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夏群芳谱】(中1)

  • 【虞夏群芳谱】(中1)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好色真人
202.12.08首发sis001
字数:11646

  前注:本来准备元旦的,但还是码出来了。为了这小说更真实,我现在正在
画山海经里面说的地图。等我画好之后,然后要对照《天下郡国利病书》和《读
史堪舆纪要》这两本书来修订一下。

  接下来就是对于神话部分一些修订,主要参考吕览和淮南子,现在吕览没有
找到好的注疏本,淮南子买了一本淮南鸿烈解。

  我写书比较较真,主要就是怕人怼我不真实,虽然我知道在小说里面找真实
多少有点…,但还是尽量还愿吧。

  现在很纠结,因为剧情为主,启就很少能吃到肉。要真的上了,感觉只能降
低女角色智商,然后大枪征服,因枪生爱。

  不过我觉得这样就是真的刘备文了,没啥意思,我也不准备写这个。

  还是看大家的意见,如果书友认为我这种书发在这里,有点雀占鸠巢的话,
那么我也不发了呗。

  大概就这样,我不喜欢迎合读者,我写这书也不是为了挣钱。

  以上

  启看着这道大门,叹了一口气,离开了这里。

  他没有回到屋里,而是四处走动,也在山外面走了几趟。

  第三天晚上,他休息到天快亮的时候,叫灵儿进来。

  灵儿走了进来,恭敬地说:「大人,你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我有一件事需要你帮忙,取你几件衣服过来,可以吗?」

  灵儿脸色一红,低声说着是,等她将衣服拿来之后,启看了看,然后对着灵
儿说:「这些衣服我先拿走了,你且在这里等我,不要过来。」

  灵儿恭敬地说是,启笑了笑,在走出门的时候,突然出手,敲在灵儿后脑勺
上,灵儿一时没有防备,就被启敲晕了。

  启将灵儿放在床上,将帷帐给放了下来,顺便将灵儿的衣服和自己的衣服放
在外面。

  坐好这一切之后,启走在山洞之中,心中盘算种种。

  他到了囚室前面,两个护卫正在那里守护着,他们看到启,亲切的招呼说:
「毕方大人,你这么早就又要去练习气兵了。」

  启点点头,走到他们身边,拍了拍两人的肩膀说:「你们辛苦了。」

  两人准备说话的时候,却见启手中刀光一闪,两人眼前一黑,就摔倒在地。

  启没有时间感叹自己这一刀多么完美,他快速的将两人依靠在墙上,用兵器
支撑着两人站着,然后从护卫腰中拿出了一把钥匙。

  启快速的打开大门,看到里面正在盘腿而坐的仙子,也来不及感叹什么,对
着仙子说:「仙子得罪了。」

  他走了过去,仙子也没有什么动静,启也顾不得上什么,只能背着这位仙子
离开。

  启快速走出山洞,避开四周的警戒,等到他成功逃出五族遗民监视范围的时
候,已经太阳高照了。

  启也走不动了,在一个山谷附近休息起来。

  他恭敬的放下了仙子,然后从溪边喝了一点水。

  没有过多久,仙子缓缓的睁开双眼,一双如同明亮如同秋水的眼眸痴呆地看
着启。

  「伯益,伯益。」如同箫声一样的悦耳声音,说出了让启十分难受的两个字。

  启感觉到一阵无力感,他突然整个人瘫在地上,双眼迷茫的望着天空,他不
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傻,用了这么多心机,放弃那么多,最后换来是这个结果。

