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公主和女仆的H日常】(51

  • 【我和公主和女仆的H日常】(51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极品人妻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菠蘿莉枝
字数:13886

              51、旗袍与足交

  「唔哈啊啊嗯!」

  一柱擎天的巨硬肉棒,在莎丽雅的黑丝美足下,从龟头处被踩住慢慢往下压,
直到夹在坐垫与脚底之间。

  被莎丽雅用黑丝美足强行压下去虽然有点疼,但那柔嫩温暖的脚底、黑丝那
顺滑中略带粗糙的质感,都让月仪欲罢不能。

  特别是近在眼前的莎丽雅,魅惑的清香不仅时刻包围着月仪,从他的角度看
过去,旗袍领口开襟内的雪白乳沟清晰可见(近距离观赏下更大了!)。

  「肉棒被别人用脚踩,还能出现这种舒服的表情和声音,我以前怎么没发现
月仪你有如此变态的嗜好呢?」

  将肉棒压在坐垫上后,踩住的黑丝美足开始慢慢前后左右摩擦起来。肉棒的
火热与弹性也透过脚底传遍莎丽雅全身,让她有点兴奋,这种感觉真的是好久没
体验过了。

  随着黑丝美腿的动作,旗袍下摆完全在外侧滑落,白嫩的大腿根部和圆润美
臀,完美呈现在月仪眼中。

  无论晃眼的乳沟,还是这极度诱人的黑丝美腿与美臀,都看得月仪血脉偾张,
目不接暇。

  虽说长达一年未见,但月仪对莎丽雅的感情反而更加强烈了,何况如今这般
『亲密』接触是以前未曾有过的,除了酒后情迷意乱那次。

  面对月仪那炽热的眼神,莎丽雅被看得娇躯有些发热,这还是她第一次被男
性用如此赤裸欲情的目光盯着看,出乎预料的不怎么反感。

  明明平时自己对这类事情毫无兴趣的,可是今天跟月仪重逢后,却有点控制
不住内心了。

  看着在黑丝美足下颤动不已的巨硬肉棒,莎丽雅都不太明白自己了。

  「嘛,顺从内心即可,难得自己会对男女之事这么渴望。」

  莎丽雅向来不会考虑太多无谓的事情,心里的欲求才是最重要的。

  这种反差同样让月仪大感意外,在他的印象里,莎丽雅在此之前都是十分冷
艳且充满知性美的形象,加上长帝姬的尊贵身份,更是给人一种超脱尘世的圣洁
感。

  强烈反差的对比,是魅力的主要来源之一。

  「被踩着真的会有快感么?看把月仪你舒服的。」

  踩住肉棒的黑丝美足来回滑动着,让其在坐垫与脚底间磨蹭摩擦。

  「唔哈、可是莎丽雅的脚唔嗯、太美妙了嗯……」

  跟充实的快感相比,那点疼痛微不足道,月仪呻吟连连。肉棒在黑丝美足的
摩擦下,不断流出前列腺液,被弄湿些许的脚底,反映出透肉的光泽。

  「这液体……黏糊糊的,还把椅子给弄脏了,月仪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变态呢。」

  将脚底的前列腺液均匀地涂抹在肉棒上,看到月仪那无比渴求的表情,莎丽
雅轻轻一笑。

  吻了下月仪的嘴唇,不等对方的舌头伸进来就放开,随即坐到他对面的床上,
脱掉左脚的绣花鞋,毕竟维持刚刚的姿势有点累人。

  失去压迫的肉棒瞬间重回一柱擎天的状态,因湿润而出现透明的反光。

  这次莎丽雅不打算再把肉棒往下压,而是用左脚踩住龟头,利用黑丝的粗糙
向下摩擦,再分开里面的脚趾,半夹住肉棒根部。

  「嗯唔、果然好大呢,一只脚有些勉强……」

  不借助外物,单脚进行足交让莎丽雅好一会儿才适应过来,但她那湿了部分
的右脚可没闲着,直接伸到了月仪的嘴前。

  「来,月仪你不是很喜欢我的脚么?现在给你个机会舔哟,虽说有点液体在
上面,但那也是你自己的,应该不会在意吧?」

  说话间,莎丽雅还稍微晃动了下伸到月仪脸前的黑丝美足。

  「哈唔、嗯啊……」

  面对如此诱惑,月仪哪里忍得住,当即张嘴含住黑丝美足的脚趾处,细细吸
吮着。

  除了莎丽雅本身的体香外,还有股肉棒的气味,毫无疑问是先前足交残余的。
反正也是自己的味道,月仪并不在意地吸舔着。

  「唔啊、有点痒唔嗯、月仪你居然舔得这么卖力,到底是有多变态呢唔唔。」

  月仪先是含住脚趾部分吸吮了一遍,再吐出,伸出舌头顺着黑丝脚底舔去。

