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忆】(2)

  • 【师·忆】(2)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对愁眠
2020年12月发布于第一会所
本站首发
字数:10914

  前言:本章无肉戏

  正文:不知过了多久,我才有一点知觉,这种感觉就像失重,浑身都不舒服,
我的身体也动不了,而且眼睛也睁不开,特别疲倦,就好像熬了好几天大夜,十
分想睡觉。

  怎么了?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这么黑,又这么静!我好像记得自己遭遇了
车祸,我是在哪儿?医院?我为什么不能动,眼睛也看不见?

  突然,黑暗中突然光芒四射,奇怪的是我一点儿都不觉得刺眼,反而一直盯
着那团光。不一会儿,光芒减弱,但是光团里好像出现了一幅幅图像,看起来就
像电影院放电影一样。

  「你来了。」

  在这寂静地掉根针都听得清清楚楚的世界,这一声突如其来,我吓得赶紧跳
起来!往左一看,是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看起来20多岁,模样挺清秀,
但是脸色太白了,就跟病入膏肓的病人一样。

  「不必紧张,放松。」他对我轻轻一笑,他应该是对我示意友好,不过就这
惨白的面色……我真的怀疑我是见了鬼了。

  「你说的也对。」他伸手打了一个响指,我怔怔地看着他,心想这人谁啊说
着这么莫名其妙的话。

  一声清脆的响指,整个世界还是那么黑暗,只不过再也不是黑乎乎的一片什
么也没有了,我撇头一看,发现腿边是电影院的座位。

  我居然在电影院里!我刚刚……诶?我居然能动了!

  「放轻松,坐下来吧,看一看,好好地看一看。」这一脸煞白的男人潇洒地
翘着二郎腿,拍拍自己旁边的座位。

  「我知道你现在有很多问题想问,但是你还是得看,看吧。」他伸手一指,
我一看,屏幕里放着电影。

  电影刚刚开始,第一幕就是一辆疾驰的摩托车失控,闯红灯撞到一辆奥拓后,
司机直接被撞飞,那摩托车直接裂开,车头好巧不巧,砸进过路的一辆出租车前
窗……

  这时镜头拉近,司机和副座的人当场去世,而那个副座的人,就是我!

  「不是,那是……我?!」我吓得直接就瘫在西装男人旁边,西装男人倒是
很平静,拍拍我的肩膀,安慰道:「这不是梦,这是真的,你不用怀疑,现在你
就在太平间躺着呢。」

  「我不信……我不信……」我浑身都是冰冷的,就像跳进冰窟窿一般,瑟瑟
发抖。

  西装男人仿佛听不到我恐惧的呓语,继续说:「看开点儿吧,现在你应该做
的,是好好看看你的一生。」

  「我不会死的……我还没给我爸妈尽孝呢,我还没结婚,我……我还没活够。」

  「唉,那个屏幕里播放的,就是你简短一生中,快乐的部分,与其痛苦不甘,
还不如好好再回忆一遍,你曾经历过的快乐。」

  说完,西装男人优雅地起身,看着缩成一团的我,默默消失于黑暗之中。

  偌大的电影院,只剩下我一个人,我曾经跟哥们开玩笑说总有一天我要包场,
呵呵,今天终于包场了,播的还是我的人生电影。

  我觉得我应该在哭吧,可是摸摸自己的脸,干干净净,什么也没有,这就是
灵魂吗?连眼泪都不会有。

  鸦雀无声,电影院里鸦雀无声,屏幕里现在是我和孟叶老师恋爱,做爱的画
面,没有声音,就是一部默片。

  电影从我死亡的那一刻,倒叙式地播放我一生的快乐。有跟小女友相恋的点
点滴滴;有跟孟叶老师欲仙欲死,先有性后有爱的画面;有大学四年跟舍友们出
去学习、实习的场景;有我在学姐身上结束处男之身的画面。再有就是高中时期,
和死党一起学习,鬼混的日子,我们有多长时间没见面了……

