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仙子女友】(第八章)(肉)(纯爱多女主都市异能)

  • 【我的仙子女友】(第八章)(肉)(纯爱多女主都市异能)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一只软泥怪
2020年/12月/02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8638

                第八章

  这章更新完,接下来一段时间会专注写新书《我的冷艳总裁母亲》,母子纯
爱,希望大家可以多多支持,点赞和评论,感谢!

         ————————————————

  林辰回来时,秋子已经不在洗澡了。窗帘拉着,屋里暗暗的,只有中间大床
的床头灯散发着微弱的光芒。他换了鞋子走出玄关,床上白色的被子里,映着一
道妖娆的人形。精致雪白的瓜子脸静静地贴在白色的枕头上,乌黑的云鬓披在其
上,睡容安详。被子只勉强盖住了她的身子,一对修长玉润的秀腿交叠着伸在床
尾,圆滑流畅的线条让人想要亵玩。床头灯的微弱光芒为她雪白玉嫩的肌肤镀上
一层淡淡的光辉,俨然一个如画一般的睡美人。

  林辰心中意动,把购物袋放到旁边的桌柜上,轻手轻脚地来到床头边,细细
打量酣睡中的女友。

  她有细细的好看的眉,眼角眉梢微微向外撇,散发着平时不曾有的妩媚,一
排整齐的眼睫毛像蝴蝶的翅膀簌簌扑闪,鼻梁的线条圆滑修长,红润娇艳的唇瓣
轻轻抿着。不知为何,他感觉秋子似乎多了一些变化,更加美丽了,但说不出具
体是哪,只觉得比以往多了一份艳丽的韵味。似乎……皮肤更好了,五官更清晰
立体了,身上那种淡雅出尘的气质更凝练了。

  他低下头去,在秋子的嘴上轻轻地吻着。秋子的唇温软而娇嫩,触在上面就
像触在棉花糖上一般。她鼻中的幽兰也会进入自己的鼻腔,沁人心脾。

  「唔……」不知何时,女人醒了过来,她先是睁开一双有些疑惑的眼睛,然
后意识到自己正被人吻着,下意识地惊呼了一声。

  林辰快快地提醒了一下,才让秋子稳定下来。

  「回来啦?」秋子微微笑着轻声问。

  「嗯,吵醒你啦?」林辰摸摸秋子的脸。

  「没有,就小眯一会儿。」

  「那睡吧,我去洗洗。」

  「嗯?」秋子拉住了林辰。

  「怎么了?」林辰看着秋子一双清澈的杏眸微微睁大着。

  「你……你不是要做么?」

  「没有啊,我什么时候说过?」

  秋子指指床尾前桌柜上的购物袋。

  「这……随便买了点东西而已。」

  秋子的眼睛里透着一股狡黠,「这难道不是你给我买的情趣内衣?」

  「这……」林辰嘴角抽搐地抓抓头。

  「以前你好几次都是这样,做完几次后,不满足,会突发奇想买各种情趣内
衣让我穿给你看,难道这一次我猜错了?」

  「那……给你看看?」

  「拿过来吧,」秋子伸伸手。

  林辰将购物袋拿了过来,取出里面的东西,递到秋子手上。

  「唔……这么薄啊……」

  秋子手上,是一件粉色带花的旗袍,材质轻薄得有如蝉翼,做工非常地好,
如发丝一般的顺滑,橙红色的床头灯在旗袍的面料上反射,让这件服饰充满了情
趣。

  秋子的脸红了,但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她也不是初经人事的小丫头,放下旗
袍,取出了袋子里剩余的东西,一条白色纤薄的连裤丝袜。

