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同学、录像带】(8-9)

  • 【妈妈、同学、录像带】(8-9)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极品人妻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妈妈、同学、录像带】(8-9)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hhkdesu
2021/08/18发表于:SexInSex
是否首发:是
字数:10,575字

                第八章

  衣柜里挂着一排罗星的衣服,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我把柜门合上,转头看向罗星,他的脸上挂着轻松的表情,对我说道:「衣
柜里怎么可能有人呢?」

  不可能,妈妈一定在罗星家里。

  我抱着这样的想法,走出罗星的房间,在他们家各个屋子都搜查了一圈,就
连阳台厕所都去看了,最后还是什么也没发现。

  罗姨倒也没有阻止我,她现在这样的情况要想阻止我也确实比较困难。

  难道说妈妈真的有事去公司了?

  我又进了罗星的房间。

  罗星还是保持着坐在电脑椅,转头望着我的姿势。

  他笑着说:「小明,我跟你妈真的没什么,肯定是你误会了,是不是听了什
么人的风言风语?」

  我冷冷一笑,道:「真没什么?」

  「真的。」罗星斩钉截铁地说,「不就是袁姨跟我妈关系比较好,经常走动
走动,真没什么。我们不是好兄弟吗,还有必要怀疑我吗?」

  确实,我和罗星关系的确很好,经常一起打球、一起上网,放学一起回家。
要不是有了那两段发到我邮箱里的视频,打死我,我也不会相信罗星居然是这样
的人,我也更不会相信,妈妈在罗星面前,居然是那样一副谄媚的态度。

  不过那些都是过去式了,正因为有了那两段视频,我才看清罗星的真面目。

  我继续冷笑着说:「我昨天的确是太冲动了,那这么说,真是我误会了?」

  听了我这话,罗星重重一点头:「可不是吗?小明,肯定是你哪儿搞错了。」

  我站在那里,看着罗星打死不承认,还表演得越来越认真,有那么一刻,我
还真以为我看到的视频都是假的,妈妈和罗星真的没什么。

  接着罗星又说道:「小明,昨天你把我打成这样,我现在脸上还痛呢。不过
没事,我原谅你了,都是兄弟一场……」

  呵呵,兄弟?

  我默默地掏出手机,说:「你还给我装是吗?」

  「装?装什么?」罗星一脸茫然,不知道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早就把邮箱里的视频传到我手机里做备份了,我这时候调出了一段视频画
面,把手机屏幕对着罗星给他看。

  我冷冷地说:「你看看,这是你家的监控吗?」

  罗星还不明白我是什么意思,他的目光盯着我拿过去的手机屏幕,刚看了几
眼,他的眼神就从迷茫,逐渐变得更加迷茫……

  一开始的迷茫,是他不知道我是什么意思;而看到后面,他迷茫的,显然就
是我怎么能得到这些视频的原因了。

  「这……这是什么?」

  罗星抬高了音量,从他的反应我能看出,这些视频的确是出乎他的意料。

  我适时地缩回了手,把手机放进兜里,冲他扬了扬眉毛:「你现在还有什么
好说的?你到底用什么方法控制了我妈?」

  铁一般的事实就摆在眼前,我不相信罗星还有本事装傻充愣。

  面对视频,爸爸顾左右而言他,妈妈也一口咬定视频是假的不肯多说,我现
在唯一的突破口,可能就只有罗星这儿了。

  面对我的质问,罗星愣了愣,很显然他在想对策。

  于是我赶紧开口,先发制人道:「你可别说什么视频是假的啊,别来这套,
不管用。」

  听到我这么说,罗星笑了:「小明,这视频,很明显就是假的啊,还有什么
好说的吗?」

  「什么?」我反问道。

  我没想到罗星还真能睁着眼睛说瞎话。

  罗星接着说:「你这个视频是从哪儿来的?」

  「你问我?现在是我问你才对吧,你到底用了什么方法,把我妈妈变成了这
个样子?是不是下了什么迷幻药?」

  听了我的话,罗星干笑了两声,说:「我不知道你这个视频是从哪儿来的,
反正我跟袁姨什么也没有。」

  看来罗星是打死不愿意承认了,面对他这样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我
浑身上下顿时又一股怒气冲了上来。

