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剑风流】 卷四 第二十二章

  • 【毒剑风流】 卷四 第二十二章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第一会所首发
字数:8337

               第二十二章

  两条大鱼终于一同上钩,到了可以收获的时候。之前姜凡庆与唐青荷的往来,
嫣然一直小心谨慎的隐瞒不给人知晓,可是姜信杰要将唐青荷纳为小妾的事情,
嫣然却刻意宣扬,果然不过半日就传入了姜凡庆耳中。

  姜凡庆因为尚未成婚不能先行纳妾,这才让唐青荷暂居在嫣然的梅香楼中,
本以为唐青荷有嫣然照拂,没有人敢去碰她,得知四叔睡了唐青荷,又要将她纳
入房中做小妾,立刻又怒又妒,气冲冲的赶来了梅香楼想弄清楚究竟。

  唐青荷此时已经被姜信杰接走,嫣然一番添油加醋的将姜信杰逼迫唐青荷就
范,明知唐青荷是姜凡庆的人,还说姜凡庆后辈小子不能与长辈争女人,居然强
行把唐青荷掳走的经过说给姜凡庆,让姜凡庆暴跳如雷,立刻大叫着要将姜信杰
碎尸万段,策马向着姜信杰的居所疾驰而去。

  姜信杰家附近,廉驰兄弟三人早已埋伏妥当,只等姜凡庆上门生事。姜凡庆
刚刚到了姜信杰家的宅院门口,在门口叫骂,姜凡枫就示意几个他在姜家的心腹
手下跃墙跳入了姜信杰的宅院。姜信杰家的护院认出越墙而入的人是姜信豪家的
护院,又听到姜凡庆在门外叫骂,哪里还有怀疑,只以为是姜凡庆带领了主家的
弟子来向分家为难。纷纷大喊大叫着姜凡庆欺人太甚,与来人拼斗在一起。

  姜凡枫的心腹早得了叮嘱,干净利落的杀人灭口就翻墙逃出,姜信杰家的护
院本以为此事只是意气之争,对方都是熟识的姜家自己人,是以出手很有分寸,
不想伤了人命让两边难以和解,可是没想到对方居然暗藏祸心,出招到了中途陡
然变得狠毒无情,大意之下姜信杰家的守卫全都是被一招毙命。

  等到姜信杰赶来,只看到家中亲信弟子横死院中,凶手却是不见踪影,不过
刚刚这几个弟子大喊姜凡庆欺人太甚,此时姜凡庆也正在门外砸门咒骂,唐青荷
也向自己哭诉过姜凡庆如何对她多番骚扰贼心不死,姜信杰哪里还能生出半分怀
疑,理所当然的以为是姜凡庆不顾家中和睦,因为觊觎自己小妾的美色而来此以
下犯上。

  姜信杰气得怒发冲冠,大吼一声推开院门,指着姜凡庆怒道:「小畜生,你
爹不在家中,你就敢不敬长辈,来叔父家中杀人放火……」姜信杰怒气冲冲口不
择言,话已出口才想到姜凡庆来自己家中杀人是真,放火倒是没有。似乎是老天
在为他的话打圆场,后院几个弟子慌忙跑来大叫道「后院失火了,大家快来帮忙
救火」

  姜信杰回头一看,他的后宅果然有几处黑烟正缓缓升起,片刻间又有火星随
着浓烟四处飘飞,火头起得如此猛烈,自然不会是意外,当然也是姜凡庆所为了。

  姜信杰气得双手发颤,对家中弟子喝到「快去先护了几位夫人少爷离开,然
后再全力扑灭火头!」转过身来,姜信杰双目赤红,飞身跃起,一拳向姜凡庆轰
去,大喝道「今晚我就废了你这不肖子弟,押到家中宗祠去听候发落」

  姜凡庆哪里肯吃亏,毫不退让的与姜信杰斗在一处。两人都是用的姜家拳法,
来往拳风呼啸,姜信杰虽然稳稳占了上风,可是姜凡庆对这路拳法极为熟络,一
时也奈何不了他。正在争斗间,姜凡庆的亲信属下也闻风赶到,见姜凡庆在场中
被姜信杰打得狼狈不堪,就要上前相助,而姜信杰家的护卫刚刚被杀死了多人,
见姜凡庆的属下还敢对自家老爷动手,哪里还能忍耐,全都含恨出手杀向了姜凡
庆一边,姜凡庆一边人见姜信杰那边如此凶狠,自然也不会任人欺到头上来,两
边立刻变作了一个混战的局面。