  她看向林辰,「没有高跟鞋?」

  「啊……这……忘记买了……」

  「那我赤脚吧。」

  「好。」

  「我先进去换咯?」

  「去吧。」

  看着浴室里浮动的婀娜人影,林辰一阵心猿意马,两分钟后,女友终于出来
了。

  身穿粉色带花旗袍以及白色连裤丝袜的秋子袅娜地朝林辰走来,学过芭蕾的
她走起路来有一种常人没有的自信和魅力,让林辰有一霎感觉真的是一位女明星
在朝他走来,修身的旗袍将秋子的身材恰到好处地勾勒出来,饱满高耸的胸部似
乎要撑开胸襟蹦出来似的,两条被白色连裤丝袜包裹的长腿细得仿佛只剩骨头,
就大腿上稍微有一些肉,妥妥的漫画女主腿。

  随着她的走动,丝袜玉足时不时地抬起,露出纤巧柔婉的足底,丝袜的包裹
让肌肤多了一层若隐若现的诱惑,林辰艰难地咽了口唾沫。

  秋子轻盈地舞动起来,穿着民国的旗袍却跳着现代的芭蕾舞,丝袜玉足在房
间的地毯上轻点,婀娜的娇躯像没有骨头似的翩跹起来,做着一系列违反人类身
体常理的动作,如云的秀发也在跟着舞动,荡出阵阵清香。

  林辰安安静静地坐在床尾欣赏秋子曼妙的舞姿,某一刻,秋子来到他身边,
「好看吗?」

  「好,好看。」

  做完最后一个高抬腿的动作,秋子忽然如鱼般一溜钻进了林辰的怀中,黑白
分明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地向上望着他。

  林辰对着红润欲滴的芳唇吻了上去,秋子双臂挽住他的脖子,与他「滋滋」
地对吸起来。

  女友的唇里温软、湿润,唾液带着甜味,让林辰流连忘返,虽然让他只亲嘴
亲一天也没问题,但长夜漫漫,女友对他展开了一切,他没有必要满足于此。

  他解开了秋子胸前的两颗扣子,两团柔软嫩弹的奶子滑了出来,细嫩如果冻
一般的奶肉香味扑鼻,他松开秋子的嘴,咬了上去。

  失去林辰嘴的秋子微抬螓首低低地呻吟,两条粉白的玉臂挽住林辰的头,同
时也施加力气,让林辰吻得更深更用力一些。

  但林辰有意捉弄她,只在乳晕旁边浅尝辄止。

  秋子敏感的乳头被林辰的鼻息一直烫着,加上林辰只疼爱周边,而忽略了乳
头,这种抓不到要害的小粗心让她心下痒痒,骚穴不自觉就出了些水。

  林辰一只手轻轻地捏着秋子的乳头,另一只手从秋子平坦的小腹滑下,来到
她的私处,隔着丝袜和内裤在充满热气已经有些湿润的蜜穴上轻轻摩挲。

  秋子的胴体轻轻颤抖,两条粉臂从林辰脖子上离开,改为攥紧大腿旁的床单,
将床单捏出了褶皱。

  林辰轻轻地捏着秋子的乳头,秋子的乳头Q弹Q弹的,他捏一下,软软的肉
紧绷在一起,然后松一下,嫩肉又争先恐后地朝他的手指挤,十分有趣。

  另一只手上,他挤压丝袜向嫩穴按去,有些许湿润的蜜液透过内裤、丝袜淌
了出来,沾在他手上,湿湿的,滑滑的。

  「秋子,你好香啊……」

  林辰嗅着秋子雪颈上的馥郁清香,手指挤压内裤插进蜜屄的更深处,秋子抬
起雪颈「嘤咛」了一声,两手将床单攥得更紧了。

  林辰开始啃咬秋子细细的脖颈,恍惚有一种他在咬天鹅颈的错觉,同时双手
没有放过她的乳头和私处。秋子重新抱住了林辰,樱唇微张,幽兰轻吐,「嗯嗯
啊啊」地呻吟着。

  林辰的嘴巴顺着秋子的脖颈往下,划过秋子的丰胸,细腰,玉胯,最后来到
玉足,看着那十根裹在白色裤袜里若隐若现如蚕宝宝般的脚趾,林辰低吼一声便
咬住了其中两只,舌头抵住,用力地吮吸舔弄起来。