  我的气息逐渐开始变得粗壮,手也渐渐捏起了拳头。

  见了我这样的反应,罗星冲我一挑眉:「怎么了小明?还想打我?你想打就
打吧,哼哼。」

  我现在真想立刻再把罗星狠狠地打一顿,我感觉我的怒气就快要遏制不住了。

  然而就在这时,我突然想到刚才收到的那段视频。昨天我把罗星打完之后,
罗星是怎么对待妈妈的……

  我还是决定先不要冲动。

  我指了指罗星房间的墙上,那里有一个白色的监控摄像头。

  「这不是你家的监控?视频证据在这里,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

  罗星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去,看到墙上挂了一个白色的监控摄像头,他仿佛
也相当惊讶。

  「小明,可以啊。你什么时候溜进我家,装的这个摄像头?」

  罗星倒反问起我来了。

  而我看到罗星这样的反应,也有些意外。

  难道说他一直都不知道他家里装了摄像头?

  事情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

  我开口道:「你承认这段视频是真的了?」

  罗星站起身来,连忙道:「我什么时候承认了?你那个视频明显就是假的,
我跟袁姨什么事都没有。你是不是魔怔了?」

  「呵呵。」

  我冷笑了一声,事到如今,罗星还在狡辩。面对这样确凿的证据,我都不知
道他还有什么好狡辩的。

  只见这时候,罗星慢慢走到床边,踢掉了脚上的拖鞋,赤脚踩着上了床,接
着,高举起手,把手放到了墙上挂着的监控摄像头那里。

  罗星的手用力一扯,就把监控摄像头给扯了下来。

  然后他把摄像头重重地往地上一砸,摄像头砸在地上,发出了一声清脆声响,
看来是被摔坏了。

  「趁我不注意,溜进我家,还装摄像头,是吧?」

  罗星下了床,又坐回椅子上,皮笑肉不笑地道。

  「罗星,你心虚了。」我说道,「如果视频不是真的,你为什么要砸了摄像
头?」

  「呵呵。」罗星转头看我,「你这是非法监视!小明,这个摄像头,就是你
在我房间里装的吧?」

  我摇头,道:「你不要转移话题,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对我妈这样?你
给我妈下了什么迷魂药,才让我妈对你如此言听计从?」

  罗星似乎不想理我,他开始手握鼠标,噼里啪啦砸起了键盘:「你要真觉得
我跟袁姨有什么,那你去报警吧,拿着视频去报警,快去。」

  听到罗星这样说,我真想给他两拳。

  他知道我家的情况,妈妈身居高位,是集团公司的副总裁,又是董事长的女
儿。如果这段视频泄漏出去,罗星一个什么也不是的小孩子,顶破天就是坐牢…
…而且也没有证据说是他强迫的妈妈,也许坐牢都不用坐。

  而对妈妈来说,这段视频无疑就是丑闻一桩了。不仅对妈妈来说是丑闻,对
我们整个家族来说都是丑闻,甚至公司还可能因为这件事被推到风口浪尖,影响
公司的发展。

  看到罗星当着我的面打死不承认,还摔坏了监控,还让我报警,我现在真的
是一筹莫展了。

  报警是不可能报警的,把他打一顿又起不到什么作用,甚至之后他还可能会
报复到妈妈身上。

  看来我要好好想想对策了。

  我没办法,只能先避其锋芒,之后再好好想想对策了。

  我长舒了一口气,强压住内心里的愤怒情绪,装出一副轻松的样子。

  「行,那可能是我真的弄错了。」我对罗星道。

  见我态度有所转变,罗星似乎也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害,绝对是你弄错了小明,我跟袁姨真没什么。你回头好好查查那个视频
谁给你的,肯定是别有用心的人P的。」罗星这时候左手键盘右手鼠标,进游戏
里了,「对了,来不来打游戏?我们开一把。」

  「不来了。」

  说完我就转身离开,还听到罗星在身后的一句:「小明,帮我把门带上。」

  出了罗星的房间,我看到罗姨用一种十分复杂的眼神望着我,我什么也没说,
直接离开罗星家,回到家里了。

  确凿的证据就摆在罗星眼前,他还死不承认。他知道我不会去报警,所以拿
出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

  看来妈妈今天上午是真的有事去公司了。

  虽然这一次一无所获,不过,知道妈妈没在罗星家,我也就稍微安心了一点。

  回到家里,进到自己房间,坐在电脑前,我又开始变得一筹莫展。

  我突然想起来,罗星刚才把监控摄像头砸了……

  那我以后还能收到那个神秘人发给我的监控录像吗?

