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记忆】(K记翻译)

  • 【百年记忆】(K记翻译)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Mead
20年12月10日发布于第一会所
译者:Kudo123
字数:9813

  原文地址: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8391952

  以下是正文:

  1884年,位于南半球,赤道附近某处的A共和国建立了。

  A国政府为了详细了解自己国土上的一切,专门建立了学术省地理研究机关。
此机关的调查重点,就是调研分散在国家腹地各处的原住民部落。

  以下是报告:

  A国OO州东南部OO河流域居住的少数民族『拉古』部落,以此作为样本
进行研究,以下内容是由队员们的研究手记中摘录。

  【第一次拉古部落研究队·研究员日志】

  8月13日-晴-

  我们今天下午两点左右终于抵达了目的地。这次见面,在第一印象上是成功
的,我们的翻译很简单的和对方部落说上了话,我们被允许在村子的一个角落扎
营。来迎接我们的人自族长之下大概有五十来个,根据翻译的表述说,他们是所
谓的『天体族』,就是说他们崇拜自然,并没有赤身裸体所带来的羞耻感。据我
们的观察,他们也确实都没有穿衣服。

  这里五岁到十三岁的幼年比较多,我们并没有看到有女性出没。但是根据我
们看到的五十人来推断,他们这里至少应该会有二十个左右的女人才对。

  他们居住的地方是依靠树木修建的。在外表看来隐蔽性非常好,这也可能是
他们长久以来没有受到外界打扰的原因吧。

  调查队决定在这里进行大概两周时间的实地考察。这一点得到了族长的应允。
但是我们的夜间调查却受到了阻力,不过我们还是得到了同意,毕竟原始部落的
集会和宗教仪式不是那么好遇到的,而且我们也很好奇,女性在这个部落的地位。

  傍晚的欢迎宴会开始了,我们面前被摆满了猎来的肉食、采来的野菜和野果。

  宴会之后,我们开会决定派出个人深入部落中,去实际体验部落生活。我们
选中的是来自E国的一名科研人员,她主攻植物学,同时还是一名语言专家,她
叫『亚卡·卡杜米』以下简称为『Y』。她优秀的语言能力是她被选中的前提条
件,她旺盛的求知欲和坚定的意志也是我们在研究中必须的品质。但是我们对天
体族一无所知,这个任务的困难程度不言而喻,希望她能平安归来。

  第二天,Y就带上了充足的防虫防晒药品前去了,同时我们调查队的医疗小
组还会随时去帮助她,这下她的『冒险』应该就安全多了。

  8月14日-晴-

  正式的调查就从今天开始了。

  正午之时,Y把自己脱得清洁溜溜,独自步行去了村子中心处的小广场。一
路上尽是部落少年们的欢声笑语,他们好像对白色的身体很是好奇。

  族长带人欢迎了Y的到来,村子里的少年们也唱起了奇异的短歌,那首歌就
好像是夏日的蛙鸣,又好像蝉响、虫鸣……一时间密林深处已变得热闹非凡。最
后族长下了结论「虽然皮肤有点太白了,不过身体发育得很结实,骨架也很好,
这样就没问题了……」

  之前说过了拉古族人都是天体状态,他们不仅不穿衣服,甚至连遮羞布都没
有,更谈不上什么兽皮、鸟羽、树叶了。在他们的文化里,他们认为遮蔽身体就
是在遮蔽身体上的缺陷,挡胳膊,胳膊有问题;挡生殖器,生殖器有问题……当
然,在和周围部落的交流中,他们渐渐放弃了对衣服的歧视心理,但是他们自己
还仍旧保持着全裸的生活态度,毫无羞耻感。就像发达国家的那些裸体主义者一
样,平时生活是不会有什么生理反应的。但是,当Y走来的时候,可能是被外来
者白花花的肉体刺激到了,少年们一个个都变得一柱擎天,当然,就算是一柱擎
天,他们也没有丝毫羞耻的感觉。Y虽然感觉有些害羞,但是她仍然决定坚持到
底。显然,Y把这一切,看做是原始部落对自己这个来自文明社会的『异邦人』
的第一道考验。

