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狱国度】第八章 翻云覆芯

  • 【罪狱国度】第八章 翻云覆芯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Purple Rose
2020年12月1日发表于第一会所SIS001
是否首发:否
字数:7596

  前言:谢谢大家的支持,有些兄弟还跑到P站给我留言,万分感谢,今天先
更新一章吧,因为这章结束之后便是新的一段剧情和人物了,这章在P站的评分
是最高的,不知道会所的兄弟怎么看,如果喜欢或者讨论剧情的话请留下评论,
谢谢(另外为了符合会所的要求,做了一点小修改,懂的自然懂 【罪狱国度】第八章 翻云覆芯

              第八章 翻云覆芯

  寒光城的街道上人来人往,商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茶楼里,最热门的话题,
就是昨天深夜里,江府的灭门之祸。

  「你听说了嘛?上奉城城主的千金昨夜也在江府,无缘无故的遭受了这无妄
之灾啊」

  「这事,我清楚!今天一大早,我跟着我三舅去的江府送菜,当时的场景我
记得可是一清二楚」一个吊儿郎当的市井无赖大声说道,瞬间吸引了茶楼里所有
人的注意力。

  无赖一只脚踩在长凳上,双手夸张的比划着,口中飞沫四溅「我到了江府之
时,那血都还没流干呢,手啊,脚啊,飞都到处都是,也得亏老子见过世面,要
不然把隔夜饭都得吐了出来」无赖见茶楼里的人都在听自己说话,不经有些洋洋
得意,他这辈子第一次得到这么多关注。越说越兴奋起来。

  「三舅转头就跑去报官了,但我关承运是谁?我哪能怕呢,我走进大殿里,
好家伙,那一个一个歌姬丫鬟,死得一个比一个惨啊。你们知道朱红阁的头牌浦
兰姑娘吧?我有幸听过浦兰姑娘跳过一支舞,那身段,那小脸,啧啧啧」关承运
自小混迹街头,大字不识几个,此刻也不知改怎么形容浦兰姑娘的容貌。

  「关哥,你捡重要的说」一旁和关承运自小厮混在一起的发小催促道。

  「你急什么,我这不得让你们知道浦兰姑娘姑娘有多漂亮嘛」关承运清了清
嗓子,继续说道「浦兰姑娘浑身赤裸,那皮肤白的,好像从来没晒过太阳一样,
两个大奶子上面全是牙印,两条腿直直的岔开,肉穴里面全是血和男人的精液,
妈的,不知道哪几个王八蛋,把浦兰姑娘的肉穴撑得和我的拳头一样大,这他妈
的至少被十几个男人干过了」

  关承运一边说一边回忆,下体起了反应,伸出左手塞进裤裆里给肉棒调整了
一个舒适的位置。

  众人看到关承运当中做出如此粗鄙之举,纷纷向他投去鄙夷的眼神,嘘声四
起。

  「都给老子安静,你们还要不要听了」关承运恼怒道,顿了顿才继续说道
「那群畜生连屁眼都不放过,给她的屁眼都给肏翻出来了,妈的,老子想趁热来
一发都没地方给老子肏了」

  「关哥,上奉城城主的千金呢?」一旁的小弟耐不住性子问道。

  「你急什么急,我这不是正要说嘛……说起那上奉城的千金,纪媚儿,那可
是里面死得最惨的,胸前的奶子都被人挖了去,只留下两个头一样大的血洞,小
穴里还被插着江老爷的断手,好家伙,整只手都被塞进去了,我今天才知道,女
人的肉穴可以那么大,还有那双弹琴书画的手都被折断了,嘴里还含着一截狗的
鸡巴」

  茶楼里众人纷纷议论起来「这世道真是越来越乱了,江府一夜之间被灭门,
连上奉城城主的千金都被奸杀了,我们平民百姓也得日日提心吊胆」

  「关哥,你是一个到现场的,你有发现什么线索吗?知道是什么人干的吗?」
小弟好奇的问道。

  「那当然,我在现场发现了一个重大的线索,这事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关承
运拍拍胸口,一脸得意道。