  而且莎丽雅是坐下并平直抬起黑丝美腿的姿势,旗袍内双腿间的诱惑逐渐呈
现在月仪眼前。

  尽管有性感内裤的遮挡,但那半透明的布料,让月仪隐约能看到隐藏于轻薄
布块之下的秘密花园。

  这种似乎看得到,可是又看不清的迫切感时刻挑逗着月仪的神经,不一会儿,
莎丽雅的黑丝美足已然沾满了他的口水。

  「哈嗯、哈啊……」

  月仪越舔越上头,肉棒硬得都青筋毕露了,却由于得不到满足而颤抖着。

  「抖动得这么厉害,真拿你没办法。」

  黑丝脚底被月仪那粗重的喘息弄得有些痒痒,莎丽雅感觉单脚的足交要到极
限了。

  满是口水的黑丝美足从月仪的嘴里挣脱出来,扯断晶莹的拉丝后再双脚夹住
巨硬的肉棒。

  「噢噢!!」

  肉棒被双脚夹住,月仪得到的快感瞬间提升许多,尤其是莎丽雅还将右脚底
的口水给边磨蹭边涂抹在龟头、肉棒根部上,起到润滑剂的效果。

  「唔啊、嗯唔嗯、肉棒在脚底一跳一跳的好热唔嗯……」

  涂抹完脚底的液体后,莎丽雅当即让夹住肉棒的双脚快速上下滑动。时不时
用脚趾抵住龟头,浅入缝隙内,沾染到新冒出的前列腺液。

  「啊哈唔、啊啊嗯、好舒服唔!」

  湿热的包围,黑丝那顺滑中带点粗糙的质感,以及轻薄黑丝里面那娇嫩温暖
的脚底,汇聚在一起对肉棒造成的摩擦与刺激。

  还有莎丽雅时不时发出的艳情娇喘,占据听觉,宛如强力催情药般不断推动
月仪的射精欲达到顶峰。

  「唔啊啊、要射嗯哈、要射了啊啊唔!」

  转眼间数分钟过去,月仪的肉棒在莎丽雅的足交下,已经达到了极限。

  「被别人用脚夹着竟然还能射,月仪你到底有多变态啊?可以喔,就这样射
出来吧。」

  脚底间的肉棒正在猛烈跳动,这份火热的诉求进而传遍莎丽雅身心,令性奋
的她不断增强足交的速度与力度,为了让这肉棒快点射出来。

  「哈啊啊啊!射、射了——!!」

  明明是侮辱性的话语,却给予月仪某种莫名的快感,再也抑制不住射精欲。

  伴随肉棒最后一次抖动,浓厚的白浊就这样毫无保留地喷射在莎丽雅的黑丝
脚底、小腿和大腿上,甚至连旗袍下摆都沾染到不少。

  「黏糊糊的,还很热唔嗯……」

  将脚底的粘稠精液均匀地涂抹回肉棒及龟头上,莎丽雅的神情略有恍惚,那
里越来越想要了。

  ……

              52、旗袍与素股

  「哈啊、哈啊唔……」

  尽管在莎丽雅的足交下射了,但月仪仍感到缺了点什么,不够尽兴,因而肉
棒还保持着硬挺的状态。

  主要是射完后,被莎丽雅用黑丝美足把脚底的精液涂抹回肉棒根部,再加上
她那绝美俏脸所浮现的诱人桃红及娇喘,这些艳情的景象时刻刺激着月仪的感官。

  「射完后居然还这么硬,脚底黏糊糊的唔嗯。」

  涂抹完精液,莎丽雅的黑丝美足终于放开肉棒,之间还出现了粗短的粘液拉
丝,那湿透的黑丝脚底,十分性感。

  「不过我这里也好热嗯啊、唔哈……」

  伸手进旗袍内抚摸了下自己的私处,莎丽雅竟然忍不住发出魅惑的呻吟,看
得月仪两眼发直。

  莎丽雅的黑丝美腿还没收回和放下,随着她的玉手摸到私处,旗袍下摆被完
全撑开。里面的秘密花园能看得更清楚了,尽管有白皙光滑的手背挡着,但并不
妨碍月仪那炽热、直勾勾的眼神。

  「莎丽雅那个唔、我有点忍不住了嗯啊!」

  看着莎丽雅这副盛装打扮却色气满满的强烈反差模样,月仪实在是被诱惑得
不行,肉棒迅速回到巨硬的状态。

  「明明才射过,转眼间又硬成这样,是不是得夸奖一下月仪你才行呢。」

  妖艳一笑,莎丽雅放下黑丝美腿,从床边站起。来到月仪身前,跨坐在他的
大腿上,将挺直的肉棒压在美臀底下,这次换成了素股(穿着内裤的状态)。

  「!!!」

  还没从眼前的丰满回过神来,诱惑的芬芳瞬间包围自己,以及肉棒上那湿热
柔嫩的触感!

  「怎么,光是被我坐在大腿上就这么兴奋?」

  莎丽雅似乎很喜欢看月仪这副一惊一乍的样子,不停挑逗着他。

  「那个……莎丽雅太过迷人,我实在抵挡不了,完全是出于本能的!」

  「真有脸说,当初是谁轻易跟萝黛迩走的?」

  「这个……」

  闻言,月仪有点尴尬起来,其实他不是没想过跟莎丽雅一起留在皇宫,但宫
里那压抑和紧张的气氛实在受不了。

  那么劝莎丽雅一起搬出去?月仪连想都不会想,因为她是下任女王的第一候
选人,本人也确实为此努力着,怎么可能会搬出皇宫?