  虽然我还不知道发给我录像的这个人究竟是谁,但我已经在心里把他想象成
了一个技术高超的黑客。

  然而就算是黑客,摄像头被扯下来砸烂,这种物理阻隔,就算他技术再高超,
也不会有任何办法了吧?

  我开始有点懊恼了,刚才我确实太过于冲动,在罗星还没有承认视频的情况
下就道明了这段视频来自监控。他也知道我不敢报警,所以才大摇大摆地取下监
控摄像头,当着我的面把它砸烂。

  这下好了,估计以后是再也得不到罗星家里的监控视频了。

  看来,要知道妈妈和罗星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还得我自己,亲自掌握妈妈和
罗星的行踪才行。

  中午爸爸弄了一桌饭菜,敲门让我出去。

  我从房间走出去,这时候家里大门打开,一道身型窈窕的倩影出现在了门口。

  妈妈回来了。

  妈妈今天换了一身粉红色的连衣裙,外搭一件白色的女士小西装,下面露出
来的一截小腿,能看得出那里被裹上了一层薄薄的肉色丝袜。

  此时的妈妈正坐在门口的凳子上,换下脚上的白色高跟鞋,接着,妈妈便把
肉丝小脚套进了拖鞋里。

  「回来了梦莉?」爸爸这时候刚好端着菜从厨房出来,「坐下吃饭吧。」

  「嗯。」

  妈妈看爸爸一眼,接着先去洗了个手。

  看到妈妈这样正式的一身打扮,可能今上午的确是我误会了,妈妈也许是真
的有事去了公司一趟。

  想到这里,我更加懊恼起来,上午我急匆匆地冲到罗星家里去,不仅没得到
任何有价值的信息,还把监控视频给罗星看了,结果罗星把监控摄像头给砸了…

  我们三人像今天早上一样,坐在餐桌前吃饭。

  妈妈脸上还带着妆,耳朵上戴了耳环,脖子上挂了一条纯银吊坠。

  看到妈妈这样一张完美无瑕、高贵之中又透着一股生人勿近气息的脸庞,我
是怎么也无法将这张脸跟视频中那个一脸谄媚的女人联系在一起。

  吃饭的时候,我开口道:「老妈,你上午去公司了?」

  妈妈抬起脸来看我:「嗯,怎么了?」

  「没……」我摇头。

  闭嘴之后我才猛地发现,经过这短短两天之后,我在妈妈面前突然变得无话
可说了。

  妈妈因为当惯了领导,随时都是一副挺严肃的样子,由于工作忙,她也不像
别人的妈妈那样经常在家做饭洗衣,经常关心自己孩子有没有吃饱穿暖之类的。

  即使这样,妈妈对我也很好,只是她对我的关心不经常流于表面。

  私下里,她也经常会打电话给我们班主任老师,关心我的成绩、询问我在学
校的表现,要是我的成绩有所下滑,妈妈也会敲打我一下。

  然而在这饭桌之上,我却不知道该开口说些什么。

  这时候,妈妈开口了,她对爸爸道:「对了,上午我去公司开了个会。下个
月,集团公司要下来检查,到时候我也会去,叫你们周总做好准备。」

  爸爸听了,点头道:「知道了。」

  说完,爸爸用筷子夹起一块肉,放进妈妈碗里:「梦莉,尝尝今天的水煮肉
片做得怎么样。」

  妈妈夹起碗里的肉,放进嘴里咀嚼一阵,虽然她什么都没说,但很快便轻轻
勾起了嘴唇。

  「味道不错,肉挺嫩的。」妈妈评价道。

  紧接着爸爸也笑了起来:「是吗?你觉得不错就好,看来那老板没骗我。」

  看到爸爸妈妈这样的日常,有那么一瞬间我还觉得挺欣慰的,感觉我们这个
家还是原来的样子,什么也没变。

