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冷艳总裁母亲】(第四章 厕所偷拍)(母子纯爱)

  • 【我的冷艳总裁母亲】(第四章 厕所偷拍)(母子纯爱)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一只软泥怪
2020年/12月/04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11225

              第四章 厕所偷拍

  当天晚上妈妈带我到附近的医院处理好伤口后,便带我回家了。

  医生嘱咐我不要乱动,以免牵扯伤口造成二次出血,那样伤口就永远没法愈
合了,所以妈妈决定今晚帮我洗澡。

  下半身不能沾水,容易碰到伤口,所以只简单的给我擦一下上半身。

  但即便如此,也非常香艳了,我只是想想,小弟弟不自觉就硬了起来。

  妈妈把我安顿在我的房间里,自己先洗了澡,换了身保守的睡服,然后带我
到浴室里。

  浴室里还残留着妈妈洗澡留下的水蒸气,云雾缭绕,让我感觉更加暧昧了。

  我坐在浴室中间的小板凳上,过程中没太注意,牵扯到了伤口,疼的我一阵
龇牙咧嘴,惹来妈妈一阵怨怼,连忙围着我受伤的膝盖看来看去,在我反复说没
事下,她才抽了张凳子,坐在我身后,开始解我的上衣。

  我穿的就是件普通的白色T恤,在巷子里打完架这件衣服也基本不能要了。
我举起双手,让妈妈可以顺利的把衣服从我头顶脱走,然后丢到了浴室的角落,
这件衣服被那几个地痞流氓弄脏了,我和妈妈都不想要。

  妈妈在我身后,我看不见她,她拿来防水布,将我的下半身包裹,然后扶着
我平躺在浴床上。

  我的身子因为紧张和害羞而有些哆嗦,妈妈也注意到了,她没说什么,但我
看到她脸有些红了。

  是了,我虽然没满十八岁,但也是个血气方刚的小伙了,还是第一次在长这
么大后让妈妈来给我洗澡。

  我平常很注重锻炼,身上肌肉不少,线条很美,妈妈自从爸爸死后,一直都
没有性生活,至少我没看到她有跟什么男的私会或者有密切来往,所以看到我这
么一副健壮的年轻男躯,我想她心里也一定很复杂很乱吧。

  事实确实如此,在我躺下来后,她正要给我身体打湿,但看到我的上身后,
就愣在了原地,我也不好出声提醒她,静静等她回过神来,她目光大概在我身上
停留了有五秒钟,然后才讪讪一笑,可能意识到自己这样有些为母不尊,然后拿
毛巾去龙头打湿,不拧干,在我身上抹了起来。

  我起初是闭着眼的,但妈妈细嫩的手肉贴肉的扶在我的胸膛上,另一只手握
着湿毛巾在我身上抹着,柔柔的鼻息打在我的身上,让我不禁偷偷睁开眼去看她。

  她美丽柔婉的脸就对着我,神情里有一种怜惜和恬淡,这是外人看不见的,
只有在家,妈妈才会展示她真实的一面,她其实也是一个很温柔的女人。

  但即便面对的是我的亲生妈妈,我的下体还是可耻的硬了,虽然我穿的是牛
仔裤,但坚硬的材质还是被更加坚硬的肉棒挤出了一个小帐篷。

  妈妈不是瞎子,她一定也看到了,我看到她的脸更加的红了,但我总不能提
这事吧,那只会让我们二人更尴尬,而且也没有提的必要。

  难道说,妈妈,我的弟弟硬了?

  虽然我跟妈妈现在的关系已经破冰了,但我要是这么放肆,她也一定会怒斥
我的。

  好久,终于上面都抹湿了,妈妈放下毛巾,双手伸到我的身子底下,将我托
起,「明明,动一下。」

  我也跟着用力,上身抬了起来,妈妈将一个塑料防水枕头垫到我的头下,然
后重新将毛巾打湿,把我的背部也抹湿了。

  接下来就是最刺激的环节了。

  打沐浴露!

