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夏群芳谱】(17)

  • 【虞夏群芳谱】(17)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好色真人
2020.12.03首发sis001、混沌心海
字数:10105

  前注:忙着走剧情,所以大家见谅。

  第二最高就是太神位,可以长生不死,如今书中只有务成子到了这个境界,
毕竟这个人太传奇,是五帝的老师。当然在周末他又化名老子。具体参考是老子
八十一化。

  大荒十神其他九个都是神位,现在出场的巫咸也是。当然巫咸是小神位,是
十个当中最弱的一个。

  神位下面就是太仙位,十二国的岳(一种职务)便是这个境界,因为有这十
二人,五族遗民才只能偷偷摸摸。

  辅佐岳的牧和各族圣女就是仙位了,当然有些还是小仙位,小仙位就是多如
狗了,成千上万。

  毕竟这些人活的长,非自然死亡都是两三百岁,死得少,修炼的多,自然数
量越来越多了。

  治水的人,会慢慢聚集在大禹的身边,最多下一章就会解释。当然十二国其
实不愿意治水成功,在启见虞侯的时候,虞侯说过,他们可以借着大洪水不来朝
贡,当一方小霸王。

  第三启的感情,我喜欢缠师的一句词,无情皆竖子,有泪亦英雄。如果启真
是无情,就很难装作有德的样子,没有共情心的人,大恶倒是容易,但是大奸似
忠就难了。启也是凡人,也有七情六欲,只不过他理性胜过感性而已。

  启看着季宁,点点头说:「季宁大人说的有道理,的确伯益能参加治水的话,
崇伯真的如虎添翼了。」??季宁看着启,然后再次说:「阿牛兄弟,若是伯益
真的前来的话,你一定要伯益处理好关系,不能太过亲近,让崇伯产生不快,也
不能太过疏远,毕竟帝位这件事难说,可能是崇伯,也可能是伯益。」??启对
着四人深深的鞠躬说:「多谢四位高贤,小的明白了。」??启和季宁等四人一
直聊到傍晚才离去,启走出这里的时候,心中觉得十分轻松,他感觉自己的未来
似乎不在那么遥远了。??在天老城待了四天,启突然被心召见,启到了大殿,
看到心,心有些为难地说:「阿牛兄弟,三苗国的人听说崇伯在这里,于是派人
送来书信,准备送给崇伯。」

  「这件事小的也不知道如何处理,要不就让他们将信交给崇伯?」??心摇
头说不行,这持斋的时间,坚决不能见外人,一切饮食都是小心的放在门旁,让
崇伯自己拿。??启想了想,对着心说:「那么就和他们说明,让他们等一下。」

  「阿牛兄弟,这件事可难办了,他们已经说了,必须见到崇伯才行,看来真
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心说完,然后看着启说:「要不阿牛兄弟,你前去
和他们解释一下,你是崇伯的亲信,他们肯定会听你的。」??启看了看心,小
心地询问:「这样似乎不太好吧,我只是崇伯的一个下人,接见使者似乎不合礼
数。」

  「崇伯在持斋的时候,说过让你们处理一切事情,这是崇伯口谕,有什么不
合礼数的。」??启心想崇伯压根没有说过这话,不过心都这么说了,他只好答
应了。??心看了看启,对着启说:「他们现在在驿馆,我立马让人去请他们来,
阿牛兄弟,你记住,倒是看我的眼色行事。」??启说好,然后坐在心的旁边,
没有过多久,一群人来到大殿,其中有一个还是启的熟人。??舒窈仙子走在前
面,在她身边有一个容貌俊雅的年轻人。??这年轻人目光不时地看着舒窈仙子,
似乎对舒窈仙子有着情意。??舒窈仙子虽然脸上也带着笑容,不过目光冰冷,
显然对这个年轻人没有丝毫好感。??在两个人身后,就是一群穿着官服的使者。??
心看着舒窈仙子他们到来,站起身来行礼,然后询问说:「小臣心,见过舒窈仙
子和巫明大人。」??舒窈仙子点点头,坐在客位,巫明开口询问心身边的这人
是谁。

