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冷艳总裁母亲】(第三章 妈妈的吻)(母子纯爱)

  • 【我的冷艳总裁母亲】(第三章 妈妈的吻)(母子纯爱)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一只软泥怪
2020年/12月/02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7533

                 第三章 妈妈的吻(与妈妈的关系再次突破!)

  我看着遍体鳞伤的陈希璇,整个人愣在了原地,怎么是她?!

  我将她扶了起来,带到旁边没人的储物室,关上门,问道,「发生什么了?
高天建为什么欺负你?」

  「他说,我为什么喜欢你,不喜欢他,他想上我,他想把你喜欢的一切都给
毁掉。」

  「那,学校的那些流言蜚语,也是他干的?」

  「嗯,」陈希璇点点头。

  「这王八蛋!」我固然不想管太多有关高天建的闲事,但现在陈希璇是因为
我才这样,我就没有袖手旁观的理由了。

  这么好看的一个女孩子,还是校网球队的队内核心,就这么被高天建给打成
这样,而且是因为我,说实话,我心里很生气,这件事放到任何一个男生身上,
都是无法容忍的事情,更何况一个青春期的我。

  试想,一个女孩子向你表白,结果因为你,她被你的敌对者打伤,逼她就范,
给你的敌对者肏,你会怎么想?你能无动于衷?

  我反正是不能。

  但是,这个高天建,不好对付,论个人实力,我不如他,论家世,他也不输
我,他虽然不能里里外外碾压我,但我也没法超越他,想从他身上讨到便宜,不
是一件容易的事。

  但是难归难,我不可能就不干,除非我是个怂包软蛋。

  我将陈希璇送到了医务室,安抚了她,然后回去上课。

  我整理了一套发言,下午放学召开学生会会议的时候,上台将稿子念了出来。
大抵内容是我不希望学生会以及校园的风气被我搞坏,不希望大家因为我而去憎
恨任何人,我特别指出了几个人,然后商议了一些大大小小的校内事宜,结束了
会议。

  我在学生会以及校内还是很有话语权的,我这个学生会长就是这么来的。

  为防高天建继续欺负陈希璇,我自作主张给陈希璇请了一个星期假,让她回
家休息,当然她也必须离校,受这么重的伤,必须休学调养。

  晚上回到家,妈妈不在,她做好了饭,留下了条便利贴,上面写道,「明明,
妈妈今天公司太忙,晚上不回来睡了,桌上有饭菜,你吃了把作业写好,早点睡,
不要熬夜。」

  我揭开了保温袋,饭菜都还冒着热气,看来妈妈刚离开不久。

  公司的形势真的那么严峻了吗,竟然都不能回来睡觉。

  我吃了饭,写完作业,然后上楼继续鼓捣我的瓶瓶罐罐。

  但今晚实在没什么心情,可能因为不习惯家里没有妈妈,我想了想,决定去
一趟公司。

  公司离家不远,就一公里,我慢跑着去,路上,越靠近公司,我看到越多有
关妈妈的广告,上面都是介绍魔都冷艳女王的成功史,在魔都,妈妈俨然是一位
大名人了。

  来到公司,发现比以往清冷了许多,一问才得知,公司裁了不少人,可能是
为了应对这次危机吧。

  我来到30层董事长办公室,在外面,我看到妈妈正打着电话,好像是研发
部所需的一些材料供货出问题了,对方突然改变意见不肯卖,妈妈再三逼问,对
方才说出是名硕指使的,因为现在夏时岌岌可危,日后夏时倒了,这些工厂就必
须面对强大的名硕,他们不敢再得罪名硕。

  妈妈气得额头青筋直跳,狠狠地挂断了电话。

  我有些不敢进去,但妈妈发现了我,我不得不推门走了进去。

  「妈妈,」轻轻唤了声。

  「你怎么来了?」

  「我……没什么事,想来看看。」

  「作业写完了?」

  「嗯。」

  「都九点了,怎么不早点休息,来什么公司,有什么好来的?」

  「我,我担心你。」

  这是我第一次这么对自己内心的情感直抒胸臆,我看到妈妈愣了愣,然后沉
默了,没说什么。

  我给她泡了杯咖啡,端过去给她,「妈妈,这次公司的事很困难吗?」

  「你只管你的学习,其他不要操心,」一如既往。

  我发现一件事,妈妈对我的七日惩罚,就这么悄无声息又玄之又玄的被打破
了,我重新跟妈妈说上话了,当然,就算惩罚,其实也没什么区别,我和妈妈从
来不会闲聊,但凡开口,一定是有所指,惩罚的就是不准闲聊。

