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凰榜】(第四章:寒夜霜来)恋足爽文

  • 【九凰榜】(第四章:寒夜霜来)恋足爽文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业大牛逼
2019/7/17发表于第一会所
本站首发
字数:5963

  天琅城北五十里外,冬蛮驻地前,一个浑身是血的冬蛮士兵躺在马背上回到
了营地。「快…快告诉首领…他的弟弟…在去接头的地方…被高寒杀了…」只剩
下一口气的他,在对门口的守卫说完这句话后,便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冬蛮大帐内,一个两米的健硕大汉盘坐着熊皮王座上,浑身的肌肉犹如寒铁,
散发着幽蓝的寒光,千奇百怪的纹身在他身上勾勒出一只栩栩如生的凶兽,仿佛
下一秒就会扑出来吃人一般,此人正是冬蛮的首领——冬岳!他默默凝视着前来
报信的守卫,虽一言不发,但帐内的冬蛮将士任谁都能感受到那股肃杀的寒意,
报信的守卫更是跪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

  「混账!」只见冬岳突然暴喝一声,一拳将身前的玉案砸了个粉碎。「我早
就知道不应该相信汉人的鬼话!虽然现在大皇子和二皇女斗的火热,但在对付我
们冬蛮的时候,他们倒是异常的齐心!」冬岳愤怒道。「来人!传我命令!明日
出兵!一扫天琅!」

  视线回到天琅城的守军驻地,常麟正盘坐在自己帐内,全力运转着媚生诀。
刚刚在主帐内,常麟将书法上的字迹与自己在雪兔运送的密信上看到的字迹比对
了一番,发现竟是一摸一样!这封疑似向冬蛮出卖天琅城的书信,竟是出自天琅
城的军师,也是他此行的目标——乔良!在搞清楚这个谜题之前,常麟却还有更
重要的事情要做。经过刚刚的一番生死搏杀,常麟发现自己的瞳力在实战的刺激
中已是更进一步,于是他迫不及待地来到了自己精神空间中的书架前,看看有没
有什么新的瞳术可以修炼。常麟最先尝试的自然是上次失败的驭魂驾魄法,他惊
喜地发现,上次完全无法承受的瞳术,这次竟可以缓慢地修炼起来!约莫一炷香
的时间后,常麟终于修得了最初级的使用方法,但这威力却是不敢恭维,估计有
点内力的人都不会着常麟的道。不过常麟也不心急,随着瞳力的精进,他相信他
总有一天能将其练至大成,到时候,什么楚凰还不是任自己摆布?一想着可以每
天把玩楚凰的长靴玉足,让她乖乖当自己的性奴,常麟在精神空间内都忍不住憨
笑出声。就当常麟准备收敛心神,退出精神空间时,其脑中竟出现了一丝奇妙的
感应。他缓缓将视线投向书架底部落满灰尘的一角,那里静静躺着一本残破的古
籍,常麟鬼使神差地过去拿起它,还不等他进一步翻阅,那古籍竟化作一缕流光,
直窜常麟眉心。一股亲切而温热的暖流自常麟眉心缓缓扩散开来。

  「麟纹?触摸对方足底即可种下…无视修为差距皆可成功?」常麟默默感应
着麟纹的使用方法,但随即他便感到疑惑,因为这麟纹的说明只有如何种下,至
于如何激活?有何功效?仁常麟再怎么感应都是毫无答案。半柱香过后,一无所
获的常麟无奈的退出了精神空间,这神秘的麟纹还是之后再研究吧……

  「是时候去找乔良问个清楚了。」常麟在休整片刻后默默道。「刚好拿这个
乔良试试我的驭魂驾魄法,有修为的人不好说,你一个没有半点内力的军师我还
对付不了吗?」半个时辰后,乔良的大帐前,一名其貌不扬的士兵称前来汇报军
务。只见那士兵双目红光一闪,门口的守卫便不疑有他,便放那士兵进去了,只
是谁也没有注意到那士兵嘴角勾起的一个略微阴险的弧度……

  次日,天琅城外,数十万冬蛮大军兵临城下。为首一人正是手持寒铁大刀的
冬岳。城楼上,高寒为首的一众天琅守将集结于此,准备与冬蛮大战一场。其中
一人矮小瘦弱,却身着华服,尖嘴猴腮,贼眉鼠眼,面生奸相,此人正是天琅军
师,乔良。望着城楼下气势汹汹的冬蛮大军,他的眼睛深处闪过一丝不解,自己
明明已经发出密信告知这帮冬蛮三天之后发兵,怎么今日就来了?按自己的计划,
三天之后他将在高寒的食物里下化功散,这样天琅守军群龙无首,加上自己里应
外合,必能让天琅城破,高寒身死!这样便可让二公主失去天琅高家这一大助力!
「高寒!你这恶毒小女娃伏杀了我弟弟!在血洗天琅之前,我要先亲手取你性命,
告慰我弟弟的在天之灵!」正在乔良还在百思不得其解之际,冬岳的叫骂声解答
了自己的问题。「这帮蠢货!真是沉不住气!」乔良心中暗骂一句,只得重新谋
划起新的毒计……