【百年记忆】(K记翻译)

  8月21日-阴-

  前一天听了Y的汇报,我们得到了一个喜感的结果——短短的几天内,一共
有四十多人向Y求婚,但是貌似她的白色皮肤是所谓的减分项。就连族长也一边
说着「长得太白了」一边向她求了婚。看来我们的Y一个人就迷倒了整个部落啊
~ 当然,我们对他们的婚俗是很感兴趣的……(笑)

  Y的皮肤在长时间的暴晒下,微微变成了健康的小麦色。当然她的肤色变深
之后,找她求婚的人变得更多了……

  对了,昨天的汇报中,Y去找了医疗班,听说是因为她长时间不穿衣服,阴
蒂被虫子咬了一口,结果肿了起来,但是别的部分还是非常健康的,可喜可贺可
喜可贺。

  这里需要说一下,这个部落的人都用纹身来证明自己是否成熟。说起来这个
部落里面越来越多的人看到Y会勃起。而且在他们举行成人礼之后,找Y告白、
求婚的人一下子就激增了。说句不太合适的话,其实这个状态对于我们这个调查
队来说,还是很有利的。

  另一方面,我们也收获了一个惊人的情报——这个拉古部落竟然只有男人
(怪不得Y这么受欢迎……),但是我们还是不太清楚他们的繁衍方法,我们初
步推测他们是和外族通婚的纯父系氏族。

【百年记忆】(K记翻译)

  8月28日-阵雨-

  今天是我们原定返程的日子,但是我们的调查却出现了意外。

  24日时,我们才发现,Y的外生殖器变得过度肥大了!我们想尽办法想去
就治她的病情,但是却毫无办法。我们只好留在这里,调查这里的植物,希望在
这里找到能够治疗她的草药。

  我们了解到这个部落确实是外部求婚的。他们会采用比较猥琐的形式进行求
婚,甚至还会野合,也不存在一夫一妻制。

  所以我们终于发现,Y就对我们隐瞒她已经接受了求婚,同时她也成为了所
谓的『公妻』,类似于部落公用妻子的存在。

  根据我们的了解,事实上,拉古族并不会求婚,之前我们以为是求婚的行为
其实是交配信号。拉古族会在得到女性之后,给女性的生殖器外部涂抹一种胡椒
科植物和不知名植物的混合汁液,这样会极大地刺激女性的身体使她产生一种性
冲动。而这种行为是有副作用的,副作用就是会刺激女性生殖器的肥大、增长,
并产生一种类似阴囊的器官,被害者在长出「阳具」之后,部落就会举行一次仪
式,仪式过后被害者便会被接纳,成为部落的一员,并自动获得「生育担当者」
这个职位,从而进行繁衍。这些信息都是我们从附近的几个部落中总结得到的,
由于语言问题,我们并未能得到更多的资料,我们还需要进一步研究,才能做出
结论。

  我们团队的精神医生仔细盘问了Y。可是她只会说「我不想走」「我要留在
拉古」……这类话。我们打算强行带走Y,可是她却说着当地的土语,强硬的拒
绝了我们……

【百年记忆】(K记翻译)

  9月1日-雨-

  调查结束,我们的食品和很多必需品都已经不多了,所以8月30日,我们
果断出发。我们决定在日后组成第二次调查队,过来交涉Y的事情,想办法解除
她的婚姻,当然我们很确定Y在部落确实生活无忧。

  但是我们还是很担心Y,毕竟她的婚姻问题太有问题了。

  拉古的族长却告诉我们这种关系很正常,我们毕竟是客场,没办法直接反对
他们的传统。

  在我们出发前,我们看见少年们和Y一起在村子的广场上。Y不断说着我们
听不懂的语言,脸上挂着下贱的笑容。

  她因为暴晒,头发已经开始脱色了。她正在和那些挺着硬邦邦的黑鸡巴的少
年们嬉闹着。我们的那个白色皮肤、年轻聪明的研究员同仁已经不见了。现在的
Y就好像真的成为了这些天体族的一员一样,她就好像是嬉闹在森林中的淫乱妖
怪一样。

