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奴星游记】第十一章

  • 【伊奴星游记】第十一章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激情都市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伊奴星游记】第十一章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badromance87721
2021-7-25发表于:sexinsex
字数:7700 

「你…………你……你说…………你说什么?」阿旺连说话都变得结巴起来。

  「是的主人,不会有错的,小芸用显微透视仪扫描过了,里面装的那些黑乎
乎的粘液,其实全部是纳米生物机器病毒,释放后可以以超高速度自我复制,同
时破坏目标的细胞……都会瞬间全身溃烂而死的巨毒!」小芸解释道。

  「说……说说……说人话!!!」阿旺结巴地吼道,上下牙关不住地碰撞着。

  「中毒后会瞬间全身溃烂而死!」「这这这……那……那那那王八蛋是想弄
死我啊!!!」阿旺吓得眼睛都掉了,结巴得几乎咬了舌头。

  「主人,您得告诉我,屠隆贵主想让你拿这个来做什么?」小芸跪在阿旺面
前,摇着他的膝盖问道。

  阿旺连忙将屠隆交代给他的事情和盘托出,舌头像打了结一样,说出来的话
都颠三倒四。

  小芸和毓菲认真地听着,好不容易把逻辑理顺。

  「这么说来,屠隆贵主想要毒杀的目标是第一女奴月玫大人,而且为了达到
目标,还不惜拖上阿旺贵主一起陪葬!太歹毒了!」毓菲惊叫起来。

  「不……」小芸一边玩弄着头发一边思索着,若有所思地说「小芸想,屠隆
贵主要谋杀的,是伊奴王陛下」「什么??」阿旺和毓菲同时大吃一惊。

  「小芸研究过这个毒药了」小芸托着那颗黑色的胶囊说道「它是专门为了暗
杀特定目标所研发的,进入的阴道后,它会自动崩解,附着在阴道上,然而这些
纳米病毒并不会马上活动,只有在特定的条件下,比如说特定的地点,或者接触
到特定雄性的体液,又或是投毒者给出的信号,病毒便会马上高速复制,释放出
巨量的生物溶解素,在数秒内将交合的两人同时杀死,而且目标死亡后,这些纳
米病毒会溶解为普通的蛋白质,不会留下任何的痕迹,也无法追查,可以说是完
全的暗杀道具,用这么高级的道具去杀死一个女奴,根本并没有任何意义,更可
能瞄准的是平时会和她交合的男主……,考虑到月玫大人的身份,那最大可能的
暗杀目标,便是伊奴王陛下了……」「他他他他他他……干嘛要整……伊奴王,
杀杀……杀头的……」「敌军的收买?内部派系的斗争?又或者……」小芸努力
地回想着屠隆那张苦大仇深的脸「从一开始,他就是为了这件事情而来的?」
「我们赶紧去议院举报他!阿旺贵主」毓菲建议道阿旺急着满头大汗,完全没了
主意。

  「不,还是不要轻举妄动」小芸分析道「如果是内部派系斗争,搞不好议会
里也有他的人,主人去举报,等于自投罗网。」「那你的意思是让阿旺贵主照办!?」
毓菲问道「当然不行,东窗事发后,主人肯定脱不开干系……而且很可能会由屠
隆贵主的部门负责调查陛下死因,他肯定会贼喊捉贼,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主人
身上」小芸分析道「最好的办法」小芸把手指从嘴唇放开「主人应该直接把证据
交给王下第一女奴,月玫大人,让她提交给陛下定夺」阿旺眨了几下眼睛,摇摇
头「不……不成,好歹是我兄弟,我这一举报……,他不死定了……出卖兄弟的
事情,我阿旺不……不干」「都什么时候了,阿旺贵主你还为他着想?!」毓菲
着急起来「是啊……」阿旺摸了一把汗,脸上的表情从慌张慢慢变成愤怒「这王
八蛋,老子拿他当兄弟!他居然让老子去送死!」他猛地踢开阳台窗门,一招手,
把自己的飞行舱传召到阳台上,猛地跳上去「老子现在就去跟他问清楚,他妈的
他这是什么狗屁意思!」阿旺怒吼着跳上飞行舱。