  秋子的手没法继续抱住他,只能重新抓住床单,两条粉白滑腻的玉腿相抵摩
挲,足下敏感的电流不断地侵蚀她的身体,她感到自己的水出得越来越多了。

  忽然秋子「啊呀」一声,林辰将她的双腿抬了起来,推到她的头上,足踝几
乎与她的脸碰在了一起,然后开始大范围地舔舐脚趾、玉足、足踝乃至小腿等部
位,纤薄的丝袜被口水浸湿,紧紧地贴在玉嫩的肌肤上。

  林辰的舌头使劲地钻弄秋子敏感的足底,秋子痒痒得直哆嗦,但脚被林辰抓
着,动弹不得。

  林辰发现似乎挑逗秋子的足底让她很兴奋,遂更加用力,果见秋子开始「咿
咿呀呀」地大叫,小腿挣扎得更用力了。

  过了会儿,林辰感到大腿传来一些湿意,往下一看,许多晶莹的水分从丝袜
裆部的位置渗出,浸湿了整个周围,然后流到他的腿上,不曾想秋子竟然被他硬
生生舔脚舔到了高潮?!

  「唔……唔……别……别看……」

  林辰脱下裤子,解放出已经重新勃起的粗大阴茎,转了个身位,「宝贝,帮
我吃一下」,将整根阴茎插进了秋子粉嫩的小嘴中,手上将秋子的两条丝袜玉腿
重新推到了床上,开始对着足趾细细地舔舐起来。

  「唔……唔……」嘴巴被粗大的阴茎堵住,秋子只能呜呜地呻吟,没法再出
声,没过多久,柔软滑嫩的香舌也缠绕而上,细细地吮吸舔舐起了肉棒。

  丝袜的颗粒感带给林辰舌头别样的刺激,尤其女友在外走了一天,玉足自带
一股香香的汗味,让他很是喜欢。

  在秋子这里,她所得的体验又截然不同,玉足被亵玩,男友的口水浸湿了她
的足底,被舔弄中,一丝丝异样的感觉从足底扩散到全身,让她那里不自觉地出
水。

  林辰绷紧腰腹,开始「啪啪」地在秋子嘴里抽插起来,每一次都插到柔软的
喉咙,一团团嫩肉强力地挤压龟头,让他畅美莫名,尤其里面的那条不知所措的
小香舌被他撞得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这更增添了一种别样的情趣。

  秋子只觉自己的小嘴仿佛都要被男友的大肉棒插爆,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全被肉棒深至喉咙的抽插撞成「咕噜」的呜咽声。

  忽然林辰低吼了一声,就像野兽捕杀猎物发出的凶嚎

  秋子感到嘴里的肉棒忽然又大了一个尺寸,其进出自己嘴巴的速度也提升不
少,接着听见身上男友低沉的声音,「啊,秋……秋子……要……要射了!」

  她赶忙双手捂住男友的两瓣屁股,她知道男友喜欢这样,林辰忽然「啊」了
一声,脖颈被扯得生直,就像被人掐住了一般,抽插的动作停了下来,腰眼一阵
发麻,然后剧烈地抽搐,一股股滚烫的浓精喷薄而出,在女友小嘴中展开了激情
的深喉爆浆。

  秋子只觉一股股浓精打在自己的喉咙上犹如一颗颗子弹,洞穿她的身体,喷
薄的两秒钟后她的小嘴就再也没法容纳接下来的喷射,但她又不想让这些宝贵的
精子洒到外面,便展开了吞咽,将后续的一股股浑浊浓精统统吞进了腹中。

  林辰没有丝毫停歇,射完精的他没有进行一分一秒的休息,将湿漉漉的肉棒
从女友口中「啵」地拔出,然后跪到女友「M」字型张开的玉胯前,借着肉棒上
精液的润滑,对准粉屄后,「噗呲」一声,便尽根没入。

  「啊!」

  「哈!」

  两人齐齐发出了一声惊呼,肉棒深深抵在敏感的子宫颈上,子宫口隐隐有打
开的迹象,里面湿润,紧凑,肥腻如脂,一团团嫩肉如小嘴般挤压而来,仿佛要
将肉棒硬生生地绞断吞下般。