  「请容下官介绍,这是崇伯的亲信阿牛,如今崇伯持斋,一起事务都交给这
位阿牛大人。」??舒窈仙子听到这话,看了看启,微笑说:「原来是阿牛大人,
真是失敬失敬。」

  舒窈仙子特意在大人上面加重了读音,启恭敬的行礼说:「让仙子见笑了,
小的阿牛,见过诸位大人。」??巫明随便点点头,询问启:「听说崇伯正在持
斋,不知道是不是真有此事,我们在三苗国可是听说,崇伯在这里被鬼国修士给
杀害。」

  「事情并非如巫明大人你听到的那样,崇伯的确遇到过鬼国修士,不过幸好
天神相护,崇伯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启恭敬的解释,说完看了看在场众人。??
他心中明白,这些人既然知道鬼修的事情,那么这一次可是真的来者不善了。??
巫明摇摇头,对着启说:「这件事关乎崇伯性命,我等不能轻易相信,还请阁下
让崇伯出来一见,见到崇伯之后,一切传闻都不攻而破。」??启看了看心,心
苦笑着说:「巫明大人,不是我们不让你见崇伯,而是按照礼节,崇伯不能见你
们。要等到三个月满了之后才行。」

  「如今崇伯持斋多久了?」舒窈仙子随便开口询问,心连忙说:「已经六天
了。」??舒窈仙子一笑,然后说:「不过才六天,崇伯出来见了我们,安了天
下诸侯之心,再次持斋,也不算迟,两位说是吧?」??心听到这么询问,一时
间也不知道如何回答。

  「舒窈仙子,若是如此的话,你们何妨不等上三个月,等崇伯出来,岂不是
更好。」启也反问了一下。??巫明神情不悦地说:「我们就是担心有人使用缓
兵之计,我们等三个月的话,那些杀害崇伯的人早就逃得无影无踪了。你们还是
请崇伯出来一见比较好。」??启准备说什么的时候,心对着他使了一个眼色,
启就闭嘴了。??这样沉默了一会,巫明脸色更加难看的说:「你们倒是说话呀,
这请还是不请,总要说一声,这么一声不吭算什么呢?」??心再次开口说:
「巫明大人,这种事情我们也做不了主,这个还是要看崇伯的意思,这样吧,我
们在送饭的时候,给崇伯送去帛书,崇伯要是决定见你们,自然会出来,若是不
愿意的话,就闭门不出。两位大人,你们看如何?」

  「随便你们,都令大人,本仙子倒是想看看,你这缓兵之计是否能够拖延三
个月,这崇伯无论如何,都要出来见我们的,何必这样慢慢来呢?」??舒窈仙
子说完,看了看启说:「你既然是崇伯的亲信,那么本仙子要问你一些事,巫明,
你留在这里,和都令交谈。」??巫明听到这话,对着舒窈仙子说:「这个似乎
不太好吧,要不舒窈仙子你在这里,我问那小子如何?」??舒窈仙子脸色一下
变了,如同一块寒冰一样说:「你是不是觉得我要听你的话?」??巫明见到这
个情况,连说不敢,然后看着启说:「阿牛,不管你是如何来历,你等下可要小
心了。」

  「小的知道,小的知道。」??舒窈仙子站起身来,带着启离开大殿,到了
旁边的厢房,进入到厢房之后,舒窈仙子微笑的看着启说:「阿牛,你可真是厉
害,又是龙国六侯爷的下人,又是我的下人,又是素娥仙子的下人,现在又是崇
伯的亲信,本仙子今天可算长见识了,一个自诩忠诚的下人,能有这么多主人。」

  「小的就如同墙头上的野草,微不足道,那边风强,就倒向那边。」启恭敬
的说着,舒窈仙子听了之后,冷笑的说:「是吗?难道不是火族想要你干些什么
吗?」??启摇摇头说,自己跟着崇伯,不是火族的意思,而是素娥仙子的意思。??
舒窈仙子手中出现一把宝剑,她快速的拔出长剑,将剑架在启的脖子上,对着启
说:「我知道你这种人不可相信,告诉本仙子,你到底跟着崇伯为了什么?」

  「小的真是听从素娥仙子的话,这崇伯是大火国素娥仙子举荐的,素娥仙子
担心崇伯到时候不能治水成功,会连累大火公,于是小的在一旁看着,若是有什
么不对,要早些告诉素娥仙子,让大火公能够早日应对。」??听着启的话,舒
窈仙子手中的长剑收了回去,然后看着启说:「这个倒是实情,对了,本仙子要
你帮我做一件事。」

