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凤凰】第四章 针锋相对 第九节鹰撮霆击1

  • 【烈火凤凰】第四章 针锋相对 第九节鹰撮霆击1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字数:11245

  中国……云南.昆明。

  雨兰像平常那样,回家前先去菜场买了菜。重新做一名缉毒警有十来天了,
慢慢熟悉工作后,昨日终于参加了一次缉毒行动。几名毒贩躲在居民楼四楼的某
个房间里,以她的身手,可以轻松地从窗户进入,不费吹灰之力拿下他们。但江
曦蕊叮嘱过她,不到万不得已,不能使用武功。于是雨兰只得跟随其他缉毒警,
小心翼翼从楼梯来到毒贩在的房门口。

  贩毒是杀头的买卖,毒贩们一般都有枪,看到同伴们如临大敌的模样,雨兰
只得也装出神情凝重的模样。虽然有武功之人,身体也挡不住子弹,但他们的反
应、速度、力量远高于常人。一般来说,在较近的距离,普通人在他们面前连掏
出枪的机会都没有。虽然没有紧张感,但雨兰就像回到了当年,心中燃烧起了热
血。在同伴撞开房门,她第一个冲了进去,和大家一起迅速制服了毒贩。即使没
有使用武功,但雨兰的身手令让在场所有人感到惊讶与佩服。

  「雨队,你真厉害!」

  「雨队,没想到你身手这么好!」

  听到同伴的赞扬,雨兰脸上微微有些发烧,但心里还是很高兴的。虽然轻而
易举地制服毒贩好象少点成就感,但因为自己的存在,可以让同伴少了许多危险
,这才是最重要的。

  回家之后,雨兰把抓捕毒贩的经过和高海峰详详细细说了一遍,在讲述时,
两人眼中闪烁起异样的神采。高海峰也是一名充满着正义感的缉毒警,虽然因为
身体残疾离开热爱的事业,但是他对缉毒工作的初心未曾改变。虽然他不能战斗
在缉毒第一线,但听着雨兰说的故事,又怎能不令他心潮澎湃。

  雨兰左手拎着一只老鸭,右手拿着一包蔬菜走进小区,一路上还在想着晚上
的老鸭煲该怎么做。她过去并不会做菜,是刚刚学的,以前做缉毒警的时候,吃
的都是食堂饭,她还真没想过有一天下了班会去买菜做菜。这些天来,雨兰做的
菜未必好吃,但她做得开心,高海峰吃得是更加开心。

  雨兰恢复记忆后,心中仍充满着对正义的向往,但经历过那么多,人还是会
慢慢变的。过去,雨兰认为贩毒是世间最大的罪恶,但现在她知道这个世界远比
自己想的复杂得多。哪怕势力再大的毒枭与魔教相比,无论是罪恶或者力量,都
根本不值一提。

  在提出想重新成为缉毒警前,雨兰曾犹豫过,是不是应该加入到凤之中,这
样才能消灭更多的罪恶。但最后她还是选择了相对平静的生活,她对自己说是因
为高海峰需要她的照顾,但其实在雨兰内心深处,对那不堪回首的过往仍有着无
比强烈的恐惧。

  刚走进小区,雨兰突然有一种极不详的感觉,她顿时停下了脚步,心跳猛然
加快。虽然眼前的一切没有什么异样,但雨兰察觉到通往家的路上有敌人设下了
埋伏。是谁?难道是魔教的人找上门来了。此时,她知道最佳的选择应试扭头就
逃,但是高海峰还在家中,她如果逃走,对方肯定会杀他泄愤。决不能丢下他,
雨兰凝聚起全身的功力,缓慢而坚定地向着家走去。

  在小区的某幢楼房的顶上,「门」的绝地长老与刑人长老拿着望远镜看着走
入小区的雨兰。

  「绝地,对付她一个人,我们有来的必要吗?通天好象也太谨慎了吧。」刑
人长老道。

  「谨慎一点好,上次对付极道天使,凤横插了一脚,让我们损失惨重。如果
这次再出意外,说不定会受到圣主的惩罚,那可不是开玩笑的。」绝地长老道。

  「没想到她竟然是五圣女之一,在魔教中,朱雀雨兰一直是个非常神秘的存
在,过去对她所有的资料只有几张模糊不清的照片,现在见到真人,可比照片要
漂亮多了。」望着身穿警服的雨兰,刑人长老由衷地赞道。