  「你不是伯益,你是谁,我又是谁?」

  仙子疑惑的看着启,启恭敬地说:「仙子你是帝女宵明,小的乃是启。」

  「启,好熟悉的名字。」

  启看着仙子疑惑的神情,疑惑看了看,最后想到了,仙子失忆看来是猰貐他
们捣鬼了。

  「仙子,你不用多想了,我会带你去见伯益的,等你见到伯益之后,自然会
想起来的。」

  启看着眼前这位仙子,十年不见,这位仙子还是一如既往地清丽幽静,如同
一朵深谷幽兰,让人看到忍不住怜惜。

  仙子看了看,清冷地询问:「你能告诉我,你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吗?」

  启一愣,但是很快他就将自己的原原本本说了出来,没有丝毫隐瞒。

  他说了很久,仙子也静静地听了很久,等启说完,仙子叹息一声说:「你这
又是何苦呢?一切自有天命,不是你的,你又怎么能得到呢?」

  「我不信天,我不信命,我只信我自己!」启听到这话,突然反驳起来上。

  启看着自己满是老茧的双手,露出了一个残酷笑容:「我只相信我这一双手,
哪怕我这双手满手血腥那又如何?我终将抓住我想要的。」

  启站起身来,指着天说:「去那见鬼的贵族,去那见鬼的天命,这天不从我,
我就开天,这地不顺我,我就劈地,这朝野不奉我为帝,那我就换一个朝,变一
个野!定叫他滴水穿石,铁树开花!」

  「如今的我连命都可以不要,难道还斗不赢他们吗?」启终于心中想要说的
说出来,他脸上没有以往的清秀,只有暴戾,怨恨。

  仙子看着启扭曲的脸,沉默了良久,才开口说:「若是如此,你就不应该救
我。」

  启没有回答,仙子轻声地说:「我也是你想抓住的吧。」

  「是的,我救你,是因为我知道我还有很多个七年,而你终究只有一个。从
那天见到你,你就是我心中最为重要的。」

  「或许,我并没有你说的那么重要,你是一个重情的人。若是那位白兰姑娘,
你的妻子被关在里面呢?」

  「我不会救,若是猰貐要我杀了她,我也不会犹豫。」启的话斩钉截铁,丝
毫没有犹豫。

  「那么其他几位仙子呢?」

  「杀了她们,我甚至连眼泪都不会掉一滴。」启冷笑地说着,这一番话,他
憋了很久了,他心中情难自禁,大声说:「什么仙子,诸侯,他们不过是我的棋
子,他们生命对我来说,比草芥还轻,需要杀他们的时候,我从来没有犹豫过。」

  仙子看着逐渐疯狂的启,明丽的眼珠对着启说:「那么你现在送我回去,还
有救。」

  「她们都不如你,宵明,你知道吗?这十年我天天想的都是你,我不能没有
你。」启突然跪在仙子面前,眼泪再此流出来,如同十年前那样。

  「那么你想要什么?你也说过,我已经许配给伯益了。」

  启愣了一下,然后看着四周,轻声说:「我想要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或
许,我只是想让你听我吹奏一曲吧。我对你从来没有非分之想。」

  仙子点点头,准备说什么的时候,这是山上传来一阵大笑。

  启警惕的看着四周,不一会儿,猩猩出现在启的身边,对着启说:「毕方,
真是没有想到,你竟然会被这位仙子迷惑,做出这等事情来。」

  「这件事,我自然会和猰貐大人交代,我行事,似乎不用你管吧。」

  猩猩舔了舔嘴唇,大笑地说:「的确,你行事不用向我交代,但是我可以杀
了你,青萝仙子我可是记挂很久了,没有想到今天会机会送上门来。毕方呀毕方,
你应该感谢我,若不是我,你怎么这么轻松地带人走。不过明年你的忌日,我会
好好祭奠一番的。」