【百年记忆】(K记翻译)

  第一次调查队向E国国家科学省、A国国家学术省提交了报告资料。

  但是报告被认为是荒唐无稽的。所以第二次调查预算被取消了。而关于Y的
事情,也被国家认定为「为了掩盖调查人员死亡」而「捏造」的「虚假报告」。
从此,这次研究就没了下文。

  多年之后,这些调查人员的私人手记开始流传开来。带来的结果也只是不断
地人权运动。

  终于,由E国政府组织的特别搜查队建立了!

  以下就是,作为搜查Y事件,结成的特别搜查队,队员做出的记录。

  本次搜查之后数年,由某出版社再度整理出版的《蒙昧部落的土著风俗与人
文悲剧》,摘录如下:

  【拉古族特别调查队·队员私人记录】

  迎接调查队的是上次报告中记述的那些全裸的少年们,而站在他们前面的是
一个全身黑得发红的人,这位的身体看起来营养状况非常不错,而且身体上均匀
地涂抹着植物油脂类的东西,鼻子上和裸露的生殖器上还挂着金属的环状装饰品,
身上刺着本部落特有的纹饰,褪色的头发用植物的特制浆液涂抹均匀,显现出了
一种墨绿样的色泽,吸收着光芒,毫不反光,其身上的纹饰比少年们上纹饰要复
杂,华丽许多。

  现在我们的调查就正式开始了。

  我们就把这个红铜色肤色的人暂时代称为X好了。

  X是这里最为富裕的人,也是相当于这里的族长一样。根据我们的专业人士
推测X应该是类似部落中的大祭司一类的人物,反正我们只需要明白X是我们的
主要合作、谈判对象,就可以了。

  这里必须说明的是X是一个同时拥有雄性和雌性两种特征的人,身材比例极
其夸张,生殖器极度发达,很符合原始宗教的生殖崇拜特点。

  可是在后来的调查中,我们之前的假说很快就被戳爆了。X每天中午都会在
部落的中央广场中和少年们谈笑风生,就算少年们勃起了,X也不会生气,甚至
还是鼓励少年们………………然后就从反映,直接发展成了部落级别的滥交。

  信息量太大,我们的队员们都没法接受了。经历了这些,我们从新推测,X
并不一定就是部落中的最富有者,而应该是村子里唯一的性工作者,身上的装饰
品和纹身听该是作为馈赠而被添加的东西,种种……

  「这个村子里仅有一个同时拥有两性生殖特征的人,就是——X,说不定X
就是当年的Y,毕竟特征类似~ 」这类观点在我们队员中开始流传开来。但是这
毕竟是一句玩笑话。自上次调查已经过去好些年了,即使Y还活着,她的年龄应
该也和现在的X相差巨大(毕竟X的齿龄看起来应该只有三十岁上下)。

  另外就是X的语言已经不是当年调查队记载的语言格式了,她的语言结构很
大程度上借鉴了E国的语言体系。我们又提出了X是Y的后嗣的假说,但是因为
我们暂时无法大范围破译当地语言,所以这个假说也被暂时搁置了。

  之后我们的一个研究员提出「如果是当年的Y在部落中获得了红色纹身、染
发等特权,那么这种特权和特权带来的饰品由她的后嗣继承也是非常理所当然的。」
这么想起来,真的是很令人伤感的假说,世世代代做部落的女人吗?说起来这个
假说还是很能让人接受的了。

  如果事实真的如此……那我们这次调查,就应该这样草草结束了。不过我们
还是要继续当年的任务,继续调查当地的文化、习俗和习惯。但是我们吸取了上
次调查队的教训,加快了调查速度,防止物资过于紧张。

