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形依旧枕寒流】(46)

  • 【山形依旧枕寒流】(46)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山形依旧枕寒流】(46)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刘伶醉
2021/04/28发表于:SIS论坛
是否首发:是,代发
字数:5,742

             第四十六章:双栖

夏天的午后,窗外的风阵阵拂过窗纱,撩动一波一波热浪穿过客厅,偶尔带
着一丝凉意,便悄悄离开了。

这样的天气,吃过午饭后能小憩片刻,是最能提升幸福感的。

小女孩思思当然不会错过这种幸福,但是因为今天家里人多,她不舍得睡着,
还想和漂亮的冰阿姨还有好几天没见的哥哥再玩一会儿,可是讨厌的眼皮总是要
合上,她的哈欠已经连成一片了。

唐曼青软硬兼施,使出各种手段,终于把小女儿抱到自己屋里哄睡了,等女
儿睡实在了,她也有些困倦,却按捺不住体内的骚动,下床换了件镂空花边的水
黄色丝绸吊带睡衣,这才轻轻带上卧室的门,向卫生间走去。

她装作要小便,挤了半天也没挤出几滴尿液来,整理了一番后,又补了一点
香水。

隔着扇门,唐曼青听不清继子和凌白冰在屋子里的动静,不好判断他们是否
睡着了,想着还是去看一眼再做决定。

轻轻拉开卫生间的门,她蹑手蹑脚的蹭到李思平的卧室门口,里面没有说话
声,却也没有李思平睡着时的鼾声。

唐曼青探出头去,目光先落到了床上,只见一双修长匀称的美腿从真丝睡袍
下不经意裸露出来,隐约可以看到内裤的颜色,凌白冰背对着她侧躺着,似乎睡
着了。

继子却不在床上,他正坐在书桌前浏览网页。

唐曼青把拖鞋留在门口,踮着脚尖悄悄地走到继子身后,轻轻地将身体靠在
了椅背上,一双被丝质睡衣包裹着的丰乳就贴在了继子的脖颈上。

温热的体温和熟悉的香气传来,李思平知道是继母来了,向后靠了靠,仰头
正要说话,却被一个香吻堵了回去。

两人甜蜜的热吻起来,熟媚的继母乖巧的奉上香舌任他品尝,李思平的情绪
激动起来,就要起身。

唐曼青伸手按住了他,从椅子后面转过来,唇舌却并未分开,她的身子弯成
一个美好的弧度,翘着浑圆的肉臀绕到继子的身前,两条丰腴匀称的美腿落在李
思平身体两侧,她轻轻跪坐下来,继续与继子热吻,双手却已解开了继子的短裤。

微凉的玉手甫一接触粗壮滚烫的肉棒,唐曼青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和心灵都荡
漾了一下,一股热流顺着蜜穴流淌了出来,一丝淫液顺着光滑的长腿流了下来。

这个姿势二人不是第一次用,但旁边还躺着一个凌白冰,此时又是正午时分,
对面楼里的人如果望过来,会正好看到唐曼青半裸的脊背和不停扭动的丰臀,这
就为他们增添了不少异样刺激的情趣。

自从和继子发生关系后,唐曼青在家里就再没穿过内衣,一来自己觉得舒服,
二来继子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要的多且频繁,有时还很突然,不止一次在厨房、
洗手间或者其他什么地方突然撩开她的睡裙就插了进来,这样穿也方便一些。