  「这件事,是你毕方贪图青萝仙子,私自救出青萝仙子,后来对青萝仙子不
轨,青萝仙子羞愧自尽。至于毕方你,消失无踪,谁也不知道。」

  启听到猩猩这话,冷笑地说:「没有想到猩猩大人倒是想得周到,不过我今
天还未必会死。」

  「是吗?难道毕方你认为你的修为胜过我吗?」

  「难道你不想学万古神木刀吗?」

  猩猩听到这话,眼睛轻轻的眯了一下,看看启,然后点头说:「的确,这个
倒是能让毕方你和我谈条件。」

  「看来你今天是不想要我活了?」启也眯着眼睛,警惕看着猩猩,猩猩点点
头,对着启说:「好不容易才有这么好的机会,我可不会轻易放过,这万古神木
刀我日后也能学。」

  「那好,那么我就只有一个想法,能让我得偿所愿,一亲芳泽,免得什么都
没有得到,就去死在你手里。」

  猩猩哈哈的笑着说:「这个倒是不错的,我是可以答应,虽然有些可惜不能
占据这帝女第一次,但比起万古神木刀还是很划算了。」

  「那么请你暂且到山上,或者避远一些。」

  猩猩没有多话,消失在启的面前,启四处打量了一下,发现猩猩已经在数十
丈外的一棵树上,饶有趣味地看着他们。

  「仙子,等下只有麻烦你,对付此人了。」

  青萝仙子摇摇头,轻声说:「我的修为已经被人化去了,就算没有消失,我
已经忘记太多事情,怎么是他的对手。」

  「仙子,得罪了,见谅。」启没有回答,如今这个情况,他只有一个办法。

  他虚抱住青萝仙子,左手隔着衣服,好像在上下探索,而他右手食指并为剑
指,指在青萝仙子的脊椎上。

  启低着头,闻着青萝仙子身上的清香,青萝仙子无暇的面庞就在他眼前,他
只要低下头,就可以品尝,但是启并没有这么做。

  他按照凿齿的说明,运行移剑之法,将体内的大九阳流光剑移到青萝仙子体
内。

  这次移剑,他再次感觉到刮骨洗髓之痛,他全身真元慢慢抽离他的身子,如
同有人硬要拔出他骨头一样。

  不一会儿,启已经是大汗淋漓了,而青萝仙子身后逐渐出现了九道剑影。

  这时候在远方观察的猩猩也察觉到不对,飞身过来,手中出现一把绿色光枪,
一枪刺了过来。

  青萝仙子心念一动,一道光剑挥了过去,猩猩长枪和光剑接触的一瞬间,猩
猩倒飞数丈,嘴角流出了鲜血。

  「不可能,这是什么气兵?这绝不是五罗青烟掌,也不是万古神木刀。」

  这时候启也移剑完毕,有气无力地说:「猩猩,能够死在这大九阳流光剑下,
也是你的荣幸。咳咳。」

  猩猩听到这话,大声说:「原来毕方你早就包藏祸心,有此气兵,竟然不禀
告五王。」

  猩猩一边说着,一边准备离去。

  「仙子,他若是离开,我们难有活命机会。」启提醒说,青萝仙子无奈的叹
息一声。

  猩猩准备飞走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被九个青萝仙子包围住了,他小心提防,
想要看出哪个才是真身。

  不过这九个分身再次融为一个,猩猩准备笑的时候,才发现胸口一疼,他低
下头,发现自己胸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有了一个大洞了。

