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夏群芳谱】(中2)

  • 【虞夏群芳谱】(中2)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好色真人
2020年12月12日首发sis001
字数:11581

  前注:第一大九阳流光剑类似嫁衣神功,就是为让他人做嫁衣的,当然昔日
第一气兵,自然妙掉一个经脉重新修复的猩猩不难,甚至后来青萝凭借这气兵和
相柳这个神位高手对抗。

  当然,这气兵威力这么大,自然有缺点,也就是宵明和烛光两人可以完整继
承,原因就是血脉,作为帝舜的后人,她们身上留着和帝尧相同的血,所以可以
无视负面效果。

  猰貐最后自作自受,这就不多剧透了,而启的死也是因为身上带着太阳真气
而倒霉的(那更是后话了)。

  第二关于启现在,启现在是表面一无所用,实际情况,他比七年好多了,他
的棋子已经很多了,至于修为,如今崇伯手下多得是仙位高手,他也不用冲锋在
前。

  第三关于更新问题,不是我要二十多天更新一万字,是因为这段时间要画地
图,修订剧情,整理思路,等这些做好了,更新就快了。

  第四,关于降智,我不是说其他书,是我书里面,设定如此,启要吃肉,只
能降智女仙的设定,要不然就启现在这个身份,能活命就算不错了,还别说吃肉
了。当然若是伯益的话,那么就可以随便吃肉了,毕竟脸占优势。

  第五关于圣女,十二国各自有自己的圣女,五族圣女协同五正处理中央的事
情,而十二国圣女协助处理各个国家自己内部的事情。

  启没有在说什么,解下了腰带,露出了自己的阳具。

  启的阳具不大,也不算太小,如今还是垂直,没有丝毫动静。

  在启接下腰带之后,他看到霓虹仙子眼中那一丝厌恶之色,他心中一动,有
一些明白了。

  霓虹仙子没有在理会启,而是解开了佩云仙子的封印,佩云仙子神情先是一
愣,然后慢慢恢复了清明之色。当她看到启的阳具时候,忍不住发出一声尖叫。

  霓虹仙子见到佩云仙子这个样子,双眼望着佩云仙子的双眼,很快佩云仙子
害羞的低下头了。

  「抬起头来。」霓虹仙子的声音软绵绵的,说不出的诱人,佩云仙子只能抬
起头,看着霓虹仙子,霓虹仙子低下头,轻吻佩云仙子的红唇,佩云仙子最开始
摇头,但是没有一会儿,那一双洁白如玉的双手,就拥抱上霓虹仙子。

  两人轻吻的时候,霓虹仙子的手也没有空闲,解开了佩云仙子衣服,露出了
佩云仙子那曼妙无比的身体。霓虹仙子的手揉捏着佩云仙子那娇小的乳房,用自
己那丰满的乳房撞击着、拍打着乳鸽。

  佩云仙子脸通红,如同白玉翻起了红光,她呼吸声十分粗壮,身体不断扭动。
霓虹仙子见到这个情况,解开了自己的衣服,也不在亲吻,而是舔舐佩云仙子的
耳垂。

  佩云仙子的敏感点在这里,被霓虹仙子舔舐之后,发出阵阵悦耳的呻吟声,
这时候霓虹仙子的牝户和佩云仙子交股摩擦,双方在接触的时候,都发出了舒坦
的声音。

  在霓虹仙子的挑逗下,佩云仙子那修长的双脚缠住了霓虹仙子的腰,尽量让
两人的牝户靠的更近一些。

  霓虹仙子也如同男士一样,骑乘在佩云仙子身上,低着头,品尝这不错的乳
鸽的。

  两人就这么上演着百合的激情戏,而启眼神却是冰冷无比,他观察着两人的
神情,在佩云仙子身子一弓,明显可见喷水之后,启也射了出来,射到了青铜爵
里面。

  霓虹仙子似乎不满意,颠倒了方向,让佩云仙子舔舐自己的牝户,这佩云仙
子乃是新手,于是霓虹仙子指示着,佩云仙子的舌头应该怎么样怎么样。

  在霓虹仙子的指导之下,佩云仙子总算明白过来,一刻钟之后,霓虹仙子紧
紧抓住佩云仙子的头,然后身体不断轻微抖动。

  等霓虹仙子好了之后,继续将佩云仙子的神识封印起来,佩云仙子有如同木
偶一样坐在那里。

  霓虹仙子看着那一青铜爵的精液,脸上明显有厌恶之情,她没有亲自碰触。
而是用御物之法,将青铜爵放到了她胸前三寸之外。

  霓虹仙子双手翻飞如同蝴蝶,那青铜爵里面的精液如同烧开的水一样沸腾起
来,不过这不是冒着白烟,而是冒着青烟。青烟袅袅,飞向了霓虹仙子鼻子前,
被霓虹仙子给吸了进去。

