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还是天堂】2

  • 【地狱还是天堂】2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地狱还是天堂2

作者:dearnyan
2019年1月29日发表于第一会所SIS001
是否首发:是
字数:12616

  这是一个长篇,第一章应该说是个大纲吧,告诉水友们故事接下来的走向,
所以还请大家不要着急,呵呵。刚开始写作是续写别人的故事,限于原作的人物
设定,看起来不太符合我的想法,所以最近两个月才构思了这么一个故事,正巧
现在又有点时间,所以把它写出来,请大家鉴赏。

  第二章 起源

  人满为患的大学校园里,有个年轻人比较无聊,人家都在忙着上各种专业课,
只有他无事可干,只听见他低声叹了好几口气,哎,谁叫他不听父母的报了个古
代与现代历史研究,好吧,他承认他对历史和政治很感兴趣,但等到上了大学才
知道,这是个多么蛋疼的专业。年轻人思考着要不要找点别的事情干干,再这么
闲下去,他会发疯的。

  「学生会招人!招干事两名!」食堂那边传来了几声吆喝。年轻人思考着,
也许报个学生会的事情做做也算不错,于是迈步走向了食堂那边。

  「你好,我叫林峰,是古代与现代历史研究系的大二学生,你们看看我行吗?」

  年轻人走近了招人的摊位说道。

  一个秀气的小女孩抬起头,林峰看着她扑闪扑闪的大眼睛,感觉好像爱情来
到了身边,「你好,我也是大二的学生,我叫文婉,房地产经济系的,我们欢迎
任何人来报名,对了,你的时间多吗?干事的工作可需要不少时间来做。」

  「时间?呵呵」林峰发出了些冷笑,「随叫随到」林峰紧接着说道。

  「那好,你来把这个表格填一下,就算是完成报名了,具体的还得等会长批
下来。」文婉拿了张表格放到林峰面前,笑着对他说。

  「你叫文婉吗?好好听的名字,听起来文文静静的,很配你。」林峰没打算
马上填表,而是继续跟小姑娘说着话。

  「谢谢夸奖,不过这对你进入学生会没有任何帮助,赶紧填表吧!」小姑娘
皱起眉头,看着眼前这个帅气的男生,却越来越觉得他居心不良。

  看着小姑娘警惕的眼神,林峰知道目前不适合再进一步,于是专心填表,填
完了,对着小姑娘一笑,就进食堂吃饭去了。

  「咦?这个人怎么跟其他人不一样,没有接着没话找话说,什么要电话啦,
请吃饭啦,等等,倒是蛮有意思的。」文婉看着男生的背影,有些出神。

  ************************************************************

  「林峰,你来把这个拿去党委!」

  「林峰,你把这个送去给组织部张老师!」

  「林峰,你晚上把这点忙完了再回宿舍,上面等着要。」

  文婉使唤起林峰来,很顺手,这个跟他同龄的男生,不光是办起事来毫无怨
言,事情还办的利索,每次都不需要自己操心,她是越来越喜欢跟他在一起了,
所以干脆把他调来跟自己一组。

  林峰本也就闲着无事,也乐得给自己喜欢的女人跑腿,每次看着她那对忽闪
忽闪的大眼睛,林峰就感觉心里很平静。

  ************************************************************

  半年后,学校食堂里多了一对小情侣,两个人同进同出,每次吃了饭,男生
就送女生去宿舍,走到门口两个人还要依依不舍拉着手说会话,两个人一口一个
峰哥,一口一个婉儿,叫的是无比亲热。

  「峰哥,我那个闺蜜今天可搞笑了,听说我跟你谈恋爱,嘴巴张的得有那么
大!都能塞个桃子进去了哈哈哈!」

  「峰哥,今天我爸妈来看我了,给我带了好多好吃的东西,我回头拿给你一
点。」

  「峰哥,你衣服我洗干净了,嘿嘿,你可得好好奖赏奖赏我!」

  「峰哥,我们的代数老师换了一个,现在换了个色眯眯的老头,整天竟盯着
我看,讨厌死了。」

  每天文婉都唧唧喳喳的拉着林峰说个不停,林峰每次都是摸着她的头,等着
她把废话说完,只是这几天,他的婉儿有点不对劲,原本开朗的她,眉头渐渐的
皱起了不少,话也没以前那么多了,跟他呆着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在发呆。