  猩猩准备说什么的时候,已经没有力气了,从天空之中栽倒下来。

  看到凶狠无比的猩猩,竟然就一招被杀了,启苦笑一声说:「这就是天地第
一气兵吗?这就是大九阳流光剑吗?」

  「如今我们还是早些离开这里,猩猩能找到这里,其他人也会找到这里。」

  青萝仙子扶着启,向北方慢慢的走去。

  启询问青萝仙子,为什么要向北行走,而不是回去南方。

  青萝仙子轻声说:「因为南方已经不能行走了,只有前往北方才能有机会逃
出去。」

  启点点头,让青萝仙子松开自己,随便捡了一根树枝,和青萝仙子一起向北
行走。

  他们这一路向北行走,到了晚上,启前去捡来木头,生火之后,又去找了水
果,用来充饥。

  青萝仙子看着启,想要说什么,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

  双方这么沉默着,启看着跳动的火光,闻着那或有或无的清香,他感觉到一
种惬意,他从来没有感受过的快乐,他多希望这一切能够永远持续下去。

  才移剑之后的他,虚弱无比,当然一个坚持不住,眼睛一闭,就熟睡了过去。

  等他醒来之后,已经是艳阳高照了,启连忙打量四周,生怕一切都是一场梦。

  「我们这样下去,会被他们跟上的。」青萝仙子说到这里,手中出现了一把
剑,这把剑样式和玉衡差不多,启心想这应该是帝轩辕锻造的七把神剑之一。

  青萝仙子十指掐动,剑身上出现了黑光,在光芒消失之后,一头好似老虎,
身上五彩并具,尾巴比它身子还要长。

  这神兽看到了青萝仙子,脸上露出了喜悦之情,用自己的脑袋蹭了蹭青萝仙
子。

  青萝仙子熟练的摸着神兽的下颌,手指轻轻为这神兽饶痒痒,神兽脸上露出
了幸福的神情。

  青萝仙子看着启,询问说:「你知道这个神兽叫什么名字吗?」

  启说知道,这应该是书中说的刍吾,是五族时代,水族神兽,北方的百兽之
王,乘可以日行千里。

  青萝仙子点点头,对着刍吾说:「去,他现在没有修为,你载他一程。」

  刍吾听到这话,走到了启的身边,对着启嗅了嗅,然后看了看启,有一些不
情愿的样子。

  「仙子,刍吾大人既然不愿意……」启说到这里,突然停住了,青萝仙子看
着刍吾,招招手,然后为刍吾顺了顺毛。

  在青萝仙子为刍吾顺毛的时候,刍吾的尾巴如同小狗一样摇来摇去,然后用
尾巴将启勾住,将启放在了背上。

  「我们走吧。」

  青萝仙子御风而行,刍吾在后面也是蹦蹦跳跳,速度丝毫不亚于青萝仙子。
启坐在刍吾背上,丝毫没有颠簸,就让同坐在原地一样。

  他们这样北行了三天,启也发现了,青萝仙子不是北行绕道,而是有事情要
办。

  启没有询问,一直到了第六天,启和青萝仙子看到了海中有一处岛,这岛屿
不小,大概估计有四百多里。

  岛上全是树木,在树林之中,隐约有一座大山。

  看到这一出树林,启对着青萝仙子说:「我们要去这里面吗?」

  青萝仙子点点头,询问启说:「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启说不知道,青萝仙子眯着眼睛,告诉启:「我很多记忆都已经失去了,但
是我却记挂着这里,或许这里有什么东西吧。」

  「仙子,你来这北海,想必是有事情要做,我想这里或许就是你被抓住之前,
要寻找的地方了。」

  青萝仙子点点头,和启一起到了小道之上,他们还没有落下,就听到一声熊
吼身,然后一头熊跑来过来,看着他们,突然开口说:「此地乃是范林,还不快
退下。」

  听到范林这个名字,青萝仙子似乎想起了什么,喃喃说:「帝高阳和九妃葬
于此。」

  「不错,这里是帝高阳之陵,外人免进。」一只罴跑了过来。

  启和青萝仙子还没有说话,他们身边越来越多神兽过来,启认出来的有鸱鸟、
文贝,离俞,鸾鸟,凤鸟,青鸟,琅鸟,玄鸟,黄鸟,虎,豹,黄蛇等等。

  启见他们精通人性,于是对着他们说:「这位乃是当今木族圣女青萝仙子,
奉帝舜之命前来,还请诸位尊使,破例一见。」

  「要进范林,先奏承云,这是规矩。」虎开口说,说完对着他说:「若是不
会承云,那么就不能进入到其中。」

  启连承云是什么都没有听说过,他看了看青萝仙子,青萝仙子脸上也是茫然
之色。

  启只好对着他们说:「诸位尊使,青萝仙子在来的路上,被小人所害,失了
记忆,她乃是木族圣女,奉帝命而来,还请通融一番。」

  「就算当今的帝来了,也要先奏承云,才能进入。」

  凤鸟清脆的声音说着,语气没有丝毫通融。

  若是按照启的性子,早就告辞了,但是如今这是青萝仙子的事情,他不能就
这么离开。

  而这时候一只三足乌飞了过来,他看了看青萝仙子,诧异地说:「怎么回事,
你身上竟然会有太阳真气,你是厌越的女儿?」

  青萝仙子摇摇头,背后出现了九道剑影,三足乌看着这剑影,再次看了看启,
然后说:「你失去记忆到是很简单,这里有遗玉,只要握住这玉,不止你今生之
事,往生之事也可以洞见。」

