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骚货之王茵笺的自白】(十五)

  • 【我是骚货之王茵笺的自白】(十五)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激情都市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我是骚货之王茵笺的自白】(十五)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司机老王
2021年4月30日发表于:sexinsex
字数:7118字

第十五章

  在王天鹏的宿舍里醒来,就躺在昨天挨操的地方,桌子上。身上盖的不知是
谁的被子,臭烘烘的,倒是挺暖和。

  浑身酸痛。连逼和屁眼都疼。下面又湿又凉又黏,让我有点担心,精液,不
应该早就干了吗?

  赶紧掀被坐起身,低下头去看,除了逼口有点黏糊糊的东西,逼和以前没什
么两样,粉粉嫩嫩。摸了摸,倒是没有破的地方,屁眼也是一样。我不放心,感
觉了一下,又用手扣了扣,下面疼的不是很厉害,倒是扣出不少黏黏的,满手都
是。

  看了看,闻了闻,放在嘴里尝了尝,的确是逼水和精液的味道,就都吃了下
去。吃了一回又一回,连着弄了三回,下面才算干净。心想,那几个人还真是牲
口,也不知射了多少,到现在还这么多。

  看着逼和屁眼没什么大事,鸡巴操进去应该没问题,我放下了心,开始看其
它地方。身子还是干干净净的,只是有些地方有点薄薄的痂,应该是精斑吧。尝
了下,还真是。奶子看着也正常,白白的,还是那么大。咋晚那么使劲的又揉又
捏,上面一点痕迹都没留下,只是再捏有点疼罢了。

  看来奶子是不怕玩的。我想。只是这奶子天天被人又揉又捏的,也没见变大,
真不知谭晶晶那骚货,大奶子是怎么长出来的。

  再想想自己还真经操,五个大男人,操了一晚上,记得每人射了至少三回。
睡了一晚,现在除了有点酸有点痛,也没别的事,再来两根鸡巴还能应付。看来
这身子,真就是挨操用的。

  看看四周,一个人也没有,我从桌子上爬了下来。光着屁股,在屋子里转了
两圈。

  阳光透过窗帘,射进笔直的一道,亮眼的很。也不知是几点了,看样子快到
中午了吧,我想。男人也真差劲,操完,舒服够了,提上裤子就走,也没个人陪
陪我,他们可是五个人啊。勇哥他们也一样,操之前缠着你,操之后就没影了。
嗯,勇哥他们也是五个人,看来,五六个人一起操,肯定是没问题了。不知一次
最多我能禁得住多少个人操。十个?还是更多?二百多人就别想了,那是世界纪
录,那逼肯定都磨出茧子了。就是把我操死,估计也装不了那么多鸡巴。

  想想磨出茧子的逼的样子,我不由笑了。一边笑,一边看,男生宿舍就是脏
乱差。鞋乱扔着,那里都有。被子就只有一个人叠的整齐,其余的都在床上堆成
一团。床上有书,有衣服,臭袜子,还有内裤,也不知干净的还是脏的。我随手
拿过一条,上面还有大片黄色的暗痕,也不知是精是尿,闻一闻,骚臭。看看床
铺,应该是老大的。男生还真脏,我想。

  有几个人直接把没洗的裤头,袜子就扔在床头呢?我有点好奇。一个一个的
看了过去,查了一下。王天鹏最干净,老四,老五比老大还脏,不过最臭的袜子
还是老大的。

  在老四的枕头底下,还找到条女人的白色裤衩。上面一片一片深深浅浅的黄
色,一看就是老四用来撸管的。没想到他还有这爱好,倒是和许远能凑到一起去。

  把裤衩又放回了的枕头底下,才发现自己也把男生的袜子,裤衩全都闻了一
遍,难道说我也有这变态的爱好?