  但很快我就明白,罗星跟妈妈的事情在我们三人之中挑明过后,一切就再也
回不去了。

  罗星已经成了我心头的一块顽疾,就算老爸老妈一同装傻,我也必须凭自己
的能力把这件事调查清楚,把妈妈从罗星的魔爪之中拯救出来才行。

  吃过了中午饭,调查罗星和妈妈的事暂时还没有头绪,我决定趁着宝贵的星
期天,还是先玩两把游戏再说。

  进了游戏,发现罗星正在线上,看到我上线,他还像个没事人一样拉我组队,
我当然给拒绝了,我跟他之间已经隔了一层可悲的厚障壁。

  爸妈都有中午在家午睡的习惯,玩了几把游戏之后,我起身出房间去接杯水,
发现这时候爸妈已经起床,爸爸穿着睡衣,正坐在客厅落地玻璃门外的阳台上喝
茶,妈妈则刚从房间里出来。

  妈妈又换上了出门时的衣服,粉红色的连衣裙外搭白色女士小西装,裹着肉
丝的小脚迈着步伐往门口走去。

  我站在客厅的饮水机前,随口问了妈妈一句:「老妈,去哪儿?」

  「我出去办点事。」

  说完,妈妈就在门口的凳子坐下,肉丝小脚踩进了白色高跟鞋里。

  「哦。」

  接了水,我走进房间,身后刚好传来一声大门关上的声音。

  有了今上午去罗星家扑空的经历,本来妈妈出门这件事我已经没有什么怀疑
的念头了,然而当我端着水杯进房间,在电脑前坐下之后,却刚好看到游戏里好
友列表那一栏,罗星的号下线了。

  这么巧?

  妈妈刚一出门,罗星就下线?

  我清楚地记得,刚才罗星的号还在线,而且他还拉我组队。

  我的脑子立马转动起来,不可能,不可能有这么巧的事。

  我越想,越觉得有事,心中的怀疑念头也越来越重。

  我差点就要再次冲上楼去敲开罗星的家门,但我最后还是忍住了。如果再像
今上午那样扑空,我就再也无话可说了。

  我左思右想,还是决定先给妈妈打个电话,不管怎么说,还是先确定一下妈
妈到底干嘛去了吧。

  我拿出手机,拨通了妈妈的号码。

  「喂,小明,怎么了?」

  电话那头妈妈的声音还算正常。

  「哦,那个……」

  我想了想,却突然发现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如果直接问「妈妈你是不是又去
给罗星舔鸡巴了」,肯定不合适。

  于是我磕磕巴巴了一阵,这才说道:「老、老妈,我那件校服放哪儿去啦?
明天星期一升国旗要穿。」

  「校服?就放在你房间衣柜的第二层啊,你好好找找?」

  「哦……」

  「还有什么事吗?」

  妈妈还没挂电话,我努力思考着,该怎么说,才能旁敲侧击地问出妈妈到底
走哪儿去了。

  就在这时,电话那头又传来妈妈的声音:「你好奔驰。」

  接着,我又听到一个机械女声:「你好,有什么可以帮您?」

  「打开天窗遮阳帘。」

  听到这里,我瞬间有了一个想法,于是我赶紧对电话说道:「没、没事了,
老妈,我挂了。」

  挂断电话,我立刻关了电脑,走出房间。

  爸爸这时候还在外面阳台坐着喝茶,我悄悄溜到门口,穿鞋出门。

  由于爸妈开车习惯不同,所以妈妈每次开车,第一件事就是打开天窗遮阳帘。

  我由此判定,妈妈这时候一定刚坐上车,还在小区里面。

  所以,妈妈刚才的出门到底跟罗星的下线有没有关系,只要我悄悄跟着她,
一切不就都一目了然了吗?