  还有高中时候,我的英语老师章军莉,看着屏幕里她温柔地教导我,关心我,
最后是对她表白后,她狠心拒绝但依依不舍的眼神,我的心里既温暖又酸楚。

  她是我情感上的初恋,高一的时候我看见她,就对她特别有好感。如果说孟
叶老师是肉体上的执念,那么章军莉老师就是我情窦初开的梦。

  那年她32岁,单身未婚,身材很匀称,重要是知性的那种美,看着她在办
公室戴着眼镜,柔美的阳光洒在她栗棕色的长发上,整个人仿佛被镶嵌一道金边
……那一刻,我陷入了爱河,她的爱河。

  尽管我努力地争取,但是因为年龄和身份,这份爱没有结果,我能肯定老师
是对我有感觉的,但是没有办法,我的初恋从告白开始就结束了。

  再往前,就是我的初中时光,初中三年,有小伙伴们相处的日子,有很多人
我都已经说不出来名字了。然后出现了那些老师们,我记得老师们知道我的家庭
情况,对我非常好,画面里,是一位位成熟的女性,她们和蔼可亲,浑身散发着
知性的光辉。

  有班主任兼数学老师孟叶;有对我严厉但是非常关心我的英语老师张素媛;
永远都温柔的语文老师郭艳,可惜教了我们两年就走了;初三尽职尽责的语文老
师吕欢;幽默风趣和严厉毒舌并存的物理老师谢云彤;没事儿口头禅总是「啊」
让人遐想的化学老师林丽。

  这些主科老师都是30多岁的女性,重新看见她们年轻时候的模样,我发现
她们也是拥有成熟风情的熟女。

  那个时候我希望有像她们一样对我好的妈妈,又希望能拥有她们成熟的身体。
对她们的感觉,没有高中时期的爱情,只有我从小缺爱的渴望,和青春期那源源
不断的性欲。

  说来奇怪,初中的时候天天都会想一些色色的事儿,高中时期看见章军莉老
师后,那种性欲的想法却非常少了,那个时候在我的意识里,爱情是纯洁的,所
以对章老师并没有很强烈的性欲。

  要这么说,我是真的挺混蛋的,章老师是初恋,小女友是真爱,那孟叶老师
就是一个压抑了10年的性欲执念,我迷茫了,我对她的爱有多少?

  后来,是我回到老家之前的那一段简短的初一时光,而且还没上完,这段时
间一年不到,没什么快乐的记忆,我唯一记得的就是我的班主任倪虹老师。

  那段日子父母在山东卖衣服,有个小店面,生活还算过得去,刚好赶上小升
初,我就被接过去念初中,可惜啊,父亲搞貂皮破产了,我们只能回老家了,那
个时候不得不回家,不得已初一下学期上了一多半就回去了,这才导致我重新上
一次初一。

  屏幕里出现倪虹老师的身影,她长着小虎牙,挺平易近人的,我跟她关系很
好,因为她跟我是老乡,那个时候寒假她总会邀请我去她家玩。

  再往前,小学时期,没什么快乐的画面,因为那时候父母总是打架,给我的
幼小心灵造成了大大的创伤。然后是寥寥的几个画面,变成了家庭的场景,爷爷
奶奶,姥姥姥爷,姑姑姑父,大姨老姨,大哥老妹……我的亲人们,一一出现在
屏幕里,不知不觉地,我笑了,笑得很苦涩。

  为什么……没有我的父母。他们到底爱我吗?我嘴里说着要尽孝,可是我
……还爱他们吗?

