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妈妈的末世之途】第六章 敢碰我妈妈 死十万次都不够

  • 【我与妈妈的末世之途】第六章 敢碰我妈妈 死十万次都不够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校园青春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我与妈妈的末世之途】第六章 敢碰我妈妈 死十万次都不够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第六章 敢碰我妈妈 死十万次都不够

  当黄舒曼看见她儿子躺在地上,而地上已经流了一地的血,哭都忘记哭了,就想要冲过去。

  男人大喊道:「别过来,否则马上就杀了他,退后」

  黄舒曼满是惊恐神色看着这个中年男人,摇着头颤抖大喊:「不…不…不要……」

  她马上拉着同样痛哭宋思思后退了两步。

  黄舒曼都已经惊恐得哭不出声音了,嘴唇颤抖得都合不上,咸泪更是已经流进了她嘴里,她害怕她的儿子马上会有生命危险。

  同时又害怕眼前这个男人抓他儿子是为了什么?在这个没有王法的世界里,这个男人又会做什么?

  不可能是为了钱,现在钱是最没有用的东西,那只剩下吃的?还有……她不敢再往下想!

  聪明的黄舒曼,又怎会想不到?虽然男人还没有开口,但她已经想明白了。

  她可是一个公司的老总,这点眼力都没有,还怎么坐稳总经理的位置。

  他每次都是儿子外出的时候来敲门,打得主意,除了食物跟她们两个女人,还能为了什么?

  这时候黄舒曼已经看清楚了儿子受伤的位置,并不是要害,她已经镇定了很多。

  只要儿子还没有死,她就还有机会挽回。她就还能顶得住那股心慌要闷死的压力。

  如果儿子死了,她瞬间就会崩溃,瞬间就会失去活着的欲望。

  如果没有了儿子,她在这个世界上活着,已经没有意义了。

  如果不是因为儿子还活着,她一个月前就已经崩溃了。

  如果不是因为儿子还活着,她早就从楼上跳下去了。

  黄舒曼已经慢慢收住了眼泪,哭是没有用的,因为她再怎么哭也得不到这个虎视眈眈男人的一丝同情。

  黄舒曼已经在心里分析,并想着对应的策划,想着该怎么解决眼前的问题。

  现在能依靠的只有她跟思思,还有楼上的那两姐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听见,儿子刚才的惨叫。

  黄舒曼在心里默默祈求,希望他们能赶来。祈求着不管是谁,只要能救她儿子。

  只要能救她儿子,让她上刀山下火海,她都不会退缩。

  但她的祈求与她的希望,没有过几秒就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失望。

  只听男人开口说了一句:「进去」

  黄舒曼明白一旦进了自家门,就再也指望不上她们姐弟了。就算她们能赶紧来,也进不了自家门。

  而且这层楼的消防门,也可能已经被儿子上了锁,因为儿子早把这几层的情况,给她说过了,这层消防门会被她儿子锁上的。

  她当下唯一能做的,那就是拖延时间,或者说服这个伤害她儿子的混账!!!

  等救出儿子再想办法收拾这个混帐。她现在恨不得把这个混帐千刀万剐!!!

  她虽然很生气,但她不敢惹怒这个混账,因为她儿子在这个混账手上。

  如果是以前,她动动手指头都能让这个混帐,在牢中呆上一辈子。

  黄舒曼在想着该怎么跟这个男人交流,谈判,引导说服他。

  虽然她早就明白虎视眈眈的男人想要的是什么。

  不管该说什么,先打破他的节奏,才是首要的。

  于是黄舒曼用极温柔的笑脸柔声道:「先生,你饿了吗,我们有吃的,都可以分给你吃」

  黄舒曼并没有提到关于儿子的任何事,因为怕他发现,她是有目的才这样说的。

  中年男人看见这个大美女这么关心他,他也愣了一下,这个大美女的笑容真的好美好美,像寒冬里盛开的鲜花。

  而且让他感觉温䁔到了心房,我看着这个大美女愣了好几秒才回道:「嗯」

  因为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老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

  (妈妈真的很精明,很会控场,妈妈想要掌握主动权,就算在这样的绝境里,也没有让妈妈慌到失去理智。)

  (如果当时不是妈妈去拍小姨家的门,可能我们已经死了,这个谁又说得清楚呢)

  (但是妈妈的功劳,是没有办法淹没的,所以我很幸运,我有这样一位,又温柔又精明又坚韧的妈妈)

  宋思思听见她姐这么说,她也慢慢镇定了下来。

  黄舒曼换上职业笑脸说:「先生,你是一个人住这里吗?我们也很高兴认识你,我们正需要像你这么强大的男人来领导我们,保护我们。」

  中年男人听这个大美女又这样夸他,那嘚瑟模样,就别提了!

  中年男人回道:「放心吧,只要有我在,你们不会再受到伤害」

  黄舒曼听见男人的话,直接左耳进右耳出,因为这个男人的话,对她来说毫无意义。

  黄舒曼又继续引导他:「我们可以一起离开这里了,我们一起去避难所,我们知道避难所现在的位置。」

  她想给这个男人满足感,并传输希望给这个男人,但黄舒曼心里恨不得这个混帐死得远远的。

  这个男人听后,也有点小激动回道:「真的?你们知道避难所在那里?」

  黄舒曼连连点头:「对对,我们知道位置,怎么离开这里,都已经想好了」

  这个中年男人连说了几个「好好好」

  可没过多久他又发现了这个一直开口说话的女人,实在不简单,刚才还哭哭啼啼的,现在竟然可以对着他有说有笑!!!

