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暗涌系列之【妻乱】(21)逆袭

  • 激情暗涌系列之【妻乱】(21)逆袭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性愛技巧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原创作者:逸铭    春满四合院独家首发

未经作者许可,禁止转载

(21)逆袭

在长沙发的另一头,坐起了身的欣妍折起双腿侧放在沙发上,把一对白滑的膝头朝着我并在一起。从窗外吹来的风拨乱了她额前的头发,拂过她鼻尖和额角微渗的汗珠。她那空灵的目光仿佛沈浸在过去,又像是憧憬未来,简直活脱脱是长堤公园海边巖石上的那尊美人鱼。

上大学的时候,每每午后享受完激烈的性爱,我们也喜欢这样静静地坐着,一起听着外面人世的热闹,来反寻内心的安宁。每次欣妍也是用这优雅的姿态,双腿的尽头正好盖住了发际很低的芳草地,让她看起来更象是用整块无瑕的白璧雕琢成的。那晶透的明眸,妍妩的秀面,生香的纤颈,小巧的锁骨,玉琢的粉肩,洁嫩的藕臂,莹润的雪乳,娇蛮的柳腰,盈腴的梨臀,颀长的璧腿,一身冰肌玉骨无处不是上天的杰作。

虽没有正式的山盟海誓,可我早已暗许要和她相守一生。不只是因为她绝伦的美貌,更因为她能携我沐春风,踏秋叶,消炎夏,暖雪夜。

不知道此刻的她是否还能找回那份宁静,只知道我自己内心正暗涌难平。如果生活就此改变,结局是否能如人愿。

午后穿堂的清风拂过欣妍,带着她特有的馨香从我两胁穿过。我正想开口打破沈默,放在大腿上的手机忽然一震,提示收到了一个消息。欣妍伸手越过我安宁的胯间拿起她的手机,指尖在我赤裸的肌肤上轻轻划过。

「差点忘了,马上要有人来了。」

欣妍低头在手机上划动了几下,莞尔一笑说道。

「美莹不会这麽快回来吧。」

「不是她。」

「那会是谁?」

「来了就知道了。」

不一会儿门铃忽然响了起来。欣妍赶紧起身把她的手机递给了我。

「等会如果你想让来的人做任何事,就给这个微信发消息。」

「什麽意思?」

我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满脸疑惑地接过手机。

「来不及解释了,你赶紧先把衣服穿上。我进卧室了,你一个人来招呼吧。」

等欣妍进了房间,我七手八脚地穿好衣服,连蹦带跳地沖到门后。通过猫眼看见门外是一个年轻女性变型的身影,我心裏忍不住「咚咚」地跳了起来。

「这是欣妍家吗?」

女人被我猛然打开的门吓了一条,往后倒退了一小步才开口问道。

「对啊,请问你是……呦,这不是金秘书吗嘛,快请进,快请进。」

来者穿着一身金底色银灰竖条的过膝连衣裙,丝滑的面料被一根金色的细皮带束在腰间。她腿上穿着一双浅灰色的丝袜,脚上是一双金色的高跟鞋。

此人是肖总的秘书,叫金菲倩。早就听欣妍说她在公司裏算得上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虽然只是狐假虎威,却十分傲气。我忙不迭地把她让进了房间,引着她到客厅,客气地招呼她坐下。