  「仙子请说,小的一定全力以赴,帮助仙子。」??舒窈仙子叹息一声说:
「我父母将我许配给了巫明,这人着实讨厌,本仙子要你杀了他,或者将他弄废
了,这个对于你来说不难吧。」??启听到这话,对着舒窈仙子说:「小的若是
去了,恐怕再难以见到仙子你了。」

  「是的,你不是说可以为我去死吗?那么现在就是一个机会。」??启看着
舒窈仙子冰冷无情的双眸,恭敬的说:「小的知道了,请仙子放心,小的一定办
到。」??舒窈仙子一笑,然后再次说:「你若是帮我办成这件事,还能活着回
来,我可以将我的婢女赏赐给你,她虽然不是什么美人,但是也算中人之姿。」??
启连说不敢,舒窈仙子看着他,然后自己离开这里。??过了一会儿,心走了进
来,对着启说:「阿牛兄弟,你那边怎么说的?」

  「一切从实说的,都令不用担心。」??心点点头,让启注意,这一群三苗
国的人擅长用蛊,启可要万分小心。??启点点头,交代心,希望心能够让人去
请竖亥、大章两人回来,自己不出名,说的话这些人不会听,但若是竖亥两人的
话,那分量就不同了。??心说好,见没有什么事情,就离开这里了。??启也
回到驿馆之中,坐在自己的房间,仔细想着,自己应该如何杀了巫明。??他知
道,自己要是不杀了巫明,舒窈仙子这个蛇蝎仙子就会找时机杀了自己。??不
过欢兜能够将自己的女儿许配给巫明,这巫明自然有本事,以自己现在的能力,
就算拼死也未必能够奈何。??启想到这个,心中叹了一口气,就算竖亥两人回
来,也未必会帮自己,就算愿意,以他们的能力,也不算什么得力帮手。??若
是能够调动城中军队的话,启倒是有完全的把握,可惜这个不太现实,心是绝对
不会答应的。

  「这是一个麻烦的难题。」??启喃喃说着,看着屋外逐渐西沉的夕阳,不
禁陷入了沉思。??第二天太阳出来的时候,启终于想到了一个法子,一个不太
好的法子。??他询问驿馆的人员,然后到了舒窈仙子的房间,他在门外恭敬的
说:「仙子,小的阿牛,有事求见,」??舒窈仙子打开门,看着他说:「你找
本仙子有什么事情?是不是那件事你办好了。」

  「还没有,小的需要一件东西,就是巫明大人的信物。」??舒窈仙子询问
他要这个东西干什么,启对着舒窈仙子说:「这件事仙子你以后就知道了,仙子
你可以放心,这件事对仙子你没有任何坏处。」??舒窈仙子脸上露出一个奇怪
的笑容,承诺这个到了今天晚上自己就可以办成。??启点点头,然后到了城主
府,见到正在处理公务的心。??启对着心说:「都令,小的昨夜苦思冥想,想
到一个法子。」??心听到这话,高兴的看着启,询问说:「什么法子,你说来
听听。」

  「是这样的,都令,你每天处理完公务之后,就找巫明大人去密室谈话,不
管谈什么都好,只要拖住巫明三个月就可以,至于舒窈仙子那边,我就和她说,
要等到巫明大人出来再谈。」??听到启这话,心沉思了一会,然后说:「这一
次两次还行,但是时间久了,想必巫明也不会以愿意前来谈话了。」

  「这一点,都令你可以和他谈一些真正关键的事情,比如三苗国和帝舜之间
的事情,我想巫明应该很愿意谈论这些。」??听到启这话,心脸色一变,然后
对着启说:「这件事,阿牛兄弟,可不好谈呀。」

  「就是因为不好谈,都令你才能多谈,要是简单的话题,都令你不就是几下
子谈好了吗?」??听到启这话,心想了想,点点头:「这个就只能试试了。」??
启也点点头,告辞之后在城主府里面转起圈子来,将城主府大体弄清楚之后,启
也就回到了驿馆。??在下午的时候,舒窈仙子就到了启的房间,拿出一个匕首
说:「这是巫明做法用的匕首,没有谁能够伪造,我想你想用就是这个吧,不过
要伪装巫明自杀可十分难办了。」??启说自己会小心的,一定不会让舒窈仙子
等太久的。

