笑了……不说我说你啊,宝珍,你说你做这行多久了?
光蹭蹭不插入……你还能相信男人的这种鬼话?就是刚入行的雏儿都知道蹭屄只
是预热,预热好了肯定要开操的……你自个说,你不被操谁被操?」

  「别人我肯定不信啦,可我自己亲生儿子我能不信吗?我看着他长大的,他
蛋上有几根毛我都清清楚楚,关键他以前一直还都很守信用。」

  「你还知道他是你亲生儿子啊,那还给他玩素股,还让他在门口蹭?我看你
是活该被强奸!」

  「姐!你怎么能这样说我啊,有没有同情心?我可是被亲生儿子强……骗奸
了啊!发生了这么可悲的事情,你还这样说我,太过分了!」

  「好好好,我错了……不过我还是很好奇啊!按理说,你们是母子,小军还
那么小……假如你不主动勾引小军的话,他应该不至于丧心病狂地强奸你才对,
毕竟你是他亲妈?是不是你跟他梦交,乐在其中了?没准儿天天拉小军早点上床
睡觉好继续做春梦……肯定是,你呀,肯定是被小军弄上瘾了?」

  「哪有,哪有的事……谁上瘾了?」王宝珍连忙否认。

  「那你干嘛勾引小军骗奸自个?」

  「谁主动勾引他了,我又没做什么……」说着说着,王宝珍忽然想到自己平
素在家里那风骚的作风,下意识就心虚起来,话也就说不下去了。

  「没勾引才怪!退一步说,就算你没存心,那也不怪人家小军。不信你就自
己照镜子看看,就你这骚样儿,还要怎么勾引啊?」

  马艳艳盯着她的极品大奶接着道:「就不说你不穿内裤的事儿了,你就看看
你这对大骚奶,多招人!还记得上回我们一起逛街,有多少臭男人冲着你这对奶,
强行搭讪吗?别说是小军,换我是男人,身边天天晃悠着你这么一位超级性感的
大奶浪货,我都把持不住。」

  「你就为他说话吧!一点儿也不讲理了,照你这样说,我想不勾引人都不行
了,我奶子大身材好是我的错啊?」

  王宝珍假装生气道。

  「谁为他说话了,我说的本来就是事实嘛!现在我都不敢跟你一起逛街了,
每回都得跟着倒霉,尽被色狼骚扰。」

  「姐,这个锅我可不背,照你说长得漂亮性感也有罪的话,那你也有罪?」

  「好像是哦,谁让老娘我长得也美丽性感呢!唉,长得漂亮性感是咱们女人
的优势不错,但又何尝不是一种罪过呢!你想想是不是,女人越是长的性感漂亮,
男的就越想弄上手,往往还会不择手段……最终受到伤害的还是咱们女人。就比
如你,还不是因为长的太过于风骚性感,所以即使是你亲儿子,也会使法子把你
这个当妈的弄上手……不过话说回来,我还是有点想不通,你怎么就那么容易让
他得逞了?你明明可以用手帮他打飞机或者直接用嘴给他口,却偏偏选择玩素股
给他蹭屄……除非是你也发骚了,屄痒了想挨鸡巴操,对不对?讲道理,你哪里
是被骗奸,分明就是你诱奸了小军才对!」

  「姐—你太过分了啊,不带这样的!」

  「没办法啊,我真的好奇啊!换你你肯定也会好奇的,对不对,要不你就给
我解释解释,给我一个信服的理由,说说你干嘛一定要答应给他蹭啊?那样有多
危险,你经验这么丰富不会不知道吧?你好好想想,你接待过的客人,有一个算
一个,有谁会只蹭不插啊?」

  「那倒是没有,不过这不一样啦!」

  「怎么不一样?」

  「都说了,小军怎么说也是我儿子,和客人不同的,客人一来我就知道他是
冲着插我来的,不让插他都不付钱……小军不一样……我哪能想到他会和那些臭
男人一个德行,也是本着插我来着,我事后才知道。平日里我忙着赚钱,没多少
时间陪他,我心里其实很内疚,总觉得亏欠他……所以当他向我提出这种要求时,
我就想,我要是连这个小小的要求都不能满足他,那我还配当他妈吗?所以我就
给答应给他蹭了,没想到……」

