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情仙路】(七)

  • 【绿情仙路】(七)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绿情仙路

作者:longlvtian

2019-11-16 首发于 第一会所 春满四合院

字数:11740

                 七

  是乃上元夜,建康城中,台城城楼之上,两人并肩而立,左边女子身穿白色
长裙,灰白色长发如瀑布般披于身后,面带寒霜望着城楼之外,内城中的灯会热
闹非凡,真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

  右边那人与女子一般高,一身黄色龙袍于身,苍白的头发中参杂着些许黑发,
面色如同花甲老人一般苍老。浑浊的目光无奈的望着远处那沉寂灰暗的外城。

  「一十五年了,娴儿竟生得如此标致,呵,咳咳。」轻咳声中,继续说道:
「娴儿今年应当二十有六咯,可有佳婿?」

  「娴儿有如此成就,想必也得到了高人指点,如此倒也可以放心了。」

  「今日乃是上元之夜,这三日城中无宵禁,娴儿可在城中游玩一番,我且让
人为你备些盘缠。」

  「三日过后,娴儿便回去吧,不必再来了。」

  唠叨的男人是如今的齐国国君萧自成,他此时还未到天命之年,看起来却已
年逾花甲。

  肖娴本名萧娴,正是齐国一十五年前失踪的长公主。「皇弟皇妹们呢,」萧
娴轻张鹂口,淡漠的声音传来。

  萧自成略微一愣,痛苦的说道:「全都,死了。」萧娴失踪之时已有一十一
岁,弟弟妹妹更是有九人,就这般,。

  「我不打算离开了,」

  「他们真的很强,三十六名七星卫,弹指之间便悉数阵亡。」「黄公公都不
是他们之中任何一人的对手,」

  「萧氏一门二十三条性命,便如此算了?」

  萧自成自嘲一笑,说道:「是啊,倒是也不差我们父女两人了。」

-------------------------------

  长安城中,名动大周的正楼醉仙楼二楼,四名书生在沿街的窗边吟诗饮酒,
好不快活。

  「明远兄,此地一别已有三年未见了,」一名书生端着酒杯,举杯念道:
「人生亦有命,安能行叹复坐愁!明远兄此作扬名万里,小弟于秦州都闻名于耳。」

  「哈哈,风浪兄客气了,天下谁不知你李风浪琴棋书画,吟诗作对,无一不
精,」两人对饮一杯,相顾而笑。

  「非也非也,如今明远兄已是一部侍郎,在下尚且白身,与侍郎同桌饮酒,
吾辈之幸也。」

  「那风浪兄倒是不知了。」鲍明远指着一旁的书生说道:「玄卿兄已是礼部
尚书,我尚且不如也。」

  「哎,明远兄孟浪了,天下谁人不知吏部乃六部之首,岂是我礼部可以相较
的。况且明远兄近年屡有佳作现世,在下佩服。」

  「下官不敢,」鲍明远玩笑般作揖笑道:「边庭烽火惊。插羽夜征兵。少昊
腾金气。文昌动将星。玄卿兄心挂我大周安危,在下较之不得。」

  「好了,两位官爷,今日可是来为风浪兄接风洗尘的,莫谈公事,」

  「是了,明远兄,玄卿兄,文通兄,咱们喝酒。」

  说话的正是那掏心书生李风浪,其余三人皆乃他的故友,两位乃是当朝三品
官员,还有一位便是着醉仙楼的当家。

  李风浪出山已有十数年之久,早年便熟读诗书,才情非凡,再者历年来游历
大江南北,广结好友,各方风土亦各知一二,人文佚事张口便来。

  席间四人宾主尽欢,不亦乐乎,这酒水小菜更是一桌又一桌。有着不凡内力
的李风浪酒量自然更胜一筹,其余三人都醉倒在了桌上,而他却还保有一丝清明。

  窗外的大街上走过了两个身影,让他眼色一怔,「呵,有意思,」看着手牵
着手走过的两人,李风浪嘴里默语道。

  看着那欢快的背影,李风浪嘴角泛起了一丝笑容。

  入夜,客栈的房间内,一名男子昏睡在床上,他的身边美貌的娇妻轻唤着他
的名字,无力的推攘着身上的男人。

