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棒】14章(姐弟,母子,后宫纯爱)

  • 【仙棒】14章(姐弟,母子,后宫纯爱)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秋风吹老猫
2020年11月23日首发于sis001
字数:12131

            第14章 热闹的河沟村

  河沟村新访客:

  裴娴——女,37岁,丰乳肥臀的高贵熟妇,章文森的妻子,也是他的表妹,
裴豪媚的表姐。

  裴祯——男,20岁,高大英俊的大少爷,章文森的儿子,陈小甲的表哥。

  裴铃——女,18岁,娇小可人的大小姐,章文森的女儿,陈小甲的表姐。

  曹英——女,28岁,英气不输男子的高挑女子,国家安全局异闻监察部队
长,代号:青隼

  宋铭——男,34岁,铁塔般威猛魁梧的大汉,国家安全局异闻监察部特级
队员,代号:灰狼

              ——————

  河沟村西面边缘处,陈家茅草屋内四人喘息不止,靡靡之音响彻这座不大的
小土房。

  简陋的房间里,却有三位姿容过人的美女躺在床上,都是一脸潮红色,其中
一位年纪最小的少女更是和房间里唯一的男人赤裸相拥,肉体交缠,男子趴在少
女腿中间,两人下体紧紧贴在一起。

  如果有熟人看到此幕,绝对会震惊的眼珠子掉出来,因为床上的少男少女正
是陈家姐弟,两人是在近亲相奸啊!这是天打雷劈猪狗不如,得被人一辈子戳脊
梁骨的呀!

  我趴在姐姐身子上,射完精液的大鸡巴却一点也没有变软,依旧深深插在姐
姐的子宫里。

  姐姐脸色惨白,全身是汗,眼中有泪,嘴角流出口水,身体在发抖。

  此时射完精液我才发现姐姐很痛苦,我怎么又失控了!

  「姐,你没事吧?我马上退出来。」我心疼极了,赶忙起身要拔出鸡巴。

  「哦~扯住了~姐姐疼~」陈素素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我连忙停住动作,姐姐的宫颈很紧,正好把我的龟头死死勾住,我抽出鸡巴
差点把姐姐子宫扯出来,还好及时停住了。

  姐姐因为我的动作,脸色更加惨白,我只好继续趴在她身上,不敢再有大动
作,我悄悄运行功法,准备让鸡巴回到一次勃起再退出来。

  还好没出现什么问题,我的20厘米大鸡巴顺利退回成还没发育成熟的稚嫩
14厘米鸡鸡,直径缩小了3分之一。

  姐姐的宫颈明显感觉没那么紧了,我亲亲姐姐的额头安慰她一下后,再次起
身抽出鸡鸡,这次很顺利,龟头向后拉扯子宫,然后停顿一下就瞬间分开,我仿
佛还听见「波~」的一声。

  「啊呀~」姐姐再次发出惨叫,不过这次明显轻松了许多。

  「弟娃~你的大鸡巴差点把姐姐肏死了~呼~好累~」姐姐心有余悸的看着
我退出来的鸡巴说道。

  我见姐姐脸色惨白,毫无血色,心疼极了,转身对着躺在身边的瑶姐说道:
「瑶姐,我姐姐累惨了,你快给她补点奶。」

  李芳瑶此时虽然高潮了,但小屄却十分空虚,她侧躺在我脚边,用手摸着我
的屁股妩媚道:「小甲弟弟,姐姐的奶水出不来呀,你用大鸡巴给姐姐捅两下,
也许就出来了呢~ 」

  「我才不要喝你的奶,贱人!」陈素素一脸惨白,但还是撑起身子恶狠狠的
地瞪着李芳瑶。

  我十分幸喜瑶姐恢复了本来面目,就是这股骚劲才是她最吸引我的地方,我
不想她们俩人起争执,劝道:「姐,瑶姐人很好的,你不要骂她,你喝点吧,恢
复一下体力我们好接着肏屄。」

  「不要!不要!叫她滚!」

  姐姐捂着耳朵,顺势躺了下去不看我和瑶姐,我还是第一次见姐姐耍无赖,
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

  李芳瑶趁机躺在姐姐身边,两人脑袋挨着脑袋,她张开大腿露出黏糊糊的白
虎肥逼,用手掰开道:「小甲,快用你肏了亲姐姐的大鸡巴捅进来,姐这里痒死
了。」

  「弟娃,不许你捅~ 啊呀!」姐姐想起身阻止,却被瑶姐一把抓住按在她大
奶子上,姐姐本来就全身无力,这下根本就挣脱不开瑶姐的洗面奶,她两只小手
乱挥,屈辱得流出泪来。