  他不是愣头青,他已经活到了中年,再回想起之前,前两次他来敲门,藏在里面的美人都会问清楚来人是谁。

  而当时听到的声音,好像就是这个美人!!!

  足于说明她是很聪明的女人,再加上她笑靥如花的美貌,不知不觉给她带偏了!!!

  他发现了不对劲,难道这个美人是在给他下套???或者是在拖延时间???

  肯定是这样,他瞬间就怒了起来,恶狠狠喊了一句:「进去」

  因为他知道还有两个人,没在他控制范围内。(正是那对姐弟)

  他心里想到,能离开这里当然最好,不过我等品尝了你们的美味再说其它问题!

  黄舒曼心里瞬间凉了半截,她明白可能是她的算计被识破了。

  黄舒曼跟宋思思依然没有动,黄舒曼还想说话,因为一旦进了家门,能依靠的只有她跟思思了。

  而她们两个,怎么会是这个混帐的对手?还不得像小绵羊一样?

  但这个混帐根本就不会再上她的当。

  他拿起电棍,就要去捅她儿子,他恶狠狠道:「想要他死是吧?」

  黄舒曼瞬间又慌了,能让她慌张的,当然也只有她儿子有危险的时候。

  她连忙阻止他,哀求道:「不…不…不要…不要伤害他……」

  黄舒曼又补了一句:「我现在进,请不要伤害我儿子」她瞬间又有哭腔,因为她真的害怕,害怕儿子会被电死。

  再加上失血过多,那里还能承受得住这样的高压电击。

  她只能拉着她妹妹后退,进了屋……

  中年男人这才得意笑道:「这就对了嘛」

  他想着只要进了屋,就算那两姐弟来了,也奈何不了他了,因为他们进不了门。

  他拖着少年进了门,随后反锁上,他四周打量了一下,他早就知道屋里就只有她们三个人。

  他放下心来,现在绝对的安全,已经万无一失了。这两位美人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随后认真打量起他的猎物。真是一个比一个惊艳。

  特别是这个一直开口跟他有说有笑的女人,不仅长得漂亮有魅力,身材也丰满,而加上精致的打扮,女人味十足。还足智多谋。

  男人有这样的女人做后盾出谋划计,不管是那个男人娶到,这一生都会发家致富吧?

  尤物,绝对是极品尤物,他暗暗对这个女人评起了价。

  这个女人给他职场女强人的感觉,因为这个女人很有主见,她的说话技巧都无可挑剔,领导也能力十足。

  而且她有种亲和力,她一笑就会让人感觉自己跟她很熟了的感觉,他差点都上了她的当。

  虽不知她是做什么工作的。肯定不是简单的人物,真是世上难得一见的尤物!

  他转过头又开始评价起站在旁边的宋思思大美女……

  而旁边的女人也不差,也是极漂亮,藏在金丝眼镜下的大眼睛,柔弱的文艺感,一看就知道她饱读诗书。

  跟旁边的丰满的女强人,气质又是完全不同的。还有那薄唇的小巧嘴巴异常诱人。

  一会要先品尝一下她的薄唇小嘴巴,他这样想着。

  黄舒曼进入家门后就已经慌了神,因为她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挽救这一切。她发觉身旁的思思也慢慢镇定了下来。

  思思还想试着跟这个男人好好再沟通一下。但她想思思肯定也猜到了,这个男人为了进我们家,把小昊伤成这样,不可能简单就能解决。

  但她没想到思思却这么说:「先生,你可以先放开我们家小昊吗,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原来宋词思思也已经看明白,想明白了。而且这个男人从进门后,就开始不断打量着她们两个。

  那是什么意思,怕是傻子都知道了吧。

  宋思思只想到了这个办法拖住这个男人,转移这个男人的注意力。

  黄舒曼也明白了思思的想法。没想到这时候思思反而比她这个做妈妈的人还要理智。

  她明白思思是想先保住小昊,如果这个男人一进屋就把小昊杀了,那一切都完了。

  所以思思率先打破了僵局,黄舒曼也反应了过来,连连点头附和道:「对对,你要什么,我们都可以给你,求求你不要伤害我儿子」

  他听见两位美妇这般听话顺从,顿时心花怒放,果真放开了少年,因为他想到,少年已经被他绑住了双手双脚,还受了伤。如果马上把少年杀了。

  可能会激起这两个美人的反抗,虽然不可能敌得过他,但她们如果自杀了。就糟糕了,他可不喜欢奸尸。

  留少年活着,还更好控制这两个大美人,他这样想到。

  狼眼发光,看着眼前的羔羊邪恶一笑,满口黄牙的大嘴说道:「要什么都可以是吗?那我就要你们两个」

  黄舒曼身体都不由自主微微颤抖起来,而她旁边的妹妹也是一样。其实她们心里早已经猜到了会这样!