  秋子被肏入的一瞬间就两手抓住了林辰的双臂,十指用力得直接嵌进了林辰
的肉里,溢出丝丝血迹,两条白丝玉腿像八爪鱼一样缠绕上了林辰的熊腰,雪颈
绷直,螓首高抬,酥胸上挺,俨然被肏坏了。

  林辰俯身叼住秋子的一只鲜红的乳头,舔弄吮吸,腰腹绷紧,在湿润紧致的
膣道里抽插起来。里面蠕动的肥腻媚肉摩擦着龟头带来极大的刺激,「啪啪」作
响间,绷紧的腰腹将秋子雪白的臀肉撞出一片绯红。

  肉棒起初还沾着许多浑浊的精液,但随着抽插,这些液体都被堆到蜜穴口,
或是阴茎底。秋子的屄肏起来水分十足,像在泥泞的沼泽中前行。拔出时,里面
的一片片嫩肉贪吃地裹住肉棒,需要费很大的力,这也加大了刺激。仅是肏了片
刻,才射过一次的林辰隐隐又有了射意。

  被撞击的秋子全身幼肉无一处不在摇曳,雪白丰盈的乳肉像山巅的雪莲簌簌
摇颤,玉颈绷紧,螓首高抬,「嗯……啊……哈……啊……」呻吟不止。

  林辰根本受不了女友这痴缠媚态,松开被他咬得通红的乳头,吻住了女友得
樱唇。两条湿润香舌刚一接触,便「呲溜」「呲溜」地对吸起来。

  林辰两手分别撑在秋子螓首的两侧,而秋子的双臂则挽着林辰的脖子,「咿
咿呀呀」地索吻。

  两人就这么激情地爆肏着,未几,林辰发现伴随他的抽插,秋子也隐隐有挺
腰动胯的迹象,他试着放松力道,果见即使自己松懈下来,已经开始自己挺动腰
臀寻求刺激的秋子也让两人所得的快感没有丝毫减少,她那夹死人的阴道仿佛有
无尽的吸力,吸扯着他的肉棒,仿佛要将里面的东西统统吸出来般。

  一波波的快感如潮水袭来,秋子的俏脸愈发通红娇艳,香汗淋漓的肌肤上有
一种动人的红晕,而她膣道深处那很少现世的花心,也在此刻缓缓打开了来,比
豆腐还娇嫩,比凝脂还肥腻的花心软肉紧紧地裹吸每一次抽插都会深入这里的粗
大龟头,林辰没受得住几下,当即抬头「噗噗」地在阴道里射精了。

  正享受着极致欢愉的秋子始料未及,被这一注注突施冷箭般的滚烫浓精射得
猝不及防,螓首高抬,「啊啊」地呻吟,也跟着来了高潮,一股股温润的骚水
「啪啪」地打在龟头上。

  林辰射了精却没有丝毫停歇,挺着依然粗大坚硬的肉棒继续而且更加快速地
在娇嫩湿润的阴道里狂抽猛插,「啪啪」的清脆声音仿佛要将女友的玉臀撞碎一
般。

  被滚烫的浓精烫着花心的秋子根本受不住,已经癫狂地胡乱呻吟,两条布满
细汗的玉臂紧紧缠住男友的脖子,去追求那更加极致的欢愉。

  林辰的龟头不停地敲击子宫的大门,那早已打开的花宫大门被撞得一片通红,
陡然两人都齐齐绷紧了身子,如遭雷击,口中各自发出「啊」「哈」的呻吟。

  那是林辰的龟头突破花宫大门,彻底进入到了柔软娇嫩得子宫,林辰与秋子
在一起那么久,还是头回造访这里,这里别有一番天地,温暖更加,湿润更加,
紧致更加,柔软更加,林辰的肉棒,也终于是一寸不剩,统统插进了秋子的蜜穴,
两人的耻骨紧紧地贴合在一起,包括各自性器上的阴毛。

