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征服!姬玛商团奋斗记(32)

  • 世界征服!姬玛商团奋斗记(32)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另类小說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世界征服!姬玛商团奋斗记(32)

  作者:indainoyakou
  2020/11/4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第十章「余晖」#2

  风雪正盛的五旬半,姬玛身穿艾妲亲自为她改良的附兔毛围巾加厚绿袍,踏
着比往常沉重一倍的步伐来到瑟安本馆。一推开冰冷的本馆大门,听到的不是活
力十足的欢迎声,而是催促她赶紧进门的打颤音。

  「姬姬姬玛啊啊……!快快点点进来啊啊啊……!」

  坐镇柜台与大厅待命中的贾娜和朱拉两人都是浑身包紧紧,从增厚版斗篷内
里露出脸与脚掌,双手在看似十分暖和的厚重衣袍里发抖。姬玛也不像两旬前那
么有活力地站在门口「嘿唷!」地向里头挥手。她瞇起给雪花弄湿的大眼睛、顶
着冻红的脸蛋快步进屋,把吹着冷风的大门关上,然后才向抖到不行的两人依序
轻挥小手。

  「贾娜酱、朱拉酱,今天生意怎么样?咱那儿只有小酒馆算热闹吶。」

  无法展示性感身材的朱拉垂头丧气地摇摇头。贾娜乾脆把登记簿摊开来给姬
玛看。明明已经是一天中最温暖的午后时光,目前为止上门的客人只有八位,其
中两个还是付钱来这里睡觉的。

  这种天气若是不使用火盆,只会让难得上门的客人办事不利,小姐们也会显
得兴致缺缺。虽然买春钱加上小额燃材费要比平常贵,但这儿使用的火盆足以温
暖小小的春房;加上毯子、棉被与青春肉体,要在冷到爆的冬天窝出一身汗也不
是不可能。有些客人索性连砲都不干了,开了房间就跟小姐一起暖呼呼地窝满时
限,甚至还有从一早包到中午的客人在。

  「冬冬冬天天就应应该该冬眠眠啦啦……!关关店冬眠眠不不是是很好吗啊
啊……!」

  「呜哈哈!关店就没办法养活大家啦。」

  「说得也……也是……呜……哈啾!」

  姬玛一个迅捷的转身、顺利避开正面袭来的喷涕,往柜台留下一枚慰问用蜜
柑便自个儿上楼去。

  本馆连往常一半的热闹度都没有,二楼也只有一间春房传出小姐的呻吟。比
起女人呻吟声,某位男客人的打呼声倒是如雷贯耳。姬玛看了眼冷清的二楼大厅
,推开挡在三楼楼梯前的桃红色挂布,来到传出谈话声的三楼。

  「喵……喵喵……」

  不堪北国寒冬的南方莉莉姆像冻僵的野猫瘫在楼梯口前方,绵花跑出来的红
十字帽与弄湿又烘乾过的职照散落一地,毛茸茸的黑尾巴有气无力地甩动着。姬
玛拿出剩下的蜜柑,帮无力使出电电的露露芙剥好皮、塞一块到她嘴里,把剩下
的蜜柑放在她面前,起身走向休养室。

  夏儿拉娜已换好外出服,她正在房内与两位包紧紧的小姐聊天,床边有壶刚
烧好的水。姬玛以拳尖连敲两下门,花茶香随着夏儿拉娜美丽的笑颜飘向门口。

  「姬玛,妳来得正好,一起喝杯茶吧!」

  「嗯吶──」

  姬玛以袍子一身湿为由婉拒充满优雅气氛的邀约。光是见到夏儿拉娜换上外
出服已经让她安心不少。她还得向二当家打声招呼,刚转过身,夏儿拉娜问了她
一句:

  「上次提供的线索有帮上忙吗?」

  夏儿拉娜说的是姬玛带着擅长画人像画的画师来见她那次。她尽可能将自己
对卖花女的印象说给画师听,画师依照叙述描绘出让她觉得还满接近真兇的女性
画像,提供给姬玛做追查之用。

