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说的秘密】(第二章『老司机』)

  • 【不能说的秘密】(第二章『老司机』)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礁石
2020年11月15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7582

  大巴车上妻子和小天苟且欢愉的一幕始终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甚至在睡
梦中两人交媾的画面依旧不断浮现,浑浑噩噩的我已经记不清自己何时从偷窥的
位置离开的了,而当我从噩梦中醒来的时候老旧的大巴车已经停了下来,周围停
靠着几辆新旧不一的同款大巴车,透过车窗,凄迷的夜色中一座灯火通明的建筑
就坐落在这些大巴车的前方。

  「老公,我们到中转站了,再过一会我们就到家了。我下去买些东西,你有
什么想吃的?一会我给你带回来。」

  将我从噩梦中唤醒的不是别人,正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到我身旁座位上
的妻子泽丽。

  听到泽丽的声音让我回想起了之前不堪回首的一幕,一种名为愤怒的情绪一
瞬间充满了我的整个胸腔,然而当我抬起头来看着眼前妻子温声细语关心着我温
饱的模样,强烈的落差感让我一时之间竟感觉有些精神恍惚。

  「没。。。没有」,稍稍冷静下来的我,胸口依旧压抑的发疼,生硬的回应
了妻子的关心。

  「那你再睡一会,我买完东西就回来。」

  以为我没睡好的泽丽显然没有看出我言语间的冷漠,从座椅上起身后便走到
了大巴车的车门处等待着司机将车门打开。

  站在车门前亭亭玉立的泽丽依旧是一副刚上车时穿戴整齐妆容秀丽的模样,

  但是细心的我却留意到泽丽不知道什么时候将上车时穿着的格子短裙换成了另一

  条同样款式颜色却是黑红相间的格子短裙,那条沾满了泽丽淫液的短裙肯定
已经被泽丽藏了起来,甚至扔掉了也说不定,想到这我扭过头来目光投向了大巴
车内的后排区域。

  坐回第一排位置的我显然没法直接看到坐在移动厕所后方座位上的小天,但
是回过头来的我却看到了移动厕所后方的边缘处露出的座位扶手上,一只男性的
宽厚手掌上正抓着一条女式的紫色性感内裤,那赫然是我在之前看到小天奸淫泽
丽的过程中,泽丽挂在膝盖上的紫色内裤,如今却是是被小天拿在了手上留作了
纪念。

  那到底是泽丽主动留给小天的呢,还是小天强行留下了泽丽的内裤,这个我
必然无法得知的问题刚刚在我的脑海中出现的时候,老旧大巴车开门的声音却是
打断了我的思绪。

  当我回过头来的时候,泽丽已经从大巴车上下了去,正当我透过车窗望着泽
丽渐行渐远的背影不断的思考着回到老家后自己到底该以什么样的心态来面对她
时,一个矮胖的身影拦住了泽丽的脚步闯入了我的视野之中。

   面对这突然出现的矮了泽丽大半个头只能仰着脑袋和泽丽交谈起来的矮胖身
影,我眯起了眼睛才看清了这位不速之客的模样,发现居然是这趟载着我们到中
转站的大巴车司机,我对他没有什么太多的印象,只记得他姓刘,是个身形矮胖
满脸油腻的中年大叔,开大巴车已经开了很多年了,我和泽丽夫妻俩人除了这次
返乡坐上了他的大巴外,此前没有跟他有过任何接触,他为什么在这时候突然找
上了泽丽?目睹了小天和泽丽的奸情后,已经睡了一觉恢复了些许精神的我并不
打算放过泽丽身边出现的任何可疑人物,没有任何犹豫,我立马就从车上下了来,
却是看到两人已经结束了对话,矮矮胖胖的刘师傅正转身准备离开。

  难道是我想多了,这个念头刚刚成型,我就看到泽丽跟在了刘师傅的身后一
同走向了中转站的右后方,一股不详的预感再次涌现,我来不及多想,加快了脚
步,偷偷跟上了两人的踪迹。

