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形依旧枕寒流】(38)

  • 【山形依旧枕寒流】(38)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山形依旧枕寒流】(38)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刘伶醉
2021/04/20发表于:SIS论坛
是否首发:是,代发
字数:6,202

             第三十八章:夜话

「哎……」

一栋高档公寓内,夜色透过窗帘,洒在一具雪白的胴体上,一只藕臂从被子
伸出来,推了推趴在一旁的男子。

「嗯,怎么了?」男子哼了一声,转过头来,少年老成的面庞上仍有一丝稚
气未脱,却已有了大人的模样。

「去给你青姨打个电话……」美少妇靠过来,伏在少年的耳鬓旁,低声说着
话的同时,不往轻轻蹭着少年的脸,像只温顺的猫儿。

「打什么电话?」李思平一脸的问号。

「告诉她,你今晚不回去了,在我这儿住了。」凌白冰闭上了眼,没敢去看
少年的眼神,她怕那里面有戏谑,有轻视,或者有猜疑。

「噢,好吧!」李思平明白了,以前想过留宿,但是凌白冰怕被唐曼青发现
自己和学生的「奸情」,所以一直没有机会,现在既然都挑明了,那么干脆就顺
其自然了。

李思平却不知道,这只是凌白冰考虑的一个方面,另一方面,她还有别的想
法。

觉得琢磨的差不多了,凌白冰对下了床的李思平说道:「你青姨说最近要出
门,说没说要去哪儿?」

刚才一阵称不上久别却极为强烈的性爱后,两个人略作修整,又做了一次,
身体的极度疲惫和舒爽下,凌白冰无意中想起了那天和唐曼青会面的细节,这才
关注到这个事情。

「宝贝儿,我先给青姨打电话!」李思平从凌白冰的包里掏出手机,拨了家
里的电话,「嘟嘟」响了两声后,话筒那头传来唐曼青带着笑意的声音:「凌老
师……」

「青姨,是我,思平」,李思平打住继母的话头,赶忙说道:「我在凌老师
这里,今晚我不回去了,打电话跟你说一声!」

「啊?」电话里唐曼青明显一愣,随即笑道:「臭小子,挺能的嘛!行,你
在那里住吧!有机会我再问你怎么让你凌老师回心转意的!」

「好的,青姨,那我挂了!」李思平生怕继母说太多,搞坏眼前的大好局面,
赶紧挂断了电话。

李思平赤裸着身子爬上床,凌白冰侧着身子掀开了被子迎接他进来,等他躺
好,依偎着靠进少年的怀里,轻轻道:「她怎么说?」

「没说什么,就说知道了,然后等有机会问我怎么让你回心转意的。」李思
平如实道来,这也是他的特点,很难对凌白冰撒谎——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

「你知道我是怎么回心转意的吗?」凌白冰饶有兴味的盯着李思平,嘴角带
着浅浅的笑意。

「我知道啥,我也犯嘀咕呢,到底是怎么回事?」李思平紧紧搂着妩媚动人
的班主任老师,在她白嫩的面颊上轻吻两下,说道:「宝贝儿,你跟我说说呗,
到底为啥?」

「其实我自己也说不太清楚」,凌白冰靠在少年壮硕的胸膛上,听着他有力
的心跳,缓缓说道:「非要说的话,我觉得就是我本来就没想过要和你长相厮守,
或者说一直在逃避我们年龄上和身份上的差距带来的问题,和你到底是单纯的男
女之情,还是老师和学生的不伦之恋,还是二者都有的奸情……」

「你青姨说得对,我是因为离婚了,感情和自信心都处于一个特殊的时期,
所以才会对你的出现格外重视,但我并没有因此对你有一个合适的定位,至少之
前没想好,你到底是我的男朋友,还是我的学生情人,或者仅仅是我转移婚变痛
苦的性伴侣。」

「这几天我思考了很多,我对你都没付出那么多,没有义无反顾,我根本没
有权利和道理要求你对我如此」,凌白冰语速很慢,显然是一边思索一边陈述,
她低声说道:「如果我有勇气站在人群面前,站在全校师生面前,告诉大家,你
是我男朋友,是我的爱人,那么我当然有权利主张你对我的专一。

「事实是没有,我不但没有这个勇气,我还生怕别人知道咱俩之间的关系,
对待这份感情的时候,我的态度和一个没有离婚的女人没有任何区别,说穿了,
我还在为自己将来再嫁人留了出路和可能……」凌白冰按住李思平的嘴唇,不让
他说话,继续说道:「我当然有权利这么做,因为这是自我保护,但相应的,你
当然也有权利这么做,不管表象如何,事情的本质,其实是一样的,我们都是不
愿意承担这份责任和负担的。」