  「快说说」众人起哄道。

  关承运哪里有什么线索,其实他在现场被吓得腿都软了,哪里顾得上什么线
索。但是在众人面前,他不想丢了面子,只能硬着头皮道「哼,这么重要的线索
哪能告诉你们,要是泄露出去怎么办?好了好了,老子说累了,都散了吧」关承
运怕自己惹上麻烦,匆忙劝散了众人。

  茶楼的一角,云慕芯竖着两只小耳朵,将关承运说的话,一字不落的记在心
里。

  师傅说我是季师姐的累赘,人家才不是呢,我要把线索给季师姐送去,到时
候大家都不会再小瞧我了。云慕芯心里想着,脸上也痴痴的笑出了声。

  如果世界上有后悔药的话,云慕芯现在一定会头也不回的回到青悠谷去,一
辈子再也不出谷了。可惜,现在云慕芯满脑子都是自己立功以后,大家对自己刮
目相看的模样。

  关承运和小弟出了茶楼,直奔着寒光城的青楼走去。刚才在茶楼里,回忆起
早上在江府见到的纪媚儿和浦兰姑娘的的清纯的脸和淫荡的姿势,已经憋了一天
的欲火了,现在忍不住要去找老相好发泄发泄。

  「大哥哥,等等我」云慕云从茶楼里追了出来,傍晚的残阳照在云慕芯灿烂
的笑容上,熠熠生辉。

  关承运转过头去,看着眼前如同仙女般的云慕芯,看呆了眼。云慕芯身着一
身红白的长裙,扎着双马尾,脸上像玉石雕刻一样洁白无暇又精致。脸上挂着迷
人的笑容,只用了一眼,灵魂就像被吸走了一样,嘴巴张着都忘记合上。

  「大哥哥?你怎么了」云慕芯看着关承运目不转晴的看着自己,歪着头一脸
的疑惑的问道「是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嘛」云慕芯摸了摸脸。

  「啊,你找我有事吗?」关承运缓过神来,小心翼翼的问道。

  「大哥哥,你说你知道有关江府凶手的线索,能说给我听吗?我一定会好好
谢你的」

  云慕芯用天真无邪的大眼睛看着关承运,希望他能够看在自己这么可爱的份
上,告诉自己那个所谓的线索。

  「哦,是吗?你也想知道线索吗?但是那个线索被我藏在了江府之中,我本
来是想让官府拿钱来换的,如果告诉了你,你要怎么谢我呢?」关承运坏事干得
不少,但是大恶也不敢做。现在一个娇小玲珑的萝莉站在自己面前,正巧碰上自
己欲火难消的时候,一时间精虫上脑,满脑子想的都是把眼前的萝莉压在身下蹂
躏的香艳场景。

  「嗯……大哥哥你想要什么都可以哦,我家很有钱的」这是云慕芯第一次出
谷,熟不知人前露财乃是第一大忌。

  「嗯,那好吧,你跟我去江府吧,我把线索拿给你看」关承运见云慕芯如此
的天真无知,心中的打算更加坚定了几分。像这样的女孩子,一定很好骗吧。

  「嗯嗯,谢谢大哥哥,那我们现在走吧」云慕芯见关承运答应了下来,顿时
满心欢喜。这点小事,果然难不倒我,哼,你们看着吧,我一定能帮上季师姐的,
看你们以后谁还敢小瞧我。

  「关哥,我们真的要去吗?」胆小的小弟,有些发怵。

  「你要是不敢的话,你先回去吧,不要怪我没提醒你,今天晚上可有大惊喜」
关承运说完,便带着云慕芯向城外走去。

  小弟站在原地犹豫再三,终于还是赶了上去。

  江府位于寒光城郊外,等云慕芯一行人走到是,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只
有江府门前挂着两个烛台。有两个衙役还在门口看守着。