  ************************************************************

  「婉儿,你到底怎么了,你有什么事跟我说,我看看能不能帮上你啊!」再
过去几个星期,散步的时候,林峰看着眉头紧锁的文婉实在是忍不住了,张嘴问
道。

  「峰哥,555555555555555」小姑娘趴在男朋友的怀里就哭
了,哭的很伤心。

  林峰就让她趴在自己肩头,摸着她的背,哄着她,等她哭完。

  半个小时后,文婉终于止住了哭声,原来她们班新调来的那个代课老师,每
次都找理由跟她单独在一起,然后骚扰她,小姑娘第一次碰到这种事,不知道怎
么处理,被那老头给占了好几次便宜,又不好意思跟家里人和男朋友说,只能自
己忍着,于是越忍,那老头越过分,最近竟然都跟她提出来要去开房,不然就不
给她过这门课,小姑娘实在是吓的不行,才在男友的催问下,都招了出来。

  林峰一听,自然是气的不行,恨不得去揍那个老师一顿,可仔细想想,如果
他真的那么干了,恐怕等着他的就只剩下开除了。

  好在平时熟读历史故事,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于是低头跟文婉嘀咕了半天,
听的小姑娘的眉头渐渐舒展,决定照着男朋友的话去做。

************************************************************

  经过半个月的准备,两个年轻人知道到了收获的一天,早早的便准备好了,
文婉也打扮的素素净净的,去了跟色鬼老师约定好的宾馆,林峰则早早就在大厅
里等着了。

  敲开宾馆的房间门,文婉看着披着浴巾对着她色笑的老头,只感觉到恶心的
想吐,可为了计划的实施,也只能忍着对他笑了笑,再偷偷的将口袋里的一个充
电宝拿出来悄悄的对着老头说:「王老师,我什么都答应你的,你确定只要我今
天陪你……嗯……陪你一天,你才给我过这门课吗?」

  「呵呵呵呵,你放心,你王老师我说话算话,只要你陪我,你要什么我给你
什么!」

  「老师……我……我还是有点害怕,能不能……你能不能放过我!」

  文婉装作害怕的说道。

  「哼……你已经拖的我够久了,难不成你还想像上学期一样成绩不及格吗?
只要你今天答应我,我保证给你一百分,等你毕业了还给你介绍工作,来吧
宝贝!」

  色老头说着就要扑上来。

  文婉急忙躲开,支支吾吾的说:「王老师……你……你先去洗个澡吧!」

  色老头一听,这是有戏啊,连忙放开文婉,开心的说:「那行,你在这等着,
我先去洗个澡,你可别跑,小心你的成绩!给我乖乖在这坐着!」说着就去了浴
室。

  文婉见他进去,连忙把林峰的电话拨通,说「峰哥,证据已经拿到手了!你
赶快到1002来!」林峰早就在等着了,于是直接就冲上了十楼的房间。

  色老头听见开门的声音,还以为文婉跑了,不顾自己还光着身子就跑了出来,
边开门边大骂:「你个臭婊子,你要是敢骗老子,老子回头整死你!」话刚说完,
就看见门口站着文婉,笑靥如花的看着他,旁边还站着一个高高壮壮的小伙子。

  「嘭!」林峰一脚就把老头一脚踹倒在地板上,再拉着色老头的头发,脚踩
着他赤裸的身子,痛的老头哼哼唧唧的叫个不停。

  这时候文婉走上前,恶心的看着地上躺着的光溜溜的男人,摇了摇她手中的
偷拍摄像头说「王老师……你刚才对我说的话……我已经都录下来了……咱要不
要发表到网上去啊?或者举报给咱校领导?哈哈哈哈,还有你前面发给我的那些
聊天记录,虽然我当着你的面删了,可我男朋友又把他们给恢复了,你个蠢驴,
栽了吧!」

  「你姓王是吧?听说你老婆是教育局的副局长啊,你不怕你干这些事,都被
你老婆知道?」林峰早就调查清楚了他的底细,狠狠的威胁道。

  「小……小兄弟……你……你饶了我吧!我再……再也不敢了!」

  色老头颤抖着,双手合十的求饶。如果给他老婆知道,那就不是简简单单的
离婚就完事了,那个凶婆娘绝对会把他送进监狱的。

  「你知道就好,我也没打算把你怎么着,我还有用的着你的地方,你以后最
好乖乖听话,不然我就把这些东西放到他们应该在的地方!」林峰威胁着色老头,
继续说道:「现在你再下楼去,重新给我开一个房间,我的婉儿看着你就恶心!」

