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十绝色】 第十五章 舍身(神女沉沦,调教,绿帽,超肉)

  • 【春秋十绝色】 第十五章 舍身(神女沉沦,调教,绿帽,超肉)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黑戈尔
日期:2020/12/4
首发:sis001、欲书房
字数:4196

  女帝俯首在老人的胯间,檀口含弄,清理这根粗硕肉茎。

  啵!

  当唇棒分开时,老人这根事物已经变得干干净净,水光发亮,只是让人奇怪
的是,老人的龟眼里面并未渗透出任何阳精,只有一些透明粘液。

  而女帝吞咽下去的事物,竟也没有任何刺鼻腥臭的浓烈味道。

  似乎她所吞咽的也只是些粘液。

  雄壮老人望着自己胯下,叹了口气:「终究是不能再射出阳精了。」

  「老祖宗……」

  女帝望着一脸伤感的雄壮老人。

  帝家老祖宗摆了摆手:「无需安慰,当年修炼棋差一招,我虽得三百年寿元,
但自身的阳火也已经被消耗殆尽,如果不然,老祖宗怎么可能任由你这样的娇滴
滴的大美人给他人受孕?」

  女帝听得脸蛋一红,老祖宗言下之意,若是他能够射出阳精,让自己受孕的
便是他,而绝非帝吟儿姐妹的生父。

  「好了,你今日前来有何话便说吧。」

  雄壮老人闭上眼睛,躺在靠椅之上。

  「老祖宗,我看元宝他已达适龄,是否可以让他传承子嗣?」

  女帝从小受到的教育,便是极为重视帝家的传承香火,而今帝家人丁单薄,
男儿只剩老祖宗与帝元宝,开枝散叶迫在眉睫。

  「元宝,呵呵,那胖娃子也到合适的年龄了么。」

  帝家老祖宗笑了笑:「那你就去办吧,我帝家的纯粹血脉必须传承下去。只
是吟儿与泠儿毕竟只有一半帝血,说起来,元宝最合适的受孕对象其实是你。」

  「我只怕……」女帝脸蛋升腾红晕。

  帝家最纯粹的血脉传承,即是行乱伦之事,这样诞生出来的子嗣才足够纯粹。

  帝吟儿与帝泠儿,有一半是昭天武主的血脉,而元宝却是纯正的帝血,是女
帝的亲大哥与一位纯血表姐所孕。

  帝家老祖宗见女帝犹豫,道:「吟儿与泠儿其实也未尝不可,毕竟她们的天
赋很高,也能诞生出来优秀的帝家子嗣,但万事还是得追求极致,最好是你。」

  女帝面露豫色,让她与元宝结合,无论身还是心都是一件极其难做到的事,
想到这里,她望了眼老人硕大的胯下:「老祖宗,难道您就真的没有希望了么?」

  相比帝元宝,为老祖宗受孕,女帝更能接受,因为她绝美的身体已经被老人
开发过很多次,互相之间很熟悉。

  「老祖宗我寿元不多了,若是这样频繁的苏醒,至多再坚持十年的功夫。」

  「只剩十年,怎么会只有十年?」

  女帝不可置信的望着面前的老人,她无法想象,雄风依旧,甚至每次她前来,
都会在她身上大力伐挞,忘情交媾的老祖宗,只剩十年的光阴。

  「寒气已侵入五脏六腑,这世间,能让我续命的办法只剩两个。」

  雄壮老人叹息着道出他的状况。

  「老祖宗曾说过,需要时会用到我为老祖宗续命,敢问是哪两个办法?」

  女帝很是担忧,但随即露出希冀。

  她想起以往两人疯狂交媾,老祖宗高潮过后,曾经告诉她,如果他寿元无多
时,自己很可能帮助到他。

  「你想帮老祖宗?」

  「想,请老祖宗告诉我。」女帝一脸凝重。

  「好。」雄壮老人点点头,他抬首望向寒殿顶端那些月牙石,露出回忆之色。

  「一者是春秋殿那个活了八百年的不死神经病,要是能够得到他长生的秘密,
老祖宗我就算再活三百年,也没有任何问题,只是……」

  说到这,他长叹一声:「春秋殿那不死怪,本就是一个异类,除去少数几个
人,无人能够接近他,就算老祖宗我这独步天下的武力真气,在他手中也走不过
百招。」

  「那……还有一个呢?」

  女帝也深知春秋殿不死怪的可怕,只要那个神经病愿意,能够轻松摘下六大
国主的头颅,只是他疯疯癫癫,时而清醒,时而乖戾,行事根本无迹可寻。

  「另外一个却是可行的。」

  雄壮老人眼神忽然间大有深意,直生生看着女帝:「这个办法,却要女国主
做出一些牺牲,你可愿意?」

  女帝咬着贝齿:「我是老祖宗的重重孙女,老祖宗是我帝家的光复希望,只
要能为老祖宗续命,我万死不辞。」

  「好。」

  雄壮老人微微颔首:「这办法倒也不需要你万死不辞,你应该清楚,我饱受
寒侵之苦,体内阳气干涸殆尽,所以,如果能够找到一个天生阳火旺盛之人,把
他的阳气转嫁给我,老祖宗我的寿元便可大大延长。」