  毓菲和小芸被吓得脸色煞白「主人,千万别冲动!!」两女拉他不住,飞行
舱长鸣着破空而去。

  「屠隆,你这王八蛋,给我出来!!」大门在剧烈的敲打声中打开一道小缝,
露出月雫那张怯生生的玉脸。看到阿旺红着眼睛,喘着气踢门的样子,让她有点
害怕。

  「阿旺贵主,请问……」月雫怯生生地问道。

  「少废话!你老公在哪,让他给老子死出来!!」阿旺大吼道,把月雫吓得
几乎摔倒。

  「别吓着她了,怎么了」屠隆从楼梯上走下来,看着阿旺歇斯底里的样子,
平静地说道。

  「你这王八蛋」阿旺绕过月雫,一个箭步上前揪住他的领子「我拿你当兄弟,
你拿我当炮灰!你说,这是什么意思?啊??」阿旺拿出那个黑色的胶囊毒药,
冲他大吼起来,口水喷了他一脸。

  屠隆抹了抹喷在脸上的口水,把他的手掰开,「对,我是没把全部实情告诉
你,但是也是为了保护你。也正你是我的兄弟,我才会重要的任务交给你」「什
么……」阿旺脑子里一片混乱,竟然一时词穷,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到时
候被查出来了!我是要被杀头的!杀头的!!你小子倒好!跟老婆孩子风流快活!」
「放心,疤面王那老狗日的连总督的位置都没坐热,就自封为王,十面树敌,这
伊奴星上想杀他的人简直是恒河沙数,只不过碍于死忠于他的兽兵团不敢动手,
他一死,他的派系和军队就会作鸟兽散,其他派系上位后,根本不会有兴趣管他
的死因,而且,到时候的死亡调查还是由我来牵头,你怕什么呢?」屠隆笑着向
他解释道。

  「你…………」阿旺脑子单纯又好骗,被他一顿头头是道的解说弄得晕头转
向,小芸又不在,心里顿时没了主意「你为什么要杀伊奴王啊……万一不成呢…
…」「为什么??」屠隆收起笑容,严肃地瞪着他的眼睛「你居然问为什么?地
球!还记得吗?我们那被疤面王毁成一片废墟的故乡地球!还有数亿地球同胞的
血债!!你居然敢问我为什么??」「难道你从一开始……」阿旺看着屠隆脸,
才知道,这个所谓的兄弟,他根本一点都不了解。

  「对,从一开始,我就是为了杀他而来的,你根本没办法想象,这些日子我
到底受了多少苦,才走到这步」屠隆挺着胸膛说。

  「这……」阿旺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喃喃地说道「你有看新闻吗……哥……
地球军已经全灭了……不知道哪个王八蛋泄露了我们逃出来的末日堡垒的位置,
隐藏点、防御设计图都供出去了……伊奴王军已经把那里夷为平地了……」「我
知道」屠隆冷冷地说。

  「地球已经是一片废墟了……就算你成功地杀了伊奴王,我们也无家可归啊
……」「那是两码事,就算家园灭了,仇也必须要报。就算是剩下我最后一个地
球人,也要把这个仇报到底」屠隆坚定地说。

  「那……他那个叫月玫的女奴是无辜的啊,何苦让她跟着一起死呢……」阿
旺低声说道「毁家灭国的血海深仇之前,你居然还在乎一个贱女人的性命!!」
屠隆用看怪物般的眼光看着他「总之,这件事情你必须要办成」屠隆懒得跟他争
辩「你不办,最后我也会去办的,如果成功了,我保证,我们俩人都不会有事。
最后我失败了被捕了,你作为跟我一起投诚的伙伴,也脱不开干系」屠隆把他握
住毒药的手攥紧「为了地球,也为了你自己,你必须要成功」阿旺怔怔地看着屠
隆,又看了看在一旁护着孕腹的月雫,机械地点了点头。