  乔良还在苦思冥想,高寒已经带着人马出城应战了,只见她一骑当先,乌黑
秀发飞扬在肩后,美目含煞,即使身着雪白战甲,也难以掩盖胸前饱满的弧度,
纤腰盈盈一握,玉手攥着一支通体透明的长枪,一双惊心动魄的圆润长腿下踩着
一双过膝白色长靴,紧紧包裹着高寒秀气的玉足。光看那纤美的脚型与精致的足
踝就堪称一等一的美足。这幅美景看得冬岳都是杀气一滞,下身坚硬如铁,只想
架着高寒的长腿,咬着她的可爱小脚,狠狠地干她,尽情征服这英姿飒爽的女武
神。

  「冬蛮贼人莫要猖狂!可敢与本姑娘一较高下!」高寒冰冷清脆的声音打断
了冬岳的意淫。「你们都不要出手!得我去擒了那小娘子!」冬岳交代了一声便
拍马奔出,此时的冬岳宛如一头绝世凶兽,引人心悸。不过在其对面,高寒却俏
脸平静,白色的气劲在周身涌动,隐隐化作一只白狼,萦绕在长枪周围,伴随着
风雷之声,一枪刺出,与冬岳的寒铁大刀激烈碰撞,火花四溅!「自我斩废你那
没用的老爹后还未战得如此痛快!」冬岳咧嘴笑着,露出森白的牙齿。「贼人休
的猖狂!家父之仇,今日必报!」只见高寒紧握白枪,枪身震荡虚空,直接对着
那浩瀚的刀影暴刺而出!天地间仿佛传出悠远的狼嚎,兵器相接,金铁之声如暴
雷!震起漫天雪雾。

  两方人马紧张的眺望着雪雾中的情况,他们都明白这双王的较量直接影响今
天的战局。片刻,只见一人影从雪雾中狼狈窜出,肩上的血洞触目惊心,赫然是
冬岳!待到雾气散尽,只见高寒稳坐于马背上睥睨众生,枪尖向前一指,便吓得
冬蛮大军不敢向前。

  「这小娘皮竟如此厉害!今日算我冬岳栽了!鸣金收兵!」冬岳捂着肩回到
阵中,丝毫不敢多做停留便率兵撤退。而天琅军中则爆发出阵阵欢呼!「好!高
寒将军天下无双!快去准备庆功宴!犒劳众将士!」乔良适时的冒出头来,一条
计划已在他脑海中形成。或许是了解了心中大仇,高寒冰冷的脸上竟带了一丝浅
浅的微笑,有如春风解冻一般,看得众人心旷神怡。「好!今晚回去,犒赏三军!」
随着高寒的命令,众人紧锣密鼓的准备着晚上的庆功宴,而乔良也将化功散与迷
药交给了他早已在伙头军里安插好的内线。「任你武功再高!有了大皇子亲自求
来的药,还不让你乖乖中招?」想到这里,乔良本就奸猾的脸笑得更猥琐了。

  倒也不是高寒不小心,倒不如说即使在大仇得报,大胜归来的庆功宴上高寒
还小心的让人用银针给饭菜试毒已经很谨慎了。但不知这乔良从哪搞来的妙药,
竟硬是没被银针试出来。待到酒过三巡,大帐内除了装睡的乔良,就没有清醒的
人了。

  乔良悄悄睁开眼睛,望着东倒西歪的众将,心道时机差不多了,他缓缓从桌
下爬出,但还是忌惮高寒的武艺,不敢马上现身,只是小心的爬到高寒所在的主
桌下,轻轻握住了高寒的一只穿着白色长靴的玉足。上下撸动间只觉得入手薄薄
的靴布下纤细的足踝让他爱不释手。高寒微微一振但也没有其他反应了,乔良这
才敢放心的钻出来,只见高寒正趴在桌子上海棠春睡,小嘴微张,娇憨的样子丝
毫没有白天女武神的风采。

  乔良大胆的把高寒的玉手反剪到背后绑住,美腿和玉足也被捆捆缠好,做好
这一切后,乔良将高寒扛起肩上,由于高寒身材高挑,比乔良正正高了一个头,
所以乔良扛高寒的样子也十分滑稽,要是平常可能任凭一万个乔良也无法近高寒
的身,可现在可怜的高寒只能毫无反抗的被矮小猥琐的乔良扛着肩上,修长的美
腿和可爱的小脑袋、随着乔良的步伐无力的抖动着。乔良扛着高寒信步走到帐后,
艰难地将高寒横放上马背,自己也翻上去,驾马向城外奔去。奇怪的是,嗜色如
命的乔良一路上竟没有对高寒有丝毫的轻薄。