  要么是了为食物,要么是了为她们两个,只有这两个可能。

  但当亲耳听到这个魔鬼说出口,身体还是忍不住颤抖,止住的泪水瞬间又冒了出来。而小昊在他手上,不可能拒绝得了。

  虽然成功转移了他的注意力,但却要付出如此大的代价,比杀了她还要痛苦。

  他看着眼前的极品美妇,早已经忍到了极限,马上命令道:「把衣服脱了」

  而他看着两位美妇却迟迟没有动作,他又拿起电棍打开开关,发着滋滋电击声,

  黄舒曼被吓得惊叫道:「不要不要,我脱,现在就脱,不要伤害他」

  「赶快,我的耐心是有限的,不然受苦的可是你的儿子」

  黄舒曼手慌脚乱开始脱外套,妈妈跟小姨各脱外套,就又没有了动作。

  他又马上说道:「脱光一件不留」

  ---------------------------------

  妈妈听见后,坚韧的心再也忍不住了,哭出了声音。

  小姨也是一样,听见妈妈哭,她也忍不住,她从没想过,会有这种事情发现在她身上!!!

  但妈妈跟小姨脱得只省下内衣裤的时候,如此两道绝色美景,中年男人再也忍不住了!!!

  他把准备好的绳子拿出来,急色来到妈妈身边,抓住妈妈就绑了起来,妈妈挣扎无用。

  妈妈那里反抗得了这个中年男人,小姨过来阻止,却被推倒在地,把妈妈绑结实后,他又去绑小姨,两只羔羊怎么可能敌过了这只色狼。

  妈妈也已经倒了在地上,手脚被绑,而小姨只绑住了双手,他已经等不及了,趴在小姨身上去亲小姨的小巧薄唇,就想要品尝小姨的仙露琼浆。

  但小姨死命挣扎哭喊:「不要…不要…不要……」

  小姨左右摇头,不让他亲上,她从未有过的恶心。

  他一直没有亲到小姨的小嘴巴,他发起凶狠,一巴掌拍在小姨右脸上,眼镜都被他的大手掌拍飞!!!

  小姨右脸马上起了一个大红印,瞬间红肿了起来!!!

  妈妈在一旁早就吓哭了,什么时候见过这种场面?

  妈妈看着她妹妹被打,妈妈想要阻止,但她手脚都被绑住,连忙爬着过去阻止,哭喊哀求道:「求求你,不要伤害她,你有什么冲我来吧」

  妈妈对身边的人都是极好的,非常温柔,而思思是她的妹妹,又是她的救命恩人。妈妈怎么看得下去,还不如让她来承受这种罪。

  中年男人却转过脸来说:「大美女,别急,一会就到你了」

  妈妈在旁边根本无力阻止这一切。

  这时候小姨的宝贝儿小贵宾,奔跑了过来,咬住趴在小姨身上的中年男人,就拉扯!

  但它个头太小了,根本就保护不了它的主人……

  中年男人放开了小姨,站起来,一抬脚直接把它踢飞!

  「汪…汪…汪……」小贵宾也尽力了。

  他迅速把自己的衣服脱光,他又感到冷,他连忙抱起小姨,就冲进了爸妈的房间!!!

  他打算在大床上慢慢享用这个美人儿。

  小姨发现后,激烈又挣扎了起来,一边大喊大叫:「小昊…小昊…救我…呜呜…救我…呜呜…昊昊~~」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喊小昊,也许在她心里面,小昊已经排在老公前面吧!

  当她有危险,她想到的第一个男人就是小昊,满脑子都是小昊。

  小姨因为激烈挣扎,最后中年男人连拖带拽把小姨拖进了房间,把小姨扔到床上。

  突然他又觉得,这样留下那个美妇跟少年在大厅不安全。

  真的没想到这个暴发户,心思也这么缜密。(如果不是他心思缜密,也不可能偷袭得了小昊)

  他脱下小姨的内裤,塞进了小姨的大叫大喊的小嘴里,又拿来绳子给小姨绑上双脚。

  他还来不及欣赏小姨的花园,因为他担心大厅里的妈妈会坏他的好事。

  小姨现在只能发出:「呜唔呜唔……呜唔……」

  他又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发现妈妈想爬去厨房,他来到妈妈身边,妈妈感到一阵的无力感。因为妈妈现在除了哭什么也做不了了。

  妈妈眼看着这个中年男人,又如法炮制把她抱进了她的主卧房间。

  接下来要干什么,不用想也知道。

  妈妈也是一样大哭大喊哀求:「求求你 求求你,不要……呜呜……」

  妈妈知道这样的哀求根本不可能有用,但妈妈别无他法,妈妈内心惊恐又痛苦万分……

  妈妈撕心裂肺哭喊,换不来一点同情,只换来了一阵淫笑……

  黄舒曼此刻想过咬舌自尽,如果被污辱了,还不如让她去死,但她又放心不下儿子。

  如果她死了,儿子肯定也活不了,要死最少要救下儿子。

  她又真的很害怕,她面对不了这样的事,只能不断哀求:「求求你,不要……呜呜……」

  中年男人激动无比,因为这一刻他等太久了,等待的日子实在是觉得慢长。

  中年男人激动道:「大美女 我还没有开始呢,一会我干你的时候,你尽情喊,喊破天都可以,哈哈哈~~~」

  又是一阵淫笑声,激荡在大卧室中……可以听出他是多么的自豪得意,因为这两个绝世美人,马上就成他的女人了。

  他同样把妈妈扔到床上,最后他都犹豫了好一会儿,因为他都不知道该先品尝那位绝世美人好。

  妈妈韵味犹存,小姨柳腰花态。他还真的看不出来,这两个女人到底谁年龄比较大,要论姿色的话,两位美人姿色都差不多,各有千秋。

  最终他还是选择了妈妈,可能是他觉得妈妈气质上更高贵。

  中年男人觉得这个女人的皮肤更白皙,成熟,丰满,打扮,全身都让人更着迷,钻石耳环更是闪闪发光。

  他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能带得起的,他猜她末日前,不是官家少妇,就是商界精英的少妇,再不是,那就是她自己是商界精英。