「你也不用解释」,凌白冰仰着头,认真的看着少年,眼神痴痴的,眼中似
乎还有醉酒的迷蒙,但语调却无比的坚定:「我和你之间的关系,不是那种单纯
的男女关系,既有陪伴,也有感情,更离不开物质基础——经历过婚姻和家庭,
我还幻想纯粹的男女关系,真的是我太幼稚了。」

「不管以后如何,我们之间是变得更加有感情,还是更加依赖对方,或者更
加物质,都没关系,在最难的日子里,有你陪我一起走过,这就足够了,未来的
事情,交给未来的我们去处理吧!」

凌白冰一边思索一边总结,终于把内心的感觉用语言表达了出来,这是她作
为语文老师的能力,也是经历过一番情感挫折后的蜕变——这挫折,可能从她婚
变之前面临买房问题的时候就开始了。

李思平毕竟还年轻,想不到这些道理,但不代表他不懂情趣,等凌白冰说完
了,他紧紧抱着美丽少妇的火热身体,极为情动的说道:「宝贝儿!冰儿!你真
是太好了!」

「傻子,就会说我好,我到底哪里好?」凌白冰戳了他的额头一下,嗔道:
「是不是就是因为我长得好看,你才对我好的?」

「不是,不是!」李思平先是摇头,然后又觉得不对,赶忙点头,解释道:
「你当然好看,我也好喜欢,但不是因为这个觉得你好,而是……」

「而是什么?」凌白冰故意逗他。

「而是……」李思平抓耳挠腮,一时半会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限你一分钟内答上来,不然默写《滕王阁序》十遍!」

「凭什么!」李思平本能的要抗议。

「凭我是你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你说凭什么!」凌白冰柳眉倒竖,端起了
班主任的架子,但赤裸着身子,双乳颤巍巍的,根本没有为人师表的严肃劲儿。

但李思平还是有些潜意识的顺从了,或者终于想明白了要怎么应付美人薄嗔,
只见他伸出双手,托住那两团傲人的雪峰,带着一丝谄媚的笑说道:「说了不许
生气哦!和你在一起,我有种和亲情一样的感觉……」

「什么亲情?」凌白冰倒是被他说得一愣。

「我也说不清楚」,李思平把美女班主任重新搂进怀里,眼光落在天花板上,
眼神有些迷茫:「刚到这里的时候,我很排斥新环境,因为家里的事情,我想做
出改变,却又不知道如何着手,就觉得自己很没用,不知道该怎么做……」

「然后呢?」凌白冰隐约明白了什么。

「然后你就对我特别照顾,又让我当课代表又单独给我补课,以前从来没有
人对我这样过」,李思平把头埋进少妇的肩头,轻轻闻着她的体香,缓缓说道:
「这种被人信任、被人看重的感觉,很好,很温暖……」

「我问你个问题,你继母对你好吗?」凌白冰说完,又觉得没表述清楚,换
了个措辞:「或者说,你觉得她,带给你母爱了吗?」

「母爱?」李思平迟疑了一下,随即摇了摇头,轻笑了一下:「你是不知道,
我爸去世之前,我俩几乎都不怎么说话的,我除了气她就是气她,我俩能相安无
事、处的还算不错,就是因为她对我的宽容。她从来不去我爸那里说我的不是,
反而我爸要打我的时候,还会帮我说话……」

「你爸还打你?」凌白冰有些惊讶,她以为这样的情况下,李思平的父亲该
给他更多的爱才是。

「打,有时候都往死里打。」李思平的眼神黯淡下来,他不想去回忆过去的
日子,却控制不住那些场景浮现在眼前:「我不知道为什么,从我记事儿起他就
看我不顺眼,不是打就是骂的,可能是我妈去世,他认为是我带来的厄运吧?」

「可别这么想,孩子的出生是对父母的恩赐,常理来说不该如此的。」凌白
冰宽慰着少年,赶忙转移了话题:「照你这么说,我就能理解了,你以前没感受
到多少父爱,你继母也没给你母爱,老师对你稍微好一点,你就觉得不一样了。」

看李思平点头,凌白冰继续说道:「正赶上你家里出了事,加上新环境的陌
生带来的孤独感,老师对你的关怀让你找到了一个情感宣泄的渠道,也能够接受
一个陌生人走进你的生活——不然换在以前,哪个老师对你好你都会觉得是有目
的的,或者是带着恶意的,因为你对这个世界都充满了排斥。」