  虽然到目前为止,我们俩母子都没有开口说话,但我感觉得到,我相信妈妈
也感觉到,浴室里的气氛有些旖旎暧昧,虽然是正常的母亲给儿子洗澡,但我可
以肯定妈妈像我一样想歪了。

  因为她的眼神愈发闪烁不定,脸色愈发通红娇艳。

  终于,妈妈裹着沐浴露的娇嫩的手来到了我的身上。她是先挤了些沐浴露在
手上,双手摩擦,直到泡沫丰富后,才抹到我身上的。

  滑嫩的泡沫玉手滑过我上身的每一处,这个过程别提有多爽了,我的鸡巴直
接勃起到最大,我没有仰头都能看到我二弟在高抬头向我致敬,我的身子不是轻
微的颤抖那么简单了,而是像过电一样的剧烈颤抖,妈妈看到我这个样子都吓到
了,但她没有傻乎乎的问我怎么了,这只会让我们二人更尴尬。

  终于,这个刺激的过程结束了,妈妈几乎是逃般的把手从我的身上挪开,然
后拿毛巾打湿,在我身上清洗了起来。

  平常洗个全身也就十来分钟,这一次单洗个上半身却硬是弄了半个小时,妈
妈扶着我走出浴室时,我整个人真是又爽又虚弱。

  妈妈将我安顿到床上,轻声嘱咐一句,「明明,早点睡」,然后帮我熄灯关
上门,回她自己房间了。

  没多久,她的房间又响起了她忙碌的声音。

  哎,这个工作狂魔。

  临近十二点了,我没有熬夜,躺在床上想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然后就睡
了。

  第二天,妈妈照常喊我起床,扶我下楼吃早餐,今天是周六,她不会这么早
去公司,每个周末,她都会去小区的公园晨练,她是一个很自律的人,也是她的
自律让我也变得很自律。

  我以往都会陪练,但现在我受了伤,所以今天只在旁边看妈妈。

  吃完早餐后,妈妈上楼换了身衣服,是一套阿迪达斯的白色运动套装,妈妈
的身高有一米六八,黄金身材比例,双腿特别笔直修长,以致于这套保守的运动
服穿在她身上,也有一份性感的诱惑,我就穿了一身便服,然后她扶着我来到公
园,一路上碰到了不少的邻居,互相友好的打招呼。

  以前妈妈和我刚住进小区的时候,很多人不认识她,当时她也不是什么冷艳
女王,在魔都里知名度不高,所以每天晨练,都会让人觉得是哪个大明星也住在
小区里,妈妈长得太漂亮了,又有高贵冷艳的气质,他们纷纷去搭讪,妈妈一个
个耐心的解释,大概半年后,才终于解决了这个麻烦事,再也没有人来乌龙的问
她是不是女明星,要签名。

  今天的阳光很好,妈妈扶我坐到路旁的长椅上,然后自己到一边去拉伸舒展
肌肉。

  妈妈将一条长腿架到路边的不锈钢扶手上,手伸到鞋尖,上身下压,不断的
向前探。

  这个姿势,可以充分展示出妈妈身材比例的优秀,两条腿之间结成的扇形大
概有一百二十度,正常人最多九十度,当然我知道,妈妈如果愿意,是可以劈叉
的。

  每一次下压,她饱满的胸脯都会磕到大腿上,黑长直的秀发用一根发带绑好
盘在脑后,整个过程很赏心悦目,让我感觉不是我的妈妈在我面前,而是一个青
春靓丽的某个大学的校花。我和妈妈走在一起,确实常常被人误会不是母子,更
像情侣,妈妈保养的太好了,自己自律,然后加上各种自己公司的名贵化妆品,
因为她自己是化妆品公司的董事长,她知道什么样的化妆品适用于她的肌肤,所
以虽然如今是36的人了,却跟26一样年轻动人,活力四射。

  待妈妈又做了一整套的拉伸操后,终于开始跑了。

  早晨的阳光打在她身上,为她那充满活力的娇躯镀上一层耀眼的光辉,让我
感觉她仿佛就是九天下来的仙女。她绝美的容颜,窈窕的身段,矫健的跑姿,以
及身上那冷艳的气质,无一不在狠狠的撞击我的视觉,让我倍感赏心悦目。

