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师的遗产】(7)

  • 【催眠师的遗产】(7)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BIC
2020年5月10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本站首发
字数:6566

****************************************************************

  作者说:非常感谢各位的留言和点赞支持。有脑洞大开的读者,也有感情真
挚的读者,也有提供情节的读者,作者君真的非常感谢各位的留言。

  我看到有朋友觉得这篇文章的世界格局有点小,我是想说,正是因为格局大,
才要从小处入手。我想要将每一个主角的女人都塑造的有自己的灵魂,不然光是
一个机器奴隶,和飞机杯有啥区别?正是因为这样,我的笔墨消耗会比较多,篇
幅会比较长,铺垫和思考也会有,有些部分算是从原作者那里接下来的担子。但
是我保证将来的情节是可期待的,虽然是都市背景,但是各色各样的美女佳人,
冰冷,热情,呆萌,火辣,御姐,活泼,幽默,成熟,等等,还有不同的职业和
身份,母亲,教师,秘书,学生,舞蹈老师,音乐老师,等等,而且针对不同的
性格和身份,我还有设计不同的修改手法。

  至于有些读者提出来的调教情节,我个人则是会看情况写。毕竟有了催眠,
再去为了摧毁女性的自尊而调教,是没有什么意义的。而为了获得更高的性快感,
在一定程度上是可行的。

  至于催眠师的背景,很多东西其实原作者已经设计好了的,我也不好魔改,
所以写出来算是顺水推舟,可能会和一些观众的期待不符,但是我也没办法,原
作者伏笔在原文都埋了,我也只能接着他的写了。

  最后,转载请留全尸,多谢。

****************************************************************

              第七章·前奏

  「呀,呀……」

  娇柔可人的喘息声从厨房里传了出来,在偌大的房子内回响,声音娇媚又温
柔,甜美和淫荡完美融合,光是声音就足以让任何正常的男性欲血沸腾一硬如柱,
若是意志力差的,说不定还会立马缴械。

  而此时在厨房里的除了我和若依姐,自然不会有别人了。

  若依姐白嫩的玉手无力地抓着铁锅的把手和锅铲,时不时的震动从身后传来,
顶得她的身体止不住的上下摇晃,连带着锅和铲都在剧烈的抖动,几乎是在胡乱
地翻着锅内的菜了。

  粉红色的可爱围裙在若依姐修长的两腿间垂下,底下的若依姐赫然是真空上
阵,修长细腻的腿上穿着白色的纯洁带花蕾丝,而此时这双白皙细腻的修长美腿
被我强制拉成了一字马摁在了灶台边缘的瓷砖上,我双手从若依姐娇嫩的腰间穿
过,紧紧地抓在她饱满丰盈的巨大柔软的乳房上,将那在学校里有无数男生窥觑
的柔软乳房肆意的揉成百般模样,防止若依姐从我的身上滑落。

  在若依姐大大张开紧贴在冰冷瓷砖的修长白嫩的两腿之间的粉嫩蜜穴里,一
只粗大黝黑的肉棒正在娇嫩的花谷间毫不怜惜的高速进出,使得那娇嫩粉柔的被
蹂躏的翻入翻出,还溅起丝丝缕缕从那紧窄娇柔的蜜道里泛出的晶莹淫液,伴随
着凶猛冲刺的粗大肉棒撞击到柔嫩子宫口时的闷响发出咕叽咕叽的淫靡之声。

  「啊……啊,好弟弟,太深,太深了,呀!……哈,哈,哥,哥哥,要弄死
人家了,……要把子宫口插穿了,呀啊!……射,射进来呀,让姐姐给你生个孩
子,射啊……射进来,……小弟你,你怎么还不射啊,……呀,啊!弄死我啦
……姐求求你射吧!……太大,太深了!……呃啊呀!!」

  被一字马拉开架在灶台边上的若依姐娇躯一颤,纠缠着肉棒的温暖蜜穴突然
开始猛烈的收缩,紧紧地夹住粗长的肉棒,花心下陷,死死地含弄着龟头不让其
拔出,开始一阵阵的抽搐,随后阴关大开,一股股清凉舒润的阴精当头淋下,冲
刷着龟头带来一阵阵电击般的酥麻快感。