  最后一个画面,是刺眼又缭乱的「雪花」。

  「我还是不甘心啊……我没有跟筱新成家,没有体会过家的温暖,我还没有
为人父,还没有过完我的一生,我怎么就这么死了……」

  「李怀先生……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西装男突然出现在我身后,声音隐隐有些慌乱。

  「你能不能不要神出鬼没的,说吧。」我坦然了,投胎吗?我倒是还想看一
看地府啊,阎王爷啊都是什么样的。

  「你先不要生气,听我先说完,生死簿上你的经历是车祸意外但略有小伤,
结果判官眼花,把你和一个杀人犯搞乱了,杀人犯遭了报应,但你也遭受无妄之
灾……」

  我都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是什么样的……愤怒,愤怒,还他妈的是愤怒。

  「好消息是,我们及时地发现了这个错误,打算让你还阳重生。」

  「坏消息呢?」我感觉不妙。

  「坏消息是,刚刚得知,你的尸体被火化了,渣都没剩……」

  「为什么!我在这里一天都没到!「我气得牙痒痒,一般都是第三天才火化
的,怎么这么快就火化了!

  「这里的时间和现实世界不一样,其实本来可以帮你把尸体修复一下,但是
太晚了。」西装男抱歉地看着我。

  「所以呢?让我借尸还魂?」我看了不少类似这样的小说,真没想到这种狗
血的剧情会发生在我身上。

  「不行的,每个身体和灵魂就像机器一样,都是配套的,一般情况下你可以
附身,但是不会停留太长时间。」

  「难道没有借尸还魂的事情?」我不解地问,其实我已经慌了,要是连借尸
还魂都做不到,我就只能投胎了。

  「借尸还魂的情况是有的,那是灵魂和尸体的契合度高,但就算成功了,你
也永远不能像正常人生活。你会吃不下去饭,但你依然会饿,你无法像正常人那
样代谢,你会无法入睡……总之借尸还魂后,你虽然是人,却也不是人。」

  听到这话,我愣住了,难道我要变成孤魂野鬼吗,我他妈死了还这么倒霉吗?
完了,刚有的希望,又没了……

  我颓废地喃喃道:「那我怎么办?投胎吗?」

  「阳寿未尽的人,是不能投胎的,尽管在生死簿上你的情况已经改正,但是
你确实无法还阳。」西装男不好意思地搓搓手,继续道:「你先别急,我们会继
续想办法的……生死乃天理命数,绝对不能擅自更改,其实这个情况下你投胎是
最好的选择,但是……唉。」

  「我就是个凡人,不至于吧。」

  「芸芸众生皆有命理定数,随意伤无辜损天道是会折修为的。那判官是个关
系户,没什么修为,它直接自爆了。但若是不把你这个问题解决,因果相连,阎
王那都会受到牵连。」

  「总感觉你在小题大做……这么多年难道就没出现过我这种情况吗?」哪怕
是仙神鬼,总会有出错的时候吧。

  「以前有过,出了大乱,因此再也没有人敢忽视这个问题。」西装男擦了擦
汗,好像焦急地等待着什么。

  「什么大乱?」我就跟个好奇宝宝似的,什么都问。

  「我……做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阴差,这是头一回跟魂说这么多的话。」西装
男表情很微妙,我也很会看眼色地招呼他就座,讲故事也不能总站着谈吧。

  至于我自己,呵,虽然刚刚很激动,但是一想,不管是投胎,还是魂飞魄散,
都没什么区别了,反正都会失去现在的一切记忆,什么也不知道,我也看开了,
死过一次的人居然这么容易就看开了。

  「凡修行者,需汲天地精华,吸了多少,就会相应地产生多少与之相反的能
量,在这儿我们叫他负能量。负能量过多,对这世界的危害就越大,你可以理解
为吸入氧气呼出二氧化碳,二氧化碳过多会产生温室气体一样……」

  「可负能量比二氧化碳要可怕得多,如何中和这些负能量呢?就是修行者的
死,他们一死,其真元法力就会自动中和自己产生的负能量,重新变回天地灵气
……修行者们修行乃是逆天而为,遂有天劫而至,那天劫就是负能量产生的,你
的修为越高,天劫也就越厉害。若渡劫成功,活到最后,你认为就是结束吗?」