此刻,李思平褪下继母睡裙上的吊带,将一对浑圆的大奶子解放出来,双手
抚在上面,大力搓揉玩弄起来,任继母玉手扶着自己的肉棒,缓缓坐下。

一个湿漉漉的淫靡所在包裹住了肿胀的肉棒,柔嫩的触感和先凉后热的刺激
感觉传来,李思平满意的呻吟了一声,却被继母忘情的亲吻堵在了喉咙里。

「咕叽」「咕叽」的抽插声随着唐曼青身体的起伏渐渐响亮起来,一丝白浊
的体液沿着一绺阴毛汇聚成滴落在李思平腿上。

宽大的靠背椅质量一般,被母子二人这般摧残,开始发出不满的吱嘎声。

但唐曼青已经情动,哪里还顾得那么多,她双手紧紧搂住继子的脖子,快速
起伏套弄,追逐着已经近在咫尺的快感。

高潮来的很突然,从插入到现在不过一两分钟的时间,唐曼青就高潮了,她
不知道自己竟然能这么敏感。

她的身体剧烈抽搐,一抖一抖的哆嗦着,蜜穴紧紧裹着继子的肉棒,吞吐着
一波波的淫液,快感如潮。

唐曼青瘫软在继子身上,等高潮的余韵散去,才睁开眼,用询问的眼神问继
子,是否想到客厅去继续。

李思平摇摇头,眼神朝凌白冰的方向看了一眼,唐曼青就知道他的意思是让
自己也睡一会儿,下午还要出门,晚上可以大家一起玩。

她点点头,眯着眼笑了笑,在继子的唇上轻啄了一下,这才勉力起身,蹲在
地上,用口舌帮继子清理。

李思平的脚趾碰了她的脚背一下,唐曼青抬起头,看到继子的眼神,明白了
他的意思,微红的膝盖跪在了冰凉的地板上。

摆出这样臣服的姿态,唐曼青的羞赧一闪而过,便换上了一副柔顺和乖巧的
神态。

李思平被继母如此顺从的表现诱惑得心头火起,恨不得现在就把她按在地上
猛干一番,但他想到思思不会午睡太久,唐曼青忙碌了一上午,平时还有午睡的
习惯,不睡一下到下午会很难受。

何况自己早上刚射过,再来的话不知道要做多久,到时候思思醒了,不但午
睡不成,自己那么不上不下的会更难受。

母子二人刚才很有默契的没有将战况升级,唐曼青心有灵犀的明白了继子的
想法,她心中暖暖的,这一跪便心甘情愿,舔舐肉棒的表情也更加虔敬。

像是侍奉君王和高贵的神祗一般,她将那根带给自己无尽快乐的肉棒上的体
液舔干净,对着仍旧怒气腾腾的肉棒不舍的亲了一口,这才站起身来,将脱落的
吊带扶好,踮着脚尖就要离开卧室。

床上,凌白冰不知何时已经翻了个身,眼皮微动,唐曼青看在眼里,微微一
笑,心知肚明这个小妮子刚才估计就是在装睡。

她也不说破,走出卧室的时候轻轻带上了门,怕一会儿思思醒了吵醒他们。

一阵过堂风吹过,唐曼青感觉到腿间一片冰凉,这才想起自己没穿内裤,腿
上的体液都快流到脚踝了,赶忙用手擦了擦,回了自己的卧室……

     ***    ***    ***    ***

似乎就是打了个盹儿的功夫,女儿就醒了,唐曼青睁开眼,一看墙上的钟,
已经两点一刻了。

身体得到满足后,疲惫一下子涌了上来,她这一觉睡的很香甜,虽然只有短
短的三十多分钟,却效果极好,整个人神清气爽的,说不出的通透。

怕吵到北屋两个人,唐曼青穿了一件针织背心,披上个白纱披肩,蹬双平跟
凉鞋,带着女儿下楼转了一会儿,看着到三点了,才领着孩子上楼。

进屋的时候,凌白冰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她面前的茶几上放着果盘,里面
摆着几样水果,一个雕琢精美的玻璃碗里装满了西瓜球。