  中了迷药的男子毫无反应,娇弱的女子也不是身上男人的对手,未过多时,
便被制服在了胯下,一阵棍棒交加之下,女子便失去了反抗之力,任由男子在她
的身上肆虐。

  女子的身体颤抖着,纤细的藕臂无意的搭在了男子的肩上,那修长的美腿也
夹住了男子的腰肢,嘴里的呻吟声逐渐清晰。

  伴随着第四次的高潮,女子捂着小嘴瞪圆了眼珠,颤抖的昏迷了过去。放下
了手中的玉足,男子望着那一片狼藉的芳草地,满足的离开了。

  时间一天一天如流水般过去,对于男子的夜袭,女子慢慢地不再抗拒了,每
日夫君睡下后,便在房内与男子媾和。

  清晨,男子便能看见夫妻两人依旧亲昵的从客栈出来,每日便在城中无所事
事,四处游玩。倒也有趣。

  许是第六日,或是第七日夜里了,客栈房间内的灯已然吹灭,白夭夭背对着
陆文涛,跨坐在他的胸口,那柔嫩的软肉轻蹭着陆文涛的胸膛。

  「小荡妇,你那奸夫今日何时过来啊?」陆文涛轻轻拍打着白夭夭丰满的翘
臀,问道。

  「熄了灯火,他便来了。」白夭夭小手套弄着陆文涛的肉棒,轻声媚语道:
「坏夫君这么急着人家来肏你娘子吗?」

  陆文涛双手分开了白夭夭的翘臀,便看到了那粉嫩的溪谷中隐隐有春水向外
流着,喉咙嘶哑的说道:「你这淫妇怎浪水都流出来了!」

  小手中的肉棒用力一跳,白夭夭略有所感的说道:「人家的骚洞,想,被奸
夫的大肉棍肏了,淫荡的小穴被奸夫的大肉棒捅满,」

  「真是不知羞耻的淫妇!」

  「是,夫君你娘子就是淫妇,比勾栏里卖身的妓女还要放荡,比调教过的性
奴还要淫贱。」

  「呵,」陆文涛长出一口粗气,身体的激动的颤抖了起来。

  「小王八,你躺好了哦,人家真正的夫君要来了哦。」

  屋中的烛火熄灭,陆文涛侧躺在了里边,紧闭着双目,白夭夭端坐在床上,
身上未着片缕。静静地候着来人。

  依旧是一阵轻响,木窗一开一合,李风浪便坐在了椅子上,借着月光,打量
了下眼昏睡的陆文涛,满意地笑了。

  灯芯微燃,李风浪熄灭了手中的火折子,丢在了一旁。「过来,」背靠着方
桌,手中的折扇指了指眼前的地上,低沉而不容反驳的声音传来。

  白夭夭的脸色红润的似能滴出血来,侧着娇颜,一步步的走了过去。

  站定,一双玉臂交叉在胸前,粉嫩的柔荑遮掩着丰润的双乳,那成年男子才
可堪堪把握的乳房在这压迫之下,倒是有些许软肉调皮的从指缝中跳脱出来。

  修长的玉腿交叉而立,两腿间的秘处隐藏在了峡谷之中,只有些许乌黑的弯
曲毛发不忍寂寞,跑出了那狭窄的山谷。

  「举起来,」手中的折扇轻拍了拍那紧张的小手,颤抖的小手慢慢的松开,
那丰润的双乳一跳而出,光滑白润的肌肤吸引住了李风浪的眼神。

  「分开,」玉腿微微张开,粉嫩的溪谷暴露在了恩客的眼前,令他满意的点
了点头。

  而白夭夭的羞涩的低下了头,似要埋到那一双丰乳之中。

  烛火摇曳,李风浪拿着那烛台凑到了白夭夭的身前,借着火光,一丝丝的打
量着白夭夭的娇躯。

  「呀!」火光晃动,红焰轻扫过白夭夭的诱人的乳首,激起了一声轻呼。

  望着白夭夭那惧怕又可怜的眼神,羞涩又无奈的可爱模样,李风浪兴致盎然
地继续晃动着手中的烛台。

  未过多时,这紧张刺激的游戏便让白夭夭香汗淋漓,微张着小嘴喘息着,不
过那高举的藕臂却始终没有放下。

  李风浪不知从何处取来一缕白绫,轻轻的扎在了白夭夭的眼前,让她暂时失
去了光明。

  「唔,」狭窄的溪谷中闯入了不速之客,李风浪的双指轻轻插入,那泛滥的
春水瞬间便浸湿了双指。

  「呀啊!」一滴滚烫的烛油滴在了那丰满的乳房之上,转眼间便凝固成了红
蜡。不过那瞬间的刺激让白夭夭夹紧了双腿,私处的秘肉夹紧了当中的手指。

  手指忽快忽慢的抽动着,还不时转换着方向,扣弄着敏感的嫩肉,配合着手
中的烛台,无穷的快感不停的冲击着白夭夭的脑海。

  「唔啊啊!」一滴烛油滑过乳首,滴落在了地上,不过那瞬间的刺激便击溃
了白夭夭的意识,高仰着脖颈,悲鸣的声音从喉间传来,穴间嫩肉也抽动着,还
有泛滥的淫液喷涌而出。