  一路跟着两人的我,看着刘师傅轻车熟路的带着泽丽贴着中转站的外墙走入
了一处拐角处,我连忙压低身子赶了过去,当我走过拐角时,哪还有两人的半点
身影。

  而就在我为跟丢两人而感到懊恼时,熟悉的声音出现在了我的耳边。

  「你想怎么样?」

  那俨然是泽丽的声音,循着声音的来源我很快发现了两人的所藏之处,那近
在咫尺的声音就是从自己身侧的木门内传出的,那木门看起来颇为老旧却关的严
严实实,只是木门旁边的一扇窗户上的玻璃却是已经破了几个口子只用老旧的报
纸简单的糊上盖住。

  看了看周围确认四下无人的我用手指沾了些许口水,在遮挡着玻璃窗户破口
的报纸上轻轻戳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洞口,就用右眼透过这个洞口观察起了房内的
状况。

  房屋内没有开灯漆黑一片,只能隐约看到一高一矮的两个身影站在屋子中间,
仅从身高我也能分辨出高的是妻子泽丽,矮的是司机刘师傅,暗中的观察的我并
没有引来两人的注意,屋内两人的对话还在有条不絮的进行着。

  「嘿嘿,别着急嘛,其实像你这样躲在那个角落车震打炮的,我跑夜车那么
多年也碰到过好几回,只是大多是夫妻间寻求刺激而已,但是像你这种背着老公
偷吃的,可就不多见了哟~」

  「你!」

  「那破大巴虽然旧了些,但是挂在大巴后座上的摄像头可是新装的,坐在你
座位旁边的老公应该很感兴趣吧!要是~~~」

  「别!别说了!你。。。。。你到底想怎么样?」

  两人的对话一字不落的落入了我的耳中,泽丽咬牙切齿的话语中确是已经充
满了深深的无力感,我万万没想到泽丽和小天偷情的一幕除了我之外还被车上开
车的刘师傅通过大巴车上的摄像头记录下来,还以此要挟泽丽,而自己在车上暗
中偷窥的行为不也被他所知晓了吗!要是他将我在一旁全程偷窥的事情告知泽丽,
那我岂不是!!!我根本不敢再细想下去,此刻的我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坐立
不安,却想不到任何解决办法,只能继续通过报纸上戳出的小洞盯紧房屋内的动
静,偷听两人接下来的对话。

  「其实我的要求很简单,我开大巴车开了也有十多年了,也一直想试试开其
他车是什么滋味,你这辆『车』看起来似乎挺不错的,我小小的试驾一下,想来
不会给你带来什么困扰,况且待会我还要跟其他师傅交接,不会耽误你多少时间
的。」

  「那~~~那好吧。」

  面对刘师傅露骨的暗示,无可奈何的泽丽只能满脸不甘的答应了刘师傅的试
驾要求,随着泽丽妥协的话语刚落,屋内的灯就啪的一声被打开了,那一瞬间漆
黑房屋内陡然出现的灯光如针般扎向了我窥探屋内的右眼,刺痛之中这只眼睛竟
一时之间睁不开来,强忍着不适我挪了挪脑袋转而用左眼看向了屋内。

  开了灯的屋内一片亮堂,而我也终于看清了屋内的状况,里面的面积并不大
却摆满了各种杂物,其中以厕所的洁厕用品居多,显然是一间杂物室,屋子的正
中央摆着一张破旧的沙发,只穿着一条灰色四角内裤的刘师傅坐在了上面,而在
他身前正站着一位身姿婀娜的美人,那正是我的妻子,周泽丽。

  「刘师傅,能……能不能……不要开灯,我怕……」

  显然已经吃过一次亏的泽丽有些害怕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会再度被外人发现,
往日里遇到任何事都能沉着应对的她此刻脸上布满了犹豫和不安的神情。