她先环顾了一下房间,款款地走到茶几前,选了一张单人沙发坐下时,猛地飘来一阵浓郁的香水味。我识趣地往后退了一步,和她隔开一段距离坐到长沙发上。

之前因为那单被大伟忽悠了的销售,我和她有过几面之交,知道她比我们大几岁,应该三十出头了。她还留着一贯的齐腮短发,看起来很干练。

「欣妍在家吗?」

金秘书翕动着薄薄的嘴唇问道,她那双还算漂亮的眼睛总让人觉得不太友好。

「哦,她有事出去了。请问您找她有什麽事吗?」

「这样啊。其实也没什麽事。我这裏有一份文件,肖总让我拿给她。」

她说着从随身的包裏拿出一个信封放到茶几上。

「是什麽要紧文件,是不是很急,周末还特地拿过来?要不我打个电话让她赶紧赶回来。」

「那倒不必。不如你看一下,帮她签收一下,这样我就不用等她了。」

金秘书说完无聊地整理了一下盖在膝头上的裙摆。

我打开没有封口的信封,从裏面抽出两张纸。展开一看一张是用欣妍他们单位的公函纸打印的任职通知,另一张是文件签收表。任职通知上写着欣妍从下周一调动工作到集团销售部,任经理助理兼某类成套设备的采购主办。

我心裏一惊,这可是欣妍他们单位最有油水的职位,照说怎麽也轮不到她啊。这到底是怎麽回事?难道和昨晚发生的事情有关?我忽然想起欣妍刚才说如果想让来者,也就是眼前这位金秘书做任何事,只要往手机上那个微信发消息就行。这又是什麽意思?我该让这个金秘书做什麽呢?这个狗眼看人低的女人真会听我的摆布?

「这麽重大的事,我怎麽没听欣妍说过。要不我这就发个微信问一下她。」

我没说完就拿起了欣妍留在茶几上的手机,屏幕上打开着和一个叫「潇潇洒洒」的对话界面。坐在斜对面的金秘书看了一眼开着的窗户,一贯养尊处优的她可能嫌房间裏没开空调,有点不耐烦地用手扇起了风。

「让她把腰带解了。」

我略微思索了一下,在屏幕上快速地输入着。按完发送键之后,我朝金秘书讨好地笑了一下。没想到她却瞪了我一眼,然后把那张保养得白滑紧致的脸扭到一边,装着打量起我们家的陈设。

不一会儿从她那边传来一声手机进信息的提示音,她故作优雅地伸手到包裏拿出了手机。只见她刚用手划动了几下,脸上立刻露出了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她皱着眉快速地输入起来,然后恨恨地按了一下发送键,腾的一声站起身,径自往门口走去。刚摸到门把手,她手中的手机又响了一下。她拿起只看了一眼就懊丧地垂下了手机。金秘书背对着我站了几秒钟,忽然一转身满脸堆笑朝我走了回来。

「哎呀,我有点渴,你家有什麽喝的吗?」

「您怎麽不早说,我这就给您拿罐饮料。」

看着她重新坐下,我赶紧起身到厨房的冰箱裏拿了一罐饮料出来。等回到茶几前,我一眼看见上面放着那根金色的腰带。

「今天好热啊。」

金秘书挤着笑脸接过饮料,自己打开喝了一口。解去了腰带后,本来蓬在腰腹处的连衣裙垂贴到她身上,立刻显出了那令人垂涎的骄人上围。

「让她把鞋脱了。」

我觉得事情开始变得有趣,赶紧发送了第二条信息。很快金秘书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新进的信息后,当即楞在那裏。

「今天真的好热。」

「是啊,是啊。这才六月份啊。」

「我把鞋脱了凉快凉快,行吗?」

「行,行。」

金秘书气呼呼地把两只鞋蹬掉,下意识地想站起身,可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只穿着丝袜的脚,整个身体只好又松了下来。

虽然不是美脚和丝袜控,可那双被丝袜包裹的秀足和美腿让我心裏一蕩。隔着薄薄的丝袜,我发现她的脚型很好看,每个脚趾都长得很精致,不涂彩油的趾甲个个都珍珠般光洁。她的小腿很修长,浅灰色丝袜形成的明暗让腿肚看起来格外紧致和圆润。