  我只能看见姐姐的头埋在瑶姐巨大的肉弹中,所以没能看见姐姐流泪,加上
刚刚肏姐姐没有尽兴,就没忍住用再次勃起成20厘米的大鸡巴对着瑶姐的骚屄
捅了进入。

  噗!我俩的肉体撞在一起发出淫靡的闷响声。

  我的龟头抵在子宫上,满足地抬头看瑶姐,却见她满眼是泪水,惊慌道:瑶
姐,你怎么了?」

  李芳瑶抬起空着的一只手抚摸我的脸,释然道:「小甲,我没想到你会姐弟
乱伦呀,真的把我吓惨了,我本想逃离这里,可还是舍不得你呀。这下我们3人
一起肏屄,也算是同罪了,以后多多关照咯~ 我的小甲弟弟~ 」

  「姐~ 」我抓住瑶姐摸我的手,感动得说不出话来,我现在才意识到姐弟肏
屄对外人来说冲击有多大,瑶姐是付出多大的决心才坦然接受啊!甚至愿意亲身
参与进来,共同承担乱伦败露后的代价。

  陈素素也停止了挣扎,虽然不想承认,但这个女人的的确确深爱着弟弟。

  李芳瑶趁陈素素安静下来,迅速抓起她的脑袋,把自己勃起两厘米的大奶头
硬塞进陈素素嘴里,然后双手死死按住她的后脑勺,故意用哄孩子的语气道:
「乖妹妹,吃奶奶,姐姐的奶可好吃了,小甲天天吃都吃不腻呢~ 」

  「唔~ 贱……」

  姐姐后悔死了,不该对这个贱人产生同情心,这下满嘴都是奶水,简直恶心
死了,她挣扎一下奶水就会射出来,这个骚女人的奶水怎么这么多?

  我见瑶姐和姐姐玩闹,沉重的心情顿时舒畅起来,开心道:「以后我们姐弟
3人要永远在一起,天天3p肏屄,一定每天都会开开心心的。」

  「嗯哼~ 小甲快动吧,你的大鸡巴烫死个人,快动起来~ 」瑶姐用小骚屄夹
我的大鸡巴,骚骚道。

  「姐,你好骚啊~ 」我一下扑在瑶姐身上,把姐姐夹在我们身子之中,伸头
吻着瑶姐,腰部发力开始肏弄起来。

  「唔~ 小甲的大鸡巴真好吃~ 」瑶姐一边跟我亲嘴一边挑逗我道。

  陈素素被弟弟和李芳瑶夹在中间,嘴里还含着一个硬硬的大奶头,弟弟每动
一下,就让自己被迫挤压一下大奶子,奶水源源不断射进自己嘴里,想吐出来都
做不到。

  骚女人奶子太大了,把自己嘴巴完全给堵住,嘴唇死死贴在软糯的奶肉上,
嘴里集聚的奶水一不小心,竟从鼻孔喷了出去,这下为了呼吸,只好屈辱地忍着
恶心把奶水都咽进喉咙里。

  「弟娃啊~ 你没感觉到姐姐的痛苦吗?居然还像发情的公狗一样猛肏骚女人,
气死姐姐了~ 」陈素素心里不停发泄着怨气,但一想到弟弟不顾自己的感受跟骚
女肏屄,自己小屄就流出骚水来。

  「骚女人的奶水好多啊……」陈素素居然开始主动吃起奶水来,越吃小屄的
骚水就越多,身体的愉悦让她堕落了:「唔~ 我是一个不受弟弟关心的小母狗,
只配吃骚女人的臭奶水~ 」

  李芳瑶感受到陈素素主动吃起奶来,大奶头不停被小舌尖舔弄,心里也起了
一股异样的刺激,征服姐弟俩的成就感让她心里满足极了。

  「嗯哼~ 小甲用力,把姐姐的子宫肏穿~ 我也要你射进子宫里~ 哈昂~ 」

  我直起上身跪在床上,抓住瑶姐肥腻的大白腿,腰部发力猛肏起来,大鸡巴
每一次抽动就会把瑶姐小屄里的嫩肉带翻出来。

  「姐~ 插进子宫可疼了~ 嗯~ 姐的骚屄真舒服,又紧又软和~ 还不停吸我鸡
巴~ 」

  「哈嗯~ 我的小屄是吸尘器,专门吸小甲的精液~ 哦~ 快用力插我~ 捅进子
宫啊~ 」

  我虽然没见过吸尘器,但一听名字就能想象的出来是干啥的,瑶姐的比喻真
是贴切极了,她的小屄可不就是一直在吸我大鸡巴嘛。

  「姐,你真是个醋坛子~ 非要我插进姐姐子宫一样插你,到时痛死了可别后
悔~ 嗯~ 骚水都肏成白浆了~ 」

  「快嘛~ 姐才不怕呢~ 弟弟你把龟头插进姐子宫里,也好提前见见你的儿子
嘛~ 嗯哼~ 姐要来了~ 」

  「什么儿子!我才不想要儿子,我只想要女儿!我插死你~ 」

  我见瑶姐要来了,开始大开大合起来,每一次冲刺都将龟头重重撞在瑶姐脆
弱的子宫上,耻骨撞击发出「噗噗」闷响。

  「哦~ 就是这样肏姐姐的子宫啊~ 嗯哼~ 酸死了~ 爽死了~ 」瑶姐嘴角流出
口水,按着姐姐后脑勺的手猛扯她的头发。

  陈素素头皮被扯痛,但就是不放开大奶头,她一边猛吸奶水,手也开始扣挖
起自己有些红肿的白虎馒头屄。

  「我是小母狗~ 专门吃弟娃情敌奶水的骚母狗~ 呜呜~ 要高潮了~ 要被骚女
人的奶水射高潮了呀!」

  此刻我也被两人的骚劲刺激得失去了理性,既然瑶姐想要子宫射精,那就满
足她吧!

