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夏群芳谱】(15)

  • 【虞夏群芳谱】(15)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好色真人
2020.12.01首发于sis001、混沌心海
字数:10140

  前注:

  一:启肯定不是无欲无求的,在他的幻想之中就可以看出来,他其实充满了
欲望,他不是圣佛,内心平静,他的欲望如同大海,不过他能控制住自己而已。

  二:服饰是我最难的了,我一想到什么直裾曲裾马面襦裙就头疼,我尽力吧。

  三:绿不存在的,启这个角色设定不是黄毛吗?

  四:启的德行是救助穷苦百姓,提拔下人,他对外表现的温良恭俭让,就是
他的德行。

  在中国或者中世纪的西方,的确是提倡是吃苦是德,笑,现在戒某吧的人也
是这样认为的。

  最后五德之身就是可以快速修行五行功法,不用担心五行在身体里面相克。
其实这个现在也有流传,就是取名字的时候要凑够五行。当然这个就是一个设定,
不用太过当真。

  「小的就叫启,这个殿下你是知道的。」

  启将木桶放下,认真地跪在地上对蕙芷公主说着,蕙芷公主听到这话,漠然
地说:「你真是一个奇怪的人,难道我就这样让人讨厌吗?连你这个下人都嫌弃
我。」

  「不敢,只是小的知道配不上公主你,还请公主不要介意。」启还是一如既
往平静的说着,蕙芷公主看着他,冷冷的说:「那么你知道吗?不管你配不配的
上,你已经是我的相公了。」听到这话,启连说不敢。

  「不敢又能怎么样,难道这件事会因为你不敢而改变吗?你听好了,从现在
开始,你是我的相公,是我的夫君,你是有扈氏的女婿,你不在卑微,你现在也
是贵族了,包括我们的孩子,他也留着尊贵的鲜血。」

  蕙芷公主说完,走到了启的身边,一汪秋水带着无尽恨意看着他,对着他说:
「早知道会有今天,我就应该杀了你,可惜现在已经迟了,一切都已经成为定局
了。我只能指望我们的孩子,他将继承我尊贵的血脉,替我报仇。」

  「殿下,能帮助只有你自己,任何人都是指望不住的,我不行,我们的孩子
也不行,因为他身上有我低微的鲜血,他始终是一个下人的孩子。」

  「没骨气,算了,不管你是否愿意,这一切都是定局了,我倒是认命了,我
倒是要看你能够坚持多久。」

  蕙芷公主伸出手,搀扶启起来,用坚毅的目光看着他说:「你是我的丈夫,
你要时刻记得这件事。」

  启巧妙的避开蕙芷公主的搀扶,还是唯唯诺诺的说着不敢。

  「你究竟要胆小到什么时候,明天我哥哥会再来这里,到时候你出手,他自
然不会在乎,在你对付他的时候,我再出手,这样就可以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只
要他一死,这大梁国就是我们的了,你将是大梁公,再也不是一个下人,难道不
想当吗?不想当一位公,当一位国主,做一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国公吗?」

  「到了那时候,国内的一切都是你的,美人,财宝,你要多少有多少,只要
你想要的,就会有成千上万的人上山下海去替你寻来,你难道不想要这样的生活,
就在这里待一辈子吗?」

  启没有回答,蕙芷公主也不在劝说,回到自己房间,最后冷冷地说:「要成
龙还是成虫,就看每天你的表现。」

  看着满天的繁星,启坐在地上,默默不语。

  第二天早上,果然如同蕙芷公主说的一样,国公来了。

  国公进来之后,对着一个丫鬟点点头,那个丫鬟走到了蕙芷公主的榻边,从
榻上拿出一块手帕。

  国公也看到了上面的梅花痕迹,点点头说:「不错,不错,妹妹你总算懂事
了。」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你要我嫁给这个下人,我就嫁给这个下人。」