  「身为圣女,怎么可能不美。」绝地长老道。

  「美是美,不过根据掌握资料,在她力量觉醒前,被毒贩抓过好几次,想必
被无数男人干过,想想真有点可惜呵。」刑人长老道。

  「被男人干过又怎样,她毕竟是圣女,不说她的身份,就凭她的容貌,世间
女子有几个比得上她。」绝地长老道。

  「这倒也是,那些庸脂俗粉如何能与她相比,对了,她身边有个叫江曦蕊凤
战士,长得也是相当漂亮,如果两个让你选一个,你怎么选?」刑人长老道。

  绝地长老迟疑片刻道:「我还是选她。」

  刑人长老又道:「如果江曦蕊还是处女,让你来开苞,你又怎么选。」

  绝地长老没好气地道:「刑人,你就别做梦了,就算等下抓住了她,就算她
还是处女,也轮不到你来开她的苞。」

  刑人长老不再言语,发出一声幽幽的叹息,除非一下抓住三个都还是处女的
凤战士,否则以他老三的身份,只有看别人吃肉,自己喝汤。

  两人说话间,雨兰拐过一个弯,她脸色一变,在道路的尽头,高海峰坐在轮
椅上,身后站着一个黑衣男子。雨兰凝聚起功力,在发力前冲时,突然感到身形
一滞,在这刹那,两边楼房闪起数道亮光,带着抑制真气药物的钢针向她射来。

  「门」有着难以想象的力量,除了隐藏在各国中的军政经济界要人,「门」
用于战斗的力量除了「暗夜」这个庞大的杀手组织外,还有两支队伍,一支是当
年并没有跟随白无瑕离开「寂静之门」的成员,虽然只有百余人,但人人都有神
秘的精神力量,虽然比白无瑕差很多,但数人联手,也足以令身怀武功之人短暂
失去战斗力。另一支是通天长老暗中训练的高手,人数也逾百人。这次行动,两
边各派出十人,十个有着精神力量,十个有着不俗武功,他们联手抓捕雨兰,所
以在刑人长老看来,他们不亲临现场,也不会有任何问题。

  雨兰身形一扭,在千钧一发之际躲过了钢针,然后以极快的速度冲向离她最
近敌人的所在。房内的两人没想到她竟不受精神力所制,心神一乱,没几招就被
雨兰击毙于掌下。然后雨兰又向第二个房间的窗户掠去。

  通天长老的谨慎是对的,因为雨兰有着神秘力量,所以精神力对她的影响不
能说没有,但非常微弱,片刻之间,她又击毙了两人,继续冲向敌人埋伏的下一
个地点。

  「怎么会这样!我们走!」大惊之下,绝地长老和刑人老长飞速赶了过去,
终于在雨兰扑向第四个埋伏点时截住了她。

  雨兰的武功略逊两位长老,再加上边上还有拥有精神力战士帮助,战斗对她
极为不利。一番激战后,雨兰被绝地、刑人两人联手重创。在昏迷时,她望着不
远处的高海峰,心中满是不甘与恐惧。

  在昆明市区某间茶楼的幽静雅座内,一个年近五十人的男子站着给通天长老
倒上茶水。如果有人看到这一幕,如果恰好认识那个倒茶的男人,必定会惊讶无
比。那个男子经常出现在电视中,他是云南省分管政法的副省长李建功,看到他
恭恭敬敬的神态,哪怕面对的是中央常委都未必都会是这样。

  「门」与魔教不同,在漫长的历史中,它一直蛰伏于黑暗中,悄悄培植属于
自己的势力。或许在某个阶段,比如二战期间,魔教拥有的力量要远大过「门」
,但在无数次的战争中,魔教的力量几乎被消耗殆尽。魔教永远不甘寂寞,树大
便会招风,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当魔教强大起来时一定会兴风作浪,也一定遭到
千百年来宿敌凤的的狙击,最终总是两败俱伤双方实力大损。