「欣妍不知道在忙什麽,怎麽到现在也不回微信。我再给她发一个。」

我说着拿起手机又输入起来。

「让她把丝袜脱了。」

我这边刚发出去,不一会儿那边金秘书的手机就响了一声。一脸不耐烦的她拿起来看了一眼,吃惊地张开了嘴半天才合上。

「真不好意思,我想借你们家洗手间用一下。」

金秘书眼睛一转,马上很得体地对我请求道。

「哦,洗手间在那边。别客气。」

金秘书站起身赤着脚往洗手间急匆匆地走去。我心想这混高层的女人毕竟不简单,能有到洗手间脱丝袜的急智。

「让她回客厅脱丝袜。」

我特地等了一下才把这条信息发出去,心想就要让你在裏面脱掉再穿上。洗手间裏面忽然传来了「嗡嗡」的说话声,肯定是她急起来跟那个「潇潇洒洒」直接通电话了。过了一会儿,金秘书才从洗手间裏出来。只见她脸颊绯红,微低着头急匆匆地走回沙发坐下。

「今天真的好热啊。」

「是啊,是啊。这才六月份啊。」

「我今天穿的这丝袜不知怎麽了特别热。」

「哦,是吗。这我不太懂。」

我心想这女人真不简单,我还偏不给她递台阶,看她怎麽自己脱丝袜。

「我想把丝袜脱了,你不介意吧。」

「啊?!哦,不介意,当然不介意。您随意好了。」

金秘书还没等我说完,站起身背朝着我开始小心地撩起裙子。

「呦,金秘书,要不您到洗手间去……」

「不用,不用。」

金秘书赶紧打断了我,伸手到裙子裏面开始往下褪裤袜。她急着把丝袜卷到小腿,刚想要把脚脱出来时,一下失去了重心摔在了地上。我赶紧起身走上去想搀扶,她却理都不理我。只见平时颐指气使惯了的金秘书气鼓鼓地坐在地上,自顾自把那双粉嫩的玉足从卷成一团的丝袜裏褪了出来。

「让她把内裤脱了。」

我把刚才已经偷着打好的信息悄悄发了出去。

金秘书刚站起身拂了拂身上的裙子,手机又响了起来。

「有病!」

金秘书刚看了一眼,就气得对着手机叫道。她沖到沙发前气急败坏地蹬上高跟鞋,一把抄起茶几上的腰带,转身走到她刚才摔倒的地方一弯腰捡起那团丝袜,头也不回地走到门口一把拉开门沖了出去。

「人走了?」

欣妍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我关好门回到茶几前,朝着只穿着内衣的欣妍点了点头。

「她拿了个文件给你。」

我伸手指了指茶几上的那两张纸。

「肖总还算守信用。」

欣妍一口气看完那份文件后,嘴角微微一扬。

「这是怎麽回事?」

「你其实是想问这和昨晚的事有没有关系吧?」

欣妍说完自己坐到了沙发上,看着我欲言又止的表情。

「哎,刚才金秘书怎麽样。你都让她做了哪些事。」

欣妍见我没马上开口,就转移了话题问起刚才发生的事。我绘声绘色地把金秘书刚才解腰带,脱鞋,脱丝袜的情况,逐一向欣妍讲述了一遍。边听边频频点头的欣妍,最后听到让金秘书脱内裤把她给气跑了,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