  色老头畏畏缩缩的穿起衣服就下了楼,文婉不知道林峰还要干嘛,疑惑着问
道:「峰哥,我们把手上的证据一交不就完事了么,你还要干嘛?难道你打算放
过他?」

  「哈哈哈,傻丫头,我怎么可能放过他,哼,直接把他交出去,未免太便宜
他了,他前面那么对你,我一定好好的给你出这口恶气,现在我们国家的法律碰
到这种人渣,一点办法也没有,最多是开除,虽然我用他老婆来威胁他,可他老
婆具体怎么办,我没办法控制,所以,我决定用我自己的办法报仇,你等着吧,
我会要他好看的!不把他折腾成个神经病,我绝不罢手!」林峰回头望着门说道。

  文婉看着霸气十足的男朋友,一颗崇拜的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从原
本的喜欢,发展到了爱与信任!

  没过多久,王老头就回来了,哆哆嗦嗦的把一张房卡交到林峰手上说:「房
间就在隔壁,你还有什么吩咐?」

  「呵呵」林峰冷笑了几声「我没什么可吩咐的,我现在要带我女朋友去旁边
睡觉,为了你的破事,折腾了我们好几天,都没怎么休息过,你想怎样就怎样,
以后我找你,随叫随叫就行。」林峰说完就拉着文婉去了旁边的房间,剩下王老
头一个在空房间里,看着一地的狼藉,苦笑不已。

  文婉进了房,预感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其实原本没这件事,她也早就想把
处女给林峰了,现在男友的睿智和强大形象已经深深的刻入她的心底,她更是千
般万般的愿意了。

  林峰倒还真没那么想,只是觉得这几天确实操心费力的有些累,单纯的想找
个地方睡一觉。心里想的就怎么做,这家伙进了屋,倒头就在床上呼呼大睡,剩
下文婉坐在床边上干瞪眼。

  这一觉,一直睡到下午4点多才醒,林峰起来揉揉眼,看着在旁边一脸幸福
外加哀怨看着他的小丫头,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说「我好像睡的有点长了哦,
你是不是无聊了?」

  文婉幸福的摇了摇头,男友进房间后没有猴急的马上跟她做爱,她思来想去
反而更加敬重他了,心底里的爱意也进一步加深。

  林峰看了看表,还没到饭点,正不知干点什么,文婉的嘴就吻了上来「我爱
你,峰哥,我爱你,老公,从今天起,你就是我老公!我最爱的老公!」

  两个人接吻的事情没少干,林峰驾轻就熟的吸着伸到嘴里的舌头,两只手也
不老实的伸进了文婉的衣服里,揉着那对胸器。

  在学校里,条件实在是有限,因此两个人也就只做到了这一步,如今在宾馆
这个环境下,林峰倒真的有些憋不住了。裤裆里鼓起鼓鼓的一块,顶在了文婉的
小腹上。

  适合的时机,适合的环境,两个年轻人水乳交融,迎来了各自人生中最重要
的一天。

  「老公……我……我已经洗干净了……你……你去洗个澡!」文婉抱着林峰
喘息着说道。

  林峰起身在文婉额头亲了一口「那你等等我,我马上就来!」说完便转身去
了浴室。

  文婉的小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半是期待,半是害怕,磨磨蹭蹭的倒先
把身上的衣服脱了,只剩下胸衣和小内裤,钻进了被窝里,但那一颗心,却跳动
的更快了。

  听着卫生间的水流声,哗啦啦,一直在响,文婉拿起手机看了好几次时间,
既期待时间过的快一些,又希望他不要出来的太早!

  水停了,小丫头根本就不敢抬头看上一眼,把个被子蒙在了头上,只剩下一
个额头在外面,林峰光着身子出来,看见房间里的情景不由得会心一笑,走近了
床铺,发现窝在被窝里的小丫头已经在瑟瑟发抖了。

  这个时候能够用得上的东西,可不是AV里学来的,林峰按照平时看帖子学
来的暖男招数,慢慢的睡到被窝里,搂着小丫头,不住的亲吻她的额头和嘴唇,
慢慢的,感觉到怀里的小人停止了颤抖,体温也渐渐的热了起来,才把那对大手,
摸上了胸罩后面的扣子。

  纸上得来终觉浅,毕竟再学习,实地操作还是有难度,那胸罩的扣子解了几
分钟,依旧坚挺的纹丝不动,怀里传来了噗嗤的笑声,文婉这一乐,可把林峰弄
的尴尬了些,不过也缓解了两个人之间那紧张的气氛。

