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思极恐的淫家】第一章(本文源自真实事件,乱伦+绿)

  • 【细思极恐的淫家】第一章(本文源自真实事件,乱伦+绿)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校园青春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细思极恐的淫家】第一章(本文源自真实事件,乱伦+绿)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细思极恐的淫家】

作者:39792ok
2021年4月5日发表于:sexinsex
字数:9616

                第一章

  「来就来呗,还拿什么东西,跟我你还见外坐坐坐,小志啊给你轩叔倒水。」

  这个招呼客人的是我外公柳矿,在煤矿上班的,今天来的客人很特殊,特殊
到可能我一辈子都没敢想这种事,他来外公家是相亲的,准确的说是来跟我妈相
亲的。

  我妈年轻的时候也算远近闻名的漂亮女人,然后遇见了还算帅气的父亲,因
为我爸是城里人我妈是农村户口,当时嫁过去在村里别提多风光了,在很长一段
时间都是村里的谈资。

  可是好景不长,小时候我就经常听到爸妈吵架,甚至到了后来直接动手了,
爸爸骂妈妈骚狐狸不要脸,妈妈也是整夜的哭说自己命苦,当是我觉的生活无望
爸妈可能要过不下去了,就在我以为家庭要分崩离析的时候。

  命运给我来了一个更残酷的玩笑,本以为最坏的是爸妈离婚,结果……爸爸
出事了,在厂子里被机械绞到了手臂,送到医院没抢救过来。

  当时妈妈还大着肚子忙前忙后的,甚至生小妹的时候只有外公和我们兄妹在
场,毕竟妈妈是从村里来的,在城里没什么朋友爸爸又走了,爸爸平常的朋友一
个个也都不见了,有多远躲多远。

  爷爷奶奶倒是愿意接受我和大妹小蕾,但是一直说小妹丫丫是野种,坚决不
让妈妈进家门,跟着妈妈还是跟着奶奶我必须选一个。

  舍弃妈妈和刚出生没多久的丫丫我实在是做不到,最后无奈在小妹出生没几
个月,妈妈料理完城里的杂事,带着我和妹妹小蕾还有襁褓中的小妹丫丫,一起
回到了农村的外公家。

  我已经十四岁了,本来还在上中学,这下回到农村,书都没得念了,但我不
后悔,可是妈妈对我总是有一股愧疚感,小蕾还好隔壁村是有一个小学的。

  回来后没几天,外公就张罗着找媒人给妈妈相亲,希望她早日走出阴霾。

  妈妈今年也才三十二岁,还是很漂亮的,我见过妈妈年轻时候的照片,一个
笑容甜美的清秀少女,现在只是比年轻的时候,多了一丝成熟的韵味。

  现在这个坐在客厅里有些局促紧张的男人,就是我妈的相亲对象。

  寸头个头很高一身工装,浓眉大眼整个人挺干净利落的,长的也不错挺俊的,
在小城的郊区厂子上班。

  他叫柳轩和外公一个村的,理论上是一个大家族的,只是关系远的八竿子打
不着的那种,我们这里也没有同姓不能结婚这一说。

  「轩叔喝茶。」其实细看之下轩叔挺像爸爸的,以前爸爸也是一身工装。

  「哎。」然后对我微笑这点了点头。

  看到外公放礼物从里屋出来了,轩叔对着外公说道:「来看我矿叔怎么能空
着手来呢。」

  礼物这东西虽然外公嘴上客气,但是一定要接的,在我们这里客人上门带的
东西,你不接的话有点赶人走的意思。

  然后就是聊一些村里的事,毕竟我也没来多久,这话题我也插不上。

  妈妈在自己房间,透过门缝偷偷的看着轩叔,内心如少女怀春一般。

  妈妈三十二岁轩叔二十七,据说轩叔当年因为谈了个女朋友,对方讹钱说不
给钱告到派出所说强奸,当年弄不好可能被毙了,所以花钱买的平安,最后婚事
就耽搁了下来。

  后来听说我爸去世妈妈回村了,外公在托媒人给妈妈说亲,到了这个年龄好
好过日子才是真的,以前小时候他也见过妈妈,妈妈也算是他梦中情人,不过后
来妈妈嫁人了,他这个念想也就断了,没想到还有机会,所以就托媒人牵了个线
儿。