  三足乌说着,让青萝仙子他们先离开这里。

  青萝仙子和启到了岸边,没有过一会儿,三足乌口中衔着一块玉石,丢在他
们身前。

  青萝仙子看到这块玉,想起了什么,捡了起来,握在手中,

  这时候这玉大放光芒,在青萝仙子面前出现了一道虚拟的景象。

  画面的景象出现了青萝仙子,不过青萝仙子打扮和如今不同,穿着一身黑衣,
在山林之中游荡。

  这样画面快速闪过,接下来就是青萝仙子和一条黑龙争斗,青萝仙子使用真
是五罗青烟掌,那黑龙被捆在其中,逃脱不得,最后只能跪地求饶。

  接下来就是青萝仙子乘着黑龙,遨游在天地之间。

  画面再次变动,青萝仙子到了一处山中,青萝仙子翩翩起舞,婀娜多姿,美
不胜收。

  在一旁观看的启,也有一些痴迷了。

  突然画面出现了一个人,这人的出现,让启如被雷劈,呆立不动。

  这人容貌气质都如同伯益,青萝仙子和这人相互交谈,那人不断用一根短小
的鞭子鞭打药物,每次鞭子碰到药草,都会放出光芒。

  启看到这里,已经知道了这人的身份了。

  赭鞭,除了那位之外,还有谁。

  启虽然知道这已经是上一辈子的事情了,但是他心中却有一团怒火,尤其是
两人亲密无间的样子。

  启继续看着,看到这人离开这里,青萝仙子每日等待的样子,他满腔怒火消
失的无影无踪,他突然有一种希望,希望那人能够早日回来。

  那人终于回来了,不过回来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虽然画面之中没有声音,
但是启知道,那人因为尝百草而毒发了。

  青萝仙子抱着那人,似乎说着,启似乎听到了八个字:「永生永世,莫失莫
忘。」

  启不知道如何,瘫倒在地,移剑的痛苦,比起现在来,那都不算什么了。

  他茫然看着青萝仙子和伯益一起,虽然他们之间一直恪守礼节,但是这何尝
不是一根根刺。

  他不愿意在看,他闭上双眼,一片空白,唯一的念头,就是八个字。

  「我已经全部记起来了,你要看看吗?」

  启听到这话,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到了勇气,他接过石头,他希望自己前世
哪怕是一条黑龙,或者那画面一闪而过的鹿。

  很可惜,画面出现的是他劳作的样子,他穿着简朴的衣服,过着日出而作日
入而息的生活。

  他上一世也是没有妻子和儿女。

  而他死亡并不轰烈,只是大洪水的到来,夺走了他的粮食,也夺走了他的性
命。

  遗玉落在地上,他也倒在地下,他突然之间,明白过来。

  他是一个下人,从古到今都只是一个下人,他没有高贵的出身,没有可以称
道的前世。

  青萝仙子准备扶起启的时候,启这时候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他抬头看着天空,
眼中全是怨毒之色。

  青萝仙子见到这个情况,对着启说「其实你可以像伯益一样,光明正大的为
天下苍生出力,」

  青萝仙子看着启的双眼,对着启说:「以你的才智,若是走正道的话,将是
伯益和天下之幸。」

  「因为小的和伯益不同,小的没有伯益那样的修为,也没有伯益那般容貌。」

  「但是你所走的路,你开心吗?」

  启沉默了,他不知道怎么回答,自己开心吗?

  他询问自己,他过了很久,才幽幽地说:「开心?小的心想没有几个人愿意
以奴隶自认!

  「谁不想万千崇拜,谁愿意跪地俯首?谁不想要自由自在,谁愿意任人驱使
如同牛马?谁不想锦衣玉食荣华富贵,谁愿意布衣粗食人任人辱骂?」

  「但是不愿意又能如何?天地从来就是这么不公,有了上人,自然有了下人
了。下人要改变这个命运,真是千难万难。我何尝不想像伯益一样,受人尊重,
享受一切,但是我可以吗?帝舜能够将仙子你许配给伯益,但是他能够许配给我
吗?」

  「伯益是正吗?伯益会将自己全部财物捐给灾民,会损耗自己的真元为陌生
的老人治疗伤病吗?对于陶泽城的国民来说,我何尝有过对不起他们,我尽我自
己的能力,让他们生活的更好,我能让有才能国民晋升为卿,让他们能才有所用。
伯益可以吗?」

  启说到这里,指着苍天大喊说:「但是这一切又有什么用,国公只因为是我
无姓无氏,就将我辛苦得来的职位给废去,还赏赐了我二十大板,当了两年的奴
隶。这就是贵族,哈哈哈哈哈!」

  「我救了舒窈仙子一命,而她却出卖了我,想要将我置之死地。这就是仙子,
哈哈哈哈。我对这一些已经看得太多了,我不信任何人,我只相信自己的双手。」

  「每当我承受这种种折磨的时候,我都在心里告诉自己,我要忍耐,终有一
日,他们将会得到百倍的报应,我会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启的面容逐渐扭曲了,他神情癫狂,让人感到害怕。