  虽然现在魔教的高手还是要比「门」多,但论在世界范围内能调动的资源与
人脉,魔教却不及「门」。就如眼前的李建功,他不知道自己的家族在什么时候
已是「门」的成员,许多年来,「门」给予他的家族许多的帮助,却很少要求他
的家族回报什么,就连他能当上省长,没有「门」的支持,恐怕也没这样顺利。
在他十八岁后,他的爷爷、父亲告诉了他「门」的事,并多次告诫他要无条件地
听从「门」的任何命令,如有违背,结局只有灭族。而此时「门」的长老突然出
现,他当然诚惶诚恐俯首听命。

  「通天长老,您要我做什么尽管吩咐。」倒好茶了,身为省长的李建功竟不
敢坐下,垂手立在旁边。

  「倒也没什么,等下我们抓住了雨兰后,江曦蕊肯定会想办法营救。她目前
手上立刻能用的只有省安全厅下属的」飞鹰「特战队,这就让她用好了,你也不
方便阻止。不过我估计她会让厅长向上面救援,出动武警甚至是军队,这就要向
你汇报了。其实人多点也没什么大问题,不过解决起会比较麻烦,我不想把事情
弄得太大。如果方便,你稍微拖一拖就行。」通天长老道。

  「没问题,我会尽量拖延时间的。」李建功道。

  「这件事比较简单,而另一件事恐怕会比较麻烦,要你多化点心思才行。」
通天长老道。

  「长老请讲,我李建功一定竭尽所能不负所托。」

  通天长老端起面前的普洱茶喝了一口道:「今天事了,我很难揣摩凤会采取
什么行动。或许凤会将她带走,严密保护起来,那就没你什么事了。但是,也有
可能她不会走,会继续当一名缉毒警。如果是这样的话,你要千方百计地去刺激
她,让她受到更深、更强烈的痛苦和恐惧,要让她彻底地陷入绝望,而且要持续
不间断地反复进行。」

  李建功在这之前已奉通天长老的命令彻查过雨兰,对她的经历非常清楚,他
也是聪明之人,在一番思考之后,并没有急于表态,而是开口问道:「请长老赐
教,我该如何去做。」

  通天长老反问道:「建功,你认为对一个人,一个女人来说,什么才能让她
们感到最强的恐惧、绝望与痛苦。」

  李建功思考了片刻道:「对人来说,无论女人或者男人,都会对死亡产生巨
大的恐惧,但根据她过去的经历,她并不怕死。」

  通天长老点了点头,表示赞同他的说法。李建功继续说道:「肉体的痛苦有
时能够摧毁人的意志,据我掌握的情况,她第二次被毒贩抓住后,在毒品与酷刑
之下,她崩溃了,成为毒枭张言德的性奴。但是,也有张言德的亲信说,她并没
有真正彻底的屈服。至于后来她为什么突然有了强大的力量,因为当时在场的人
都死了,谁也说不清楚。所以,我想简单地把她抓起来,像原来张言德一样折磨
她,未必能够奏效。」

  通天长老点了点头道:「不错,如果这么简单,我也不需要你来做了。」

  李建功陷入久久的思考,过了半天才道:「对于一个充满正义感的人来说,
摧毁她的信念会给心灵带来巨大痛苦。但是,她有过类似的遭遇,即便我现在再
通过某种方法将她关进监狱,效果也未必理想。」

  通天长老道:「不错,这条路行不通,她即使不走,凤也会持续关注她,你
将她关进监狱,凤一定会插手干预,凭你的权力,哪怕是在云南也做不到一手遮
天。」

  李建功紧皱着双眉,一时也想不到什么好的办法。面对一个曾饱受痛苦的女
人,什么才能够让她感受到更强烈的痛苦?不要说他,其实连通天长老也没有太
好的主意。

  「为了」门「,我李建功愿赴汤蹈火,但此事该如何进行,真还得请长老教
我。」李建功道。

  通天长老沉吟着道:「她没有选择加入凤,而是宁愿做一名缉毒警,在某种
意义上,她选择了逃避,或许她已没有当年那样坚强与无畏。与以前相比,她现
在多了一层羁绊,高海峰应该是一个有用的棋子。虽然雨兰和他在一起,或许有
报恩的味道,但如果能够令高海峰背弃她,应该是对她沉重的打击。当然,对于
肉体的折磨在适合的时候还是必须的,而且要狠更毒。还有,她过去的几个同伴
也有一定的利用价值,你只管放手大胆去做,我相信你的能力。」