  不如说,像萝黛迩这种讨厌宫里勾心斗角生活的才是公主中的『怪胎』。

  「算了,让那些无聊的事情分散注意力未免太扫兴。」

  旗袍下摆朝黑丝大腿的两侧滑落,坐在肉棒根部磨蹭的莎丽雅,隔着轻薄的
布料感受其中的火热坚硬,刺激得蜜穴不断分泌出爱液。

  被夹在其中的性感内裤,一下子湿了大半,变得更加轻薄了。肉棒与蜜穴的
接触,近乎零阻挡。

  「莎丽雅的那里唔!好舒服哈啊唔!」

  肉棒在湿热私处的摩擦下,强烈的快感宛如触电般传遍月仪全身,爽得他不
由得叫出声。

  「后面还有更舒服的嗯唔、哈嗯……好热好硬唔啊。」

  莎丽雅同样被肉棒刺激得娇喘吁吁,满脸诱人桃红,迷人的清香中不知不觉
混入色气的芬芳。

  黑丝美腿环住月仪的腰间,用纤纤玉手捧起他的俊脸。

  「这是……」

  看到佩戴在莎丽雅玉手上的水晶手链时,月仪非常惊喜。

  这是一年前,月仪在莎丽雅生日那天送给她的礼物。

  虽然对于拥有无数名贵华美饰品的莎丽雅而言,这条水晶手链『廉价』得不
比街边石头好多少,但却是掏空了月仪当时的积蓄。

  没想到莎丽雅至今还戴着,让月仪有点感动。毕竟这条手链的款式是他自己
设计,而后买来水晶、宝石等材料,再亲手制作的。

  「来,月仪,张嘴~」

  莎丽雅捧着月仪的脸蛋,含起一口唾液,轻启朱唇,让其缓缓流下。

  「唔哈、嗯唔唔(咕噜咕噜)。」

  见状,月仪立马张嘴接住莎丽雅的唾液,像是品尝仙露琼浆一般津津有味地
喝下。

  以晶莹的唾液细流为纽带,两人的距离慢慢拉近,最终再度吻在了一起。

  刚亲到莎丽雅的小嘴,月仪的舌头就迫不及待地伸进对方的嘴里。舔着她的
内唇、贝齿,贪婪地吸吮着更多甘甜唾液,缠绕住她的香舌。

  对此,莎丽雅闭上美眸,沉浸于浓厚的舌吻与唾液交融当中,坐住肉棒的私
处,磨蹭速度正在加快着。

  爱液不停透过湿薄的内裤流露到肉棒上,再经过均匀涂抹的磨蹭,起到润滑
的作用。

  「哈啊唔、嗯嗯啊、唔嗯……」

  伴随双方喘息的,是上下两边那有所不同的水声,混合在一起,于安静的房
间中演奏出艳情的乐章。

  肉棒对只隔着一层湿薄内裤的蜜穴感知得越来越明显,每当莎丽雅前后滑动
摩擦一次,龟头都会碰到旗袍后方下摆的内侧。

  溢流的前列腺液,随之沾染到那柔顺丝滑的旗袍内侧当中。

  面对莎丽雅这般成熟诱人的娇躯,要不是双手被固定着,月仪真想赶紧抱住,
好好享受一番,忍得相当辛苦。

  对于月仪的渴求,莎丽雅十分清楚,自己也被底下的肉棒激起了欲火,可还
是打算再逗弄他一下。

  「呼嗯啊、哈唔嗯唔……」

  香舌被月仪紧紧吸着,不仅自己的唾液被他索取,莎丽雅同样喝下对方那经
由舌头流到嘴里的唾液。

  紧贴的双唇,两人混杂的唾液断续从缝隙间溢出,滑过下巴,滴落衣物。

  持续了十来分钟,月仪和莎丽雅才从浓厚的舌吻中分开,深情对视,喘息连
连。

  并未满足的月仪不等莎丽雅反应过来,突然发起袭击。凑过去舔起她那绝美
艳丽的俏脸,光滑精致的下巴、脖子,娇嫩的耳垂等部位迅速染上湿漉的痕迹。

  「月仪别像条狗一样乱舔唔哈、那里唔、好痒嗯唔。」

  顺着舔到白嫩的香肩,最终来到诱惑的腋下,发现有些许香汗,更让月仪兴
奋了。

  这股魅惑芬芳中带有少许迷人汗味的味道,令月仪舔得很是上头,还时不时
用牙齿轻咬,留下自己的印记。

  「哈啊啊、莎丽雅的这里好美味唔哈、还有快忍不住,要射唔哈、射了啊—
—!!」

  另一方面,肉棒在素股不停的摩擦刺激下,迎来了第二轮射精。直接将大量
白浊射在了莎丽雅的美臀、内裤(私处)、大腿和旗袍里面。

  「唔哈、好热的感觉,黏糊糊的嗯啊……」

  待肉棒射完,莎丽雅的素股逐渐停止,静静感受着沾满旗袍内下身的火热与
粘稠。

  ……

              53、旗袍与潮吹

  咚咚。

  月仪还没从射精的余韵中回过神来,忽然被敲门声拉回了现实。

  「真不会看气氛。」

  仍旧坐在月仪的肉棒上,莎丽雅转头看向门那边,语气略带不悦:「有什么
事?」

  「不好意思,打扰到莎丽雅殿下了,其实是女王陛下有重要的事情找您。」

  门外传来清脆动听的少女音色,看来是这里的女仆。

  「母后?我现在有点忙,你回报她我晚点过去。」

  「这个……实在很抱歉,女王陛下说让你十分钟内到达会议大厅。」

  「……我等下会过去的,你先退下吧。」

  「好的,打扰到莎丽雅殿下实在抱歉!」

  随后便是渐行渐远的脚步声,房间慢慢回归宁静,只是先前淫乱的氛围消散
了许多。

  「真不会看气氛。」

  又重复了一遍,莎丽雅不太尽兴地从月仪的大腿上离开。

  正当月仪以为就此结束而感到失望时,莎丽雅却丝毫没有准备出发的迹象。

  「听到没,还剩十分钟,刚才都让月仪你舒服得射两次了,现在该轮到我了。」

  踩在月仪双腿旁的坐垫上站起来,让他面对自己的下半身,莎丽雅诱惑满满
地说着。

  「诶?可是莎丽雅你不是要去女王陛下那……」