  蕙芷公主一边说着,一边给启使了一个眼色,启没有理会。

  「妹夫,不谷应该叫你妹夫,从今之后,你可要好好的对待我这妹妹,切不
可让她受到半点委屈。」

  启垂着头,低眉顺目的说着是。

  国公再次说了一会儿,然后离开这里。

  等到国公离开,蕙芷公主厌恨的看着启说:「真是没有用的废物,你真的不
想要这一切吗?」

  「小的知道小的一辈子就是下人,从来没有奢望过什么,小的只是希望能够
过着一如往常的日子。」

  启说完,外面再次传来国公的声音说:「哼,幸好今天你没有轻举妄动,否
则你现在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妹妹呀,你表现得太着急了,只要不是瞎子就能看
出你有所图谋。」

  蕙芷公主冷笑地说:「你就算知道又如何?只可惜这个人太过胆小,否则你
今天未必能活着离开。」

  「在不谷剥去他的朝服时候,不谷就知道这个人不堪重用了,要不妹妹,不
谷怎么会送他来到这里,一切都在不谷的算计之中。这一辈子,你就和这个窝囊
废呆在一起吧,你这么心高气傲的人,这样的日子一定很有趣。哈哈哈」

  国公肆意地笑着,笑声之中充满了欢乐和自豪。这笑声如同一柄柄钢刀刺入
到蕙芷公主的心中,蕙芷公主贝齿轻咬下唇,眼中露出了强烈的杀意,在杀意之
中,还有着深深的绝望。

  等国公笑声渐渐远去,蕙芷公主对着启说:「你现在开心了,我都忘记,想
你这种人,现在都已经可以满足了。那么现在你给我滚,速速消失在我眼前。」

  启恭敬的行礼说是,然后退了出去。

  他看着天上的太阳,眼中闪过一丝难过,但是这个难过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
踪,启眼再次变成死鱼眼一样,平静而无神。

  三月十五,他和蕙芷公主结婚半个月了,启和蕙芷公主的关系还是如同以前
那般,没有任何变化。

  在夜里,正在睡觉的启突然感受到了一股杀气,他下意识拿起了身边的枕头,
挡住了这要命的一击。

  他也很快闻到那股幽香,急忙跪在地上说:「恭喜殿下已经进入至人位,殿
下修炼之快,乃是小的从没有见过的。」

  「我问你,我这样修炼下去,什么时候能够到小仙位。」蕙芷公主将匕首收
了回去,冷漠的询问着。

  「小的也不知道,不过按照殿下进度,应该用不了多久。大概在年底就可以
修炼到小仙位。」

  启这话倒是真心的,他从来没有想过,一个从没有修炼过的女子,竟然能这
么快地修炼到至人位,或者说,蕙芷公主不是木灵之体,而是木德之体。

  「年底吗?或许年底能够修炼到真人位,你真当我是一个傻子吗?很多人修
炼一辈子才小仙位,我怎么可能一年不到就到了小仙位。」

  蕙芷公主说完,转身离开说:「到时候我会离开,而至于你,就只求多福吧,
要是我哥哥知道我就这么离去了,肯定不会放过你,当然你也可以向我哥哥告密,
到时候他或许会饶你一命。」

  「小的不敢。」

  「不敢,不敢,那么你说你有什么敢的。」

  「小的也不知道。」

  简短的短话,随着蕙芷公主的离去而结束。

  启也再也没有睡觉,走出门,看着满天的星空说:「你们可不要让我失望。」

  从那天之后,蕙芷公主就再也不理会启了,启也就一个人默默地弄着自己的。

  这样一晃半年过去了,到了秋天,而这时候,天下苍生还是默默地等待着,
消失了两年的虞侯再次出现。

  在九月十二这一天,国公神情不悦地走了进来,对着启说:「你可知道,陶
泽城的都令死了。」

  「小的不知道,小的自从来到这里之后,就一直伺候公主殿下。国公,这件
事和小的没有任何关系,你是知道的。」启惶恐的说着,身体害怕的快速颤抖着。

  国公冷笑一声说:「是的,不谷自然知道和你无关,不谷只是前来告诉你,
不管陶泽城死多少都令,不谷都不会放你离开。」

  「小的能够呆在这里,已经是小的福气了,其他的小的不敢奢求。」启恭敬
的说着,身体的颤抖减轻了不少。

  国公推开房门,对着坐在里面的蕙芷公主说:「他已经是你夫君,你怎么还
将当他为下人。妹夫,你从今天晚上就要到这里面居住,若是不从的话,我这个
大舅子可是要亲自过问了。」