  「今天我们见到了城主了,这个城主果然说崇伯没有回信,还说自己有机密
的事情找巫明谈,不知道他这拖延之计能拖延多久。」??舒窈仙子随便抱怨着,
启连说自己也不清楚。??在舒窈仙子他们到的第五天,竖亥和大章也已经回来
了,启看着两人回来,不由松了一口气。??大章进入驿馆见到启就询问说:
「阿牛兄弟,你这么急急忙忙的招我们回来所谓何事?」

  「两位还请到我房间相谈吧。」启对着两人恭敬的说着,竖亥点点头,带着
大章一起回到房间。??将门窗关好之后,启对着他们说:「是这样的,三苗国
有使者到这里,非要见到崇伯。」??大章听到这话,脸色一变,小声的说:
「他们这到底是什么居心?」

  「小的心想,他们不知道崇伯为什么持斋,但是他们要来打扰,这都快半个
月了,若是经过他们这一打扰,崇伯又要多花半个月来持斋了。」??启解释说
完,竖亥沉默了一会,询问说:「那么对方是什么人呢?」

  「是舒窈仙子和一个叫巫明的巫师,舒窈仙子那边倒是没有什么,主要是巫
明这个巫师。」??两人听了之后,询问启现在应该怎么办呢?

  「我们明天也进入到城主府,和那个巫明当面说清楚。不过我想崇伯也不想
和这些人撕破脸皮,我们不如在晚宴的时候谈这件事,这样到时候谈僵了也有缓
和的余地,你们说是不是呢?」??竖亥两人点点头,启告诉竖亥他们,自己明
天先去城主府,和城主说这件事。??三人又商量了一番,就各自回到自己的房
间休息了。??第二天早上,启的确是去了城主府,不过他没有去见心,而是到
了后院之中,里面一个仆人看着他说:「你来了呀。」??启拿出五个贝钱说:
「这件事不要说出去,对你对我都没有好处,你说是吧。」??仆人点点头,看
着手中的贝钱说:「你可要小心,千万不要露出声响,让别人发现。」

  「你放心,我也是好奇,都令整天和巫明谈些什么。」??启说完,转身进
入到房间之中。??这个房间他这三天都进来,早就知道什么地方可以藏人了。??
在主位后面,有一块屏风,就算藏四五个人在里面都没问题。??启藏好之后,
就静静的等着,等到城主的到来。??这一直到了中午,心才姗姗来迟,对着外
面的仆人说:「去请巫明大人来这里一下。」??心推开门,坐下之后,启才小
声的说:「都令,我是阿牛。」??心听到人的声音,站立起来,手中握着一把
剑。??他听到后面,神情一松,对着启说:「你来这里干什么?」??启走了
出来,对着心行礼说:「其实我来这里,是想为大人办一件事。」??启看了看
四周,小声说:「隔墙有耳,请大人附耳过来。」??心好奇地点点头,将头伸
了过去。??启看到这个情况,身体微微前倾,然后在心的耳边说:「请大人今
天就和巫明大人说……」??心好奇询问准备说什么的时候,启一把捂住心的嘴
巴,手中的匕首快速割断了心的喉咙。??等到心彻底不动了,启才松开手,将
心的样子摆成午睡的样子,然后将匕首放在一旁,从窗子里面逃了出去。??他
离开后院,悠闲的离开城主府,然后到了驿馆里面。??在启进入驿馆的时候,
巫明正在和舒窈仙子谈话,舒窈仙子看着启回来,对着巫明说:「好了,你还是
前去见那个城主吧。免得到时候,这个都令觉得我们三苗国不知礼数。」??巫
明点点头,启也找到了竖亥和大章,对着他们说:「城主已经答应了,我们现在
就去城主府里吧。」??两人点点头,三人到了城主府的时候,就听到慌乱的声
音。