  廉驰兄弟三人从姜信杰家的后院放火出来,绕了一个大圈子回到姜信杰家大
门,远远看着门前广场上的混战。秦慕锋微微皱眉,低声问廉驰道:「你的药怎
么还不发作,姜信杰今晚若是不死,让这对叔侄冷静下来,咱们的离间计只怕就
要露馅。」

  廉驰也是稍稍担心,若是唐青荷未乖乖按着他的命令下毒,那么事情就不能
依照他的计划发展。但若是离间计被识破,唐青荷作为离间计的核心人物,必然
是首当其冲被姜家抓起来严刑拷问后灭口,她也应该不至于反叛自寻死路才对。

  姜信杰与姜凡庆再斗了十多招,果然脚下一软,向前倒去,姜凡庆被姜信杰
压得步步后退,正在恼怒中,姜信杰这突然瘫软令姜凡庆大出意料,一个收招不
及,刚猛的一拳正中姜信杰心口。姜信杰口喷鲜血,瘫倒在地,姜凡庆一时间呆
在原地,有些不信的看着自己的拳头,稍稍冷静了下来,才开始担心今晚应该如
何收场。

  这时姜家的大伯姜信英和二伯姜信雄也赶了过来,见到姜信杰躺在姜凡庆脚
下,口中鲜血不断流出不知死活,又惊又怒,一齐大骂姜凡庆狼子野心,是要将
分家一一剪除好让他继位后为所欲为。

  姜凡枫此时才推开人群,面沉似水语气森然,命人将姜凡庆送去姜家宗祠关
押,等待姜信豪回来处置。姜凡庆此时也知道自己惹了大祸,不敢再嚣张跋扈,
只得随着大伯姜信英去了姜家宗祠。二伯姜信雄扶起了躺在地上的姜信杰,一探
鼻息脉搏,发觉四弟心脉已断,可说是神仙难救了。

  对于姜家这场大乱,人人都是出乎意料之外,一时间姜家上下乱作一团,而
姜凡枫和嫣然则对此早有准备,按着事前的计划将各种纠纷麻烦有条不紊的一一
化解。

  姜凡枫趁势和大伯二伯达成了协议,让嫣然掌控了姜家青楼生意的实权,而
大伯的儿子,姜凡枫的堂兄姜凡逊则成为名义上暂代姜信杰管理青楼生意的姜家
之人。姜凡庆少主的位置虽然不能轻易废去,不过被他惹出如此一场大乱,姜信
豪回到徐州之后必然不会饶他,是以姜家的长辈后辈们,都在心中猜测姜凡枫会
把姜凡庆取而代之。

  姜凡枫一夜之间就将姜家的内乱平息,展露出的手段让人暗暗叹服,而且他
武功高强,名列武林四公子之一,乃是姜家最为出色的后辈子弟,再加上他的两
位义兄也是来历不凡背后势力不俗,因此姜凡枫可以说是继承姜家少主之位的最
佳人选。

  是以即便姜凡枫尚未从姜凡庆手中夺得少主之位,也还是隐隐掌握住了姜家
的大权,靠着这威势,姜凡枫轻易的从姜信杰的家中要回了唐青荷。姜信杰已死,
她的夫人们自然不会想留下唐青荷这祸水,姜凡枫说要将唐青荷带回去严加惩治,
姜信杰全家上下无一人反对。

  姜凡枫雷厉风行,次日清晨就宣布唐青荷祸乱姜家门墙,罪大恶极,将她送
回到青楼中,调教为最低贱的美女犬以儆效尤。那青楼中的美女犬,便是连寻常
妓女都不如。

  青楼中的妓女也分作几个层次,最顶级的卖艺不卖身,全都有冠绝天下的才
艺修为,而且还有权势滔天的靠山为她撑腰不用怕给人逼迫欺凌,她们被达官贵
人所追捧,地位超然,便如那秦慕锋极为痴迷的琴仙曾韵思,任凭多少金钱多高
权势,也难以得到她的垂青。次一等的色艺双全,才艺不凡却没有靠山撑腰,虽
然心高气傲,最终也往往要折服在威压之下偶尔开门迎客。只不过这些女子全都
是惊才绝艳之辈,便是寻常人一辈子也难以一睹芳容,全都是达官贵人们的禁脔,
对于普罗大众来说,依旧是高高在上的人物,像是嫣然得以赎身解脱之前,便是
过着这样一面承受屈辱,一面在外面故作清高的生活。