  「额,难道不是吗?」他说了这么多,我倒是能明白个大其概。只不过负能
量这词,倒是满满的违和感啊。

  「你想想,渡劫到最后,他们有能力逃过天机的锁定,那么他们的天劫,会
降给谁呢?」

  「降给……人间?」我突然冒出了这个想法,这不典型的自己捅得篓子让别
人给擦屁股吗。

  西装男拍拍我的肩膀,微笑着说:「看来你倒是有点慧根。那么你再想想,
这样的人,难道就只有一个吗?」

  那肯定不能够啊,先不说某些小说里杜撰的人物,比如鸿钧老祖,就真真实
实的道教大能,三清,这都是圣人级别的人物啊!还有谁,什么女娲,伏羲神农
这些上古大神们,现在的杨戬,哪吒等等……

  西装男看着我脸上的表情,继续道:「那些神仙大能们的天劫,聚在一起,
足以毁天灭地,我们管它叫做天地大劫……呵呵,朋友,你知道这句话吗:窃钩
者诛,窃国者诸侯。「「知道啊,庄子说的。」由于当初看玄幻小说的缘故,大
学我倒是看了不少道教的书,这句话是出自《庄子·胠箧》。

  「小贼窃钩,诸侯窃国,圣人不死,大盗不止。活到那么长的人,是怎么活
的?是盗取天地生机。所以说,修仙,便是大盗之行。」西装男那阴惨惨的脸居
然露出一副鄙视的表情。

  「那些圣人大能们发现天地大劫将至,一手策划了封神。武王伐纣,截教和
阐教相争,最后封神榜,都是他们的阴谋。」

  「等等兄弟……阴差大哥,你只是个阴差啊,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内密?」话
说知道这等秘密的人不应该在地府当差啊。」封神之战死了不少人,包括仙人,
修仙者和凡人。我就是当时阐教的记名弟子,只不过师父还没把我转正,我就死
了。师父把这机密告诉我们,嘱咐我们千万别下山,没想到还是……」

  「别难过,兄弟,事情过去了。」我这个马上不知道会不会死的彻底的灵魂
居然还在安慰一个活了很多很多年的阴差……我现在发现死过一次后我的心是真
大啊。

  「唉,我们这些人原本的命数被搅乱,封神榜上还无名,死了后就会成为冥
魂,而这种冥魂,竟然会激发负能量,类似现在的活性因子。所以天庭把这类人
封了阴兵,在地府当差。」

  西装男攒紧自己的袖口,愤恨地说:「真要渡过天地大劫,就应该让那些人
……死了,这样灵气复苏,你们现在的世界就又能修行了。」

  你可是真敢说啊……你不怕被听到吗?兄弟。

  「我有一个问题啊,封神我知道不是好东西,死后入榜会没自由,受限制,
但是封神了,那天地不就又会有负能量了吗?」

  「封神后无自由,受天庭限制,失长生,修为只能靠人间烟火提高,也就是
信仰之力,这样就不用盗取天地灵气,而自己无法再像以前一样修炼了,很惨是
吧。」

  「那这如意算盘打的不错啊,收了一批打工仔,限制人身自由,还不让用天
地灵气,工资就靠那点儿人间香火,典型的剥削压榨啊!」服了,真是服了。

  「现在灵气枯竭,圣人们努力控制天地大劫不再次降临,这时候出现你这样
的冥魂,你觉得阎王会有好果子吃吗?」西装男突然一停,好像在听谁说话,然
后猛地站起身,把我拉了起来。

  「哈哈,朋友,你真是好造化。」他用力地拍我的肩膀,尽管我是灵魂了,
但是也挺疼啊……

  「怎么了?难道我也要封阴兵?」

  西装男面色一滞,尴尬地笑道:「你也想地太好了,哪有那么好的事儿啊,
别做梦了。」

  诶我去你这什么意思?看不起谁呢?