  要知道我们这相亲,第一次男女基本都不说话的,约一个地方媒人或者父母
带着,偷偷地看一看对方什么样,觉得可以就继续发展,看不上就拉到,双方都
不尴尬。

  但毕竟轩叔是一个村的熟人,已经见过我妈了,所以外公就请他到自己家聊
一聊,妈妈藏在屋子里偷偷看看人怎么样。

  中午的时候饭都没吃就走了。

  「小娟啊,你觉的这小伙子怎么样啊。」外公和妈妈在厨房做饭时问妈妈。

  妈妈回答道:「还行吧。」

  外公笑道:「那你就是同意了,过几天让他再来一趟,你们俩好好处处。」

  一想到刚才凳子上的帅小伙,妈妈觉得脸部有些微热:「嗯……」

  接下来几天轩叔不断的出现在外公家,妈妈有时候还会跟轩叔出去,当然回
来的时候也会给我们带好吃的,而且有时候还会化一些淡妆。

  「哎呀回来晚了,丫丫今天没闹吧,宝贝儿妈妈回来了。」

  临近中午妈妈风风火火赶回来了,回到卧室把丫丫抱起来,撩起毛衣扒下胸
罩,白嫩挺翘的的大白奶子瞬间就弹了出来,然后用手扶着把顶端的嫣红肉粒送
进丫丫嘴里,小家伙嘴一碰到奶头就紧紧叼住了。