  「城主被人刺杀了,城主被人刺杀了。」??启听到这话,看了看竖亥和大
章,然后对着一旁的仆人说:「城主现在在哪里?快带我们前去。」??那个仆
人连忙带路,三人到了后院的时候,后院已经被铜甲卫士给包围了,巫明脸上带
着怒气说:「我没有杀你们城主,你们若是在不识趣的离开,那么就别怪我不客
气了。」??启看到这个情况,开口说:「这是怎么回事,城主怎么会死呢?巫
明大人,现在这个情况,小的建议你暂且委屈一下,等到事情弄清楚了,自然会
放你离开。」

  「放肆,我是巫咸的儿子,怎么会受辱,让你们绑到监狱里面,你们听好了,
若是再不离开,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听到巫明这么放肆,铜甲卫士统领冷
笑说:「真是好大的威风,巫明大人,我劝你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否则别怪我们
不客气了。」??巫明听到这话,没有回到,手中的匕首绿光一闪,那统领就惨
叫一声,一只耳朵被消去了。

  「长了耳朵却听不懂我的话,还不如不长。」巫明倨傲的说着,然后再次说:
「你们要是敢动我一根毫毛,我父巫咸会让你们通通都死无葬身之地。」??四
周的铜甲卫士一下子犹豫了,而这时候,启摇头说:「巫明大人,若是他们放走
你,国公那边追问起来,他们怎么办?你还不如留下来,等待事情了解清楚。」??
丢了一个耳朵的统领也开口说:「兄弟们,这人如此残暴,城主一定是他杀的,
大家给我拿下他。」??铜甲卫士一齐进攻起来,他们留手,而巫明手中的匕首
却不留手,不一会儿,一个铜甲卫士就倒地不起了。??看到这个情况,启连忙
说:「巫明大人住手,你再杀下去,这里的铜甲卫士岂不是要全部死在你手里。」

  「哼,他们全部死了又算的上什么,不过是一群下人而已。」巫明得意的说
着,然后再次将一个人杀害。

  启看着竖亥和大章,对着他们说:「有劳两位,可不能让巫明把他们都杀了。」??
竖亥和大章两人点点头,他们一下场,巫明就没有那么轻松了。??缠斗了接近
十息的功夫,一把长枪刺中了巫明,巫明顿时大怒,反手一道气刃断了这个卫士
的手。??巫明毒辣让这些卫士心中大怒,出手也不顾忌。他们每次伤到巫明,
巫明就会大叫:「你们都给我死。」??每说一次,这些卫士就越气,终于,一
把长剑斩断了巫明的右手,一把长枪刺破了巫明的右膝盖,最后一剑刺中了巫明
的心。??在巫明死的时候,卫士这才醒悟过来,大家茫然看着这种情况。??
就算是竖亥和大章也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果,他们没有想到这些卫士真的敢杀巫
明。

  「诸位,如今巫明大人已经死了,我们应该禀告国公大人,让国公大人裁断。
我相信,国公一定会秉公处理,这件事错的在巫明,而非我们。」??启安慰这
些铜甲卫士,这时候得到消息的百卿也到了城主府,看到眼前这个情况,都不知
道应该怎么办才好。??启也不在说话,就站在那里默默地等待着,反正自己也
没有出手,巫明的死和自己没有丝毫关系。??不一会儿,舒窈仙子也到了城主
府,看到倒在地上的巫明,还有附近受伤的铜甲卫士,询问说:「这到底是怎么
回事?」??一个铜甲卫士开口说:「启禀仙子,巫明杀了我们城主,我们准备
询问他的时候,他却出言不逊,反而伤了我们统领,我们也是为了自保才出手的。」??
舒窈仙子听到这话,看了看巫明的尸体,对着他们说:「这件事若真是他的错,
那么我们三苗国自然不会包庇他,只不过若是错在你们的话,那么我们三苗国一
定会为巫明讨回一个公道。」一个铜甲卫士听到这话,指着启他们说:「这三位
大人亲眼目睹。」??竖亥也开口说:「舒窈仙子,的确是贵国巫明大人先出手,
这件事我们亲眼目睹的,可以作证。」

  「阿牛,本仙子知道你忠厚老实,这件事本仙子要亲自问你。」??舒窈仙
子带着启到了一旁房间里面,舒窈仙子坐在那里,看着启说:「这件事到底是怎
么回事呢?」

  「启禀仙子,是巫明大人杀了城主,至于为什么杀,小的不知道。」??舒
窈仙子笑着看着他,然后询问说:「这杀人总要有理由,巫明怎么会无缘无故的
杀了这天老城的城主呢?」