  启恭敬地说了一声诺,然后跪送国公离开。

  「原来你早就有打算了,不过你就算杀了一个都令又有什么用,国都之中多
少贵族,你陶泽城多少都令,你杀得完吗?」

  「这件事小的不清楚,小的也没有这个胆子和国公作对。」

  「也对,你有这个胆子的话,那么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了。你晚上就到
这里睡吧,我可不想看到我哥哥那张脸。」

  启说了一声是,没有再说什么了。

  出乎启意外的是,九月二十五,国公再次来了,这一次国公身边还有一个女
子。

  启看到那个女子的时候,神情一变,不由自主的说:「你怎么来?」

  白兰勉强一笑的说:「我是你的妻子,你有一年没有回来了,我怎么能不看
你呢?」

  国公看着白兰,冷漠的说:「你的相公已经娶了蕙芷,在这里当不谷的妹夫,
不谷没有任何亏待他的。」

  白兰对着国公微微行礼说:「奴家替相公感谢国公大恩大德了,只是我们夫
妻分离太久,想叙旧一下,还请国公见谅。」

  「无妨,不谷也去招待六侯爷了。」国公说完,转身离开这里。

  白兰本想抓住启的手,但是最后还是放弃,走进屋里,对着蕙芷公主行礼说:
「妹妹见过姐姐,姐姐万安。」

  蕙芷公主看着白兰,有一些失神,看了看白兰,再次看了看启说:「你竟然
有妻子了,哈哈哈,这天可真是太有趣了,不禁让我嫁给一个下人,还是一个有
家室的下人,哈哈哈,真是可笑,可笑。」

  白兰看到这个情况,连忙安慰蕙芷公主。

  在白兰的安慰下,蕙芷公主勉强恢复了平静,对着白兰说:「抱歉,妹妹,
让你见笑了。」

  白兰连说不敢,对蕙芷公主说:「姐姐,我有一些事情想要和夫君说,还请
你见谅。」

  「你们去吧,不用问我的。」

  白兰行礼之后,和启一起到了偏房,白兰看着启,微微一笑。启询问她笑什
么,白兰恭敬的回答说:「妾身就知道相公不是那样的人,我能看出来,公主还
是守身如玉。」

  「我想知道你到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你在陶泽城等我就是了,我自然会想办
法离开这里。」启说这话的时候,虽然神情冷冰冰的,但是其中充满了关怀之意,
让白兰心中不由一暖。

  白兰对他微微欠身说:「我来这里是想询问你的意见,这件事是否要闹大,
若是你想要离开这里,我可以去求伯益,以伯益的威望,自然能解救你出来。」

  启听到这话,对着白兰说:「伯益结婚没有?」

  「没有,怎么了?不过妾身倒是听说他已经和虞侯的女儿霄明有了婚约。」
白兰说完,好奇的看着启。

  启冷漠地说:「没有什么,我只是好奇的问一下,若是伯益没有结婚,去打
扰他反而不好,你暂且回去吧,我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离开这里了。」