  「还是我来吧!」小丫头轻声说道。

  「嘿嘿」林峰尴尬的笑了笑转身让开了些位置。

  淅淅索索,随着两个滚烫的软肉压在自己的身体上,两个人之间,已经只剩
下那一条薄薄的小内裤了。

  呼吸,一声比一声急促,林峰没有着急的啃上女友的胸脯,只是搂着她亲啊
亲,小丫头自然也动情的靠着男友强壮的身躯,感受他的大手摸在自己身上,游
走在哪里,哪里就像火一般滚烫。

  从头发,到脖颈,顺着脊柱麻酥麻酥的一路向下,停在了薄薄的丝质内裤外
面,揉了两把,捏了两下,再从屁股挪到胯边,一路往上,最终停靠在了那片温
软之上,林峰摸着那片肉团,感受到那片伟岸,感叹着女友胸脯的硕大!

  两粒翘起的小葡萄,高高的硬硬的摩擦着自己的掌心,林峰低头将那个凸起,
含在了自己嘴里,舔着,吸着,顺便也拿眼睛丈量着女友肉团的大小。

  自己的手已经够大了,可两只手捧上去,竟然还捧不起其中的一只,林峰松
开嘴巴,让那个粉红的奶头悄悄的暴露在空气中,低声问道:「老婆,你这得有
多大啊,平时裹着衣服一点都看不出来!」

  「E」文婉小声红着脸说道,这对大胸给她造成的烦恼可不是一点半点,小
时候为了这个没少头疼,上中学的时候也被人嘲笑是大胸妹,直到她上了大学,
才开始被人羡慕,她也才开始自豪起来。不过因为实在是太过巨大,平时都勒的
比较紧,不然稍微蹦跳一下,胸前那对巨乳就晃来晃去的。

  现在面对自己的男友,文婉就不光是自豪了,看他那震惊和爱不释手的模样,
文婉实在是开心,女人么,不都是为悦己者容啊,所以男友喜欢她的奶子,她自
然高兴的很。

  林峰揉揉这个,再捏捏那个,开心的玩个不停,最后干脆把两个奶头都拢到
嘴边,一口吃了进去,巨大的乳房躺倒在那,依然像个巨大的圆碗,倒扣在胸口,
因为年轻的关系,并没有像生育过的女人一样向两边趴着,而是集中在一起,高
高的立在那里。

  把玩了半天,那粉嫩的奶头被林峰吸的都成正红色了,他才算饶过那对巨乳,
伸手往女友身下摸去,一摸才发现,女友的内裤已经都湿透了,本就轻薄的丝质
内裤,根本就包不住那汪挥洒出来的水,隔着内裤都溢了出来,流淌的一屁股都
是。

  林峰用学来的手法,用手指贴着内裤,轻轻的揉捏着,顺着内裤的蕾丝边,
感受大阴唇的柔嫩,通过来回的按摩,指尖能感受到被阴唇包裹着的阴道口,已
经微微的张开了。

  再隔着内裤,用指甲在内裤上来回摩擦着,林峰进一步加强着动作,因为他
知道自己的大家伙,对初经人事的小女生来说,恐怕是一种折磨,如果再不做好
前戏,那就会是噩梦了。

  躺在那的文婉已经舒服的快要晕过去了,从小到大,她从来没感受过这种感
觉,那种舒爽,那种发自内心的瘙痒,让她浑身都颤抖了起来,嘴里也不住了哼
出了美妙的呻吟。

  隔壁的王老头并没有离开,他也猜到了两个小情侣打算干点什么,趴在墙边
上听了两三个小时,却什么都没听到,正打算放弃的时候,耳朵边似乎传来了女
人轻微的呻吟声,他连忙把耳朵使劲的贴到墙上,专心的寻找着声音的来源。

  果然,那轻微的呻吟声和说话声,断断续续的飘到他的耳朵里,老头幻想着,
摸向了自己的下身。

  林峰这个时候已经脱掉了女友的内裤,他还听到了隔壁墙上发出的轻微声响,
不过这原本就在他的计划中,因此只是冷笑着看了看墙,便埋头伏在了女友的胯
下。用舌头从阴毛上刮过,慢慢的顶在女友的阴蒂上,看着那仅仅只有一条小缝
的屄口,林峰也皱起了眉头,这种屄型绝对是男人梦寐以求的,可自己的巨物,
等会实在是不知道如何进的了这个如此紧闭的小口。

  至于女友阴部的颜色,绝对是林峰见过最漂亮的,虽然自己在网站上天天看
这种图片,可不是发黑,就是发暗。文婉的就不一样了,那是光洁的白配上粉嫩
的红,她的胯部并没有因为不见天日而像一般人那样是暗黑暗黑的,反而从白皙
的大腿开始,一直将这份白皙延伸到了阴唇的两边,于是映入眼底的就是那一片
雪白!然后是一道粉红的屄缝隐藏在那片洁白中间,散发出了整个世界最鲜艳的
色彩!