  「没想到……被自己亲生儿子骗奸了?」

  「嗯!」王宝珍低着头,红着脸小声应了一声。

  「这样说起来……貌似也有道理!」

  「姐你也觉得有道理是吧!当时我确实就是这样想的,绝对没贪他臭鸡巴的
想法。我再骚,也不会冲亲生儿子发骚啊……家里又不是没有自慰棒。只是没想
到我拼着脸皮不要下决定补偿他,好心好意牺牲自个,拿下面让他蹭,而这个没
良心的小畜生,居然色胆包天,完全辜负了我这当妈的一片好心,他蹭着蹭着真
还就直接把我给强奸了……其实也怨我,他开始进来半个龟头的时候,我其实有
发觉的,可我以为他不是故意的就咬着牙忍了,哪知他后来非但不拔出来,甚至
还得寸进尺,最后秃噜一下子……就那么一下子就插到底了,我拼命挣扎都挣脱
不掉……真后悔把他生下来!」

  马艳艳瞧着王宝珍这翻声情并茂的陈述,拼命忍了笑,装出认真的样子,接
话道:「你这样说我可不敢相信了啊,他那么小,怎么可能挣脱不掉啊,是不是
你被自个亲儿子蹭出火来,爽的要死,根本舍不得让他拔出去啊!」

  「哪有啊,我又不缺男人,谁稀罕他的臭东西……当时,我真的是在拼命挣
扎,可就是挣扎不掉啊,我有什么办法……」

  「怎么可能,他那东西又不带来回钩,插进去还能拔不出来?」

  「姐,你是没被他插过,不知道厉害……这样说吧,他那东西是没带来回钩
不错,可真凶起来可比来回钩可恨多了,大的吓死人不说,又特有劲……你也知
道,我的小妹妹又属于特别窄小紧凑型的,正常的尺寸想进来都得费好大劲,换
成他那种特大号的,卯足劲迎插进来,就像是……就像是一根放大的大铁钉,被
人拿锤子敲进来一样,还穿过我的那儿把我紧紧钉在床上……动一动都费劲,一
动就疼……这样一来,我怎么可能轻易摆脱掉啊……包括开始我让他蹭,其实也
有这个原因的,我自以为我的小他的大,我们俩根本不匹配。觉得他想插我的话,
找对门了恐怕也插不进来,安全的很,所以才很放心让他蹭。」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你都已经被先蹭后奸了……也亏得你不是常人,换成
普通人,被自个儿子给奸了,还有脸活下去啊!」

  「我也知道丢人啊,所以我谁也没告诉,到现在就告诉姐你一个人,你可千
万要替我保密啊。不然传开了,那些不要脸的小婊子们,肯定要天天拿来笑话我
。」

  「现在知道丢人了啦,要我说,要怪就怪你自个,你开始压根就不应该答应
给他玩素股,更不应该让他自己蹭……他想开荤了,你就不能给我发个微信啊!」

  「啊……可您那会在国外啊?」

  「我搭飞机飞回来不就行了,不就是多花几个机票钱的事。」

  「这……我倒没想到。」

  「所以说你呀……就算我不能来,你也可以花钱给他找个泻火的。」

  「我也不是没想过给他找女人解决,但心里总是不舒服,老觉得换别的小姐,
我实在不放心,太脏了。」

  「所以你就亲自上阵了?」

  「我也没办法啊!关键是他特能说,一下就把我给说服了。其实一开始他提
要求的时候,我也没有立即同意。我想的就是,哪有儿子要跟亲妈玩素股的,我
还骂了他来着。可后来,他说得我没办法反驳。我的的确确陪他的时间太少了,
就只好答应用这个补偿他了。」

  「他还懂游说你啊,不简单……那他都是怎么游说你的呀,快点给我说说,
姐姐我也好奇啊!」

  「他说我跟他虽然是一起过日子的一家人,但是母子俩旱的旱,涝的涝,还
说我这个涝的不知他旱的苦,实在太不公平了!甚至还说我简直是在虐待他,对
他连蹭都不给他蹭,却愿意让别的野男人随便弄,还在他面前让人弄。他还举例,
说别人的妈妈,都知道给儿子发点职业福利,当老师的会亲自辅导儿子功课,跳
舞的教儿子跳舞,唱歌的教儿子唱歌,就连卖水果的都知道带点水果回家给儿子
吃……而我这个当小姐的妈妈,从来没给他发过一次小姐福利……他话都说到这
个份上了,你说我能怎么办?您也知道,他正值青春期,性欲旺盛的同时性格还
叛逆,打他骂他很可能适得其反……即使我当时拒绝他,那也还有下一次。其实
我也狠不下心一直拒绝他,要是真的把他给憋坏了,我心里也不舍得,也怕他忍
不住去祸害别的小姑娘……思前想后,干脆给他发一次福利算了!」