  说话间,通天长老的手机响了,绝地与刑人向他报告已抓住了雨兰。挂了电
话通天长老准备离开,在他起身时,李建功有些犹豫地问道:「长老,我能问一
下,如果抓住了江曦蕊,准备怎么处置?」

  通天长老一愣,随即看到李建功眼神中的渴望之色明白过来,道:「或杀或
者带走,到时看,我明白你的意思,如果时间与机会允许,我会通知你的。」

  「谢谢长老。」李建功神情激动地道。作为省级的干部,又是「门」的成员
,他知道不少凤的事。一年前,江曦蕊从北京空降到云南省安全厅,虽没人和他
说,但他清楚知道她就是那个神秘组织凤的一员,她的身份,再加上她极美的容
貌,李建功对江曦蕊有着无比强烈的渴望。

  昆明市西五十公里的白虎山山腰,在一座木屋前的空地,雨兰从昏迷中苏醒
来过。她看到头颈套着绳索的高海峰被吊在树上,虽然脚能碰到地面,但他是瘫
痪之人,双脚根本使不出力气。他双手抓着绳套,利用手臂力量支撑着身体,这
才没有陷入窒息。但谁都看得出来他这样无法长久支撑,如果不被放下来,力竭
之时便会被活活吊死。

  身受重伤的雨兰不知哪来的力气,猛地跃起向高海峰冲去,刚刚起身,刑人
长老已闪身出现她面前,在他大力轰击下,她又被打倒在地。雨兰感到天旋地转
,艰难地又站了起来,却感到连走路都已极为困难。

  「你们是什么人?阿难陀在哪里?」雨兰沉声问道。她并不清楚「门」的存
在,对方有如此高强的武功,必然是魔教中人。

  「你无须管我们是什么人,只需照我们的命令做就行。」绝对长老走到了高
海峰的身边,虽然没有明说,但不用说也知道,只要雨兰不按他们说的做,高海
峰立刻就会被杀。

  雨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好!我与你们的恩怨与他无关,你们可以杀了
我,也可以带我的,但不要伤害他。」

  「好,只要你配合,我们不会伤害他的。你先把衣服脱了。」绝对长老道。

  雨兰娇躯一震,这么快就要脱衣服,但对方的命令并没有出乎她的意料。在
年轻的时候,雨兰为自己的美丽感到骄傲,但沦为毒贩性奴时,她却恨自己的美
丽。她曾想毁掉她的美丽,也差一点做到了,要不是后来张言德用同伴的生命作
威胁,可能她现在的美丽已不复存在了。

  雨兰的心一直往下落,黑暗的深渊似乎永远没有尽头。平静的日子才过几天
啊,她都还没有来得好好感受,厄运却又再一次降临。她在心中哀怨、无奈地叹
息,缓缓提起如灌了铅般的胳膊,小小的手掌缓缓伸向警服的领口。

  高海峰脑门上青筋凸起,他张大著嘴,喊着什么,却发不出声音。雨兰哪怕
不看他的嘴型,也知道他在喊着「不要!不要」。她想对高海峰说些什么,但最
后还是什么都没说。今晚,她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他活下去,但即使他活了下
去,他们也将分离,而且或许是永远的分离。

  此时此刻,自己无论说什么都不能改变即将发生的结局;自己无论说什么,
只会令他在今后的岁月里多一份思念,多一份自责。还是什么都不说了吧,如果
他还能活着,希望时间能抚平他心中的伤痛,让他能够忘掉这个注定悲惨的夜晚

  几个长老目不转睛地望着雨兰,心神不由自主地被她所吸引。他们都是见多
识广之人,阅过无数的美女,明了「美人在骨不在皮」的含义。这里说的骨并不
是骨骼,而是独一无二的气质,只有有着自己独特风格的女人,才能真正打动人
的心灵。