  而最为大众所喜闻乐见的,便是那些以才艺为依托,靠着出卖色相讨好男人
的青楼红牌们。这些青楼红牌们因为种种原因,将求财当做最为重要之事,男人
喜欢风雅,她们便可阳春白雪楚楚动人,男人喜欢淫荡,她们也能放得下身段变
作淫娃荡妇前去服侍,只要付得起银子,这些青楼红牌们反而最能伺候得男人称
心如意,唯一遗憾的是少了那份征服天之娇女的成就感,无法成为在人前炫耀的
资本满足虚荣心。

  寻常青楼妓女们,无不以成为红牌为目标,只不过很多人因为天资所限,才
艺难有建树,无才艺可卖,便只能专心卖身了。而青楼中最为低贱的,便是专门
训练出来满足男人控制欲的美女犬,这些美女犬被剥夺了人格尊严,与琴棋书画
那些风雅之事全不搭边,完全是靠着不知羞耻的淫荡姿态吸引男人,偶有展现技
艺,也不过是表演一些淫浪舞蹈而已。这些美女犬能够满足男人心底深处最黑暗
的欲望,在特定的圈子里极为盛行,只可惜玩弄美女犬的男人们全无怜惜,行径
暴虐,做了美女犬不过几年时间就要给玩弄得身心俱废,让青楼的女子们谈之色
变。美女犬的人选,往往是青楼中不肯服从妈妈的倔强女子,或者是服侍客人时
候犯错开罪了位高权重的客人,是以训练成为美女犬就是姜家青楼中对女子最为
严酷的责罚。

  姜凡枫将唐青荷这让姜凡庆与姜信杰痴迷的绝色佳人罚作成为美女犬,可说
甚是冷厉,但也让姜家上下全都佩服他的狠辣决绝,无不叹服姜凡枫确实有着成
为一方雄主的潜质。

  把唐青荷这贱货调教成为美女犬,本就是廉驰谋划已久的事情,今次有了姜
家青楼这风月场中的魁首来动手,廉驰自然不能放过学习的机会。

  姜凡枫特意安排了手段最为老辣的黄妈妈去训练唐青荷如何成为一只美女犬,
唐青荷被嫣然改造后的新相貌极为狐媚风骚,身材也是很是妖娆,让男人一看就
会眼中冒火。经过廉驰的调教,唐青荷也放弃了所有矜持节操,常常幻想着自己
被许多男人肆意奸淫凌辱,任他们粗暴地蹂躏自己的丰乳,用粗壮的大肉棒干自
己的小穴和后庭。

  也许是唐青荷太淫荡了,黄妈妈看了大为欣喜,直夸赞唐青荷是前所未有的
好底子,等到调教完成,必然能让全天下的男人为之疯狂。

  在这挂满淫虐道具的昏暗地窖里,全身赤裸的唐青荷竟有一些兴奋,的确是
变得越来越下贱了。

  唐青荷完全释放了本性,在廉驰与黄妈妈讨论如何调教她的时候,她已经忍
受不住情欲的泛滥,一手用力揉捏着自己的乳房,一手不断扣弄着自己的淫穴,
这样的手淫已经成了唐青荷每天无聊时候的自然反应。

  唐青荷的动作越来越激烈,低声呻吟着,两根手指深深插入淫穴中抠弄,揉
捏乳房的手也渐渐加重力度。但唐青荷的小穴却越来越痒,手指已经满足不了,
向廉驰祈求道「主子,贱婢又在发骚了,请主子快来操贱婢吧」

  廉驰厌恶的瞪了唐青荷一眼,斥道:「给我忍着,我在与黄妈妈商量正事。」
黄妈妈见状一笑,从墙上拿下了一根假阳具,假阳具上还有一粒粒突起,唐青荷
看得淫水猛流,忙跪下身子,双手接过了假阳具,对着自己的穴口,轻轻推进去。

  唐青荷呻吟道「好粗啊,插得好舒服呀」那假阳具上已经事先涂抹了烈性淫
药,唐青荷把假阳具插入阴穴里没一会,就被淫欲冲击得失去了理智,一边疯狂
的抽动假阳具,一边幻想自己正被男人猛干着。假阳具在满是淫水的骚穴里抽动,
让唐青荷全身发颤,她越抽动越快,终于一泄如注,身体不停颤抖着,在疯狂高
潮的快感中昏死了过去。