  「啊哈哈哈……这孩子……真是个活宝啊!真像你说的这样,别说是你了,
就是我,怕也得着了他的道儿。」

  「谁说不是呢?」

  「宝珍,那个,姐问你,你都说他大你小,你俩不匹配了……这回大白天你
该看清楚他是怎么干进去的了吧?」

  「那时候都火烧眉毛了谁注意这个啊!现在想,可能是他太硬了吧,加上我
的水又多……他卯足劲往里干,一下就干进去了啊!」

  「瞧瞧你,说露馅了吧?他卯足劲干你,这你都没察觉?不制止??还说自
己是被迫的???」

  「本来就是被迫的啊!我是察觉到他想操我,我也准备制止的,可是根本制
止不了啊。你想,我被他压在下面,还被他蹭的浑身发软,一点劲都使不上,我
怎么制止他啊……我说了很多遍不要,不要……可他不听啊……你说我能怎么办
……女人家家被男人骑在身上,同时怼着小屄口有多无助,您不是不知道……我
真的除了说不要,什么都做不了,然后就哭,就只能眼看着他一脸兴奋地压在我
身上使劲操我……」

  「我看你是爽哭了吧?我还不知道你。」

  「我……我跟您说实话,我承认,被他弄是很爽,可那会我真的是委屈哭了。
你说我辛辛苦苦赚钱把他养大,我容易么我,他怎么就那么没良心……开始不算,
后面我都说不要了,疼得直哭,他还不管不顾,兽性大发,一直操我,就像是那
个炫迈的广告一样,根本停不下来的那种。」

  「啊哈哈哈……」

  「您又笑!」

  「……哈……忍不住……哈哈……好啦好啦……哈……知道你委屈,不过事
情都过去了,你别放在心上了。」

  说完,马艳艳赶紧捂住嘴,不然又要忍不住笑出声了。

  王宝珍则没好脸色地监视着她忍笑,两人大眼对小眼,互瞪了足足快五分钟。
最后,马艳艳瞪得眼睛都酸了,忍不住抛出个话题结束僵局,她继续问她道:
「咳,宝珍,你别骗我,小军真有你说的那么厉害吗?听你这么一说,小军他完
全是个床上小猛男啊……你别多心,我的意思是,既然他到了青春期,需要发泄,
与其让他憋着或者留在家里祸害你,倒不如让他到我场子里,接点活,也能补贴
家用,你说对不对!」

  王宝珍听了她这话,觉得她说得有道理,带着几分无奈,点了点头。

  「你同意就好。那,小军真有你说的那么厉害?」

  「那可是……你是不知道他怎么操我的……我都进医院了……」王宝珍添油
加醋地把王小军平日里变着花样蹂躏她的事一股脑都说了出来,说完不无愤恨地
进行了总结:「这小王八蛋,嘴上说爱我,做爱的时候,简直是把我当成性爱娃
娃,往死里干我,都不怕干坏了,幸亏老娘我也不是省油的灯……」

  「不会吧,小军真有这么猛?」听了王宝珍的描述,马艳艳一脸不相信。按
照王宝珍的叙述,她这当妈的屡屡大败亏输,流泪求饶。

  「我骗你干什么,你不信就算了,等哪天你被他干的时候你就知道了。」

  「真有这么猛!」听王宝珍不像是说谎,她一脸震惊,感情她亲手调教的一
代花魁,真的被自己亲儿子单枪匹马给挑翻啦!

  「那还能有假,我骗您又没好处。」

  「你这么说,我都想试试了……你要是舍得,咱现在就约个时间……哈哈哈
……」

  「有什么舍不得的,我可是把您当亲姐看,肥水不流外人田,与其便宜别的
小骚货,还不如便宜您呢……不过得等两年,等他再大点,我就送他到您那,让
您好好调教!」

  听到王宝珍这么说,马艳艳心下有些不高兴,凭什么要再等两年?