  「啊。嘶,啊哈,好,好爽,这就是子宫吗,嘶,不,不行了,要射了」

  林辰仅仅是没有插动,让鸡巴在花宫里泡一会,不过几秒,便萌生了射意。

  他试探性的挪动肉棒,打算开始抽插,然而牵一发而动全身,本就处在极限
的肉棒被娇嫩紧致子宫这么一吸,当即绷不住,林辰只觉腰眼一酸,一股股浓精
就要喷薄而出。

  他可不想什么都没享受到,就在女友子宫里丢了精,急忙两手握住女友紧致
的蛮腰,绷紧腰腹,疯狂爆肏起来,让那无比娇嫩得子宫嫩肉吮吸他的龟头,带
来无法形容的刺激舒爽。

  同时龟头「噗噗」的往子宫里射精,滚烫的浓精一下子就灌满了花宫,秋子
被烫得四肢八爪鱼般紧紧缠住林辰,通红的娇躯痉挛不止,一副欲仙欲死的模样。

  「啊,啊,死,死,要死了,要死了,啊,老公,老公,你好棒,秋,秋子
要死啦!」

  林辰抽插了片刻,停下动作,把肉棒死死顶进子宫,感受极致娇嫩子宫壁对
肉棒的温柔抚触。

  秋子也紧紧抱住他,抬起头来向他索吻。他笑笑,伸出舌头与女友湿吻在一
起。滑腻湿润的两条肉舌交缠,「滋滋」作响,唾沫星子横飞。

  「秋子,你这里怎么这么紧,这么嫩,太舒服了!」

  「唔……我也不知道,你也是第一笔进来。」

  「你的身体真是个宝藏,说不定还有很多我没挖掘得秘密。」

  「要死了你,把我当什么了!」

  「把你当我的老婆啊,你是我的亲亲老婆,你是让我成为男人的女人,我爱
你。」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情浓意浓,不禁舌吻的更激烈了。

  动情的秋子更事讲林辰的舌头扯到外面空气中,两片唇肉含住,「滋滋」的
吮吸,就像吃货吮吸鱼头一样。

  分开的时候,彼此的舌尖还有一条晶莹的细线连接着,被缓缓拉长,极其的
淫靡。

  「辰,你说,你这样内射,全到我子宫里,我会不会怀孕啊?」秋子试探的
问。

  「会的吧。」

  「那,我真怀孕了,你打算怎么办?」

  「生下来,养呗!你要是圣盾脱不开身,我当单亲奶爸也没问题!」

  「真的吗?」

  「那还能有假?」

  「啊!最爱你了!老公!」秋子激动的捧着林辰的脸到处亲亲。

  「老婆,我跟你商量个事呗?」

  「什么事啊?」

  「我来给你的第三张嘴开个苞好不好?」

  「啊?第三张嘴?那是什么?」

  「就是……」

  「嘤!」

  秋子忽然一激灵,那是林辰用一根手指戳进了她敏感娇嫩的菊穴里。

  「现在知道了吗?」林辰坏笑。

  「你,你要用这里?」

  「嗯,给你开个苞,好不好?」

  「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啊?」

  「因为我爱你,我想彻底的占有你。」

  「那,你轻点。」

  「嗯……——什,什么?!你同意了?」

  「嗯,」秋子俏脸酡红。

  林辰小心翼翼将肉棒拔出,因为女友得子宫和阴道几乎与肉棒连体般紧紧地
裹吸着肉棒,一下子扯出来女友一定会很痛。

  「嗯!」秋子微微抬头,樱唇微张,轻吐幽兰。肉棒缓缓的拔出,也在摩擦
着敏感娇嫩的子宫壁和阴道,一波波电流般地快感侵蚀全身,让她畅美莫名。

  肉棒的拔出,将许多阴道地媚肉也牵扯了出来,这些媚肉经历过滋润比往常
要娇艳红嫩许多,布满可粘稠的白浊液体,这些液体顺着肉棒底部流出,滴落到
床上,浸湿了床单。

  许久,肉棒只剩龟头卡在阴道里,龟头要比棒身粗大很多,拔出来更加困难,
而且秋子的阴道又是标准地闭合式,插入简单,拔出困难,林辰稍微尝试了两下,
秋子就「咿咿呀呀」一副受不了似乎又要高潮的样子。