  我看到公园里不少人都停下了自己的活动,驻足欣赏妈妈的跑步。

  专注自己的晨练的妈妈并不知道自己悄然间已经成为了所有人的焦点,她就
是这样一个人,到哪都很闪耀,永远都是人群的焦点。

  半个小时候,妈妈跑完步回来,她出了一身的汗,香汗布满她通红的脸颊,
出了汗,她身上的那股体香更浓了,隔着老远都能闻到,仿佛她就是一个香囊,
而她全身香汗涔涔的模样,仿佛一朵雨后沾着露珠的芙蓉,娇嫩玉润,惹人想一
亲芳泽。

  妈妈在我面前拧开了水杯,仰起细长的鹅颈喝水,这一幕也美如画,让我不
禁看痴了。

  最后我在路人羡慕的目光下,被妈妈搀扶着离开了。

  回到家后,妈妈洗了个澡,换了套OL制服下楼,跟我说,「明明,妈妈去
公司了,你一个人在家不要乱跑,中午我回来给你做饭。」

  我说,「妈妈,那我干脆去小姨那得了,晚上你再接我回来,你中午就不用
专门回家一趟了。」

  妈妈想了想说,「也行,那我开车送你。」

  「好。」

  妈妈将我送到小姨的医院,扶我下车走进医院,这里是魔都的第一人民医院,
在市内以及全国都是最顶尖的医院之一,小姨是妈妈的亲妹妹,在这担任护士长
一职,一个月工资好几万,是个典型的独立女性。

  妈妈扶我找到小姨的办公室,小姨看到我和妈妈很高兴,说起来我们快有半
个月见面了,以前每到周末我都会来找小姨玩,但这次因为公司遇到了难题,我
和妈妈已经快半个月没来看小姨了,小姨应该也忙,没时间来找我们。

  小姨想带我们到后花园聊天,但妈妈公司还有事就先走了,小姨有些遗憾,
但没有强行挽留,妈妈走后,小姨发现我膝盖有伤,给我推了张轮椅来,我说不
必,她说这样行动起来不会牵扯伤口,不会痛,我便乖乖的坐到她推来的轮椅上,
被她推到了后花园。

  医院的后花园经过专门的养护设计,空气非常好,加上阳光,我整个人都很
舒服。

  小姨名叫林梦莲,是妈妈的亲妹妹,小妈妈五岁,也是个妥妥的大美女,年
轻时成绩很好,在帝都医科大读护理专业,毕业以后就到魔都的第一人民医院工
作,如今已经是护士长了。

  我跟她说,「小姨,最近公司出了点事,妈妈整天都在忙,你能不能帮帮她?」

  小姨说,「我也知道一些,但我也帮不到什么啊,我一个护士,你妈妈是做
化妆品的,我鞭长莫及啊。」

  我叹了口气,「现在公司的股票一跌再跌,又找不到出路,感觉离破产不远
了。」

  「没事的,」小姨温柔的抱住我的头,在她柔软的怀中轻轻抚摸,「一切都
会过去的,船到桥头自然直,没有什么问题是解决不了的,你不要想太多。」

  小姨在我耳边的轻声细语让我平静了许多,我感激的看了眼小姨,「谢谢你,
小姨。」

  小姨说不客气,然后问我腿上的伤是怎么回事,我把昨天晚上烧烤街巷子里
发生的事说了出来。

  小姨感慨魔都的治安真的是差到家了,现代化建设那么先进竟然还有这样的
人存在,然后说想看看我的伤口,我说之前已经找医生包扎过了,不用多此一举
了,小姨说看看又不会怎样,于是我便被她推到一个单独的病房,她关上门,要
我脱下裤子,我脸红的说,「小姨,这就不用了吧。」

  小姨说,「给你看看伤口,不脱裤子怎么看,要我拿剪刀把你的裤子剪了吗?
还是说你怕我把你吃了?」

  「我……我……」

  在我犹豫的瞬间,小姨已经麻利的把我的裤子扒下来了,我的下身就只剩一
条灰色的棉质内裤。

  小姨蹲在我的腿前,朝我的膝盖打量,说,「包扎的是没问题,但消毒不彻
底,那个医生太不负责了,你这都化脓了,不利于你伤口愈合,我再给你处理一
下。」

  说完小姨就转过身去,在柜子里找工具,小姨穿着标准的粉色护士服,头戴
粉色小帽子,腿上套着半透明的肉色裤袜,脚上是一双粉色布鞋,小姨这一弯腰,
她裙底的旖旎风景纤毫毕现,她的屁股很大很饱满,活像一个熟透的蜜桃,丝袜
包裹的绝对领域般的裆部,有着更深的颜色,白色的棉质内裤紧绷在饱满的阴阜
上,有几缕阴毛隐约从内裤边边露了出来,看着这诱人的丰满桃臀,我瞬间就硬
了。