  在长老掌握到五个圣女的资料来看,雨兰的经历无疑最为悲惨的。身为一名
缉毒女警,两次落入在毒贩手中,最后沦为了性奴,前后的时间超过了一年。可
以想象,这样美丽动人的女警落在毒贩手中,将会被多少男人残酷蹂躏。

  但是,三个长老却从她身上感受到一种难以用语言描述的勇敢。这种感觉与
蓝星月的英气有点相似,但又并不完一样。蓝星月的英气给人以坚硬的感觉,但
过钢者易折,虽然在数天的奸淫折磨中,蓝星月没有表现出半分的软弱,但几位
长老都隐隐地察觉到那只是一种表现,只要给他们足够的时间,他们能折断犹如
剑一般的她。

  而雨兰二话不说,在绝地长老的命令下立刻开始宽衣解带,却令他们生出一
种「善柔者不败」的感觉。他们能清楚地感受到此时雨兰心中的痛苦、恐惧甚至
绝望,但却一样能感受她的勇敢、决心与坚毅,到底她会是「美柔者不败」,还
是会如暴风骤雨中的兰花,最终将走向凋零,他们谁都无法预测。一个女人拥有
了独特的气质,已令人难忘,而当一个女人,拥有独特而相矛盾的气质,对于男
人的诱惑就会成倍放大。就如冷雪,当神圣与淫荡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感觉融合
在一起,即便做过人尽可夫的妓女,青龙雷破依然对她痴迷若狂。

  雨兰解开藏青色警服的扣子,将衣服脱了下来,她没有将衣服扔在地上,而
是挽在手中,然后将手伸向衬衣的领口。才穿上警服几天,又一次无奈地在男人
面前脱去。对雨兰而言,警服是神圣的象征,而那个恶魔般的男人张言德,却格
外喜欢穿着警服的她。在第一次被抓后,张言德不知哪里搞来一身警服,强迫给
她穿上,然后用小刀割破裤裆强奸她。

  在雨兰的记忆中,那一次强奸是失去童贞后最痛苦的一次,她忍不住失声痛
哭,泪水打湿了警服的衣襟。在第二次被抓后,张言德用她同伴生命威胁,逼她
穿警服跳脱衣舞,雨兰每跳一次便哭一次。

  随着衬衣的扣子一颗颗地解开,雪白的肌肤裸露了出来了,虽然在场之人都
知道她曾被无数男人摧残过,但却没有人感到她有一丝一毫的污秽之感。在雨兰
脱去衬衣时,几位长老屏住了呼吸,望着那姣洁如玉般的胴体一点一点展露在他
们的眼前,空地上鸦雀无声,他们只听到自己心脏在「嘭嘭」地剧烈跳动。

  雨兰还是将脱下的衬衣搭在臂弯,然后单手伸向后背,摸索着解开胸罩的扣
子。在「门」认定的五位圣女中,雨兰的身体最有成熟的韵味。对于男人来说,
青涩有青涩的味道,成熟也有成熟的迷人。随着胸罩缓缓揭去,高耸的雪峰裸露
出来了,非常丰满,几位长老暗暗将她的乳房与白无瑕相比,谁也法确定那个更
大一些。雨兰的乳房与乳晕颜色要比白无瑕的更深一些,同样,粉红的娇嫩与鲜
红的艳丽到底哪个更美,几位长老也无人能够下准确的评判。

  不多时,雨兰脱下了长裤,当第二次弯腰站起后,她身上已是一丝不挂,只
有脚上还穿着黑色的皮鞋。她捧着脱下的衣裤,看了看高海峰,两人目光刚一触
碰,雨兰便又移开了视线。从前在遭受残酷折磨时,她曾与战友用目光相互安慰
鼓励,但慢慢地她们发现,再多的凝望都无法减轻彼此的痛苦,反会令自己与对
方心神更乱。所以身处炼狱之中,还是各自忍受各自的痛苦比较好些。

  眼前的几个男人还没有下达进一步的指令,但既然要她脱光衣服,下一步肯
定会强奸自己,雨兰从他们眼神中看到了叫做欲望的东西。雨兰没去理会,她捧
着手中的衣服走到边上的一棵树下,蹲了身,先将捧着的衣物放在腿,然后一件
件整齐折好,平放在树下那片草地上。