  「你现在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把你的灵魂打回过去的某个时间点,重来一
次,你留有现在的记忆,然后等到你死的那天改变这一切就行。」

  「就是我回到过去,活到现在,然后我死那天不坐车就行呗。」我听的一愣
一愣的,只能说一些粗略的理解。

  「也不一定,可能那时候判官不会搞错,你也就不会死了,总之那天你一定
要小心,千万不能死……偷着乐吧,你这属于重活一回,哪有那么好的事儿啊。」
西装男在我面前拈了个法诀,屏幕突然出现了一个白色漩涡。

  「就这么简单?这是啥玩意,时空隧道?」也太草率了吧。

  「这是利用电脑的bug弄出来的,我也不清楚怎么回事,判官电脑出问题
了也不修修,靠。」

  「现在地府都这么现代化了吗?」

  「不然呢,现在人压力大,死了不好好清楚怨气,保不齐就变怨魂,你看,
这电影院就是我们的新项目,让他们平静下来后安静地喝下孟婆汤……我发现我
跟你讲得话够多了。」西装男笑道。

  「投缘呗,有空……算了,我暂时还不想再见到你,等我寿终正寝了,见面
请你喝酒啊。」

  「那时候你改变了过去,我还能记得你吗?」西装男掏出一个小盒子,里面
是一个黑色圆圆的小球。

  「麦丽素?」

  「融魂丹!」西装男脾气再好也被我的无知打败了……

  「你回到过去是和你以前的灵魂融合,虽然没这个丹药也无妨,但是吃了这
个会省不少力气,免得你元气大伤,白送你了。」

  我接过那颗丹药,也没客气,直接吃了,味道挺甜的,有股巧克力和麦芽糖
味儿……不会是真麦丽素吧!不过吃完后我感觉浑身流窜着一股暖流,好像自己
更精神了,也就放心了。

  「融合后你的灵魂能力会变强,表现为你的五感会更敏锐,能感知到更多的
事情,也就是第六感觉。」

  「那我会不会有什么异能啥的。」我很兴奋地问他,这要是回去了有异能,
卧槽了我无敌了。

  「没有……再有点儿特异功能,也就记忆力强点儿,你回去别再看那些破小
说了,毛用都没有,不如好好学习。」

  「啊……哈哈,谢谢你,兄弟。」我上去给了他一个拥抱,我明显感觉到他
身子抖了一下。

  「我还不知道你叫啥名字呢?我得记住你,尽管你以后会记不住我。」我觉
得这人真的很有意思,跟我说了这么多,还给我一颗融魂丹,好人……好鬼啊。

  「我叫……阴七。」

  淫……淫妻?我靠兄弟你这名字起的……

  我看到阴七的脸明显抽搐了好几下,然后咬牙切齿道:「你脑袋里能不能想
点儿健康的,果然龙性本淫。」

  「啊?什么玩意?龙性本淫?我是属龙,但是跟这个有啥关系。」

  「你跟属龙的人不一样。」阴七清清嗓子,继续讲解道:「属龙的人,大部
分就是正常人,只有一小部分人,是带有龙气的人转世,有龙气的人可能是受过
龙的庇荫,或者是龙跟人后代的转世,这种人没有什么神力,就是气运好,不是
大富大贵就是平安一生,没啥霉运,逢凶化吉。」

  他边说,边掐指算,我看他手指来回在骨节翻腾,也看不出个道理来。

  「但就算他们身带龙气,也是人。你不一样,你的前n世是一条龙,天上一
条小神龙,就是没事强奸人家仙界小宫女让王母打下凡间,你的每一世都保留了
你身为龙时候的习性,好色……」

  靠……我世世代代都是个色鬼?

  「你就是条生在天上的小龙,没人注意你,也没啥背景,估计王母都把你忘
得一干二净,本来你在天上也没什么用,估计就算没打下凡间,也就长大了当龙
撵用的龙罢了……诶你这是什么表情?不高兴啊,我告诉你龙也就在人间名气很
好,龙的地位在天上很低的,你要是条下界的龙,被抓上去,你的下场就是盘菜
你知道吗?」

  呵呵……就这样吧,本来想装个逼的,结果让人给嘲笑了……

  「你本身是龙,个个转世活的都还行,没一个惨的,就是都挺好色……」

  「你够了……」我脸一黑,阴七看着我得逞地笑道:「行了,你也是惨,本
来生死簿上写你是逢凶化吉,结果被判官给坑了。「妈的,这傻逼判官,死得活
该!