  李风浪抽出了手指,一丝银线淫靡的连接着他的指尖及那潮湿的溪谷。扯断
了这无用的链接,李风浪将晶莹的手指插入了白夭夭的口中,与那丁香小舌玩起
了捉迷藏的游戏。

  开胃小菜已经结束,李风浪解开了白夭夭眼前的白绫,将她推倒在了床上,
轻拉身上的衣物,便露出了下身那粗长的肉棍。

  「啊,好深啊,」李风浪下身一顶,那粗长的肉棒便钻进了熟悉的甬道之中,
白夭夭习惯的用双腿夹住了他的腰肢,配合着他的动作用力着。

  一双大手用力的握住了那随着抽插跳动着的巨乳,上面凝结的红蜡被捏散,
看着白夭夭脸上那痴迷的模样,李风浪便忍不住加大了气力。

  「相公,用力,唔啊,把人家的骚奶子抓烂,啊,」白夭夭的口中轻吐着淫
语。

  「他不是你相公吗?母狗,」李风浪松开了一只手,指着昏睡在白夭夭身边
的陆文涛说道。

  「人家,是母狗,肏母狗的就是母狗的相公,啊,相公,用力肏母狗。」

  李风浪两手抓起了白夭夭的翘臀,两个拇指放在了小穴外面的阴蒂上,嘴角
邪邪一笑,用多年来独门指法搓揉了起来。

  「啊呃,相公不要,太,呃,要被相公玩死了啊,」

  「怎么样,小婊子,舒服吗?」

  「呃呃,舒服,太舒服了,要死了啊,」白夭夭的小手在床上胡乱地抓着,
明显已经被玩弄得失了神。

  而李风浪不但没有停下动作,反而在指尖上附上了些许独门内力,使得刺激
的感觉又强上了数倍。

  「不,啊,死了啊!不行了,要泄了,啊!」白夭夭的身体高高的顶起,如
同脱水的鱼一般奋力地挣扎着,高吟着到了高潮。

  李风浪抽插的速度慢了下来,双手抓住了白夭夭的小手,十指相扣。

  「娘子,可还尽兴?」李风浪的声音中饱含着情意。

  「嗯,」白夭夭羞涩的点了点头,绯红逐渐爬满了脸颊。

  李风浪逐渐弯下了身子,略带些邪意的俊秀面孔足以让少女少妇为之心动,
轻舔了舔白夭夭的唇瓣,那眼神便如此直勾勾的望着她。

  白夭夭轻闭上了眼,翘起了樱唇,默许了李风浪接下来的动作。

  大嘴用力的擒上了小嘴,舌头轻叩门扉,丁香小舌便出门迎客,李风浪瞬间
破门而入,占据了白夭夭的小嘴,粗犷的探索了整个小嘴,令白夭夭的呼吸都粗
重了起来。

  然后吸允着白夭夭的小舌,淫靡的口水交杂在了一起,在两人嘴里来回流动
着。白夭夭的嘴里含过了无数的肉棒,喝过了无数的精液尿液,但是对于接吻,
却是缺乏经验,被李风浪完全掌握在了嘴下。

  唇舌分离,白夭夭的眼神已经有些迷离,呆呆地看着两人嘴上连接着地淫靡
丝线。

  望着白夭夭的模样,李风浪又俯下了身子。

  柔嫩的小舌头笨拙的配合着李风浪的动作,轻轻闭合的眼睛上面,长长的睫
毛紧张的颤抖着。李风浪每次用力的抽插,都会让眼前那好看的黛眉微微皱起。

  白夭夭的小手被按在了臻首两侧,与李风浪十指相扣,那樱桃小嘴与李风浪
纠缠在了一起,小穴中的肉棒亦愈来愈快,也愈发的大力了起来,便像是热恋的
情侣两人正在忘情的交合着。