  「夫君你既然有办法了,那么臣妾就不多说什么,妾身只能在这里默祝你早
日能够回到的人陶泽城,陶泽城的民众都在等着你的。」

  启说好,看了一下白兰说:「我没有在城中的日子,你受委屈了。」白兰说
没有的事,只要启能记挂着自己,自己就已经很满足了。

  「可惜,我不知道你会到来,没有什么可以送给你的,这一把梳子暂且表示
我的心意。」

  启拿出一把梳子,轻轻的插在白兰的秀发上,白兰脸一红,高兴的说:「多
谢夫君,你送妾身的,妾身永远都会记在心里。」

  启也没有和白兰说什么,目送着白兰离开这里。

  等白兰走后,蕙芷公主也推开门,杏目微红,好像哭过一般。

  「你真是厉害了,能够娶到这么一个美丽的妻子,不过我若是没有看错的话,
她手臂上还有守宫砂。」

  「是的,小的和她就像和公主一样,相敬如宾。」

  蕙芷公主走了过来,如同凌波女神一样优雅,在他耳边轻笑地说:「原来你
是不行,哈哈,空有绝美的妻子,但是却无福消受,真是要笑死我了。」

  「是。」启丝毫没有生气,还是那样前辈恭敬的说着。

  蕙芷公主看着启,留下一串银铃一般的笑声,然后回到自己房间。

  启没有理会这些,只是看着远方,低声地说:「宵明吗?我终于知道你的名
字了,可是这一切又有什么用呢?什么都来不及了。」

  坐在地上,启悲哀地看着天空,他就这么看了整整一夜,第二天早上,丫鬟
来送饭的时候,他还在原地坐着。

  没有过多久,蕙芷公主走了出来,看着启突然一笑,大声地说:「真的好笑,
好笑,你竟然会哭。你不是应该没心没肺,无悲无喜吗?」

  启站起身来,对着蕙芷公主行礼说:「殿下,小的失态了,请殿下原谅。」

  蕙芷公主看着恢复了平静的他,冷笑地说:「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流泪,
但是我明白,你肯定不是为了那个白兰而落泪。」

  「是。」

  蕙芷公主听到这么冷漠的回答,也不就在多说什么。

  到了腊月底,蕙芷公主进入到真人位。

  高兴的蕙芷公主破天荒将自己的事物分享给启,启笑着接受,但是没有吃下
去。

  蕙芷公主也没有在乎,对着启说:「再过一年,或者两年时间,我就会离开
这里,到时候我倒是要看看你,会被我哥哥怎么处置。」

  「只要殿下开心,小的也就开心了,殿下无须为小的担心,小的是生是死,
在殿下眼中有什么重要的呢?」

  喝了一点酒的蕙芷公主突然哭着说:「不在乎,不在乎,我怎么能够不在乎,
你不当我是你的妻子,但是我却一直当你是我丈夫,我怎么能不在乎。呵呵,这
天地是多么的不公,你可以娶几个妻子,而我只能嫁给你这样的男人。」

  蕙芷公主说到这里,哭的梨花带雨,启看到他这个样子,安慰的说:「殿下,
一切都有天命主宰,人总是如同那水中浮萍,一切都由不得人。殿下,你不愿意
嫁给小的,小的也不敢奢望什么,一切都已经发生了,那么我们只能承受而已。」

  蕙芷公主走到他的面前,对着他说:「可是我不甘心,我为什么要承受着一
切,你自然能安然享受着种种,我不能,我可不想你一样,只要能够活下去,就
可以了。而我想要的,是嫁给一个文武全才,是一个能够解救我出这里的英雄。」

  「伯益吗?」

  「是的,伯益那样的人,我的相公会为我挥动气兵,从这宫殿之中杀了出去,
任何人都无法阻挡他的脚步,我们就这样离开这里,从此逍遥九州,不在因为这
些事情而感伤。」

  启听到这话,突然询问说:「殿下,伯益真的是你们心目中的英雄吗?」

  「哈哈,不是吗?他若不是的话?难道你是吗?」蕙芷公主用着鄙视的目光
望着启,启听到这话,身体轻微地颤抖一下,他对着蕙芷公主:「自然不可能是
小的,小的怎么能够和伯益相比呢?他如同天上的白云,我就是地上的泥土。」