「这个「潇潇洒洒」就是肖总吧。」

「对,算你聪明。刚才证明了她和肖总的关系确实不一般。」

「那还用证明。那年因为那单设备销售的事,才去了你们单位几趟我就看出来了。」

「可他之间超出上下级关系到什麽程度呢?」

「男女之间一超出正常关系,还能往哪儿超,不就是那麽点事吗?再说你瞎琢磨这些干嘛?」

「金秘书人长得好看,身材也好,又年轻,为何要委身于肖总这样的半老头子?」

「这有什麽的,因为权力和金钱呗。」

欣妍似乎没有听我说话,自顾自在手机上鼓捣着。

「我发个微信跟他说金秘书走了。他反问我金秘书有没有脱内裤。这个老流氓。」

说完她低着头继续输入着。

「我告诉她没脱,连文件也没签收。」

看着欣妍忙着和肖总一来一去在微信上聊着,我心中忽然生出一种莫名的惆怅。

「他说他让金秘书再回来。」

「算了吧。这种事别太强迫了。」

「可你不觉得挺好玩的吗?象金秘书这样的人,你见过她受人摆布是副什麽样子吗。」

「欣妍,其实她受的并不是我们的摆布。再说如果你是为了让我开心的话,那就大可不必了。」

其实我想肖总肯定是误以为金秘书刚才是和欣妍在一起。

「接下来我要去的部门会常和她打交道。可我觉得金秘书老是一副狐假虎威的样子,我好想杀杀她的威风。不然她说不定会因为嫉妒而刁难我呢。」

「如果是这样的话,也不必太急啊。等你先和她相处一段时间,了解一下她的弱点,我再帮你一起对付她,好吗?」

「那你答应我,到时你一定要帮我啊。」

「瞧你说的,你是我老婆,我不帮你帮谁?!」

「那就好。不过一会儿还是有人要来我们家。」

「一会儿不就是美莹回来了吗?」

「美莹,美莹,你就满脑子美莹!刚才还一个劲的「让美莹别再来我们家了」,我真没想到男人这麽会装!」

「欣妍,我就知道你会误会。要不你真给美莹打个电话让她别回来了。」

「真的,假的?我就怕越不让她回来,小母狗越是起劲地回来呢。」

欣妍说完见我一时语塞,立刻伸手拉着我的胳膊晃了晃。

「要不我给你看昨晚的另一段视频,让你见识一下我是怎麽收拾她的,为什麽叫她小母狗。」

欣妍得意地挥了挥手裏的手机。她见一脸好奇的我伸手搂住她那滑不溜手的肩头,飞快地找出了那个视屏按下了播放键。

「杜飞,开始录了吗?」

这是欣妍的画外音。

「嗯,录了。」

杜飞的画外音传来时,镜头始终对着站在床边的美莹和她身边的那几个男人。

「好不好玩,美莹?」

「呦,那得问你了,刚才一直不都是你在玩吗?」

「那还想不想玩?」

「嘿,还玩上瘾了。你说还想怎麽玩,老娘今晚奉陪了。」

「是吗?那你给我把下面舔干凈了。」

「什麽,什麽?」

刚才还一副老脸皮厚样子的美莹,一下子收住了脸上的笑容,象是没听懂似的一脸惊讶地反问道。

「下面你不懂啊,那屄你总懂吧。过来把我的屄给舔干凈,快点!」

「骚货,你他妈疯了。再犯骚,我们立马再轮你一遍!」

大伟一把拉开结巴着说不出话来的美莹,在镜头中指着这边骂道。周围的男人们都一言不发地旁观着。

「混蛋,我看你才疯了吧!你们对我干的好事,刚才都录下来了,没必要再提醒你吧。」

「你跟我玩这个心眼?他妈的是你老公先强奸我们家美莹的,也没必要再提醒你吧。」

「你有证据吗?」

「这,这,刚才他们都看见的,可以给我作证。」

「你再问问他们谁还给你作证。」

镜头中的男人们忽然纷纷往镜头外躲,有的还遮住了脸。

「你,你……」

大伟张口结舌起来。突然间他沖着镜头猛地伸出手来抢夺手机,画面立刻变得一片混乱。

「别动手,大伟,我警告你!杜翔你到我这边来,看他们那个敢动!」