  搔着头想了想,可能还真有点,至少是有了这个趋势。自从被老师操了之后,
我是越来越喜欢男人的味道了。尤其是男人刚操完我那种体味,汗液混杂着精液
的味道。闻到这种味,总是让我想到被人操的感觉,紧张,舒服,刺激。我每次
都帮操完我的男人清理他们的鸡巴,用嘴舔的干干净净,也是想多闻闻那种味道。

  那种味道不常闻的到,渐渐的我对男人身上的各种味道也开始有了兴趣。汗
味,烟味,甚至尿臊味,都没那么烦了。那怕是臭脚丫子味,以前的确感到恶心,
自从被刘明用他的臭袜子和脚丫子折腾一番,也开始习惯了。有时候闻到了,想
起被虐的日子,心里也不知是反感还是期昐。唉,我在心里叹了口气,自己真是
越来越贱了。

  这么想着想着,发觉起床后,忙了半天,连衣服都没穿,想的全是挨操的事。
想想都觉得自己实在是太骚了。摇摇头,笑了笑,开始找衣服穿。

  这次来时就没穿内衣内裤,穿衣服也简单。刚把衣服穿上,就听到外面开始
有了动静。走到窗边,透过窗帘的缝向外看去,阳光下,已经有人三三两两的向
宿舍走了过来。

  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中午,难怪肚子会那么饿呢。一会儿,王天鹏他们就该
回来了吧,我想。我是现在赶快走,还是等他们回来呢?

  没犹豫多一会儿,就听到开门的声音。大门一开,李强走了进来。看见我坐
在床边,他关了门,走了过来。

  「呦,茵茵,起来啦。」

  「嗯,都快被你们折腾坏了,刚起。」我说。

  「起来就好。饿了吧,来,赶快吃点。」李强嬉皮笑脸的说着,拉开了裤链。

  「操,你是牲口啊,就想着这点事儿。」我有点不高兴。「人家刚起,还饿
着呢。」

  「是啊,这不怕你饿着,给你吃肉肠。」说着,李强从裤裆里掏出了鸡巴,
往我的脸上蹭。

  「操,」我心里越发的不高兴,不过才让他操了不到一天,他就真把我当成
了随便玩的烂婊子了。伸出手,一下抓住他的鸡巴,另一只手就准备去捏他的蛋。

  第二只手刚伸出去,就闻到了那浓浓的鸡巴的味道,精液伴着尿臊味,还隐
隐有点我骚水的味道。我又用力的吸了一下,第二只手托住了他的蛋。

  「鸡巴这么大味,还让我吃,信不信我捏爆了它。」我看着鸡巴头还被包皮
遮住一小半的鸡巴,舔了下嘴唇。

  「那能呀,哥可是最疼你了,你能忍心。」李强说。

  「有什么不忍心的,捏碎了,你也就踏实了,省得再祸害人。你说,你一共
操了我几回。」我用手撸了两下,鸡巴在我手里变大了些,鸡巴头全露了出来,
味更大了。

  「也没几回。昨晚三次,今天早上一回。」李强说。

  「操,还真是牲口。不对,今早…」我突然明白过来,我说为什么做梦还是
被操,醒了发现逼里还有那么多精,原来我睡的时候他们也没闲着。

  「我睡觉你们还操,真把我当人肉玩具啦。」我说。想捏他的蛋,看着已经
又大又硬的鸡巴,又有点舍不得。

  「嗐,你是不知道,你睡着的样子有多招人,今早大伙一看,真的是忍不住,
这才每人又来了一回。」李强说着,又把鸡巴向我脸上凑了凑。

  闻着那浓浓的腥味,我张开嘴,把鸡巴头含了进去,用舌尖轻轻的绕着鸡巴
头的沟舔着。听到李强舒服的呻吟,我把鸡巴整根吞进嘴。吸允着,又用舌头在
鸡巴的根部裹着,再一点一点用舌尖从根部到头部来来回回的舔着,刮着,让舌
头和鸡巴缠在了一起。

  「哦…嗯…」李强舒服的哼着,按着我的头,用力的挺着鸡巴向我嘴里顶。我
尽量的放开自己,让李强的鸡巴操到我的喉咙里,感觉到火热的鸡巴又大了一圈,
鸡巴蛋子一下又一下打在我的嘴唇上,啪啪的响。

  我的手不由自主的摸向了自己的逼,下面又岀水了。

  「我的水真多啊。」我在心里想。却发现水不仅异常的多,手感和平时也不
一样。再想一想,应该是骚逼里还有剩下的精液,被我的骚水一冲,一起流了出
来。

  上面吸着鸡巴就要吸出精,下面逼里还向外流着精。我在脑子里一想到自己
现在又骚又荡的样子,就忍不住更卖力的吃起鸡巴。

  李强的鸡巴操着我的嘴,就像操逼一样,次次到底,噗嗤直响。正是起劲的
时候,门又开了。斜眼看去,老大,四眼,王天鹏回来了。见我正吃着李强的鸡
巴,他们关上门,围了过来。一边说,一边看。