  「还没结束呢。」我低头俯在若依姐粉嫩晶莹的玉耳边挑逗到,大手将高潮
后瘫软下来的若依姐的温润柔软的娇躯揽在怀里,一米七几的身高像是个小孩子
一样被我架在灶台的边上,我一边快速的将火给关掉,一边用着黝黑粗长的大鸡
巴猛烈地撞击着她柔软紧窄的蜜穴,挤开颗粒分明纠缠紧致的肉壁,凶狠地撞击
着柔嫩紧闭着的子宫口,听着耳边若依姐咿咿呀呀娇媚的求饶声,挺动的动作却
忍不住更大了一分。

  「别,别操了……啊!……小弟,姐姐要,要被你操死了,要被大鸡巴操
……呀,操死了,唔,……不,不要了啊……不要了!别啊!……小弟操死姐姐
了,操死姐姐了,……呜呜……呜,别操了,别操了,呜呜呜……别,啊啊!
……不要啊……!」

  若依姐忍不住扬起了头,露出了修长白皙的天鹅颈,优雅高贵的丹凤眼角忍
不住地滑落了几滴晶莹的眼泪,双手控制不住地松开了锅铲环抱在了我的脑后,
平坦如玉的小腹一阵阵的抽搐收缩,整个人像是痉挛似的,阴道死死的包裹着粗
大的肉棒让我难以再抽动,随后若依姐纤腰一挺,圆润的翘臀往我的小腹上啪的
一撞,子宫口不留丝毫空隙的缠住粗大的龟头,娇躯一阵抖动,又泄身了。

  这次若依姐的泄身让火热紧窄的蜜穴内前所未有的紧窄地缠住了我粗大的肉
棒,花心处的软肉更是着了魔一般几乎将整个龟头都吞了进去,死死地包裹住,
挤压磨动,让我龟头一阵抖动,也是支撑不住,攀上了巅峰。

  我双手紧紧地抓住若依姐娇嫩的巨乳,下身奋力的往上一挺,似乎想要将剩
下的一节完全插进去似的,双手狠狠地抓着若依姐的巨乳带着她的身体往下一压,
龟头瞬间膨胀,直插在娇嫩的花心深处将浓稠炙热的精液一股股的喷射了出来。

  「小弟终于射,射了……让姐姐怀上你的孩子吧!嗯啊……呀!」

  啵的一声轻响,仍旧坚挺的粗大肉棒从粉嫩中泛着淫荡水光的蜜穴中抽了出
来,还恶作剧似的用炙热的龟头顶了顶被蹂躏的狼藉一片的小穴,而马眼轻撞在
小巧娇嫩的阴蒂上,让若依姐的娇躯又止不住的一颤。

  可能是因为一字马的特殊关系,也有可能是因为若依姐的小穴实在太紧窄,
花心的吸吮力太强,过了好一会都没有一滴精液溢出,像是被牢牢地锁在了若依
姐娇嫩紧窄的阴道里似的。

  若依姐满脸娇羞的红晕,玲珑有致的玉体上布满了香汗,纤秀的柳眉不知道
是痛苦还是舒畅的微皱着,一双丹凤眼里情意迷离,粉嫩的脸颊两侧还带着刚才
被我操哭时留下的晶莹泪痕。

  「若依姐被我操哭了哦,羞羞诶。」

  我浑身赤裸的站在一旁,调笑地看着无力地跌坐在地上的若依姐。

  「得了便宜还卖乖,看我不弄你!」

  若依姐挽了挽散乱的秀发,一双妩媚的凤眼娇羞地瞪了我一眼,趁我一个不
注意,伸出手来直接抓住了我胯下仍旧坚挺的肉棒,粉嫩的朱唇一张,就将接近
一半的肉棒吞了进去。

  「嘶!」

  我瞪大了双眸,没想到平时高贵优雅的若依姐竟然搞这种突袭。

  霎时间我只感觉到粗大的肉棒进入了一个温暖湿润的窄小腔室里,有一个柔
软又有韧性的物体不停的绕着肉棒和龟头舔动,时不时的还朝着马眼突进,用那
粉嫩柔软的舌尖刺激着敏感的尿道口,给我一种好像要尿尿却又尿不出来的感觉,
一下子酥爽参半,但看着若依姐努力地张大自己娇嫩的红唇吞咽着粗大黝黑的肉
棒,还是开心的不行。