  在青楼中的一间阴暗小屋中,里面的景象一定让人吃惊或是兴奋不已,一个
戴着眼罩的美女跪在屋子正中央,一副手铐穿过上方的横梁铐住了女人的双手,
女人的下身插着一根粗大的假阳具,全身一丝不挂,雪白的肌肤因为淫欲而泛着
一层嫣红,两颗丰满挺立的巨大乳房暴露在空气中轻轻起伏着。

  这个女人就是唐青荷,因为青楼白天没什么客人光顾,她已经这个样子等待
了半天,这种暴露的刺激和下身插入了假阳具,让唐青荷的小穴淫痒难耐。唐青
荷又恐惧被男人进来发现,又期待着被人发觉后疯狂的奸淫。

  终于唐青荷听到有开门的声音,本能地抬起头来,却因为眼罩的关系什么也
看不到,唐青荷感到一阵恐慌。

  随着几声惊呼和淫笑,一阵脚步声接近,应该是两个人,朝唐青荷走过来。
唐青荷可以感觉到他们就在身边了。这时候,一只手伸过来在唐青荷的脸上轻轻
抚摩着,唐青荷有种兴奋的感觉,乳头微微挺立起来。

  这一反应让男人注意到了,他用手指夹住唐青荷的乳头,向外拉扯,微小的
痛楚只让唐青荷更加兴奋,两边乳头迅速充血变大变硬了。两个男人都笑了:
「操,这贱货乳头都硬起来了」

  两人说着,开始分别玩弄唐青荷的身体。一个人把两手都放到唐青荷的乳房
上,用力挤压揉捏它们,唐青荷能感觉到自己引以为豪的硕大乳房在男人双手的
肆意玩弄下,不断变换淫靡的形状,同时阵阵快感也从乳房迅速向全身蔓延。唐
青荷情不自禁地微微扭动腰肢,迎合男人的动作,呼吸声也越来越粗。

  一个男人说道:「嘿嘿,发情了啊。」把手伸到唐青荷的下体,扶住因为唐
青荷淫水的湿润几乎滑下的假阳具,将其又插回唐青荷阴穴深处,开始慢慢地抽
动。男人边做边问道:「怎么样啊?小骚货,这么多淫水,看来是想男人想了很
久吧」

  上下两处的快感让唐青荷不由得哼哼起来。两个男人又是一阵大笑。

  玩唐青荷乳房的男人改变了玩法,他分别捏住唐青荷的两个乳头,用力地拉
扯,又扭又拧,这粗鲁的玩法让唐青荷双乳的快感更剧烈。同时玩下身的男人也
加快了假阳具抽动的速度,假阳具快速地进进出出,每一下都直顶到唐青荷身子
的最深处。

  唐青荷再也忍不住了,开始发出阵阵淫荡的叫声。

  一个男人大声问道:「这就忍不住了吗?贱货,是不是想被干了啊?」

  同时唐青荷感觉到自己右乳头被狠狠地拉扯起来,「啪」的一声,左乳房也
被抽了一巴掌,感到火辣辣的痛。

  唐青荷再也忍耐不住内心的欲望,说道:「是啊……我想被干快来插我的小
骚穴……」

  玩弄下身的男人这时候竟突然把假阳具抽了出去,巨大的空虚感让唐青荷的
下身痒痒难耐。唐青荷的身子也随着向前挺出,这个动作落在男人眼里一定淫荡
极了。又是「啪」的一声,唐青荷的右边乳房也挨了一下。

  男人大笑道:「真是贱货啊,来,好好服侍我们的肉棒,一会就干得你合不
拢腿!」

  很快,唐青荷就感觉到两根发烫的散发着独特腥味的肉棒贴到脸上,在唐青
荷的嘴角不断摩擦着。唐青荷毫不犹豫地含住一根,细细地舔弄。先用舌头清理
了一遍上边小便留下的垢污,然后深深地含入,舌头在龟头上打着转。过了一会,
嘴里的肉棒抽了出去,另一根马上放了进来,唐青荷也来者不拒地舔弄。就这样,
两个男人轮流享受唐青荷的口交服务,唐青荷舔弄一个人的肉棒时另一个人就玩
弄唐青荷的乳房或是下体。