  当小姨拿着东西转过来的时候,我还没来得及遮掩,于是我完全勃起将内裤
顶起一个大帐篷的阴茎全被她看到了。

  她愣了愣,随后噗呲一笑,「小流氓,竟然对自己的小姨来感觉了,你要不
要脸?」

  「我……」我被堵的说不出话来。

  小姨像个没事人似的蹲到我身前,然后将我膝盖伤口上的旧纱布揭了下来,
看了看,「我给你消消毒,可能有点疼,忍着点。」

  我「嗯」了声,然后小姨用棉签沾酒精在我的伤口上涂了起来,很疼,但我
忍住没发声,然后她又给我涂了其他几种我叫不出名字的,最后才重新用纱布给
我包扎好。

  「大功告成,不出三天,你应该可以正常活动了!」

  说完,看见我的鸡巴还是硬着没软下来,给了我个脑瓜崩,「臭小子,弟弟
还对你小姨翘着呢?不想活了?」

  「我,我也想收啊,可是它就是不下去啊。」

  「什么意思?甩锅?它长在你身上,全由你控制,不是你自控力不行,它能
不听你指挥?」小姨双手抱胸的说。

  「我……」

  小姨抓住我堆在脚上的裤子,然后提了上来,但在裆部的位置,被勃起的老
二卡住了。

  小姨黛眉微蹙,「快收进去,一直硬着像什么话?」

  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今天老二就是格外的硬,怎么都软不下去。

  小姨跟我僵持了半天,总不能我裤子不穿就把我推出去,然后我惊骇的听到
她说,「算了,我帮你弄出来吧。」

  「啊?!」我惊呼了一声。

  「啊什么啊?总不能一直让你这么硬着吧?阴茎长时间充血会坏死的。」

  「可,可……」

  「我是护士,在我眼里你就是个病人,别乱想,况且你还是我外甥,有什么
好害羞的,我都没害羞。」

  说完,不给我回答的机会,双手捏住我的内裤缝,一用力,便将它从我的胯
上扒了下来,我硬挺的阴茎「刷」的一下就弹了起来,差点打到小姨的脸上,小
姨也被吓了一跳,看到我的阴茎后,「哇」的一下捂住了嘴,「这,这么大?」

  「我……」我支支吾吾。

  「好家伙,没想到你人小鬼还挺大,小姨倒是小看你了,」小姨给自己戴上
了塑胶手套,捏住我的阴茎左瞧右瞧,时不时还凑得很近,我甚至能看到小姨脸
上细细的毛孔,她说,「好家伙,这么健康的阴茎,以后生育不是问题,你妻子
有福了,提前祝我的外甥和外甥媳妇婚后性生活美满。」