  霓虹仙子吸食青气的时候,启感觉自己身体的力量也被吸走一样,他感觉到
一种无力的感觉,只能坐下来。

  等霓虹仙子吸食完毕,霓虹仙子随手一挥,这精液就被丢到帐篷外面去了。
霓虹仙子看着启脸色苍白的样子,询问说:「毕方大人,你这是怎么了,你好歹
也是真人位,怎么会这一次吸食就让你脸色苍白。」

  「能从猩猩手下逃走,需要付出代价的。」

  霓虹仙子听到这话,看着启说:「原来如此,是妾身失礼了。妾身原本以为
你能坚持十多天,如今看来,最多三天,大人你就只能去鬼国了。」

  启听了之后,对着霓虹仙子说:「是的,想必仙子也不会让我快乐一番了。」

  「妾身身子,若是以前毕方大人想要的话,随手都可以要,可惜现在,毕方
大人你是罪人了,我若是将我的身子交给你,岂不是也要和你一起去死。」

  「我很好奇,霓虹仙子你修行不是木族功法吧。」

  「这个问题,妾身倒是可以回答毕方大人你,这男儿可以修行五德之身,女
子自然也可以,男子可以采阴补阳,女子自然可以采阳补阴了了。只不过呀,这
个功法实在太慢,太慢了。」

  霓虹仙子说到这里,忍不住笑着说:「我那个徒儿,连这个精液都愿意碰,
只是看幻想之中,男子迷乱,精关不锁的时候才吸取那一点点阳气,就这样,想
要练成五德之身,只怕非千年不可了。」

  启听到这话,想到了一个人,他没有多话,这时候霓虹仙子拿出果子来,让
启品尝。

  第二天,霓虹仙子再次拿出青铜爵,没有说话,这一次霓虹仙子带着佩云仙
子到了启的身边,开始表演起来,在霓虹仙子的安排者之下,两人的脸立着启很
近很近,近到只要启稍微前进一小步,他的阳具就可以触碰的到两位仙子的脸。

  不过启没有行动,只是硬着阳具,手指撸动着。当霓虹仙子给启使了一个媚
眼,然后伸过头,好像好吞下启阳具的时候,启也发射了。

  这一次发射没有落到两位仙子身上,还是被霓虹仙子用青铜爵给装满了,接
下来霓虹仙子继续练功。

  这一次启不止连站了,甚至连坐都没有精力了,他睡在地上,不愿意睁开眼
睛。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迷迷糊糊之中,启听到了猰貐的声音,猰貐对着启说:
「毕方,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

  启睁开眼睛,恭敬对着猰貐说:「大人,有些事情,只能不怕死才行,大人
你不也说了,只有死过的人,才能在你手中活下来。」

  猰貐看着有气无力的启,笑着说:「的确如此,毕方,我果然还是没有看错,
你是一个聪明人。只可惜你这一次没有死,不过为什么你没有半分修为了。」

  猰貐说完,询问说:「我还想知道,为什么本来被废去修为的青萝仙子又有
修为了,而且猩猩也死在了她的手上。」

  「大人,你如此广博,一定会知道小的到底用了什么法子?」

  猰貐听到这话,伸出手,握着启的脉门,很快松开手,让霓虹仙子下去之后,
才说:「原来如此,毕方呀,毕方,本王真是越来越欣赏了,你若是将大九阳流
光剑说出来,那么本王就可以让你活着离开这里。」