  这一场谈话结束了,蕙芷公主喝醉之后,就随便躺在榻上,启将屋里菜肴收
拾好,然后给蕙芷公主盖上被子。

  他看蕙芷公主那微红的脸,想要伸出手去触摸,但是他却不敢,启知道自己
不用幻想,就可以得到这个女人,而且是光明正大,无须任何手段。

  但是他不能,如果自己真的这么做了,那么自己一辈子都要困在这里了。

  面对这么一个美女,他闭上了眼睛,想到了自己脱下了衣服,将蕙芷公主的
手拿起来,在自己的阳具上摩擦。

  这是多么尊贵的一只手,只拿着金银玉器的手,如今也握住了他这阳具。

  用手套弄了一番,启不满足,他看着蕙芷公主嘴巴微张,于是伸出自己的手
指,这手指进去,四处挑逗了一番,蕙芷公主闭上了嘴,紧紧将手指含住,然后
舌头开始吮吸。

  这种书酥麻感,让启忍不住倒吸一口气,他尝试了很久,将手指取出了,然
后用自己的龟头,在蕙芷公主的朱唇上画圈。

  虽然没有进去,但是这触碰的奇妙感,让启说不出的享受。

  他的阳具开始硬了起来,察觉到这个情况,启睁开了眼睛,离开了这里。

  正月初一还是来了,宫殿之中再次热闹起来,启坐在那里,想到自己已经到
这里一年了。

  他不知道自己还要在这里待多久,他只能等待,等待时机的到来。

  在晚上送饭的时候,他再次看到了阿夏,阿夏送完饭之后,和他到了一旁的
厢房之中。

  「阿牛,这一年有着这么美丽的公主陪着你,你一定过得很开心吧。」

  「还行吧,阿夏你这一年又如何呢?」

  阿夏看了看他,欲言又止,过了一会儿说:「阿牛,我有一个消息,不知道
应不应该告诉你。」

  「你说吧,是虞侯那边有了确切消息了吗?」

  「是的,虞侯准备明年这个时候践帝位,掌公器。」

  「这个就太好,虞侯登基之后,这大洪水就可以治了,天下苍生也终于不会
受苦了。」

  看着启高兴的样子,阿夏看了看,小声地询问说:「你真的能够接受这件事
吗?」

  启点点头,然后笑着说:「阿夏,我也听说,伯益可是天下闻名的英雄,是
虞侯最为得意的弟子,仙子能够嫁给他,也不算亏待了仙子。」

  阿夏笑着说:「阿牛,你能够明白这一点,我很高兴,我就担心你会有什么
想不开。」

  「不会的,让阿夏你担心了。」

  阿夏又开始说着这段时间的见闻,他静静的听着,等阿夏说完,启突然询问
说:「不知道雷泽城怎么样,奎都令死了,是谁继任呢?」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不过你想知道,那么我可以帮你打听一下,不过我心
中觉得很不安,那群逆贼已经拿到了夔鼓了,现在又得到了雷锤,这两件神兵合
一的话,这天下怕是要多事了。」

  「不会吧,虞侯若是登上帝位,天下应该太平才是。」

  「这个难说了,你知道五族之中很多人想要恢复五族旧制,这些人早就图谋
不轨,朝廷几次征伐,都无法除去他们,就算虞侯,一时间也拿他们没有办法。
若是谁的真的能够平息五族之乱,那么虞侯也会将天下禅让给他。」

  启听到这话,叹气说:「如今正是多灾多难了,只能期待圣天子在上,能够
震慑宵小,让天下不在乱了。」

  「对了,虞侯见过了高密了,高密也举荐了你,说你的建议不错,希望你能
够帮忙治水,我这次离开这里就是准备询问你的意思。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帮助呢?」

  启恭敬的说:「小的感激不尽,若能治平洪水,就算搭上小的我这一条命,
又算得上什么。」

  「阿牛,答应我,不要轻易说什么死不死的,这个世界,你并不是孤单一个
人。」

  「谢谢你阿夏,我都不知道如何感谢你,你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启感动
地说着,这话他倒是出自真心,对于阿夏这个朋友,他十分感激,他感觉到久违
的一种温暖感。

  阿夏说不用,看着外面已经天黑了,准备离去的时候,启对着她说:「如今
天色已晚,你就暂且休息一下,等到明天天亮再出发吧。」

  阿夏看着启,脸一红,然后点点头,细若蚊声的说:「我就住在这里,你呢?」

  「我要回到那边去,毕竟她已经是我的妻子了。」

  听到这话,阿夏有些失望的看着他,默默的点点头,小声的说:「我都忘记
了,你已经娶她为妻了。」

  启回到了房间,蕙芷公主看着他说:「我原本以为你会留在那边,没有想到
你还会过来。」

  「小的和阿夏之间没有什么。」启罕见的解释一下,蕙芷公主听了之后,冷
漠的说:「这个你就不用和我说,我难道还不知道你吗?」

  启也不在多说,第二天,国公罕见的再次来到这里。

  国公看着启,冷漠地说:「陶泽城的都令又被人杀了,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国公请明察,小的和这件事毫无牵连。」