  看着妈妈胸前那一片白嫩的圆弧我说道:「你出去的时候,中间醒过一次,
不过没哭闹。」

  「那是我们丫丫最乖了,肯定不会跟哥哥闹得对不对……对不对……对不对
……」然后妈妈就站了起来,抱着丫丫轻轻地悠着孩子。

  妈妈胸前的大奶的白嫩乳肉也跟着一阵晃动。

  「小娟回来了啊,你带着孩子我去做饭。」外公上的是下午四点的班,所以
睡到快中午才起床,看到妈妈在喂奶也没说什么,直接就去做饭了。

  「小志、小蕾你们觉得,你们轩叔这个人怎么样啊?。」妈妈在饭桌上随意
问道。

  「轩叔啊,挺好的呀。」小蕾本来也是随口一说,后来好像意识到了什么,
假装吃饭偷偷的看着妈妈。

  终于还是到了这一天,说实话我是不希望妈妈再找一个男人的,可是我又不
能太自私,轩叔人也还还行:「还好吧。」

  我的回答模棱两可,妈妈你自己喜欢就好。

  「那让他当你们爸爸好不好,下午我们一起去城里逛逛。」妈妈小心翼翼的
看着我和小蕾,这时候外公也看着我们。

  小蕾喜欢听我的,所以不知所措的也看着我,好像所有人都在等我做决定。

  其实我知道妈妈和外公心里早就有答案了,只是象征性的问问孩子而已,如
果我不同意,外公对我的思想政治教育,可能马上就来了。

  我说道:「我没意见,妈你高兴就好。」

  突然我的脸颊一阵温热,妈妈在我脸上亲了一下,然后高兴的说道:「真是
妈的好儿子,快吃下午咱们一块去。」

  被妈妈突然袭击的亲了一下,让我有些没反应过来。

  过了一会儿问道:「那丫丫和小蕾怎么办。」

  妈妈兴奋地说:「没事儿小蕾请半天假,丫丫你外公在家看着,我们四点之
前回来,不耽误你外公上班。」

  妈妈一脸欣喜的样子,看来真的很喜欢轩叔。

  外公家的村子离城里不算远,也就四五公里左右,通着公交车呢。

  小城其实不算繁华,商业街门面店其实没也多少,大部分都是摆小摊的,所
以看上去还算热闹。

  轩叔很有眼色,我和小蕾喜欢什么小吃,只要有点眼神上的留恋他都给买。

  没过多长时间,本来性格文静不怎么爱说话的小蕾,就抱着一个塑料的洋娃
娃,围在他身边叔叔前叔叔后的叫开了。

  不过我没什么喜欢的玩具,直到看见了一个我梦想中的东西,一台游戏机静
静的躺在玻璃柜台里边。

  曾经见我同学玩过,里边有俄罗斯方块、坦克大战、贪吃蛇之类的游戏,我
很羡慕也蹭着玩过。

  虽然我父亲有点钱,但是游戏机太贵了,几乎不可能给我买的。

  「老板把你们的游戏机拿出来看一下,小志挑一个你喜欢什么颜色?」轩叔
满脸笑呵呵的看着我。

  我当时就愣住了,内心止不住的欣喜,老板拿出来的每一个游戏机,我都仔
细的看了个遍。

  最后不舍的一个个放下,选了一个蓝色的游戏机。

  「六十。」老板笑着说道。

  曾经同学那个买的早,我记得是八十多块,可是这六十也不是个小数目,可
能是某些人家里,一个月的生活费。

  我突然觉得手里游戏机有些烫手,但是拿在手里又放不下。

  轩叔看到我的样子,直接对老板说道:「行那就要这个蓝色的了,给我们拿
个袋子。」

  然后李叔就掏出一个钱包,从里面抽出一张蓝色的一百大票,递给了老板动
作很潇洒。

  我是第一次觉得,妈妈跟了轩叔还不错,也不是那种让我讨厌的人。

  后面给我和小蕾一人买了一身衣服,当然还有丫丫的。

  就在快回家的时候,我看中了一个摆摊卖的弹弓,不过搞了半天老板死活不
降价,所以轩叔就没买。

  看到我有些失落,轩叔笑着跟我说:「他那东西的谁知道放了多长时间了,
胶皮一看就不好,你拉起来弄不好断了伤到自己,你真想要我家里有个自己做的,
比摆摊的好多了。」

  「是嘛,可是我见很多人都玩的这个啊。」我有些不明白。

  轩叔:「这都是那些小屁孩玩的,想要真的劲大的,就要用医院的压脉带,
那个做弹弓打鸟特别好用劲大,小孩儿都拉不开,我家里就有一个,我自己以前
做的,回去我拿给你。」