  她不跟我说,我就自己坐在旁边,翻一些文件。

  她没有骂我。

  时间不知不觉来到十二点了,妈妈一直在翻文件,打电话,忙的不可开交,
我给她做的咖啡一口都没喝,当我抬起头来看她时,发现她不知何时竟然已经睡
着了。

  我轻轻的走了过去,叫了几声,她没有应,依然在沉睡。

  我给她披了件她的黑色西装外套,晚上还是比较冷的。

  这一下,我不禁朝她得胸前看去,妈妈的胸很丰满,形状也很圆润,特别是
高耸坚挺,仿佛无视地心引力。

  她一个人在这里,比较随便,所以衬衫解了两颗扣子,我能看到她佩戴的黑
色蕾丝文胸,以及乳罩边的雪白细嫩乳肉,还有深邃旖旎的乳沟,我小弟弟一下
子就醒了。

  我蹲在妈妈身边,细细打量她的轮廓。

  妈妈属于那种古典东方女子的脸型,瓜子脸,五官精致秀气,否则大家不会
叫她冷艳女王,她的确很美艳。

  看着那两片薄薄的娇嫩唇瓣,我有一种一亲芳泽的冲动,但我没敢这么做,
而且昨天刚发生了打飞机被发现这件事,这时妈妈再对我有什么不满,我觉得她
一定会崩溃,本来公司的事就已经让她焦头烂额了。

  我朝她的下身看去,她今天穿的依然是工装,上身白色衬衫,下身黑色包臀
裙,妈妈的腰很细,显得她臀部很大,当然单拎出来也确实很丰满,两条大腿被
椅子挤压有些肉肉的,腿部包裹在薄如蝉翼的黑色裤袜里,玉足下是一双黑色的
高跟皮鞋。

  妈妈真的很美,身材也是一级棒。

  以前有星探找过妈妈,说妈妈这样的底子去当明星,不出两年一定爆火。说
实话确实这样,现在电视上当红的明星,我觉得都没有妈妈好看,何况她还有如
此魔鬼的身材以及高贵冷艳的气质,娱乐圈无人能出其右。

  当然妈妈肯定拒绝,她背后还有一个公司,怎么可能丢下公司自己去当艺人。

  也有各种各样的胸模、手模、腿模,但妈妈都拒绝了。

  有一个她没有拒绝,或者说她不能拒绝,那就是魔都官方将她评选为近五年
来魔都最美面孔,这是一个很大的荣誉,也为公司增加了不少名气,或许也是妈
妈之所以可以十年带领夏时跻身魔都化妆品公司前列的缘故。