  「我知道有个矮墙,从那里可以人不知鬼不觉的进去」关承运说着,带着二
人来到了江府的偏门,这里的墙因为地势原因,比周围的墙要矮上许多,勉强可
以爬上去。

  关承运手脚并用,花了老大功夫,终于爬上了墙,待坐稳后向云慕芯伸出了
手「来,我拉你一把」

  云慕芯摇了摇头,微微一笑,双脚轻轻一跺,凌空而起,轻松的翻上了墙头。
云慕芯虽说只有一重修为,但怎么说也有真气在身,这堵矮墙可难不倒她。

  关承运心中一惊,没有想到年纪轻轻的云慕芯有如此功夫,对自己的计划感
到担忧起来。

  关承运拉起小弟,三人顺利的进去江府。此时的江府残破不堪,里面也少有
灯光,除了门口看守的两位衙役,府内就再也没有其他人了。

  「在这边,跟我来「云慕芯三人,小心翼翼的不敢发出一点声音被人听到。
毕竟没有经过官府允许私自进入,也是一条大罪。

  三人来到江星怜的卧室,关承运一直以来和三舅一起给江府送菜,有幸见过
江星怜几面,便暗暗记下了江星怜的住处。

  三人进入江星怜的闺房,里面的陈设被打砸得混乱不堪,唯一完整的只有那
一个红木雕刻的闺床。

  「大哥哥,你说的线索呢?」这闺房之中看不见有任何线索的痕迹,慕云芯
歪着头疑惑的看着关承运。

  「这线索我就藏在这闺床之下,你不信可以看看」关承运诡异一笑。

  云慕芯听后,双膝跪地,弯下腰,向床底看去。

  关承运见云慕芯毫无防备的把后背对着自己,迅速抄起一旁断成两截的木头,
狠狠的向云慕芯的后脑勺袭去。

  就算云慕芯修为强过二人,但是脑袋是最为脆弱之处,被猛然偷袭,云慕芯
两眼一黑,便晕了过去。等待着她的将是一段最痛苦的一段回忆。

  「关哥,你做什么」小弟在一旁惊呼道,他万万没想到关承运会突然出手。

  「嘿嘿,小龙,你还是个处男吧,今天关哥就让你好好体会一下身为男人的
快乐」关承运一脸淫笑的看着躺在地上的云慕芯。想不到自己也有一天能够肏到
千金大小姐。

  「关哥,这要是被官府知道了,可是死罪啊!」想到自己可能会被斩首,小
龙的双腿不争气的颤抖起来。

  「没用的家伙,你要是不敢,我就来了,到时候可不要后悔」关承运鄙夷的
看了一眼小龙,双手向云慕芯探去。

  关承运担心云慕芯会突然醒来,自己万万不是对手,从腰间掏出从官府偷来
的手镣和脚镣给云慕芯带上,才松一口气,彻底的放心下来。

  关承运小心翼翼的揭开云慕芯轻薄的上衣,丝滑的绸缎落下,露出雪一般白
腻的肩头,关承运污浊的手指,里面塞满了泥垢,轻轻的撩开胸前的米黄色亵衣。

  关承运反手扯开背后的丝结,两团馒头大小的白乳跳跃而出,像灌满水的皮
球一样,在胸前晃动,显出惊人的弹性。

  从她娇小玲珑的体型来说,这样的尺寸刚刚好,光润的乳肉滑腻如脂,乳头
红艳夺目。

  关承运受到莫大的刺激,喘着粗气,像是一只野兽一般。

  光承运凑到云慕芯的小脸上,张开嘴,露出黑黄的牙齿,对着云慕芯红嫩的
朱唇吸吮起来。关承运贪婪的舔舐云慕芯的嘴唇,口中的口水对关承运好像是琼
浆玉液一般珍贵。

  关承运深处舌头,轻轻抵开云慕芯的皓齿,两根丝润的舌头交缠在一起。体
会着云慕芯口中淡淡的清香。

  关承运的双手也没有闲着,不停的在云慕芯的酥乳上揉捏着。

  裤子里的肉棒开始涨大起来,一会儿便支起了一个小帐篷。关承运索性,解