  通过调查,我们发现,此地的部落和当初几乎毫无变化,无论是人口还是生
活水平,就连这里的植被覆盖也无甚变化,而且我们还为神秘的X进行了身体数
据记录。

  但是作为这次调查的重点——Y的下落仍旧不明。这个结果让我们搜查队和
政府在舆论上饱受来自社会各界的批判。而且因此为由,政府还爆发了一批政治
丑闻,我们的继续搜查也成为了奢望,预算完全漂没,而真相大白之日却仍旧遥
遥无期……

  后来,作为执笔人的我,实在放不下好奇,所以我去调查了当年的调查队。
最终我如愿找到了当年调查队中任职的队员A。

  我出示了之前拍摄的X的照片。

  「这些装饰,在当初是根本不存在的!穿刺、染发这些风俗在那里根本就不
存在。即是如此,又怎么可能会出现在结婚礼物中呢?而且,我完全看不出X有
在哪里和Y有相似之处,无论是体型还是肤色还是姿态,她们两个都完全不同。」

  之后A给出了他的个人见解。

  「X和Y根本不可能是血缘关系!单是从风俗上,就能确定,这应该是一个
从另一个部落嫁去拉古的女人。」

  之后我又出示了我们拍摄的当地少年们的照片。

  「他们的特征倒是没什么变化,不过我记得他们的眼睛应该都是绿色的才对
啊!怎么……你们照片里的这些少年,眼睛都是红色的?」

  之后,我们谈了好一会儿,最后我在离开前突然想起来了X说的那句古怪的
词语,我就顺嘴问了A一下,A反复念叨了几遍,突然就变了脸!

  「那是……」

  「Y……」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

  「真正的妖怪……」

  「结婚……」

  A突然就大喊大叫了起来,医生赶紧冲了进来,给A注射了安定。之后因为
刺激老人精神的事情,使我被医生一顿好骂,我自己也为自己的轻率而感到羞耻。

  但是,那句话一定是有什么含义,才会使A变得那么激动的对吧。X好像对
每个人都会说着那句古怪的话语。我们本来以为那句话是问候的意思,但是在我
去翻了故纸堆之后,才明白根本不是那回事……可是为什么又……这么多年了,
少年们的妻子到底经历了什么呢?

  当时的Y是如此,X也同样如此……

  我记得当时A是怎么说的「X和Y完全不一样,不可能有血缘关系」

  但是之后A又为什么透露出了X就是Y的意思呢?、过了几天,我本来打算
访问A,可是等我到了疗养院之后才知道,这位当年的老队员,竟然突发旧疾,
已在几天前去世了。

  根据调查队日志记载,当时他们根据周围的部落,已经基本破译了当地的语
言体系,但是问及这句话,各个部落却都表示不明白,或许当年的翻译已经明白
了这句话的含义,而她却无法用自己明白的语言详细解释吧。

  我本想联系当年的翻译K,了解一下当年那个部落的语言体系,但是在我深
入调查之后,却发现K竟然也在当年的探险中失踪,成为了不归人。

  我不禁长叹,可能关于Y的谜团,在我有生之年再也无法了解了……

【百年记忆】(K记翻译)

  【1984年9月4日·某周刊·社会版面特辑记事】

  《密林深处的维纳斯——现已受孕回国》

  去年年末的V·P所组建的探险队,已经被在A国密林地带发现,其中一名
成员被发现现已怀孕,于上月三十日被A国遣送。

  其后其被在E国巡展,因其紫铜色的丰满肉体和阴茎一样的阴蒂,而被称为
「密林归来的维纳斯」,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关注。

  在当地时间二十四日开始在某市开始展览,一时间观众云集。

  在当地时间二十八日,其被发现已经怀孕。

  事发当时,她突然喷出了母乳,大量观众亲眼目击,一时间会场内骚动纷纷。

  专家称:不只是怀孕初期会分泌母乳,分娩后同样也会分泌母乳,这很正常,
也很合理,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云云。