  过了半柱香的时间,乔良带着高寒一路驾马狂奔,最后径直向一棵不起眼的
歪脖子树下奔去。「你再你来我都要先冷死了!」只见常麟慵懒地靠在树下,玩
味的看着乔良。「对不起!主人,路上浪费了点时间!」乔良恭谨的回复道。原
来,那日常麟易容成士兵混入了乔良的大帐中,面对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猥琐大
叔,常麟轻松地用驭魂驾魄法控制了他。知晓了他的全部计划,本来常麟可以轻
松干掉他然后回九凰宗的,但如果说常麟对高寒的长靴美腿一点念想都没有那也
是不可能的。于是常麟就将计就计,利用乔良当工具人拿下了高寒。

  常麟小心地从乔良手上接过高寒,柔软的触感和淡淡的体香一瞬间就让常麟
下身绑硬。压一压心头欲火,他准备先拿高寒试试他那奇怪的麟纹。于是常麟伸
手握住了高寒的一只玉足,大拇指抵住足心开始运功,隔着靴布那动人的触感还
是让常麟欲罢不能,也不知道她和楚凰师姐的小脚谁的更软?下次一起握着比较
一下!常麟一边运功一边意淫着。几乎两息时间,常麟就感觉到麟纹已经在高寒
的足底种下了,但问题也随之而来,任常麟再怎么想办法催动,这麟纹就是没有
半点反应。「嗯—」正在常麟想办法之际,高寒发出了一声轻哼,看来是快醒了。

  「喂!性乔的,高寒快醒了,之后的一切按剧本来,明白吗?」「是!主人!」

  「嗯—嗯—」高寒幽幽醒来,只觉得天旋地转,微微凝神才发现手脚皆被牢
牢绑住,丹田之内的内力被某种东西牢牢压制,丝毫不能发挥出来。而自己正躺
在马背上,驾马之人正是乔良。「嘿嘿……高寒将军你醒了?你马上就要被我献
给冬蛮了,他们一定会热情招待你的,你别怨我,谁叫你们高家是二公主的人呢?」
乔良尽职尽责地用寥寥数语让高寒明白了事件与动机,这也为常麟的出场做好了
铺垫。

  「贼人休走!把高寒将军留下!」果然,在乔良普及完前因后果之后常麟就
适时地拍马赶到,一个加速便拦在了乔良前面。「可恶!你…你不要过来!不然
我杀了她!」乔良惊慌地掏出一把小刀架在高寒的玉颈上。高寒随不知前来的少
年为何人,但就像溺水之人抓住的浮板一般,绝境中的高寒对常麟滋生出一种二
十年来从未有过的依赖感。「好,好,我不过来,你把刀放下」常麟面色紧张道。
「嘿嘿,不杀她可以,但你得把这个吃下去」乔良说罢便将一颗黑色的药丸扔给
了常麟。「少侠不要管我!快杀了这个逆贼!」高寒见常麟一副要吞毒的样子便
焦急喊道。「快吃!不然我杀了她!」乔良扬了扬手上的刀催促道。「好!我吃!」
常麟不等高寒进一步阻止,一口吞下了这枚软筋散,为了逼真,常麟吞下的是真
正的软筋散。

  旋即药效发作,常麟连站也站不住,瞬间倒在了地上。「哈哈哈!要你呈英
雄!」乔良得意的跳下马,对着倒地的常麟一顿拳脚,看似下死手,其实都是做
做样子。要是平时,以高寒的眼力必能发现不对,但现在高寒迷药初醒,意识还
不完全清醒,心头一时只涌起对常麟的担忧与愧疚。「别打了!你有什么冲我来!」
高寒娇声喝道。

  「冲你来?好啊!早闻高寒将军在战场上杀敌无数,威风八面,你要是现在
过来给小子口交,我就放过他!」乔良说道。「这…下流!」高寒俏脸一红,虽
然在战场上她是北境的战神,但在这方面高寒却完全是个小姑娘。「你要杀要剐
就来吧!别为难她!」常麟躺在地上,大义凌然的说。常麟为了自己死都不怕,
高寒也决心不能让常麟再因自己受罪,再加上她感受到丹田中的压制在慢慢减弱,
只要再拖一会儿定能要了这狗贼的命!