  我被小姨的彪悍震到了,一直以来我都知道小姨的性格很开放,但没想到会
到这种程度。

  小姨戴着塑胶手套的手在我的肉棒上撸了撸,「血管很多,怪不得一直充血
肿胀下不去,下得去就怪了!」

  说着,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然后捋去额前的一缕发丝,握住阴茎上下套弄
起来。

  「啊,」我呻吟着抬头,包皮在小姨戴着乳胶手套的小手的套弄下翻进翻出,
龟头时隐时现,被摩擦得舒爽不已。

  小姨一直注意着我的表情,脸上有一种奇异的色彩。

  我的肉棒开始一跳一跳的抖动,上面的血管更狰狞了,整根肉棒的颜色也愈
发通红。

  小姨看我要射了,马上拿来一个小玻璃容器,准备迎接我的精液。

  但兴奋达到那个顶点时,我却迟迟射不出来,腰眼一直很灼热,但始终无法
彻底突破那个临界点。

  那这可让我爽爆了,我一直可以体会射精时的快感,却不用真的射出来,普
通人射精也就那几秒很爽,但我可以一直爽。

  小姨也发现不对劲了,「怎,怎么还不射啊?」

  我只知道我很爽,但也不清楚为何会这样,「我,我也不知道。」

  「是,是不是还不够刺激啊?」

  我已经爽的没法回答小姨,整个人感觉都要被燃尽了。

  小姨见状,一咬牙,脱下了乳胶手套,然后玉手直接触碰肉棒在上面撸动起
来。

  小姨嫩嫩略带一丝冰凉的手直接摩擦龟头、包皮给我带来莫大的刺激,不过
几秒,我就低吼了一声,腰腹开始剧烈的抽搐。

  小姨忙压弯我的肉棒,用玻璃容器套住,然后一股股白浊的浓精从马眼里噗
噗地射进容器,正常人顶多十毫升的精液,但我的精液顷刻间灌满了一个五十毫
升的容器,把小玻璃瓶塞得满满当当的。

  射完后,我感到一阵空虚以及难言的舒爽,我不敢相信我的小姨用她的手给
我手淫,我开始担心后事该怎么处理,我接下来该怎么面对小姨。

  小姨看着小玻璃瓶里满溢的精液有些脸红,微微地张着嘴,我看到她喉咙一
个起伏咽下了一口唾沫。

  「臭小子,射得还挺多!」小姨起身把玻璃瓶放到旁边的桌子上,然后抽了
张纸重新蹲下来,一只手挤压我的肉棒,另一只手用纸在龟头上轻轻地擦,清理
残余的精液。

  清理完后,她把纸凑到脸前,用鼻子闻了闻,「好家伙,味道这么浓!」

  然后把纸丢进了垃圾桶,帮我把鸡巴重新塞进内裤里,替我穿上裤子。

  我问,「小姨,你以前……也常常这样帮其他病人吗?」

  小姨瞪了我一眼,「臭小子,瞎说什么呢,我一个护士长,哪用做这些事?」

  「那你没当护士长之前呢?」

  「你问这个干嘛?」

  「我,我好奇。」

  「臭小子,该不会小姨给你撸一次,你就喜欢上小姨,现在开始吃醋起来了
吧?」

  小姨眼神狡黠地俯身在我面前嘻嘻笑。

  「我,我,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放心啦,没有的事,你小姨什么人?这种脏活累活哪里需要我来干?我一
个医科大的博士,毕业出来到医院给病人挤精液?」

  「那,那你是怎么学的,你学的时候,没有吗?」

  「笨蛋,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种东西叫模型?」

  「哦!」向来智商都不低的我,也不知怎么在这一段时间里如此地木讷。

  小姨起身说,「你先在这里等我一下,我过去一趟。」

  「你去哪?」

  小姨拿起桌上的精液瓶,「这么好的精子,不存进仓库可惜了,等我一下,
很快的。」

  我呆呆地看着小姨拿着装满我精液的玻璃容器走出了病房,然后关上了门。
到现在我都还有些恍惚,不敢相信自己刚才竟然真的被亲生小姨无任何外物间隔
地用手撸射了。那种感觉刺激而上瘾,让我有些不敢回味,深怕陷进其中,其中
的违背伦理的禁忌感更是让我心跳加速、心悸不已。

  几分钟后,小姨回来了,精液瓶果然没了。

  我问,「小姨,你真的拿去存了?」

  「当然啊,骗你干什么?」小姨来到我身后,将我推出了病房。

  路过一间病房的时候,一名女护士从里面走出,小姨见了,对她说,「小兰,
如何?」

  「陈希璇的恢复力不错,已经痊愈大半了,」女护士说。

  我刚一听不觉有他,然后就愣住了,陈希璇?!她住院了?在这里?