  我被李强按着头,大鸡巴操着嘴,每一下都直捅到嗓子眼里,捅得我浑身直
颤,也没功夫搭理他们。只是一边尽力吃着鸡巴,一边把手伸进裤子去扣弄着自
己的逼。

  不一会儿,李强的鸡巴就射出了精来,一滴不剩的直接射到我的嗓子眼里,
弄得嗓子又辣又痒,差点呛出眼泪来。

  意犹未尽的吐出了鸡巴,眼前又是一根又粗又大的腥臭鸡巴,是老大的。好
吧,即然吃了李强的,我也没办法厚此薄彼,只得张开嘴,让老大的鸡巴再操进
来。也算是帮他们把早上操完还没来得及清理的鸡巴清理干净。

  就这样,又花了二十分钟,我把四根鸡巴弄得干干净净,软绵绵的再也硬不
起来。抹干净嘴,总算在中午大家都午睡的时候,从男宿舍走了出去。

  走在校园里,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想想自己从昨晚到现在,被五个男人
玩的浑身酸痛,除肚子和逼里的精,嗯,可能屁眼里也有点,什么也没带走。婊
子卖逼还有钱呢,我是什么也没有,真比妓女还不如。操完我的男人都午睡了,
我还要自己找个地方吃饭去。一边快步向校外镇上的小吃铺,一边想,要是卖,
能挣多少钱呢?这帮男人也真差劲,连个饭钱都没给。

  勿勿吃完饭,就去教室上课。下午下了课,许远又缠了上来。我被王天鹏他
们操了一晚,正想放松放松,就和许远找了个没人的教室,让他给我按摩。

  许远现在对我言听计从,真的用他那双小胖手,给我全身揉了半个钟头。虽
然色色的总是偷偷在我身上摸一下,捏一把的,倒也一样解乏。

  解了乏,有了点兴致,看许远的小胖脸上开始有了汗珠,我有点心动,脱了
鞋,露出没洗的脚丫子,白生生的,在许远面前晃。

  许远和以前一样,乖乖的跪下捧着我的脚舔。舔完脚,又开始舔逼。我刚脱
下裤子时,自己都觉得骚味挺大,难得许远一如既往的恭恭敬敬,认认真真的伸
舌头就舔,把我下面舔的干干净净,舒舒坦坦,也不知有多少精都被他吃到了肚
子里。

  看许远这么卖力,我都有些不好意思。想了想既然都被这么多人操了,也不
差许远一个。当他露出硬挺挺的鸡巴,我就没用脚,而是让他骑到我身上来。

  许远应该也没操过女人。他激动的爬上来,脸上的痘痘冒着红光,下面却手
忙吊乱的东捅西插,差点操到我屁眼里。还是我用手扶着他的鸡巴,一点一点的
操到了我的逼里。

  在上面没一会儿,许远不出意外的射了。不过他比其他臭男人强,肯舔。他
用嘴把他射出来的东西清理干净,又真真切切的让我舒服了一回。

  我心满意足的提上裤子,看着胖乎乎的许远,心想,这是二十四个小时之内,
第六个上我的男人了。这回,可破了以前的纪录。

  给了许远一个灿烂的微笑,夸了他两句,我们俩各回各的宿舍。

  回到宿舍,正看见谭晶晶换衣服。我忍不住又上前去玩她的大白奶子。只是
这回,谭晶晶不象以前那么配合,让我感到有些纳闷。好在经过六个男人,我也
没有那么想,草草的摸了两把,揉了几下,便放了她。韩春雨在旁边撺掇着要帮
我,一起收拾收拾谭晶晶。我一想,要是不愿意,被人摸来摸去的确也挺难受,
还劝了韩春雨几句。

  接下来的几天,王天鹏宿舍的人天天缠着我。只要去了,就免不了被几根鸡
巴一起操,甚至是操了再操,鸡巴倒是足够了,只是那几个人,我总没那么喜欢。

  星期五,放了学,收拾好东西,出了校门,我去等公交车回家。上学两个月,
回家才两回。一次是十一,不得不回。还有一次,是来了月经,想起勇哥喜欢操
血逼,进城找勇哥挨操,顺便回趟家。