  如此这番动作也未持续许久,两人便同时到了高潮。

  李风浪松开了白夭夭的小嘴,慢慢侧过头来,轻舔了下白夭夭的耳垂,将她
激得身体一颤,随即在她的耳边轻语了起来。

  已是近三更天,夜色已浓,天空的明月高高挂着,不过却被愈浓的乌云遮掩
住了光亮,只余朦胧的月光照耀着街道。

  「已是宵禁时分,两位何故在外逗留。」一小队五名衙差走过街边,拦下了
街上走来了一男一女两人,严厉的问道。

  「奉礼部薛尚书之命,有事到府上相商,几位官爷见谅,」男子从怀中掏出
一块铜牌,说道。

  「不知是薛尚书的人,如有得罪,还望海涵。」

  「无妨,无妨。」

  市街口,若是天明之时,此处算的上的城中最繁华的地段了,街边亦会有无
数商贩挑着各式玩意儿来此叫卖。

  不过在这三更天时,却是万里空巷,亦无行人,也没有巡逻的衙差。

  「脱了吧,」在市街口的正中心,朦胧的月光之下,一袭黑衣落地,露出了
里边如白玉般的娇躯,一丝不挂。

  看着白夭夭胆怯的四处望去,小心的遮掩着自己那羞人的部位,李风浪轻声
问道:「紧张吗?」

  「嗯,」白夭夭怯懦的点了点头。

  「没事哦,」李风浪轻轻拉开了白夭夭的双手,让她跪在了地上,淫邪的说
道:「舔一舔就好了,」

  火热的肉棒上还散发着刚才淫靡的气味,突然打在了白夭夭的俏脸上。李风
浪一只手将白夭夭的双手抓在了高处,另一只手插入了她的秀发,将肉棒对准了
她的小嘴。

  果然似乎没有那么紧张了,白夭夭配合着李风浪的动作吞吐着嘴里的肉棒,
无法看向四周只好闭上了眼睛,不再去管。

  「唔啊,」齐根没入的肉棒一寸寸从白夭夭的口中抽了出来,粗长的大棒上
沾满了晶莹的口水。

  「就在这里肏你好不好?」白夭夭躺到了地上,李风浪撑起她的玉腿,那狰
狞的肉棒便以对准了那湿润的小穴。

  「不,不要,会有人来的,」白夭夭摇着头,轻声害怕的说着,「啊,」小
穴被肉棒撑开,无力反抗的白夭夭咬着下唇,紧闭着双眼。

  小穴中的嫩肉紧张的收缩着,夹得李风浪直呼舒爽。

  「咚,咚咚,」「平安无事!」

  「咚,咚咚,」「平安无事!」

  已是午夜三更时分,更夫的声音由远至近,越来越响。

  「相公,唔,来人了,快躲一躲,啊,」白夭夭紧张的说道,身体用力的挣
扎着。

  「咚,咚咚,」「平安无事!」

  李风浪没有理会她,反倒是更加用力了起来,每每将肉棒齐根抽出,再用力
顶到那最深处。

  「唔,不,」越来越近的声音还有强烈的快感冲击着白夭夭,嘴里已经说不
出话来了。

  望向声音的来处,街道交叉之处都能看到了火光。

  李风浪动了,如同一阵风般卷起了地上的衣物以及浑身瘫软的白夭夭,落在
了某个酒楼的后院之中。

  更夫的声音愈行愈远,李风浪将怀中的白夭夭按在了墙上,由后面开始继续
肏弄了起来。

  「不,不可以这样了,要是被人看到了可怎么办呢,啊,」白夭夭扶着墙,
丰满的翘臀高高翘起,有些后怕的说道。

  「呵,那还不简单,让他们一起来肏你咯,」

  「那,那怎么可以,」

  虽然白夭夭如此说道,但是李风浪却能感觉到她的小穴瞬间一紧,便说道:
「怎么不行呢,你身上不是还有个地方正空虚呢?」

  「唔,后面不可以的,要被玩坏的,」

  「呵,」李风浪也不多说,抽出了肉棒便对准了白夭夭的后庭。

  「不,相公,不要好不好,」白夭夭回过了头,可怜兮兮的看着李风浪哀求
道。

  李风浪用行动代替了语言,粗长的肉棒便插入了白夭夭的后庭中,湿润的肉
棒几乎没什么阻碍便插入了进去。

  「唔啊,」秀发被李风浪抓在了手中,下身用力的撞击着她的翘臀,丰满的
臀肉荡起了一阵阵的肉浪。

  抽插了一阵,白夭夭已经没了反抗的动作,反倒淫媚的呻吟了起来。

  「后面是不是也很舒服啊,小骚货,」

  「呃啊,是的,屁眼也被相公肏的好舒服,」

  白夭夭修长的玉腿踩在地上,两腿被李风浪分开,巨大的肉棒来回在小穴及
后庭的抽插,淫言秽语不绝于耳。

  李风浪抓起了白夭夭的一条玉腿,架在了肩上,私密的部位分的大开任由身
后的他观赏玩弄。

  「一根肉棒没法满足两个骚洞,下次再叫一个人一起肏你好不好啊?小婊子,」

  「唔啊,好,把人家肏满,嘴里还可以再来一根肉棒,啊。」

  「那就叫几十个人一起玩你,」「哈,几十个人,可以把人家的肚子都泡在
精液里面。」

  「啊,」又抽插了一阵子,李风浪便把控不住精关,泄了出来,精液全部都
注入了白夭夭的小穴当中,而肉棒却还未完全软下来,堵住了到流出来的唯一通
道。

  「唔呃啊!」白夭夭突然昂起首来,悲鸣出了声,身子也不停打着摆子,似
受到了什么强烈的刺激到了高潮。

  李风浪淫荡地笑了,缓缓地抽出了自己肉棒,黄色的液体从白夭夭的小穴中
流了出来,沿着大腿流到了地上。

  一股微黄的液体同时从白夭夭的尿道中激射了出来,打在了地上,溅起了一
阵阵的水花。

  两人的战场从后院又来到了酒楼的正门,而后更是被李风浪抱在怀中,走在
大街之上,边走边肏,若是遇到了人,便躲进巷间或是屋顶,待人走后又回到街
上。

  两人一路回到了客栈,在房间的床上,李风浪再次将白夭夭送上了高潮,同
时也将精液留在了她的后庭之中。

  时至晌午,陆文涛与白夭夭才从客栈中走了出来,两人在街上游荡着便来到
了醉仙楼,随处寻了张桌子便坐了下来,叫上两个小菜,随意的吃了起来。

  「含辞未吐,气若幽兰。华容婀娜,令我忘餐。」一名男子嘴里念着诗词向
两人走了过来,对白夭夭说道:「姑娘仿若那洛神赋中所言之神女,令我忘餐,」

  「咳,」陆文涛轻咳一声,惊醒了这名男子。「这位兄台见谅,非在下鲁莽,
实在是情不自禁。」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无妨无妨。」

  「在下李洋,李风浪,兄台高姓大名?」

  「在下陆文涛,尚未有表字,贱内白夭夭,」

  「陆兄,」「李兄!」

  各怀心思的两人很快便熟络了起来,推杯换盏,好不痛快。

  「文涛来这长安城内所为何事,为兄在这城中也颇有些人脉,若是用得上为
兄的,只管开口!」李风浪拍着胸脯对陆文涛说道,他明年便是而立之年比起陆
文涛要年长数年,也便自称兄长了。不过是不是真心帮忙就做不得真了。