  想到这里高寒答应道「我…我做便是!」「好!好!今天就让我看看这北境
女武神怎么低贱的给人口交!」说罢乔良便把高寒从马背上扛下来,扔在常麟跨
前。高寒只觉得自己的俏脸和瑶鼻被一根火热的钢棍顶着,羞红着脸闭着眼睛。
看着地上的男女一个被捆着一个吃了软经散,乔良只能上去帮常麟把裤子脱了。

  看着面前黝黑粗硬的肉棒,高寒微张着小嘴迟迟没有含住常麟的肉棒。关键
时刻,还得靠乔良,常麟一个眼神,乔良马上上去一把将高寒的头狠狠推了过去。

  「唔—唔—唔—」粗大的肉棒一下子顶到了高寒的喉咙,乔良抓住高寒的秀
发,一下一下的上下拉动着,每一下都让肉棒深深的插入小嘴,高寒也被着疯狂
的抽插干得翻起了白眼。看着胯下的女武神被干得白眼频翻,长腿不住颤抖,小
脚绷的笔直,脚尖还一抽一抽的,一股征服感在常麟心中油然而生,伴随着喉咙
的挤压,常麟再也忍不住了,一股滚烫的精液直灌到高寒的胃里。一整激烈地抖
动后,常麟看见高寒的小脑袋一动不动地枕在自己发软的肉棒上,微张的小嘴还
淌着溢出的精华,美目微阖漏出些许眼白,竟是因缺氧晕了过去……

  软经散药力过去了一些,常麟也是可以简单移动了,看着胯下不省人事的高
寒,常麟色心又起,解开高寒腿脚上的绳子,一手抄起一条长腿,细细摩挲着,
感受着那惊人的弹性。再往下就是那双白色长靴了,常麟流着口水一手抓住靴底,
一手伸进靴筒用力把一只靴子拔了下来。「噗」的一声,靴袜离脚,露出一只白
皙的嫩足,脚心则是淡淡的红色,当中凹进去一块。常麟把鼻子抵在高寒足心狠
狠吸了一口少女的足香,又忍不住把玉趾和前脚掌塞进嘴里尽情噬咬,惹得高寒
在昏迷中露出痛苦而无助的神情。吐出高寒的小脚,常麟又是爱不释手捧着这宝
贝端详揉捏了一会…「楚凰师姐的小脚更香一点…高寒的脚更白更软…」常麟自
言自语地似要给两个美人的玉足分个高下。

  「主人…这小妞快醒了…我们是不是…」一旁的乔良友善的提醒道。「知道
了,喂她吃解药吧!」片刻,高寒幽幽醒来,只见乔良一刀捅向自己,还不待高
寒反应,常麟便挡在了高寒身前,小腹被锋利的寒芒刺入,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不!」高寒含怒出手竟发现自己恢复了功力,一掌将乔良打得胸口凹陷,飞出
七八米远,眼看是活不了了。

  「少侠!少侠!你怎么样了?」高寒焦急地扑向常麟,检查伤口的深浅,准
备为其运功疗伤,虽然常麟伤的不轻,但所幸没有生命危险。确认没有生命危险
后,高寒也松了口气,缓缓扶常麟起来,秋水般的眸子中除了感谢,分明多了点
别的东西。常麟正想装逼,忽然不俗的瞳力让他瞟见了一丝黝黑的残影正极速飞
向高寒的背心。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应,常麟推开了高寒,可自己却来不及躲闪了,
一把通体黝黑的飞刀带着破风声贯穿了常麟的胸口。在常麟倒下之前,一个黑影
已从空中接踵而至,但这次不是刀,而是一个人!如果常麟还有意识,一定会被
这黑衣人完美的身材曲线折服,完美的s型身材前凸后翘,一双玉腿修长性感,
完全是黄金比例,小巧的莲足踩着一双黑色快靴,只是不知道蒙着的面部是否配
得上这魔鬼身材。

  亏得常麟推开高寒,让高寒有了反应的时间,旋即运功一掌击向黑衣女子。
黑衣女子也是运功一掌,电光石火之间,掌风相对,黑衣女子不敌高寒被重重击
飞,但也借此远遁,一瞬便没了踪影。「九凰榜第五—阎霜!难道她也……」不
待高寒多想,她赶紧扶起地上的常麟运功疗伤,阎霜的黑风锏可不是闹着玩的,
就刚刚的情况来看必然是致命伤!出乎高寒想象的是,对于一般人来说的致命伤,
常麟的恢复速度简直可以用异常来形容,除了高寒深厚的内力之外,常麟体内似
乎还有另一种神秘的力量在帮助伤口恢复……不过高寒已经没空细想那么多了,
她只希望常麟没事就好。

  「咳!咳!」持续疗伤一个时辰后,常麟终于醒了过来。「太好了!太好了!」
见常麟醒了过来,高寒一把将其抱住,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这时,常麟忽然
感觉到,高寒足底的麟纹似乎有了一些反应……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