  「哦~ 瑶姐~ 我去见女儿了呀!」

  我把大鸡巴全抽了出来,只留一点龟头在满是白浆的阴道口,然后全身发力,
重重地落了下去!

  「啊呀!!!来了呀!!!」瑶姐猛地抬起上身,脖子伸直,上面全是青筋,
她满脸痛苦,小脸都扭曲了,但她的小屄却是不断痉挛,一股尿液也从尿道喷了
出来。

  陈素素被李芳瑶掀翻在床,「波~ 」的一声,她嘴里的大奶头逃离而去,她
倒在床上,听着骚女人的惨叫,小屄一麻,一股股阴精不受控制地射了出来。

  「弟娃射了~ 只属于我的精液射给骚女人了~ 唔~ 小母狗高潮了呀!!」

  我的大鸡巴一路横冲直撞,挤开一层层褶皱。最终直达一团q弹嫩肉,只一
瞬间,嫩肉就被突破了,伴随瑶姐的惨叫,我的精液一股又一股射了进去,打在
子宫壁上,让我爽得翻白眼。

  「哈啊~ 射了~ 射死你个骚货!」

  我射完精液,趴在瑶姐丰满软糯的肉体上喘着粗气,瑶姐一脸痛苦地搂着我:
「小甲,真的好痛啊,我以后再也不逞强了~呜呜~」

  「瑶姐,我也不知道怎么的,老是控制不住~」此时我的理智也恢复了,抱
着瑶姐心疼不已。

  「啊呀!!」

  我感到背后一重,瑶姐也惨叫一声。

  「姐,你干嘛啊!」

  陈素素趴在弟弟背上,不停地扭动身子,陈小甲的龟头还插在李芳瑶子宫里,
这下被龟头扯得死去活来的。

  「弟娃~姐姐还要嘛~」

  报复!绝对是报复!

  「姐,别摇了!」我赶忙阻止姐姐折磨瑶姐,同时运行功法将鸡鸡缩小。

  「姐姐是小母狗~小母狗要喝精液~」

  「姐,你脑子坏了?」我震惊问道。

  「哎呀!」瑶姐惨叫一声,我的鸡鸡从她子宫拔了出来。

  没想到姐姐把我掀翻在床,然后自己趴在瑶姐腿中间,对着满是白浆的馒头
肥逼咬了上去,开始猛吸起来。

  「啾噗!噗呲!」的允吸声不断传入我的耳朵。

  陈素素想着要把弟弟射进骚女人子宫里的精液吸出来,但是不是真的这样想
的只有她自己知道,不过她撅着的屁股下,红肿的馒头小屄却是随着吸李芳瑶的
肥逼,骚水不断流出来。

  「啊呀!别吸~」李芳瑶嘴上这么说,手却抓住陈素素脑袋不停用力往自己
满是粘液的肥屄上按压。

  青葱少女的姐姐像条小母狗一样舔舐美艳少妇留着白浆的骚逼,这一幕光是
想想就刺激得不行,何况就发生在我眼前?

  我看着姐姐撅起的小屁股,鸡鸡再次勃起成20厘米的大鸡巴,我喘着粗气
移动到姐姐屁股后方,见她的小屄光滑红嫩,有些肿,但是我已经失去理智,再
次对着小屄用大鸡巴捅了进去。

  「啊哈~弟娃捅进来了~」姐姐放开瑶姐的肥逼呻吟一声,然后继续低头吃
着骚屄。

  啪啪啪!

  我狂顶姐姐的小屁股,每一次拉出来都把她小屄的嫩肉翻出来,看着诱人无
比。

  啪!我一巴掌拍在姐姐屁股蛋上,在姐姐白嫩的屁股上留下一个鲜红的手掌
印。

  「姐,没想到你这么骚,比瑶姐还骚!说!你是谁的小母狗!」

  姐姐摇了几下小屁股,转头娇声道:「唔~姐姐是弟娃的小母狗,永远都是
陈小甲的小母狗~」

  我听着姐姐承认是我的小母狗,鸡巴又胀大几分,姐姐摇动屁股时,一朵粉
色的小菊花十分醒目,让我施虐之心涌起,好想折磨小母狗的屁眼。

  「小母狗,你的屁眼都是粉的,让主人扣几下啊!」

  「小母狗的屁眼想要主人扣扣~嗯哼~」

  「主人给你扣扣!」我用手掌抓住姐姐的屁股蛋,然后把大拇指按在姐姐粉
嫩的菊花上轻抚,屁眼褶皱的触感让我大拇指指肚有些酥痒,上面还有姐姐高潮
后流下来的阴精,白浆黏糊糊的。