  「直接瞬移过去就行了,不要继续让废话浪费时间。」

  不等月仪说完,莎丽雅打断道,然后掀起旗袍下摆,落到他的后脑勺。

  「十分钟也做不了什么,月仪你就用舌头给我舔下吧。」

  说话间,莎丽雅让月仪的脑袋进入到旗袍内,直面自己的私处。

  「!!!」

  霎时间,诱人的芬芳扑面而来,还带有少许湿气。尽管很暗,但月仪还是能
隐约通过因湿透变得半透明的内裤看到里面的蜜穴,让他的兴奋值立刻达到最高。

  无需多言,月仪赶紧凑过去,先是贴脸使劲细嗅芬芳,再张嘴含住莎丽雅的
私处。稍微用点力,还吸吮到了残余在内裤上的爱液,这味道真叫人欲罢不能。

  「嗯啊、哈唔唔、就这样嗯唔、吸得好舒服唔啊……」

  玉手按住月仪的脑袋,黑丝美腿微微颤动,莎丽雅不禁舒服地娇喘起来,听
得他更来劲了。

  伸出舌头,月仪隔着湿漉的内裤舔起莎丽雅的蜜穴,可惜无论怎么舔也进不
去里面,只能慢慢舔向内裤边缘,再从缝隙中进入。

  「唔唔、哈嗯(咕噜咕噜)。」

  从边缘的缝隙到中间的私处来回吸舔,很快就让内裤湿了大半,月仪贪婪地
索取更多的爱液。

  本来就欲火难耐的莎丽雅,被月仪这么用力的吸舔着,蜜穴内正源源不断地
分泌出爱液,透过内裤流到他嘴里。

  「这种感觉唔嗯、还是第一次哈啊、好舒服嗯唔……」

  月仪的发型都快被抓乱了,这是莎丽雅第一次被舔私处,完全没有任何羞耻
感,只有满满的快感充斥全身。

  「啊唔哈嗯、唔啊。」

  隔着内裤吸舔了三四分钟,为了追求更进一步的刺激,月仪直接咬住内裤,
努力往下扯。

  当内裤被扯到大腿中部时,月仪的鼻子和嘴顺势紧贴到湿润的蜜穴前,那娇
嫩湿滑的阴唇和极其诱人的气味让他无比沉醉。

  「唔哈啊、别闻了嗯啊、快舔嗯唔。」

  私处不停传来月仪那火热的鼻息,使得莎丽雅有种酥麻又发痒的感觉。

  「唔哈啊唔……」

  闻够后,月仪当即张嘴含住整个蜜穴,吸吮起表面上的爱液和周围那浓密整
齐的阴毛。进而伸出舌头,顶开湿滑娇嫩的阴唇,很滑溜地就进入到了里面。

  没多久,月仪的舌头完全伸进了蜜穴内,那湿热肉壁的挤压与收缩,顺舌流
落的爱液,都让他十分上头。

  咕噜、咕噜。

  安静的房间内,渐渐响起色气的水声,月仪的舌头快速地再蜜穴里伸缩。牙
齿配合着节奏,轻咬摩擦早已立起来的阴蒂,津津有味地享用溢流的爱液。

  「啊啊唔嗯、对就这样嗯哈、好舒服唔唔、月仪的舌头在里面进进出出的唔
哈……」

  宛如触电般的猛烈快感迅速传遍莎丽雅全身,她绝美艳丽的俏脸上满是诱人
桃红,娇喘呻吟连连。

  黑丝美腿夹住月仪的脸颊两旁,玉手揉搓着他越来越凌乱的发型。娇躯微微
往后仰,胸前的巨大柔软随身摇晃,即使被贴身的旗袍包围,也十分明显。

  可惜月仪看不到这一切,但通过莎丽雅的美妙娇喘和娇躯颤动的幅度,月仪
完全想象得出她此刻的魅惑模样,不如说这样更性奋了!

  这种情况下,连射两次的肉棒转眼间恢复到一柱擎天的巨硬状态。不停蹭着
莎丽雅的黑丝小腿,然而没被理会,相当遗憾。

  「哈啊、唔唔啊啊嗯(咕噜)。」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蜜穴里面的肉壁,收缩力度正在增强着,爱液源源不断
地流出,显然快要去了。

  「哈啊啊、嗯唔、不行了嗯啊……」

  按住月仪的脑袋,莎丽雅的娇躯颤抖得越发厉害,尤其是下半身。

  随着蜜穴在月仪脸上不受控制地滑蹭起来,溢出的爱液很快弄湿了他的整张
俊脸。

  宛若下雨般,蜜穴深处的肉壁每收缩一次,都会流出许多爱液。大部分落到
月仪的嘴里,少部分则均匀地涂抹在他脸上。

  莎丽雅的迷人体香,与蜜穴那淫乱的气味混杂在一起,变成一种相当奇妙的
诱惑清香,让月仪迷恋得无法自拔。

  当月仪的舌头最后一次伸进湿热阴道的深处时,顿时被强有力的收缩紧紧吸
附,然后——「啊嗯哈、要去嗯、去了哈啊啊!!」

  娇躯前倾,黑丝美腿夹住的同时亦半弯腰抱住月仪的脑袋,大量的爱液就这
样毫无保留地潮喷在他张开着的嘴里。

  「哈、哈……这种感觉、好舒服唔哈啊……」

  被月仪舔到潮吹,莎丽雅已然迷恋上了这种高潮时的强烈快感。

  「哈啊唔、咕噜、咳咳哈嗯!」

  嘴巴和鼻子都被蜜穴紧紧贴住,月仪有些喘不过气来,为此还被爱液呛到了。

  良久,莎丽雅才缓缓回过神来,眼见十分钟马上就要过去了,当即用清理魔
法让自己和房间恢复如初,并解开月仪的拘束。

  「今天就先到这,我有事离开一下。」

  「诶?那我这里该怎么办?」

  月仪下意识指着自己那高高挺立的肉棒。

  「都射了两次还这么有精神,真不错。你先给我攒着,以后有的是机会,毕
竟月仪你这段时间都要住在这里。」

  「为什么?」

  「因为萝黛迩和雪妲接下来都会抽不出时间陪你了(笑),就给我老实待在
这吧。」

  话音刚落,没等月仪回答,莎丽雅一个瞬移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要如何攒着啊?!」