  「骂得好,我也早就看他不顺眼了。」阴七对我竖了个大拇指,然后身体猛
地一蹲,向我冲过来!

  「卧槽你干什么!」

  阴七二话不说就把我扛起来了!直接就把我丢进那个白色漩涡里了……

  「你大爷的!你个小心眼!」在即将没入漩涡之前,我用尽全力大喊,并且
对他竖中指。

  「赶紧滚!还他妈淫妻,你怎么想的你!」阴七嘴上骂骂咧咧,但是嘴角翘
的挺高。

  「滚吧!」这是我在漩涡里听见阴七的最后一句话,我突然发现不对啊,说
是回到过去,我他妈回到哪儿啊,是小学初中高中还是大学啊!正想着,漩涡里
突然一道大雷轰鸣,然后,我的眼前再次一片黑暗……

               一初中篇

  ……

  「诶诶诶,上课睡觉?去去去,找你老师去!」

  上课?我这是到哪儿了?我迷迷糊糊的,还没反应过来,一只大手就拽着我
后脖颈把我拽起来了。

  「去去去,找你老师去,别耽误我上课。」

  我把眼睛一睁开,刺眼的阳光又让我把眼睛眯起来,我是真迷糊啊,感觉真
累,就跟刚到地府醒过来似的,结果一个没站稳,就打趔趄摔地上了,顿时,我
听到满堂彩的笑声……只不过这笑是嘲笑我的。

  「还没醒呢?给我起来!」

  我皱着眉头晃晃悠悠站起来,耳朵还有点聋,听不清,本来就有点起床气,
然后还摔一跤,任谁都有点不高兴。

  「跟谁皱眉毛呢啊?!上办公室找你老师去听见没!」

  我就听见有人在我耳朵边叨逼叨叨逼叨我还听不清,我都要烦死了,这起床
气一下子就点起来了。

  「你谁啊!」我直接喊起来了。站稳了我一看,嗬!一个50来岁的男老师,
头上有点儿秃,穿着半袖白衬衫,反正看着有点面熟。

  「还没醒是吗?」这男老师把书一卷直接打我肩膀上了,吃痛之下我才彻底
清醒。

  现在我站在讲台上,下面的同学们都是一个个稚嫩的小脸,大部分人都在忍
着,憋笑。

  这是……我在山东那个时候的初中!

  看见记忆中的课堂,同学,我很激动,我真的回到过去了!

  「这回醒没有!」男老师面色不善地瞪着我,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认错。

  「老师,我错了,我不该上课睡觉,我马上就去办公室,您别生气。」

  说完我就赶紧跑了,留下错愕的男老师在教室,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跑到门
外。

  「让你走了吗?!」

  他喊归喊,我早就跑出去了。

  ……

  我当然不会傻到真找我的班主任老师,现在是夏天,我穿上这个记忆里热不
透风还不吸汗的校服,真就有当初上学的感觉。

  「我真的回去了啊……」

  漫步在这个简单的校园,我的记忆在慢慢地浮现。夏天的风是热的,闷热的,
吹在我校服的汗上倒是觉得挺凉快的,迎风而来的是满天的树绒,一个不注意,
就吹进鼻孔里。

  过去的日子,就这么简单地重现了,这个校园我只待了不到一年,就回去了,
说留念呢,不留念;说不留念呢,在记忆里,这个夏天开始不久,我就离开这里
了,总想留点儿什么。

  留点儿什么呢?现在是几月几号?还有多长时间我就要走了?真的,一想就
比较惆怅。

  半路上遇见几个女老师,微风下裙摆调皮地飘摇,洁白的肌肤,柔顺的线条,
露出的美腿的确让人赏心悦目。

  「果然,大海啊,都是水,夏天啊,全是腿。」

  不知不觉,我溜达到了学校的宿舍。

  这个宿舍我还真没去过,由此,我产生了浓重的好奇心,特别是女生宿舍。
阴七那家伙说的没错,我这人确实是有点好色,刚回来就想这档子事儿。

  想着想着,我已经走到了门口,无奈地是,门口上锁……

  记忆里,那时候的宿舍,男生女生寝室在一个楼区,一个在南一个在北。教
师公寓在学生寝室楼的南侧,住校的老师也不少,所以有的老师不得已住进了学
生寝室楼。女生宿舍的二楼,就住着倪虹老师和另一位女老师。