  「不止如此,有人甚至还已经和星纪国有了联系,准备将陶泽城送给星纪国。」

  启听到这话,惶恐不已,连忙磕头,说自己该死,自己该死。

  「你该死什么,你一直陪着我,除了和我说话之外,你甚至连和其他女子都
没有说过话,哥哥,你这又在想什么,你自己的城池管理不好,就想将这个脾气
发到我们身上吗?」蕙芷公主走到了启身边,将启搀扶起来。

  国公看到这个情况,神情复杂看着他们:「不管怎么说,现在陶泽城已经是
一个危险的地方了,不谷绝不会让自己的亲妹夫陷入绝境之中。」

  启听到这话,感激涕零的说着:「多谢国公,小的真是无以为报。」

  国公没有在多说什么,迈着八字步离开这里。

  目送国公离开这里之后,蕙芷公主再次坐下,对着启说:「你似乎又失败了,
我早就和你说过了,你杀再多也没有用,我哥哥这个人不会因为这个放了你,也
不会因为这个而重用你的,你若是想要真的离开这里,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死
了。」

  「死了他就再也困不住你,到时候你也不用理会这些凡间的事情了,你也可
以自由自在了,你说这样岂不是很好。」

  「小的知道了,多谢殿下指点,不过小的现在还不能死,小的还要活着。」

  「你这样活着,和死了有什么区别呢?美人在侧,佳肴奉养,你都不为所动,
过着你那卑贱的生活,你告诉本宫,你活着到底有什么用呢?」

  启望着蕙芷公主,平静的说:「因为小的还活着,小的不会想着死,也不会
想着生,活着就是活着,小的从不去想这些。就如殿下说的一样,想这些有什么
用呢?小的知道殿下十分想离开这里,但是现在不能离开,那么何必劳神想这些
呢?」

  蕙芷听到这话,笑着说:「真是有趣,你终于对我说这些了,我还以为你这
一辈子都会做一个唯唯诺诺的人呢?」

  蕙芷公主走到他身边,仔细打量了他说:「这一年,我让春去打听你的消息,
我可和我哥哥不同,他能看不起你,而我并不能不了解我的夫君。」

  「启,你在陶泽城有着贤名,大家都称赞你,现在站在这里的你,哪有什么
贤者的样子,我相信陶泽城上下会瞎眼,将一个只会低声下气的人说为一个贤者,
也不相信一个低三下四的人能够率领士兵,平复一个上卿的叛乱。」

  启听到这些,抬着头,看了看蕙芷公主,静静的等待蕙芷说。

  蕙芷公主拿出一个长笛,轻轻地把玩着,然后再次说:「你在我面前的表现,
不过是你的虚伪表现,你还是收起你这一套吧。你将你的计划说出来,或许我可
以帮你,你可以放心,我绝对是你的贤内助,你我夫妻一体,你若是出了什么事
情,我也不会好受。如今我们休戚与共,荣辱一身。」

  「小的没有什么计划,只是小的相信,冬天总是会过去的,春阳也迟早会升
起,与其奋力一搏,不如静静的等待。」

  「哼,等到什么时候,等到我哥哥死吗?这倒是一个办法,就是不知道是你
先死还是我哥哥先死了。」

  蕙芷公主语气十分不满,启知道他为什么生气,于是对着蕙芷公主说:「未
必要人死,若是时间快的话,秋天的话,殿下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那么你呢?想必你早就有所打算了吧,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我们夫妻之
间,如同陌生人一样,你猜忌着我,什么都不肯对我说呢?」

  启坐在地上,看着蕙芷那娇媚的脸庞,对着蕙芷公主说:「很多时候,人总
是看错很多东西,陶泽城的人都看错我了,我并没有什么能力,也没有什么本事,
在国公罢免我之后,我反而觉得轻松很多。殿下,很多事情你不用想的太过复杂,
有些人也不用想得那么阴沉。」

  蕙芷公主也眼神真挚的看着他,对着他说:「我能够看出来,你绝不是一个
简单的人,你真的要是平凡的话,怎么到现在还坚持着你那套。你若是要证明你
是普通人,那么就做普通人的事情吧。」