  姬玛向她扬起嘴角点点头,顿了下,浅笑着的嘴角才大大上扬,恢复以往的
可爱笑容。

  「有那幅画真是帮了大忙吶!卡秋莎酱很快就会找到人吧!」

  「那就好……找到那个人,就把她交给警备队吧。」

  「说得也是吶!」

  姬玛向房内的夏儿拉娜挥了下手,弦月般大大勾起的嘴角在离开房门后迅速
收起。她来到门开开的二当家办公室,向埋首于大量文件的琴娜知会一声,便在
身后急忙赶来的露露芙陪伴下进入房内。琴娜抬头看了眼姬玛,以眼神示意露露
芙关上门,接着低下头去边查阅进货单边说道:

  「夏儿拉娜在这里帮了不少忙。让她待到回暖如何?」

  「咱有给她买个新火盆吶。」

  「喵喵!」

  置于房间中央偏向办公桌的火盆发出劈啪声。然后是成叠纸张敲击桌面的叩
叩声。琴娜靠向披着暗青色雪袍的椅背,坐在位子上舒展双臂,对坐在火盆对面
、弯身逗弄露露芙的姬玛说:

  「妳真有一套啊。从咱家的宠物、护卫到小姐都做好準备工作啦。」

  「不过是健全透明的人际关係吶。」

  「嗯喵……喵……」

  姬玛只在刚进门时看一眼办公桌,之后就一直没有正眼瞧过琴娜。她还没整
顿好浮躁的思绪,大概也不是一时半刻能够整理的。只希望她的情感能好好地锁
定于躺在毯子上蠕动的露露芙。

  「洛瑟娜的事情怎么说?」

  「一旦本家放弃洛洛,咱将基于友情和义务为她安排工作。」

  「喵……喵啊……啊嚏!」

  琴娜一手肘在椅子扶手上,斜靠着看向打喷涕后稍微炸开的黑尾巴。如果露
露芙在触手可及之处,她大概会顺顺那条尾巴。姬玛则是取出有点髒的手帕来给
露露芙擤鼻涕。

  「哈坦呢?」

  「本家开除他,咱就请有实战经验的他来强化护卫团。」

  「喵喵……咕噜噜噜。」

  只不过搔搔肚皮、擤个鼻涕,露露芙就用咕噜响着的脸颊磨蹭姬玛的手。与
其说吃味,琴娜此刻的心情更偏向不爽。

  「那好。本家与分团最好避免互相猜忌。既然妳需要人,咱需要信任,洛瑟
娜与哈坦这两人就放给妳。」

  「那么,咱这边缴纳金就提高些。冬季加两成,融雪再加两成。」

  「负担得起?」

  「省着点总是行。」

  原本分团缴纳金为四成净利,提升后变成冬季四成八,春季开始为五成六。
做为首次调涨算是出乎预料的倍率,高到像是在对表面退让的琴娜寻求妥协。

  反正姬玛都给出了暗示,琴娜也就不必拿本家某个断开的情报点来试探。

  这两人一个重新埋首文件堆,一个继续逗猫,似乎都在等对方主动结束冷清
的对谈,就是没人继续将支离破碎的沉默打个粉碎。火盆燃烧声与慵懒的猫鸣挟
持了几近凝结的时间,直到喝完花草茶、準备出发的夏儿拉娜前来敲门,姬玛才
鬆开给露露芙搔痒的手。临走前,快速审视财务报表的琴娜自言自语般轻声说道

  「咱还以为,唯独与妳处得来。」

  「……同类相斥吧。」

  姬玛离开二当家办公室,故作开朗地挽起夏儿拉娜的手。两人在出了房又开
始抖抖抖的露露芙伴随下楼时,姬玛往心里叹了好大一口气。

  拉拉与乌娜。

  这两道名字,果然没能在二当家心中佔有一席之地吧。

    §

  洛瑟娜与哈坦的人事调动令正式下来,他们俩一个心里早有底,另一个则是
莫名其妙地打包行李。即便调动理由写着「为强化分团警备能力……」云云,却
只有哈坦一个人接到派令,实在很难不让他联想到某个小不点。无论如何,他只
是个领薪水的商团护卫,为了肚皮着想也只能遵从上头指示。