  慢慢的伸进一个手指,再伸进两个手指,就已经被压迫的挤都挤不动了,林
峰无奈看了看自己硕大的龟头,低声抚慰女友道「老婆,我要进去了,你稍微忍
着点」

  「嗯,老公,你来吧,我忍着,你慢点!」文婉根本就不敢看男友的动作,
也就无从知道男友的鸡巴是多么的巨大,将会带给自己多么大的痛苦,她只是听
好姐妹说一开始很疼,可忍忍就舒服了,因此还在期待着。

  林峰一边不忍,一边又有些企盼的,慢慢把龟头顶在了屄口的位置,用手扶
着往里送,红的发紫的龟头慢慢的消失了一个前端在那片粉嫩之中,文婉感觉下
面确实开始疼了,双手抓紧了床单忍着。

  幸好林峰的前戏做的够足,虽然初经人事,但文婉的屄口已经张开了蛮大的
位置,再经过林峰手指的扩张,才容纳了龟头的前端,林峰看着那最大的冠状沟,
再次低声安慰道「宝贝,我要全进去了,你再忍忍,忍过这段就好了!」

  「老公……我……我知道了……你……你来吧……我……我忍的住!」

  林峰咬咬牙,扶着巨大的龟头,慢慢的挤了进去,随着整个龟头消失在了水
嫩的屄里,身下的人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林峰连忙停止了动作,不过好
在最难过的一关已经过去了,那硕大的龟头,毕竟是顶进去了。

  一丝鲜血顺着两个人的交合处,渗了出来,这一下,直接就把处女膜都给撕
裂了,林峰等文婉不叫了,才开始缓慢的推进。文婉觉得那些说一开始痛,做着
做着就不疼了的话全是屁话,为什么她现在还能感到火辣辣的疼,心里不由得开
始骂娘,只不过她实在是太爱这个夺去她贞操的男人,所以拼了命的忍着而已。

  旁边的王老头正听的过瘾,被一声大叫给吓的滚到了电视柜下面,不过他也
猜到了已经发生的事情,连滚带爬的又趴在电视柜上,继续仔细听着,只不过那
一颗色欲不止的心,却跳个不停,他恨不得这个时候墙上有个洞,能够让他仔仔
细细的看看那淫靡的场景。

  隔壁噼里啪啦的动静,没能瞒过林峰的耳朵,一切都在他意料之中,不过要
进行下一步,就需要文婉的同意了。但是现在可不适合谈这个事情,还是等会再
说吧!

  文婉终于慢慢的适应了男友的大鸡巴,终于感觉到了一丝丝的舒爽,那份鼓
胀也让她屄里慢慢的痒了起来,不由得夹了夹。

  林峰感觉到了那不算示意的示意,低声问道「婉儿,我能不能动动了?」看
着身下的小女人只是害羞的点了点头,他就开始了慢慢的抽送。

  这一抽送,文婉才明白什么叫销魂,什么叫爽的像飞一样,也终于体会到了
闺蜜说的那种感觉。

  「嗯嗯……啊啊……嗯嗯……啊啊……」呻吟声越来越大,没有许多的淫词
浪语,只有女人销魂的呻吟和男人奋力的喘气,此起彼伏。

  旁边的老王早就射了出来,只见他瘫软如泥的倒在铺着地毯的地上,而挂着
的电视上,流下来一滩黏黏糊糊的精液。他想听,体力却支持不住了,想着到嘴
的美肉就这样让别人给吃了,那份心疼啊,混杂着对未来生活的担忧,不知如何
是好。