  由于众说纷纭,为了防止其生产环境变化,而不利于生产,其被紧急遣送回
国。

  但又有学者认为此举是践踏人权,这一点从最近A国政府外务省被集会示威,
也可以看出群众对此的看法。

  V·P宣称:「……她是自愿申请去那里长期工作的,她自己并不觉得自己
不穿衣服有什么不对的,而且在观众面前她也落落大方,我们从来没有强迫过她
……她去的那个部落,本身就有赤裸的习俗,性也是那里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她
本人的性格非常开朗,也很配合我们的工作,并没有对我们的展览有什么异议
……」

  我们并不能从V·P的话语中得到什么有用的内容,我们也不知道这张绅士
的面孔下,到底是天使还是恶魔。我们进一步采访了V·P。

  「其实一开始我也吓了一跳啊!虽然黑皮的野人我也看到过不少,但是像她
这种,皮肤如此黑红靓丽的,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呢!还有她那仿佛两性合体般
的身体,还有身上粉红色的纹身……我仿佛看见了来自密林深处的妖怪一样…
…之后,我们和他们就进行了最简单的互通有无,然后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反
正就她就被嫁去了部落……现在我们展览的时候,我么都是用蜜蜡把她自己的性
器封堵上了的,这样就算不得完全裸露了吧~ 」

  关于怀孕的问题,V·P先生是这样回答的。

  「如果她的怀孕时间和我们这些文明人相同的话,我猜应该是在E国的时候
怀孕的可能性比较高,虽然我们在部落里测试过她有没有怀孕,但是当时我们并
没有检查到她有这种迹象。说实话,那里的小孩子都长得一个样,根本分不出爹
是谁……说起来她在那里还挺受欢迎的……我也问过,她的孩子是哪个,可是她
却告诉我那小一百个都是她的孩子,哈哈,这怎么可能嘛……」

  本报今后也会对此事进行跟踪报道。

  她回国后,A国认为,很有有可能是部落的一些不人道行为仍然在发挥作用,
A国保健省正在进行进一步的调查。

【百年记忆】(K记翻译)

  【1984年10月16日·某周刊·国际版面·摘抄】

  《密林深处的维纳斯——部落男婴降生》(A国特派记者)

  前几个月的追踪终于有了结果,在本月8日,终于产下了一名男婴,以下是
报导内容。

  A国保健省宣布「母子平安」。但是E国医疗人员却提出了怀疑。

  「据我们的诊断,她应该那时应该是处于怀孕初期,但是时间仅仅过去两个
月,她怎么可能就直接分娩了呢?我们很怀疑这里面有问题……」

  V·P先生在得知事情之后也做出了响应。

  「我个人相信政府的消息,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会这么快,但是相信政府一定
会在后续研究中破译出这些问题……」

  同时A国却已严格把控了此事消息,并对这一切进行了冷处理,除了宣布
「母子平安」以外,再无反应。

  据称A国已经对内陆探险失去兴趣,为了防止游人误闯原始部落聚集地,现
已派出军队,封锁该区域。

  本期报导到此为止,如果事态有进一步发展,本报将会及时进行追踪报道。

【百年记忆】(K记翻译)

【百年记忆】(K记翻译)

  译者续写如下:

  【2014年2月29日·某探险家论坛·自传版面·摘抄】

  我自小就是个热爱冒险的人,身为A国人,自然是听过自家国家短暂建国史
上的各类未解之谜,传说中的天体族就是最让我感兴趣的未解之谜之一。

  传说中我们的国家中有一个谜一样的天体族,他们全都是男性,繁衍速度极
快,寿命短暂,我们A国的部队大部分都是由他们组成的……

  而在密林的深处,还有他们悠远的起源,为了探求真相,我和我志同道合的
朋友们以此为课题,展开了一场越过国家军事禁区的冒险。

  我们是晚上出发的,同行的一共十五个人,第一天在穿越禁区的时候被捉住
了三个,当然,我们事先都串好了口供,被捉住的人是不会背叛团队的,而逃走
的人则要负责把被捉住的人营救回去。