  不过她没表露出来,仍是笑吟吟的道:「你真这么想?那可就说定了。」

  「说定就说定,不过您以后可不许笑话我了。」

  「保证不会了,哈哈。你也不想想,我要是也跟小军好上了,可就跟你一起
脚踏一条船了,还有脸笑话你啊?」

  「那不一样。你跟小军做,最多就算老牛吃嫩草。我跟小军可是乱伦啊!」

  「你也知道你们是乱伦啊!做的时候怎么想不到这个?」

  「您看您又笑话我!」王宝珍冲她嘟嘴道。

  「好了好了,不开你玩笑了。我给你说说心里话,省的你老误会我笑话你。
其实搁咱们这行里,乱伦其实没啥子,一点儿也不稀奇。你想想,咱们做小姐的,
尤其是像你这样的高级小姐,哪个不是要相貌有相貌要身材有身材,加上业务需
要,哪个平日里不把脸蛋弄得漂漂亮亮的,哪个不把身子养的白白嫩嫩的,哪个
不擅长时不时的飞个媚眼送个飞吻去勾搭男人?哪个男的看了咱不馋的慌?自家
的叔伯兄弟那也是男人,也带把儿,该馋的时候也和别的男人一个熊样。小雅你
知道吧,她家里就有个弟弟,知道她当了小姐,一开始嫌丢人连家门都不让进,
给多少钱都不让进。后来你猜怎么着,我给她出了个点子,她照做了。也就陪他
弟弟睡了一晚上,就什么事都解决了,因为活儿比他弟弟三个前女友加一块还好。
据说就是因为被伺候地舒坦了,爽得无法自拔,她那弟弟后来还一个劲追求她。
又是送花又是请她看电影……后来甚至跪在地上向她求婚,指天发誓一辈子只爱
她一个,要跟她生生世世做夫妻……这还不算完,更好笑的是,后来他爸也知道
她当了小姐,也跟着嫌丢人不让她进家门,她就又用这个办法搞定了她爸。她弟
弟知道了她跟他爸的事后,父子俩立刻就反目成仇,为了竞争她还打过好几次架。
弄得她不光要发誓一辈子不外嫁,现在回家,为了家庭和谐,还得轮流跟父亲睡
一晚上然后再跟弟弟睡一晚上……因为你家里没闹过,我也就从没对你说这些。
其实不止是小雅,别的姐妹们家里闹,来我这寻主意的时候,我都是告诉她们用
这个办法兜底。这世上就没几个男人能够同时挡住金钱加美女的攻势!繁衍和性
爱那是动物的本能,咱们当小姐的,优势就在于漂亮能干。能干不仅是指活儿好,
能用睡觉摆平男人,还指咱不装,明码标价自个是可以随便上的……这对男人多
有诱惑力啊?事实证明,咱这身子不光能用来卖钱,还能平事。所以甭管是哪个
男人,找事找到咱身上,最有效的解决方式就是把他给睡了,使活儿让他离不开
咱,然后就可以把那些臭男人当狗使唤。再说,管他什么乱伦不乱伦的,碍着谁
了?」

  「姐,你说的好有道理。其实我和小军好过后,也是这样想的,我们娘俩关
起门来过日子,谁都碍不着,所以也没怕过什么……不过就是我跟小军睡了后,
发现我反而越来越离不开他了,这咋办?」

  「不应该啊,这床上的关系,一般都是活好的有主动权,因为能让对方满足
……我知道了,还不是你没用,满足不了小军?」

  「他克我克得死死的。」王宝珍扁了扁嘴,无奈道。

  「是哦,忘了你这小骚屄天生被大鸡巴克……可你还有别的手段啊,你身上
又不止小屄那一个骚洞,还有骚屁眼子加小骚嘴……使齐活了,还满足不了他?」

  「您当我没使,可就是满足不了啊!回回被他开三门,搞得我都觉得我自个
的屁眼不是用来拉屎的,小嘴也不是用来吃饭说话的,全是用来给他含鸡巴的…
…所以我才愁得慌,这孩子怎么这么厉害呢……现在他不但越来越不太尊重我,
就连我说话他都开始不太听了,还随时随地逮着我就操……你说怎么办才好?」

  「归根结底还是你在床上弄不过他。」

  「他克我啊,我怎么弄得过?」

  「这个其实也简单。」

  「怎么弄?」

  「你一个弄不过,但可以搬救兵啊!」

  「姐,你尽出馊主意,这种事怎么搬救兵啊,又不是接客。」

  「怎么不能搬救兵啦,都是伺候男人,接客不接客的又有什么区别啊。」

  「区别大着呢,接客那是生意。我跟小军做,跟钱可没关系。」

  「那是你喜欢大鸡巴?」

  「这个和我喜不喜欢大鸡巴关系也不大。」

  「那是为什么?」

  「因为爱情。」王宝珍说完,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哎呦,我的好妹妹啊,你怎么还这么天真呢。这么多年的小姐白做了,还
看不穿男人呢?还相信爱情?咱们女人在那些臭男人看来就俩作用,一是可以睡;
二是可以给他生娃。」