 坐在破旧沙发上的刘师傅一边用右手隔着内裤不断揉弄着他那已经撑起了小

  帐篷的裆部,一边用猥琐无比的目光从上到下打量着站在他身前的泽丽,看
起来丝毫都不担心意外的状况会出现。

  「嘿嘿,大晚上开车的,怎么能不开灯呢?你放心,现在这个时间段,没有
人会来这里的,这里绝对的安全,你还是抓紧时间把裤子脱了然后帮我把开车的
『钥匙』清理干净,我才好试试你这辆「车」的『性能』如何。」

  已经急不可耐的刘师傅说完话后便移开了放在裆部上的右手,双臂展开搭在
了沙发两边,挺着肥肚腩的他下身两条密布着粗长腿毛的小短腿八字敞开着将那
已经变成了大帐篷的裆部迎向了泽丽。

  面对这个比自己矮了大半个头的油腻中年大叔,被捏着把柄的泽丽也只能无
奈的选择屈服,对着刘师傅胯间那高高隆起的裆部,身型高挑的泽丽推金山倒玉
柱般跪倒在了他的面前。

  脑袋凑到了刘师傅的跨间,面对着刘师傅那藏着『车钥匙』

  的灰色帐篷,泽丽的脸色越发难看起来,我不由得想到自我夫妻俩上车以来,
刘师傅就一路开车到了现在,下了车后又径直来到这的他压根没有清理过下体,
此刻他的裆部必然带着着汗臭味和屌骚味混合的恶臭,泽丽离那内裤遮挡着的裆
部只有一指之遥的脸上已经眉头紧锁,满脸不情愿的她最后还是伸手拽下了眼前
的内裤。

  而随着泽丽将刘师傅的灰色内裤彻底脱下,一股连躲在屋外的我都能闻到的
臭味散发了开来,一根看起来有些滑稽的阴茎出现在了我的视野之中。

  那是一根近乎被酱褐色肥厚包皮彻底包裹住的阴茎,过长的包皮叠起了好几
层厚厚的褶皱遍布在了阴茎上面,整个龟头被包皮包裹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了以马
眼为中心指甲盖大小的圆形开口,看不清隐藏其中龟头具体的颜色和轮廓,除去
阴茎的外观外阴茎的尺寸看起来比起我勃起后的阴茎略短一些,整根阴茎的样子
就像是一截缩作一团的卤大肠里塞入了一根小热狗看起来分外的油腻滑稽,面对
这根包皮过长外形古怪的短小阴茎,我看到了泽丽无奈的脸上闪过了一丝隐晦的
失望之色。

  刚见识过小天那粗大的阴茎,此刻望着刘师傅那比我的阴茎还要短小一些的
滑稽阴茎,本该气急败坏的我此时却是暗自松了一口气,但是回想起刚才泽丽面
对刘师傅的阴茎时流露出的失望之色,依旧让我感到无比的难受,但更多的是一
种莫名邪恶的亢奋。

  看着眼前短小滑稽散发着恶臭的阴茎,泽丽再度犹豫了起来,她几度抬手伸
向面前的阴茎但最后都停了下来。

  「实在不好意思哈,这几天比较忙,澡都忘了洗,你要是实在不好意思,我
也不勉强你,只是……嘶!!!」

  刘师傅阴阳怪气的威胁话语还未说完,泽丽已是伸出了芊芊素手轻轻捏住了
酱褐色阴茎的根部轻柔的拨弄起了包皮,柳眉紧锁的她一脸不情愿的望着刘师傅
缓缓的轻启朱唇,在我极度震惊的目光中如同美女蛇吐信子一般徐徐吐出了一根
长度隐隐盖过下巴的艳丽红舌,那长长的红舌翘起了舌尖带着难以言喻的灵动点
在了阴茎顶部裸露出龟头马眼的圆形开口处,然后便沿着那圆圈开口的轮廓不断
研磨打转了起来,刘师傅的惊呼声也正是来源于此。