                ——

  一直到晚上,阿旺才像失了神一样走回兰奴院。明天就是第一女奴到访给他
颁奖的日子,兰奴院忙得不可开交,女奴们在路边布置上争相斗艳的花卉,画着
神之红眼的地毯从一里外的大路一直延伸到兰奴院的门口,空中用全息投影播放
阿旺点评女奴的巨幅影像,玫瑰花瓣纷纷从天下而降,不一会阿旺头上和肩膀上
便沾满了玫瑰花瓣,街道上人声鼎沸,热闹得像嘉年华一样。不断有相熟的女奴
向阿旺道贺,但是阿旺充耳不闻,只是呆呆地向前走着,仿佛这些热闹与他没有
半分关系,像一个吵闹的梦境。

  兰奴院内部被布置成了一个巨大的花房,大厅里垂着黄色的丝质帷幔,香气
熏人,大厅的正中,摆放着一张巨大的玉床,上面铺着舒适的羽绒细软。明天,
第一女奴将在这里和金阳具奖章的获得者缠绵交欢,作为对他调教女奴事业贡献
的嘉奖。

  「主人,您可回来了!」一进门,小芸和毓菲便飞奔过来抱住他,阿旺走后,
她俩担忧得哭成了泪人儿。

  看到他像个木头人一样怔怔不说话,小芸和毓菲连忙把他扶上楼,阿伊仍然
面无表情,只是「啊咿」地叫了一声。

  两女忙碌着把门窗锁上,关切地问阿旺和屠隆对质的结果。

  「这事情……你们就别管了……」阿旺摆摆手「总之你们什么都不知道……」
「屠隆贵主和您说了什么?」小芸问道。

  阿旺支支吾吾地,不愿意作答。

  「不管他说的是什么,小芸敢肯定,那全都是一派胡言,他的目的只有一个,
就是让主人替他顶下弑王之罪,然后他坐享其成」小芸握着他的手说「千万不能
中他的圈套」阿旺看着小芸那担忧的眼神,默默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万一事情败露,要怎么样,才能不连累到她们呢……

  一方面,是小芸,他自己,甚至还有全体兰奴院妹妹的安危,另一方面,是
屠隆的威胁和为地球报仇的大义,再另一方面,还有那叫月玫的无辜女人的性命
……

  这些乱七八糟考量纠结在一起,阿旺感觉到脑子几乎快要被搅成了脑浆,心
里完全没了主意,他只是个喜欢跟漂亮妹子上床的小色狼啊,为什么老天爷要把
他拉进这种天大的阴谋里面来呢!!!

  阿旺向床上一倒,苦丧着脸闭上眼睛,小芸和毓菲在一边拼命劝说,他心里
一烦,把她们全部撵了出去。

  锁上门往床上一瘫,对着黑乎乎的天花板,他仍然毫无头绪,转头看到像木
偶一样坐在椅子上的阿伊,他苦着脸问了一句「我该怎么办好啊,阿伊」

             「啊——咿——」

  夜晚转瞬即逝,到了第二天上午,中央大街像过节一样,到处都是熙熙攘攘
的人声,蔚蓝的天幕上,喜庆的烟花不断地爆发,在空中画出一幅幅瑰丽的图形,
各家女奴院都播放着欢迎的音乐,盛装打扮的女奴跳着优美的舞蹈,一边游行,
一边往空中撒着玫瑰花瓣。

  在伊奴王的授意下,这个颁奖仪式被举行得分外盛大,高层有意把阿旺塑造
成一个完美融入伊奴星地球战俘榜样,来劝降战俘营里那些冥顽不灵的地球男人。
而在盛宴的数十里外,伊奴中央军的地下刑场,正在直播着拒降的地球男人被处
决的凄惨下场。一边是香车美女,繁花似锦,一边是铁牢鲜血,刀山油锅。两边
的节目都会在同一时间段播出,伊奴王想藉此传递的信息再明显不过:顺我者昌,
逆我者亡。

  作为这场庆典的主角,阿旺却是完全心不在焉,仿佛在看着别人的喜事,他
昨晚一宿未眠,两个黑眼圈像熊猫一样。走出房门,发现毓菲和小芸已经在外面
跪了一夜,他一出来,毓菲便抱着他的脚哭起来「阿旺贵主……不要去!要是您
出了什么事!!毓菲和兰奴院这么多指望你活着的妹妹们,可怎么办啊……」。