  「小军不会这样的,我自己的儿子,我不会看错。」

  「我懂,他是你亲生儿子,而且他还小!可你心里也要放明白啊,假如你现
在又丑又穷,那他还会这么爱你吗?先不谈钱,就假设你又老又丑,小军会把你
给办了吗?所以说,小军再爱你,那也是有条件的啊。」看到王宝珍有些松动了,
她又接着道:「好妹妹,老实跟你说吧,姐姐我对小军也喜欢得紧,可等不了两
年那么久,我是馋得一天都不想等了。咱俩关系这么好,你就成全姐姐吧!咱俩
以前也有约定,你可是答应过让我给小军破处的。我就不追究你偷吃的责任了…
…别忘了你接客应付不过来的时候,我可没少给你救场,做姐妹的要懂得感恩啊
!」

  「就知道你也打小军的主意!」

  「瞧你说的,好像你很清白似的,你俩还不是早好上了,还是母子俩呢,都
乱伦了也不知道害臊,还说我啊?小军长的又帅本钱又大,年纪还小,哪个女人
不喜欢?我喜欢他有什么奇怪的呀……对了,宝珍,你好好跟我说说,跟小军做
的感觉到底怎么样?刺激不刺激?」

  「哎呀,这个我怎么好意思说。」

  「做都做了,还不好意思说?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那么大一根东西,全插
进去,肯定直接插到底……你这小骚屄,不爽的翻白眼才叫奇怪呢!」

  「您不是也被大鸡巴干得翻过白眼啊?」

  「可我没被亲生儿子这样弄过啊,不像某人。」说完她抓住王宝珍的胳膊威
胁她道:「今个儿你非得给我好好说说感受不可,不然我可对你不客气啦!」

  「能有什么感受啊,您都替我说了,就是被干得翻白眼,很爽很爽就是了。」

  「肯定和别人给你的感觉不一样吧?」

  「嗯,他弄的时候,就有种很奇妙很特别的感觉。」

  「是什么感觉?」

  「我也说不上来,当初我生他的时候,他还是那么大的小不点,整个都能被
我生出来。现在倒好,我咬紧牙,还差点装不下他那根臭东西……被他填的满满
的胀胀的。能清楚地感受到他上面的血管在跳,好像在提醒我,这是属于我的,
跟我是血脉相连的,让人心甘情愿被他欺负……头一回他全插进来的时候,感觉
像极了初夜被开苞那会,那种带着疼痛的前所未有的快感瞬间就占满了大脑,一
波又一波地。你说奇怪不奇怪?还有,事后我问他,他说他也有初夜感,说是觉
得插的女人根本不是孩他妈,而是一个没有处女膜的处。对了,气人的是,他还
笑话我表现差劲,像未经人事的大姑娘,你说我冤不冤啊?」

  「你冤什么,你自己不都说感觉像是被破处了。这样也好,你们娘儿俩有了
这么一次,一辈子都忘不了。」

  「好像是真的哎!现在我就感觉他就是我的白马王子,而且跟一般的白马王
子不一样,他是上天派来彻底征服我拯救我的……就这样。」

  「没了?」

  「没了。」

  「我想问的是他和你做爱的细节啊!」

  「我哪记得啊!」

  「讨打了不是,你说不说?」马艳艳翻身骑在王宝珍身上威胁道。

  「好好……我说,我说还不行吗……他经常弄得我大脑一片空白,好像要死
了似的……感觉就是非常奇妙。对了,还有他做爱有劲的很,每次进入都感觉要
被他插穿了……奇妙的是,他干得我再狠,我心里也不害怕,无脑信任他,信任
他绝对不会伤害我,信任他绝对会把我送到天上飘啊飘……他压在我身上的时候,
特有魅力,又可爱又强悍。我特别喜欢看他在我身上努力的样子,也特别喜欢看
他享受我身体的表情,即使被他弄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我也不怪他,甚至非常
感激他,他让我更像个称职的妈妈,也更像个女人……」