  「我与贱内尚且新婚,便来着国都游玩一番,长长见识,倒未有要紧之事。」

  「那敢情好!在下愿做向导,一尽地主之谊。」「这长安城外有座名山,唤
作终南山,山间有密林可狩猎,亦有湖泊可垂钓,文涛认为如何?」

  「这,」陆文涛似有些迟疑,李风浪便给白夭夭使了个眼神。

  白夭夭便娇媚的唤道:「夫君~ 」

  「夭夭想去?」

  「嗯,」白夭夭红着脸颊点头道。

  「那,便劳烦李兄了。」

  「文涛客气了,」

  长安南边的官道上,一架马车正向南缓缓而行,李风浪坐在外边驾着马车,
陆文涛与白夭夭正坐在车内调笑着。

  「肚兜褪下来了?」

  「嗯,」

  「亵裤呢?」

  白夭夭轻轻掀起了裙摆,露出了里面的芳草之地。

  「真是骚啊,」

  「你,绿王八还敢讲我!」

  「嘿嘿,」

  「坏人,不准笑!」

  「嘿嘿,」

  白夭夭拍着陆文涛的肩膀,有些羞恼的说道:「叫你笑,叫你笑!」

  陆文涛突然张开手将白夭夭抱住,在她的嘴上轻啄了一口。

  「好了,小陆子,你出去吧,换人家的奸夫进来吧,」

  「好嘞!」

  「咯咯,」

  陆文涛掀开了帘子,坐到了李风浪身边,说道:「李兄进去歇息一会儿吧,
小弟来架一会儿车。」

  李风浪略思索了一番,边答道:「好,」,此处四下无人,以他的实力他倒
是可以为所欲为了。

  正好此时已拐出了官道,接下来的路都是些土路,虽马车依旧可行,但难免
有些颠簸。

  李风浪一屁股便坐到了白夭夭的身边,将她挤到了车厢边缘,手臂一张将她
揽进了怀里,另一只手自然的摸向了她的胸口。

  「不要,奴家相公还在外边,」白夭夭抓住了李风浪的手,轻声哀求道。

  「那你等下喊轻一些咯,」

  「嘤咛,」李风浪说着便一用力,大手便从上边伸了进去,「呵,肚兜也不
穿,是不是计划好了要勾引我啊?」

  「不,不是的。呃。」李风浪的手指捏住了山峰上的明珠,轻轻搓揉了起来。

  李风浪的手摆动着似要将白夭夭的衣服解开。「不要,」白夭夭抓紧了衣服,
制止了李风浪的行为。

  「解开,要被夫君发现的,」说着轻轻撩起了下摆,轻语道:「这样,就可
以了。」

  白夭夭的小手轻轻拉开了李风浪的衣服,火热的肉棒早已一柱擎天,红着脸
将衣服的下摆拉开,那真空的小穴便对准了这朝天的肉棒。

  「啊!」马车似过了个坑,两人的身体一颠簸,肉棒便狠狠的插入了她的小
穴中。

  「夭夭,怎么了?」陆文涛在外边紧张的问道。

  李风浪眼神一亮,便挺动起了下身,缓慢但有力的抽插了起来。

  「没,没事,呃,刚才,磕碰去了,一下。」

  「那就好,」陆文涛故意说道,眼神却看着前方路面的小坑淫笑了起来。

  「啊!」车轮狠狠的磕进了小坑中,又被拉了出来,又引起了里面的惊叫声。

  「没事吧!?」

  「没,没事,只是,被吓到了。」

  「哦哦,好。」陆文涛应完便继续观察着地面。

  而此时的地面却平整了不少,让陆文涛略微有些失望。

  「夫君,」白夭夭的臻首从里面伸了出来,娇柔的唤道。

  「奸夫的肉棒现在正在肏人家的小穴呢,」白夭夭在陆文涛的耳边轻声说道。

  不由自主地向白夭夭的身上看去,隐约之间确实能发现正按照一个频率抖动
着。

  「咯咯,」白夭夭张开小嘴向陆文涛吻来,略带腥臭的味道传来,明显是刚
舔完别人的肉棒才有如此的味道。

  而陆文涛却不在意,两人便浓烈的深吻了一番。

  「爱你,」说完白夭夭的臻首便缩了回去。两个字虽然简单,但是陆文涛却
实实在在的能在其中感觉到无穷的情意。

  「请用你那张含过别人鸡巴的嘴说爱我,」记忆似有些恍惚,陆文涛好像脑
海中出现了曾经的名言。

  时间刚到午后的未时,马车便已经到了终南山脚,「到咯,」

  车帘掀开,白夭夭从车上慢慢爬了下来,娇俏的玉脸上挂着丝丝绯红,轻轻
的挽住了陆文涛的臂弯。

  拿着早已备好的鱼竿,及从市集上买来的鱼饵,三人便来到了碧山湖边。

  「咻!」李风浪熟悉的挂上鱼饵,一拉一甩,竹制的鱼竿上的鱼饵便向湖心
飞了过去,缓缓地沉了下去。

  陆文涛这是第一次垂钓,抓鱼对于他们修行之人来说简直轻而易举,哪用的
上这种东西,白夭夭自然也是,两人嬉笑着胡乱弄了半天,才将鱼饵甩了出去。

  「嘿!」李风浪手腕一抖,强劲的内力透过竹竿,将咬着鱼钩的鱼儿直接震
晕了过去,随即一拉,一条近两斤的大鱼便上了岸。

  「李兄好手艺!」

  「雕虫小技,不足挂齿。」

  「李兄谦逊了,」

  「呵呵,」

  垂钓本就是比较枯燥的事情,李风浪也是老手,耐得住寂寞,而陆文涛与白
夭夭两人未钓起鱼来,便有些无趣了。

  「夫君,你真笨,鱼也钓不起来,略略略。」白夭夭吐着舌头做着鬼脸调笑