  姐姐被我摸一下菊花身子就跟着抖一下,我不顾姐姐粉嫩的小菊花是否会受
伤,猛地把大拇指按了进去,一股压迫感把我大拇指咬住,让我刺激得猛肏姐姐
的小屄。

  「啊嗯~母狗的屁眼被主人侵犯了~嗯哼~主人肏死小母狗把~哈啊昂~」

  啪啪啪!

  我已经失去了理智,一边用大拇指钻弄姐姐的屁眼,一边腰部猛摆,使劲肏
着姐姐刚破处的白虎馒头屄。

  李芳瑶被姐弟两人的淫戏刺激得脑子发颤,她躺在床上,把大腿折叠在胸前,
抬起肥臀把菊花凸显出来,对着陈素素命令道:「小母狗,也来舔舔瑶瑶主人的
屁眼子~」

  「唔~贱女人,小母狗就可怜可怜你,给你舔舔屁眼子~」

  陈素素已经完全崩坏了,居然对着敌情满是白浆的屁眼伸出舌头「哧溜哧溜」
舔了起来。

  「哦~哈嗯~小母狗真会舔~」

  「啊~你们太骚了!两个骚货我日死你们!!」

  我见姐姐居然如痴如醉地舔起瑶姐的屁眼,再也忍不住狂肏起来,每一次都
重重撞在姐姐的屁股上,把她的屁股撞得一片鲜红,屄里的龟头更是要把她的子
宫撞烂一样,一下比一下重撞在上面。

  啪啪啪啪啪!

  「哈昂~啊嗯……!嗯啊……!不行了呀~嗯哼~姐姐要来了呀!嗯哼~」

  「姐也要来了啊!要被小母狗舔屁眼舔高潮了呀~哈嗯昂~哦~」

  「我射了!!!」

  啪!我狠狠撞在姐姐屁股上,把她都撞得飞了起来,一下趴在瑶姐上,我的
鸡巴再次破开姐姐的子宫插了进去,一股股精液打在她的子宫壁上。

  「咦呀!!!」

  姐姐惨叫呻吟一声,身体开始抖动起来,小屄一阵阵收缩痉挛,一股骚水混
合着尿液射在了瑶姐肚皮上。

  「哦啊!!!」瑶姐被姐弟两压在身上,也是被刺激得高潮了,她子宫没有
被堵住,一股股阴精射了出来,尿道大开,尿了出来。

  姐姐和瑶姐两人一边高潮一边潮吹,把床铺彻底打湿了。

  汗水味,尿液味,雌性发情的腥臊骚水味充斥着小小的房间,淫靡无比。

  我趴在两人的肉浪上,仿佛置身女体组成的河面上,乳波臀浪,享受无比。

  就在我享受高潮的余韵时,突然感觉后背一凉,仿佛有一块寒冰贴在背上一
样,让我汗毛倒竖。

  我猛地转头看去,只见土墙上小小的窗户外,一双没有眼白的漆黑双眼藏在
长长的黑发中,死死地盯着我,这是什么眼神啊,不含有一点人性,充满阴毒,
残忍,怨气冲天!

  我被它盯着,只觉得一股寒气从尾椎骨直冲脑门,全身发寒,一点声音也发
不出,恐惧如潮水般涌来,阴冷的寒气流淌全身。

  我想大叫,却如鬼压床一样连眼睛眨一下都做不到,仿佛整个世界只有我和
窗外阴森的黑眼对视着,孤立又绝望!我坠入深渊!

  「叮咚~」

  一滴水滴落在水面的声音响起,我仿佛看见一滴湛蓝色的水滴落在我心中,
它引起的涟漪不断扩大,最终把我所见的世界扭曲粉碎,我猛地大叫一声:「有
鬼啊!!!」

  「妈啊!鬼!鬼!有鬼!」

  我惊恐万分地指着窗口大叫,声音凄厉无比。

  正在床上抱在一起的陈素素和李芳瑶看见陈小甲猛地起身,然后缩在床上角
落里指着窗外崩溃大叫,两人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却见窗外阳光明媚,哪来的鬼
啊!