  和泽丽一起多年,我虽然见过泽丽扮鬼脸吐舌头的可爱模样,却并不知晓泽
丽能将舌头伸的这么长,此刻泽丽的样子像极了鬼怪奇谈中提到化作人形的美女
蛇妖伸长了舌头贪婪的吸食着男性人类纯阳精气的淫邪模样,只见那油腻滑稽的
阴茎在泽丽灵动长舌的舔弄挑逗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变粗变长着,直到彻底
的勃起到了和小天阴茎长度差不多的程度才缓缓停止了变化,阴茎上原本包皮过
长叠起的肥厚褶皱随着阴茎的不断勃起彻底展开了,刘师傅此事的阴茎和小天的
阴茎比起来都毫不逊色甚至还要稍稍粗壮几分。

   望着那原本比起自己还短小一些的滑稽阴茎在泽丽香舌的舔弄下变成了一根
又粗又长的大肉棒,强烈的反差让我感到一阵错愕,我怎么都没想到刘师傅此时
的阴茎才算是勃起的状态,自己之前心里还暗自嘲讽了一番。

  泽丽一边瞪大着双眼默默的凝视着那彻底【长大】

  的阴茎,一边将灵动的长舌缓缓收入了口中,明亮的大眼睛中倒影着粗大阴
茎的轮廓看起来有些茫然,但是我却依旧留意到泽丽的右手下意识的已经默默的
改捏为抓牢牢的握住了阴茎的根部,显然这变化惊人的阴茎不仅让我感到惊诧,
更是深深的震撼到了泽丽。

  「不错,不错!」

  刘师傅的话语让泽丽从愣神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下意识的仰起了头,两人的
目光相会,在刘师傅赞许鼓励的目光下泽丽很快满脸羞红的败下了阵来飘忽的移
开了目光,泽丽的样子像极了小女孩被夸奖后害羞扭捏的模样。

  「不过头还没彻底露出来呢,再加把劲!」

  循着刘师傅的话,泽丽将注意力重新转移到了他跨间那已经高高挺起的庞然
巨物上,目光所及处那长长的阴茎顶部已经彻底绷紧的包皮竟依旧紧紧的裹着龟
帽边缘倔强的不愿松开已经身型半露的硕大龟头。

  在我和刘师傅期待的目光中,神色复杂的泽丽终究低下了往日里高贵的脑袋,
而随着她美丽的面庞往龟头的位置缓缓靠近,原本飘忽的目光开始变得迷离了起
来,先是离龟头马眼最近的挺拔鼻子有意无意的抽动嗅起了龟头的味道,喉咙处
喉头不时的滚动干咽性感的红唇也在无意识的开合着似乎想要择物而噬,那裹在
包皮中半遮半露的乌亮龟头俨然是勾起了泽丽的「食欲」。

  这次犹豫的时间很短,面对这送到嘴边的龟头泽丽目光迷离的张开了樱桃小
嘴,双眼微眯的泽丽嘟着小嘴将半露在包皮外的龟头部分缓缓的没入了嘴中,与
此同时泽丽双手也开始动了起来,只见她右手一边把持着阴茎的茎身缓缓撸动,
左手也不忘握住刘师傅的子孙袋轻轻的揉动,很难想象和我结婚多年连口交都没
有过的泽丽此时在做这些动作时竟是说不出的行如流水与熟练,泽丽面泛桃花嘟
着小嘴面颊微凹用力嘬吸龟头的模样很是卖力,没过多久随着泽丽最后的用力嘬
吸下双颊下凹的越发厉害中只听「啵」

  的一声泽丽终于微微喘息着松开了小嘴,在泽丽的面前那原本还被包皮包裹
着冠状沟的龟头已是彻底摆脱了包皮的舒服裸露了出来。

 彻底摆脱包皮束缚后完全勃起的阴茎俨然已经超过了小天阴茎的长度而且更

  为粗大,长长的酱褐色阴茎顶端位置一颗鸡蛋大小闪耀着乌亮色泽的紫色龟
头彻底裸露出来暴露在了空气中夺人眼球,龟头下方显露出来的冠状沟处却是更
加引人注目,那里环绕着一圈厚厚的米黄色包皮垢几乎填满了整个冠状沟看起来
分外渗人空气中的臭味也随着包皮垢的出现仿佛更浓烈了几分。