  我继续说道:「可是做弹弓的树杈不好找吧。」

  轩叔笑了笑:「不用树杈的,找根直的木棍,自己做个A字形的握把就可以,
不过为了防止变形,做好之后木头要用火烤一下。」

  我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啊。」

  ……

  本来妈妈还怕我和轩叔有矛盾,看到我和轩叔在前边,你一言我一语的聊开
了,妈妈心里就放心了。

  「外公我们回来了,轩叔还给你买了衣服呢,你快试试。」小蕾提着大包小
包,兴冲冲的冲进了家门。

  外公乐呵呵地说道:「行我明天试,我要去上班了,孩子在屋里睡着呢。」

  妈妈:「爸你吃饭了吗?我们带了很多东西,你吃点吧。」

  轩叔:「是啊柳叔尝尝。」

  外公摆摆手:「我已经吃过饭了,就是在等你们回来,你们慢慢吃我上班去
了。」

  喝了口茶水,外公就出门了。

  我和小蕾在展示自己的新衣服,玩着新玩具动静好像些大,丫丫被惊醒了哇
哇大哭。

  妈妈慌忙放下东西回到卧室,抱起丫丫熟练的把大白奶子掏出来,把奶头放
进丫丫嘴里。

  轩叔听到孩子哭,想进来帮忙,刚到门口就见到妈妈撩衣服,准备把大奶子
掏出来,立刻红着脸瞥向旁边:「那……我就回去了。」

  妈妈奶着孩子说道:「不再坐一会儿了,哎这两天也忙,早点回去休息也好,
我抱着丫丫呢也不好送你。」

  轩叔低着头说道:「不用了。」

  看到轩叔脸红不敢看自己,妈妈娇嗔道:「看你那样子,我还能吃了你啊,
行了那你回去吧。」

  「行那先我回去了。」然后从卧室出来了。

  「弹弓过几天给你拿过来,也可以做个新的。」轩叔对我说了一句,就逃一
样的离开了。

  吃完饭一家人唯一的娱乐工具,那就是外公家的一台黑白电视,总共也没几
个台,中央一套和几个地方台。

  慢慢的小蕾和妈妈去睡了,客厅就剩下我了。

  突然小蕾从卧室跑出来了,拿着卫生纸擦着满嘴的白色污渍:「哥你去吧,
咱妈涨奶让我喝,我本来就不喜欢喝奶,又腥膳味又大难喝死了。」

  我走进卧室一看,妈妈上半身赤裸,只是披了件外套。

  弯着腰趴在桌子上,一只手捏着胸前的白腻的乳肉,将前边凸起的红色奶头
对准一个透明的杯子,妈妈每捏一下自己的大奶子,鲜红的乳头都会发射出几条
奶白色的细线,激射在杯子的杯壁上,杯壁上瞬间一片奶白色,甚至发出了滋滋
的声音。

  这时候妈妈看到我进来了,手里松开了自己的大奶子,站起来说道:「小蕾
那个死丫头,让她喝杯奶都不喝,小志过来把奶喝了,以后长得高高的。」

  妈妈这时候红彤彤的奶头上,还残留有几滴奶珠,随着妈妈跟我说话晃动身
体,慢慢滑落到了肥奶上面。

  我二话没说就把杯子里的奶喝了,确实像妹妹说的腥味很大,也许人奶就是
故意让大人觉得不好喝的,要不然可能会被孩子的爸爸喝光吧。

  其实妈妈的大奶子,我见过的以前在家的时候,有时候天热,妈妈睡觉前就
是只穿条内裤在家,两个大白奶乱晃我都习惯了。

  而现在妈妈趴着挤自己的奶水,像一头雪白的大奶子奶牛,撅着大屁股在产
奶,而且奶水还滋滋的多。

  我也是吃着那大奶子长大的,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滋味:「妈妈弯腰趴着多累
啊,要不我给你吸出来吧。」