  现在是风雪最强的时期,街道比冬季刚开始冷清许多,姬玛商团本馆人潮却
是络绎不绝。一来食材恢复供应,二来这里的酒便宜又暖身,三来──

  「呼呵呃──怎么才瞇个一下,时间就到了啊……」

  「不知道是谁小家子气吼!」

  给娼妇曼蒂抱住手臂下楼的男客,正是使用冬季限定服务的代表客人之一。

  姬玛将她从本家听来的陪睡情报重现于自家,在人手相对充裕的本馆及二号
馆共六个房间启用这项新服务。与价钱照旧的本家不同之处在于,陪睡服务为该
小姐原价打八折,红牌为九折,省下的部分可以在之后上门时取得相应折扣。

  对客人来说,这项服务既能让他们好好休息又可以累积折扣。在姬玛看来,
全体打个八、九折总好过空房率直逼五成的状态,况且这些折扣也等于是变相的
诱因。

  教会的女神官们自然不放过这个找碴的好机会。她们以登记春业却提供不同
服务为由上门问话,然而客人与小姐们口径一致,将盖棉被纯睡觉说成天气冷到
那话儿站不起来、无可奈何只好亲亲抱抱以免浪费钱。由于没一个人说漏嘴,想
罚也罚不起来。

  当哈坦背着行囊来到小酒馆,两名出师不利又冷到发抖的女神官正好窝在柜
台前喝着热汤、互吐苦水。

  「平平是马铃薯汤,为啥我们家的就稀到没味道……」

  「好想吃肉……好想吃肉啊……」

  哈坦看了眼用柔软的下巴叩叩地敲着桌面、吵着想吃肉的年轻女神官,一些
经由冻僵的脑子传出的微妙想法掠过脑海。在年长女神官揉捏后辈脸颊并悄声说
道「我们钱不够啦……」的时候,哈坦走向柜台,坐到脸颊柔软度超群的年轻女
神官身旁,模仿老饕直接向厨房点餐:

  「炸肉排,两人分。」

  眼角余光传来年轻女神官闪闪发亮的目光,以及年长女神官吞了口口水的尴
尬表情。哈坦闭起双眼。等到肉排上桌时,他身旁的两位女神官都準备好刀叉、
滴足一滩口水。哈坦对眼神充满期待的两人无声笑了笑,接着用随餐配给的切肉
刀豪迈地连插两块肉排,拿到嘴前喀哩喀哩地吃给她们看。

  「喔,烫!肉汁真烫口啊!」

  喀哩喀哩。嘶啧。嗯呣。嗯呣。喀酥。嘶。嘶噜嗯──咚叩!

  「呜嘎啊啊啊──!这个男人……!这个男人被恶魔附身啦……!柔伊!放
开我!我现在就要驱他妈的魔啦啊啊啊啊──!」

  「肉排……呜呜呜……」

  第一块肉排才吃到一半,名唤柔伊的年轻女神官就赶紧阻止準备用圣水洗哈
坦脸的学姊。她的力气比外表看起来大许多,应付理智稍微断线的学姊不成问题
,让旁边的哈坦配着这一幕吃得津津有味。最后那位钱包拮据到只买得起两碗汤
的年长女神官送给哈坦一记中指,两人便摸着肚子离开了。

  虽然称不上报仇,哈坦心里倒是挺爽快。

  吃完肉排、喝了杯温啤酒,哈坦打算休息会儿再去二号馆报到。待在温暖到
甚至会让吃完东西的客人流汗的酒馆里,有种非常模糊但舒适的感觉正往他发痠
的肌肉揉合,使他在不知不觉中阖上眼皮。

  酒馆外头的天空阴沉微亮,雪花如午睡的旅人般轻轻飘降,到了梦醒时分再
度刮起大雪。哈坦给一阵快速高涨的叫骂声吵醒。小姐与员工们正在两桌互看不
顺眼的年轻人之间劝架,然而喝醉酒的双方人马都不打算退让,还举起椅子胡乱
挥舞。哈坦觉得他还没报到就不算正式员工,没有必要为了小毛孩闹事出手。可
是那群家伙差点伤及每天都努力工作的小姐们,这就是每个男人的责任了。

  现场似乎有其他準备挺身而出的男人,不过他们的热身运动也拖得太久。哈
坦解下腰际的短剑与匕首,喀隆一声放到柜台上,起身后喀吱、喀吱地扭动粗壮
的脖子走上前。他的个头与这些战后长大的少年差不多,但是双方肌肉量有着压
倒性差距。凭仗酒力挥动的椅子到他手中宛如乖巧的猫咪瞬间停下,肾上腺素加
持的拳头也像在猜拳般给他的「布」轻鬆包住。

  「你这家伙……呜咕!」

  砰!