「最关键的一点是,老师还长得这么好看!」李思平「嘿嘿」一笑,捧了一
把凌白冰。

「那是!」凌白冰照单全收,根本不客气,随即笑道:「我还说你跟你继母
是乱伦,咱俩这才是实打实的乱伦呢!你自己都没发觉,你不自觉的把我当成了
母亲,把我对你的关心当成了母爱……」

李思平一呆。

凌白冰继续说道:「就算不是母爱,也是类似于姐弟的那种情感,而不是男
女之情——或者说不是纯粹的男女之情。」

「你总说纯粹的男女之情,纯粹的男女之情应该是什么样的呢?」李思平先
是点了点头,接着又摇了摇头,他发现自己并不知道男女之情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没有对比,也自然就不知道区别了。

「很简单的,冬令营的时候,那个姓陈的要欺负我,你当时会保护我,可是
如果是我自愿和姓陈的在一起呢?你还会阻止我吗?」

「不会……吧?你都自愿了,我为什么要阻止你呢?」

「对啊,如果是男女之情,你一定不会愿意我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的。这就是
区别了。」

「可是我现在也不希望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啊!我希望你就是我一个人的。」

李思平有点急了,他可不想凌白冰跟别人跑了。

「傻样!」凌白冰开心的亲了他一口,靠在少年的怀里,接着说道:「你现
在当然不愿意了,因为我们之间已经是男女之情了,但是也不能完全否认没有亲
情的存在。对了,如果你继母要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你会怎么做?说真话!」

「我应该会支持她吧?」李思平又不傻,当然不会说「我肯定反对」了。

但凌白冰也不傻,她戳了戳少年的额头,笑着嗔道:「这么小就会撒谎了,
果然男人都是花心的!」

「说谁小呢?哪里小了?」被触了逆鳞的少年幡然而起,早就被少妇小手撩
拨得充血的阳具挺翘着凑过来,压伏在美丽少妇白嫩修长的双腿间,没有前戏便
尽根而没,嘴里更是不依不饶:「刚才谁被肏得又是叫「哥哥」又是叫「爸爸」

的?看你还说我小!」

  「嗯……」虽然有之前残留体液的润滑,少年的凶猛动作还是让凌白冰吃不
消,她推着少年的胸脯,双腿却仅仅勾住少年要拔出抽送的肉棒,口中媚叫连连,
不停央求:「好哥哥……好爸爸……不要……好人儿……轻一些……还没湿呢…
…」

  看她这么识相,李思平志得意满,伏在少妇的身上,缓缓蠕动,轻声道:
「老师,你像那天那样,学学小说里的人说话,感觉可好了……」

  「什么小说……」凌白冰话说到一半就明白了,白了一眼身上的少年,嗔道:
「你就欺负人吧,这时候都要让人时刻记着是你的语文老师是吧?」

没等李思平尴尬上脸,凌白冰却接着说道:「好哥哥……好达达……奴奴的
心肝,你疼疼奴奴吧……」

  李思平被她诱人的少妇风情勾的兴发如狂,那双粉嫩如玉的美腿勾的也不再
紧密了,便狂风暴雨大开大合的抽送起来。凌白冰如同风中一枚荷叶,随波摇荡,
婉转承欢,柔美的身体变幻着不同的角度,迎接着情郎的冲击,口中更是淫词浪
语不断,将语文老师的职业与女人身体结合得淋漓尽致:「心肝……入死奴奴了
……」

「好哥哥……好达达……」

「好人儿……妙人儿……蜜人儿也似的好郎君……弄得奴奴美死了……」

「奴奴的亲汉子……被你弄死了……」

「好哥哥……奴奴要来了……要来了……要来了……」

李思平终究抵不过美艳班主任老师的媚态和淫词浪语,在身下的凌白冰即将
高潮的时候败下阵来,一股浓精突突迸射,到最后一滴射进美少妇的阴道,这才
瘫软的趴在她身上。

  李思平剧烈的喘着粗气,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凌白冰,凌白冰却不以为意,
只是紧紧的抱着他,等喘匀了才说道:「傻瓜,想什么呢,一晚上都做几次了…
…」

「不是应该越往后越持久的吗?」李思平挠挠头,还是觉得不好意思。

「你这几天是不是都没和她做过?」

「嗯,没做过。」李思平毫不隐瞒。

  「没做过自然会敏感一些。」凌白冰带着笑意,伏在少年的脸旁,微笑着问:
「为什么不跟她做呢?」

「当然是因为你了。」李思平搂着凌白冰的手更用力了,「我是不明白为什
么她要主动跟你挑明了说这些,虽然我知道她这么做是为了我好,但就是不能理
解,本来好好的……」

「这就是她的过人之处了,你呀,毕竟还是个孩子。」凌白冰闭上眼睛,娓
娓道来:「从你这里听到的她,和我接触到的她,有一致的地方,也有不一样的
地方,但综合起来评价,你的青姨是一个很会权衡利弊和得失的人,很理性,理
性的程度超出了一般的女人。」