  一个男人道「很好,贱货,现在让我来试试你的小穴吧」口交了一段时间,
起先玩弄唐青荷下身的男人说道,「站起来,荡货。」

  唐青荷乖乖起立,按照男人的命令岔开两腿,弯腰伏下身去,这样的姿势让
唐青荷肥白的翘臀以及淫汁横流的小穴呈现在男人面前。

  两个男人并不着急,用火热的肉棒在唐青荷的屁股上和阴穴边缘慢慢摩擦。
这不但不能解决唐青荷下体的淫痒,反而使阴穴深处象有千万只蚂蚁在爬一样,
唐青荷就快被这样的欲火折磨疯掉了,完全放弃了抵抗,而是不知羞耻地摇动自
己的屁股,同时叫道:「求求你们,快插进来吧,我就是淫荡的母狗,天生就是
被男人干的,我喜欢被大肉棒狠狠地奸淫。」

  接着唐青荷就感觉到一个人的龟头顶在她的阴穴入口,狠狠地插了进来。唐
青荷空虚的阴穴立刻得到巨大的满足,那男人的肉棒的确很粗壮,唐青荷的小穴
被撑到最大,才勉强容纳下这么大的肉棒。他的抽插也是几乎次次都刺入唐青荷
体内的最深处,唐青荷也配合着他,淫荡的扭动着屁股。

  「唔,好紧的贱穴,好会扭的屁股!」那男人称赞了一句,一下又一下地奸
淫唐青荷的淫穴,同时手也不闲着,不时地伸到前面来揉捏唐青荷的巨乳,又或
是虐待试地打唐青荷屁股,在这样强烈的快感下,唐青荷没有多久就达到了第一
次高潮。

  那男人又抽动了一会就拔了出去,这时另一个男人就立刻上来,接着干唐青
荷。唐青荷的高潮几乎没有停过,淫水不断地被男人的肉棒带出来,顺着唐青荷
的大腿一直流到脚跟处。

  忽然房门那边又传来了脚步声,青楼开始营业,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客人光临,
来看一看这新进的淫荡货色。

  数不清的男人轮流交换着奸淫唐青荷,这样不间断的猛操让唐青荷一直在高
潮的颠峰,她已经记不得在自己体内插入过了多少根肉棒,只知道一边浪叫一边
承受难以停歇的高潮。

  一直到了天亮客人散去,唐青荷身心都还沉浸在刚刚的轮奸快感之中。整个
人像一摊软肉似的无力吊在横梁下边。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人进来把唐青荷从横
梁上放下来,唐青荷看见自己的下身一片狼籍,地板都被她的淫水打湿了一大片。
脑子里又浮现出刚刚自己被无数男人奸淫的情景,羞愧之中竟还有种莫名的兴奋。

  唐青荷心想,自己被不同的男人肆意奸淫蹂躏,被他们当作犯贱下流的好色
母狗来对待,再加上各种各样的羞辱,这不正是她内心深处的欲望吗?唐青荷情
不自禁地把手伸进骚穴,摸了一些那些男人流下的阳精,放进嘴里细细品尝。咸
咸的有股特别的腥臭味,仅仅是这下流的味道,就让她又期待接下来的淫虐调教
了。

  等到了姜信豪赶回徐州,姜家的叔侄内乱已经在姜凡枫的压服下尘埃落定,
姜信杰虽死,几个分家倒也没有因此与主家生出嫌隙。而姜凡庆被囚禁于宗祠之
内悔过,与外界彻底隔绝,也再没有生出什么波澜。

  姜信豪见姜凡枫处置得当,于气恼中总算是有了一丝慰藉,当即在宗祠中宣
布把姜凡庆永远幽禁不得释放,而把姜凡枫立为姜家少主,这决定早在姜家上下
意料之内,水到渠成的达到了廉驰的目标。

  姜凡枫正式坐上了少主之位,嫣然在青楼生意那边有了稳定的支持,便更加
放心大胆的逐渐剔除姜信杰与姜凡庆的党羽,把关键位置都安插上了可靠的亲信。
青楼的银钱收入虽然做不得手脚,不过姜家青楼里姑娘们可轻易从男人口中探问
出不少各路秘闻,这一张无所不包的情报网才是最为宝贵,自此以后姜家情报网
牢牢掌握在了嫣然手中,所有情报必然要先经过嫣然和姜凡枫过目,可说是被姜
凡枫完全掌握了姜家的命脉。

  廉驰虽然扳倒了姜凡庆,却还不放心,姜凡庆针对他所放出的那些传言,桩
桩件件都是言之有物,廉驰自己清楚这些事根本不是姜凡庆凭空编造,而的确是
探查到了他的隐秘,这些隐秘是如何泄露出来汇集到了姜凡庆手中,廉驰也拜托
三弟姜凡枫接手姜家情报网后帮他一并探查清楚,看是不是他的身边出了叛徒。