  椅子落地声刚把围观众人吓得倒退一步,哈坦的右手已掐住酒醉少年的咽喉
。粗大的血管自曝露在青布外的胳膊大肆隆起,哈坦仅用单手便举起这个了不起
五十多公斤的年轻人。本来多少带有醉意的少年们瞬间酒醒,他们全都被力大无
穷、眼神又冷酷得好像随时会杀人的哈坦所震慑,其中一人还当场尿湿裤子。

  「恶魔附身男……」

  人群之中,不晓得哪位喝醉的大叔突然迸出这么一句。紧接着反方向也有人
乘着酒兴起鬨喊道:

  「恶魔附身男!恶魔附身男!」

  十秒钟后,这里就变成恶魔附身男大战小屁孩现场,大家都在高喊「恶魔附
身男!」气氛热烈到哈坦身旁的少年们误以为此人大有来头,连忙下跪求饶。

  哈坦不知道该怎么让大家停止呼喊愚蠢的口号。莫名被捲入乱七八糟的发展
,却还要注意怎样反应才不会扫众人的兴,这他妈简直没有道理啊?可是再这么
下去,被他掐喉高举来示威的少年就要停止呼吸了──妈的,随便啦!

  放弃思考的哈坦就地放下口吐白沫的少年,转身走向柜台。站在他前方的群
众都用倒抽一口气的感觉轻喊「恶魔附身男……」并让开一条路。哈坦到柜台付
帐、繫好绑着武器的腰带、背起他的行囊,无视大家期盼着什么的目光,逕自离
开小酒馆。谁知道他前脚才踏出屋外,后方就引爆一阵欢呼声,大家又开始呼喊
「恶魔附身男!」了。

  来到刮着刺骨风雪的街道,哈坦心里正鬆一口气,右侧忽然传出针对他而来
的女性嗓音。

  「你果然是被恶魔附身了!所以才会做出那么、嗝!那么狠毒的事情!」

  「有完没完啊……!」

  稍早眼巴巴看着他吃炸肉排的两位女神官居然还在隔壁屋檐下打混。小的缩
起身子打磕睡就算了,大的手里拿着冒出白烟的热啤酒,脸蛋比起冻红更像是醉
红。哈坦见对方把手伸进袍子里似乎是要拿什么圣水,管它三七二十一直接掉头
就跑。

  「喂!等等!老娘要帮你驱魔啊!恶魔附身男!」

  跟教会扯上关係果然没好事──腿力全开的哈坦感觉到肚子里的碎肉汤正在
翻腾,但也管不了那么多,他只能狂奔到彻底甩开酒醉女神官为止。

  「呼……!呼……!」

  既非本家护卫团的压力训练、又不是面临生死关头,哈坦却累得像条狗似的
,抵达二号馆直接倒在木头地板上大口喘息。看家的戈拉发现门口有人发出野兽
般的喘气声,赶紧唤来正在后头和餐盘打情骂俏的驻馆护卫,两个女人家拿起短
剑与菜刀,步步逼近彷彿刚逃过紧张刺激的追杀、像融化的雪水般倒地不起的男
人。

  「啊──是哈坦先生!」

  一手菜刀一手锅具的戈拉认出哈坦,这才赶紧倒一杯水给口乾舌燥的他解解
渴。

  没有吵闹叫骂声、没有莫名其妙的女神官、没有人乱喊恶魔附身男……宁静
又暖和的二号馆对哈坦来说简直就是黄金乡。还没完成报到,他就在入口旁倚墙
而坐,舒服地闭起眼皮。