  「老公……老公……峰哥……峰哥……我……我来了……」初经人事的文婉
喊出这些委婉的话就已经到头了,半是哭半是笑的,迎来了她人生第一次高潮。

  林峰却一点感觉也没有,他平时自己手淫都要搞个半小时,现在还早得很呢,
于是继续卖力耕耘着。

  「老公……你……你饶……饶了我……我不行了……我又……

  又来了……身体……身体受不了了……老公……求求你……」文婉在林峰的
奋力耕耘下大叫着又迎来了第二波高潮,可林峰看着自己依旧坚挺的鸡巴,头都
大了。

  他知道文婉确实经不起他的鞭挞了,慢慢的抽出了自己的东西,痛爱的将文
婉那已经红肿的小屄轻轻的含在嘴里舔弄着,用自己的嘴巴给她消肿。

  文婉也恼了自己,林峰还没射,怎么自己就撑不住了呢!感觉到他那个硬邦
邦的东西顶在自己大腿上,疼爱的说道「老公,你没射出来,一定很难受吧!要
不……要不你再上来!我忍着……这回我不叫了!」

  林峰看着女友为了自己愿意付出的那副模样,更加的爱她了,不过他可不愿
意让她再受伤了,于是轻声安慰道「好婉儿,老公没事,你先把身体养好了,咱
以后日子还长着呢!」

  文婉本就只是嘴巴说说,身体确实经不起再次的折腾了,因此就顺坡下驴「
那……那……等我明天……明天再帮你!」

  「呵呵,好!」林峰摸着她的头,就这样搂着她,两个人抱着,感受激情过
后的爱情。

  「老公……你说隔壁的老王……你刚才说不整的他成个神经病就不罢休,你
到底怎么打算的啊!」文婉激情过后,想起刚才林峰说过的话,起了疑心,按她
想的,刚才两个人把那个色老头饱揍一顿,就算出了气了。

  「呵呵,我记得你说过他借着辅导你,对你动手动脚的占便宜,我怎么可能
就这么轻易放过他,揍他一顿算太轻了,我是这么想的,后续的计划还需要你配
合,你看这样这样……」林峰嘀嘀咕咕的跟文婉说了十几分钟。

  文婉听完了林峰的计划,张嘴结舌什么都说不出来,呆愣了半天才说道:「
老公……你……你实在是太坏了……不过好好玩啊……我一切都听你的……咱两
整死这个色老头!」

  「哈哈哈哈哈哈!」两个年轻人的大笑,在宾馆的房间里响起。

  ************************************************************

  这半个月,王老头过的绝对是度日如年,既怕那个年轻人再找他麻烦,又怕
他们给捅到他老婆那里去,每天看着个美艳如花的小丫头,心里那个急啊,真想
狠狠的扑上去啃两口,而且这小丫头片子自从在宾馆被男友开了苞,是越来越有
少妇气质了,一举一动,看着更加的销魂,以前那包裹严实的胸口,最近也是经
常跑出来晒晒太阳,弄的老王底下时不时的就硬一下,以示敬意。

  这不,这小丫头又不知道想什么,教室里的人都快走光了,她还在那发愣,
手托着个腮,胸口白花花的一片,勾的老王也不想离开教室。

  文婉转转头,发现人已经走光了,再回头发现那个色老头果然在讲台上色眯
眯的盯着自己,强忍着恶心走到他跟前,按照计划好的,微笑着对他说:「王老
师,我男友说你上次在隔壁听,恐怕听的不真切吧?要不这次你再开个房间,我
男朋友说你就不用趴墙上了,你蹲墙角好不好?」

  看着小丫头笑着走向自己,老王的魂就丢了一半了,等她话说完,老王觉得
天上好像有个大馅饼砸他头上了,还有这种好事?「我……我……真……

  真的?」

  老王支支吾吾的问道。

  文婉直接摆了一个鄙视的眼神过去「我骗你干嘛,我男朋友说了,你这个星
期六还是老地方吧,开好了等我们过去!」

  「嗯嗯……好好……老地方……老地方!」老王心花怒放的已经完全不管里
面是不是有什么陷阱了,这个时候的他,色胆包天!看着得到回复的小丫头扭着
个屁股出了教室,老王下面的鸡巴都快把裤裆顶烂了。

  ************************************************************

  宾馆房间里,一个年过半百的中年人焦急的走来走去,一会看看电视,一会
看看手机,嘴里念叨着「他们不会骗我的吧,他们不会骗我的吧?」打开门看了
好几眼,还是不见人影,那一颗焦躁的心,已经沉到谷底。

  「叮铃铃」房间的门铃响起了,老王马上冲到门口,打开门,看见那个迷死
人不偿命的小丫头就站在门口,后面跟着一个拎满了购物袋的男生,是他们,他
们果然来了。

  「色老头,你挡着个门干嘛!」文婉在门外没好气的说道。

  老王连忙将他们让了进去,当林峰走过他身边的时候,他身体不自主的抖了
两下,前几天的那脚还记忆犹新,他实在想不明白这个年轻人打着什么主意。

  文婉走进房间,便脱了鞋子坐在床上,那双白嫩的小脚丫在床上晃来晃去的,
逗得人心慌。过了一会,可能是觉得屋里有点热了,把外套也脱了下来,于是那
白花花的胸脯就暴露了一半。