  「当然本王相信毕方你会说出来,因为是猩猩贪图青萝仙子的美色,而你出
手阻拦,杀了叛徒猩猩,追着青萝仙子到这里来的,本王说的没有错吧。」

  启对着猰貐恭敬地说:「大人,明察秋毫,果然不差。」

  启将凿齿告诉自己的法门,一字不漏的告诉猰貐,猰貐听完之后,询问说:
「那么太阳真气应该在什么地方摄取?」

  「在归墟之中。」

  「归墟,归墟,原来如此,怪不得这么多年,我们寻找不到金乌尸体。你算
是死过一次了,当然在这里谁都不会杀你,不过你若是去了中原,那本王就不敢
保证其他四王。」

  说到这里,猰貐对着外面霓虹仙子说:「照顾好毕方,他可不是什么罪人,
他这里被青萝仙子说伤。」

  霓虹仙子说着是,走了进来,但是启对着猰貐说:「小的不敢,只要有帐篷
在,有食物在这里,小的就已经足够了。」

  猰貐听了之后,拍着启的肩膀说:「毕方,你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毕方,你应该多尝尝鲜才是,你看猩猩一直没有碰到女人,就犯下如此重罪。我
可不希望毕方你色令智昏,做出什么傻事。」

  「多谢大人关心,只是小的太过短小,又不能坚持太久,恐他人耻笑。」

  「毕方,日后你当上青帝,谁还敢耻笑你呢?倒是你这物品,她们也会吹的
天上地下,举世无双。」

  猰貐说到这里,飘然而去,至于霓虹仙子,也带着佩云仙子离开这里。

  没有霓虹仙子的压榨,启开始慢慢修炼起来,在第七天,蕙芷公主也到了这
里,蕙芷公主看着启,笑着说:「你不是去协助崇伯治水吗?怎么又到了这北荒
之地。」

  「这说起来话长了,想必公主殿下忙着修炼,不愿意浪费时间听小的这些为
微不足道的话。殿下,我想麻烦你一件事,希望你能送我到崇伯那里去。」??
蕙芷公主看了看启,笑着说:「若是以前,这个自然不难,但是现在夫君你求我,
想必送你这路上危险万分,本宫倒是需要多多考虑才是。」

  「的确十分困难,但是公主殿下,若是你学会了万古神木刀,就没有什么困
难了。」启恭敬地说着。??蕙芷公主听到这话,诧异地询问:「万古神木刀,
当初青帝的绝学。你怎么会的。」

  蕙芷公主看了看启,见启没有回答意思,于是也不多追问,开口说:「当然
你传授给本宫这绝学,本宫自然会带你回去中原,毕竟谁让你是本宫的丈夫呢。」

  蕙芷公主说到这里,神情哀怨,说不出的动人。??启没有理会,只是将万
古神木刀的要诀说了出来,蕙芷公主可比启聪明太多,半个月的功夫,已经使得
有模有样了。??启看着蕙芷公主一口气挥出七刀,如同一道气旋一样将一颗大
树斩成碎末,不由称赞说:「殿下真是天资聪颖,这上古绝学,就要在你手中发
扬光大了。」

  「启,若是你能够传授本宫五罗青烟掌,那么就一直陪伴在你身边,尽一个
妻子的责任。」??启说自己也不知道这个木族圣女的绝学,若是自己真的知道,
早就告诉蕙芷公主了,毕竟蕙芷公主多会一样绝学,自己也就多安全几分。

  「那么我们明天就出发吧,若是对手只是小仙位的高手,本宫倒是可以对付,
若是仙位的话,启你就只能自求多福了。」?天一亮,启就和蕙芷公主一起前往
中原,这一路上启担心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蕙芷公主也松了一口气。??在他们
进入成土州的时候,蕙芷公主对着启说:「如今到了中原,我也算护送一大半了,
听说崇伯最近就在这附近治水,接下来的路程,你还需要我护送吗?」??启准
备说什么的时候,一个女子御风而来,看到这个情况,启看了看蕙芷公主,想了
想说:「不用了,多谢殿下相送,接下来,我就自己去走吧。」??蕙芷公主看
了看那个女子,笑着说:「启,没有想到你的护卫可不少。对了,我还是那句话,
若是你能够拿来五罗青烟掌,那么本宫就一定尽到自己当妻子的责任。」

  「若是有那一天的话,小的一定会的。」??蕙芷公主笑着离去这里,那个
女子也到了启的面前,恭敬行礼说:「毕方大人,水王有请。」

  「有劳灵儿姑娘引路。」

  「无妨,只是毕方大人,这次前去,恐怕我们再难以相见了。」??启说是,
跟着灵儿到了一处山上,一个穿着水族铠甲的男子负手而立,背对着启。??启
也是第一次看到烛九阴,不过看着这个背影,启有一些熟悉的感觉。??他仔细
想了想,但就是想不起这到底是谁?