  「这么带劲,天啊,我受不了了,宝珍,姐求你了,好不,就成全姐。姐从
来没求过人。」马艳艳拉着王宝珍的手臂,乞求道。

  「好啦,好啦,人家搬你当救兵行了吧?真是的,你说我这个妈当的,给亲
儿子当女人不说,还要给闺蜜拉皮条,拉的还是亲儿子,这都什么事啊!」

  「这样才是我的好姐妹啦!管那么多干嘛,玩的就是个刺激嘛!让你过平平
淡淡的生活,你也不乐意是不。」

  王宝珍不置可否,跟别人分享王小军终究是一件让她开心不起来的事儿。

  达到目的的马艳艳一脸喜色地接着道:

  「那咱就这么说定了,将来一起伺候咱大儿子,玩3p。对了,你平时跟小
军做,全都带套吗?」

  「嗯,他说不喜欢带套还说和我做根本不需要带套。」王宝珍一脸骄傲地道。

  「危险期也不例外?」

  「嗯。」

  「那他每次做完也都是射里面?」

  「对啊。」

  「你呀,让我怎么说你好!小军他还小,不懂这些,你是个当妈的,怎么也
不知道做好保护措施?万一中奖了可怎么办?我可听说近亲结合,容易生出不正
常的孩子。」

  她可巴不得给亲儿子生个儿子,也不认为运气那么背会生个智障出来,就反
驳道:「小军都说了,只有很小很小的几率不正常。」

  「很小的几率也不能不防!平时不带套,危险期也得戴,不怕伤身体的话,
你就吃药。不要只图玩中出玩的爽,被射的时候你是舒服了,生孩子的时候我看
你还舒服不?」

  「姐,你就别管这个啦。」王宝珍嗔道,王小军每次都直接射进她子宫里,
还都能把她的子宫都会被灌得满满的,那种子宫被装满热精,整个肚子都暖洋洋
的感觉,不要太舒服了好不好。她反正是上瘾了,一辈子都不打算戒。

  「你让我管,我也懒得管,我不是怕你万一生个智障出来,下半辈子过得苦
吗!」马艳艳语气一转,从疾言厉色变得语重心长。

  王宝珍很吃这一套,再联想到她自个已经快一年没来月经了,忍不住悲从中
来。

  「姐,其实你不用担心这个的,我……」

  「你怎么了……怎么还流泪了啊,有事好好说就是,别哭啊。」

  「姐,我不能生了……呜呜……」

  「不能生?不会吧,当年我带你们去检查的时候还好好的呢,医生说你生殖
系统健康的很,生十个八个都没问题……嗯,就是有点抗精子,不过这个问题不
大,休息一段时间就能恢复的。」

  「……呜……去查了,开始是抗精……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不来
大姨妈了,医生也没办法。」

  「不会吧,你这么年轻,怎么会不来大姨妈了呢,难道绝经了?」

  「……呜呜……我也好怕……我怕我再也不能生了,也怕我身体彻底坏掉了
……」

  「会不会是你精神太紧张的原因。你别疑神疑鬼,弄清楚了你再伤心也不迟。
以前有个小姐妹就是因为欠了高利贷压力大,才导致断经,后来努力工作把钱还
上,没多久就好了。」

  马艳艳的这番话对王宝珍来说简直是醍醐灌顶,她可不就是因为压力大吗!
只不过她的压力不是关于金钱,她可不欠什么高利贷,她的压力是来自于自己的
亲儿子。他动不动就把她短裙一掀,提枪就是一顿猛操,少则像吃饭一样一天三
操,多则几乎成天都不放过她,饶是性欲旺盛的她也大感吃不消。说白了,正是
由于王小军她进行毫无节制的性压榨,才导致她压力山大,害她经常担心自己不
能满足他,担心嫩屄没时间包养从儿被他彻底玩坏了。

  「好像是的,我压力好大,被弄得都神经兮兮的。」王宝珍收住哭声,小声
回答道:「我都快吓死了,以为自己以后真不能生了。」

  「不能生也活该,我走的时候就让你冻卵,你不冻,嫌花钱,现在知道怕了?
我早告诉你,咱们这行做久了,十个就有八个不能生。这是职业病,没办法的事,
自个能做的就是早做准备。那时候你不听,现在要是真不能生了,能怪谁?」

  马艳艳是个有长远眼光的妈妈桑,对底下的小姐尽可能的进行感情笼络不说,
还真的替她们做长远打算,除了教导她们存钱,还叫她们趁着年轻健康赶紧冻卵。
不过王宝珍嫌冻卵既麻烦花钱又不少,就没听她的。

  「人家让你帮人家想办法,你偏来教训人。」王宝珍冲她撒娇道。

  「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先歇一段时间,姐替你,让小军尽管来祸害我!」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