  空荡的房间里,只剩下茫然无助的月仪。

  ……

              54、真空的睡袍

  「……哈,还是去洗个澡吧。」

  看着自己那一柱擎天的肉棒,月仪非常想就地解决,可是想到刚才跟莎丽雅
那美妙的接触,自己用手未免太空虚可悲,只好作罢。

  收拾整理下,月仪离开房间,前往附近的浴室。在之前莎丽雅带他游览的过
程中,已经把去过地方的路线都记下来了。

  简单地清洗完身体,泡在暖和的室内温泉里,月仪慢慢压下了旺盛的欲火。
明明都射过两次了,再往前点还跟雪妲做过,现在却依旧没有满足。

  「你这家伙到底要射几次才行啊?」

  看着硬得浮出水面的肉棒,月仪苦笑地自嘲了下。

  「话说莎丽雅让我这段时间都住在这是什么意思?总觉得这次考核突然增加
难度应该跟她有点关系……算了,还是别乱想,反正在皇宫里,我也做不了什么,
船到桥头自然直。」

  想着这些有的没的,月仪慢慢沉浸于舒服的泡温泉当中。

  ……

  金碧辉煌的会议大厅内。

  共有八位气质高贵,容貌美艳的皇族女性围绕而坐。

  其中坐在核心位置的为一名看上去像是二十五六岁的绝美女子,她身材高挑,
肤白柔嫩,四肢修长,身着丝滑素雅的淡紫礼裙。佩戴于浅金色秀发上的皇冠,
在灯光的照耀下折射出炫目的色彩,以及细长睫毛下魅惑的深红瞳色。

  单看她的外貌,普通情况下绝不会想到她会是掌管着一个强大帝国的女王。
可是一感受到她那充满绝对存在感,甚至让人有些喘不过气的威压气场,任谁都
会收起所有疑问。

  哪怕在座的其他女性都气质再尊贵,容颜再美艳,只要坐在她附近,都会黯
然失色。

  没错,她就是爱斯魔尔帝国当今最至高无上的存在,现任女王——星怜·诺
爱尔。

  而坐在星怜周围的那些女性,无一例外都是整个皇族里最为核心的阶层。

  身居高位,掌管各个部门的权限,主要职责为协助星怜,共同治理爱斯魔尔
帝国。

  「莎丽雅,你居然会有踩点到达这种重要会议的时候,真少见。」

  看着姗姗来迟的莎丽雅,星怜似笑非笑地打趣道。

  「陛下,不好意思,来之前被点事耽搁了。」

  到星怜身旁坐下,莎丽雅随便找了个借口。虽然之前在月仪面前抱怨过,但
现在可不能失礼。

  「诶~」

  对于自己大女儿给出的理由,星怜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毕竟小女儿萝黛迩
今天才带着雪妲和月仪回来。

  一年前她们在相互『争夺』月仪的事情也被星怜看在眼里,毫无疑问,莎丽
雅来得这么晚肯定和月仪有关。

  露出个意味深长的微笑,星怜不由得对月仪产生了兴趣。

  萝黛迩暂且不论,连自己这个一心想要成为下任女王的大女儿莎丽雅都对月
仪如此上心,他究竟有什么特别的魅力呢?