道。

  陆文涛挠了挠头,说道:「这还真是第一次钓鱼,摸不着门道。」

  「就是笨,略略略。」

  「是是是,就你奸夫厉害,」陆文涛的通过灵力控制着声音,保证了李风浪
完全听不到他们的话语。

  「呀,」白夭夭吓了一跳,回头看了眼李风浪,发现他没有反应,便也知道
了陆文涛的把戏,说道:「是呢,奸夫都钓到了三条了呢,你一条都没有,」

  「你拿我这个正牌夫君跟奸夫比?你这个水性扬花的荡妇。」

  「哼,无用的小王八,娘子都要靠别人来满足,小王八,略略略!」

  「谁说的!?也不知道是哪个小淫妇被我按在床上肏晕过去了,」

  「那也不知道是谁要看着娘子被肏,自己用手自渎,」

  「说的好像那个骚娘子不想要一样的,」

  「哼,坏蛋乌龟小王八,我去找奸夫玩了,」

  陆文涛略有所感,手臂一展,鱼钩便飞了过来,没有鱼,亦没有,鱼饵。

  「文涛,晚餐的鱼已经够了,我再去猎些野味,」李风浪的渔网中已经有了
五条鱼,他将鱼竿放在了地上,抄起一旁的长弓,说道。

  「好嘞,我再钓一会儿,」

  「哈哈,无妨,我首次垂钓也用了近半天才钓起小鱼一条。」

  夕阳西落,陆文涛坐在地上,悠闲的望着远方,这高山密林之中确实环境不
错,放空了心神,时间倒也过得飞快。

  不知过去了多久,白夭夭与李风浪并肩走了回来,收获颇丰,三只野兔,一
只野鸡,还有一条色彩斑斓的毒蛇。

  李风浪又去林中寻些柴火枯枝,而白夭夭与陆文涛则在河边清理着食材。

  「哈,被肏死了呢,」白夭夭趴在陆文涛的肩头,娇媚的喘息道。

  「怎么呢?他没这般厉害吧?」陆文涛手一挥,一阵风如利刃般刮过,鱼鳞
及毛发便被刮落,当中无用的内脏也一并飞入了河中。

  「这个鬼东西厉害呢!」白夭夭指着一旁的蛇尸说道:「这是响蝇蛇,齿间
的毒是极淫,那奸夫把蛇塞进了我小穴里面,可被他咬死了呢。」

  「然后呢?」陆文涛的手不老实的探到了白夭夭的裙底,小穴中有些肿了起
来,里边有着不少小伤口定是这响蝇蛇咬出来的,不过那满盈的春水也证实了她
所经历的快乐。

  「然后我就感觉很想要,奸夫就开始肏我的屁眼,没多久我就泄了,他们也
不停下,搞的人家腿都软了呢,」

  手指插入了后庭中,那满腔的精液被她牢牢地夹在了后庭当中,竟一丝都没
有漏出来。

  「他晚上还要来检查呢,」白夭夭羞涩地低下了头说道。

  生火,烧烤,炖汤,李风浪熟练地料理着食物,没多久便弄出了一顿丰盛的
晚饭。

  吃饱喝足后,本欲回城的李风浪在陆文涛两人的劝说下席地而眠,用枯草铺
在地上,躺在当中便能看到满天星空,这种感觉确实非凡。

  夜色渐浓,陆文涛早早便睡了过去,李风浪便毫不避讳的走了过来。

  「嘤咛,轻些,今日他没吃蒙汗药。」

  今日的蛇汤全部被李风浪及白夭夭吃了下去,陆文涛借口不合胃口,一点都
未动过,故此时两人都淫性大发。

  「翘起来,我检查检查,」

  白夭夭羞耻的趴在了陆文涛身边,屁股高高的翘起,裙摆被掀了起来,原本
隐秘的部位暴露无遗。

  「咕叽,」两指插入后庭,搅动了起来,发出了淫靡的水声。

  「嗯,一点都没漏出来。」白夭夭轻张檀口,娇柔的说道。

  「那倒是不用润滑了,」将那粘稠的液体抹在了肉棒之上,李风浪的肉棒便
对准了那身经百战,外表却依旧稚嫩的雏菊。

  「啊,」「哦!」白夭夭的嫩菊恢复的很好,此时插入让李风浪还能有紧窄
的感觉,也让她自己有被撑开的感觉。

  「唔?」陆文涛睁开了眼睛。「夭夭!?你?」眼前的娇妻一脸媚意的趴在
身前,身后今日刚结识的好友正挺动着身体。

  陆文涛惊讶疑惑愤恨地身前演绎地非常之好。「混蛋!」陆文涛挥拳向李风
浪打去。

  「呵,」李风浪单手一引一推,陆文涛便被打飞了出去,倒在了地上,似乎
一时半会儿不得动弹。

  李风浪的动作未停,一下下的用力抽插着身前的娇躯,一边苦口婆心的说道:
「文涛,这女子可非你所见之单纯。相反,淫乱的你无法想象。」

  「你且不知,早在前几日,」李风浪开始说起了这几天与白夭夭的淫戏,说
是劝说,但言语中仅是羞辱。

  「你看,此时我在肏的可不是正道,乃是排泄所用的旱道,你可见过旱道被
肏还能如此淫浪的荡妇吗?」

  李风浪推着白夭夭来到陆文涛的身前,那巨棒将后庭一些些撑开,一次次抽
插,白浊的泡沫沾满了交合之处,淫靡的画面正对着陆文涛的眼前。

  「夭夭!」「啊哈,」白夭夭迷离的眼神中满是春意。

  「文涛,别再留恋这样的荡妇了,来给我舔干净,」在人面前,淫人妻子,
这样的快感不可用言语形容,李风浪抓着白夭夭的脑袋,肮脏粗长的肉棒在她口
中肆意抽插,看着她迷离的模样,还有陆文涛那不可置信,痛苦的表情。一股快
感冲天而来。