  才能买得起钻石首饰。再加上她之前跟他交流时的语气神态,都透露出她很有主见,很有智慧,如此能是个简单的女人吗。

  他觉得女人不旦要有外貌,还要有智慧,才是最完美的女人,最让人着迷的女人。

  他邪魅一笑,这样的女人,世上能有几个?

  想着他就去解开妈妈脚上的绳子,因为绑在一起,他分不开妈妈的腿。

  他解开后,就想去脱妈妈的内裤。

  妈妈大惊失色,又大喊大叫:「昊昊…救我…老公…呜呜呜……昊昊……呜呜……」

  妈妈一边大哭,一边乱踢着双腿,奋力挣扎,妈妈奋力挣扎,才没有被他脱掉内裤。!

  「昊昊……昊昊……呜呜……」

  妈妈哭得都快抽搐起来,从未如此痛哭过……

  小姨就在旁边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却无能为力,小姨手脚被绑,小嘴也被堵,能做的只有让滚烫的泪水无声地流下……

  中年男人却哈哈大笑:「大美人尽管叫吧,我就喜欢干你这种贞洁玉女,真是又白又嫩,比小女生还要嫩,没想到在这样的世界末日里,还能干到你这样的极品尤物,这辈子也不枉白活了,嘿嘿~」」

  他发着一阵的淫笑声! 

  中年男人抓住了妈妈乱踢乱蹬双腿,就要伸手去扒妈妈的内裤。

  她除了哭得抽搐,什么也做不了,她眼看她要被这个中年男人污辱了,她认命般也闭上了泪眼。

  但意料之外的奇迹却发生了!因为有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传进了,她的小耳朵。

  她只听见一句「是吗?那你可以去死了!」她瞬间又睁开了泪眼!!!

  ---------------------------------

  没错,是我终于清醒过来了。

  我说话的同时,已经用尽身上仅剩下的力气深深把小刀捅进了他的后背,我又拔了出来,又捅进去,又拔出来!!!

  这次轮到他因为疼痛而失声尖叫!!!

  「啊…不…不要…啊…不…不要……」

  我捅进去他尖叫,我拔出他又是尖叫!!!

  我听着这声音实在太爽了!

  我没有继续去捅他,就捅了两刀,我不能让他死得在太快,我右手直接扣住他的脖子,把他拉下了床。

  妈妈跟小姨都发现了这变故,都止住了眼泪。

  而小姨因为小嘴被塞着,想说话,也说不出来。

  小姨只能发着「唔唔唔……」

  而妈妈发现了我后,也顾不得身上的丑态,又担心又激动,看着我的大腿处。

  妈妈声线沙哑喊道:「昊昊…昊昊…昊昊……」

  黄舒曼现在什么情绪都有,但她最想知道的,还是儿子伤得怎么样。

  我见妈妈已经语无伦次了,仅能喊一个昊字,因为这个字,也是她这辈子喊得最多的。

  妈妈因为恐惧害怕,刚才又哭到抽搐,一时间还没有恢复组织语言的能力。

  但我知道妈妈的意思,应该是想问我伤得怎么样,我安慰妈妈道:「我没事了妈,不要担心」

  我看向妈妈的跨间,妈妈的内裤还在,滴血的心才稍微缓了一下,我刚才进来的时候,也没有看见妈妈被欺辱。

  我又对上了妈妈的眼睛,妈妈好像也看见了我的动作,但她的手脚被绑,嘴里又说不出话。

  妈妈却羞了一下,把她的俏脸撇开,不跟我对视。

  其实我现在并没有心思去欣赏妈妈的玉体,我只是想确认一下。

  我现在什么心思也没有,只行剩下满腔的怒火。

  我转过头看往旁边的小姨,小姨光着下半身,小姨的内裤被塞进了她的嘴里,但奶罩还在。

  我看到这想到,小姨可能已经失身了,我的心在滴血……

  因为我不知道我昏迷了多久,再加上小姨现在双腿合在一起,我看不到她下面的私处。

  我解开妈妈的绳子后,我又去扯掉小姨嘴上的内裤,小姨惊魂未定地看着我,小姨好像还不太敢相信这突如其来的变故。

  我注意到了小姨的侧脸一个红肿巴印,更是让我怒火中烧!!!

  我十分温柔轻轻抚摸了一下小姨的红肿巴印。

  ---------------------------------

  宋思思只是睁睁看着前面的大男孩,到现在还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她的小昊,真的来救她了。

  (此时的宋思思潜意识里,已经把小昊当成是她的了。此时的宋思思还没有发现自己心里想的这话句,其实是存在问题的)

  (小昊不是她的儿子,而宋思思却觉得小昊是她的?)