  老王觉得他的心火热火热的,很想扑上去咬两口,可旁边站着的林峰阻止了
他心底里的幻想,于是他只能低声下气的问道:「小兄弟,你……你……」

  却支支吾吾的不知道应该问什么。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林峰坐在茶凳上翘着腿说道「我那天有点过分了,
毕竟你没有对我女朋友造成什么实际损伤,而且我踢了你那脚有点狠,那天你在
隔壁弄出来的那些动静,我也听见了,所以我和婉儿商量了一下,想给你点补偿,
就看你想不想要了!」

  「要!要!我要!」老王搓着着手,看着坐在床上的文婉激动的说道。

  「你恐怕是想歪了,我可不是让你再碰我的女朋友,你只能听,不能看,你
要是同意,我就把你绑在床脚,蒙上你的眼睛!」林峰鄙视的看着老王说道。

  「啊……啊……这个……这个……」

  「不同意就算了!」林峰装作起来要走的样子。

  「同……同意……同意!我同意!」老王连忙拉住了林峰求饶道。

  林峰对文婉打了个眼色,只见小丫头从一个购物袋里拿出来了一条麻绳和一
个眼罩,林峰接了过来,将老王绑的结结实实的捆在了床脚。

  「婉儿!」林峰叫道。

  「知道了,哼,臭老头,便宜你了!」文婉装作生气的样子说道,只是那眼
里满是笑意的眼神,却暴露了她的小心思,林峰自然也是会意的一笑,点了点头,
示意他们两个现在开始。

  随着淅淅索索的脱衣服声音停止,老王的心理跟个猫抓的一样,他想看,却
看不见,脑海里转来转去,都是要如何跟林峰讨饶,求他们让他看一看,却也知
道不可能,因此郁闷的气都快喘不过来了。

  再过一会,两个人搂抱亲嘴的声音,也传入了他的耳朵,亲了一会,就听见
小丫头低声说了句「不要!」这一下老王的心立马跳的飞快,这……这是进行到
哪一步了啊!

  「啊……啊……啊……水流出来了……老公……你……你真会舔!」老王心
里想,原来是在舔屄了!不知道小丫头的屄长什么样啊,年轻小丫头的屄,应该
很漂亮吧!

  「唔……唔……好大……好大……老公……我的嘴都快装不下了!」

  老王很想抬起头看看,这小丫头说的大是多大,有没有比自己的大。

  「婉儿,你都湿透了,你看看,我一手都是你的水!」小丫头体质是多水的
啊,老王心里想,那操起来一定很舒服,只是这可恶的眼罩,让他什么都看不到,
心里从像被猫抓,换成了一群小老鼠在钻,急都急死了。

  「婉儿,我进去了!」这句话说出来,老王急的都快蹦起来了,这,这是要
开始了啊!

  「嗯……嗯……老公你慢点……你的太大了!哦……进……进来了……好大
……好撑!老公……我好舒服……舒服死了……你动……

  你快动……哦哦哦…………好爽……」这最强烈的刺激到来,老王已经被折
腾的一动都不想动了,他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爆炸了,这比自己做还要刺激,他
实在是想不到,这在旁边偷听,带给自己的刺激会那么大!

  「老公……快……快……我……我要到了!啊……啊……啊……

  啊!」随着一声高亢的叫声,文婉高潮了,老王的一滩精液,也射进了自己
裤裆里!

  「啊……老公……你……你怎么还那么硬啊!你……你要怎么才能射的出来!」

  这一下老王也吃了一惊,这个年轻人还没射?这前前后后折腾了得有半个小
时了吧,他可真厉害,比自己可厉害的多了!

  佩服的同时,老王也有点自惭形秽,女人自己得不到,这性能力自己也不如
他,人生啊,怎么会如此不同!