「哥,你放心,咱哥俩对付他们这几个怂人绰绰有余!」

从激烈晃动的画面外传来杜飞兄弟的对话。我以前听说过他们俩原来都是打架的高手,杜飞在中学裏因为争风吃醋还收拾过大伟。

「杜飞,你帮我打个电话报警吧。我看这事就这样吧。」

画面外传来欣妍一副无可奈何的说话声。

「哎呀,别伤和气嘛。大伟,你看……」

接着是肖总的说话声,果不其然有一定社会地位的他头一个着急了起来。

「美莹,轮奸可是罪加一等,你们大伟最起码得进去10年吧。别忘了你也有份侮辱和猥亵妇女,你算算自己得进去几年?」

「欣妍,这哪裏怨我啊,我们不是闺密嘛?」

画面重新稳定下来时,美莹正在给自己辩解,同时想软化欣妍。

「对啊,闺密,过来帮好姐妹把屄给舔干凈了。快。」

「不是,那个,那个,我从来没……」

「哎呦,谁从来都干过啊,总有第一次的嘛。」

「可,可我也是女人啊……」

「女人怎麽了,是不是女人更嫌女人脏?这会再加上那堆男人的脏东西。对不对?!」

美莹一下子捂起脸就要往外跑。

「杜飞,赶紧打电话,也省得我跟他们啰嗦了。」

「大伟,你看,这怎麽办……」

谭辉挡在美莹身前不让她离开,一边焦急地看着大伟。镜头外有人在说话,听起来象是肖总在埋怨大伟。

「你往哪儿跑,都是因为你而起!」

急了眼的大伟一把拉住美莹,把她往床前一推。

「先把衬裙脱了。我都光着,母狗怎麽还穿着衣服。快!」

「别, 别这样。欣妍,都怪我,都怪我们家大伟。不该那样逼你和逸铭。是我错了,我向你道歉。」

美莹颤着声说了一大堆好话。

「现在道歉管用吗?刚才我还向你们道过谦呢!不是还这样了?!」

欣妍说完鼻子裏冷冷地哼了一声。

「那,那我们赔你钱,你说个数……」

「赔钱?!以为自己有两个臭钱了不起啊。再说你赔得起吗?!别啰嗦了,不然我可要给他们发福利,让他们来扒你了!」

「这太伤和气了,伤和气嘛!」

谭辉忽然出现在镜头裏,凑到了美莹的身边。有一只看上去象大伟的胳膊也伸进了镜头,想把谭辉拉开,却被面无表情的他甩掉了。

「你们别碰我,我不干……」

画面裏的美莹忽然又要往外跑,没想到一堆胳膊立刻七手八脚地伸进镜头把她给压制住了。谭辉更是用胳膊环箍在美莹的胸口,用力之大把衬裙下那对傲人的肉峰都压扁了。

「给我扒了她,看她还往哪儿跑!」

「你们别胡来啊!小心我……」

大伟嘶哑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颤抖,连话还没说完就在画面外被人制止了。

「别,别,不要啊……啊,放开我……你们这些流氓……」

美莹凄厉地惨叫着,身上那件单薄的衬裙成了受害者,立刻被七手八脚地撕开撕碎。她无助地用手想按住那些碎片,却快不过那些每只都象在抢战利品似的手。当露出大片白皙肉体时,那黑色的无肩胸罩立刻被抹了上去,被几只手拽得象一根绳。美莹先试图抢了一下,一看不行立刻又伸手捂住那对乱晃的豪乳。结果胸罩不知那裏被扯断了,瞬间弹离了她的身体。激烈挣扎中的美莹一手护住胸前,一手拉着身上那条唯一的黑色内裤。可怜的内裤被她的手和男人们的手拉扯成了细细的「人」字,裆部深深地卡进了她身前光洁的肉缝中,最后有好几处竟然被接连硬生生地扯断了。

美莹刚开始还不停地狂叫着,「放开我,放开我……不要,不要……我求求你们…..我求你们了……」,到后来只剩下一连声「啊」的凄厉惨叫。

男人们并没放开眨眼间被扒得一丝不挂的美莹,那一只只疯狂的手顺着她的腋下和小腹,插进她护着重点部位的胳膊和手下,抓紧时间对女性的各种娇嫩部位,用各种手势肆意侵害着。