  从来没想过以前开朗活泼的若依姐能心甘情愿地跪在我的身前,用她那性感
娇嫩的红唇服侍着我粗大的肉棒,一股别样的刺激征服感涌上了我的心头,让我
的双手情不自禁地搭上了若依姐娇俏的脑袋,手指插在她柔顺飘逸的秀发里,摁
着她的头,挺动着腰身,不断地让自己的肉棒在表姐的娇小温润的小嘴里进出。

  就在这时,若依姐娇嫩的舌头绕着我的龟头转了两圈,无比可爱地抬起头看
了我一眼,漂亮美丽的丹凤眼眨了眨。

  不用说我就明白了,若依姐还想要挑战一次深喉。

  竟然佳人有此追求,我自然不能拒绝。

  我点了点头,手指轻轻地拍了拍若依姐的脑袋,随后手臂就放松了下来,任
由若依姐的小嘴含弄着我的胯下长枪,任意施为。

  若依姐将一双玉手搭上了我的臀部,理了理披散的秀发,又调整了一下肉棒
和喉咙的位置,就直接开始埋头往下咽!

  「咕叽……咕叽……」

  粗大的龟头顶在窄小紧致的喉咙口上不得寸进,明显是太大了,可若依姐却
是丝毫不放弃,柔荑紧抓着我的臀肉,爆发出一股女生罕见的气势和力气,用力
地带着自己的朱唇往阴茎的底部顶去,同时不停地活动挤压着自己的喉咙,想要
将窄小的喉关略微扩张开来,随后吞下一整根肉棒。

  就在若依姐再次尝试吞咽口水扩张喉关的期间,她终于发现自己的喉咙比之
前微微张大了一点,正好能勉强挤入龟头的前端了。

  林若依心中一喜,一双美眸里闪烁着开心的光芒,摁在我臀后的双手一用力,
娇俏的脑袋用力龟头上一顶,带着龟头瞬间猛力地破开了紧窄喉管的束缚,深入
到了细嫩的喉管里。

  不过到了喉管里就轻松些许了,毕竟最粗大的龟头部分已经成功的被吞咽了
下去,林若依再次深吸一口气,搭在我屁股上的双手暗暗用力,带着自己娇俏的
脑袋一点一点的将粗长的肉棒全部吞咽了下去,纤细修长的天鹅颈上逐渐的被顶
出一道肉眼可见的淫靡凸起,直到那小巧高挺的琼鼻轻轻的撞在了我的小腹上

  真他妈爽啊。

  我本来搭在若依姐的脑后没有用力的双手此时忍不住地将若依姐的脑袋狠狠
地摁在了我的小腹上,感受着那紧窄细嫩温暖湿润的喉道给粗大肉棒带来的舒爽
按摩。

  虽然不是若依姐第一次为我深喉,可之前是在被子里,现在是亲眼看着若依
姐在我没有干预的情况下将我粗大的肉棒一点一点,一节一节的吞咽了下去。

  若依姐的紧窄喉管正止不住的抽动颤抖,小巧可爱的鼻子和整个修长白皙被
粗大肉棒顶起一道肉陵的天鹅颈一起颤抖着,喉咙不自然的上下滑动,拼了命地
挤压着我的肉棒,像是要将肉棒纠缠绞碎似的,可这一切在主人自愿深喉的强大
控制力下自然是徒劳无功。

  若依姐微微闭着眼皮,有些痛苦地张了张粉嫩柔软的朱唇,重新地包裹住肉
棒,随后就任由我的大手摁在她的脑后,也没有挣扎,显然也是想和我一起试试
这种深喉能持续多久。

  可还没到三分钟,不是若依姐坚持不住了,而是我在那紧窄的像是幼女小穴
一般的温润喉道里坚持不住了,龟头控制不住的胀大,脊柱酸麻,大手摁着若依
姐娇俏的小脑袋,健壮的小腹顶着若依姐小巧的琼鼻,低吼一声,就这么插在若
依姐的喉咙深处,将浓稠炙热的精子一股又一股的喷射了出来。