  蕙芷公主说着,走到他身边,在他耳边说:「我也不算丑,我想普通人对我
这样的妻子也会多加疼爱才是。」

  启叹气一声说:「殿下,你何必自暴自弃呢?你明明有更好的未来,何必这
样呢?」

  「什么未来,去年三月一日的事情你都忘了吗?我哥哥在天部面前亲自将嫁
给你了,这件事已经记载到了族谱,我还能毁去吗?在那天,我就已经没有未来
了,你是真的不知,还是装作不知。」蕙芷公主哀怨的说着。

  启心中明白蕙芷公主说的都是实话,但是他心中坚持不会改变,他离开这里,
到了外面。

  这样又过了半年互相不打扰的生活,在六月六这一天,国公再次带着一个人
到了后院之中。

  启没有见过这人,十分好奇,不由打量了一下,发现这人星衣羽冠,仙风鹤
骨,一看就不是简单的人物。

  「这是我的妹夫,这位是华虫岳。」

  听到这个介绍,启连忙行礼说:「小臣见过华虫岳,大人金安。」

  华虫岳说着不敢,手轻轻的一挥,启就感觉到一股力量将自己给扶起来。

  「这一次华虫岳是来收徒的,经过华虫岳所观,这里有人木光曜日,是难得
一遇的木德之体,于是前来一看。」

  启听到这话,心想蕙芷公主果然木德之体,怪不得修炼的这么快。

  国公解释之后,看了看启,然后询问华虫岳说:「不知道华虫岳,不谷这妹
夫是不是木德之体呢?」

  「这位公子虽然灵气逼人,是一块修行的好材料,但却还差了一点,不是木
德之体。」华虫岳夸赞的说,启知道华虫岳就是随便夸奖一下,自己的体质就是
普通偏上。

  国公眉头一皱,然后看着里面,对着华虫岳说:「不是启的话,难道是舍妹
吗?」

  「应该公主了,不过老夫一个男子,难以教导公主殿下,若是可以的话,老
夫可以将公主殿下引荐给贵国的空桑仙子,不知道国公意下如何?」

  「早就听闻华虫岳擅长望气,奴家有失远迎,还请华虫岳见谅,至于举荐之
事,就劳华虫岳费心了,奴家感激不尽。」蕙芷公主说着,推门而出,对着外面
华虫岳行礼。

  华虫岳摸着自己的山羊胡,笑着说:「可惜公主已经嫁人了,否则也可以当
一个木族圣女,协助帝,管理万方。」

  「木圣女之职,奴家不敢,能够追随空桑仙子修行,奴家已经知足了。」

  听到这话,华虫岳点点头,然后对着蕙芷公主说:「你们今天准备一下吧,
空桑仙子那里,你相公是不能前去,你们估计要分开一段时间。」

  蕙芷公主甜蜜一笑的说:「只要修炼有成,我夫妻二人能在一起的日子还少
吗?夫君,你说是吧。」

  「是的,小的在这里先恭祝殿下修炼有成,早日登天。」

  国公听到这话,也没有任何办法,只是对着蕙芷公主说了一些言不由衷恭维
的话,就这么离开这里了。

  蕙芷公主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嘴角挂着得意的笑:「启,我明天就可以离
开这里了,我希望我下次再次回到这里来的时候,不是看到你的尸骨。」

  「若是小的真的死在这里,殿下你是否能为我流泪呢?」

  蕙芷公主看着他,目光奇怪的望着他,没有回答,过了很久,蕙芷公主才开
口说:「原来我真的没有把你当过我的夫君,你比我更加清楚。」

  「殿下只是一时间慌了神,错把希望放在了小的身上,所以才会对小的关切
万分。小的明白,在公主能够离开这里的时候,就会清醒过来。说来,小的也曾
遇到过这种事情,那时候小的还在学校,小的原本以为自己是欠缺人鼓励,有人
鼓励就可以出人头地,最后小的才明白,有些人永远是下人,不会因为他人而改
变。而像殿下这般的人,时机到了,就可以干自己想干的,因为你们终究不是普
通人。」

  蕙芷公主看着启,好奇的询问说:「这都是你的真心话吗?你是一个贤人,
我还是相信陶泽城人的目光。若是你将你这一面早些表现出来,我也不会像今天
一样弃你而去。」

  启连说不敢,不过很快,启对着蕙芷公主说:「我想知道,我和伯益,公主
你是怎么看待的。」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