等美莹终于被扔到床上时,本来刁蛮任性的她此刻看上去已经奄奄一息了。等趴在床上的她后背开始缓缓起伏时,欣妍伸过去一只脚把那颗颤巍巍的脑袋勾到了自己膝盖间。

「怎麽样,美莹,过瘾吧!」

「不要,不要,欣妍,我求你了……」

美莹仰起梨花带雨的面庞,脸上贴着几缕散开的发丝,她一边缓着气一边低三下四地苦苦哀求道。

「呦,才开始就受不了了,这才哪儿到哪儿啊。信不信我现在让他们轮了你,肯定没人反对。」

欣妍学起了刚才美莹侮辱她时的那副语气

「欣妍,欣妍,我的好姐妹,我求你了,你饶了我吧……」

「饶了你可以,我可没象你那麽狠心,不过要看你的表现了。快舔!」

「我求你别让我……」

「你是嫌我脏吧。信不信我让你马上变得和我一样脏!」

「可我们是好姐妹啊……」

「对,我们是好姐妹,所以我让你在我们姐妹之间解决。遇到这种事,那些臭男人们一个都靠不上,对不对?」

听欣妍这麽说,美莹立刻甩动着脑袋左右寻找起来。她朝一个方向呆呆地望了一会儿,等听到传来几下象是大伟的唉声叹气,只好无奈地垂下了头,用胳膊撑起身体往欣妍胯间爬去。

「杜飞,你把她舔的样子录下来。」

在欣妍的指挥下,晃动的镜头对準了美莹慢慢俯下的头,然后出现了她的脸和欣妍下体的特写。

美莹刚把脸凑近点,立刻被恶心了一下,脸上的五官皱到了一起。她屏了一口气,闭起眼伸出了舌头,先试着碰了一下那裏的皮肤,却又马上缩了回去。

「快点舔啊,这麽晚了,别让大家都等着。」

欣妍的语调不容商量。镜头中美莹那条红的舌头开始笨拙地在欣妍的皱肉上舔舐起来。

「舌头伸长点,把屄肉舔开伸进去。屄洞裏面得好好舔干凈。」

美莹索性把鼻子埋进欣妍的体毛裏,发出呼哧呼哧的声音。

「舔干凈点啊。美莹,那儿什麽味儿啊?」

「臊,臊味儿……」

「废话,我问你舌头什麽味儿?!」

「鹹,鹹的,还,还有点苦……」

「别忘了屄豆也舔舔,上面刚才都是骚水。」

「嗯,嗯……」

「把屁股翘高点,腿分开点,把骚屄挺出去不会啊?!快点!」

欣妍指挥着美莹将私处暴露给房间裏的其他人。有几个男人为了看清楚点,脸部不小心闯进了画面。知道自己正被视奸的美莹伏在同性的胯间,舔得越来越认真,嘴裏发出了「嗞嗞」的声音。