  我走到小区门口,拦下一辆出租车,让师傅稍微等等。接着,我的目光便死
死地盯着小区的车库出口……

                第九章

  如我所料,等了没几分钟,一辆黑色的奔驰车便从地下车库的出口缓缓露出
头来。

  我看了前面的立标,又看了车牌,仔细确认一番,没错,这就是我家的车,
妈妈在里面!

  透过汽车的前挡风玻璃,我看到了坐在车里的妈妈,车子拐弯驶上大路的时
候,一瞬间,我瞥到副驾驶还有一个人影!

  这一瞬间并不能让我看得真切,即使只有一眼的功夫,我也能断定,坐在副
驾驶的那人,除了罗星,还能有谁?

  坐在出租车后排的我立马身体前倾,右手扶着前面座椅的靠背,左手拍拍师
傅的肩膀,给他指了指刚开过去的妈妈的车,急促地道:「师傅,跟上前面那辆
车。」

  师傅也是个性情中人,并未答话,只是微微点头表示知道了。我的话音刚落,
还没来得及坐稳,车子就如离弦的箭,立刻冲了出去。

  我这才想起来,这两年我们这的出租车全部换成了电车,起步飞快。

  我家所在的小区就处在市中心,离学校和妈妈工作的集团公司都很近,车子
一驶上大路,速度就慢了下来,出租车师傅紧紧地跟在后面,我的目光也一直锁
在前面那辆我再熟悉不过的车上。

  在市区拥堵的车流中,我坐在出租车上,跟在妈妈后面缓缓移动,刚过了一
个路口,我立刻察觉到了不对劲。

  如果妈妈要去集团公司,在下一个路口本应该右转,但车子却靠近了最左边
车道,方向逐渐跟集团公司南辕北辙。

  出租车师傅也跟着靠上了最左边车道。

  望着前方那辆黑色奔驰车,车里还载着罗星,我的猜想逐渐被证实。

  妈妈载着罗星,到底要去哪儿?

  我的心已经凉了半截,但妈妈的车子还是没有要停下的意思,跟了妈妈一路,
最后,跟到了市人民医院这个地方。

  医院?

  妈妈带着罗星来医院干嘛?

  我正这么想着,只听到师傅回头问了我一句:「那辆车下去了,要不要跟上
?」

  我抬头一看,载着罗星的车逐渐下坡,进了医院的地下停车场。

  「跟上吧。」我说。

  说完我又补充了一句:「慢点。」

  师傅也跟着进了地下停车场,为了避免被发现,我让出租车师傅和妈妈的车
子保持了一段距离。

  只见妈妈找到了一个靠电梯的停车位,车子停下,熄火,副驾驶的车门一开,
下车的人果然是罗星!

  「师傅等下。」

  我想再多观察一会儿,便让师傅先停下,别再往前开了。

  罗星下车之后,脸上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

  又一会儿,车子熄火,车门打开,先是一双踩着白色高跟鞋、裹着肉色丝袜
的长腿落地,再然后,穿着粉色连衣裙外搭白色女士小西装的妈妈从车上下来了。

  170的妈妈再加上高跟鞋,即使隔着车,也能看出她跟162的罗星身高
上的差距。

  妈妈望一眼罗星,没有说话,两人转身朝后,一同消失在了电梯口。

  要不要跟上去?

  这时,出租车师傅又说话了:「还要等多久?再等可要收费了。」

  「哦,没事,开出去吧。」我说。

  司机笑一笑,发动车子:「小伙子,你这是搞哪一出?没看明白啊。」

  我摇摇头:「没什么,没什么。」

  出租车开出医院的地下停车场,我在停车场出口下了车。

  人民医院是我们这儿最好的医院,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是人满为患,进进出
出的病患和家属络绎不绝,比清仓打折的批发市场还要火爆。

  我稍微挪了挪脚步,站在医院门口的墙根,以免挡住了进进出出的人流。

  妈妈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带罗星来医院?