  「老婆,你忍着点。」

  「嗯。」

  林辰一咬牙,腰腹用力,猛地将龟头从紧致地阴道里拔出,发出「啵」地一
声如同开酒瓶般,大股的白浊粘液被扯了出来,溅在林辰的阴毛、小腹上。

  秋子猛地一抬头,「嘤」地呻吟,脖颈被扯得发直。

  林辰细细打量女友得蜜穴,经过一番抽插,阴唇没法完全的合拢,有些娇艳
肿胀,让他有些心疼。

  里面裹着白浊粘液得嫩肉清晰可见,随着阴道地蠕动如同呼吸般动弹,同时
将一些白浊粘液挤了出来,阴蒂通红娇艳,就像绽放得花蕊。

  林辰在上面轻轻亲了一下,然后引导秋子翻过身来,把屁股翘起来对着他。

  给菊穴开苞是一项艰巨的任务,菊穴不同肉穴,它更紧窄,更娇嫩,而且里
面没有粘液得润滑,男人如果只顾自己爽,女方是会很受折磨的。

  而入后庭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这里更紧致,更柔嫩,加上对女人来说这
里十分敏感,插入时会比阴道梗急剧的收缩,会夹的男人很爽。

  湿润的问题,好解决,林辰的肉棒上全是他和秋子得体液,他伸出一根手指
「噗呲」插入秋子蜜穴,拔出来,手指上带着不少的白浊粘液,然后他小心翼翼
的对准菊穴,插了进去。

  「嘤!」

  秋子娇躯一个痉挛,双手死死攥紧了床单,俏脸上通红难耐。

  「秋子,忍着点。」

  林辰心知越拖延婆妈越会给破瓜添加阻碍,他用力将手指贯入了菊穴,里面
一团团得极致娇嫩的软肉朝他的手指挤压而来,让他寸步难行,若不是靠着粘液
得润滑,他这样进来秋子得疼个半死。

  完成了润滑工作后,他将手指抽了出来,然后扶正肉棒,对准娇嫩的菊穴。

  这是一个史诗级的里程碑,标注他对秋子的肉体彻底占有的一步。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肉棒抵住菊穴,开始缓缓的往里挤。里面极其得紧窄,
比阴道还要紧窄,手指得插入都极其艰难,更别说大了不止一号的肉棒。

  秋子两手紧紧的抓着床单,敏感的菊穴不住的收缩,夹的林辰舒爽不已,但
也加大了他插入的难度。

  第一次是最难的,等会多插几次就不会那么紧了。

  足足半分钟,林辰才把将近一半的肉棒插进紧致后庭,剩下一半多完全没办
法进入,因为龟头已经顶到菊穴得拐口了,那相当于菊穴的尽头,除非鸡巴能歪
曲,否则没办法进入那里,当然,如果力量足够大,也可以插入,到那无疑会让
女方痛死,说不定造成肠道大出血也说不定。