  「色老头,听完了没?听完了就快滚,等着我们下次再联系你!」旁边传来
了文婉的呼喝声,然后老王就感觉自己身上的绳子被解开了,他忍着一裤裆黏糊
糊的东西,赶紧往床上盯了一眼,却发现文婉还睡在被子里,只露了个头出来,
旁边却站了个虎视眈眈的林峰,他赶紧把头埋下去,说道「你们就在这住着吧,
我……我明天再过来退房。」

  「不用了,我们还是会学校住,这里还是你住吧,你开的房间,我们住着,
万一公安来查房,或者你出去举报一下,我们两个可说不清,法律,呵呵,我可
不想有犯在你手里的一天!」林峰的谨慎让老王吃了一惊,他实在是想不到这个
才上大学的学生,竟然比他这个老江湖谨慎的多。想到此处,更加暗恨自己怎么
落得如此下场。

  两个年轻人手拉手甜蜜的走了,老王看着他们消失的背影,再看看那个还带
着体温的被窝,如饿虎扑食一般猛的扑上了床,掀开被子,发现床单上竟然有一
摊水渍,他凑近鼻子猛的闻了几口,一股女人体液的味道,扑面而来,老王欣喜
若狂如获至宝,竟伸出舌头往上面舔去!

  「老公,我们什么时候进行下一步!」出了门走远后,文婉对男友问道。

  「呵呵,不急不急,怎么着还得来个几次,不然老家伙欲望不上头,不容易
上钩!」

  「嗯嗯……老公,我什么都听你的!你太厉害了,我看这死老头今天的表现,
他也撑不了几天哈哈!到时候,就该我报仇了!」

  ************************************************************

  最近这几个月老王都活在地狱和天堂之中,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突然眷顾他,
那两个年轻人竟然时不时的就带他出去听一回,可这光听不看,如何解的脱欲望,
弄的老王整个人欲火上升,血压都升高了不少,就算每次听完都回去折腾媳妇一
番,可跟这种刺激一比,简直就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那么遥远。

  为此他私下里没少求文婉,哪怕让他做任何事也好,只要让他偷偷的看上一
眼,可每次看到她的眼神,心里就凉了半截,至于林峰那边,他提都不敢提。

  如此这般折腾了几回,老家伙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爆炸了,可让他不去听,
他又实在舍不得,今天这个小妖精又来找他了,还是老时间,还是老地点,一下
又把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哎,又是难熬的一天。

  依旧是蒙着眼,依旧是绑在床尾,依旧是射了自己一裤裆,老王照例等着林
峰来给他解开绳索,却听见有人在耳边说话「你是不是很想看?」老王以为自己
被欲火冲疯了大脑,出现了幻听,没有回答。

  等身上的束缚被解开,却看见面前蹲着那个帅气的小伙子,正微笑着对他说
「你是不是很想看?」

  老王一下子就来了精神,唯恐是自己做梦,还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大腿传
来的痛感,告诉他,这不是做梦,于是疯了般的点头道「我想,我想看!只要你
让我看,我做什么都愿意!」

  「是吗?让你做什么你都愿意!」蹲在那笑的林峰,看起来像是诱人进入地
狱的恶魔,只是被色欲冲昏了头脑的老王,根本就已经失去了理智。

  「我愿意!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你要多少钱!我马上拿给你!」老王说
着话,还不忘转头看了看床上文婉的位置,却发现床上没有人,浴室里传来哗哗
的水声。于是他更兴奋了,他以为这是林峰私底下想要点东西才这么干的,才高
兴了几秒钟,却听见对面对着他继续说道。

  「钱!呵呵,要钱我就变成了勒索,你以为我有那么蠢?婉儿是我的女人,
你想看,是不是也得把你的女人弄来给我看看才公平?」

  「我……我的女人……你……你是说……我的老婆?」老王的色心,掉了一
半下来,不禁想到,这个年轻人想干嘛?难道他想现在拆穿自己?可也不像啊?

  如果他要拆穿自己,那么第一天他就可以干了,根本不用等到现在啊!

  「怎么,不同意吗?」林峰并没有让老王多想,继续逼问道「既然不想,就
算了,以后也没必要再联系了,我对你的补偿,到今天也够了吧!那咱就不见喽?」

  「不……不……不要……我……我愿意!」老王如何肯答应,连声恳求:「
只是我老婆可不像文婉这般听话,她凶的很,平时我都怕她,恐怕她不会答应!」

  「蠢,真蠢,我只是要公平,至于我看她的时候,她是清醒的,还是昏迷着
的,对我来说有区别吗?」

  「额……额……好……好……我想想办法,我想想办法!」对于老王来说,
他实在是受不了了,最近几次都是等他们走了,自己马上抱着那个被水渍浸透的
床单疯狂的舔啊舔。这要是能看上一眼,摸上一把,就算把灵魂出卖给魔鬼,他
都在所不惜,何况只是卖个老婆!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