  那个恶心男人想强吻她的时候,想的全是这个大男孩,是他,全是他!

  她只要一想到,想要强吻她的人,不是她的小昊,滚烫的泪水就会绵绵不绝地冒出来。

  当时她根本就不抱任何希望,因为他受了那么重的伤,他鲜血流了一地,已经疼痛到昏迷过去了。

  就算他没受伤,手脚也被绑,还能有什么希望……

  但她就是忍不住,撕心裂肺般呼唤着他的名字,她的小昊,她的昊昊,就是想要他来保护她。她从未如此依赖过任何一个人。有危险想到的全是他。

  当这个大男孩温柔的触感碰到她红肿的侧脸的时候,我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她的小昊,她的昊昊,真的就在她眼前温柔抚摸着她的侧脸。

  她不懂为什么,看着这个大男孩,那心疼到快哭的表情,会让她如此高兴。他越是心疼的模样,她却越开心!!!

  他摸着摸着自己的侧面,他竟然真的哭了起来,缓缓流下热泪。

  她看着他颤抖的嘴唇,看着她的小昊,他好像想说又说不出话的模样。

  直到最后他才沙哑坚难吐了一句:「对 不 起 小姨,我…我…我…我来晚了……」???

  宋思思看着他这个撕心裂肺又悔恨万分的模样,就知道她的昊昊,肯定是误会了。

  肯定以为他的小姨被污辱了。也这难怪,毕竟自己下体光着呢!

  她觉得他越是紧张自己,自己就会越开心,她不忍再让她的小宝贝痛苦成这样。

  宋思思从未如此舒心过,由心发出了一个迷倒众生的笑脸柔声道:「不晚,姨没有让他占到身子」

  宋思思,停顿了一秒又笑道:「你妈妈也没有,你要是再迟一点,就真的晚了」

  她现在的心情极好,全是因为他,他,他,他,她的他。

  ---------------------------------

  当我听见小姨的这句话后,我被惊醒:「真的?是真的吗?」

  而小姨却不回答我,看傻子一样,看着我甜笑。

  我得不到答案,我转过头,向妈妈寻找答案,妈妈也在看着我们甜笑。

  随后妈妈点了点头,我看她们两个都是这个模样,肯定不会有假。才缓缓治愈了我刚刚痛到滴血,要裂开的心脏。

  多么幸运啊,真是天上开眼。我直接抱住了我最亲爱的妈妈,抚摸着妈妈光滑的背部,我现在并没有什么占便宜的心理。

  我像抚摸着宝贝一样抚摸着妈妈,现在我只想用这种表达方式。

  妈妈也同样抱着我轻抚我的后背,我用力搂紧妈妈,我们紧紧贴在一起,毫无缝隙。

  我想把妈妈搂进我的心,让她不再受到一点的伤害。

  我此时已经完全被激动所占据。满心的感激,心想着如此恶毒的劫难让我们躲过去了。

  我抱了好一会才放开妈妈,因为我这才想起,妈妈是光着身子的,身上只剩下内衣裤。

  因为妈妈的衣服都还在大厅里,而我因为激动,也忘记给小姨松绑了。

  小姨也是这么看着我们,我对小姨甜甜笑了一下,就给小姨把绳索解开了。

  因为激动我都已经忘记了,我自己身上还有伤。

  我拉过被子遮住了妈妈跟小姨的的春光,我现在没有一点心思去看妈妈她们的春光,我现在只想该怎么弄死这个暴发户!

  这个暴发户趴在地上大口喘气都有点吃力了,但人的生命力是非常顽强的,捅两小刀,半天都死不了!

  如果及时治疗的话,他有可能还能被救活。

  我下了床,一手抓着他的头发,一手扣他脖子就拖,我拖他出去也是很费力,因为我受伤的腿已经开始麻木了。

  但我伤是肢体,而他伤的是要害,我远没有他的严重,他一点反抗也做不到了。

  他会有这样的下场,完全是他比我更大意了,色心攻心,精虫上脑,如果不是他的大意,这后果我真的承担不起。

  他插在我腿上的小刀没有拔出来,我连续两次昏迷过去,他以为我一两天都不会醒过来了,就算我醒来也被他绑住了手脚。

  (此时我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妈妈跟小姨的功劳。)

  (小姨跟妈妈用美人计,吸引了这个中年男人,才保住了我的性命。)

  但他最大意的,还是他一心只想去干眼前的绝世美人。

  如果他把妈妈抱进房间后,如果那时候他又出来把我弄死,或者为了控制妈妈,或把我弄残,那这两位绝世美人,就真的属于他的了。

  妈妈跟小姨都在房间,而且她们也被他绑住了手脚,那时候妈妈跟小姨已经反抗不了他了。

  那时候,不管是他把我弄死,还是弄残,妈妈跟小姨都看不见,就不会敢反抗他!

  但他却没有这么做,他抱着妈妈进去后,就没有再出来!

  其实当小姨哭喊我名字救她的时候,我已经开始有点苏醒的前兆,我感到很受难,因为我对哭声很敏感!

  但被电击,又被痛晕,我的身体感觉非常沉重。我虽听到声音,但就是睁不开眼,身体也动不了。

  昏迷中我不知过了多久,又听见了妈妈的哭喊就更难受了,已经快到了无法呼吸的地步,而且妈妈还喊着我的名字哭!