  阿旺愁眉苦脸地看着她,挣开了她的手。

  小芸虽然也是忧心冲冲的样子,但是她并没有说什么,她比任何人都要懂自
己的主人,自然明白他心里的纠结。

  走出兰奴院,发现平时和他阿旺相熟的女奴早已把门口围得水泄不通,一见
了他,都欢迎着为他戴上花圈,然后跪下来亲吻他的肉棒。

  这时,小芸追上了他。

  「主人,请稍等」小芸抓住了他的手,在人群的遮挡下,在他的手心里塞了
一张小纸条。

  阿旺疑惑地看着她,只见她调皮地眨了眨眼睛。

  「祝主人一切顺利」她跪下来在他的龟头上轻吻一下,然后叠手鞠躬,消失
在欢呼的女奴里,阿旺连忙把纸条塞进口袋里,跟黑胶囊放在一起,惴惴不安地
走上颁奖台。

  女主播和她们的录像机在空中、街道上全方位地播布着这一盛大的仪式。

  远处的一所别墅里,屠隆正认真地看着典礼的现场直播,他的手边放着一张
长长的名单,他拿着笔,漫不经心地将名字一个一个地划掉,每道划线的背后,
都是一个囚犯鲜活的生命的无限血泪。当看到阿旺出场时,他匆匆地把名单由上
到下全部划掉,把笔丢到一旁,认真观察起阿旺的动作来,当他看到阿旺的手一
直在口袋里不安地搓动时,不由得在嘴角露出得意的微笑。

  月雫在一边看着他邪魅的笑容,眉宇间尽是忧心的神色。

  「来了来了,王下第一女奴,月玫大人的飞行舰出现了!!」女主播对着天
空,兴奋地叫道。

  只见天上,一艘小型军舰在烟花的流焰中缓缓下降,停在红地毯的末端,舰
腹降下一道斜桥,一个仪态大方的女人,在侍女的搀扶下,从舰腹中款款走出,
她只披着一件淡红色的薄纱,修长的双腿上,套着一对白色的丝袜,上面画着精
美的花纹,那一双粉嫩的巨乳,在轻纱中若隐若现,随着优美的步姿摇曳不已,
修长的玉颈上,戴着一条红色的宝石颈链,从香肩一直垂到乳沟,每颗宝石上,
都画着代表位面之神的红眼。

  阿旺在大半年前的嘉年华里跟她远远地打过一次照面,现在近距离一看,感
觉比自己记忆中的更加风情万种。

  「我们的王下第一女奴,已经来到颁奖台了」女主播兴奋地解说道「月玫是
我们事奴最传奇的偶像,据说当年,她也只是一个普通的事奴,但是通过对伊奴
王陛下忠诚的侍奉,被封赏为王下第一女奴,作为伊奴星女奴对男主的绝对忠诚
和服从的象征。陛下也经常把她作为奖赏,赏赐给那些贡献卓越的男主。经常得
到不同优秀男主精液灌溉的月玫大人,身体素质和性技也得到了飞跃式的进步!
今天,月玫大人也将代表我们全体女奴,为获得」金阳具奖「的阿旺男主,献上
她的肉体!相信作为金牌评测员的阿旺贵主,也将为广播前的各位男主带来详细
的体验心得!」阿旺听得心中感慨,所谓的王下第一女奴,居然只是伊奴王用来
奖赏下属的一个肉玩具!

  阿旺看着他远远走下舰腹,觉得自己作为领奖者,高高地站在主席台上似乎
有点不妥,正想下去迎接,却被礼仪女奴礼貌地劝住。

  跪在颁奖台上的女司仪宣布道:「现在,礼仪正式开始!请月玫大人爬上颁
奖台」「爬?」阿旺正疑惑间,只见数百米外,红地毯的一头,月玫已经放开侍
女的挽扶,地跪了下来,然后四肢着地,高高翘起屁股,果真宛如一只母狗一样,
一步一步向颁奖台爬去,她的体态优美至极,四肢的爬动像猫一样自然优雅,仿
佛天生便是如此走路一般,白花花的大奶子坠在胸前,沉甸甸地前后摇摆着,红
色的轻纱从身上滑落,露出白雪般的丰臀。

  「月玫大人完美地展示了作为一个女奴,在男主面前应有的姿态,女奴天生
就是男主的宠物和泄精器,没有主人的允许,是不允许站立的」女司仪布道般地
说道「啪!」一声响亮的鞭击声,通过扬声器,响彻街道。

  只见侍女拿出一根乌黑的长鞭,在月玫的屁股上,重重地抽了一鞭!白花花
的雪臀上,顿时浮现出一道淡红的鞭痕!