  哈坦睡得很熟,馆内众人也在夏儿拉娜指示下不去惊动他,当他睁开眼睛时
天色已暗。

  「夏儿酱!咱刚刚用惊人的折扣买下大批枯材啦!妳快摸摸咱的头──啊!
哈坦酱!你醒来啦!」

  刚睡醒的哈坦脑袋顿了下,才意识到像个小孩子抱住夏儿拉娜撒娇又被摸头
的那人正是姬玛。他跟着早已备妥契约书的姬玛上楼完成签约,见过运送两车燃
材到后门的二当家暨护卫长阿塔娜娜,总算完成此行目的。

  哈坦‧库尔,加入姬玛商团。

    §

  这天晚上,姬玛大动作地召集管理组的夏儿拉娜、阿塔娜娜,预备管理组的
潘蜜朵、托拉、瓦蕾莉亚,以及艾妲、洛瑟娜、哈坦、伊万、叶卡捷琳娜等人,
于二号馆的通舖间召开会议。

  主要议题乃是她与托拉及潘蜜朵私下缔结的「蜜柑同盟」。

  表面上,露可商团及凡希穆商团已经瓦解,然而宝贵的中、高阶人力资源并
未流失太多,特别是凡希穆部,只要投入资源马上就能成为一方战力。此外,姬
玛还有好几个正在游说中的目标,视情况将能给予潘蜜朵相应的即战力。目前整
个计划已踏出第一步,待时机成熟,就是与本家翻脸的时候。至于说到为什么好
端端的要翻脸──

  「说到底,分团对本家而言不过是阶段性任务。记得吗?只要本家一句话,
夏儿酱与阿塔酱的商团就直接蒸发。咱们在这里的耕耘,是本家随时可以吸收或
打散的东西吶。只是因为各位多次打下漂亮成绩,本家才想利用分团这个容器多
束缚咱们一阵子。」

  这样的话,大家一起听从本家安排不就好了──

  「很遗憾,咱无法认同本家的行事风格。确切来说,是无法认同波儿拉娜与
琴娜这两人做咱的上司。」

  但是她们的实力摆在眼前──

  「现场可是有曾为八大商团第八位、七大商团第七位的当家在吶。咱们的本
家已经『降』到六大商团第六位,随时被干掉都不奇怪──啊!托拉酱、潘蜜朵
!别在意吶!」

  连本家都这么危险,身为分团不是更没胜算吗──

  「嗯吶……艾妲,咱很高兴妳能这么投入啦……不过妳可以想想,本家打败
玛德琳之后有什么明显的变化?」

  从最初就代表基层员工频频发问的艾妲歪着头思考。她隐约知道不会是「加
盟商家变多了!」这种过于直观的答案,却一时想不出和这似是而非的正解。姬
玛担心她用脑过度,于是体贴地公布答案:

  「那就是加盟商家变多了。」

  「还真的是这样喔!」

  「这只是结果啦。重要的是在打败对手的过程中,逐渐扩大己身实力这一点
。」

  困难度并不是一成不变,只要能打出撼动对手的一击,就足以影响见风转舵
的人们。如果更进一步扩大对手阵营的不安,愿意接受策反的人又更多了。这也
是为什么姬玛仍在等待时机。要是无法在第一击就动摇本家,后续肯定会被迅速
击败。

  「我可以问个问题吗?」

  「哈坦酱请说!」

  听到姬玛又是「打出」又是「第一击」的,让身为武斗派护卫的哈坦不禁皱
起眉头。他原本想和隔壁的彪形大汉一同保持沉默,但有件事实在不得不向姬玛
确认。

  「碰到来硬的怎么办?我想妳应该很清楚,那边的干部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

  曾经被琴娜殴打过的姬玛再清楚不过。要想反制货真价实的高手,也只能僱
请具有相同威胁性的高手了。

  「呜吶……若要请能跟战士长或大当家打一架的人,需要不少钱吶。」

  「那个众中呢?」

  「需要人脉、运气还有超级多的钱。」

  并非毫无办法,只是那个办法若没有人脉与运气打出的折扣,将会是非常痛
苦的数字。最起码会比当初琴娜透过关係请来的帕帕亚‧莉莉姆要多上数倍甚或
十几倍花费。

  相较于姬玛苦涩的表情,哈坦倒是鬆了口气。只要别派他跟实力强太多的对
手正面交战,什么都好说。他用着事不关己的口吻说了句:

  「有办法就好。」

  「嗯哼──」

  这时候的哈坦还不知道,自己将会在下一个酷暑奉命前往南方的拉娜人营地
,给毒辣的太阳照到浑身脱皮又濒临虚脱、为正在北方纳凉的姬玛招募护卫。

  管理组的两人事先并不知情,但是她们很快就进入状况。夏儿拉娜在本家休
养时,就不断收到二当家与小姐们的劝诱,她最后还是选择了姬玛这边。阿塔娜
娜比起分析更倾向于直觉,她的直觉告诉她,眼前这个短短一年内爆发式成长的
小不点绝对比本家更有趣。两人或多或少有受到姬玛提及的商团整合事件影响,
不过就算姬玛没有提起这件事,她们仍会选择加入计划。

  预备管理组的两位决策者无需多说,她们都是计划中的核心成员。年轻的瓦
蕾莉亚倒是比托拉料想得更加投入,比起打倒灭团之仇的杰亚,她的心情更像是
有幸参与某种令人热血沸腾的秘密行动。多次向姬玛提问的艾妲也让她觉得很厉
害,不同于决策者们,是介于知与不知之间的厉害。瓦蕾莉亚不禁用屁股压住她
的垫子挪动到艾妲身旁,向这位年纪和她差不多、打扮与举止充满成熟韵味的红
牌小姐搭话。见到生性害羞的瓦蕾莉亚主动和别的孩子交谈,托拉藉由梳理头髮
来掩饰有点喜悦的心情。

  基层组的洛瑟娜儘管心里有谱,亲耳听见姬玛的想法时,她依然忍不住在心
中暗自感叹。还记得春季的姬玛与艾妲不过是个体户规模,却在一年之内夺得领
头分团的地位,先后与玛德琳、红熊、诺夫哥罗德三家交手还能全身而退,这已
经不能光用运气二字来形容。另一方面,当时正逢状况不佳的洛瑟娜也是在协助
姬玛的过程中迎来谷底反弹,这让她相信她的契机是存在于姬玛这边。

  哈坦现在还不知道他在半年内就会遭到姬玛小小的报复,让他继续和伊万比
腕力吧。

  叶卡捷琳娜与伊万虽然也在受邀之列,他们并没有加入商团,而是以协助者
的身分参与计划。万一姬玛与瑟安开战,伊万能够在本地打手与混混间稍微发挥
影响力,叶卡捷琳娜亦可私下走漏风声给姬玛。但这不表示这对夫妇不会拿别人
的钱办事。充其量就是踩着中立的界线、让姬玛这方早一步获知消息。

  众人互相认识及讨论时,姬玛让比起动脑筋更喜欢执行命令的阿塔娜娜下楼
去,与看着小姐们的两位秘书换手。尤玛和芭儿拉娜端着水杯与麵包上楼,听过
姬玛简单扼要的说明后,一个胆战心惊地加入夏儿拉娜与托拉等人的脑力论坛,
另一个感觉没什么差的挤向瓦蕾莉亚、艾妲跟洛瑟娜的闲聊空间。

  姬玛带着两杯水来到坐在角落的叶卡捷琳娜身边。此刻她觉得唯有这里能让
她激动过头的心情冷却下来。叶卡捷琳娜无声地喝一口水,悄声询问身旁的姬玛
。姬玛闭眼做了两趟深呼吸,以只有叶卡捷琳娜听得到的音量动了下嘴。

  姬玛商团各据点张贴的悬赏单尚未取下,前阵子放出的蜜柑纹印信纸仍流通
于本地情报网。现在夏儿拉娜无事回归,这件事也差不多该有个了结。只是她到
现在还无法确定丘妮的僱主是否真为二当家,不排除这是其它商团的离间计──
不,其实真相如何已不重要了。

  姬玛打从一开始就打算吃掉本家。

  既然如此,丘妮就必须是本家僱来暗算分团的杀手。

  待续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