  正在挤着自己奶子喷射奶水的妈妈,听到我的话再次直起腰:「也行省的挤
在杯子里,不小心总是弄到桌子上,擦也擦不干净。」

  妈妈坐在床边,我搬了个凳子坐在妈妈前边,看着妈妈雪白圆润的大奶有些
不敢相信。

  但是也没犹豫,张开大嘴一口叼住了挺立的红色奶头,刚叼住妈妈的奶子,
我就感觉到一股强力的水流,有力的冲击在我的喉咙上。

  妈妈的奶头被我轻轻一刺激,奶水就直接喷射了出来,喷了我满满的一嘴都
是。

  我伸出舌头,在乳尖轻轻舔了一下,妈妈浑身一震抖了一下:「吃奶就吃奶
舔什么舔啊你。」

  妈妈敏感的乳头被我舔的一个激灵,奶头的射流再次出现,怪不得以前见丫
丫吃奶,很多时候从她的嘴角,或者妈妈的奶子上,流下来很多奶水。

  妈妈的奶子摸上去很柔软光滑,也很有弹性,捏下去不管多深,一松手弹回
圆溜溜的样子。

  而且每次一捏奶水就喷射而出,我的手慢慢的就从挤奶的动作,变成了夫妻
间的情爱抚摸,牙齿轻咬舌尖围着妈妈的乳尖打转。

  慢慢的奶水从喷射状态,变成了流出来的,我对着妈妈的奶头轻嘬。

  这时候我能听到妈妈的呼吸越来越重,突然丫丫哭了起来。

  妈妈下意识的转身去看,妈妈大白奶的乳头被我叼在嘴里,所以大奶子瞬间
被拉长,然后弹了回去,妈妈哎呦了一声。

  「你轻点咬啊,让你喝奶没让你咬死我,真是的。」然后丫丫就继承了我刚
才的奶头。

  妈妈看我不怀好意的笑着,瞪着我说道:「干什么丫丫吃着奶呢啊,你别乱
来啊。」

  「嘿嘿丫丫不是只能吃一个吗,这边的还没吸呢。」说着,我直接用嘴吸了
上去,妈妈也没阻止我。

  妈妈看着自己胸前,两个孩子一人一个奶子趴在自己怀里,心里有一种特别
的满足感。

  「啊——真不羞哥哥那么大人了,还趴在妈妈身上吃奶不羞。」

  就在我享受妈妈柔软滑腻的奶子时,妹妹突然进来了一声惊叫,我一转身看
到小蕾一脸嫌弃的看着我。

  我理直气壮地说道:「让你喝你不喝,那么多话要不你来啊,不是咱妈涨奶
让你来挤的吗,自己跑了我来帮你还怪上我了。」

  「我……」小蕾被我弄得无话可说,她心里知道哥哥这么大了,趴在妈妈身
上吃奶不好,看到我趴在妈妈吃奶好像有一种其他的东西,但又不知道怎么说所
以就闭嘴了。

  手上脸上大量的奶水,在水龙头边洗的时候,发现自己的鸡巴也是高高竖起
紧紧贴着肚皮,幸好鸡巴事先放在上边,裤子又宽松所以不明显。

  第二天我等到中午的时候,也没见轩叔过来,今天有事儿吗?

  看到我玩着游戏机望着门口,外公笑着跟我说:「今天你轩叔不在家去城里
了,可能晚上才回来。」

  我:「去城里干嘛?」

  外公笑道:「还能干嘛啊,你妈和你轩叔要结婚了,家里什么都有也不用置
办,今天特意去城里买个大彩电,以后你们家就看大彩电了,省的看我这儿的黑
白电视,都看不清楚人。」

  「哦,那我们什么时候搬到轩叔家里。」虽然轩叔很好,但我还是有些失落。

  「后天熟人们吃个饭你们就搬过去,你妈毕竟是二婚,不适合大操大办。」
外公抽着烟乐呵呵的,苦命的女儿终于有了好的托付。

  突然妈妈从卧室探出头来看着我:「小志你干嘛呢,把你的东西赶紧收拾收
拾装好,别明天丢三落四的让你轩叔笑话你。」

  妈妈明天就属于别的男人了,我心里还是好受不起来:「哦,来了……」

  晚上躺在床上我怎么也睡不着,我们衣服之类的东西,大包小包的堆在墙角,
明天我就要有一个新的家了。

  到了那里我要不要改称呼,管轩叔叫爸爸?在他家里我会不会很拘谨,会不
会待的很不舒服。

  轩叔会不会对我们好对妈妈好。

  就在我满脑子乱想的时候,突然一团柔软顶了一我一下侧面的跨,屋子里黑
漆漆的,但也不是什么都看不见,隐隐约约的像是个屁股。

  我们在外公家都是睡得一间卧室的,里边是个大通铺,我和外公一边,妈妈
和小蕾还有丫丫一边,中间是个布帘子,把妈妈和小蕾那边遮了起来。

  从左到右睡的顺序是,外公、我、妈妈、丫丫、小蕾,我跟妈妈只之间有个
布帘,那么现在凸出来的屁股自然是妈妈的。

  看到妈妈肥硕的大屁股,我自然而然的想到,明天这个大屁股也属于轩叔了,
说不定明晚抱着妈妈的大屁股就不松手,两个人一起……肏屄,想到这些我鸡巴
涨的梆硬,不知道妈妈的屄长的什么样。