  有机会的话,倒可以去『深入』接触一下月仪,星怜心想。

  「那么时间也到了,关于增加考核难度一事的最终定案就此开始,首先莎丽
雅你先来总结目前的整体情况及确定后的具体落实。」

  其实关于增加考核难度这件事最开始是莎丽雅提出的,而星怜也觉得有这个
必要就顺势让她成为主要负责人了。

  「嗯,目前的情况正如预料那般顺利进行中……」

  站起来向星怜和在座的各种行了个礼,莎丽雅有条不紊地汇报起自己所掌握
的实情,以及落实工作的层层安排。

  没错,最初提起让考核难度大增的并非星怜,而是本身也要参与考核的莎丽
雅。

  倒不是说莎丽雅有意要为难其他皇室成员,主要是她觉得目前的考核过于简
单,每年就相当于走个流程。对于有心要继承女王之位的她而言,这实在太无趣
了。

  何况宫里的风气近年来也略微有些松散,正好借助这次机会来重整一下。

  效果是立竿见影的,考核难度增加的消息一出,整个皇宫里的空气瞬间为之
一变。所有要参与考核的皇室成员,都纷纷打起十二分精神去做准备。

  当然,增加考核难度是以女王的名号发布的,星怜恰巧正有此意。

  总而言之,关于考核一事的大部分工作,都由莎丽雅负责,也算是给她个接
手部分女王职务的机会。

  最后,会议一直持续到晚上,待所有事项都确定落实后才慢慢散会,对于增
加考核难度这事,总体上是一致认可的。

  ……

  会议结束,莎丽雅与星怜共进完晚餐再回来时已是十点多。

  宽敞雅致的浴场内。

  「真累人呢,想不到提升考核难度这种事想要落实的话,竟需要耗费如此多
精力与时间,难怪母后她平时里忙得想聊一会都难。」

  压制住想要立马找月仪将下午的事情给继续进行的冲动,莎丽雅决定先泡个
澡,放空身心,缓解疲劳。

  原以为增加考核难度只是在会议里提出来说一下的事情,结果星怜直接让莎
丽雅摸清所有皇室成员的实际水平,再对症下药,根据个人水平来增加难度。

  在这基础上,还得确保所有人面临的难度涨幅都尽量统一(对个人而言),
以达到相对公平的结果。

  这样一来,工作量就相当庞大了,即使是莎丽雅,也忍不住会感到疲惫。好
在这段时间的努力没白费,顺利完成星怜下达的任务并成功得到认可。

  半小时后,临近十一点。

  披着深色薄纱、背后臀部上方绑着精致蕾丝花边蝴蝶结的睡袍,神清气爽的
莎丽雅正往房间走去,只见她如黑夜般深邃的秀发还略有些湿润与湿气,增添几
分慵懒的魅惑。

  睡袍直接敞开着,里面一丝不挂,傲人巨乳与诱人私处半遮半掩,时不时从
曼妙娇躯上滑落的水珠在走廊灯光的照耀下反射出异样的光辉。

  「终于能空闲下来了,今晚可要让月仪好好『满足』我才行,下午做到一半
就中断,然后忍到现在,真有点难受。」

  走路的途中,从蜜穴内往大腿内侧滑落的一滴晶莹,不知是刚泡完时澡残余
的水珠,亦或是其它液体。

  很快,莎丽雅进入到房间里,发现开着微弱的暖灯,月仪正在熟睡中。

  「明明都睡着了,却还是硬成这样……」

  走到床边,盯着眼前那高高隆起的小帐篷,莎丽雅稍微兴奋了起来。

  ……

              55、双穴的刺激

  「唔嗯……」

  正在熟睡中的月仪,忽然感到脸上被什么东西压着,有股很诱人的清香和湿
气。下半身那里也有点凉快,好像没穿裤子一样……难不成!

  很快,月仪完全清醒了过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白嫩柔软的美臀。尽管被睡
袍遮住了小半,但那略微带点褶皱的嫩菊与湿润的蜜穴仍是清晰可见,悄悄仰起
头,鼻尖就能碰到了。