  「天生阳火旺盛之人……」女帝重复了一遍。

  「比如庚阳之体。」老人意有所指

  女帝幡然醒悟,凤眸一亮,一个黢黑身影忽然浮现在她的脑海。

  「是元宝那侍从朱福?」

  「呵呵呵。」雄壮老人笑了笑道:「的确是他,他就是天生的庚阳之体。」

  女帝露出喜色:「难怪六年前,老祖宗还能出行时,相中他跟随元宝,原来
早有打算,以备不时之需。」

  「不仅如此,老夫这些年甚至暗中指导他修炼,现今他已经迈入庚阳决高深
境界,一身蛰伏功夫,就算你都发现不了。」

  女帝听了这段话,吃了一惊,又忽然想起近些天她沐浴时的奇怪感觉。

  帝家老祖宗笑道:「想必你感觉到了蛛丝马迹,的确,朱福那小子蛰伏功夫
修炼到你都发现不了时,就时常去白玉温泉偷窥你,有时甚至还用记忆珠记录。」

  「他竟敢如此大胆。」

  女帝凤眸顿时一冷,恐怖的杀意席卷。她贵为白玉国女帝,实力何其高,地
位何其尊崇,多少男人心甘情愿匍匐在她脚下,她都不置一眼,而今皇宫内的一
个低贱的小侍从都敢随意窥探她沐浴,可谓胆大包天,仅这一项罪名就够他死一
千次。

  「莫怪他,其实他敢去偷窥你,有大半原因是老祖宗我的授意。」

  雄壮老人微微一笑。

  「这……老祖宗为何那么做?」女帝微微一怔,杀气与冰冷收敛。

  「你且凑耳过来。」雄壮老人坐在殿椅上。

  女帝并未多想,轻轻送上身子,俯身在老人的耳畔。

  结果雄壮老人动作很豪放,大手一下揽住她纤细的腰肢,另一只手抓进她的
衣襟抹胸,握住一只雪白傲人坚挺,又在她耳畔悄悄说了不少话。

  女帝今夜本就动情已久,而老人大手不仅在她的高耸不住揉捏,甚至还探索
进圆润的雪臀,在幽谷中的嫩痕与菊花瓣轻轻扣挖,汁水淋漓,她轻咬红唇,差
点呻吟出来。

  但更让她惊讶的是老祖宗的话语。

  「我和朱福需要那么做么?」

  她美眸露出难接受之色,

  这时老人在她娇嫩后庭轻轻扣了一下,令她浑身一阵酥麻,忍不住娇吟一声,
身子再次生出一股羞人的感觉。

  「想要我续命,这是眼下唯一的办法,你可愿意?」

  雄壮老人说话间,已将女帝抱坐在身上用手掰开两片紧凑的臀瓣,只见一朵
粉嫩的稚菊正在含苞待放,煞是诱人。

  水灵粉嫩,让人忍不住地怜惜宠爱 .

  老人的中指在这里戳了下,顿时这朵可爱的小屁眼收缩了一下。

  女帝羞涩嗯了一声,咬着银牙:「若是那样能够延续老祖宗的生命,我愿意。」

  雄壮老人哈哈一笑:「好好好,不枉我大费力气,把你的帝魅决推向大玄境
巅峰,果然懂得孝敬的老祖宗,你与那朱福接触时,按照我说得来,定能完成我
的计划。」

  「嗯,就按老祖宗的话做。」

  女帝脸蛋晕红如火,因为,雄壮老人在说这些话时,手指还不住在她臀心扣
挖,身下不由酥软,丽水长流,想到今夜接下来的安排,心头正是一阵阵紧张。

  雄壮老人摸着女帝雪臀,盯着其花唇嫩痕,语调感慨道:「女国主这仙缝玲
珑小巧,十分可爱,随着抽送,花芯敏感,春水汹涌澎湃,爱液如潮,记得老祖
宗我第一次插进去时,就感觉滑湿水润,直接抽了上千记,真是酣畅淋漓。」