开腰带,将下面粗黑的肉棒解放出来。

  关承运的舌头从云慕芯的口中,脸颊,粉嫩的肩颈,雪白的双乳,一路向下。

  粗暴的撕开云慕芯仅剩的衣物,光滑的阴户微微耸起,精致的阴唇紧紧的合
着,只露出浅浅的一条缝隙,像一个含苞待放的花骨朵。

  关承运心脏猛然震颤起来,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完美,白嫩的肉穴。关承运
颤动的手掰开那一丝密缝,肉壁色泽红润,显然并没有性交的经验。粗黑的手指
剥开嫩肉,只见肉穴又紧又嫩,距离阴道口一个指尖的地方,赫然是一层浅白的
薄膜,那是贞洁的处子才有的标志。

  关承运喉头又干又涩,他吃力的咽了口唾沫,心里砰砰直跳。这是他第一次
见到处女的小穴,而且是这么样一个绝世的美人。

  关承运用自己粗糙的手指探入从未有人进入过的小穴,开始熟练的拨弄云慕
芯的敏感部位。不多时,一股清亮的液体从肉穴中涌出。

  忍耐不住的关承运把自己炽热的肉棒抵在肉缝上,准备一口气插入。结果云
慕芯的小穴还没有准备好可以纳入巨大的成年人的阳具,一下冲刺不但没有成功
进入云慕芯的体内,反而把关承运的肉棒撞得生疼。

  关承运忍住疼痛,怒骂道「妈的,这穴也太紧了吧」他只好耐下性子,扒开
阴唇,先让龟头可以进入。

  折腾了一番后,云慕芯处子的小穴终于迎来了她的第一个男人。被温润的肉
壁包围着,关承运从未体验过如此温暖,紧致的阴道,这一刻仿佛置身温泉之中
舒适。

  红嫩的阴唇被肉棒压扁,沿着肉棒的弧线向两旁滑开,关承运扶住床沿,使
劲顶入处子的肉穴内。

  那层脆弱的处女膜,随着肉穴的张开而被扯得变大,微微向外鼓起。处子的
阴唇被撑得又薄又紧。

  关承运竭力朝体内一送,滑嫩的阴唇一翻一收,吞没了整根肉棒。那层处女
膜中间的小孔,在肉棒的抽动下,猛然撕裂,巨大的疼痛,让昏迷的云慕芯娇躯
一颤,眉头微微皱起,鼻孔中禁不住发出一声痛苦的悲鸣。

  稀世难逢的绝美处子,就在昏迷的状态下被一个低贱的市井无赖夺走了自己
的贞洁。殷红的处女之血从玉户内涓涓流出,然后对云慕芯的折磨还没有结束,
关承运毫不怜惜的捅弄着她溢血的小穴。

  娇嫩的花瓣时开时合,鲜血随着玉柱般的双腿蜿蜒而下,将大腿内侧染得通
红。

  正抽送见,昏迷的云慕芯被疼痛唤醒,猛然睁开双眼,本能的挣扎起来,却
被手铐脚镣束缚住了动作。

  云慕芯瞪大双眼看着在自己胯下抽动的关承运,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
「你在干什么,放开我,好疼啊———啊,停下来,我杀了你」

  纵使云慕芯力气大过关承运,但是被束缚住的手脚对关承运造成不了什么伤
害。「啊———啊——我一定会杀了你,我是青悠谷弟子,你们死定了!」痛苦
的云慕芯哭喊着,狠狠的威胁道。

  关承运听言,愣住了,他万万没想到眼前不过十一二岁的女童尽然是青悠谷
的弟子,自己的肉棒还停留在她的体内。关承运沉默片刻,随即疯狂的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我竟然肏了一个青悠谷的弟子,这可是光宗耀祖的事啊,哈哈
哈」