  越像心里越痒,看了看身边没人,外公至少十二点多才会回来,我心里越发
活泛了。

  「妈——妈——妈你睡了吗?把灯拉一下我起床尿尿。」

  我小心翼翼的试探着,假如妈妈听到的话一定会帮我开灯的。

  过了一会儿,妈妈没有任何回应,灯也没亮看来妈妈真的睡着了。

  布帘并不是紧贴着床的,这是因为怕人压在上边稍微翻个身,就会把整个布
帘给拽下来,所以是离床铺三四厘米的样子,不至于看到什么也压不到。

  所以现在看上去就是,布帘子最下边的中间,整体往我这边突出了一段。

  虽然外公短时间不会回来,但是以防万一,我把自己的衣服放在床头的枕头
上,然后被子蒙住,一副我蒙着被子睡觉的样子。

  一旦有情况我立刻披着被子趴下,开着灯自然一眼就看出来是假的,可是外
公晚上回来是不开灯的,主要是怕把丫丫刺激醒,所以外公基本看不出来。

  透过布帘隐隐约约能看到对面的人影,因为丫丫怕黑所以有个柔和的小灯,
但是亮度很低,不起什么作用,但是看到对面模糊的人影足够了。

  我蜷缩着身体,把头放在妈妈的屁股的前面,把布帘慢慢的掀起来,慢慢的
尽量不让布帘上边跟着动。

  掀起来之后妈妈的屁股把我看呆了。

  以前妈妈在家,也是穿着内裤随便乱走,但是今天内裤的不太一样。

  因为光线太暗看不清内裤是什么颜色,边上还有些蕾丝花边,跟以前最大的
不同是,大半个白嫩的屁股蛋露在外面,妈妈屁股上那点可怜的布料根本兜不住
那些白色臀肉。

  以前的时候,妈妈穿的内裤,会把整个大白屁股包起来,就看不到什么东西,
现在就不一样了,我感觉就和光着屁股一样。

  这两个屁股蛋比妈妈的奶子可大多了,不知道摸上去怎么样,犹豫了好几次
还是不敢。

  最后想了个办法,用正常的睡觉姿势,假装不小心把大腿蹭到了妈妈的屁股
上,感受着大腿上的柔软,我紧张的大腿不敢动,妈妈也没任何反应。

  我动了动大腿,轻轻地在妈妈屁股上蹭了蹭,好像也没事儿。

  然后我就激动的再次蜷缩回到了,妈妈屁股的位置。

  一只手在妈妈光滑的屁股上抚摸,我不敢揉捏怕把妈妈弄醒,脸轻轻感受着
妈妈屁股的娇嫩,我甚至感觉妈妈屁股的皮肤都比我的脸都要好。

  就在我一脸痴迷的抚摸妈妈肥臀的时候,鬼使神差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那肥
臀,自己吓了自己一跳,手和脸赶紧离开妈妈的屁股,过了一会儿好像妈妈也没
被我舔醒。

  虽然屋子里光线暗,但是大白屁股还是很明显的。

  过了一会看着妈妈的白屁股,我好像明白了什么,妈妈今天这个漂亮性感的
内裤,是给明天晚上的轩叔准备的。

  妈妈是准备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把自己送到轩叔的床上,然后一脸幸福
的被轩叔肏自己的屄。