  品头论足间,老人双指按住柔软美丽的花唇,向两侧轻轻掰开。

  顿时汩汩清水羞汁泛滥而出。

  只见娇嫩鲜妍的花瓣已经向两侧微微绽开,就像是含苞欲放的奇花,清澈的
花蜜已经急不可待的从花蕊深处涌出,清露滚滚,溪水潺潺,沾染了花瓣。

  老人轻轻一掏,花汁沾了满手,抽出来一看,顿时异香扑鼻,如兰似麝。

  而且手指上的花露清澈如水,却是极为粘稠,老人送入口中一舔,甜美如上
好的玫瑰花蜜,享受得品砸了一下。

  女帝忍不住张开嘴巴,婉转呻吟。

  老人品尝完女帝花穴的奇妙,心中一动,笑道:「女国主要不要自己尝尝?」

  说话间,老人将那沾满了花露的手指伸到女帝的唇边,诱惑着道:「女国主,
尝尝看,这水儿是什么味道?」

  女帝虽不太愿意,但被老人玩弄得有些不清醒,听得这话,感受到唇边的触
感,便下意识的伸出小舌舔了舔。

  「甜不甜?」老人调侃。

  「嗯……甜。」

  女帝在老人熟稔的调教诱导之下,高冷而坚韧破防,娇艳的樱唇轻启,尝了
自己的花汁,并说出诚实的感受。

  老人哈哈一笑,继而又掰开她粉嫩的后穴。

  「至于女国主这后庭嫩菊,也是极品名器天漩灵菊……形如似绽非绽的菊花,
每道褶皱都如菊花的花瓣般粉艳,即娇嫩又敏感。动情时,犹如奇花初胎,粉菊
徐绽,美不胜收。」

  「这世人只知道沉浸你的美貌,可又有谁知道,你这全身三个洞的极品?

  你这粉菊绽放之时,花蕊也会如前穴一样,分泌出色如清泉、气若幽兰、味
似荔汁的香甜花蜜,堪称极品仙酿……这般美的极品名器,就是水漩菊花玉肠沁
汤都无法比拟的,老祖宗我活了三百年,也就仅在你身上体验到过。」

  女帝脸上飞起一片彩霞似的艳红,回想起被老祖宗后庭的开苞的那一晚。

  那一晚,老祖宗顶着她的后庭,贯穿她的雄姿是那样伟岸,根本不顾她当初
的蹙眉,一双异常火热灼烫的大手,把她全身上下摸了个遍。

  「女国主这般美的屁眼儿,时至今日,只有老祖宗我一人享用,日后朱福与
元宝享用,亦或者旁人有幸采攫,不知是何等的美妙?」

  帝家老祖宗一直用淫靡的话语,渐渐摧毁女帝心中的防御。

  女帝听得美脸含晕,而且很快,她断断续续的发出阵阵低吟,她敏锐的感觉
到,老祖宗深埋在自己臀沟之中的手指,直接顶在粉菊处,使劲的往里动、往里
钻。

  这根手指主动抽出,片刻后,又重新顶了进去,而且,这一次它竟是进去了
大半个根,随着雄壮老人的嘿嘿一笑,全根送入。

  女帝鼻息轻喘,吐气如兰,一身雪肤晶莹剔透,却是不知可时已渗出了细细
的一层香汗。

  「真是美啊……在那朱福碰你之前,便先让老祖宗我受用一番吧。」

  雄壮老人望着女帝的惊人美态,忍不住感慨,满头发丝微微浮起,双腿之间,
一根粗硕坚硬的巨枪已经昂扬挺起。

  「老祖宗,真的要我用这里,容纳那朱福的的肮脏东西?」

  「确实要委屈你一段时期。你这样倾国倾城、千年难得一遇的稀世尤物,老
祖宗我也舍不得,只是为了老祖宗续命,不得不便宜朱福那个小子一下,而且届
时你还需逢场作戏。」

  「嗯,我听老祖宗的。」

  女帝感觉到老人扣挖的手指再度用力了两分,红着脸回应道。

  帝家老祖宗深吸一口气,抱着女帝,来到寒殿左侧一张象牙嵌红宝紫檀木床
上,把其衣裙逐件除去,深嗅那如空谷幽兰般的奇魅体香和诱人蜜香,而后将龟
头对准了她含羞答答的清水美穴。

  「重重孙女,老祖宗我要来了。」

  「嗯……」女帝轻轻嗯了声。「老祖宗进来吧。」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