「青姐。」凌白冰站起身来打招呼,光滑的真丝睡袍顺着身体的动作滑了下
来,遮住春光乍现的美腿。

「你下楼买水果啦?我怎么没看见你呢?」这些水果都是新买的,冰箱里剩
的不多,她本打算晚饭后再买点的。

「我就在小区门口超市买的,没看着你们娘俩啊!」凌白冰抱过思思,嗲着
嗓子问她:「思思啊,告诉阿姨,刚才和妈妈去哪儿玩了?」

思思奶声奶气的说着刚才去了哪儿,都玩了什么,语调清脆,吐字清楚,让
凌白冰喜欢不已,不住地感叹这孩子口齿清晰。

李思平睡的迷迷糊糊的,被客厅的谈话声吵醒,他睁着惺忪的睡眼走出来,
朝客厅看了一眼,到洗手间撒了泡尿,洗了把脸,这才到客厅坐下,拿了个柿子
吃了起来。

「思思,来,先跟妈妈洗手,洗完手了好吃西瓜。」唐曼青白了继子一眼,
把女儿领去洗手间,这个时候她的思维方式就是长辈的,看不惯继子这样懒懒的
做派。

「睡多了吧?午睡不能超过一个半小时,睡多了反而难受。」凌白冰捻起一
个西瓜球,用牙签剔去瓜籽,递给李思平,不成想他竟然不接,而是笑着张开了
嘴。

凌白冰捶了他的胳膊一下,瞥了一眼卫生间的方向,动作飞快的把西瓜球塞
进了学生情郎的嘴里。

李思平心满意足的往后靠了靠,瘫坐在沙发上,把手放在凌白冰的背后轻轻
抚摸,手掌扣在少妇的尾椎骨位置,隔着丝质睡衣轻轻滑动。

凌白冰坐直身子,又往前倾了倾,让他的手可以伸到臀下「为非作歹」。

这时唐曼青领着女儿洗完了手,也过来坐下,给女儿拿了个西瓜球,自己也
吃了起来。

「嗯……」凌白冰微不可察的轻哼了一声,坏坏的男学生借着沙发的柔软,
把手按在了她的肛门上,异样的感觉让她差点把持不住。

「思平,下午咱们出去转转,小区附近有几个即将开盘的楼盘,去那儿看看,
了解了解行情。」唐曼青耳聪目明,早就看出继子的手在干嘛,她也不是没和他
干过这种事儿,便瞪了李思平一眼,出声帮着凌白冰遮掩。

「嗯,听您的。」李思平哼哈答应着,手上可没停。

凌白冰这才知道,唐曼青早就看穿了他们的把戏,脸色就有些羞窘,正不知
如何自处的时候,却听李思平说了句「青姨,我也要……」原来是他看继母喂思
思吃西瓜,要唐曼青也喂他吃一块。

唐曼青笑着嗔道:「你都多大人了,没长手啊要人喂?」嘴上说着,手上却
早已捏了一个剔干净的西瓜球,递到继子嘴边。

李思平吃下西瓜球,却没放过继母的白嫩手指,将那根食指含在嘴里吸吮了
起来。

「臭小子……」唐曼青被他的举动弄得身上一酥,差点就软倒下来,赶忙抽
回了手,离他远远的坐着,对凌白冰说道:「妹子你可离这个魔王远点吧,一天
天的没个消停……」

唐曼青的话给了凌白冰台阶下,她赶忙起身,扔下句「我去洗手」,逃也似
的脱离了李思平的魔掌掌控。

「好儿子,以后你可得注意点场合,我跟你冰姐一起伺候你,深了浅了都没
啥,但思思毕竟小,当着她和外人,可不能总这样……」唐曼青语重心长,却被
李思平听出来了弦外之音,「不能总这样」,那岂不是可以偶尔这样?

他意味深长的对继母笑了笑,点头说道:「听您的,肯定不总这样……」

听他把话音落在了「总」上,唐曼青知道被他戳穿了自己道貌岸然的外衣,
便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她确实喜欢这种和继子不停暧昧然后来一场酣畅淋漓性爱
的过程,也确实担心被外人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

如今填了一个凌白冰,就更加惹人注目了,所以确实应该更加小心。

李思平少年心性,因为初尝情爱美好,所以克制不住自己,毕竟就算是成熟
的男人,也不可能做到完全控制自己的欲望。

所以唐曼青并不苛求继子,只是作为继母和情人,应有的劝诫还是要有的。

凌白冰洗了手,换了衣服,李思平套上T 恤,四个人一起下楼,到附近的几
个售楼中心看楼。

唐曼青居住的小区开发时间不长,周边有几块地皮刚完成拆迁,即将开工建
设。

他们在一个比较出名的楼盘销售中心进行了现场参观,一位个子不高的男销
售领着他们先看了样板间,又带着他们到施工现场参观。

远处的平地上,有一两户破旧的平房可能是拆迁协议没有谈妥,孤零零的矗
立在那里,和不远处气派的高楼群,形成鲜明的对比。

这里临近东二环,住宅的售价在两千到五千一平,按四千一平算,要是把手
里的钱都买成房子,一百平左右的房子能买八九十套。

一算下来,三人都被这个数惊呆了,八十多套房子,房产证摞起来就得一人
高了吧?

唐曼青毕竟见过大世面的人,在税务系统多年,有钱人如过江之鲫,自己曾
经的枕边人就是优秀民营企业家,她率先反应过来,说道:「也不能可一个地方
买,也不能光买住宅,商铺增值幅度要比住宅快得多,还是得分开来投资,这样
好一点。」

「对,商铺租金都可贵了,比买住宅合适多了。」凌白冰两眼冒光,还沉浸
在八十套房子的虚妄幻想里不可自拔。

自己曾经可是一套房子都要愁的发慌的,如今竟然也能想着一次买多少套房
子了,凌白冰有些接受不了这种翻天覆地的变化,想着这种变化来自于身边这个
才十六周岁的男孩,她不自觉的向他靠了靠,手臂贴上了少年情郎的脊背。

什么是安全感?一个男人能够给自己提供稳定的物质生活,在此基础上还深
爱自己,哪怕他还爱着别人,这样的男人也会让女人觉得是安全的。

如果反过来呢?一个人男人深爱着自己,无比的专情,却要一起去过凄风苦
雨、颠沛流离的日子,又谈何安全感呢?