  也不知道妈妈的屄长的什么样,歪头看了一下,妈妈双腿间一片黑影,什么
都看不到。

  也是屋子里黑漆漆的,白屁股能看清楚就不错了,大腿根肯定看不见,可是
如果过了今晚,也许以后永远都没机会看到妈妈的屄长什么样了。

  我记得外公枕头下边有手电,伸手摸了两下就摸到了,不过我得先试试亮度,
不然容易暴露。

  在被窝里偷偷打开手电,黑夜里突然出现的光,刺的我都睁不开眼睛,我赶
紧关了。

  平时我还觉得这破手电灯的光不怎么亮,结果现在亮的要死,所以只好在上
边套了一只袜子,这样灯光就暗了许多,只能照亮手电前边一小块。

  我紧张极了,尽量让自己呼吸不发出声音,也捂着嘴不让自己嘴或者鼻子呼
出的热气喷到妈妈的屁股上。

  手电筒照过去我第一个看到的就是,妈妈的内裤是浅蓝色的,屁股上的布料
有点透,手电照过去能隐隐约约看到妈妈屁股缝,再往下布料就厚了,什么都看
不到。

  我心急如焚,虽说大家整天肏你妈、你妈屄的骂,但是女人的屄真正什么样
子,我是没见过的。

  已经到了眼前了却什么都没看到,我急的一脑门的汗,拿着手电在妈妈大腿
沟仔细搜索。

  突然看到了一点不一样的东西,从包裹着妈妈裆部的蓝色内裤旁边,有一小
段黑色的毛发。

  我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大发现,这应该就是妈妈的屄毛了,长在妈妈的
屄旁边的毛。

  慢慢的把手伸过去,看能不能拉出来一点,我想屄毛和应该头发差不多,拔
下来的话妈妈的屄应该很疼,弄不好就醒了,所以我只是想把妈妈这根屄毛拉出
来一点,看得更清楚一点。

  因为屄毛是紧贴着妈妈大腿的,我捏了好几次都没捏起来,主要是我怕掐到
妈妈大腿,重复了十几次终于捏到了。

  轻轻地拉了一下,直接出来了一大段,原来妈妈的屄毛像卷曲的头发一样,
我自己也有鸡巴毛,但是可能刚长出来很少很细。

  屄毛更靠前一点的地方,手电就照不到看不清楚了,但是能看到妈妈前边的
整个裆部鼓鼓囊囊的,里面可能全是屄毛。

  突然我胯下有点凉意,原来被我肉棒一直顶着挑起来的内裤滑落,我的肉棒
直接漏了出来,龟头上还有一些透明的粘液,我怕粘液滴到床上,就找了个干净
的袜子把肉棒套上了,我发现袜子还真有用。

  手指撩拨着妈妈的屄毛,一边幻想着屄到底什么样子,突然妈妈动了一下把
我吓了一跳,赶紧蒙头趴下。

  过了一会儿好像没事,我又回到了原来位置,因为妈妈动了,布帘掉下来了
一点,上边的屁股盖住了一半左右,不过不耽误我玩妈妈的屄毛,我现在眼里只
有它,就怕妈妈动了一下屄毛进到内裤里了。