  「啊!」三人同时喊道,肉棒在白夭夭的口中跳动,无数的精液直射口中。
射出数股以后,李风浪松开了手,任由白夭夭吐出了他的肉棒,随后的精液便全
部射在了那俏脸之上。

  李风浪又岂是易于之辈,见陆文涛呆呆地望着白夭夭,口中的精液无意识的
向外流着,满脸的精液也向下流淌着,跪坐在地上的白夭夭还在不停的喘息着。

  「嘿嘿,」一柄飞刀飞射而出,直指陆文涛的脖颈,李风浪自信的回过了头。

  惨叫声未传来,飞刀破体的声音也没有。

  「啧,」陆文涛神色已变,变得高深莫测,手中把玩着那柄飞刀。

  李风浪能活到今日,将性命放在第一位绝对是最重要的一点,头也不回便向
远方遁去。

  「呃啊!」一股无形的枷锁将他束缚住,向陆文涛倒飞而去。

  不可敌,李风浪心中只剩下了一个念头。李风浪苦笑着看着陆文涛,说道:
「我栽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我不杀你,」白夭夭走到了李风浪身前,那沾满精液的淫荡面孔在李风浪
眼里却如同恶魔。

  「要不你就跟着我,做我的,面首?」

  「或是我的,主人?」

  惊讶的看着陆文涛毫无变化的表情,李风浪心里五味杂陈,没想到一直被玩
弄的是,自己。

-------------------------------

  东平郡,云蒙山边,一支粮队行走在官道之上,前后近千车粮食由马车拉着
自清河城运往彭城。

  路边的密林中,一众贼寇伏在草丛之中,手中各自持着简陋的猎弓,及各式
简陋的柴刀木棍。

  粮队的最前方,一名青年及一名中年男子骑着高头大马并肩而行,满脸轻松
的谈笑着。

  「放!」树林中,贼首一声大喊,伏在草丛之中的贼寇纷纷站起身来,并不
齐整的对粮队射出了手中的箭矢。

  似是寻常的贼寇劫粮,唯一不那么和谐的便是在那贼首身边,站着一名中年
男子,事不关己的抚摸着手中的大刀。

  「燕门镖局慕容壁在此,敢问是哪位绿林好汉,」为首的青年手持一对铜锏,
将飞射而来的箭矢轻松挡开,大声喊道。

  贼首见护粮兵纷纷躲到了粮车后边,箭矢已再无任何威胁,便挥了挥手,手
下的人们便抽出兵器,冲杀了下去。

  千余护粮兵抽出制式长枪,与贼匪们战成了一团。

  慕容壁高声喊了三遍,见无人搭话,反倒是冲杀了出来,便与身边的中年人
笑道:「李叔,看来他们未将我燕门镖局放在眼中啊。」

  「杀!」慕容壁一夹马腹,便向贼匪们冲了过去,李叔及一众镖师轻笑着摇
了摇头,便跟了上去。

  二十余镖师在慕容壁及李叔的带领下齐齐冲杀了进去,在那乱贼之中如入无
人之境,一双铜锏与李叔手中的红缨枪每一出手,便是一条性命。

  落草为寇的贼匪哪是武林中人的对手,未过多时便被打的节节败退,慕容壁
更是杀到了密林边上。

  「嗯?」正值酣畅之时,慕容壁看到了林中走出了一名男子,那沉稳的步伐,
目中无人的眼神让慕容壁感到了一丝惊奇。

  男子纵身一跃,跃起竟有丈余,慕容壁眉头一挑,双锏便迎了上去。连锏带
人,带马,一刀便被斩成两段。

  「壁少爷!?」这一画面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还未结束,男子缓步走来,
凡有来者,便是一刀,无人能敌。

  连斩五人过后,便无人再敢上前,纷纷退至车边,据车而守。

  虽燕门镖局一众镖师皆乃英雄好汉,敌虽强却无一人后退,然依旧无济于事,
未过多时,便悉数阵亡,千余护粮兵或死或逃或降。

  众兄弟皆惨死于眼前,李叔瞋目裂眦的看着眼前面无表情的中年男子,手中
红缨枪如毒蛇吐信在中年男子面前虚晃三枪,而男子连动都未动弹一下。

  红缨枪倏然出手,自下向上直取男子的喉间,这一式精妙无比,乃是李叔枪
法中最为难缠的一式。

  男子出手了,左手伸到身前,将那红缨枪牢牢握住,右手一挥,将李叔的左
手齐根削了下来。

  「留你一命,回去报信。」

--------------------------------

  建了个书友群,有兴趣的私我。白夭夭的剧情应该到这里暂时告一段落了,
接下来把视角转到另外两边。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