  经过一夜的高强度奔逃,我们终于在第二天中午的时候得到了喘息的机会。
毕竟热带雨林里树木高大,我们得以找了几棵隐蔽性好的大树,上树休息了几个
小时。

  从树上下来之后,我们吃了点冷食,却发现又有一个人走失了,真希望他没
事。

  之后的几天里,我们不敢使用电器,不敢使用火,几乎是原始状态地生存着,
万幸的是我们并没有赶上下雨天,所以除了蚊蝇蛇蚁的问题,我们并没有遇到太
大的问题,只是我们的驱虫剂的用量有点大,如果再不能找到那个部族的话,可
能我们就要无功而返了。

  过了几天之后,我们已经把整个军事禁区的可行动区基本走了一遍,我们仍
旧一无所得,我们决定冒险靠近禁区周围搜索,如果再没有结果就直接返程。

  我们被禁区守卫发现了,一时间整个禁区都鸡飞狗跳,照明弹几乎发射了一
夜,甚至他们还出动了直升机,军犬就更不用提了……

  我们狂奔了一天两夜,直到第三天白天才将将逃脱,但是到此时,点点人数,
我身边也就只有两个人了。身上的装备几乎全部丢失,我们也迷失了方向。我们
此刻才有些后悔……

  我们又走了一天,仍旧一无所获,最终我们放弃了,点起了求救的烟火,可
是由于山林高密,烟火竟没能引来搜寻我们的军队!我们不由得有些绝望……

  我醒了过来,发觉自己竟然身处茅草房中!我昏倒了,后来我才知道,那天
我们点燃的枯草内含有一种致幻物质,我们三个人都被这东西给放倒了,但是因
为致幻的作用,所以又有一个同伴走失了。但是最终,我们两个人终于抵达了我
们的目的地!我们终于到达了传说中的拉古族聚居地!

  这里果然全是裸体的少年,还有一个染成墨绿色头发的大屌女人,这一切的
一切都和传说中的拉古族一模一样!

  但是由于我们失去了翻译,所以我们无法交流,我们就白天被允许行走,而
在夜晚,我们两个都被要求必须留在房间内,不准外出。得而不见的感觉是最痛
苦的。

  我和哥们决定暂时住在这里,等有机会窥探出这里所隐藏的秘密——Y和X
传承的秘密。

  我们一直生活了两三个月之后,我们才找到了机会,偷窥他们晚上的活动
……

  那是在中心小广场上,我们看到了可怖的一幕——几十个少年围成一个圈,
三十来岁的女人在火堆中狂舞着,几个年纪大概二十岁的黑皮男人坐在祭坛上,
就好像脱水一样,迅速干枯下去了!我和哥们吓了一跳,不知是谁惊声叫了一声,
竟被吵闹的拉古族们发现了我们的存在!哥们决定和我分头逃走,我逃了几分钟
之后,又藏回了土著借给我们的房子,可是我的哥们却不这么好运,他一夜都没
回来。

  我直到第二天才看到他,这时候的他已经是被剥成了白条鸡,据他说,他被
捉住了,然后在祭坛上被剥光了衣服,强迫他参加了祭祀活动。看着他的惨样,
我把我的内裤和背心借给了他,结果这点仅能蔽体的布料他还没穿够一个小时,
就被部落的人给撕碎了,晚上他也不再被允许和我住在一起。而是被搬去和那些
裸男居住……

  哥们就这样被滞留在了这里,我自然也不能一个人跑掉,当然,这也是因为
我的物资全部遗失了~ 又过了几个月,我突然发现哥们好像有点不一样了!这家
伙明明和我一起来的,我的胡子已经长到咯吱窝了,他竟然下巴还是光溜溜的!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他好像胸口多长了两坨肉,屁股也好像变大了,腰也好像
变细了!真是诡异的变化。最重要的是,他为什么变黑得这么快?

  我问他为什么,他告诉我他也不知道。我又问他最近有什么和我不一样的生
活。他告诉我,他现在被允许和那个女人做爱,而且每次做爱的时候他的身体都
被那群男人涂抹一种古怪的油脂,还有就是最近他发现自己的能力和耐久力变强
了不少,唯一的问题就是最近他的下腹部经常会很痛。我并没能弄明白什么,这
次谈话也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但是我知道,哥们的身上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我无法理解的诡异事件。

  那之后,我和哥们的见面时间越来越少了,在我的眼里,他的变化也越来越
大,越来越像女人!