  云慕芯呆住了,没想到自己的身份没有让他害怕,反而变得更加疯狂起来。

  一旁的小龙听到云慕芯的正式身份,早已吓得瘫在地上,一股腥臭的黄色尿
液从两腿间流出。

  「关哥,怎么办,她可是青悠谷的弟子,这次我们死定了」

  「慌什么,我自有办法让她闭嘴,看你这幅不争气的模样,等我爽完了,就
轮到你,第一个女人就能肏到青悠谷的弟子,你小子艳福不浅呐」

  小龙绝望的闭上双眼,他只能认命了,他确定自己最后的下场就是被青悠谷
的人寻上门来,乱扫砍死。

  关承运把云慕芯掉转身来,让她圆润的玉臀对着自己,关承运抽出肉棒,欣
赏着上面沾着的属于青悠谷弟子云慕芯的处女之血。

  云慕芯的整个阴户是一个完美的莲瓣形状,底部那个紧致的肉穴还在不停的
收缩,挤出一股又一股芬芳的混着鲜血的汁液。

  肉穴像一个充满浓汁的蜜桃,温热而又腻滑,有了第一次的疏通加上丰富的
淫水的润滑,这次关承运轻松顺利的进入了云慕芯的体内。

  云慕芯的双腿伸得笔直,足尖战栗着绷紧,小白鞋就像震颤的翅翼不停的抖
动。

  「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不会告诉任何人,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云慕芯
见威胁对关承运没用,转而开始求饶起来。

  「我要什么?我要你给我生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子,凭你的身份,我的儿子以
后也能当个大侠吧,哈哈哈哈哈」关承运一边抽插着,一边折磨着云慕芯的内心。

  「不行,不要啊,我不想要孩子,我才十四岁,我不能有孩子,求求你了,
放过我吧,我好疼啊」云慕芯不停的求饶着,但关承运却不为所动,一个劲的在
她体内冲撞着。

  关承运在云慕芯的娇嫩的身体上肆虐着,身体重重的的压在云慕芯吹弹可破
的娇躯上,两只雪白的雪乳像要破裂般被压得扁平。鲜血从柔嫩的玉户中不住溢
出。少女满面哀痛,明媚的碧眸充满了泪水。