  青萝仙子听到他这么说,看了看启,怜悯地对启说:「就算你真的做到了,
那么你会开心吗?」

  「我不需要开心,也不需要高兴,这是一种报应,我只是还给他们而已。仙
子,人被毒蛇咬了,明知道杀了毒蛇也于事无补,但是他也会将毒蛇给杀死,这
是一种报应,无关开心,或者说伤感。」

  青萝仙子手中出现一根碧绿色的洞箫,她递给启说:「我曾经给你取名启,
希望你能够夜尽天明,没有想到会让你落到这个地步。你应该明白,你说的始终
和我相悖,我也无须可怜你的遭遇,你不需要。我唯一能够做的就是,让你亲自
吹奏一首曲子吧。」

  启点点头,拿起洞箫,心中复杂的吹奏了起来。

  他的箫声如同他那永远说不完的伤心事,这一切的悲愤化作了寂冷清幽的月
光,徘徊在这空荡荡的北海。

  一曲完毕,青萝仙子看着启说:「我们之间最后只能兵戎相见,你后悔救我
了吗?」

  「我怎么会后悔,我知道,这是我和伯益之间的区别,我救了任何人,她们
都会成为我的敌人。而伯益救了,她们就会爱上。很久以前,有人和我说过,有
些人就是天生错骨,无论做什么都是错!」

  启看着青萝仙子,眼中露出痛苦之色,他在将玉箫递还给青萝仙子的时候,
他突然想伸手,抓住这双洁白无瑕的手,然后从此不再放开。

  他的手慢慢移动着,他害怕着,这一双手会突然离开。

  但是青萝仙子没有移动,她用怜悯的目光看着启,若是这样能让启从黑暗之
中走出,她愿意这么做。

  启的双手离的越来越近了,他心跳却越来越快,他觉得自己似乎已经能够感
受到上面的温暖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刍吾突然大叫一声,然后摇头晃尾跑向远方。

  这一变动,让启清醒过来,他恭恭敬敬递上玉箫,没有说话。

  不一会儿阿夏骑着刍吾到来,在阿夏下来的时候,刍吾的尾巴还摇摆不停,
头不时趁着阿夏的身体,对着阿夏撒欢。

  「好了,刍吾,亏你还是曾经北方的百兽之王,如今和一个小猫一样,去睡
好,要不我就再次将你封到瑶光剑里面。」

  刍吾听到这话,在地上打了一个滚,四脚朝天,一脸无辜的样子。

  阿夏看到这个样子,啐了一声说:「看你那怪样,的确是放你出放野了,给
我乖乖睡好。」

  刍吾听了之后,立马一翻身,趴在地上,闭着眼睛,十分乖巧的样子。

  阿夏见刍吾这样,才开口说:「妹妹,听说你被金族人给抓了,这到底是怎
么回事?」

  启听到这话,看着阿夏,阿夏感受到了启的目光,对着启说:「阿牛,你说
过了,你永远是阿牛,我永远是阿夏。」

  启点点头,没有多问,这时候青萝仙子说:「这件事我还是回到中岳在和你
说吧,姐姐,你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阿夏点点头,这时候青萝仙子对着刍吾招招手,刍吾立马跑了过来,青萝仙
子骑在刍吾的身上,离开这里,前去范林。

  这时候天已经黑了,在星光之下,两人对立而坐,没有说话。

  过了良久,阿夏才说:「你还是早点休息吧。」

  「这一路上睡得时间已经很多了,不用再多睡了。」启看着空中那一轮明月,
想了想说:「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又要到夏天了。」

  「阿牛,其实你不应该将一起都告诉她的,你应该知道,你说的那些话,她
不喜欢听。」

  「不喜欢又能怎么样,有些话就算不说,也迟早会被发现的,早点不喜欢和
晚点不喜欢又有什么不同呢?阿夏,很多年前我就明白了,实话不能带给我幸福,
我只能活在谎言之中。」

  启说到这里,喃喃地将自己少年那三段感情说了出来,阿夏就在一旁静静地
听着。

  等启说完,阿夏询问说「你恨她们吗?」

  「以前恨,但是我慢慢发现她们是对的,喜欢一个优秀的人,是人本性。在
这个天下,有权的人就是对的,低贱的人就是错的。这就是天下的本质,像我这
样的人,无论做什么都是错的,包括喜欢上别人。」