  然而月玫优雅的动作似乎没有受到半点影响,甚至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仍然
一步一步地,向颁奖台爬去。

  「作为女奴,鞭子是我们最熟悉的日常。对于主人赏赐的一切痛苦,女奴都
应该甘之如饴」侍女跟在月玫的身后,她每爬上三步,便举起鞭子,在她的屁股
上重重挥上一鞭,鞭革抽击皮肉的响声,通过广播,响彻市内每一个角落,仿佛
要将忠诚和奴性,刻进每一个女奴的心中。

  爬到颁奖台时,雪白的丰臀上已经织上一张密密麻麻的鞭痕网。

  她摇着红通通的屁股,一步一步地爬上颁奖台的阶梯,来到阿旺的面前。

  「接下来,作为男主对女奴的彻底征服的象征,请阿旺贵手亲自抽打月玫大
人」女司仪宣布道,负责礼仪的女奴往阿旺的手里恭敬地塞上了一条鞭子。

  阿旺接过鞭子,在月玫的背上敷衍似地扫了一下,便匆匆塞回给礼仪女奴。

  「阿旺贵主……按礼仪,应该要将月玫大人抽得皮开肉绽才行呢……」礼仪
女奴提醒道「行啦行啦!哪有那么多狗屁礼仪,赶紧继续!」阿旺嚷道,他对于
这狗屁颁奖典礼全无心情,只想眼睛一闭,早点完事,口袋里,捏着胶囊的手心
已经开始出汗。

  「好的,那就遵从阿旺贵主的意思,下面,立刻请月玫大人为阿旺贵主颁发
奖牌」月玫把手指伸进下体,从小穴里勾出一条金色的链子,手指将链子一点点
扯出,最后,肉唇绽开,吐出一个圆形的金奖牌,上面画着一根勃起的阳具。

  月玫往前挪了一步,在阿旺的龟头上轻轻一吻,把奖牌挂在阿旺的肉棒根部。
然后微笑双手交叉扶着双乳,庄重地跪拜了三下,像在完成一个虔诚的朝圣之礼。

  台面下的人群爆发出雷动般的掌声,拍照的无人机咔嚓直响,记录着这庄严
的一刻。

  「最后,作为月玫大人承受调教的奖励,阿旺贵主将与月玫大人单独共度良
宵,在她的体内灌入男主神圣的精液!请月玫大人,将阿旺贵主驮到调教室中」
月玫温顺地转过身,向阿旺露出光滑的背脊。

  阿旺生怕自己会把她压垮,但是坐上去后居然稳稳当当,没有半点晃动。

  月玫驮着她,一步步走下红毯,向兰奴院爬去,她的侍女提着鞭子和一个大
箱子,跟在后面。一路上,女奴们都在欢呼着,跪拜着,向月玫爬动的路上撒着
玫瑰花瓣。阿旺只觉被吵得耳朵发胀,一直到进了兰奴院的帷帐,欢呼声才稍稍
平静。

  兰奴院内香气熏熏,像婚房一样被装扮得华丽而温馨,里面空无一人,只有
温泉流动的潺潺水声。

  「阿旺贵主,要贱奴把您驮到床上吗?」月玫问道整个颁奖仪式,阿旺是第
一次听到她开口说话,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还骑在她的背上,他连忙跳
下来「床上……好……床上好,床上好……我们上去吧……」来了月玫伺候他坐
到床上,微笑着问他「阿旺贵主打算怎么享用贱奴的身子?」阿旺其实心情全无,
看着她那白花花的奶子,支吾地说「那……先玩一会奶子吧……」「好的,请问
您想用电击、针刺,还是捆绑吊起来抽打?」月玫问道,她身后的侍女把大箱子
重重地放下,一打开,只见里面简直是淫虐工具大百科!刺针、荆绳,钢鞭、电
击阳具、尖刀……甚至还有钢锯和斧子!