「和她相比,我就差太多了。」凌白冰自嘲的一笑,说道:「跟你莫名其妙
在一起,就已经是稀里糊涂了;然后发现你俩有染,又是一顿吵闹;如果最后咱
俩真断了,那么这吵闹还值得,结果却又在一起了……」

「不说这个了,我听你青姨说,你打算帮我调动工作呢!」凌白冰睁开眼,
带着戏谑和认真,还有一些感动,问道:「你是怎么想的呢?你怎么知道我会同
意换个环境?」

「我猜你会的吧?毕竟在这里这么不开心……」李思平有点不好意思,但还
是坚定的说道:「如果没有这个关系,我也不会多想,既然有这么一个机会,那
么花点钱,给你换个更好的环境,我觉得是值得的。」

「这事儿靠谱吗?还真别说,我真想过换个工作环境重新开始,毕竟我离婚
的事儿,早晚会有人知道的,而且咱俩这样,我也怕被有心人发觉了……」凌白
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真的啊?你也这么想?」李思平很开心,能为自己心爱的人做些事情,是
男人最幸福的事情,他有些兴奋的说道:「怎么会不靠谱呢?我青姨当初就是靠
这个人调动回来的,他是国家总局的副局长,很有一些实权的,当初也是通过我
爸的关系接触上的,不然真没机会认识这么大的领导。这个人很贪钱,我打算这
次之后,多给他送一点,以后有些事找他帮忙也容易。」

「你老说这次这次的,你青姨怎么挑了个你要中考的时间段出门?」凌白冰
刚才就想问,结果被他打电话岔开了,这会儿找到了机会,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是这样的,有个赚钱的机会,欧洲杯你知道吧?足球!我爸有个朋友,有
内部的消息,我青姨准备用手上的钱博一把。」李思平撒了个谎,没有说出实际
情况,把唐曼青放到了主导位置:「我中考反正怎么都考得上,名次怎么样无伤
大雅的。」

「这样的家长可是不多见。」凌白冰随即莞尔:「不过也是,继母睡了继子,
这样的家长更是不多见,能干出这种事儿来也不稀奇……」

因为之前有过一起投资的经历,凌白冰很是信任李思平这个「内部消息」,
随即问道:「真这么有把握的话,老师也跟着你发发小财?」

「那……就得看你怎么表现了!」李思平端了一把。

「德行!」凌白冰拧了少年情郎一把,随即用嗲嗲的声音的问道:「好哥哥,
你想让妹妹怎么表现呀?达达……亲达达……」

看着她假的不行的媚笑,李思平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别!别了!我是真不
行了,您再叫我要逃命了!咱睡觉好不好?您想怎么着都行!」

「哼,这还差不多!」凌白冰终于放过了他,随即像是想起了什么,问道:
「你俩平常一起睡吗?」

「谁俩?哦,你说我跟青姨?」李思平楞了一下,照实说了:「没有,她晚
上得哄小妹,都是做完了就回去了。」

「哼,还做完了,我吃醋!」凌白冰撒起娇来,和初中生区别并不大。

「宝贝儿,不吃醋,不吃醋,我这不在你这儿住呢么!」李思平没谈过恋爱,
不太会哄人。

「她……她在床上的表现怎么样……」凌白冰问出这个问题,自己都觉得脸
红。

「这个……」李思平真不好说,他能说「我青姨可比你骚多了」吗?傻子才
说呢!

「还行吧!」

「哼,敷衍!」凌白冰又拧了李思平一把,愤愤然说道:「看她那样就得比
我骚,一说起你来宝贝得不行不行的!」

「姐,「骚」这个词儿,好像不太好……」李思平看着凌白冰的表情,小声
说道:「您说我青姨骚我没意见,但是用在您自己身上……」

「你意思是老师不够骚吗?」凌白冰借着酒劲儿,啥话都往外冒:「你今晚
射了四次了吧?你说老师骚不骚?」

「骚,骚,宝贝儿可骚了……」李思平无语凝噎。

「这才对,可是听着怎么这么别扭呢……」凌白冰酒意上涌,劳累了一天,
加上一场酣畅淋漓的性爱,倦意不断袭来,眼皮耷拉下去,沉沉的就那么睡着了。

看着身边的美人,和床上的一片狼藉,李思平抱着美人儿班主任老师,待她
睡熟了,悄悄起来收拾了一下,才回去搂着凌白冰,朦胧睡去。

              (未完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