  我一看上锁了,那没办法了,就想打道回府,我还是得跟倪虹老师报个道,
毕竟我被政治老师赶出来了……额,记忆里应该是政治老师。

  「李怀?你在这儿干嘛?」

  我回头一看,一位性感的女老师正在里面开锁,她身穿收腰深蓝色长裙,刚
过膝盖,裙摆下是两截结实的小腿,梳着披肩发,鹅蛋脸,肤色有点黑,应该是
被晒的,最主要的是,她一笑有两个小梨涡,还有那标志的小虎牙。

  倪虹,我的班主任,29岁,马上30,谈过三次恋爱,皆以失败告终。她
的容貌显年轻,但是身材可一点儿都不年轻,那对胸部可以说很饱满,我现在一
看,貌似得有c罩杯。

  现在不是yy的时候,我这是撞枪口上了,我为啥要回头看呢……

  「你是怎么回事儿?!」倪虹老师看见我,立刻把我叫住。

  「老师,我……上课睡觉,被政治老师叫出来了,说要我找你,我在办公室
没找到,就上这儿来了。」当然真实原因是我溜溜逛逛过来的……

  「你还挺聪明,上这儿来了。」倪虹老师夸我,但是语气相当不善。她回身
抱起地上的箱子,一弯腰的时候,那挺翘的美臀呼之欲出,撑得裙子紧紧地,勾
勒出一条性与美的曲线……我的裤裆也非常配合地顶出一条完美的抛物线。

  「正好,跟我去办公室搬点儿东西,不多,不沉。」倪虹老师貌似不是很在
意我被赶出来这件事,她是要干嘛?

  跟老师来到办公室,我看了眼日历,6月3号,星期五,我还有半个月可待,
唉。

  「因为什么原因被赶出来的?」倪虹老师在办公桌上收拾自己的书,她面色
不太好,有点憔悴,问我的时候也有点中气不足。

  「睡觉。」我选择实话实说。

  「为什么?」

  「我爸我妈昨天又吵架了,心情不好。」

  这种情况我只能把父母当做挡箭牌了,能博取老师的同情,倪虹老师还跟我
是老乡,一个县城的老乡,希望老师不要对我发怒。

  有眼力见地帮老师收拾收拾,我的手机突然振动了。

  那个时候我爸还是有点钱的,平常不在家,自然就把他不用的手机给我了,
一个还算智能点儿的手机,不是翻盖款,能打电话拍照录像放音乐,里面有个4
个g的内存卡,是我自己省吃俭用买的,那时候喜欢下点儿动画片看。