  「唔唔……」

  若依姐扬着精致俏丽的脸,柔软性感的粉唇含着黝黑粗大的肉棒,天鹅似高
雅洁白的脖颈上喉结上下滚动,俨然是在快速地吞咽我狂烈喷发的精液。

  好一会之后,雨收云散。

  我抖了抖裤子,将腰带紧了紧,看着若依姐举着透明的玻璃杯喝着水,那粉
红娇嫩的朱唇搭在杯子的边缘显得那么高雅,让人想不到就在几分钟前这张美丽
性感的唇还含着她亲表弟的粗大肉棒。

  「还看!」

  若依姐放下水杯,美眸瞪了我一眼,伸手推攘着我,嘴上道:「赶紧赶紧,
给老娘出去。」

  「做个饭你还来搅和,小心一会不给你饭吃。」

  若依姐气鼓鼓的,倒是那粉嫩的俏脸让人看了只觉得可爱,半点生不起气来。

  「嘿嘿,这不是,若依姐你太漂亮了嘛,让人根本就把持不住啊……」

  我一边讪笑着,一手搂着若依姐纤细的腰肢,在她的身上缓慢的游走。

  经常锻炼又练瑜伽的女生果然是不一样,这腰又细又紧致,尽管在和若依姐
疯狂的时候我已经见识过了,只是不管怎么摸怎么看,都是不够的。

  「男人的嘴……哼。」若依姐娇哼一声,也没阻止我在她腰上乱摸的手。

  我将搂着若依姐腰的手紧了紧,将她拉到近前,看着她纤细秀雅的睫毛,坏
笑道:「那肯定是比不上若依姐的嘴,又软又滑,小舌头又灵活,喉咙又紧窄……」

  「去你的!」

  若依姐咬牙切齿地踩了我一脚,「就知道你嘴里没好……唔!」

  林若依双眸睁大,感受着被用力堵住的唇上传来的湿润气息,看着表弟近在
咫尺的脸庞,一股浓烈的雄性荷尔蒙冲击着她的心,让心跳控制不住的加快了速
度。

  那气息如狂风扫落叶般撬开了她的唇关,在她的嘴里席卷了一圈后才满足地
撤离,在空中拉起了一丝晶莹淫靡的丝线。

  「我去做饭了。」

  林若依俏脸羞红地推开自己的表弟,飞快地转身躲进了厨房,随后将火点了
起来,继续操锅持铲地做着饭菜。

  见状,我轻笑了一下,也不再去打扰表姐,反而是转身走向书房,拿出了几
张草稿纸,开始规划接下来的行程。

  我和若依姐的大学是没有强制住宿的要求的,虽然处于学生安全方面的考虑,
并不允许大一新生租房自住,但是住在亲戚家,是一点问题也没有的。

  这样一来,我就有了名正言顺的理由留在表姐家里了。

  而且这个要求,如今的若依姐是肯定不会拒绝的。

  几天前还从来不让人来到她住的地方,甚至稍微提起就会炸毛,如今的情形,
谁又能想到呢?

  笔盖轻轻敲击着桌子,我心里多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

  有点像惆怅,有点像满足,有点像自豪,又有点像是恐惧……

  若是没了催眠……

  或者说,若是若依姐被他人捡了漏,我真是连想也不敢想那般场面,尽管我
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就是了。

  不过,谁在乎呢?今朝有酒今朝醉,事已至此,胡思乱想毫无益处。不过为
了自己的未来,我的计划必须得再谨慎一些才行。

  至于如今首当其冲的大事,自然是查清楚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那个催眠师的
身份!

  我看着被我写在纸上的众多调查思路,目光微凝,虽然不知道那个催眠师为
何消失,但是若是他没走,那我不介意送他上路。

  这件事情,只能是烂在自己一个人肚子里的秘密!