  这也不难思考,估计是带他来检查检查,看看有没有被我打出什么问题吧。

  昨天晚上我下手确实有些狠了,当时就把罗星打了个半死,鼻血狂流。虽然
之后他是恢复过来了,看上去没什么问题,不过也不知道有没有伤到内脏。

  一想到这里,我不禁又回忆起了收到第二段视频的时候,我一走,罗星向妈
妈扇去的耳光、拿假阳具狠狠地捅进妈妈的小穴、再让妈妈给他口交……

  心中的怒火又一次点燃,我恨得牙根止痒,捏紧了拳头。

  然而此刻的我站在医院的门口,虽然知道妈妈带着罗星进去了,但也没有什
么特别的办法。

  我要不要也跟进去呢?

  医院这么大,人又这么多,就算进去,哪里找得到他们人在哪儿?而且,就
算我跟进去了,用处也不大,不过就是挂号检查问诊,没什么太大的意义。

  我默默在医院门口的墙根蹲下,远远地望着停车场出口的方向。

  如果检查没有问题,妈妈和罗星应该会很快出来吧?

  今天下午的阳光有些炽热,蹲在墙根的我默默把身体往里面缩了缩,望着医
院门口进进出出川流不息的人群,我的思绪不断飘散,渐渐陷入了一阵回忆之中。

  我在时间的洋流里不断穿梭,过往的一幕幕仿佛漫天而下的纸片,萦绕在我
周围的,是一片白茫茫的深水漩涡。

  我伸手抓住一些飘散的纸片,企图在往事里,寻找到妈妈和罗星的一些蛛丝
马迹。

  罗星第一次见到妈妈,是什么时候?

  应该是上学期,也就是高一刚入学的那次家长会。

  那是十月国庆节收假后的第一个周五,寒流经过,初秋来临,虽然气温早已
是七月流火,然而秋老虎的威力却仍不可小觑——白天的太阳依旧火辣,但早晚
的空气却已经开始变得凉嗖嗖起来。

  怕冷的女孩已经换下了短裙、穿上了毛衣,在教室也备上了厚外套;我们在
操场结束了酣畅淋漓的球赛,也不忘立刻找件衣服穿上,遮住身上的短袖汗衫。

  那天下午要开家长会,班主任老师在讲台上等着家长来签到,班委干部在下
面布置桌椅,我们普通同学则闹哄哄地在教室和外面走廊过道上嘻哈奔跑,把自
己的家长接进教室,我们就可以开溜了。

  我、罗星,还有一起打篮球的阿毛,我们三个死党站在教室外的走廊阳台,
扶着栏杆,一边望着教学楼下进出的学生家长,一边嘻嘻哈哈地聊天。

  「待会儿去打球?还是去上网?」阿毛扶着栏杆,望着我们俩。

  罗星两条手臂直挺挺地撑着栏杆,身体斜斜地伸直,假装做着俯卧撑。

  「还是去网吧打会儿游戏吧,今天太阳这么大。」罗星说。

  阿毛抬手拍了一把罗星的后背,咧嘴一笑:「怎么,不敢跟我单练了?不是
这么牛吗?怕被我盖帽?」

  阿毛话音一落,我在一旁也嘿嘿笑了起来。

  阿毛身高有175,而罗星身高只有162,打球的时候阿毛总喜欢盖他的
帽,于是大家就总拿罗星身高这事来取笑他。

  但话又说回来,罗星虽然身高不够,但好在身体灵活,打起球来就像个猴子
一样在球场自由穿梭,我们分组打也是有输有赢,他倒也不算太吃亏。

  罗星不再做俯卧撑了,他站直了身体,伸手推了一把:「来啊,谁怕谁,来
比一场?」

  「喔唷,罗星没看出来啊,牛逼了?」阿毛语气带着嘲讽看了罗星一眼,又
望了望我,说,「来,小明来当证人,一会儿去球场上一对一比划比划,输了的
……」

  阿毛还没说完,我就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行了吧,一会儿再说,你们家
长都来了,我妈还没来呢,我先去校门口看看。」