  「毕方,我们可曾有亏待过你?」烛九阴的声音如同万载寒冰,让启不由自
主打了一个寒颤。

  「没有,五王对小的恩重如山,火王饶了小人一命,金王传授小的万古神木
刀,大人你,不嫌弃小的出身卑贱,让小的加入到五族之中。」??烛九阴听到
这话,转过身来,看着启说:「既然如此,那么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们。」

  「小的知道自己该死,在小的死之前,小的要告诉大人,青萝仙子前去帝颛
顼之墓,拿走了一样东西。」??烛九阴听到这个消息,沉默了一会儿,看了看
启,然后开口说:「的确是一个有用的消息,你这是为了我们去打听消息才放走
青萝仙子的吗?那么你可知道她拿走的是什么?」

  「小的也不知道,小的有愧大人所托,小的罪该万死。」

  「那么这个理由你为什么不告诉猰貐。」

  「猰貐大人走的匆忙,小的无法告诉,不过小的此事的确不太妥当,还请大
人处罚。」??启跪在地上,神情诚恳地说着,烛九阴听到他这一番话语,又是
沉默了良久。??过了很久,烛九阴再次说:「本王想知道你是怎么杀了猩猩的。」??
启听到这个问题,心想猰貐果然没有将大九阳流光剑的事情说了出去,启恭恭敬
敬地说:「因为猩猩他太大意了,他看不起我,又贪图万古神木刀,于是让小的
找到了破绽。」??烛九阴哈哈的笑了起来,拍了拍的启肩膀说:「的确,猩猩
那人太过大意了,而且太贪了。贪得无厌的人,始终不能成大器,这也是我看好
你的地方,你是一个极为聪明的人,现在五族之中像你这样的人太少了。」

  「小的不敢,大人谬赞了。」??烛九阴看着远方的湖泊说:「你跟随在崇
伯身边,那么本王想知道,崇伯是否能够治水成功呢?」

  「崇伯自然能治水成功,小的可以肯定的说,只要给崇伯足够的时间,这天
地之间的水患,就会被崇伯给平复。」启这话倒是实话实说,他可以肯定崇伯的
确有这个能力。??烛九阴不满地说:「那么我族大计岂不是不成了,五族好不
容易弄出这一场大洪水,如今五族还没有恢复旧制,洪水就被治平了,那么五族
多年心血岂不是白费了。」

  「小的斗胆,还请大人见谅。」启诚惶诚恐,连忙磕头认错。??烛九阴挥
挥手,叹气说:「既然这样,那么只能除去崇伯了,本来你是一个很好的人选,
但是你偏偏要犯错,若是今天不处置你,日后人人效仿的话,五族不就乱了吗?」

  「小的情愿领罪,还请大人降罚。」??烛九阴摇着头说:「哎哎,可惜,
可惜,一念之差,一念之差,你就安心的去吧,希望下一生你不要再犯这样的错
了。」??烛九阴的手拍在了启头上,启没有感觉到什么疼痛,就失去了意识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启睁开了眼睛,看着天空上一闪一闪的星星,疑惑地说:「这
就是阴间吗?」

  「自然是人间,毕方,你刚才已经死过一次了,你感觉如何?」启听到这话,
疑惑的看着站在那里的烛九阴。??在烛九阴那一掌拍下的时候,启的确感觉到
自己真的死了。??不过死去的自己,怎么又活着呢???这时候,灵儿走了过
来,手中拿着一根草对着启说:「大人,你应该感谢水王,这一枚不死草就是水
王赏赐给你的。」??启听到不死草,心中颇为吃惊,他也知道这是一件十分贵
重的东西,据说只要将这草放在刚死不久的人脸上,就可以让那人还魂。??启
一直以为这是一个传说,没有想到这个世间真的有这种东西。

  「大人再生之德,小的真是感激不尽,小的何德何能,能让大人赐予这般贵
重物品。」??烛九阴听到这话,突然笑了起来:「这个东西最为无用,在三大
仙山漫山遍野都是。」??启不明白烛九阴为什么会笑,但是他不敢询问什么,
只是恭敬跪在那里,等到烛九阴下一步指示。