  说实话,过去的事我知道很少,那时我还小。我现在总觉得,有一些我不知
道的秘密,会在未来影响我和妈妈的生活。

  想着想着,妈妈居然醒了,她诧异我居然还在这里,说,「明明,怎么还不
回去睡觉?」

  「我陪陪您。」

  「我不需要你陪,你赶紧回去睡觉。一个学生,跟我熬什么夜,你第二天不
用上课了?」

  我少有的很强硬,来到妈妈身后,「妈妈,你累了一天了,我给你按按摩吧。」

  「我不用,你快去睡觉。」

  我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不顾她的反对,微微用力开始揉捏起来。

  按照往常,妈妈是严令禁止我与她有这样亲密的接触的,但我知道她最近真
的很娇弱,所以我笃定她不会对我太强硬,事实果真如此,我不禁有些叹服自己
的判断力和魄力。

  妈妈的肩膀很软很细,没有骨头似的,我生怕揉坏了,一直把力道控制得很
轻。

  我学过一些按摩,平时没事干这看看那看看,妈妈很受用,身子已经完全放
松,不再抗拒我了,甚至已经开始细细的呻吟叹气起来。

  我听着这近近的声音,这仿佛一曲动听的乐章,让我回味无穷。

  这是我跟妈妈关系的一次突破,我相信有了这一次,今后想再给妈妈按摩,
也不会太难。

  因为我可以说,「你之前都让我按了,再按第二次有什么关系?」

  落地窗外风轻轻的刮,室内很安静,我们母子享受这难得有的母子温馨时刻,
不知不觉,妈妈再次睡着了。

  这一次,我没有胆怯,鼓起勇气,在妈妈的红唇上轻轻一吻。

  亲完后,我心跳加速,母子禁忌撞击着我得心脏。

  但我看到妈妈的唇角微微上扬,紧皱的秀眉微微舒展,我知道,她潜意识并
不怎么抗拒身边的儿子。

  这一夜,我在沙发上睡着了。

  第二天,妈妈把我叫醒了,她有些慌张,因为我迟到了。

  我看着难得因为我而慌乱的母亲,有些开心得意,最后她胡乱披上一件外套,
就开车把我送去学校了。

  我来到学校,正好是下课时间,我仔细留意了下,那种抨击陈希璇的风气明
显减少了许多,看来我的话还是起到作用了。

  毕竟高天建之所以能让大家都骂陈希璇,固然有他教唆利诱的缘故,但也有
这些女生或多或少嫉妒陈希璇的原因,但只要我这个主要人物发言了,这些女生
害怕被我讨厌,被我认为是那种小肚鸡肠的女生,就会停止这种行为,利诱教唆
是比不过这些青春期女生对喜欢的人的热诚的。

  最后一节课的时候,是一星期一次的集体活动时间,这一次举行的是背人跑
活动,每个班派出一名学生,选择一名任课老师,然后看谁先到终点,获胜者可
以得到班级集体荣誉奖。

  我对这种东西向来没什么兴趣,但我看到高天建也在场,背着那个他们班的
英语老师,一个身材很娇小的女人,一副看不起周围人的模样,我就毅然决然的
参加了。

  我参加,自然就不会有人和我抢,大家也很诧异,向来佛系的我怎么突然这
么好胜。

  到我选老师的时候,我想都没想就选了语文老师,也是我的班主任,这次月
考就是她电话告诉妈妈的,韩嫣。

  她是我们学校最年轻也最美丽的女老师,前段时间还当选了魔都优秀教师,
性格上很温和柔婉,颇有些江南水乡女子的气质。

  我选她,自然是因为她是我们班任课老师里体重最轻的,别的不是男老师就
是很胖的女老师。

  但即便如此,被我选到,她还是有些诧异和脸红,毕竟被男学生背这种事,
不可能毫无波澜的。

  她今天穿了一身工装,上身浅蓝色衬衫,下身白色包臀裙,腿上包裹着透明
的肉色裤袜,虽然我不是色狼,但看到这么性感的装束穿搭在身材姣好的韩嫣老
师身上,我不可抑制的起了点反应。

  我过去把她背了起来,比想象中轻很多,本来我看她身材那么好,前凸后翘
的这些部位没少长肉,没想到上了收出奇的轻。

  「夏明同学,你,你悠着点。」韩嫣老师在我耳边轻语,可能有些紧张,说
话有不少气息涌进我耳朵,让我有些痒痒,那方面反应更重了。

  我的手握着她穿着丝袜的腿窝,感受着丝袜的颗粒感以及老师身体的温度,
心里一阵旖旎。她有些紧张,身体有些紧绷,我说,「老师,你别怕,请相信我。」

  这句话却起了反作用,她的身子绷得更紧了,我不敢再说,安静等枪声响起,
「碰」的一声后,我背着老师一马当先冲了出去。

  虽然我打不过高天建,但我的体能并不弱于他。我身上的韩嫣老师比他的英
语老师要和你重些,但我的速度却领先他。

  赛程一共就一百米,眨眼就要跑完。

  我看到他眼睛涌起怒火,这时他不知对哪使了个眼色,忽然有一人从我前面
跑过,我不得不降低速度,否则一头撞上去我和老师都得受伤。

  发生了这个意外,高天建超过我不少,剩下的距离已经不足以我反超。

  这时,我身上的美丽韩嫣老师贴在我耳边说,「夏明同学,加油,一定要赢
啊!」

  我就像被点燃了一样一下子来了斗志,浑身有使不完的劲,一举超过了高天
建,第一个到达了终点。

  结束后,高天建冷冷的看着我,眼中有不服气和怨恨,我同样冷冷的看着他,
我这人不惹事,但也不怕事,陈希璇的事等于他主动骑到我头上来,我若再一声
不吭,那真的就是怂包软蛋。

  这次比赛,只是我对他的一个下马威,之后,还有更狠的。

  「夏明同学,擦擦汗,」这时,韩嫣老师拿着几张纸巾朝我走来,递给了我。

  我看着身穿浅蓝色衬衫,胸部将衣襟绷得紧紧得韩嫣老师,想起刚才就是这
么两团软肉在我背上摩擦,心里一阵旖旎,她走过来的同时也带来了一阵香风,
让我心旷神怡,我不禁怀疑她升职那么快是不是色诱了学校领导,可真别这样,
这么好看的一个女人可不能沦为那些混蛋校领导的玩物。