  小姨跟女护士说完话,正要继续推着我走,我拦住了她,「小姨,她刚才说
陈希璇?」

  「是啊,怎么了?你认识?」

  「嗯,她是我同学,我可以进去看看吗?」

  「没问题,」小姨将我推了进去,里面病床上盖着被子坐着的女孩闻声看了
过来,虽然脸上有不少的纱布,但我还是认出了她是陈希璇。

  「希璇,是我,夏明。」小姨将我推到了床边,我对陈希璇说道。

  「夏明?!怎么是你?」陈希璇有些惊讶,但紧接着有些慌乱的用手遮自己
的脸,发现自己这样做根本毫无用处便干脆撇过头去。

  我看到她这个样子不禁有些心疼,毕竟算起来她变成这样我有不小责任。

  小姨很识趣的悄声离开了,把门合上。

  我说,「希璇,你别这样,没事的,会好起来的。另外,对不起,是我连累
了你。」

  陈希璇没有听我的,「夏明,我不怪你,是高天建太混蛋。」

  「医生怎么说?」

  「叫我不必担心,只是些皮外伤,并不影响容貌。」

  「那挺好,你还是我们学校最耀眼的校花。」

  「是笑话吧,我现在已经成了万人唾弃的对象。」

  「那只是他们看不到你的美,这不能否定你本身的耀眼。」

  陈希璇猛地转过身来,「真的吗?」

  我愣了愣,「当然了。」

  「那你为什么不答应做我的男朋友?」

  「我……我现在还不想谈恋爱。」

  她的眼睛浮起一丝落寞,「其实就是嫌弃我,是吧?」

  「没有,你别误会。」

  「那你就答应做我男朋友。」

  「我……」

  正当我苦恼如何应答时,这时门一开,走进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手里
提着两袋东西,他无视了我,径直走向陈希璇,「宝贝女儿,老爸来看你了。」

  陈希璇眼里露出一丝笑意,「老爸给我带什么好吃的来啦?」

  「你喜欢吃的都有,怎样,老爸就离开了两个小时,你应该没有生老爸的气
吧?」男子坐到床边,握住陈希璇的手,摸了摸她的头。

  「要是再晚点可就不一定了!」陈希璇的语气有些傲娇。

  我静静地看着两父女聊天亲昵,终于,男子意识到了我的存在,他看过来,
问,「这位是你的同学?」

  「嗯,」陈希璇犹豫了会儿,点点头。

  我说,「叔叔你好,我叫夏明,是陈希璇的同学。」

  男子愣了愣,蓦然一怒抓住我的衣襟将我从轮椅上提了起来,「你就是夏明?
你把希璇害成这样你还有脸来?」

  「我……」

  陈希璇忙说,「爸爸!放开他!」

  「希璇,我——」

  「放开他!」陈希璇又喊。

  男子额头上青筋动了动,然后有些不甘地将我松了开来,失去支撑的我一屁
股坐在了轮椅上,好在轮椅的垫子是软的,否则这一下我屁股得开花不成。

  「你走吧,我和希璇都不想看到你。」

  「我……」

  「爸爸,你不可以赶夏明出去!你先出去吧,我还要和夏明说话,你东西也
带到了,可以走了。」

  男子张口想说什么,陈希璇一个眼神瞪了过去,他咬咬牙,狠狠地瞪了我一
眼,然后离开了。

  男子走后,陈希璇看向我,有些歉意地说,「没事吧,刚才我爸没伤到你吧?」

  「没事。」

  「他这个人就是这样,大大咧咧的,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把那么大一个厂子经
营好的。」

  「你们家是开厂的么?」

  「嗯,做原料的。」

  我愣了愣,有些惊喜地问道,「什么类型的原料?」

  「化妆品的。」

  轰!

  我有些难以置信,「化,化妆品?」

  「对啊,怎么了?」陈希璇对我的失态有些不解。

  妈妈公司最近就是正缺原料进行研发,我继续问了陈希璇一些细节,发现她
爸爸工厂生产的原料几乎都是妈妈公司用得上的,我内心的喜悦无以言表,在这
种时候,可能愿意帮夏时的工厂已经不多了,陈希璇爸爸就是其中之一,因为高
天建伤害了陈希璇,而高天建背后是高天雄,陈希璇爸爸憎恨高天雄,自然不会
怕他欺压。

  但是,陈希璇爸爸同样憎恨着我,想说服他与夏时合作,并不是件易事。

  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陈希璇,她想了想,说,「爸爸好像很讨厌你,你去跟
他说,他八成不会同意……」

  听到这,我心凉了一半。

  「但是……他很听我的话,我去说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

  「真的吗?那可以请你帮我这个忙吗?我妈妈的公司真的很需要你爸爸工厂
的合作。」

  「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你别把话说那么满……我想,你当我七天的男朋友。」

  我沉默了,「可以换个条件吗?」

  「不,我只要这个,」陈希璇很坚定地摇摇头。

  「为什么?」我问。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这可能是唯一我可以体验做你女朋友的机会了。」

  我苦笑,这个傻丫头,我真有那么好么?