  「或许是因为仙子的事情,或者是因为崇伯的事情,也或许是因为帝舜的事
情。」??舒窈仙子听到启这么说,嘴角露出一丝轻蔑的笑容说:「这么说来,
你也是不知道了?到时候要是巫咸大人调查起来,总会查到什么,你可是不知道,
巫咸可是会招魂术的。他到时候找来城主的魂魄,就知道凶手是谁了?」

  「是吗?那么可真的太好了,到时候真相大白了,这些铜甲卫士就不会被冤
枉了吗?」??启恭敬地说着,听到启这话,舒窈仙子走在他的身边,在他耳边
轻轻地说:「本仙子也学过巫术,可以让城主魂魄说出杀他的人是谁?」

  「那么还请舒窈仙子做法。」

  「今晚上,你到本仙子的房间来。」??启恭敬地说着是,然后舒窈仙子告
诉启:「去叫竖亥进来,我可要好好询问你们是否有说假。」??启点头离开,
叫竖亥进去。??这样折腾到晚上,舒窈仙子询问了几十个人,然后对着他们说:
「这件事本仙子也了解得差不多了,还是将两人入殓吧,这样放着也不是办法。」??
接下来,舒窈仙子告辞离开这里,启也和竖亥他们离开这里。??回到房间之后,
启等到隔壁熄灯之后,才离开自己的房间,前往到是舒窈仙子的房间。??进入
房间,见到舒窈仙子盘腿坐在榻上,双手结印,口中念念有词。

  舒窈仙子现在的打扮是巫女的打扮,衣服是薄衣,启可以借着蜡烛的光芒,
清楚的看到舒窈仙子那高耸的乳房,两腿之间的芳草。

  这一番打扮的舒窈仙子有一种奇特的诱惑力,那不断念咒的红唇,似乎是在
邀请他人前去品尝一样。

  启自然不敢前进,如今的他现在还要让舒窈仙子将自己这个麻烦解决了。??
舒窈仙子前面的案几上有一个水盆,里面装满了清澈的水。??舒窈仙子他也没
有理会他进来,念了一会儿咒语,然后走下来,在水中画了一个符咒。??这水
不断旋转起来,启突然感觉到背后一寒,然后屋里蜡烛一下子就熄灭了。??启
看到一个鬼魂从水盆之中钻了出来,仔细一看,就是这个天老城的城主心。

  「心,告诉我,是谁杀了你?」舒窈仙子冷漠的询问着,心迷茫的说:「是
阿牛杀了我了。」??舒窈仙子听到这话,手中出现了一点绿色的火光,然后对
着心说:「不,是巫明杀了你。」??听到这话,心摇头说:「是阿牛杀了我,
他想要诬陷巫明大人。」??心说完这话,他身边也出现了这个绿色火光,他惨
叫起来,启听到这个惨叫声,担心的看着四周。??舒窈仙子冷哼一声说:「不
用担心,他的声音只有我二人能听到,你怕什么。」??启看着心受到折磨的样
子,无奈地叹息一声,坐在地上说:「大人呀大人呀,我又何尝想杀你,你这么
聪明,何尝不知道这是谁的主意呢?」

  「仙子,仙子,我知道了,是巫明大人杀了我,是巫明大人杀了我。」心神
情扭曲的看着舒窈仙子,大声开口求饶说着。??听到这话,舒窈仙子手中的火
焰消失了,然后对着心说:「既然这样,那么你就离去吧。」??心消失之后,
启看着舒窈仙子说:「仙子,你真的相信他的话吗?」

  「你知道什么,鬼魂和人不同,他只要这一次承认了,下一次再招他前来,
他也只记得是巫明杀了他了。」舒窈仙子说完,冷漠的说:「你这件事倒是办得
不错,等本仙子回到三苗国之后,会让丫鬟过来侍奉你的。」??启连说不敢,
不敢,自己能为舒窈仙子办事是自己的荣幸,自己还要感谢舒窈仙子能帮助自己
圆谎。