  嫣然查了几日,果然理清了线索,将廉驰三兄弟约到了她的新居会面。

  嫣然将一页纸签交给姜凡枫道:「廉公子所疑不错,他的身边确实是被姜凡
庆安插了姜家的内应,这便是那内应在姜家青楼的卖身契。」

  姜凡枫扫了一眼那卖身契,摇头道:「卫秀秀?不认识。」说着把卫秀秀的
卖身契递给了廉驰。

  廉驰一听卫秀秀的名字,气得头都要炸开,没想到这于南京饥荒时候收留的
小孤儿,怯怯诺诺的一副天真纯善之态,却几乎将他害得身败名裂。

  家中先是单燕出卖了逍遥丹失效的消息给张北晨,现在又有卫秀秀这小丫头
将他的隐秘出卖给了姜凡庆,他家中的女人为什么都是靠不住的叛徒?

  嫣然微微一笑说道:「姜凡庆也知道廉公子好色,据说当时派出了十几个各
色美人想要勾引廉公子,可是廉公子都是留宿一晚后就毫不留恋的离去,吃了鱼
饵却并不上钩。最后还是从青楼中新买来的小女孩中,选出了最为出色的卫秀秀,
靠着她未经雕琢的天然纯真娇美,才让廉公子动心将她留在了身边。」

  廉驰听了额头青筋直跳,被嫣然这样一说,好似他就是一个对未发育小女孩
有特别嗜好的变态一般。现在事后仔细想来,南京那次饥荒饿殍满地,自己随便
收留了一个小女孩就捡到了宝,得了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坯子,运气如此之好绝
无道理,他又不是什么善良之辈,这样的好事无端落在他的头上,除非是老天瞎
了眼。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卫秀秀乃是被人精挑细选出来的小美人,刻意送到
廉驰身边做内应搜罗私密消息的。只恨他当初未曾留神深思,这才给姜凡庆得手,
惹出了后来的那许多风波。

  廉驰用力把那卖身契摔在桌子上,怒道:「他妈的,这小丫头敢背叛我,我
回去后定要将她丢到湖里喂王八不可。」

  秦慕锋拿起那页卖身契端详了一阵,说道「这卫秀秀不过是一个孤苦无依的
小姑娘,给逼得在卖身为妓和去陌生人身边做内应之间选择,自然是会选择后者。
她来到二弟你身边时候,与二弟你并不相识,也没有恩义情愫,倒也算不得是背
叛了你」

  廉驰气道:「卫秀秀她自从跟了我,被我锦衣玉食的养得好像个富家大小姐,
还要反过来出卖我的秘密给外人,这不是忘恩负义还是什么?」

  秦慕锋道「卫秀秀的卖身契给姜家握在手里,若是不为姜家做事,身份给暴
露出来你必然不会轻饶了她。她这也是被情势所逼迫,二弟你就不要大动肝火了」

  嫣然也说道:「卫秀秀卖身姜家青楼,其实是为母治病,现在她母亲还掌握
在姜家手中,她也是迫于无奈,并非是对廉公子你心存恶意。」

  廉驰听了稍稍消了气,心想卫秀秀是把柄握在别人手中,给情势逼迫才对不
起他,那么单燕是否也是如此,被张北晨威胁才泄露了逍遥丹失效的秘密呢?廉
驰叹了口气,坐倒在椅子里,问道:「那我应该怎么处置这卫秀秀?」

  秦慕锋寻思了一阵,说道:「我倒是有了一个主意。嫣然姑娘接手了姜家的
情报网,也就有了向卫秀秀下令的渠道。嫣然姑娘可以让人传讯给卫秀秀,命她
伺机害你性命,你事先有了提防,卫秀秀自然无法得手,不过也可借此试出卫秀
秀对二弟你究竟有几分情义。若是她真敢对二弟你下手,这小丫头便确实再留不
得。若是她给这么一逼,向你吐露了实情,那就说明她心中对你有情有义,宁可
暴露身份,不顾母亲安危,也不肯害你性命,那么你继续将她留在身边倒也没什
么问题了。」

  姜凡枫也点头道:「这计策很好。」

  嫣然掩口娇笑道「奴家下了这般狠心的暗杀命令,廉公子可不要因此怪罪才
好呀」

  廉驰微微疑虑道:「三弟你成了姜家少主,咱们又是结拜兄弟,卫秀秀那臭
丫头知道了这层关系,会不会起了疑心,知道是咱们在试探她?」

                (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