  「就,七天?」

  「嗯,就七天。」

  「好。」

  陈希璇眼中露出了一丝光芒。

  「但如果你不能说服你爸爸,我答应你的就不做数了。」

  「你放心,他都听我的。那现在,作为我男朋友,我生病了,你是不是应该
过来抱抱我呢?」

  答应了她,我自然想到会有一些这样的要求,但为了供货源,为了公司,为
了妈妈,这点不算什么。

  我从轮椅上站起,慢慢走到她右边,然后坐在床上。

  「抱我,」她说。

  我搂住她的肩膀。

  她微微笑着,一脸幸福地把头靠在我的怀里,然后拉过我的右手,放在她的
脸上,牵引着摩挲她的脸,另一只手拉过我的左手,放在她的肚子上。

  在无数个寂寞的夜里,她应该幻想过这样的场景无数次了,不然不会这么熟
练。

  「夏明,你做的香水我一直都在抢不到,你可不可以送我几瓶。」

  「好。」

  「我要茉莉花味的。」

  「好。」

  「夏明,我用这样的方式让你做我的男朋友,你会不会生气,会不会觉得我
是个趁人之危的小女人。」

  「不会。」

  「为什么。」

  「因为你值得。」我发自肺腑。

  陈希璇愣了愣,然后眼里有些许晶莹涌出来,两手用力抱紧了我,「夏明,
我终于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了,我好幸福。」