  「弟娃~你怎么了?」陈素素起身心疼搂着我安慰道。

  「鬼!有鬼!」我哆嗦的抱着姐姐喊叫。

  李芳瑶见陈小甲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也感觉汗毛倒竖,带着哭腔道:「小
甲,你不要吓我,姐姐最怕鬼了!」

  「鬼!真的有鬼!她刚刚盯着我!鬼啊!」我只感觉全身发冷,紧紧抱住姐
姐喊叫道。

  陈小甲大喊大叫,终于引起了裴豪媚的注意,她刚刚趴在床上潮喷了一次,
然后儿子又开始肏李芳瑶,她终于还是没有继续自慰下去,而是盘坐在床上,拇
指与无名指相扣,掌心朝上放在膝盖上运行功法,抵抗着情欲,渐渐脑袋清明,
恢复了母上的从容。

  此时她听儿子叫的凄厉无比,也有些担心儿子,她连忙收起功法冲向隔壁的
房间,推开大门急切道:「儿子,发生了什么?啊呀!」

  一具赤裸的身体快如闪电般扑在裴豪媚怀里,双手双脚死死把她抱住,像个
树袋熊一样挂在她身上,好在自己修为不低,才没有被撞到在地。

  「妈!有鬼啊!妈!妈!呜呜~」我见裴豪媚推开房门,仿佛抓住救命稻草
一样扑在她身上,哭得凄厉无比。

  裴豪媚见儿子光着身子,下体吊在腿中间,上面满是白浆向自己扑来,本想
一脚踢飞他,可看见儿子满脸泪水,心中一软,就任由儿子挂在了身上。

  「好了好了,让妈妈看看怎么了?」裴豪媚抱着儿子坐在床上,用手捧着他
的头安慰道。

  我抱着妈妈高挑的身子,终于找到一丝安全感,看着近在咫尺的妈妈急切道:
「妈~我刚刚看见鬼了,真的有鬼啊!好恐怖,好吓人啊!」

  「鬼?」裴豪媚刚刚一直在运行功法,如果有鬼不可能避开她的感应才对。

  我见妈妈不信,急得不行:「真的啊,我真的看见了,它头发好长,眼睛漆
黑,都没有眼白的,还死死盯着我,我被它盯着,动都不能动一下,全身发冷,
好吓人啊!」

  「啊!」李芳瑶被吓得尖叫一声,死死搂住身边的陈素素。

  陈素素到是不害怕,如果真有鬼要害自己的弟弟,她就要跟鬼拼命!

  裴豪媚看着儿子崩溃,这才意识到儿子陈小甲还是个14岁的孩子啊,她有
些心疼的拍着儿子的后背,安慰道:「别怕别怕,妈妈可是炼气士,只有鬼怕妈
妈的份,真有鬼,妈妈帮你收拾它!」

  妈妈的话让我冰冷的身体不在发颤,我用力搂着她,把头贴在她耳边,脖子
贴在妈妈天鹅颈上,肌肤相亲,感受妈妈的温暖。

  裴豪媚不自觉哭了,儿子的孺慕之情让她想起了离开家里之前,当时小小的
儿子抱着自己撒娇卖萌,让她永远也忘不掉做母亲的幸福。

  这几天她虽然表现强势,但何尝不是在掩饰胆怯,她不知道怎么和儿子恢复
母子关系,毕竟自己在儿子懂事前就离开了他啊!

  我贴在裴豪媚身上,身体渐渐暖和起来,终于冷静下来,想起刚刚唤醒自己
的水滴,问道:「妈,刚刚我被鬼压床时,突然看见一滴湛蓝色的水滴落在我心
上,然后我就被唤醒了!」

  「水滴?这是血脉成功开启的象征啊,来,让妈妈看看你的眼睛。」裴豪媚
十分兴奋的将儿子贴在耳边的脑袋捧在手里,面对面的仔细查看起眼睛来。

  我和妈妈的脸离得好近好近,我甚至能看见她脸上微不可觉的胎毛,她的呼
吸打在我的脸上暖暖的,让我心跳加速。

  「不行!不要啊!要勃起了!」我心中大叫,可是妈妈硕大丰满的大奶子就
顶在我胸上,我双腿交叉纠缠住她的腰肢,鸡鸡贴在她有些软乎乎的小腹上,怎
么也控制不住鸡巴的勃起,最终20厘米的大鸡巴还是隔着裙子贴在了妈妈的肚
皮上。