  晚上回到家,妈妈依然是做好了饭留了张便利贴给我,自己去公司忙了。我
吃完饭,照常去公司找她,她不在办公室,听秘书说去开会了,我来到会议室,
里面正在开会,我不能进去,因为我是董事长的儿子,所以我站在门口听。

  「董事长,近期我们越来越多的供货源断了,研发部正常的研发任务无法进
行,请您给予我们帮助!」

  「谈判部呢?」是妈妈的声音,有些冰冷。

  「我们正在积极寻找新的供货源,目前已经有不少愿意跟我们接洽,我们正
在谈判。」

  「可是我怎么听说,不仅肯跟夏时合作的供货源很少,而且仅有的几家你们
也谈判失败了?」

  「我——」

  「都这个时候了,你们不想着怎么实事求是让公司度过这次危机,反而只想
着怎么蒙混过关让我安心,公司养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妈妈又说,「别跟我打幌子,我知道现在公司的研发工作已经全面崩溃,新
的供货商也找不到,现在公司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你们再不加把劲,下个辞退
的就是你们!」

  我知道,公司最仰仗的就是美芳这款化妆品的销售,大半的收入都是靠这款
顶尖产品来提供,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升级版的美芳进入市场,为夏时公司的
兴隆提供不可或缺的支持。

  一直以来,夏时的美芳都是领先名硕的莲蔻的,不管是产品本身的好用还是
性价比,亦或者是产品本身的升级研发速度。

  但这一次,名硕忽然发布了最新款的莲蔻,效用不仅超过了美芳,而且前后
的研发时间比以往短了好几倍,一下子,夏时的大部分市场都被名硕占据,这使
得夏时的股票一跌再跌,公司直接面临崩盘。

  若是寻常的一些商业损失,公司可以凭借以往积累的底蕴扛过去,无伤大雅,
但这一次莲蔻对美芳的全方位碾压,彻底超出了夏时的可承受极限,所以公司的
员工被一裁再裁,原本一个星期才开一次的董事会,现在几乎每天都开。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夏时的一切出路都被斩断了,不用想,也知
道那些供货源之所以不愿意跟夏时合作就是因为名硕在背后搞鬼。

  现在夏时接近崩盘,如果这些供货商还选择和夏时合作,那么日后夏时彻底
破产,而他们又得罪了名硕,再想在化妆品界混下去,就难了。

  商场就是如此,一个不慎,所有原本跟你笑脸相迎的人,转头就可以六亲不
认。局势瞬息万变,前一秒还风光无限的顶级公司,下一秒就可能面临破产的局
面。

  就在会议持续紧绷了一段时间后,我听到表叔夏东说道,「董事长,不如
……我们趁现在夏时的股票还算值钱,答应名硕的收购计划,这样我们还能少亏
损——」

  「你休想!」妈妈怒喝,「我在,夏时就在,谁也别想打收购的主意!你们
要就滚蛋,我来让夏时度过这次危机!」

  「董事长,我这也是为公司好,这是唯一能止损的办法,拖下去,我们只会
越来越亏。我们固然也不希望夏时被收购,但非常之时当行非常之事。董事长,
您可不能一个人意气用事,葬送我们整个公司的前途啊。」

  「夏东,你是脑袋被驴踢了吗?你到底哪一边的?!」妈妈已经气得直呼表
叔的姓名了。

  「董事长,你不可能冤枉人,我只是在为公司所有人的利益考虑。」

  「这件事,你想都别想,要收购,你就拿你自己的身体去卖!夏时不卖!今
天会议到此结束,散会!」

  里面的人陆续出来,表叔出来的时候看到了我,无奈地对我摇摇头苦笑,我
知道他已经尽力在劝说妈妈了,但是我也理解妈妈,夏时毕竟是她和爸爸的心血,
她是不会轻易认输的。