  看到这里的我已经开始感到了有些反胃与恶心,但万幸的是这股恶臭并没能
维持多久,刚刚将龟头嘬吸出来显得有些微微喘气的泽丽已经率先将恶臭的源头
吞入了口中,鸡蛋大小的龟头随着泽丽脑袋不断晃动在泽丽的嘴中左突右刺,泽
丽两侧的面颊上不时被龟头顶起浮现出凸起的轮廓。

  沙发上的刘师傅已是一脸舒坦的神情,显然泽丽的口交技巧显然让刘师傅感
到分外满意,但是刘师傅显然并不仅仅满足于只是龟头的舔弄,他肥大的双手不
知何时已是偷偷覆盖在了泽丽的脑袋两侧,然而泽丽却丝毫没有察觉,依旧投入
的用嘴巴的一侧裹弄着刘师傅的龟头。

  「唔!唔!!!唔~~~!!」

  当泽丽有所察觉的时候却是已经为时已晚,刘师傅找准了泽丽晃动脑袋的间
隙一把抱着泽丽的脑袋将重重的往自己的跨间压了下去,电光火石之间这根比起
小天的阴茎还要粗长的巨物已是被泽丽吞入了大半,剩下的没有吞入的部分也只
是因为泽丽的右手还在阴茎上的缘故所以还剩下手掌宽的长度没有吞入。

  「抱歉,我一时间没忍住,你还好。。。好。。。。好厉害!」

  泽丽嗔怪的瞪了刘师傅一眼,没等刘师傅把假惺惺的关心话语说完就一把松
开了握住阴茎根部的右手,眯着眼睛主动沉下了脑袋将阴茎剩下的部分没入了嘴
中。

  看着身下的尤物将自己的阳具尽根吞入嘴中,刘师傅兴奋的打了个哆嗦,
「好厉害的一张嘴巴,看来没少吃大鸡巴,不错不错,那我也就不客气了,嘿嘿!」

  话语刚落刘师傅便双手捧着泽丽的脑袋用力的上下捣了弄起来。

  虽然我无法通过目测来判断刘师傅彻底勃起后阴茎的具体尺寸,但是我可以
确定的是,这是我目前为止在现实生活中见到过最为粗大的一根阴茎,此刻将泽
丽脑袋捧在手中的刘师傅将泽丽的嘴巴当做了飞机杯一般不断的套弄着他那根粗
大无比的巨大阴茎,毫无反抗能力的泽丽只能被动的大口大口的吞吐着阴茎。

  泽丽的整个脑袋涨红的越发厉害,眼睛更是瞪得老大,大量粘稠的唾液从嘴
角溢了出来不断顺着阴茎根部淌下,刘师傅两粒阴毛密布的卵蛋被泽丽的唾液所
浸润变得湿哒哒的,被阴茎灌满的嘴里却只能不断发出意义不明的「呜呜」

  声,那一脸可怜的模样让我这个丈夫心疼极了,然而始作俑者的刘师傅显然
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的意思,在他蛮横的大手中泽丽的脑袋一次又一次的被高高捧
起而后又重重落下,巨大的阴茎在泽丽脑袋的快速的起伏中不断的拔地而后又被
无情的彻底吞没。

  但即使这样刘师傅似乎还是觉得不过瘾,他甚至一度将泽丽的脑袋死死压在
裆部让整根阴茎尽可能的插入到泽丽的喉咙中并刻意停留片刻的时间,以此来享
受泽丽咽喉深处的压迫感和欣赏泽丽脸上那因为憋气而窒息涨红变得扭曲的面容,
直到泽丽实在忍受不了开始挥手轻轻拍击刘师傅毛绒绒的大腿时,他才会重新捣
弄起泽丽的脑袋,让泽丽不会真的窒息晕倒过去。

  在刘师傅孜孜不倦的捣弄下,泽丽深喉吞入刘师傅整个阴茎的时间变得越来
越长,一直到泽丽能面不改色的含着刘师傅的阴茎不再挣扎,刘师傅才彻底停下
手中的动作,然而泽丽却已经习惯性的主动吞吐起了刘师傅的整根阴茎。