  在折衫衣时,雨兰忍不住心中的酸楚,心神一荡,猛地喷出一口血来,染红
了淡蓝色的衫衣。她想用手去擦,但擦了两下发现根本不可擦得掉,只能继续折
叠起染血的衬衣。放置好衣物,雨兰把鞋子也脱了下来,放在衣物的前面,然后
才站起身,赤着脚走回到空地中央。

  虽然已是春天,但山里夜风吹过,赤身裸体的雨兰感到彻骨的寒意。她望了
望不远的的木屋,如果强奸不可避免,她希望去到那里。高海峰曾目睹过一次自
己被强奸,再次亲眼目睹肯定会更加伤心难过。但是,意外的是,对方竟然立刻
对她下手,那个身材最魁梧人黑人推着一块长宽超过两米的巨石放到她的身旁,
然后道:「打碎它,你的男人才能活。」

  雨兰一愣,没想到对方竟提出这么一个古怪的要求,如果自己没有受伤,应
该能打碎这块巨石,但此时重伤之下,这却是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开始吧。」绝地长老退回到了高海峰的身边。

  雨兰无奈之下,用着所剩无几的力量一拳向巨石轰去,小小的拳头被弹了开
来,巨石只轻轻地晃了一下。雨兰连着打了几拳,手背的皮破了,血流了出来,
但不要说打碎那巨石,就是令它移动都做不到。

  「我受了太重的内伤,打不碎这石头。」雨兰无奈地道。

  「打不碎,那他只有死。」绝地长老说着,拉动套在高海峰脖子上的绳索,
顿时他身体被扯得悬在空中。虽然高海峰是瘫痪的,但顶在地上的双腿还是有一
定支撑的作用,身体一悬空,能坚持的时间大大缩短。

  「你放下他,我会打碎这石头的。」雨兰急忙地道。

  「抓紧时间,只有打碎它,你的男人才能活着。」绝地长老松了松绳索,让
高海峰的脚尖勉强能够碰到地面。

  在经历过地狱般的岁月,雨兰知道对着魔鬼讲理、咒骂甚至哀求没有任何作
用,或许自己再努力,他们也会杀了高海峰,但是自己没有努力过,总是会后悔
的。雨兰开始疯狂地猛击巨石,用手、拳头甚至还有脚、膝盖,身上到处是血,
但丝毫看不到击碎巨石的可能。

  几位长老交换一下眼色,这是圣主给他们指令。圣主要吸取她体内的神秘力
量,而此时她身负重伤,神秘的力量被压制,吸取效果不好。而要想恢复力量,
只有用愤怒或痛苦激发起她的潜能。

  绝地长老不断扯动绳索,让高海峰一次次徘徊在死亡的边缘,为了让他有活
下去的机会,雨兰身体的潜能一点一点激发了出来,她的力量不断增强,石屑飞
舞,虽然巨石被打出一个一个的凹坑,但要想击碎它却没那么容易。

  「要不我去试试。」刑人长老道。

  通天长老点了点头,杀掉高海峰或许能激发起她的潜能,但也有可能失掉手
中唯一的筹码,不到万不得已,最好还是让他能活着。圣主之前也没说清楚,事
到如今也只有让刑人去试试了。

  刑人长老走到雨兰的身后道:「你现在受了很重的内伤,但只要燃起心中的
怒火,便会激发出你的潜能,就能打碎那块巨石,就能让你的男人活下去。」说
着,他双臂穿过雨兰的肋下,手掌抓住了巍巍高耸的乳房。雨兰赤裸的身体一震
,片刻之后,她还是继续猛击着眼前的巨石。

  「告诉我,你是被哪个男人破了处的。」刑人长老十指猛收拢,雪白的乳房
被捏得如炸裂开来的皮球。

  「是谁,告诉我!」没有听到雨兰回答,刑人又在雨兰的耳边大声吼道。

  终于雨兰答道:「李洪!」

  「我没听到,大声点!」刑人长老继续吼道。

  「李洪!李洪!李洪!」想到失去宝贵童贞那个夜晚,雨兰更加的愤怒,她
感到自己的力量在逐渐变强。当年,正是张言德在她的面前虐杀了自己的战友,
愤怒到极点的她才爆发出令人恐惧的力量。