  「去吧,等你把你妈接来,我们就开溜。」阿毛对我道。

  我笑了笑,转身往楼道走去。

  以前小学和初中的时候,每次家长会都是老爸来开,老妈身为集团公司副总
裁,一直都忙,从来也抽不出这个时间。

  但这一次,刚好老爸去外地出差了,再加上这是我上高中以来的第一次家长
会,妈妈也很重视,于是妈妈便决定,这一次由她来学校开家长会。

  我走到校门口,站在那里等了一会儿,很快便有一辆黑色奔驰停了下来。

  看到这辆我再熟悉不过的车子,我连忙奔了过去。

  车门打开,从后排下来一个踩着黑色高跟长筒靴的美妇。

  「妈妈,这儿。」我走过去迎上妈妈。

  妈妈摘下墨镜,对我一笑:「我没来迟吧?」

  我摇头:「没有,走吧老妈,我带你进去。」

  妈妈点点头,把墨镜挂在衣领前,不忘转头对坐在车里的司机说:「小杨,
你先去忙你的吧,一会儿结束了再来接我。」

  坐在车里,把着方向盘的金色短发美女望着妈妈点头道:「好的袁总。」

  杨语嫣,妈妈的秘书,今年28岁。

  火辣的身材和金色的短发是她最大的特点,虽然年龄不大,但经过妈妈几年
的培养,早已是妈妈身旁最得力的干将。

  身为妈妈的秘书,偶尔也兼职司机一职。

  我拉着妈妈往学校里去,一边走着,妈妈一边问我:「怎么样儿子,这段时
间没闯什么祸吧?别一会儿你们老师给我告状,家长会这么多人,我可丢不起这
个脸。」

  我转头望向妈妈:「哎呀老妈你想哪儿去了,我能闯什么祸。」

  「那就好。」妈妈淡淡地道。

  我这时候才注意起妈妈今天的打扮。

  初秋的天气,妈妈的身上披了一件黑色的长款风衣外套,不过今天下午太阳
很大,风衣的扣子并没有扣上,于是妈妈身上的这件风衣就这么敞开着。

  敞开的风衣也让我能看到妈妈里面的装扮。风衣里面,是一件浅灰色的紧身
针织包臀裙,针织面料紧贴着妈妈的每一寸肌肤,把妈妈那完美的S型身材衬托
得淋漓尽致。

  包臀裙下面,妈妈的一双大长腿,裹着超薄的黑色丝袜。

  这样的天气,穿上一条丝袜,不仅能够保暖,还能把妈妈的腿型修饰得更加
完美。

  妈妈的黑丝长腿踩在一双黑色高跟长筒靴里,身为总裁,妈妈的步伐一向雷
厉风行,即使是走在学校里,双腿也是一步步地往前迈开,我也只好加快速度,
紧跟在妈妈身边。

  虽然上了高中,我的身高也来到了跟妈妈一样的170,但妈妈现在又穿了
高跟长筒靴,我还是要比妈妈矮上一截。

  走到教学楼下,我听到楼上有人叫我。

  「小明——喂——」

  抬头一看,原来是罗星和阿毛正趴在那里,冲我挥手打招呼。

  「你朋友?」妈妈问我。

  「嗯,上高中认识的,一起打篮球的好哥们儿。左边那个长得高的叫阿毛,
右边那个长得矮的叫罗星。」

  和妈妈一同踩上楼梯,沿着长长的走廊而过,我带着妈妈进了教室。到讲台
找了班主任老师签到,引着妈妈到了我的座位,我的任务就顺利完成了。

  从教室里出来,我便返回走廊,去跟阿毛和罗星汇合。

  「走呗?」站在他俩身后,我说。

  阿毛和罗星一同转过头来,看到是我,阿毛首先开口了:「小明,你猜罗星
这狗日的刚才说了什么?真他妈是个色鬼。」

  罗星在一旁似乎不好意思地打趣:「哎呀,我开玩笑的,随口一说。」

  「说了什么?」我好奇地问道。

  罗星继续说:「也没什么,别问了,走了走了,下楼去。」

  我还没有追问,阿毛便抢着开口:「刚才你跟你妈不是走到楼下吗,我们没
看清楚,先看到的你妈,然后罗星那狗日的就指着你妈跟我说『这少妇是谁的家
长,真他妈绝了,长得又高、身材又好、还穿得这么骚,黑丝长筒靴,这气质,
能干上一炮,死了都值了』,说完还闭眼摇了摇头,一副陶醉的样子,遗憾得不
行。」