  「你体内的阳气被青萝仙子所伤,若是没有这还魂草,日后你先入仙位都难
了。猰貐说的不错,你是为了惩戒叛徒猩猩,追赶青萝仙子才离开的。五王都是
这么认为的。」

  烛九阴这话表示了,启这一次背叛就此揭过,启还是毕方,是五族的子爵。

  「你回到崇伯身边去,协助他治水,若是有机会的话,就杀了他。没有机会
就不要轻举妄动,你可比崇伯重要太多,没有完全把握,你切记不可以出手。」
烛九阴继续交代,吩咐启说。

  启恭敬说是,然后询问烛九阴是否还有其他要交代的。??烛九阴看了看启,
想了想说:「你现在没有修为在身,灵儿就陪在你身边吧,保护你的安全。」启
说着谢谢,等启再次抬起头时候,烛九阴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灵儿扶起
启,对着启说:「毕方大人,我们走吧。」??启对着灵儿行礼说:「从今以后,
姑娘在还是叫我阿牛吧。」??灵儿点点头,带着启继续向南方前进。??五日
之后,灵儿带着启到了华山附近,启看着华山,吃惊地说:「崇伯大人治水已经
有如此功效了,都已经治水到这里了。」

  「婢子听说,只是说弄出了一条大的水路,让三州的洪水威胁没有那么大,
说到具体平治的话,还有一段时间。」??启点点头,很快就看找到了崇伯的营
地,启回到营地之后,伯益连忙迎上来,拍了拍的肩膀说:「阿牛,你终于回来
了,不过你也是运气好,若是你不离开鼎湖的话,那天就危险了。」??启故作
不知的询问伯益发生什么事情,伯益叹气解释说:「真是一言难尽,我们本来要
泄洪的时候,不知道怎么触动了上古帝轩辕留下来的阵法,被困在阵法之中,九
死一生,若不是卿云仙子赶到的话?我们就真的难以活命了。」??伯益说到这
里,恨恨地说:「可惜轩辕鼎被五族遗民给抢走了,这群人真是有愧当年五帝,
不想着怎么让天下平定,而是想着怎么杀人夺宝。尤其是领头那个,用自己手下
的性命去填阵法。」

  「唉,还好我早就离开他们,要不早就死在了他们的手中了。」启假惺惺地
感叹一番之后,到了营帐之中,对着崇伯行礼说:「大人,小的阿牛回来了。」??
崇伯笑容满面走了过来,扶启起来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启告诉崇
伯他们自己这回去之后,遇到了一点小麻烦,所以自己才耽误这么久。??启也
引见了灵儿说:「我救了这位姑娘,这位姑娘一直要保护我,因此来到这里,不
知道崇伯是否允许他在这里。」??崇伯听到这话,摸了一下的胡子,这时候飞
廉仙子开口说:「阿牛兄弟,你这个丫鬟眼中青气蕴涵,行走时候,落地无声,
想必已经进入仙位了。」??听到这话,在场众人目光全部都看在灵儿身上,童
律看了看说:「的确,这丫鬟修为不在我们兄弟之下,阿牛兄弟,你这一趟倒是
让人羡慕,得到一个仙位的女子来保护。」??灵儿看着在场众人都怀疑的看着
自己,轻轻行礼说:「妾身这一次上若不是阿牛出手相助的话,早就被那人凌辱
了,也是多亏了阿牛大人。」

  灵儿告诉众人,自己遇到了霓虹仙子,被霓虹仙子碰到,最后是启以自己修
为作为交换,让霓虹仙子放了自己。

  听到霓虹仙子,众人看着启的目光就不同了,有的是惋惜,有的是羡慕,不
一而足。??崇伯微微一笑说:「既然是这样,本伯也没有什么意见,有这么一
位仙位高手在这里,我们这里又安全几分。」??听到崇伯这么说,大家就不在
继续谈论灵儿的话题了,崇伯看着启,对启说:「阿牛,你回来就好了,本伯准
备将华山以西的洪水都泄走,但是没有想好水路,你明天随本伯一起去勘测一下。」??
启说好,崇伯也不在多说什么,让他下去休息了。??启回到自己的营帐之中,
灵儿恭敬地走进来说:「姑爷,不知道你有什么需要婢子要办的吗?」