「哎呀,你别咬我啊,你唆就行了,别用牙。你还真当自己是条母狗了。」

美莹开始舔欣妍大腿根时,再次出现在镜头裏的舌头十分灵活地把星星点点的白浆都舔掉了。

「舔干凈了吗,小母狗?」

欣妍的手伸到镜头裏自己的胯间,抚摸着美莹乱蓬蓬的头发,用温柔的声线问道。

「嗯,干凈了。」

「好了,也差不多了。你的骚屁股和骚屄也让男士们看够了。行了,起来吧,穿上婚纱跟我走。」

镜头裏美莹直起腰,象是没听明白似的睁大眼看着这边。

「还楞着干嘛,反正内衣也没了,直接穿上婚纱跟我走。我们家逸铭还在下面等着呢。」

「不是,你这是什麽意思。」

大伟一个箭步沖到镜头裏,朝欣妍嚷道。

「我带她回家啊。怎麽了?」

「哎呀,欣妍,我劝你别闹了。都怪我们不好,我们错了。可今晚毕竟是我们的新婚夜,你怎麽能把新娘给带走呢。」

「对啊,你的新婚夜,却肏了人家的老婆不算,还带着一帮哥们一起肏。这婚结的多过瘾啊。」

「那你把美莹带走想干嘛?」

「这我还没想好,我得跟我老公商量商量。男人对女人的点子肯定比我多。怎麽,你不同意?你问问他们谁反对。」

大伟一下子呆在那裏,房间裏一片寂静。

视频播放到这裏就结束了,我们这边的房间裏也变得一片寂静。我放下手机看了一眼欣妍,她正无声地朝我笑微着,脸上写满了孩童才有的那种单纯的得意。

刚才看视频的过程中,一直因为太诧异于整件事情最后的转折,加上第一见识真实生活中女性舔同性的私处,我没顾上和欣妍有任何交流。回想昨晚在舞厅裏若欣对我说她姐其实很有心机,我不得不开始审视起欣妍表面下所隐藏的另一面。

在那样的情况下,她竟然能先委屈自己,却在暗中设下了圈套,最后反败为胜。别说是一个女人了,特别是一直以端庄从容示人的欣妍,就是一个男人也未必能做得到。话说回来,如果不是她平日裏的那份优雅纯真,又如何让这帮混迹社会良久的老油条上她的当。

「你哪儿学的那麽些粗话?」

没想到我说了这麽一句话来打破沈默。

「他们在,在……那个我的时候,一直在说脏话,美莹说得最脏。」

我知道欣妍说的「那个」是代指「肏」。

「你说的「他们」都是哪几个?」

「嗯……大伟,肖总……」

一个接一个的名字被从欣妍唇间轻吐出来,却象一个个炸雷沖击着我的耳膜。每一个名字所代表的那一具活生生的男人已经占有了我妻子的肉体,具体地说那一根根陌生的雄性器具轮着捅她了一遍。听着一个接一个的男人挤进了她下面那个本来紧窄的通道,让我立刻有一种难忍的逼迫感。

大伟的名字被头一个报出时,我还觉得是一报还一报。肖总的名字也没有让我感到太难受,谁让人家是领导呢。一听到谭辉的名字,我眼前立刻浮现起婚宴上他在欣妍胸口揩油不成的猥琐样,没想到后来竟连妻子的下体也让他插了。吴波和周昆的名字让我立刻想到两个健壮的农民工,用自带的工具一下一下认真地锄着欣妍的那块地。

轮到杜飞和杜翔这两个名字时,欣妍故意说地很快很含糊。

「他们俩也……」

我竟然找不到合适的动词来完成句子,只能把话说了一半。在这种对话裏,不论是用「搞」,「肏」,还是「玩」,都显得太不尊重妻子了;而「性交」,「做爱」,或「同房」,会让人觉得我在故意挖苦她;至于「爱爱」和「啪啪啪」之类,会让欣妍误以为我是享受绿帽的变态男人。

「嗯……」

欣妍轻咬了一下嘴唇,然后报出了大刚和李浩的名字。

真是一个都不能少!大刚也就算了,这种中层干部跟着领导占便宜已经习惯了。李浩是新进公司的大学生,这几个月正跟着欣妍完成岗前实习,竟然也把师傅给「肏」了!

这些人无意之中所形成的组合真令人叹为观止!在年龄上涵盖了老中青;在级别上囊括了高层、中层和基层;在岗位上,既有来自生产一线的,又有公司机关的。这简直是一次成功的企业运动会,来自各兄弟单位的选手们在欣妍这个各项设施一流的运动场上,各显身手,纵横捭阖,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如果不是大伟出的馊主意,我也不想这样……」

垂着头的欣妍摇了摇一头的大波浪,哽咽地说不下去了。嗓子眼也干得发慌的我伸手用掌心摩挲着她赤裸的肩头,鼓励她将真相说完。

「刚开始我一个劲地向美莹他们道歉,想哀求他们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没想到谭辉提议让大伟一报还一报,虽然杜飞极力反对,可那些人马上附和大伟,让我也无话可说。谁知道大伟竟然以担心日后有人把这件事捅出去为理由,让所有人都,都……那个,不然他不接受……杜飞哥俩差点跟大伟打起来……」