  「昊昊…救我…老公…呜呜呜……昊昊……呜呜……」

  「昊昊……昊昊……呜呜……」

  如果说我对哭声很敏感,那我对妈妈的哭声,就是特别敏感!

  我是最听不得妈妈的哭声,妈妈每哭一下,就像一把刀子捅进我的心里,鲜血从心里滴出来。

  因为她是我妈妈,而我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最美最温柔的女人。

  我能不心痛到滴血吗?

  小姨争取了好几分钟让我休息,我承受着沉重的身体,瞬间睁开双眼,腿上虽然已经痛到麻木了。但比起心里的痛,腿上的痛根本不值一提。

  我的心远比腿上的痛要强上千万倍,我躺在地上寻找妈妈的哭声,妈妈的哭声就是从爸妈主卧传来的。

  我看了一眼大腿,发现小刀还插在上面,好在不是插在大腿内侧。而是插在外侧,我试着能不能勾到,我想拔出来。

  我弯腰,屈起腿,双手叠在一起,用手指去勾大腿上的小刀,总是差一点就能碰到小刀,双手是被绑在后面的。

  已经是极限了,还是碰不到小刀,好在每天坚持运动。身体的韧性还好。

  我听着妈妈的痛哭,最后用尽全身力腰一弯,屈也尽力屈起来,我看准刀柄一握一拔,我闷「哼……哼……」了好几声。

  痛得我差点又晕了过去,脸又涨得发紫,青筋暴起。

  但时间刻不容缓,我快速割开手上的绳子,花了不到几秒钟,又割开了脚上的绳子。

  我拖着一条受伤的脚靠近主卧,当我看见妈妈被他压在身下淫笑的时候,愤怒,悔恨,痛苦,通通向我袭来。

  被子又阻挡了我的视线,而那进候,他已经固定了妈妈的腿,扛在肩上,我以为妈妈已经……

  我已经打定主意,我要让他生不如死,我拖着腿走进房间他都没有发现我,他完全被妈妈的美色吸引了。

  但我从这个角度已经看见了妈妈裸体,加上他得意的淫笑声,我早已经血红了双眼,

  他却还在哈哈大笑:「大美人尽管叫吧,我就喜欢干你这种贞洁玉女,真是又白又嫩,比小女生还要嫩,没想到在这样的世界末日里,还能干到你这样的极品尤物,这辈子也不枉白活了,嘿嘿~」」

  我带着死神的口吻慢悠悠,回了他一句。

  「是吗?那你可以去死了!」

  我也边回他的淫笑边用尽全力,捅在了他的后背上。

  还好当我看清楚后,还没有到最恶劣的地步。

  ---------------------------------

  但他行为足以让我杀他千万次,杀他十万次都难解我心头之恨。我抓着他的头就往外拖,地上已经被我拖出了血路。

  我直接拖出了家门,因为我不想在家里,让两个女人看见太血腥的画面。她们没必要受这样的罪,这些罪让我一个人来承受就可以了。

  现在真相已经大白,也不担心他还有同伙,如果有同伙的话,早就出现了。

  楼上那两姐弟,也不可能是他同伙,不然早就出现在我家房子里了。

  我刚出到门口,就听见消防门有人喊我名字

  「昊哥…是你吗…昊哥……」

  我拖着脚伤过去看了一下,是小胖子跟他姐在消防门口那里

  小胖子在门缝中,看见我的惨样,身上沾满了血。

  「昊哥出什么事了,我们听见了声音,就赶了下来。但这里锁住了,我们进不来」

  我现在没空搭理他们,回道:「现在没事了。过几天我再跟你们详说,你们自己小心点」

  说完我就走了,我也没有怪他们,毕竟消防门被我锁了,如果强行破坏,也会有「呯呯……」的大动静,下面的丧尸肯定能听见。

  我的惨叫声,有这个消防门阻挡,但绝不可能传到12层以下,14没有丧尸了,13层消防门被我绑了。

  但如果声音是在楼梯间发出,那12层的丧尸肯定能听见,因为没有门阻挡,而且楼梯是直上直下,连通的,还会有回音。

  一楼可能都会听见,别说12层了。

  就算他们能进来这层,还有我家门阻挡。所以就算他们有心想救我们也根本不可能。

  我没必要埋怨他们,只是我现在没空,我要收拾这个恶毒的中年男人。

  我拖着他,快来到了小姨家门口,把我累得快喘不过气来,主要是腿又痛又麻木,加上我又被电棍击过,而他身材个头又大只。

  他早已经昏死过去了,我拿出小刀,锋利的刀尖一刀捅在他大腿上,报了我一腿之仇,这次又轮到他惨叫痛醒「啊啊啊……哼哼……」

  他青筋暴起,但是嘴唇却发白,面无人色,他已经失血过多了,他身上分开三个洞。

  但一时半会,他还死不了,看他还这么有精神,我就放心了。

  他终于恢复了神志,痛得他哭爹喊娘:「求…你…救…救…我…我…我…错…了…救…我…我……」

  他每次说一字,都需要停顿一两秒,他贪心怕死,现在终于知道害怕了。

  但我会同情他吗?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我阴笑道:「错?你这个错误,你就算是死千万次都弥补不了了」