  「这……」阿旺大吃一惊,虽然这些淫虐的玩法在伊奴星非常常见,但是他
没想到,这个女奴贵为伊奴星的王后,不但要用自己的身体慰问功臣,甚至还要
任其淫虐!「你每次颁奖,都要被这么弄上一回吗?」阿旺拿起一把雕美精美花
纹的尖刀问道。

  「当然,贱奴可是要为伊奴星广大女奴做表率的呢,只要不让贱奴死掉,阿
旺贵主爱怎么用贱奴的身体都没问题。大部分贱奴奉命慰劳的男主都会以玩弄'
王的女奴' 为豪,加倍狠地淫虐贱奴。比如中央的海姆上将,就曾经将贱奴强奸
至脱阴,立克大人最喜欢用铁棒从贱奴的屁眼一路捅到嘴巴……」月玫淡淡地介
绍道,仿佛是说别人的事情。

  阿旺心中恻然,不由得同情起这个叫月玫的第一女奴来,口袋里的毒药胶囊
仿佛有千斤沉重。

  他将尖刀「咣当」一声丢回箱子,我口味不像那些王八蛋那么重,普通的乳
交就好了「」是的,阿旺贵主「素手一解,纱衣轻轻滑落,露出一对丰满而坚挺
的巨乳。

  「对了……」阿旺慌张地指了指侍女「能不能让她出去……她在这,玩起来
有点分神……」月玫还没回话,侍女便行了个礼,退出了兰奴院,偌大的大厅只
剩下阿旺和月玫。

  「那么,贱奴失礼了」月玫跪着挪到阿旺面前,捧起巨乳。

  白晃晃的乳肉包住了阿旺的肉棒。

  阿旺看着那对诱人至极的巨乳,若是平日遇上,绝对够他玩上一天一夜啊…
…但是因为该死的屠隆,弄得他心情全无,肉棒也是半硬不软。

  粉嫩的乳头在月玫的摆弄下,像舌头一样灵活,将包皮退下,露出紫紫的龟
头,然后另一乳头在肉棒根部一路轻刮到龟头,肉棒在刺激中勃起后,香软无比
的软肉便紧紧围住了棒身,在双手的挤压下,肉棒竟像插入了小穴一样紧致!

  乳浪一波一波地挤压着肉棒和睾丸,阿旺只觉下体像陷入了一个温暖的肉海!
月玫还不时伸出舌头,挑弄一下充血紧绷的龟头,阿旺忍不住轻轻挺动下身,在
深深有乳沟中摩擦起来,不久,一阵急促的快感袭来,肉棒跳动着,浓稠的精液
射了月玫一脸!

  月玫将所有的精液仔细地用手送到嘴边,如获至宝地咽下。

  「感谢阿旺贵主赏赐贱奴圣精,阿旺贵主的圣精又浓又稠,非常美味呢……」
月玫刚俯跪下去感恩,却被阿旺一把拉起来,推到床上让她跪下,灼热的肉棒挤
开她的菊穴,捅进去后便用力抽插起来!月玫连忙摇摆腰脚,迎合阿旺的抽送,
一块枕布蒙住了她的眼睛。

  阿旺将枕巾在月玫头上打了好几个结,一边心不在焉地抽插着,一边从口袋
里掏出小芸交给他的纸条。

  上面用娟秀的字体写着八个字:一切随心,万事随缘他把纸条塞进口袋里。
看着月玫屁股上通红的鞭痕,在他的撞击下,正在渗出少许圆滚滚的血珠。他又
看着她光滑的背部,这每一寸皮肉,肯定都被凶狠地虐待过,只是通过伊奴星的
强大生物技术不断修复,才能保持这完美的样子。但是每修复一次,疼痛的感受
力都会增加,这个伊奴星的王后,到底遭受了多少非人的虐待!

  而现在,又将毫不知情地被卷入弑王的阴谋,成为一个无辜的牺牲品!

  但是,疤面王不死,或许还会有更多的人死在他的魔掌中,屠隆也断然不会
放弃谋杀……

  月玫只觉他似乎停下了一小会,然后又更加剧烈地抽插起来,不一会射出一
股浓精。

  然后,她感觉到一个凉凉的东西塞进了她的阴道。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