  「没有什么,你也去休息吧,一切都如同往常一样就好。」??启躺在草席
上,很快就睡了过去。??第二天一早,启就和崇伯一起去勘测四周情况了。??
他们走到中午的时候,崇伯突然看见一座坟,崇伯心中一动,好奇地说:「不知
道这坟墓是谁的?」

  「大人,想必是一个普通人死在这里,就随便葬在这里了。」黄魔开口解释,
说如今洪水成灾,很多人都是死在哪里就葬在哪里。??启看了看崇伯,去附近
找了一个野人,询问了一下,回来禀告崇伯说:「启禀大人,这个是帝轩辕大臣
风后的坟墓。」??崇伯点点头,对着黄魔等人说:「既然是风后的坟墓,那么
我们开凿水路还是避开为好,宁愿在这里绕一下。免得又发生在鼎湖那种事情。」??
众人都说是,启看到他们神情,心中不由感觉到好笑,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
井绳。??黄魔看了看风后的墓地,突然拍着头说:「大人,我突然想起了我族
的一个传说,传闻帝轩辕曾经赐予风后一卷奇门遁甲真经,名叫负胜图,乃是九
天玄女所赐,可以移山填海,呼风唤雨,有着莫大威力。风后死后,这一卷真经
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如今大人今天能遇到风后的墓,莫非是有缘吗?」??崇
伯听到这话,摇头说:「就算如此,风后既然已经将这卷真经带入坟冢之中,我
们也不能随意盗取,不管什么理由,这都是不对的。这件事还是不要提了。对于
这种先贤,我们要尊敬,不能为了自己一点私心,就毁了他的阴宅。」??众人
说是是,夸奖崇伯宅心仁厚,启也开口说:「这风后若是真的将真经带入墓中,
想必一定设有阵法保护,我们若是随便开凿,想必会惹来极大的麻烦。到时候宝
物没有拿到,反而坏了自己名声。」??崇伯点点头,在帛书上面画了一下,将
准备开凿的水路改了一下。??这样巡游了九天,崇伯也将这条水路确定下来,
然后让人开凿。??崇伯看着开凿的民夫,对着伯益说:「伯益,这是我们开凿
的第几条水路了。」

  「崇伯,这是第十条了,不过在下看,这十条水路相差不是很远,在下游就
已经形成了一条水路了,不知道崇伯,这条水路准备怎么命名呢?」

  「暂且叫他逆水吧,你们看如何?等到这条水路彻底造好,我们再让帝舜亲
自命名。」??崇伯这么说,在场众人自然点头称是,崇伯也让这些人仙位高手
前往帮忙开山。??这样弄了三个月,华山东边就造好了。??至于华山西边的
水路,崇伯只是望着华山叹息。

  「看来想要凿开华山,引水出来,怕是难了。」崇伯感叹说,启众人也不知
道怎么说才好。??这华山山脉山峰连绵,就算他们这些修士不眠不休,三四个
月未必也能够凿出一条水路出来。

  「伯益,麻烦你送一封信给帝舜,希望帝舜能够下令,让天下诸侯出力,若
是他们也能开山凿路的话,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了。」??伯益说是,前往帝山
那边。??五日之后,伯益笑容满面的回来了,对着崇伯说:「大人,好消息,
好消息,帝舜已经决定亲自出手,分开华山。」

  「真是有劳了,有劳了,若是有帝舜相助,一切都好办很多。」崇伯高兴地
说着,启小心提示说:「崇伯,既然帝舜要到这里,那么我还是要做好准备。」??
崇伯说对,然后开始准备起来。??当天晚上,灵儿给启送饭来的时候,对着启
说:「上面传来消息,希望你能够去找一下风后留下的真经。」启听到这话,看
了看灵儿,有些为难地说:「这个似乎有点难吧,马上帝舜就要到来了。」

  「就是帝舜要来了,上面才不希望这个真经落在帝舜手中。」灵儿将饭菜放
好,笑着对他说:「今天晚上,我就和大人你一起去吧。」??启也不在坚持什
么,吃完饭之后,带着灵儿一起离开这里,在出去的时候,正好遇到了巡逻的童
律,童律看着他们,询问说:「阿牛兄弟,这大晚上的,你们准备去什么地方。」??
启没有说什么,看了看四周说:「这里有点嘈杂,我想和灵儿出去散散心。」??
童律嘿嘿一笑,看了看启,拍拍启的肩膀说:「的确这里人太多了,不过阿牛兄
弟,这段时间还是稳当一点比较好,要是被帝舜看到了,就不好了。」