  偷偷的一看屄毛还在,只是短了一点不过没关系,就在我拿手电筒累了,想
换个姿势的时候才注意到。

  妈妈上边的腿微微的蜷了起来,这样大腿根儿就被打开了,我轻轻的掀了一
下被子,往里边照了一下,看到了个奇怪的东西。

  可能是妈妈腿蜷的时候,腿间的蓝色布片往下掉了一点,漏出了一些奇怪的
东西。

  首先就是我刚才熟悉的屄毛,杂乱的有一大片,这地方的皮肤是偏红色的,
跟雪白的大腿有明显的分界线,然后就是一个崛起的坡度,越往妈妈双腿中间越
鼓。

  其实我挺奇怪的,小蕾小时候下面什么样我是见过,明明是什么都没有啊。

  而妈妈这里却像个面包、馒头一样发面发起来了,我鼓起勇气用手指轻轻戳
了一下乎软软的,就像烤的面包长毛了。

  这就是妈妈的屄,妈妈的肉屄,妈妈的肉屄竟然是这样的,这时候我感觉鸡
巴涨硬到了极限,用手轻轻地碰了一下,一股控制不住的尿意袭来,「尿」在了
袜子里。

  不过那个过程非常的舒服,舒服的难以形容,然后我把把袜子从鸡巴上拿了
下来,发现里边很多浓白的液体。

  这应该就是我的精液了,刚才是我射精了,以前我也有过梦遗过,今天是第
一次亲身感受。

  看着妈妈屄毛丛生的鼓鼓屄肉,我想就到当年爸爸也是把自己的精液射到妈
妈的屄上,才有的我才有的小蕾和丫丫,可惜妈妈的屄明天就属于别人了。

  这时候我看到袜子里的精液,有了个疯狂的想法。

  用手指在袜子里沾了点精液,颤抖地抹在了妈妈的屄肉上,不敢太用力怕妈
妈醒了。

  手指跟妈妈的屄肉轻轻摩擦,感受到精液的湿滑,就好像我的精液射到了妈
妈的屄上一样。

  不一会手上的精液就干了,所以我手指在袜子里又蘸了一下,这次好像精液
化成水了,只是湿湿的不过也没事儿。

  手指伸过去,感受妈妈屄肉和自己精液亲密接触的感觉。

  慢慢的我开始不满足了,妈妈鼓鼓囊囊的屄肉中间是什么呢,那里应该是最
重要的,我有一种强烈的扒开内裤看看的冲动。

  手电关掉手指慢慢的蹭着妈妈的内裤往旁边推,颇有一种掩耳盗铃的意思,
就好像关了灯妈妈就不会发现一样。

  蹭着推着突然包裹凸起屄肉的内裤,上边好像兜空了陷入到了一个缝隙之中,
我感觉我想看到的来了。

  再次打开手电,对着妈妈屄那个地方照了过去。

  只见妈妈上边是半块馒头大小鼓起的屄肉颜色是深红的,上面有大量卷曲的
屄毛,我刚才看到的就是它的一部分。

  中间是一条长条形的屄肉鲜红色的,一直从屄头延伸到屄尾,有点像妈妈做
饭片的生猪肉片,又感觉不太一样,屄头上边还有一个红色的豆豆,小豆豆好像
还连接着另一边那一条屄肉,只是被内裤挡上了。

  我手指轻轻肥屄中间的那片屄肉,往旁边轻轻压了一压,妈妈的屄最中间是
个肉洞,里边的肉还是粉红色的,湿乎乎的好像还有些屄水。

  虽然我很想看妈妈完整的屄是什么样子的,但是妈妈的内裤累到屄芯子了,
不好弄出来,再说另一半屄跟这边几乎是一样的。

  这就是妈妈的屄,原来妈妈的屄是这个样子,肏屄是不是就是把我的肉棒肏
进妈妈中间的屄芯子里。

  很快我就刺激的觉得又要射精了,急忙把袜子套上鸡巴一阵狂射。

  看着妈妈中间的屄洞,我犹豫了一下,我又用手指蘸了点精液,直接抹在了
妈妈的屄芯子上,让妈妈把自己精心打扮,准备给轩叔的「礼物」让我先占用了,
不知道妈妈会不会怀上我的孩子。

  窗外传来几声狗叫,可能是谁路过,但两次射精让我清醒不少,应该先把作
案现场清理了。

  有精液的袜子放到我的鞋旁边,我的鞋本来就挺臭的,别人也闻不出来。

  妈妈屄肉上的精液是不是擦一下,我想了想还是算了,本来就没多少,我就
不信妈妈明天闲着没事儿,弯着腰闻自己的屄是什么味儿的?

  然后就是把布帘放下盖着妈妈的屁股,手电筒放回原位。

  第二天一大早我特意起床很早,当然是洗袜子了。

  突然门口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来了来了。」谁啊这么早,天还没彻底亮呢。

  「小志啊,你妈和你外公呢。」原来是街坊大爷。

  「我外公还没起床呢,您稍等我给您去叫。」说着我跑回了卧室。

  不过我到卧室的时候,妈妈和外公已经在穿鞋了,可能他们也听到了急促的
敲门声。

  看到外公、我还有妈妈出来,大爷本来想说什么,看了我一眼又把嘴闭上了。

  外公说道:「没事儿你说吧,小志也不小了。」

  大爷看了一眼妈妈讪讪道:「昨天轩子进城买电视,回来的路上出事了。」

  「啊——那他人怎么样了。」妈妈吓得脸色煞白。

  大爷叹了口气:「他们家挽联都贴上了,你们还是出去躲一躲吧,你可别说
是我说的啊。」

  然后大爷鬼鬼祟祟的就走了,生怕就怕被人看到。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