  像是受到不可抗力的吸引,月仪的双手下意识揉住眼前的美臀,满手柔嫩的
触感让他欲罢不能。并且边揉边将美臀往两边拉扯,使里面微微颤动的嫩菊看得
更加清楚。

  「嗯啊、月仪你醒来的话就说下,搞突然袭击这种哈唔……」

  没错,压在月仪身上的正确刚洗完澡的莎丽雅。她丰满的巨乳垂在月仪的大
腿上,玉手握住巨硬的肉棒慢慢撸动着,两人形成个69式的姿势。

  「莎丽雅、我、我忍不住了!」

  面对如此诱惑,忍了半天的月仪哪还受得了?掰开美臀,立马凑过去含住蜜
穴,吸吮几口美味的爱液。再伸出舌头进里面享受肉壁的挤压,鼻子贴近嫩菊,
贪婪地细嗅芬芳。

  「哈啊、月仪的舌头进到里面唔哈啊啊、屁股也被使劲闻着嗯哈啊……」

  屁穴处不停传来月仪那炽热的鼻息,让莎丽雅有种酥麻的快感,白皙修长的
美腿也进而夹住他的脸颊。

  不过月仪显然不会满足于此,舌头在蜜穴里吸舔了几分钟后慢慢缩回来再往
上舔,最终来到嫩菊的位置。

  先是在诱惑的嫩菊附近舔几圈,往屁穴内吹气,再让舌尖舔进里面。

  另一方面,月仪的手也没闲着,边舔莎丽雅的屁穴边插手指进蜜穴抠挖。霎
时间,淫乱的水声逐渐清晰,不知是爱液被搅拌的声音,还是舔屁穴的吸吮声,
亦或是两者皆有。

  「唔啊啊、那里唔嗯、两边都被进攻了哈嗯、好舒服啊嗯唔……」

  在月仪的耐力吸舔下,莎丽雅的嫩菊很快就沾满了他的口水,屁穴也被刺激
得一张一缩的。连带着,蜜穴深处的爱液不断增加,手指的每一次抠挖,都能带
出不少液体。

  虽说是第一次被舔屁穴,但莎丽雅似乎很喜欢这种酥麻又奇妙的快感,甚至
还想连屁穴的深处也能得到充实,毕竟舌头只能进到浅浅的一层。

  「要是那里被这么大的肉棒插入的话唔嗯……」

  望着贴在自己俏脸上的巨硬肉棒,莎丽雅想象起肛交,不禁咽了口水,欲火
烧得更旺了。

  何况月仪那抠挖蜜穴的手指正在加快着进出的速度,双重快感迅速传遍莎丽
雅全身,舒服得她呻吟连连。

  「好棒唔哈、莎丽雅的屁股好美味嗯啊!」

  不仅屁穴,整个美臀都不放过,月仪又舔又咬,在白嫩柔软的臀部留下自己
的痕迹。

  「对嗯、就这样哈啊啊唔、让我更舒服嗯啊嗯……」

  蜜穴内的水声越来越大,流落的爱液浸湿了月仪的胸膛及脖子,显然快要去
了。

  见状,月仪立马转移目标,拔出手指,舌头从屁穴转到蜜穴内。

  「哈唔(咕噜咕噜)嗯啊……」

  舌头刚伸进蜜穴里面,大量的爱液宛如拉开的水闸般源源不断地被月仪喝下。
为了进一步给予莎丽雅刺激,月仪再度插入手指,配合舌头进行抠挖。

  「啊嗯、月仪吸得好用力嗯哈、舌头舔得好舒服哈啊啊。」

  尽管嫩菊变得有些空虚,但原本就快忍不住的蜜穴被月仪这么卖力地吸舔,
还有那连续进出的手指,让莎丽雅的快感迅速达到最高值。

  「莎丽雅的这里、很寂寞的样子唔嗯。」

  这时,月仪发现近在眼前的嫩菊正在一张一缩着,上面还残余着自己的唾液,
在灯光的照耀下折射出色气的光泽,很是诱人。

  处于亢奋中的月仪,当即忍不住伸手摸向嫩菊,将上面的唾液给均匀涂抹在
周围,再用手指轻抚屁穴,并试探性地压进去一点。同时,吸舔蜜穴的嘴与舌头
也更加卖力,贪婪地索取着美味的爱液。

  「哈唔啊啊、月仪的手指唔哈啊嗯……」

  不同于刚才的舔,屁穴被月仪用手指抚摸着,还陷入了一点点,让莎丽雅有
种奇怪的感觉,但并不讨厌。

  另一方面,蜜穴内的肉壁被吸吮得正在不停收缩,爱液越流越多,莎丽雅显
然快忍不住了,只差最后的强烈刺激。

  见莎丽雅没有反对的迹象,月仪当即鼓起勇气,让停留在屁穴表层的手指慢
慢穿过柔嫩的入口,进到湿热的肉壁当中。

  与蜜穴不同,屁穴内的肉壁通道更加紧致。透过手指,给月仪一种特别又着
迷的美妙触感。

  「啊啊唔哈、月仪整根手指都插进去了嗯啊、屁股里被填满了唔哈啊啊!」

  随着月仪的手指完全插进屁穴内,一种独特又强烈的快感,宛如触电般传遍
莎丽雅全身。

  在这瞬间,由于屁穴受到的强烈刺激,早就达到忍耐继续的莎丽雅再也抑制
不住。

  「啊啊啊唔、不行了哈啊啊嗯、要去嗯哈去了啊!!」

  插入屁穴的手指正在进出抠挖,深入蜜穴的舌头也在卖力吸吮,双穴的刺激
使得莎丽雅的娇躯颤抖个不停。随着肉壁的猛烈收缩和她的大声呻吟,最终——
「唔哈哈(咳咳)!」

  大量的爱液如洪水般喷涌而出,大半流到月仪嘴里,还不小心被呛到了,连
脸都被打湿了。

  没错,在双穴的猛烈刺激下,莎丽雅如愿达到想要的快感,顺其自然潮吹了。

  「哈啊嗯、好舒服哈嗯、比下午那次还要舒服得多,这种感觉好让人着迷嗯
啊……」

  爽得脑海中一片空白的莎丽雅,柔软无力地趴在月仪的大腿上,轻轻撸着早
已硬得不行的肉棒,任由他继续吸舔蜜穴里的爱液和逗弄屁穴。

  「唔嗯、哈啊。」

  良久,将蜜穴内的爱液给全部吸吮干净后。月仪边喘着气边收回舌头,顺势
一起拔出插在屁穴里的手指,刺激得莎丽雅稍微颤抖了下。

  看着眼前那湿漉漉的双穴,月仪深深入迷了。尤其是那被手指扩大些许的屁
穴,还流出了某些液体,吸引得他再度凑过去舔干净。

  「嗯啊、月仪你居然还有喜欢舔别人屁股这种变态嗜好,真是看不出呢。」

  转头看了眼正在津津有味舔着自己屁穴的月仪,莎丽雅忽然露个出妖艳的笑
容。

  ……

              56、连体的黑丝

  「看月仪你让我这么舒服的份上,给你点刺激的吧。」

  良久,莎丽雅才慢悠悠地起来,脱掉宽松的睡袍,露出完美无瑕的娇躯,看
得月仪一阵口干舌燥。

  将睡裙丢在月仪的脸上,莎丽雅诱惑满满地说着:「我没允许之前你别看过
来,知道没~」

  「嗯!!」

  睡袍上还留有莎丽雅那迷人的体香和余温,吸引得月仪不停闻着上面的芬芳。

  紧接着,月仪听到了莎丽雅下床走动的脚步声和穿衣物的诱惑摩擦声,难不
成是……!

  虽说没有看到是什么情况,但月仪已经开始幻想起莎丽雅穿上各种情趣衣物
的诱人模样,肉棒挺得更大了。

  几分钟后,正当月仪沉浸于幻想中无法自拔之际,床垫传来下压的触感,以
及莎丽雅那美妙动听的声音。

  「月仪你可以看了。」

  「好……!!!」

  拿开睡袍,定睛一看,当月仪抬头望到站在床上的莎丽雅时,被惊艳得说不
出话来——只见莎丽雅穿上了绣有精致花纹的连体黑丝,内层从美足包裹到胸部,
且私处和乳头处为开裆状态。此外,半遮挡住蜜穴的为一条从前方连接到背后的
珍珠链,那渗透进阴唇些许的珍珠,甚至因濡湿而出现晶莹的反光,色气无比。

  外层为镂空的深紫透明(大半)情趣睡裙,上身的蕾丝以傲人双峰为中心,
向两边间断蔓延,其中几处编织有美艳的花纹,慵懒地贴在娇躯上。黑丝大腿上
戴着配套的花纹蕾丝腿环,艳情满满。