  ……

  「小弟,开饭啦!」娇俏中带着点英气的女声传来,将我从书房唤到了餐桌
前。

  若依姐解下身上的围裙,露出下面不着片缕的绝美胴体,毫不避讳的在我眼
前换起了衣服。

  此刻心怀大事的我倒是没有再去骚扰若依姐,一边吃着新鲜出炉的饭菜,一
边看着若依姐在自己的白色蕾丝丁字裤和胸罩外穿上了一件米色的雪纺纱裙,一
股高贵优雅的气质扑面而来,栗色的波浪长发又给这一份优雅添上了些许性感。

  就着若依姐这般美女的穿衣秀下饭,也是绝了。

  都说秀色可餐,若是佳人配着美食一起,那当算是加餐了。

  我在自己身边为若依姐拉了个椅子,虽然刚在我面前换完衣服,但是她没有
丝毫羞涩,落落大方地坐在了我身边,柔软的手臂和大腿紧贴着我,还带来了一
股幽香。

  我情不自禁地往桌子下看了一眼,原本表姐穿的雪纺裙并不短,也到了膝盖
下方,但此时一坐下来,特别是在若依姐还没有特意遮掩的情况下,裙子一下就
褪到了大腿的中央。

  「怎么了?」

  林若依给自己夹了口菜,才发现自己表弟停下了筷子,往桌子底下不知道看
着什么。

  我看着若依姐雪白修长的大腿眼热,干脆伸手在她白嫩的大腿上拍了拍,而
若依姐呆了一下,马上反应了过来。

  「咯咯。」若依姐娇笑一声,随即就自然地将自己两条雪白美妙的大长腿架
到了我的腿上,任由我的手在她的大腿小腿还有玉足上来回摩挲,她略微调了一
下椅子的角度,上半身颇为正经的坐着,进食的样子也相当淑女,只是下半身的
裙子则是被我推到了她的大腿根处,左手肆无忌惮地在她柔软温润的腿上摸来摸
去。

  我一边吃着饭,一边玩弄着若依姐的小巧玉足。

  这双小脚我可是眼馋很久了,想着之前看到若依姐穿高跟时露出来的雪白脚
背时就想着怎么玩弄这双玉足,如今总算是实现了梦想。

  不过,我心里思量着,是该什么时候让若依姐穿着丝袜和高跟给我好好足交
一次才好。

  要不,就今晚吧。

  「别闹!」若依姐拿着筷子的尾端突然在我脑袋上敲了一下,笑着道:「痒
死了,你还让不让人吃饭。」

  「啊!」我脑袋一痛,看着若依姐发威的样子,我也只得将挠着若依姐脚底
板的手指停了下来,改为握着把玩。

  「真是拿你没办法。」若依姐笑着摇头,波浪的长发在空中摇摆,手里的筷
子又给我夹了些肉和蔬菜。

  「快吃吧,我下午还有专业课呢。」

  说完,若依姐还满是幽怨地看了我一眼,「这都旷了几天课了,都是因为你。」

  我嘿嘿一笑,边吃着饭边玩弄着若依姐白嫩的小脚,并不打算反驳。

  若依姐脸带羞红地瞟了我一眼,嘴里小声嘀咕:「老是搞得人下不了床,这
样下去还怎么上课呀。」

  我听着心里火热,还带着一股特殊的满足感,尽管知道对自己表姐的爱不是
很正常,但还是忍不住对她爱的更深一分。

  或许这就是命运吧。

  吃完饭后,洗碗收拾的事情自然不用我来做,虽然我有点像帮表姐分摊一下,
这样更能让我感觉到我们好像是在恋爱一般,但是若依姐拒绝了我的帮忙。

  「我一个人的时候就是自己收拾,你还是去沙发上刷手机吧。」若依姐就这
么霸气地拒绝了我。

  我只能无奈地摸着鼻子,悻悻地转身窝进了沙发里,开始刷起了手机。

  一边查着资料,一边在手机加密的备忘录里记着,不过写着写着,我好像突
然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什么。

  房间,一个被封闭了一年半的房间……

  原来的那个催眠师在这里住过啊!

  我一拍脑袋,有些懊恼自己怎么没早想到。

  这样的话,我直接问若依姐不就好了?

  我如今可是控制着她最深的潜意识,就算是之前的催眠师设下了什么禁制,
我也能够毫不费力地越过。

  一念及此,我内心的冲动愈发控制不住了,朝着还在餐厨房的若依姐大声喊
道:「姐,我有个事想问你!」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