  妈妈身体明显一抖,但却没有说话,依然查看着我的眼睛。

  我羞愧无比,简直想挖坑把自己活埋了。

  「嗯,瞳孔附着蓝色水环,的确是开启血脉了。素素,你过来让我看看眼睛。」

  裴豪媚不动神色地把儿子放在床上,示意女儿过来。

  我身子离开妈妈的身体,又开始发冷起来,我不敢转头看一眼窗子,更不敢
背对窗子,只好蹲在床上,躲在裴豪媚身后搂着她。

  陈素素挣开李芳瑶的怀抱,来到裴豪媚身前,我在妈妈身后,正好也可以观
察姐姐的眼睛。

  「唉!有蓝色!」我惊喜的叫出声。

  只见姐姐瞳孔外沿的确有一道细小的湛蓝色水环,把黑色瞳孔和棕色的虹膜
分开,十分的漂亮,不过不离得很近仔细看的话,也看不出来。

  「素素,小甲,你们的血脉已经成功开启,应该也觉醒了神通,现在坐下来
运行《沧海横流》功法,把神通引导出来。」

  我躲在妈妈身后急忙道:「刚刚的鬼不是我错觉吧,我当时的确是被血脉开
启唤醒的。」

  裴豪媚也十分疑惑,如果有鬼应该不可能大白天在太阳底下出来活动啊,还
能避开自己的感知,这样的鬼她还没听说过。

  她起身走向窗户,望向外面,见此地毫无阴气,不可能有鬼出现过,也没有
一点痕迹,排除了是人的可能,应该是儿子开启血脉时出现的幻觉。

  「小甲,我查看过了,不可能有什么东西出现在窗外过,你还是害怕的话就
开启血脉神通,到时真的有鬼也是它怕你!」裴豪媚走回床铺说道。

  李芳瑶听裴豪媚这样说也是松了一口气。

  「你们不用纠结如何运气,只用静下心来感受《沧海横流》带给你们的意境
就行,想象自己置身于大海之中。」

  我虽然没见过大海,但也只能听话的运行起功法来,裴豪媚已经把《沧海横
流》打进我的神魂中,运行起来到是一点不困难。

  我和姐姐赤裸着身子开始打坐运气,一步步按照裴豪媚的指点来,想象着自
己身处大海。

  哗啦!

  「我艹,还真有海浪声!」我激动的睁开眼说道。

  「额~小甲,是姐在撒尿啦~刚刚姐姐被你吓到尿憋不住了~」李芳瑶蹲在
地上撒尿,不好意思说道。

  「姐,你干嘛在屋里撒尿啊!」我无语的看着瑶姐。

  「我不敢出去,又憋不住了嘛~反正床都被我和素素妹妹尿湿了,等会一起
收拾干净就好啦~」

  哗啦!

  又是水流声,我疑惑地转头看向姐姐,难道她也尿了?然后就惊讶的瞪大了
眼睛。

  只见姐姐全身冒着蓝光,蓝光照在墙壁上水波粼粼地晃荡着,真像水浪一样。

  姐姐睫毛颤动,鼻尖冒汗,看着十分辛苦,她突然抬起两只手掌,屋里荡漾
的水光都流向她的手心,两面湛蓝色的水镜渐渐凝聚而出。

  裴豪媚打量一下,有些惊讶道:「竟然是十分稀有的双属性神通:镜花水月!」

  此时姐姐也睁开了眼睛,她已经完全了解了神通属性,有些激动的对我说道:
「弟娃,以后姐姐就能时刻看着你并保护你了!」

  她抬起左手把手心的水镜打在了我的心口里,我感觉胸口一凉,水镜就消失
不见了。

  「姐,这是干嘛?」

  姐姐抬起右手的水镜,用手指点了一下,镜面泛起涟漪,然后就显出来了画
面,画面中正是此时房间里的景象。

  里面的瑶姐正蹲在地上撒尿,我也正呆呆地看着姐姐手心的水镜,姐姐和妈
妈也看着水镜,我在外面看着自己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感觉真有点诡异。

  画面中的水镜也有画面,简直无穷无尽,真是神奇。

  李芳瑶见到如此神奇的事发生在眼前,震惊得尿都憋回了肚子里。

  「妈,你打弟弟一下,试试镜花水月的防御能力。」

  「嗯。」

  裴豪媚了解镜花水月的能力,十分放心地一拳打向儿子的小脸。

  「等等……啊!」我吓了一跳,正要阻止,可妈妈的拳头已经无情地落了下
来。

  啪!一面透明的蓝色镜子挡在了我身前,裴豪媚的拳头落在上面,让镜子颤
抖不已,涟漪不断,可最终还是挡住了,镜子在妈妈收回拳头后,马上就恢复了
原样。

  「牛批!」我羡慕的看着姐姐叫道。

  陈素素此时心里比谁都激动,她想到以后可以随时随刻监视弟弟,还能偷看
他和其她的骚女人肏屄,心里就激动极了,小屄还流出了骚水。

  「嘿……嘿嘿~」陈素素痴痴笑了两声,然后把神通收了起来。

  李芳瑶也撒完了尿走过来,唯唯诺诺地对着陈素素道:「素素妹妹,姐姐以
后可要受你照顾了~」

  形势比人强,转眼之间,刚刚还舔自己屁眼的小母狗就成了神秘的炼气士,
李芳瑶也只好低头示弱了。

  「哼!」陈素素哼了一声,不理李芳瑶。

  李芳瑶气得不行,但也只能暗中咬牙,想着以后多肏小甲几次找回场子。

  「小甲,该你了!」裴豪媚提醒儿子道。

  我也十分期待我的神通是什么,赶忙闭眼冥想起来。

  想着想着,眼前就是一片大海冒了出来,海面根本就看不到尽头,水面平静
得犹如一面巨大无比的镜子。

  叮咚!

  一滴水滴落在海面,微小的涟漪不断扩散,竟是越来越汹涌,最终掀起滔天
巨浪!