  「小的知道,多谢提醒了。」??启和灵儿离开营地之后,灵儿闭上双眼,
过了一会儿睁开眼说:「没有人跟在后面,姑爷请抓紧我的手,我带你前去。」??
风后的墓离营地不是很远,他们一刻钟就到了。??到了地点,灵儿从一旁草丛
里面拿出两把铲子,丢给启说:「有劳姑爷了。」??启也没有多说什么,和灵
儿开始挖掘起来。??很快他们就看见了棺材,两人不由加把劲,将上面的土全
部挖去。??灵儿放下铲子,然后看了看棺木,准备动手的时候,启不动声色向
后面走了几步。??灵儿倒是没有注意到这点,仔细观察了一下,就动手揭开棺
木。??棺盖一揭开,一道五彩光芒从棺木之中照了出来,启连忙匍匐在地上,
而灵儿被那光芒照着,发出一声惨叫。??等光芒散去,启看到了一个仙风道骨
的老年人漂浮在棺木上。??这老人威严的看了看灵儿,然后盯着启说:「你们
是什么人,竟敢来扰老夫清修。」

  「大人恕罪,小的是附近村民,只是贪图钱贝,受这人指示,多有冒犯,多
有冒犯。」启连忙磕头,承认自己的错误,顺便将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风后大人,婢子乃是木族亚圣女,我族圣女因为帝舜要到此地,于是派婢
子前来,将荒坟给移开,免得冲撞了帝舜。」灵儿也开口将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风后听到这话,笑着说:「有趣有趣,若只是移开荒坟的话,那怎么要开棺呢?
又怎么知道老夫是风后呢?」??灵儿连忙解释说:「大人果然明察秋毫,婢子
也不敢隐瞒,婢子这一次前来,是想要那负胜图的。我族圣女因为强修五行,现
在五行岔气,各自为害,生不如死。圣女听说风后的负胜图能够梳理五气,调和
五行,于是让婢子前来。」??听到这话,风后脸色才好看了许多,对着他们说:
「这样才对,不过这件事老夫也没有办法了,这六甲遁经早就被老夫藏在天之涯
海之角,你们圣女若是想要,那就去那里找吧。不可能老夫亲自取回来,送给她
是不是?」

  「自然不用,自然不用,只是圣女如今半只脚踏入鬼关,还请风后赐教,如
何能让圣女短时间无忧。」

  「短时间倒是没有,长时间倒是有。」

  「请风后赐教,我族上下感恩不尽。」

  「那就是学老夫,成为一位鬼修,那岂不是没有任何烦恼。」??听到这话,
灵儿脸色一变,启也忍不住想笑,不过他识趣的没有笑出声。

  「你这丫头,想要诳老夫,还嫩了一点,木族圣女什么时候需要修行五行了。
怕是哪个邪魔妄修五行,导致有此灾。」??风后说完,看着不远处的山中说:
「既然都已经来了这里,何必躲躲藏藏,惹人笑话。」??这话音一落,风后棺
木旁边出现了一个穿着黄色衣服,带着平天冠男子。??这男子倒是相貌英俊,
腰间挂着一把长剑,站在那里,自然有一番风度。??风后看到这个男子,想了
想说:「你的容貌倒是有一些熟悉,看来你祖上曾经和老夫有交情了。」

  「自然,我祖上和帝鸿都是少典之子,不知道风后是否想起了。」??风后
拍拍自己的额头,笑着说:「原来是那人后代,的确,的确,你身上挂着昊天剑,
这个倒是错不了。看你的样子,也修炼的是混沌真身了。」??男子点点头,看
着风后说:「风后,你既然已经尸解成仙,何苦死死守着那负胜图呢?」

  「你混沌之身,不会有五行散乱之忧,这负胜图对你没有丝毫用。」??混
沌看了看远方说:「就算我没有用,但是有人总是有用,这天下,想要修行五行
真气的可不少。」??风后摇头说:「真经可不能给你们,当初玄女将真经写出
来的时候已经后悔了,这法子虽然能够调和五行,但是却让很多人心中有了贪念,
妄念。」