  背后那两刀是帮妈妈捅的,而我的仇也刚报了。现在只剩下小姨的,小姨那么美的俏脸都被他打肿了。

  这样的绝世美女,他也忍心下得去手,想起我就怒不可遏,他已经没有衣服了,我跨在他身上,一手按住他的脖子,一手撑起巴掌。

  「救…救…我…救我…我…错……」他说一下还要吐一下血沫,看着他的惨样,我没有一点的同情心,只要报仇的欲望。

  「拍……拍……拍……拍……拍……」

  「呜啊……呜啊……呜啊……呜啊……呜啊……」

  一下又一下,几乎用尽了我的全力,他已经没什么反应了。揍到最后他痛哭叫喊都不会了,但还没有断气。

  他的侧脸又红又肿,已经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一句话就是面无全非,他的黄牙都快被我打掉了,可以想象到,我是有多么的用力。

  我也不好受,我的手也肿了起来,但我跟他的难受,天差地别。

  现在心里一阵爽快,所有人的仇都报了,现在就让他慢慢自生自灭。我正好想到拿他来试验,死了的丧尸血,如果沾到他身上会不会变异?

  我本来想用他小情人的血弄到他伤口上,但他小情人的血早已经快干了,只好用今天刚死的丧尸血,涂在他伤口处。

  我非常小心,确保我受伤的腿没有沾到尸血,这样做一来是为了惩罚他,二来是为了测试一下丧尸死后,它的血细胞里的病毒是不是也已经死了。

  而正好还有他扔在地上的绳子,我拿了起来,给他绑上双手双腿,以防他突然尸变。

  我又轻轻拍了拍他红肿的脸,十分温柔对他说道:「你现在不枉此生了吧?」其实是我没有力气再揍他了……

  他早已经说不出一句话,一个字了。嘴里也开始吐一点血红白沫了……

  我没有一丝的同情,碰我妈妈跟小姨,让他死十万次都不够,要是过一小时还没有尸变,我就直接砍死他,正好斧头还在这里,好让他不枉此生,不枉白活!!!

  过一个小时,我应该能恢复一点体力。

  不过他还能不能坚持一个小时,也是一个问题。

  如果让他得逞,先不说妈妈跟小姨会怎么样,我的下场绝对好不到那里去,不是弄死我,就是把我弄残,用我来威胁家里的两个女人。

  等我们所有人都没有一丝反抗余地了,他才会摆休,所以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在这个已经没有王法的世界,一旦确认了是敌人,我绝不会再手软。

  我做完一切我靠在一边的墙上,静静看着他。等我恢复点体力,随时让他不枉此生。

  ---------------------------------

  不知过了多久,我听见有声音传来,两位美艳绝伦的美妇,都已经穿带齐整,沿着血迹寻了过来。

  但跟早上的美艳差别太大了,两位美人的眼睛都已经哭得红肿。小姨更是侧脸有点肿,红红的一大块。

  「妈妈,小姨你们怎么过来了,我没事,你们快回去吧」

  因为场面太血腥了,她们还没有走近,我就已经看见她们呕吐了好几次……

  这里有丧尸的血,也有那个中年男人的,各种尸体到处都是,她们却不理我,眨眼间已经到了我跟前。

  妈妈率先蹲下来,查看我伤势,看到我因为流血过多,而虚弱的样子……

  妈妈已经流干的眼泪,又哭了出来声线沙哑问我:「昊 伤到那里?」给妈妈看看

  我现在的样子确实很虚弱,不管身还是心,都已经到了极限。已经没有了一丝的力气,靠在墙上都已经很勉强了……

  现在连拿斧头都做不到了。

  我勉强回答道:「妈妈真的没事,就大腿伤到了,没有伤到要害,不用担心,就是有点累了」

  小姨也早就蹲在我身旁。

  小姨对妈妈说道:「姐,我们还是先把小昊扶回去吧」

  妈妈也点头同意,我也不好再说什么,我的力气也已经用尽,感觉还越来越累。

  只能先不管这个中年男人了,大仇已报,随他自生自灭。

  她们一左一右把我扶起,回到家后,把我扶到了我的卧室床上躺着,两个女人一前一后照顾我,帮我换好干净的衣服。

  妈妈把我腿上的血迹慢慢清理,看清楚我的伤口后,更是直接哭喷出来,因为今天根本就没有哭停过,鼻涕还没有流干……

  妈妈就算是哭样,也是好看的。但是妈妈这个样子,让太人感到心疼了……

  我见不得妈妈这样,强颜欢笑安慰起妈妈

  「妈妈 根本就不疼,你儿子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这点小伤算什么?被车撞飞,我都能活下来,更别说这样的小case啦」

  妈妈根本就不理我,看都没看我一眼……

  妈妈擦了擦眼泪,妈妈伸手接过小姨递过来的盐水清理伤口周边。

  小姨也直接无视我……

  小姨这样时候跟妈妈说:「姐 小昊的伤,不缝针是不行的」

  因为小姨也看清楚了,伤口又大,又深。

  黄舒曼又怎会不知,她那里还有心思管儿子的安慰话!

  但现在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条件,又没有止痛药,直接缝还不把她儿子痛疼死?