  「干!吓死个人!」

  我看着滔天巨浪,差点吓尿,好在心里还有一丝明悟,知道这不过是假象,
没有被吓得退出冥想。

  大海巨浪滔天,咆哮如雷,可滴入海中的水滴却悠然地流淌其中,任它如何
发怒,自身却怡然自得,不受一点伤害,我感受其中真意,自然而然地领悟了神
通:上善若水

  听着牛逼,其实他喵的就是一种专门挨打的防御神通!!!

  「我艹,领悟到一个垃圾神通,一点攻击力都没有!」我猛地睁开眼,痛心
疾首道。

  「什么神通?」裴豪媚好奇道。

  「好像叫什么『上善若水』,可以吸收伤害,一点攻击力都没有!」

  「上善若水?嗯,的确是防御属性的,也不错啦~」裴豪媚安慰道。

  「哎!」我叹了一口气,也只好闷闷不乐接受了。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迅速抬头看着裴豪媚的眼睛,在她眼中没看见蓝色水环,
心里一喜,说明妈妈没有和章文森上过床。

  「好了!快把屋子收拾一下,味道很重啊!」裴豪媚移开眼睛,皱了一下鼻
子说道。

  「媚姐,我马上收拾。」李芳瑶赶紧说道,现在她在家里最弱,只好表现的
勤快点,争取女主人的好感。

  现在大约是下午3点左右,太阳正大,正好把席子拿出去洗洗,等到晚上基
本就干了。

  等收拾完后,李芳瑶却发现了一点不寻常的地方,陈素素没有落红。

  「素素妹妹,你第一次怎么没有落红?」李芳瑶对着正在河边洗衣服的陈素
素问道。

  我也在旁边帮着洗衣服,也疑惑地抬头看着李芳瑶。

  「第一次破瓜是要流处女血的,我在席子上没看见血!」李芳瑶有些阴阳怪
气。

  「你什么意思?」陈素素语气不善。

  我看着两人又要起争执,只得赶忙说道:「姐姐的处女膜是我亲眼见证过的,
绝对没有假的,瑶姐你别说了。」

  「我只是好奇呢,小甲你的鸡巴这么大,居然也没把素素妹妹弄出处女血来。」

  「哼!你当初是不是被周强弄出过血来!」陈素素也开始阴阳怪气起来。

  「你说什么!」李芳瑶气得发抖。

  我看着两人争执,只觉得脑瓜子嗡嗡的,真想跪在地上喊一声:老天爷,你
帮帮我吧!

  「大流氓!」

  正当我仰望苍天的时候,一声女童声传来,让我身体僵硬,心里大呼不妙。

  「大流氓!你真可以啊!」

  周玲珑气鼓鼓的看着陈小甲,双眼像是要冒出火来。

  李芳瑶看着这个村里的名人,心里一惊,难道她和小甲也有一腿?

  「嘿!玲珑姐你在这干嘛呢?」我使劲给她打眼色,暗示她不要乱说话。

  「啊~呸!谁是你玲珑姐?」周玲珑对着陈小甲吐了一口口水,双手叉腰得
说道。

  「小甲,你和她什么关系?」李芳瑶马上把矛头从陈素素身上转移到周玲珑
身上。

  「哎!反正也是要说的,今天就敞开了说吧,她也是我女人。」

  我知道一味逃避不可取,还不如说开了比较好,至于结果会怎么样,就只有
祈祷老天爷保佑了。

  「谁是你女人,你个捡破鞋的垃圾!」周玲珑一点也不给李芳瑶和陈小甲面
子。

  「你说谁是垃圾!」陈素素见弟弟被骂,她不干了。

  「小矮子,你说谁是破鞋!」李芳瑶是真的动怒了,双眼死死地盯着周玲珑。

  「够了!」

  我大吼一声,怒道:「你们做什么?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男人了!啊?」

  我额头青筋暴起,暴怒的样子让3个女人吓了一跳,她们从没看过我如此生
气的样子,都面面相觑地看着我。

  「啦啦啦~」

  小花傻傻地蹦跳过来。

  我见到小花,心里一下轻松起来,正要招呼她过来,却见小花冷冷地瞟了我
下体一眼,漆黑如幽谭的双眼阴森冷漠,让我从头冷到脚。

  「你……你……你是……」我哆哆嗦嗦说不出话来。

  「小花,别理这个大流氓,哼!」周玲珑把小花拉在身边哼哼道。

  「大流氓~大流氓~」小花高兴的直拍手。

  小花现在傻傻地样子却在我眼里显得格外的可怖,她分明就是今天在窗外偷
看的那个鬼啊!

  她到底是谁?她刚刚看我鸡巴做什么?