  听到启这话,阿夏摇摇头,伸出自己的双手,握住启的手,急切地说:「你
这样想实在太偏激了,你没有什么错,你是那么善良,为什么要这样要这么悲观
地看着这个世界,帝舜何尝不是一个农民出生,但是他不也是登上了帝山。你坚
持你自己的本心,我相信,终有一天,你也会得偿所愿的。」

  「我的愿望?我都没有想过会有实现的一天,我知道,在青萝仙子离开这里
之后,我就会失去一切,愿望,太过虚无缥缈了。」

  启知道,天地之大,已经没有容身之处了,五族遗民要杀了他,伯益他们也
会杀了他,他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启不动声色将自己的双手给抽了出来,看着天上那明亮的皓月说:「阿夏,
启明星在天亮之前会升起,然后消失。群星之中,他出现的最晚,存在也最晚,
它的存在,不过是告诉世人,太阳即将升起。这天地的主宰永远不是它。」

  阿夏听到这话,无奈叹息一声说:「你永远不会对我说实话,这一番话,真
是你想要说的吗?」

  启没有回答,阿夏看了看他,也没有再说什么。

  两人就这么沉默着坐在那里,一直到了启明星出现,青萝仙子也从范林里面
回来了。

  阿夏看着启,想要说什么,最后只是化作一声长叹。

  在她离开的时候,启只是平静地说:「阿夏,我们永远都只是朋友,感谢你
的关心。」

  阿夏身躯轻微颤抖了一下,也骑在刍吾的身上,当作没事人一样说:「你不
和我们一起回去吗?」

  「不了,阿夏,你能传信给大梁国的蕙芷公主吗?就说我有一件事要找她。」

  「知道了。」

  阿夏拍了拍刍吾的头,刍吾顿时高兴的往南方跑去。

  在前行的路上,阿夏突然对青萝仙子说:「你为什么不劝他呢?若是你让他
协助伯益,我知道他会听从的。」

  「但是那样,我就真的对不起他了,我不能让他所作的一切都白费了,他有
他的道路,他是一个可怜的人。」

  青萝仙子是感叹地说:「我还记得那年南屏山上,他说的身世时候的痛苦,
当时妹妹我给他一个名字,只是希望他能够过上一个不同的日子,没有想到反而
害了他。」

  「这一切都是天命,没有想到当日南屏山的两个少年,会有这么大的区别。
启的确是一个好人,我和他一起走了大半年,我能看出来了。」阿夏说到这里,
然后笑着说:「若是妹妹你能陪着他走上一年,想必他不知道有高兴。」

  青萝仙子浅浅的一笑,对着阿夏说:「姐姐,你喜欢他。那么为什么你不亲
自去劝他呢?」

  「因为我知道,他心中只有你,其他任何人都无法说服他,蕙芷公主我是亲
眼见到的过,容貌不在你我之下,但是他能两年和公主相敬如宾,丝毫没有越礼
的地方。就算那位白兰姑娘,他又何尝没有动心。」

  青萝仙子听到这话,想到启说的那句话。

  「就算猰貐要我杀白兰,我也不会犹豫一下。」启的话让青萝仙子对白兰感
到了惋惜,惋惜白兰喜欢上了这么一个人。

  阿夏的脸上露出伤感的神情,对着青萝仙子说:「可惜这就是人,启又何尝
不是,他或许不应该和你说实话,我知道你永远不会喜欢那样的人。」

  「姐姐你都听到了?那么你还会去帮助他吗?」青萝仙子看着阿夏的眼睛,
希望能够看出自己姐姐的真实想法。

  「是的,或许我不应该来的太早。可惜,他从来没有和我说过真话。我感觉
到有些好笑,他对我说都是认命,不后悔,下人就应该有下人的样子,没有想到
全是口是心非的话。不过我听到这些话已经太迟了。」阿夏说到这里,望着青萝
仙子眼睛说:「你会将这些告诉伯益吗?」

  「不会,妹妹我若是真的这么做了,那么真是将他推入深渊了。我相信,他
不会成功的,他想要的太多,但是一切都有定数。他没有五德之体,如今又没有
修为了,他如何能让天下诸侯心服口服呢?想要登上帝山的也不少,可是成功的
只有五个。我真的很担心,他会成为下一个共工,下一个房吴。」

  阿夏摇摇头说:「或许吧,真的到了那个时候,你会亲手杀了他吗?」

  青萝仙子没有说话,这是她第一次对自己撒谎,启不会成为共工,而是真的
会登上帝山,她心中很迷茫,这样的人若是登上了帝山,对于天下万民来说是福
还是祸呢?