  「喂?」

  「儿子,我和你妈中午不回来了,家里有东西你自己热一下吃吧,不愿意买
点儿也行。」

  「好的,你们早点回来。」

  「……好。」电话那头停顿一下,挂了电话。我知道,以前的我总是「哦,
知道了。」就挂了,今天突然来了一句早点回来,他应该有点不习惯吧。

  「又是自己吃饭啊。」倪虹老师收拾完了,把一个小纸箱递给我,不沉。她
自己搬了一个大箱子,看着有点重。

  「嗯呢。」

  「去我家吃吧。」

  「谢谢老师,但是不了,您还得忙,我不想给您添乱。」

  「呦?小嘴什么时候这么甜了。」这时候她才露出一点儿笑容,两个梨涡和
小虎牙很可爱。

  「嘿嘿。」我什么也没说只是傻笑,这种情况,装傻最好。

  这个学校是寄宿学校,星期五都是半天,下午除了住校的老师们,就没别人
了,而老师们都会让在家住的同学们先离开,然后带着寄宿的学生坐校车,最后
才能回家。

  「罗姐!」

  我一愣,顺着倪虹老师的声音一看,从学校浴池那边走过来一个穿着浅红色
裙子的美妇,一看见她我就想起来了,她是跟倪虹老师住在二楼的老师,罗慧。

  罗慧老师,38岁,年近四十,她是考调教师,因为家庭变故才在这儿住的,
她跟她爱人是很潮流的丁克族,不要孩子,然而她的爱人却跟别人生了一个孩子
……

  于是乎,二人离婚,她来到这里,买了房子,准备开始新的生活,最近装修,
她住在这里。

  我记得倪虹老师前世的时候还跟我说,罗慧跟她虽然住一个楼层,但是不住
一个屋,她也曾经跟罗慧说二人住一屋分摊房租,但也被罗慧婉拒了。当时我听
的似懂非懂,现在想想,应该是受了情伤想一个人静静?

  诶?我的记忆力果然好了,赶紧想想某期彩票号码……

  「想什么呢?」

  倪虹老师一叫我打断了我的思索,这时候我才看见,罗慧老师身后也跟着一
个男学生,比我高了半头,看着挺文静挺清秀,但是佝偻着身子,眼神炙热地跟
在罗慧老师的肥臀。

  这眼神我太熟悉了,我就这眼神,但是我不会这么暴露,这么多年练出来了,
收放自如。

  「罗慧老师好。」

  「李怀也来了。」因为跟倪虹老师关系好,罗慧也认识我。

  罗慧老师一笑,果然有母性成熟的味道,真的,空气中还有沐浴露和香波的
芳香,她湿漉漉的卷发披在肩上,这风韵,确实比倪虹老师更有味道。

  她是初二的数学老师,不是班主任,身后这个学生听罗慧说是她任课班的好
学生,是九年级一个老师的孩子,过来取数学竞赛资料的。

  我们在老师的带领下进了女生宿舍,可以这么说,期望越大,失望越大,就
是普普通通的八人寝……

  倪老师一看马上就到带学生的时间了,让我待着别动了,中午就在这儿吃饭
吧,然后再送我回家。

  我答应了,不过饭可不能让老师买,得我买,不能老让倪虹老师破费。说干
就干,我一出屋,就看见罗慧的学生在门口,鬼鬼祟祟地进屋了。

  偷东西?我蹑手蹑脚跟过去,顺着门缝往里看,只见那个学生打开桌上的矿
泉水,正往里放什么东西。

  下药?他想干什么?只见两粒白色药片,没入半瓶矿泉水中,迅速地溶解。

  因为自己曾经干过一次类似的事儿,我立刻察觉到这个学生应该想干什么坏
事,不过还不能确定,呵呵,我倒是要看看他想干什么。

  「咚咚咚。」我稍微重点儿敲门,就推门进去了。

  那学生吓得一抖,紧张地看着我。靠,胆子这么小还想干坏事。

  「老师们呢?」我故意跟他搭话。

  「哦,她们……去厕所了。」他见我没问什么问题,好像什么也没看到,稍
微缓了口气。

  「额,哥啊,你在这儿待着吗?不回家吗?」他是八年级,显得亲近点儿,
叫他一声哥没关系,就是感觉怪怪的……我走过去坐在他旁边,他立刻拘谨起来。

  「哦……我下午在我爸办公室学习,然后他来接我……对了,你一会儿走吗?」
他磕磕巴巴的,突然问我。

  「哦……我当然回家啊,我老师送完学生直接就回家,你问这个干嘛?」

  「哈哈……我就问问。」他不敢看我,也没再看那个矿泉水瓶。

  下午在学校,现在又下药,罗慧还一直住在这儿,下午倪虹老师还不在…
…操,我明白这小子要干什么了!

                待续

  后语:重生题材,涉及玄幻的内容会少之又少,主要是重生到过去,将学生
时期记忆里美丽成熟性感的女老师们操到手,圆梦的过程。玄幻的内容是瞎编的,
请不要深究。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