  「夏明,你以前谈过恋爱吗?」

  「没有。」

  「啊?你居然没有谈过恋爱?」

  「嗯。」

  「你这么优秀,学校里那么多女生都喜欢你,怎么会没谈过恋爱?」

  「可能我性取向有问题吧。」我笑着说。

  「噗呲,你果然还是这么幽默,我就喜欢你的幽默。」陈希璇用头在我怀里
惬意地蹭了蹭。

  「唔,可惜我还要住院,不能跟你出去约会,啊呀,我应该晚点再让你答应
我的条件的,这样这七天我们都可以约会了。」

  「你要愿意,多当几天也没关系。」

  「真的吗?」

  「嗯。」

  「那好,一言为定,我一定会说服爸爸答应与阿姨合作的。」

  「嗯,我相信你。」

  中午我和小姨到医院饭堂吃饭,陈希璇趁着这个机会把事情跟她爸说了。

  吃饭的时候,小姨问,「你跟那个女孩怎么回事?」

  「没怎么。」

  「好家伙,前一秒还是同学,后一秒就那么亲昵地抱上了,没怎么就有鬼了!」

  我把事情告诉了她。

  「没想到还有这么巧的事,不过你对你牺牲色相这件事情没有意见?你妈知
道可会打死你。」

  「不让她知道不就行了。」

  「虽然是假的,但也好好对人家,这七天尽好一个男朋友的职责,是个可怜
女孩。」

  「我会的。」

  吃完饭,我回到病房,陈希璇的爸爸不在了,她看到我,对我比了个「ok」
的手势,我心中的石头终于放下了。

  我过去坐到床边,她抱住我,头在我怀里蹭了蹭,「爸爸答应了,下午就去
跟阿姨谈合作。」

  「嗯,谢谢你。」

  「因为高天建打了我,爸爸也很讨厌名硕,听到跟阿姨合作可以让名硕吃瘪,
他就答应了。」

  「夏明,你初吻还在吗?」

  我心里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问这个干嘛?」

  「我可以亲亲你吗,放心,不亲你的嘴。」

  我犹豫了会儿,点点头。

  然后陈希璇嘻嘻笑着在我脸上一印。

  她的唇有些冰凉,但也很娇嫩,被她亲的地方有些湿润,可想而知她密谋这
个吻很久了,早在嘴里屯了不少的口水,在亲我时都挤到唇边,这样可以留在我
脸上多些。

  我想这就是她作为女生内心的某种占有欲吧。

  我也没有很生气,一个吻而已,在答应她之前我就做好了一切准备,毕竟她
爸帮了我和妈妈这么大一个忙。

  然后这一个下午陈希璇不停地在我脸上亲亲蹭蹭,后来我都麻木了,出去的
时候感觉脸有些僵硬,因为上面的口水都干了。

  妈妈来接我了,我跟小姨告别,坐她的车回去。

  路上,我看着妈妈,她似乎心情很好,一直以来紧皱的眉头舒展了不少。

  「妈妈,公司的事怎么样了?」

  「你就管好你的学习,不要操心妈妈的事。」

  「是不是供货源的事情解决了?」

  「嗯?你怎么知道?」妈妈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露出一丝疑惑。

  「我猜的。」

  妈妈有些存疑,但打量了我几眼后也就收回了目光。

  晚上吃完饭后,妈妈照常回房间工作,我学习了一会,就开始鼓捣化妆品,
毕竟还答应了陈希璇送她三瓶香水。

  洗澡依然是妈妈帮我,只不过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虽然母子间还是有尴尬,
但已经好了很多。

  第二天是周日,仍然没课,我继续让妈妈把我送到医院,晚上再来接我,来
到病房,现在是早上八点,陈希璇已经起了,她就坐在床上,看着阳光明媚的窗
外,她脸上的纱布都拆了,一张清丽的娇颜显露而出,残余的一些淤青不足以掩
盖她的美丽。

  听到开门的声音,她转过身来,看到是我,脸上露出笑容,「夏明,你来啦?」

  我来到床边的椅子坐下,将香水从纸袋里掏出来给她,「茉莉香水,我亲手
做的,送你。」

  「不是三瓶么?你还多送了我两瓶?」陈希璇脸上的笑容仿佛要溢出,接过
香水不断打量,闻了闻,露出一副迷醉的表情,「哇,好香啊。」

  「你喜欢就好。」

  「我当然喜欢,谢谢你,夏明!」

  陈希璇放下香水,很自然地揽住我的脖子在我脸上一吻。

  一个上午我都在陪着陈希璇聊天看电视,中午跟小姨吃饭的时候小姨告诉我
说妈妈已经跟陈希璇爸爸建立了合作,研发部又可以顺利地进行研发了。

  第二天我照常去上学,早上第一节课是班主任语文老师韩嫣上,韩嫣老师长
得好看,身材好,气质好,性格又温柔,加上有过硬的教育水准,班上的同学都
很喜欢上她的课,我也乐在其中。

  今天她穿的是一件浅蓝色的衬衫,下身是一件浅褐色的包臀裙,衬得她身材
婀娜有韵味,修长的玉腿被透明的灰色裤袜包裹,脚上是一双七厘米的白色高跟
凉鞋,她就站在台上认真地讲课,却不经意地散发着性感的魅力,我看到周围不
少男同学的裤裆都顶起了,有个号称是「炮王」叫王刚的胖同学更是直接在裤裆
里撸了起来,几个和他关系好的都在偷偷地看他,互相发笑,我也见怪不怪了。

  有实验表明看美女对人的心情好,能延年益寿,我深有同感,一节课下来,
感觉精神了不少。

  下课我来到厕所,发现高天建跟着他的一帮马仔又在搞事,我一下子警觉起
来,上次就是陈希璇被欺负,让我有了一些心理阴影,我并没有马上走开,而是
查探起了详情。

  他们安排了几个人堵住过道,不让其他学生通过,然后高天建带着几个人在
厕所里鬼鬼祟祟地不知在干什么。

  学校里虽然有背景的不少,但能大到像我和高天建一样的还是少数,所以大
家都乖乖绕道,没有去拔老虎的胡须,但我他们当然是不敢拦的。

  我强硬地也进入了女厕所,这时正好看到高天建拿着一个摄影机,嘴里说道,
「这韩嫣跟夏明勾结在一起,比赛给我难堪是吧,我今天就拍你上厕所的丑照放
到学校官网,让你身败名裂,再也干不成老师!」

  说着他踩到一个弯腰的男同学的背上,把摄影机向厕所门上的缝隙伸了进去。

     ————————————————————————

  拜托大家看完都评论一下吧,不然真写不下去了。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