  「写都写出来,有什么好后悔的。你们若是真的为天下苍生着想,那为什么
不一把火烧掉呢?」??风后摸着自己的山羊胡,眼中露出一丝痛苦之色,过了
良久,风后才开口说:「舍不得,唉,我们也是舍不得,有了这真经,任何人都
可以驾驭五行。光是想到这个,我们就激动不已。这是玄女和帝的心血,怎么能
够烧去。老夫不惜尸解成为鬼修,就是为了守护这一卷真经。」??混沌哈哈的
笑了起来,他讽刺说:「你这个老人,真经你又舍不得烧,让人看你也舍不得,
你这样,让天下人很难办。」??混沌说着,手中的昊天剑瞬间出鞘了,混沌身
边出现了五种气兵。??金剑,水鞭,木棒,火刀,土枪。??五种兵器在混沌
操控下,一起从不同方位刺向风后。??这一招虽然出其不意,但是风后没有在
意,嘴角上扬,露出讥讽的神情。??风后的衣袖一抛,顿时狂风大作,将五件
气兵吹散,就算昊天剑,也被吹弯了。??混沌眼睛微微一闭,手中昊天剑再次
冒出了黄光,瞬间变直。??混沌身后出现了一座大山的虚影,混沌念动咒语,
催动真元,这座大山径直向风后压了下来。

  「很好,没有想到你山海气兵已经到了这个地步。」风后说着,两袖挥舞,
一道道狂风吹向那个虚幻的大山。??双方成为坚持之势,一刻钟之后,混沌脸
上出现了豆大的汗水,混沌看着风后,对着灵儿说:「还不出手。」??灵儿听
到这话,双手出现了青气,缓缓的向风后那边拍了去。??灵儿的双掌到了风后
身前三尺处,就再也无法前进了,风后笑着说:「哈哈,这五罗青烟掌又怎么能
对付老夫呢?」??风后说着,突然喷了一口鲜血,这时候一个冰冷的声音说:
「那么我的昊元钧天剑呢?」??猰貐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手中握着一把白色
气剑,剑尖已经穿过了风后的胸膛。??风后笑着说:「可惜,白帝绝学,竟然
用来偷袭,真是让人惋惜。」??风后说完,身上再次出现五彩光芒,启里面将
头埋在地上,然后就听到三声惨叫声。??启感觉到没有危险之后,才抬起头来,
看着四周。??他第一眼就看到风后身体变得透明,好像鬼魂一样,而在风后不
远处,猰貐萎靡的依靠在树上,至于混沌,也颤颤巍巍半跪在地上。??至于修
为最低的灵儿,启倒是没有看到了。

  「咳咳,当初老夫和九黎的五位太仙位战斗,都没有吃亏,现在就凭你们两
个,也想让老夫交出负胜图,还真的嫩了一点。」风后依旧高傲的站在那里,看
着混沌和猰貐。??猰貐惨笑一下说:「老头子,不用提当年了,若是你还有当
年的修为,我们两个刚才已经死在你的六甲气兵之下了。」??风后叹息一声说:
「话虽然如此,但是老夫现在想要取你们性命,还不是易如反掌。」

  「这就不一定了,毕方,现在这个老头子已经没有任何真元了,你拿着昊天
剑,将那棺木毁去,就可以让这位帝轩辕四大谋臣之首风后,从此消失的无影无
踪。」

  「大人,小的没有任何修为在身,怕是毁不了这个棺木。」启恭敬地回答,
他可不相信,风后真的没有丝毫还手之力。??猰貐笑着说:「你放心了,难道
我会骗你不成,如今你不除去这个老头,那等下可别后悔了。你是一个聪明人,
应该知道,生死与其受制于人,不如受制于自己。」??启心想猰貐骗自己也不
是一次两次了,若是混沌说这一番话,自己或许还会相信。??不过他还是走到
了混沌的身边,从混沌身边拿走的昊天剑,风后看着启走过来,叹息一声说:
「唉,老夫刚才放过你,没有想到你会这样,真是自作自受,自作自受。」

  「老前辈,小的也是迫不得已的,你老见谅。」

  「既然如此,那么你附耳过来,老夫有些话要说。」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