  我惊疑不定,想到了当初正是小花指出巨石的小洞,最后还是她压住我的屁
股让我射在了石头里,这才有我的鸡巴被热流附体,可以勃起两次。

  难道这一切都是她安排的?她有什么目的?我想想就头皮发麻,汗毛倒竖。

  「弟娃,你怎么了?」陈素素发现了弟弟的异样,起身扶着弟弟问道。

  「没……没什么!」我不敢在看小花,也不敢揭穿她。

  「小甲弟弟,姐姐向你道歉,我不该如此小气。」李芳瑶见陈小甲脸色惨白,
以为是被气到了,连忙道歉。

  只有周玲珑没心没肺,她见陈小甲脸色惨白,大笑一声道:「哈哈~活该,
被这个荡妇吸干了吧,脸上血色都没了哦~」

  「我头晕,我们回家~」我装出一副要晕倒的样子说道。

  大白天的,我都感觉脊背发寒。

  「好好!我们回家!」陈素素连忙说道,扶着我开始向家里走去。

  李芳瑶不想和周玲珑待一起,也起身收起衣服跟着我们回家去。

  我越走越快,后背始终感觉有一双阴冷的双眼盯着自己,寒气逼人。

  走回村子,人多了起来,我才感觉暖和一些。

  「马大姐,你看见今天来村里的人没有?」何兰花拉着马大嘴在村口大榕树
下聊天。

  马大嘴的嘴巴子像是要翘上天,神气道:「怎么没看见?那两人还配枪呢,
枪管老粗了,一枪能打死一头大象!」

  何兰花见陈小甲三人走了过来,声音马上提高了好几倍,大声道:「那两人
好像是警察呢,是不是来抓贼偷啊!」

  何兰花话里有话,明显是挖苦我和瑶姐偷人。

  此时我只想早点回家找妈妈,一点也不想理她们两个长舌妇。

  李芳瑶和陈素素也一脸怒气,但为了我也忍了下来。

  「哎!何妹子,你快看村口马路,又来了3个人,妈呀,还是开的跑车!」
马大嘴一下崩了起来,拉着一身肥肉的何兰花说道。

  我也好奇的看过去,只见2女一男提着行李箱走了过来,3人打扮我见都没
见过,男的俊美,女的美艳可人。

  其中一位女的年纪明显不小,大约35岁左右,长相妩媚动人,像个狐狸精
一样,身高1米7左右,丰乳肥臀,穿着跟妈妈差不多的包臀连衣裙短裙,黑丝
配高跟鞋,屁股比何媛媛还大,皮肤腻白,十分诱人。

  男的大约20岁左右,身高至少1米8往上,肩宽腿长,丹凤眼,鼻梁高挺,
长相英俊,他穿着十分简洁,白色短袖和牛仔裤,脚上也是白色帆布鞋,整个人
看上去十分干净整洁,配合英俊的长相和大长腿,十分阳光帅气。

  最后一位女的大约18岁左右,身高1米6上下,同样打扮简洁,跟男的穿
得是情侣装,眼睛很大,长相俏皮可爱。

  3人的长相还有那么一丢丢相似,似乎是母子妹3人。

  「走吧,先回家。」我收回眼睛说道,小花的事得先告诉妈妈才行,这事实
在是诡异至极。

  「嗯。」

  两人也收回好奇的眼睛,跟着我一起回到家里去。

  「妈!妈!呃~」

  我推开大门大叫,却见家里来了两个不认识的人,一男一女。

  两人同时转头看向我,一股凌厉的气势逼的我说不出话来。

  两人都穿着黑色的作战服(这是后面妈妈告诉我的),身材笔直,身形矫健,
脸色冷酷,气势逼人。

  女的尤其让我感觉不一般,她身高居然比裴豪媚还高,起码有1米8,年龄
28左右,五官立体,眉眼深邃,眼中藏着英气,头发编成一条大辫子垂在背后,
干净利落。她的大腿笔直浑圆,充满力量,感觉能夹死人,胸部不大不小刚刚好,
屁股蛮翘的,要不是她深邃的眼睛盯着我,我还想多看几眼这个翘臀。

  转头看向男人,一股厚重的压迫感扑面而来,他身高没有女的高,大约有1
78的样子,但身体却十分健壮,站着像铁塔一般,年纪34上下,长相凶恶,
像一条狼一样。

  两人最让我移动不开目光的还是腰间别着的大枪。

  后来我才知道,这是PfeiferZeliska超大型转轮手枪,它的
外形很大,枪管都有一些步枪的枪管那么长,口径也很大,用的子弹比一般的步
枪子弹还要大。

  由于的体型巨大,后坐力自然也很大,在射击的时候,射手一般会安装一个
三脚架把它固定起来再射击,它的威力很凶猛,可以轻松打死一条大象。

  「你们是谁?在我家干嘛?」陈素素越过弟弟问道。

  由于这两人都盯着我,所以姐姐并没有感到太多的压迫感。

  高个子女人听见姐姐的问话,这才收回深邃的目光说道:「你们可以叫我青
隼!」

  男子也跟着道:「灰狼!」

  我见两人带着枪,还以为是来抓周武霸的,难道他抓国家保护动物这就败露
了?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