  实在是回家太没意思,还不如和同学玩,在小镇上逛。回到家也就是听父母
的骂。我是不明白,为什么无论做什么都要挨骂,还骂的那么难听。

  这一回回去,主要也是想找勇哥。我摆弄不清和王天鹏他们的关系,想就近
看看勇哥是怎么应付其他人的,再旁敲侧击的问几句,偷偷取点经。

  说起来,勇哥对我不错。虽然他一样是个王八蛋,头一两次还有点用强,可
以后对我却不算坏。有时我做的事,事后自己想想也知道是胡闹,他也没说什么。
我自己琢磨,他似乎想把我当红姐那样,平时能给他干活,他高兴还能给他干。
也是这个原因,我又不太想靠勇哥太近,我不想这么早就和他绑在一起。

  一边想着和勇哥他们见面该怎么做,一边向车站走,我就没仔细看路。快到
车站了,一下撞到一个人。

  张开嘴正准备道歉,两边又有两个人夹了上来。这才知道,是被人拦住了。

  「有话好说,什么都好商量。」我赶紧说。三个小伙子,一个我都惹不起,
别说三个了。看样子他们早有准备,吓唬什么的应该没用。一边说,我一边向四
周看了一圈,也真怪,附近还真没什么人。

  「好啊,那就跟我们走吧,有人找。」有个比我高不了多少的男孩说,本地
口音,不到二十的年纪。

  「好的,好的。哥,去那儿啊,谁找我。」我陪着笑脸。

  「少废话,快走。」那男孩手里动了动,晃出把水果刀,不长,亮闪闪的。
看着那水果刀,我咽了口吐沫。后背被人一推,不由自主的跟着那男孩走了起来。

  三转两绕,没走两分钟,到了一处工地。

  这地方我认识,其实算是我们学校的,是学校新扩建的部分。盖了一半,出
了事故,死了三个人,赔了一大笔钱,后续出了问题,暂时停建。我和王天鹏还
到这里打过野炮,只是盖的半好不好的一间间空房子怪瘆人的,就没再来过。

  被人连推带攘给弄进了工地,再进了一间屋子,屋里还有二个人,一男一女,
女的就是谭晶晶。

  「操,今天肯定要倒霉。」看到她,我就明白了。

  「王茵笺,你这骚逼。」看到我,谭晶晶跨了两步,一边骂,一边伸手冲着
我脸上扇了过来。我想躲,被两边的人按住,根本躲不开。

  一下接着一下,带着风,天地都响了起来,不停的响。世界都转了起来,不
停的转。

  当世界再一次稳定下来,我能再一次看清眼前的谭晶晶,我的脸,才感到疼,
要命的疼,脸疼,嘴也疼,嘴里咸咸的,我知道,那是血的滋味。耳朵,还在响,
轰轰的响。谭晶晶在我面前张着嘴,一张一合的。她是在说话吗?可我听不见。
她还揉着手,似乎是她的手也疼了。

  也许是一会儿,也许是一阵子,耳中轰轰的声小了,能听到谭晶晶骂我母狗
贱货的声音,脸更疼了。

  「烂逼,你他妈不是骚吗,想男人吗,今天一定让你舒服够。」谭晶晶冲着
我咬牙切齿。一转身,她搂住了身边男人的腰,把头靠了过去,又柔又娇的说,
「徐哥,就是她,可把你女人欺负惨了。今天一定要帮我解解气。」

  「行,行,没问题。咱们不是说好了吗,今天随你。」那男的说。说着一抬
腿,一脚向我踢来。「操你妈,敢欺负我女人。」

  一脚正中我的小肚子。我再站不住,连撞带疼倒在了地上。接着,一只皮鞋
踩在了我的脸上,又那么一捻。我的脸在地上磨擦着,剧痛,象千万根烧的火红
的针在我脸上扎,在我的脸上划,象上千斤的东西压在我的头上,压的我的头似
乎要被挤破,被挤扁,压的我的头里所有的东西,脑子,眼睛,舌头,血液都要
爆裂,都在胀痛。

  比头痛更痛的是肚子。那一脚直接让我再不能呼吸。我蜷着腰,一动不敢动。
那怕头被踩住,被碾压,我的身子也不敢再动。可就是不动,一波又一波的剧烈
的疼痛,让人发疯的疼痛,也一次次从肚子向全身扩散,就象有两只手撸着我的
肠子,把它象拧毛巾似的拧了又拧,挤了又挤。