凌白冰并没有发觉自己的心态已经与当初截然不同了,曾经的她以为和丈夫
一屋遮风、片瓦挡雨、有吃有喝便无比幸福了,也就是所谓「有情饮水饱」;可
当她发现光喝水是怎么都喝不饱的时候,这种超然于物的心态就有了变化,在李
思平和唐曼青的不停影响下,也开始有些在意物质需求了。

其实她没想明白的是,人这种动物是会无限放大自己欲望的,越得不到的东
西,越觉得宝贵,而抱在手里的,哪怕是黄金,抱久了也会觉得重。

站在那里看堆积成山的金银财宝,第一天肯定会兴奋,第十天或许也不会麻
木,但一千天、一万天后呢?天天吃饺子一定会腻,窝头也会变成最美味的食物。

在不远的未来,谁又知道自己会不会觉得每日粗茶淡饭、草屋芒鞋才是最美
好的生活呢?

此时此刻,李思平并不知道凌白冰的心思,他听着售楼处销售人员的讲解,
和凌白冰并排而行,默默跟在唐曼青和男销售的后面,做着自己的打算。

因为他脸上稚气尚存,明显看得出来是个半大小子,所以男销售员热情都集
中在唐曼青身上。

这也不怪他,唐曼青本身就容貌身材俱佳,长久的富贵生活让她气态雍容,
举手投足间说不出的典雅高贵和自信,不知根底的人很容易被她唬住——或者说
这不过是她的另一面,和她在床上的放浪形骸一样,都是真实的她。

唐曼青用自己演绎了什么叫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也确实做到了床上是荡妇、
出门是贵妇、下厨是主妇,她懂得什么是生活,怎么去生活,也知道要及时行乐,
因为青春苦短、韶华易逝……

这样的尤物会让很多男人想入非非,但男销售想归想,更多的还是想多卖房
子多提成,刚才听这几位话里话外的意思,要买房子还不止买一套,他心中暗喜,
唾沫横飞的更加卖力讲解了。

「……我们这边的商铺还有十几个在售,其中有几个我是觉得特别好的,您
看这个位置,两面临街,紧邻路口,人流量大,开个餐厅啊什么的,那生意肯定
火的不行……

「……这个就是面积大点儿,一般人不敢做这么大的投资,您要是觉得行,
我可以给您个内部价!

「您看对面那个小区,去年建完的,一平米才两千八,现在涨到三千二了,
咱们开盘价才三千,就隔一条街,您算算,这买到手就赚了多少?」

唐曼青听得津津有味,却不成想,接下来的几天里,她听到的都是这样的「
狂轰滥炸」,和未来同行们专业的眼光来判断买主不同,此时的房产销售还处于
宁可错杀一千不能放过一个的销售水平。

第一天下午,她们只走了三个售楼处,便累得腰膝酸软,连原本打算好的晚
上再来一次并蒂花开也推迟到了第二天凌晨。接下来,他们又走了四天,这才确
定了购买的楼盘。

唐曼青的将手上的三千八百多万拿出来一部分,买了十七套大小不等的住宅,
十一个地段和格局都算上乘的商铺,凌白冰的那三百万,则变成了她名下的五套
住宅和两套商铺。

这些房子里有期房也有现房,基本上散落在城区各处,唐曼青作出这个决定,
也是出于对未来的考虑,一方面降低投资风险,一方面也是考虑到未来生活上的
需要。

这些房子,除了凌白冰名下的那些外,唐曼青只给自己留了两套商铺,算是
为女儿思思准备的嫁妆,其余的都落在了李思平名下。

她的意思很明确,以后家里再有什么投资的事情,不要再找她了,她原有的
房产和新购置的这两套商铺坚决不动,其他的李思平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了。

凌白冰看在眼里,心中也佩服唐曼青的睿智和豁达,这个女人真的是活的太
明白了,知道争取自己想要的东西,也知道适可而止,更懂得满足。

但她也更加明白,自己不是唐曼青,学不来她的这些举止做派,自己要做的,
就是做最真实的自己,活出自己的样子来,才是最美的样子。

              (未完待续)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