  深色半透的黑丝睡裙与白嫩的美肌形成鲜明对比,再加上莎丽雅将她那头有
如黑夜般深邃的秀发给盘起来,露出白皙修长的后颈,进一步增添了她的魅惑。

  与花纹黑丝美腿成对比,莎丽雅的玉手也穿戴上了半透明的蕾丝薄纱长手套,
手腕处还编织着精美的花朵。

  「光是看着就硬得乱跳,看来没白费我特地换的这身呢~」

  单脚踩在月仪的肉棒上,莎丽雅诱惑地舔了下朱唇,几滴爱液正透过珍珠滴
在他的大腿。

  「莎、莎丽雅!!」

  本来就忍了半天的月仪,经过刚才的69和现在的挑逗,哪还能忍得住?失去
理性的他立马起身,一把抱住莎丽雅的柳腰,手感绝妙,既有黑丝与蕾丝那略带
粗糙的柔滑,也有肌肤的娇嫩。

  「唔嗯……」

  莎丽雅刚想说点什么,结果被月仪吻住了朱唇,同时他的双手不停在被黑丝
睡裙包裹的娇躯上游走着。

  啪。

  摸到柔软的美臀时,月仪忍不住一拍,顿时弄出清脆的响声,手指往下摸去,
嫩菊仍旧是湿润的。手指一滑,很轻易地就插进了里面。

  「嗯唔啊嗯、哈唔……」

  香舌被月仪紧紧吸着,屁穴又被手指插入,明明刚潮吹过,莎丽雅却又被挑
起了欲火。娇躯微微颤抖着,黑丝美腿在手指对屁穴的抠挖下不由得夹住并拢,
经过珍珠的爱液更是滴落个不停。

  为了『回礼』,莎丽雅用黑丝玉手握住了月仪的肉棒,边用拇指逗弄龟头边
快撸动起来。

  「唔唔!」

  维持在忍耐极限的月仪,肉棒被莎丽雅这么一撸,如触电般的快感传遍他全
身,不仅有蕾丝那粗糙中带有丝滑的触感,更有玉手的娇嫩温暖。龟头的缝隙间
不断流出液体,弄湿了包住玉手的蕾丝手套。

  就这样,相拥深吻中的两人,莎丽雅的屁穴被月仪抠挖着,而月仪的肉棒亦
被莎丽雅撸动挑逗着,彼此的快感,混合交织,忘却自我。

  于薄纱掌心跳动的肉棒,伴随而来的射精欲刺激得月仪迫切需求更多的快感。

  单纯的手撸已经满足不了月仪,他的下体往前一挺,肉棒顺势插进莎丽雅的
黑丝大腿间,根部顶着她的蜜穴,因此还弄得珍珠链陷入到湿滑的阴唇内了。

  「哈啊啊嗯、唔噜嗯……」

  私处感受到肉棒的巨硬与火热,莎丽雅当然知道月仪快到极限了,而自己那
空虚已久的蜜穴也在渴望着被填满。

  于是趁着月仪吸吮力度减弱的时机,莎丽雅收回香舌,断开拉丝,结束了这
次深吻。再凑到他耳边,诱惑低语:「要不要试着征服一下爱斯魔尔帝国的长帝
姬,让她成为你的东西呢?」

  说完,还舔了舔月仪的耳垂,轻咬了下他的耳朵。

  「肯定要!!」

  闻言,再也按耐不住的月仪拔出插在屁穴里的手指,并抱住莎丽雅往前一倒,
将她压在身下。

  逐起身,找来枕头垫起莎丽雅的美臀,分开黑丝美腿,以八字形向下压,那
晶莹湿润的蜜穴与屁穴一览无余。尤其是蜜穴中间还陷入着一串珍珠,更显色气。

  与萝黛迩的光滑白虎小穴不同,莎丽雅的蜜穴周围长着浓密的阴毛,形散而
不乱,因爱液的濡湿变得块状,无比美妙。

  「在这世上你还是第一个能让我摆出这种姿势的男人~接下来你要怎么做呢?」

  自己的双腿被分开,撑开的双穴被直勾勾盯着,莎丽雅丝毫不觉得羞涩,反
而一脸妖艳的笑容,继续挑逗月仪。

  「那当然是……!」

  拉开珍珠链,偏到一旁,将肉棒抵在蜜穴上磨蹭,正当月仪准备插入,看到
眼前那被手指撑大的屁穴时,忽然想『使坏』一下。

  利用爱液的润滑,肉棒直接从蜜穴滑落至嫩菊处,并且还用龟头顶住蹭着,
甚至陷进去了一点。

  「嗯啊、那里还不行嗯啊啊、快点给我停下唔哈啊……」

  感受到屁穴不断传来的挤压与充实,还没做好准备的莎丽雅打算阻止月仪。

  「事到如今,你以为我能停下么唔唔!」

  半个龟头都陷入到屁穴里了,强烈的湿热感令月仪非常上头。

  「难道月仪你会做我不愿意的事情?」

  仅仅是口头上的制止,如果月仪打算硬来,莎丽雅并不打算反抗。

  「……确实不会。」

  沉默片刻,月仪抖动下肉棒,让其回到蜜穴的位置,接着一顶,很滑溜的就
经过阴唇,一插到底。

  「唔噫!好紧好柔软!」

  湿滑又紧致的肉壁挤压,仿佛要将肉棒吞掉般团团吸附住,爽得月仪长长吐
了口气。

  「唔啊、哈啊、月仪的肉棒进来了嗯啊啊、好大好充实唔……」

  房间顿时回想起莎丽雅艳情满满的呻吟与娇喘,奏响这个漫长夜晚的高潮。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