  「你恨他吗?想杀了他吗?」刑人长老继续激起雨兰的怒火。

  「我恨!我要杀了他!」过往痛苦屈辱回忆在眼前掠过,巨石被雨兰越来越
强的力量击打得晃动起来。

  「谁让你蒙冤入狱的!」刑人长老的手掌从乳房滑落到雨兰私处,粗鲁而野
蛮地抠挖起鲜艳娇艳的花穴。

  「胡军!」

  「他强奸过你吗?」

  「他强奸过我。他是混入警察队伍的叛徒,是毒贩的走狗,他比李洪更可恶
,比李洪更该死!啊——」雨兰突然惨叫起来。刑人长老用手指正捏住她的阴蒂
死命拧动,痛楚无比强烈。

  「是谁把你变成了性奴的!」刑人长老拉开裤裆的拉链,粗硕的肉棒从夹缝
中蹦了出来。通天长老见状轻轻摇了摇头,事到如今,也只能由着他这么做吧。

  刑人长老的阳具顶在雨兰花穴上时,处于极度愤怒中的雨兰试图反抗,但刑
人长老早有防备,铁钳般手掌控制住她的臀胯。一旁绝地长老再度提醒道:「继
续,打碎它,高海峰才能活下去!」虽然被怒火冲昏了头脑,雨兰还没有完全失
去神智,闻言放弃了反抗。男人的生殖器再一次捅进她的身体,双腿象是被利刃
劈开,极度的痛苦令她更加愤怒。

  「是谁!是谁把你变成象母狗一样性奴!」刑人长老吼道。虽说是为了激发
雨兰的力量,但在通天、绝地之前先得到了圣女,令刑人无比的亢奋。

  「张言德!是张言德这个魔鬼!」

  「这三个男人,你最恨那一个!」

  「张言德!」雨兰毫不犹豫地道。李洪虽然夺走了她的童贞,但没过久,便
在内哄中被张言德干掉,前后加起来,他没有强奸过雨兰几次;胡军虽然可恶,
但他强奸雨兰的次数也不多。而张言德才是真正将她打入地狱的那个男人,雨兰
最痛恨的当然是他。

  「为什么!」

  雨兰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张言德对她施以的暴行太多太多,岂是两三
句话能够说得明白。

  刑人长老疯狂地抽着阳具,强奸一个充满怒火,正不断疯狂击打巨石的女人
,这还是他从来没有过体验,更何况她这般美丽,还是圣女,刑人长老无比亢奋
。不过,总算他还算心志坚毅,并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

  「他是不是让你像妓女一样的淫荡,只有这样才能救你的同伴!」

  「是!」

  「他是不是不断给你注射毒品春药,让你无法控制自己,让你失去了最后的
尊严!」

  「是!」

  「他是不是还让狗干过你!」刑人长老知道前面两个问题答案一定是肯定的
,而这个问题是他猜的。

  雨兰赤裸的身体狂颤起来,刑人长老得用七、八分的力量才能将她按在原地
,「嘭」一声巨响,雨兰的拳头轰入巨石之中,重达数吨的石头剧烈摇晃着向后
倒去。刑人长老顶着她的雪臀向前迈了一步,雨兰靠近大石头,她没有回答对方
的问题,而是继续用拳头猛击。

  看到雨兰的反应,刑人长老知道了答案,看来那个叫张言德的男人果然无比
变态,想到眼前这个美丽勇敢的女警曾经还被狗干过,刑人心中涌起说不出的感
觉。

  「告诉我,你被狗干过没有!告诉我!」刑人长老疯狂地撞击着她的雪臀,
他给雨兰带来痛苦令她更加愤怒。

  「有!」雨兰大声嘶吼起来,愤怒已快吞噬她的神智。

  「在很多人面前?对吧!」

  「是,很多人!」

  「还不止一次!」

  「不止一次!」

  遭受着残酷的强暴,强逼着回忆过去最痛苦的经历,怒火令雨兰身体中神秘
力量再次复苏,在刑人长老问她张言德有没有当面杀死过她的同伴时,雨兰终于
如火山般爆发了。

  在一声炸雷般的巨响中,巨石猛地碎裂开来,雨兰大吼一声,刑人长老控制
不住她的身体,被巨大的力量震得倒飞出去。雨兰双目赤红,转身向刑人长老追
去,看到她疯狂的模样,刑人长老竟然不敢正面迎战,身形不停往后退去。