  「真是奇怪了,白送你一个娘子,你都不要,你这人莫非是?」舒窈仙子想
到自己听宫女说的一件事,准备说出来,但是觉得说出来不雅,于是就放弃了。??
启也没有说什么,舒窈仙子看着启,再次说:「我已经派人去传信了,大概三四
天之内,巫咸会知道这件事,他要来这里,也最多两天时间。」

  「巫咸大人会亲自来这里吗?」

  「是的,还会询问你,你和本仙子走得太近了,他不怀疑你都难。」??启
听到这个消息,眉头一皱,然后恭敬地说:「无妨,小的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
鬼叫门。」

  「是吗?本仙子还准备帮你以下的,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么就由你去吧。」??
启连忙磕头说:「小的还请仙子可怜小的,救救小的吧。」??舒窈仙子一笑,
然后说:「我就担心那老头子会对你使用搜魂之法,那么这段时间,你要闭目存
思,告诉自己,这心是巫明杀的,和你无关。」??启恭敬说是,舒窈仙子挥挥
手,然后说:「你走吧,以后不准再进入本仙子房间半步。」

  「小的知道了,小的会记在心里的。」??启离开这里,回到自己的房间,
按照舒窈仙子说的话照做了。??不过出乎他们意料的是,在巫明死的第三天,
巫咸就到了天老城。??巫咸出现在灵堂的时候,正在参加丧礼众人都吃了一惊。??
启看着巫咸身穿一身巫服,手中拿着一根不知道什么做成的木棒,眼中带泪走了
进灵堂。??舒窈仙子迎了上去,恭敬的行礼说:「徒儿见过师尊大人,未曾远
迎,还请师尊见谅。」

  「你告诉老夫,你未婚夫到底是怎么死的?」巫咸冷冰冰的说着,似乎像是
如同下人说话一样。??舒窈仙子眼中闪过一丝怨恨,但是很快就恭敬的说:
「巫明杀了这里的都令心,和前来的铜甲卫士起了冲突,然后就不幸身亡了。」

  「是吗?为什么巫明和我说的一样,他说自己没有杀这个都令,而是铜甲卫
士先无礼的。」??舒窈仙子听到这话,无奈的说:「具体的徒儿也不知道,徒
儿得到消息的时候,巫明已经死了。」??巫咸冷漠的说:「将这些铜甲卫士都
叫出来,老夫要亲自询问他们。」??听到这话,失去一只耳朵的统领站出来,
对着巫咸说:「大巫师,我就是铜甲卫士的统领,我等兄弟例行公事,让令公子
留下来,准备查清真相。没有想到令公子反而出言不逊,更是出手伤人,本人的
这一只耳朵都是被令公子给削去的,我还有四五个兄弟死在他手里。」??统领
说到这里,大声的说:「就算令公子没有杀城主,就后来杀了那么多人,也难逃
公道。」??巫咸听到这话,冷哼一声,望着统领,统领身体晃了晃,然后倒在
地上。??看到这个情况,启心中不由一惊,这统领也是至人位的高手,竟然被
这么看了一眼,就倒在地上。

  「这人说的的确是实情,不过老夫的儿子并没有杀你们城主,你们这些卫士
的命怎么能够和我儿子命相比,等老夫查明真相,若不是我儿子杀的,你们这些
卫士都要下去给明儿陪葬。」??巫咸说着,走到了心的棺木旁边,开始念念有
词的施展巫术。??巫咸一边念着咒语,一边用自己木棒敲着地,到了后面,巫
咸一棍打在棺木上,只听到哐当一声,棺盖被打开,原本死去的心坐起身来。??
巫咸冷冰冰地说:「你可记得你是谁?」

  「我是心,是天老城的都令。」

  「你可曾记得是谁杀了你?」

  「是巫明,是巫明杀了我。」??听到这话,巫咸脸色一变,不可置信地询
问说:「到底是谁杀了你。」

  「是巫明。」??听到这个答案,巫咸脸色怒气大盛,一棒打在心的身上说:
「好一个孤魂野鬼,竟敢来骗老夫。」??心也没有出声,身体再一次倒下了。??
巫咸准备再次做法的时候,一旁一个上卿冷笑说:「大巫师,你这是何苦做法呢?
反正说巫明杀了我们城主的就是孤魂野鬼。」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