  所有人都走后,里面只剩下妈妈,她久久没动静,我也久久没敢进去。

  十分钟后,妈妈走了出来,她看到我,愣了愣,倦怠的脸多了一丝明亮,
「明明,你怎么来了?」

  「妈妈,你吃饭了吗?」我站起来问。

  「还没呢,不饿。」

  「都八点了,去吃饭吧。」

  「你吃了吗?」

  「我吃了。」

  「你吃了就行,妈妈不饿,妈妈还有工作要忙。」

  我跟着妈妈来到了她的办公室。

  「明明,你快回去吧,作业写完了吗?明天不是还要上课吗?」

  「作业写完了,明天是星期六,周末。」

  「是么……」

  看着妈妈憔悴的样子,忙得连日期都记不清了,我无比心疼。

  「妈妈,我给你按个摩吧,你忙了一天,肯定也累了。」

  「这……」

  在她犹豫的时候,我走了过去,把手放在她柔柔的肩上,开始按了起来。

  可能有了昨天的经验,妈妈今天不是特别的抗拒,在我按了大概十几秒后,
就完全放松,任由我在她肩膀上施为了。

  手触到的是妈妈白衬衫的丝滑上好材质,妈妈的黑长直秀发就在我的鼻下,
我能闻到芬芳的味道,给妈妈按摩,是一种享受。

  我就站在妈妈身后,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办公,妈妈今天依然是胸前解了一颗
扣子,从我这个角度看去,我看到妈妈今天换了白色的蕾丝文胸,雪白耸挺的乳
肉挤出一道深邃的沟壑,我看的很是过瘾,妈妈一直专注工作,也没有察觉自己
的走光。

  我不禁有些恍惚,莲蔻事件爆发,我竟然趁此机会与妈妈拉近了距离,以前
我是不可能与她有这么亲密的接触的,更别说还能看到她的胸。

  但我并不满足,我想获得妈妈的更多。

  一个小时后,妈妈停止了办公,可能因为我在的缘故,今晚没有让我一直陪,
她又不能让我走,所以只能自己提前终止办公,带我离开了公司。

  家里没菜了,妈妈肚子又饿,所以她带我到烧烤街吃烧烤。

  爸爸在的时候就经常带妈妈来吃烧烤,我们一家人都很喜欢吃,即便妈妈如
今已经是身价站在金字塔的冷艳女王,这个习惯也没有改变。

  来到烧烤街,这里不少的人认出了妈妈,都友好的向她打招呼,但也不乏一
些不善的狼性的目光,我警惕的护住妈妈,不让她吃亏。

  吃完烧烤后,我们路过一条小巷去取车,这里阴森森的,忽然走出来几个地
痞流氓,他们二话不说就对我和妈妈出手,妈妈不愧是妈妈,面对这种情况非常
的冷静,她平常也很自律,有练一些格斗,加上我身体素质也不错,我们很快将
几个地痞流氓打趴下,但我还是受了点伤,膝盖被其中一人的小刀划了一下,有
一道约莫五毫米的口子,暗红色的血液汨汨的流,我倒没什么,但妈妈已经急得
流出了眼泪。

  这里附近没什么诊所和医院,她扶我在墙角坐下,撕下自己衬衫的袖子,给
我包扎。

  「明明,你还好吗?对不起,妈妈害你受伤了。」

  「妈妈,这怎么能怪你呢,是他们对我们图谋不轨。」

  「你,你不要说话了,我扶你去医院。」

  「一点小伤而已,瞧把您急得。」

  「不许这么说!」妈妈忽然大发雷霆,突如其来的发怒让我愣了愣。

  随后妈妈意识到自己失态,又向我道歉,「对,对不起,妈妈太担心你了。」

  「没事的,妈妈,真的没事,你要真的担心,你就给我点奖励好了。」

  「什,什么奖励?」

  我鬼使神差的说,「你亲我嘴巴一下。」

  说完我就后悔了,但话已经说出口,收不回了,我预想得到妈妈一定会面红
耳赤,但谁知她只是沉默了一下,脸红的说,「亲,亲脸可不可以?」

  我哪有不答应的理由,不惩罚我就已经算好了,刚才说出那样大逆不道的话,
「可,可以,当然可以!」

  然后只见妈妈深呼吸了一下,胸前的饱满几乎要撑开扣子跳出来一般,然后
红唇在我的脸上轻轻一印。

  温软,湿润,我一时间感觉自己心都要绽放了,被妈妈亲吻的感觉真好。

  我看了看妈妈,她的脸娇艳的像红桃,神态里有一种小女孩的扭捏,让我恍
惚有一种我在跟她恋爱的错觉。

  我不禁幻想,假如真的亲在我的嘴上,又会是怎样的感觉。

  虽然昨晚我已经偷吻了妈妈,但是那是我主动的,而且因为很小心翼翼,所
以也不能像现在一样将妈妈的嘴唇体会得仔细真实。

  下一次有机会,我一定要体会与妈妈接吻的滋味。

        ——————————————————

  求红心,求评论!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