  看着泽丽在刘师傅的调教下变得越发的屈服,从被动到主动的这一过程看来,
泽丽显然是被逼无奈且本能抗拒的,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泽丽显然在这一方面有
着特殊的经验与天赋。

  「哦~~!」

   没过多久看起来已经到了极限准备要射精的刘师傅终究忍不住发出了呻吟声,
他捧着泽丽脑袋的双手却依旧没有松开,反而用力摁住泽丽的脑袋让泽丽再一次
吞没自己的阴茎,这一次泽丽的整个脸都深埋到了刘师傅的跨间。

  因为有泽丽给小天深喉吞精的印象在前,这一次看到泽丽给刘师傅深喉吞精
我显得从容了不少却依旧莫名忐忑,正当我以为泽丽会再一次毫无负担的吞下精
液时,屋内的泽丽却开始剧烈的挣扎了起来。

  「呜!……咕噜……呜……咕噜……咕噜……」

  这一次泽丽挣扎的尤为激烈,但是任由泽丽如何挣扎,刘师傅都没有松开摁
住泽丽脑袋的双手,或许是意识到再多的挣扎也只是徒劳,泽丽挣扎的幅度越来
越小,最终任由刘师傅将她的脑袋牢牢的夹在了裆部之间。

  虽然离得很近,但是由于泽丽的脸整个贴在刘师傅裆部的关系我没法看清泽
丽的神情只能看到泽丽的喉头不断的滚动,一刻不停的大口大口吞咽着刘师傅的
精液,屋内一时间只剩下了咕噜咕噜的吞咽声,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妻子给别的
男人吞精,但是如此近距离的旁观这一幕,我内心苦痛的感觉依旧无比强烈。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几个呼吸后随着泽丽逐渐平息的吞咽生,刘师傅那漫
长的有些过分的射精阶段也终于步入了尾声,脸上尽显酣畅淋漓的神情,摁着泽
丽脑袋的双手却是粗暴的将泽丽的脑袋一把抬了起来。

  「哈啊!哈啊!哈啊!」,小嘴刚刚吐出巨物重新抬起头来的泽丽大口大口
的喘息着,原本雪白的面容因为缺氧的关系染上了一层淡红色,往日里灵动美丽
的大眼睛此刻显得有些呆滞,眼角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让人看着就忍不住心生
怜爱之情。

  然而与泽丽狼狈的模样正好相反,那刚从泽丽嘴中释放出来的阴茎依旧斗志
昂扬的挺立着,原本藏匿在冠状沟处的包皮垢此时也已经被清理的一干二净,此
时看起来甚至比刚才更加挺翘了几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实在难以想象这是
一根刚刚射精缴械后的阴茎。

  彻底释放后的刘师傅看起来不仅没有男人射精后萎靡的症状,反而越发的神
清气爽,一边凝视着那坚挺如初的巨根正当我猜想着刘师傅是不是在来之前吃了
什么壮阳药的时候,眼前的的刘师傅却是毫无预兆的浑身哆嗦了一下,只见他胯
下粗大的阴茎一个高昂的挺立抬头,一小股肉眼可见的黄褐色激流便从马眼处激
射而出不偏不倚的落入到了还张大着嘴巴的泽丽口中。

  此刻的我哪还能不知道刚才的一幕压根不是什么深喉吞精,而是刘师傅将泽
丽的嘴巴当做夜壶将阴茎插到了她喉咙深处肆意的喷洒他那肮脏的尿液!

  「不好意思,年纪大了就容易尿频尿急尿不尽,只能麻烦你再清理一下了。」

  话音刚落泽丽便在刘师傅一脸坏笑的注视下中再次低下了脑袋,小口微张再
一次将龟头裹入了嘴中。

  眼前的泽丽虽然依旧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却是已经对刘师傅的话言听计从
了,看起来泽丽自暴自弃的模样,两行浊泪不受控制的从眼角流出,此时的我也
明白了,自己心中那曾经完美的妻子泽丽也许再也回不来了。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