  直到有一天,我半夜被惊醒,出去之后发现所有的男人都聚集在了村子后面
的一处小祭坛边,看到他们没有注意到我,我赶紧藏了起来,想看看他们反常的
举动到底意味着什么。

  只见,哥们现在已经和村子里那唯一的女人毫无二致,只是他的身体还不那
么黑,也没有那些金属装饰和粉红色的纹身还有染成墨绿色的头发而已。

  哥们走进了祭坛的一个小池子里,女人则站在一旁,嘴里不住地叨念着什么,
哥们却一脸好像很痛苦的样子,少年们跳着诡异的舞蹈……

  池中的水好像是粘稠状的透明液体,那液体好似一点点被哥们的身体吸收掉
了!

  接着,女人掏出了一把黑曜石小刀,划开了哥们会阴的位置,我的眼神不好,
但是哥们那里被切开之后,那女人竟直接挺着屌一样的肉肢插进了哥们的身体
……

  接着就是滥交的一夜,哥们置身的小池子没过多久就被青黄的精液灌满了,
可那些精液却怎么都溢不出池子,我浑浑噩噩地逃回了房间。

  之后每天早上、中午、晚上我都会看见哥们和那女人一起趴在村子的各个地
方和少年们做爱。

  就这样又过了半年的时间,我的哥们已经彻底变成了女人,甚至还生了孩子,
两个月一次,一次至少两胎。这些生下来的孩子长得飞快,我在这里生活了大概
一年多的时间,据我观察,这里的人口恒定维持在百人左右,人均寿命很低,这
里的人生下一年的时间,就会成长为『成年人』(他们认为生理水平十四岁)水
平,并开始和女人交配,这里的人好像从来不会工作生产,对于他们来说喝水时
必须的,吃饭却极少,就好像吃饭是为了刺激味蕾一样,毫无作用。再联系上之
前看到的祭祀,我很怀疑他们这里的人都是半植物生命,寿命极短……

  哥们的的孩子很快就有了十来名,今天他就要离开这个部落,建立自己的部
落了。我跟着他离开了这里。

  我帮着他修建了一个小小的营地。后来能够返程也是得到了他的帮助,而他
就永远地留在了自己的部落里。

  根据我们独立出来之后的交流,我得知,那个部落的女人已经生存了五百多
年,她的生命会随着黑皮男的死亡而延续,她的年龄永远停在了三十岁。她们的
子民就好像是植物人一样,根本不存在常人水平的智力,即使是最年长者,他们
的智力也仅有十几岁的水平。他们的繁衍方式就好像是蚂蚁一样,只有一个蚁后
存在,就能繁衍出一百人左右的部落。在极少数时候他们的繁衍者会暴死,他们
如果不能及时找到新的繁衍者,就会族群灭亡,最后的族人会变成种子状态,等
待人类,并寄生在其体内,将宿体改造成新的繁衍者。

  我劝哥们和我回去,可是她却告诉我,他现在的状态是半人半植物状态,寿
命几乎是无限的,如果和我回去应该只会和军事区里面的生育机器一样,他只能
留在这里……

  经历了前后一共两年多时间的冒险,我终于踏上了归途,我想起了哥们在临
别时和我说的古怪话语,他告诉我,那是「不要和我一样,祝你好运」的意思,
我苦笑一声,又向一个方向前进了半个来月,才又见到了文明造物,恍若隔世一
般,我被军人调查了整整半年,又被隔离监视了一年,终于获准自由,我带回了
传说的真相,而我当初的同行人,现在也只剩下了不到一半,我们七个人中真正
进入禁区的只有四个,而我就是走到最后的,每每想及此处,我都不由得潸然泪
下。

  最后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愿哥们能幸福快乐,埋骨之人能安息……

                 完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