  比疼痛更可怕的是担心,是害怕。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被踢坏了,肚子里的肠
子是不是破了,不然为什么那么疼,比大牛哥打我还疼。我不知道脸怎么样了,
脸皮是不是被碾没了,将来脸上会是什么样子,还能不能见人。我不知道他们要
把我怎么样,只是报复我一下还是要干什么。我不知道还要被打,被操,还是?
要挨多长时间打,要挨多长时间操?是不是会要彻底毁了我?会不会剁掉我一只
手?或者比这更可怕。谭晶晶受了那么多日子的气,她会不会突然发了疯,让她
男人杀了我?

  我不会死吧?这个念头吓坏了我。我想求饶,脸被踩着,张不开嘴。我想看
一看他们的脸色,却只能看见两双半鞋,和踩着我的鞋底和鞋底的泥。

  「来,咱们先把她衣服扒了。」谭晶晶说。

  我看着谭晶晶的那双半高跟鞋越来越近,看着另一双白球鞋也到了身边。接
下来,我身上的衣服,连撕带拉,一点不剩。有一只手,女人的手,在我身上轻
轻抚摸。摸到那里,那里就开始颤抖。

  「啧,王茵笺,你身子还真白,真嫩,真他妈淫贱。」谭晶晶说着,她的手,
摸到了我下面。「这么多毛,真他妈又骚又难看。」

  我的下面突然一痛,针扎似的痛。

  「叫你妈吓唬我,火烧阴毛。他妈的我今天就手撕阴毛,我就手撕阴毛。」

  我的下面,最娇嫩的地方,一阵又一阵的巨痛,无法形容的痛。谭晶晶接连
说了几十声「手撕阴毛」。每一声,就是一阵巨痛,几十阵巨痛一阵叠上一阵,
让我浑身是汗,让我身上每一块肉都在颤抖。我想叫,却被踩着叫不出声,只能
发出哼哼的声音。我用手挡,手被不知谁的脚踩的死死的。只能扭动身子试着躲
闪。

  「哟,还挺活泛。这回毛快拨光了,成了白虎。我说,你喜欢有毛的还是没
毛的。」一个男声说。

  「我喜欢有毛的。光秃秃的多没劲。你呢?」是带我过来的那个男孩的声音。

  「我喜欢没毛的,干净。」

  就在这些人的议论中,我的下面被谭晶晶一把又一把,不知拔成了什么样。

  「火烧阴毛,嗯,还有钳子拔指甲,对吧。」谭晶晶说着,按住了我的一只
被踩住的手,又轻轻的摸了起来。

  突然间,我感到无比的害怕,整个身体都被恐惧淹没。她不会真要把我曾经
说的,都做一遍吧?还有针扎奶头,钳子拧逼呢。我的手,我的奶子,我的逼,
我将来怎么活啊,我才十六啊。

  无与伦比的恐怖,让我的头嗡嗡作响。我忽然感到下面一片湿热,我,被吓
尿了。

  「操,看着挺白净的,真他妈脏。」有人说。

  「骚逼,真你妈骚。」谭晶晶说。说着,我的肚子又是阵巨痛,应该是她踢
了我一脚。

  「现在怎么办,这么脏,不好玩了。」一个人说。

  「好办,」在我头上有声音传了出来,是谭晶晶的男人,那个被叫做徐哥的
人说。「给她洗洗呗。既然她已经脏了,你们干脆就给她洗洗呗。」

  「洗?这儿那有水管啊?」

  「你笨啊,你身上不就有啊。浇她一泡,她的尿不就冲掉了。」徐哥说。

  「对啊。徐哥这个主意好。我还真没干过,有意思。」

  「来,浇一泡。给这骚货洗个澡。」

  我脸上的脚挪走了。总算能活动活动头,张张嘴了。

  只是,我刚把头挪正,抬眼看到的,就是四个男人扶着他们的鸡巴对着我,
射出一股股黄黄的尿。刚想张开嘴说什么,尿就堵住了我的嘴,又热又骚,又苦
又涩。

  温热的尿浇在我的脸上,嘴里,头发中,奶子上,身体旁。我紧闭着眼,任
一股股的尿浇着,我想,这回,算是内外都骚透了。

(第十五章完)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