  我一听,立刻伸手推了罗星一把:「罗星你他妈胆子挺大啊,还想打我妈的
主意?黄色电影看多了吧?」

  罗星嘿嘿笑着:「开个玩笑嘛,再说我当时又没注意你在旁边,谁知道那是
你妈啊……不过话说回来,阿姨长得是真的好看,太有气质了,比我妈都好看。」

  「哼,那是当然,我妈可是……」

  半年前的我,单纯、幼稚、未经人事,只当罗星说的是个玩笑,根本没往那
方面去想——虽然半年过后的现在,我依旧未经人事……

  我记得我当时说了这么一句话:「我妈烧的菜可好吃了,只是她工作忙,平
时都是我老爸做饭,要不你们什么时候上我家去玩?我也好让我妈给你们露一手
。」

  「好啊好啊。」罗星第一个点头表示赞同。

  「小明,你家在哪?」阿毛问。

  「云端锦城。」我说。

  我话音刚落,罗星脸上便惊讶起来:「云端锦城?我家也在云端锦城啊,你
家在哪一栋?」

  「8栋2单元801,怎么了?」

  「卧槽!」罗星又接着道,「我家在你家楼上,901!」

  「这么巧?」阿毛也惊讶起来,「那必须安排上啊,小明!」

  我忘了那天下午我们三个有没有去操场打球,也记不起来那之后到底有没有
邀请他们俩到我家玩,我努力地回忆着半年前的往事,但能想起来的,也就那么
一点点了。

  妈妈和罗星的初次见面,大概就是那一次吧。

  从回忆里脱身而出,我还是默默蹲在医院大门的墙根,望着停车场出口的方
向,等待着我家那辆黑色奔驰车的出现,等待着妈妈和罗星的出现。

  妈妈的集团公司是我们本地的龙头企业,跟人民医院也有合作,如果是带罗
星去检查,应该会走绿色通道。如果检查下来没有问题,应该不会花太多时间。

  果然,半小时不到,我就看到我家那辆黑色奔驰车从停车场出口探出头来。

  来了!我心里一惊,立刻站起身来,朝医院门口走去。

  现在还不能掉以轻心,只要妈妈和罗星还在一起,那么之后的事情,无论如
何我都无法保证。所以,为了查清妈妈臣服罗星的原因,为了找出这里面隐藏的
秘密,我必须掌握他们每时每刻的动向。

  从停车场出来也是需要排队的,再加上医院又是这么地繁华,这段拥堵,也
给了我准备的时间。

  医院门口,一辆出租车刚刚停下。

  我立刻上去拉开车门,等里面的人出来,我再上车。

  上车之后,再像刚才那样,让司机师傅跟上妈妈的车。

  然而我刚一拉开后座的车门,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车里探了出来。

  「小明?」

  「阿毛?」

  我俩都惊讶起来。

  我接着问:「你怎么在这里?」

  阿毛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他一边从车里爬出来,一边对我道:「小明你
怎么在这儿?正好正好,来来来搭把手。」

  阿毛从车里出来,我才看到,里面还有一个人正在艰难地往外爬。

  「老黑?」我看着里面道,「你也在?」

  老黑十分艰难地从车里向我伸出手来,然后一点点地移动屁股,于是我把他
从车里扯了出来。

  老黑是个身高180的大胖子,把他从车里扯出来,我也是不容易。

  「来来来,扶着。」阿毛一边说着,一边扶着老黑,「小明你在那边扶着。」

  「你们怎么了?」我把老黑的一边手臂扛在肩上,然后问道。

  阿毛解释起来:「我们本来在运动场那边打球,老黑脚扭了,你看,肿得跟
猪蹄一样。」

  我低头一看,果然。

  「走走走,先扶老黑进去挂号,大强他们还在运动场,老黑这体型,我一个
人还真扛不住,小明你来可帮大忙了……」

  阿毛一边叽叽喳喳地说着,一边扶着老黑。

  我和阿毛一左一右,架着老黑,往医院里去。

  往医院里走的时候,我无意间地回头一望,只看到妈妈开着的那辆黑色奔驰,
已经逐渐驶出医院,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之中……

               (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