听欣妍说道这裏,一切都真相大白了。我一点也不想听后来一起「肏」了她的杜飞兄弟曾如何试图维护她,于是伸手把她揽到怀裏来打断她的话。

「那你是怎麽想起来要录像的,这帮家伙又为何会同意呢?」

我等欣妍稍稍平静一些,用尽量温柔的语气问道。

「刚开始只是害怕自己白被他们……那个了,毕竟他们人多,证人也多,万一让他们吃了白食……还没解决问题……我才提出要录像。谁知道他们也同意,可能当时他们都急着要……那个,就没多想。后来我一边被……那个,一边想这录像不会白录。果然后来还是起到了效果。」

我在欣妍说话时,把鼻子埋到她的头发裏,嗅着她浓郁的发香,还时不时地用嘴亲一下。

「哎,美莹开头对你那段是怎麽回事?」

「哦,我忘了是谁提出美莹也必须参与,不然将来也有可能被她捅出去。可她是一个女的,也没法……那个我,就有人出主意让她侮辱妇女……可我觉得她是借机在报复我……倒不全是因为你把她那个……」

「那她还会因为什麽想报复你呢?」

「你就别装了。她心裏可一直装着你呢,能不恨我。」

欣妍说话时仰起脸瞇着眼前看着我,然后狠狠地白了我一眼。

「我真没想到闺密之间会这样。」

「所以我后来第一个报复她!」

「那以后呢?」

「以后就看你的了,除非你不喜欢她。」

我本来想问她我们以后的生活会不会受这件事的影响,她却以为我还在谈美莹。

「难道大伟那边不会有问题?」

我只好顺着她的话问道。

「我手裏有他的视频,他能怎麽样?!」

「你还留着所有的视频吗?」

「嗯……如果你不喜欢,我就把它们都删了,反正只要让他们以为我还拿着那些视频就行。」

「哦,那倒不必,到时候说不定还有用。」

我怕她真的就把那些视频删了,毕竟我对昨晚其他的空白还是很好奇的。

「哎,你也这麽认为啊。你看这不就有用了嘛。」

小鸟依人般鉆在我怀裏的欣妍伸手指了一下茶几上的文件。

「哦……不过我觉得代价有点大……真的……」

我伸手把欣妍搂得更紧了,生怕再失去她。说「真的」这两个字时,我不由得想起了上午在监控裏看到的那一幕。这种事难道真的不会越演越烈吗?

「只要你能这麽认为我就不后悔了。」

欣妍伸手摩挲着我的脸庞,声线温柔地说道。

「我其实根本不在乎这些,我就怕失去你。」

「不管发生什麽,我的心裏只有你。你只要记住这一点就行了。再说这几年我们过得太苦了,是时候努力一下了。我可没忘当年你本来可以留在大城市,是为了我才委屈自己跟我来到我们这个小地方。我知道你这些年其实过得很郁闷,而我们身边的世界却越来越精彩。」

我其实很想问如果昨晚我没在洞房裏犯浑,会不会还是这样的结局。自己对于预谋的那种直觉一旦产生,就很难被否定。可目前整个事件颇具连贯性的发展,让一些偶然和巧合也看不出有什麽不合理性。除非从一开始都是在演戏,至于昨夜洞房裏发生在欣妍身上的一切,也不过是用视频的方式来向我证明它的真实性。这不是不可能的。

这麽看来让我参与其中是整个预谋不可或缺的部分。可这又是为了什麽呢?难道只是为了把我拉下水?

夏日慵懒的午后让人的思维也变得粘稠起来。我垂下头看着也昏昏欲睡的欣妍,心想其实一切真相此刻就躺在我怀裏,又何必再去苦苦追寻呢。

「叮咚叮咚」

门铃果然再次响起。

【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