  肉棒完整的插入,让秋子不自觉的收缩肠道,敏感的龟头被裹吸,林辰不住
的叹气。

  他没有急着抽插,而是伏到秋子光滑的背上,亲吻她细细的肌肤,以此来分
散她的注意力。

  果然没过多久,后庭对他的挤夹减轻了不少。他静静地看着身下近在咫尺的
女友的娇颜,她的五官精致立体宛如瓷娃娃,他真不知道自己何德何能拥有这样
的女友。

  他动情地在女友侧脸上淡淡一吻,秋子有所察觉,转过头来,轻轻笑着吻他
的嘴。

  两人互相用自己的两片唇瓣含吻对方,滋滋作响,过了片刻,林辰贴在秋子
耳边说,「要开始咯?」

  「嗯,轻点。」

  林辰停止与秋子的接吻,两手撑在床上,挺起上身,腹部绷紧,缓缓地在娇
嫩紧致的菊穴里抽插起来。

  此前已经射了好几次,现在肉棒十分耐磨,他可以在菊穴里插久一些。

  肉棒每一次插入,都会深深地顶到菊穴的尽头,里面紧致,娇嫩,摩擦肉棒
带来巨大的刺激,肉棒会剩一部分在外面,同时将菊穴周围的嫩肉统统挤到里面,
每次顶到头,都会听到身下女友发出一道「嗯」的呻吟,声音充满了舒爽和快美,
以及一种让人骨酥的媚意。

  菊穴插起来的滋味果然与蜜穴不同,两者不能具体地分出一个高下,重在各
有各的特色。

  每一次拔出,菊穴嫩肉都会紧紧裹吸着肉棒,像贪吃的小嘴不肯吐出,拔出
来后,原本被挤进去的菊穴门口的嫩肉又会牵扯出来,变得更通红,更娇艳。

  渐渐地,适应了肉棒的菊穴不再那么地紧缩,这让林辰的抽插顺畅起来。

  他蹲了起来,肉棒从上方插进娇嫩的菊穴,靠着两条小腿的一上一下,在娇
嫩的菊穴里不停地耸动着。

  「嗯,嗯,啊,啊……」

  每一次插入,他的整个重量都会通过肉棒传递到秋子身上,将她的身体压进
柔软的被褥里,同时她的口中会发出一道娇媚的呻吟,这如同一曲香艳的乐章,
缓缓地拉响。

  「秋子,你的后庭好嫩,插进去就不想拔出来了。」

  「嗯……啊……哈……啊……」女友只是发出无意义的呻吟,没有理会他,
也可能是已经爽得不想说话了。

  没过多久,林辰感到秋子也在挺腰动胯,主动迎合他的抽插,两人一起去追
求那更畅美的快感。

  等到秋子已经大抵适应他的尺寸后,他翻身躺下,抱住秋子再一个翻身,变
成了传统的男上女下位,只不过插入的地方从阴唇改成了后庭。

  林辰搂住秋子的蛮腰,吻住秋子的樱唇,挺动腰部,继续在菊穴中抽插起来。

  秋子只觉一根巨大的滚烫物什狠狠地撞进她敏感娇嫩的后庭,让她感到自己
犹如在灼烧,每一次顶到底,她都有一种不吐不快的感觉,待那扰人的物什拔出
去后,她却莫名感到一种空虚、不舍,渴求那东西能重新插进来,将她填满。

  这一场开苞之旅无疑十分地顺利,这也得益于女方的全力配合,肉棒在菊穴
中的抽插越来越顺利。

  忽然,两人同时发出「啊」的呻吟,只见原本龟头顶到菊穴尽头外面都还剩
一半多的阴茎,此刻已经全部不见,都插进了菊穴里。

  难道……

  是的,秋子菊穴的尽头,因为越来越放松,终是被强有力的阴茎,猛地一下
子贯穿,插进了里面。

  秋子高高地抬起鹅颈,胸前的两团丰盈软肉如雪莲般轻颤,她感觉自己仿佛
要被体内的物什给洞穿,撕裂,这一刻她什么都没法再思考,只有那滚烫物什插
进体内的灼热感受,她希望那家伙能来得更猛烈些,最好不要给她思考,让她完
完全全地迷失、沉沦。

  林辰也只是插着插着,一个不经意,竟是洞穿了秋子菊穴的尽头,来到了更
私密的深处,一整根肉棒都没入了秋子的后庭,这个意外之喜让他畅美莫名,他
遂愈发用力,在菊穴中狂猛地抽插,绷紧的胯部将雪白的丰臀撞得绯红发烫。

  终于,随着腰眼一酸,一股股滚烫的浓精,接踵而来,将那第一次被开苞的
娇嫩后庭,最深的里面,狠狠地灌满!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