  数百轮抽插之后,关承运终于在自己的精液满满当当的灌进了云慕芯的子宫。

  「真爽啊,好想每天都能干上一次」关承运发泄完之后,坐在一边休息。

  「呜呜呜,师傅,师姐,芯儿知道错了,芯儿不干净了,呜呜……」云慕芯
把头深深的埋入被褥中,轻声垂泣着。

  「小龙,轮到你了,好好的干她的骚穴」关承运指使着小龙。

  「关哥,我不敢」小龙怯弱道。

  「哼,你要是不干,我怎么知道你不会出卖我呢,你放心,我有办法让她闭
嘴」关承运恶狠狠的盯着小龙,似乎小龙不按自己说的去做,就要杀他灭口。

  小龙只好乖乖的听话,颤抖的手却怎么样也解不开腰带。

  「你真是个废物」关承运一把把小孔的裤子撕开一个缺口,涨红的肉棒弹了
出来。「啊,你小子,怎么这么大」关承运瞪大双眼,小龙的阳具足足有二十公
分长。

  云慕芯忍不住向后眯了一眼,口吸一口凉气,这么大。这怎么进得去,怕不
是要把自己疼死。

  关承运嬉笑着把小龙推到云慕芯身后「来,等你体会到男人的快乐,你一定
会感谢我的」

  小龙扶着巨大的肉棒,摸索了半天「关哥,怎么进不去」

  关承运上前看了一眼,一掌拍在小龙的脑袋上「你这个混小子,这里是屁眼,
你还想干她的屁眼?」

  关承运无奈的托起云慕芯的圆臀,将小穴对着小龙的肉棒「往这里肏」

  「不行,不行,太大了,我受不了的,求求你了,放过我吧……啊———啊
——啊!」随着云慕芯一声惊呼,小龙的肉棒插入了她的小穴里。

  初尝男女之乐的小龙,马上体会到了乐趣所在,不用关承运教导,模仿着关
承运的动作开始在云慕芯体内抽动起来。

  巨大的肉棒插在云慕芯窄小的小穴里,每一次抽动仿佛都撞击着柔嫩的子宫
口。小龙扶着云慕芯的纤细的腰,闭着眼睛,前后捅弄着。

  云慕芯刚刚破身不久,又被这么巨大的阳具奸淫,脑袋发麻,双眼泛起了白
色。嘴里不停痛苦的娇喘。

  没什么经验的小龙,仅仅抽动了数十个来回,便抽出来肉棒,把满满都浊白
的精液射在了云慕芯洁白的雪背上。

  「关哥,好爽啊」射完精后的小龙,仿佛已经忘记了恐惧,迷恋上了云慕芯
的躯体。

  「真没用,这才多久,你就完事了?白长了那么大的鸡巴「关承运的没好气
的说道。

  小龙摸摸头,憨笑道「关哥,我这不是才第一次嘛」突然想起什么事的小龙,
向关承运问道「关哥,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关承运笑了笑,掏出腰间随身携带的匕首「你认识的字多,你来在她的奶子
上刻上我们的名字,要是她敢说出去,我们就让天下人都知道,她的第一个男人
是我,关承运」

  小龙接过匕首,犹豫了一会,说道「好,关哥,我听你的」

  云慕芯听到这话,睁大双眼,喊道「不要,我不会告诉其他人,你们相信我!」

  小龙心有些软,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狠下心来,刀尖深深的插入云慕芯胸前
还未发育完全的酥乳上,一抹鲜血绽放开来。

  「呜呜……呜呜……」慕云芯知道了自己已经改变不了结果,只能用泪水来
填补自己心中的恐惧。

  不一会,歪歪扭扭的几个大字嵌着朱红的鲜血印在了云慕芯的雪乳之上。左
边是关承运三字,右边是小龙二字。

  关承运看着还冒着鲜血的字迹,笑骂道「你还说你要考秀才,这几个字都写
得鸡爪一样」

  关承运看着他们的名字,心里觉得还少了什么,一个想法出现在脑中。

  指使着小龙又在光洁的腹部刻上了「求肏」两个大字,在圆润的雪臀上刻上
了两个大大的「母狗」

  「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们的母狗,你乖乖听我们的话,不然,我要让天下人
都知道,青悠谷弟子云慕芯是一条淫荡下流的母狗」

  关承运小龙二人又在云慕芯身上玩弄了几个时辰之后,才心满意足的丢下云
慕芯,离开了江府。

  云慕芯独自一人留在房内哭泣着,如果自己乖乖的听师傅的话留在谷内那该
多好。

  云慕芯用关承运留在自己小穴里的钥匙打开了镣铐,趁着天黑,回到了青悠
谷中。

  回到自己熟悉的干净整洁的闺房,然而自己却已经变得肮脏不堪。反复冲洗
了几十次,自己身上的字却怎么样也抹不去。

  希望这只是一场恶梦吧,带着这样的想法,拖着疲累的身体,云慕芯进入了
梦乡。

  几个月后……

  「芯儿,你的朋友又来找你了」

  云慕芯打开房门,门外站着的是大师姐,还有两个男人。

  「嗯,麻烦师姐带路了」云慕芯乖巧的说道。

  「嗯,那一会师姐再来带他们出谷」说完便扔下二人离开了。嘻嘻,看来几
个月前,芯儿独自离谷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交了几个朋友。

  房内,两个男人自然是关承运,小龙二人。

  「小母狗,好久不见,爷的鸡巴都痒了,用你的嘴巴好好服侍一下我」关承
运露出真面目,淫笑的命令云慕芯。

  「是,主人」云慕芯乖乖的双膝跪下,向狗一样向关承运爬去,娇嫩的小嘴
含住了关承运腥臭的肉棒……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