  两位仙子就这么南行了,启就坐在原地,静静等待着,如今他能等待的就是
蕙芷公主到来。

  就算一无所用,他也不认命,他要和天再次相争,他不会就这么轻易认输。

  「毕方大人果然在这里,可是让妾身好找呀!」

  启看了过去,只见这女子黛眉似岫,绿鬓如烟,肌光欺霜赛雪,丹唇娇艳胜
火。

  最为妙处的是女子身上只有一件薄纱,什么都无法遮蔽,她那傲人的双峰,
优美的牝户都可以一览无余。

  启对着女子说:「不知道怎么称呼?」

  「霓虹仙子,当然我也曾经是降娄国的圣女,不知道毕方大人是否知道呢?」

  启想了想,开口说:「知道。」

  「那么毕方大人也知道我为什么被免去圣女职位了。」

  启点点头,霓虹仙子笑着说:「毕方大人不妨说出来,我一个女子不害羞,
毕方大人有什么害羞。」

  「采阴补阳,修炼邪术了。」

  「不错,不过毕方大人你还是太腼腆了,毕方大人,死在我肚子上的男人,
不说上千,数百个都有了。」

  「这么说来,是金王让你这么送我上路的。」

  霓虹仙子笑着说:「不错,毕竟你可是大人亲自求情任命的子爵,若是就这
么死了,岂不是让大人丢了面子。」

  霓虹仙子说着,看着启的眼睛,启也看着霓虹的眼睛。

  这样看了很久,霓虹仙子底下头,看着启下面还是一如往日一样平静,对着
启说:「你,你没有进入幻想之中。」

  启看着霓虹仙子,还是一如既往的死鱼眼,霓虹仙子脸色铁青,然后瞬间就
变得妩媚起来,她对着启说:「不愧金王看中的人,果然好手段。」

  说到这里,霓虹仙子拿出一个袋子,望天空之中一丢,这袋子将她们两人包
裹进去。

  袋子里面别有乾坤,如同女子闺房一样华丽异常,最让启注目的是有个女子
坐在榻上,眼中含着泪光。

  启看了看,这个女子穿着映水芙蓉迷花莲瓣裙,衣裳随风而舞,映水流光,
胸口那朵小巧可爱的莲花让这如莲如月如诗如烟的女子显得更加美丽异常。

  启目光再次上移到了那绝美绝伦的脸上,面似芙蓉眉成柳,眼颦秋水唇丹朱,
腰若约束肩削成,肤胜凝脂气若兰。

  「金王当日离去,就是为了你捉这寿星国圣女佩云仙子,可惜毕方大人你实
在是太让金王失望了,因此只能将她赏赐给我了。」

  霓虹仙子说到这里,拿出一个古朴的青铜酒杯,对着启说:「毕方大人,你
自己动手吧,请将你的精液放在这当中,到时候我会让这位高贵的圣女亲自喝下,
毕竟她已经很久没有用膳了。」

  启听到这话,看着霓虹仙子,霓虹仙子红唇一舔,对着启说:「毕方大人,
其实怎么死,都是我说了算,你是一个聪明人,我就不用多说了。」

  后注:补充归墟一个说法。

  我最开始以为沃焦是中国神话,因为袁珂谈沃焦是用成玄英注《庄子秋水》
一篇的时候注疏,然后袁珂说今本无,我就以为是脱落的。

  但是我后来查了一下,沃焦在《博物志》以前的古书是没有见到过的,所以
我就很怀疑成玄英这个注疏,但是佛经里面却是有早的,我能查到的是《观佛三
昧海经》。

  袁珂说引用的《古小说钩沉》里面玄中记的文字内容,其实应该是佛教的二
道手,抄袭的《贤愚因缘经》。

  至于中国,也就只有归墟这个说法。

  但是这写都写了,想要改设定也难了,于是只能将错就错了。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