  妈妈只回了一句:「嗯,思思你去帮我把全部能用的药都拿进来」

  黄舒曼也知道现在不处理伤口,等伤口感染恶化,生命危险都会有。

  没多久小姨全部拿进来了,还好小姨找到了抗炎药,还有消毒液,递给妈妈

  妈妈清理好伤口周边后,接过消毒液轻轻倒在了伤口上,痛疼得我全身颤抖不止。

  我感觉我人都弹了起来,实在是太痛了,加上没有体力,已经是极限了,我忍不住又晕了过去!

  黄舒曼看见她儿子疼痛成这样,又已经哭得不成人样了,伤口太大了,不缝针是不可能好起来的,伤口一直裂开几个月怕都难好。

  其间如果儿子伤口发炎了,或者身体发热,发烧,更是有生命危险,又没有药品,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药。

  身体发热就说明已经感染了细菌,没有抗生素,只有等死。

  但她又不敢缝针,又怕把她的宝贝儿子给痛疼惊醒!如果痛疼惊醒了,叫她是继续,还是停止?

  最少要缝六七针,叫她怎么继续?

  小姨一直在旁边协助妈妈,这个伤口是一定要缝针的,小姨知道妈妈不忍心,就对妈妈说道:「姐 让我来缝针吧」

  小姨也不忍心,但这件事,一定要有人做。

  妈妈犹豫了好一会,妈妈对小姨点点头,找来了缝衣服用的线跟针,没有医疗专用的,就用消毒液泡过。

  妈妈也知道一定要缝针的,她只是在犹豫是她缝,还是让小姨来缝。

  妈妈没有跟小姨说谢谢,因为她们已经是姐妹,没必在客套什么。

  小姨小心翼翼帮我一针一针缝合伤口,我没有痛疼醒,是因为我身体实在太虚弱了。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我被电击一次昏迷,痛疼昏迷二次,又失血过多,嘴唇都已经开始发白。

  现在就是把我杀了,我也不会有什么知觉。

  虽然我没有疼痛醒,但身体还是会有反应,每刺痛一下,我就会颤抖一下……

  妈妈在一旁更是流着泪,双手捂着嘴唇,不让自己不发出声音,打扰小姨。

  妈妈终于看着小姨一针一针缝好,打上小结后,虽然缝得不好看,但是比起让伤口裂开要强上一百倍。

  但是让她缝也好不到那里去,不管怎么缝都不会好看,留疤是肯定的。

  妈妈涂上云南白药就帮我包扎起来,随后又给我喂了抗炎药。

  现在她们最担心的还是怕会感染,现在根本没有医院可以去。如果伤口感染处理不当就会有生命危险。

  小姨安慰了妈妈几句就退了出去,过了快一个小时,小姨瑞了一碗鱿鱼稀粥进来,而鱿高蛋白是非常高的。

  原来小姨去煮粥了,小姨也是个细心的女人,妈妈因为我昏迷慌了神,妈妈都没想到,我还是早上吃过了东西。

  小姨却先想到了,妈妈对小姨露了个笑容,对小姨说:「思思谢谢你,还好有你在,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妈妈不知不觉,又客套起来,因为她真的很感激小姨。

  小姨马上就不乐意了「姐 对我还要说这个?」

  妈妈没有说话,但妈妈笑得更甜了,小姨接着说道:「姐你喂小昊吧,小心烫」说着就把碗递了过去。

  妈妈接过碗回了一句「嗯」

  妈妈看见粥已经煮得很稀,而且鱿鱼也剁得很细,直接可以吞下去,小姨的细心妈妈都看在眼里。

  妈妈把碗放到桌子上,用调羹一勺一勺放到她的红唇边帮我吹凉,还用红唇抿一下,试探一下温度。

  最后妈妈才送到我的口中,有东西在喉咙处,身体自然反应就会咽下去。

  小姨在一旁看着妈妈的动作,更为妈妈如此温柔的动作所吸引,妈妈绝世的容颜,慈爱的脸庞,浑身散发着光芒!

  小姨心里想道,还真想知道姐夫,是长成什么样,是有什么能耐,才能娶到这样的仙子。

  妈妈好像注意到了小姨的视线,转过头对小姨问:「怎么了?」

  小姨调笑道:「没,我就是在想,我那素未谋面的姐夫,到底是有什么能耐,才能娶像姐姐这么温柔贤淑又聪慧的仙女」

  妈妈被小姨说得脸有点涨红,羞骂道:「什么仙女,净瞎说,你也学小昊了是不是」

  小姨吐了吐舌头……

  可惜小姨这么可爱的样子,我却看不见。

  经过小姨的调笑,气氛已经好了很多。

  「姐你也饿了吧,我去给你瑞进来,晚上我们也就喝粥好了」

  其实她不饿,也没有胃口,但是她的妹妹肯定不会让她如愿随意的,只好答应了一声。

  妈妈跟小姨一起喝粥其间都是聊一些关于我伤口的事。

  到了晚上,妈妈又找来地铺,方便半夜照顾我,半夜的时候,小姨也来过一次,但妈妈都没有睡沉。

  因为妈妈每隔一两小时,就会查看一下我的情况,担心会伤口会感染细菌,出现发烧发热的情况。

  所以小姨来的时候,妈妈一下就醒了。

  妈妈叫小姨不用担心我,这里有她在这里照顾,叫小姨安心去睡觉。

  小姨只好答应,能有两位绝世美妇如此照顾我,我也不知道这次受伤是祸,还是福……

  (未完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