  突然,一直躺在木屋前的圣主睁开眼睛,在转瞬之间,平淡无奇的中年大叔
变成恐怖的魔神。他纵身一跃,挡在了雨兰身前,两人身体重重地撞了一起。雨
兰感到自己象是撞在一座大山上,人在被震飞的瞬间,她突然发现自己对身体已
失去了控制。

  面对圣主,雨兰根本没有半点反抗能力,当粗若儿臂的阳具插进她的身体,
就如白无瑕一样,她失去了那神秘而强大的力量。圣主强奸白无瑕,几乎没什么
抽插的动作,而在夺走雨兰的力量后,他用夺来的强大力量疯狂地奸淫着对方,
这一情景令几位长老都有些心惊胆战,生怕她在下一刻便会香消玉陨。

  疯狂的奸淫终于结束,圣主问雨兰愿不愿意臣服,她的回答在几位长老预料
之中,圣主也没多说,回到木屋前的石头上又陷入了沉眠。

  在离白虎山数公里处,数辆军用吉普上跳下三十多个全副武装的军人。江曦
蕊望着眼前苍莽起伏的大山,柳叶似的眉毛紧拧在一起。在得知雨兰被抓后,她
立刻进行了追踪,最后确定敌人带着她进入了山里。能够抓走雨兰,肯定是魔教
之人,他们来了多少人?又为什么要抓走她?江曦蕊一无所知。

  是进入大山继续追击?还是等待人手到齐后再行动?在来的时候,她已向省
安全厅的厅长汇报,并要求出动武警部队,但是等大部队赶到,至少还有几个小
时,会不会让敌人逃脱。

  「梦影,你带两个人在这里留守,等武警部队到了,然后再一起进山。」江
曦蕊对身旁的一个身着迷彩服的年轻少女说道。她是刚走出西藏训练营不久的年
轻凤战士荆梦影,江曦蕊考虑到她战斗经验不多,不想让她一起冒险进山。

  「江科长,敌人能这么轻易地掳走雨兰,其中必有高手,我还是和你一起进
山,这样救出她的机会更大。」荆梦影道。

  江曦蕊沉默不语,荆梦影说得不错,对付魔教高手,哪怕大部队围剿,也得
在开阔的地形才能给对方造成威胁。而在密林之中,飞鹰小队虽然精锐,但只要
敌方有二、三个顶尖高手,便能将其全歼。荆梦影虽然年轻,缺乏战斗经验,但
武功却着实不弱,两人协同作战,胜算的确会大上很多。想到这里,江曦蕊同意
了荆梦影的请求。

  两人率领飞鹰小队进入山区,此时江曦蕊不会想到,自己的对手会有那么强
大。并非是她轻率冒进,而是对于凤来说,魔教虽然强大,但总是在面上,作为
千百年来的对手,凤总能找到它的蛛丝马迹,从而作出应对策略,从江曦蕊掌握
的情报来看,魔教并没有往云南派出大批高手,所以即便知道对手实力很强大,
但她还是选择继续追击。而「门」不同,它是潜藏在水底的巨大怪兽,凤对它知
之甚少,此时白虎山上集结的几乎是「门」的最强战力,即便是圣凤级的凤战士
亲临,也未必能胜。

  漆黑的夜色吞没了江曦蕊率领的小队,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哪怕前面
是刀山火海万丈深渊,为了心中的正义,年轻的凤战士们也会一往无前无所畏惧

  待续

  好吧,增加几个新角色,江曦蕊肯定是逃不了的,荆梦影呢?是侥幸逃脱,
还是香消玉殒,没写之前,都是未知。就比如这节中雨兰碎石,也是写着写着,
突然看到的。同样对于破江曦蕊的处,是上万字呢,还是几百字,同样也不知道
。卡着写不下去,很大一个原因是觉得某个场面得详细点写,但是又没欲望写,
于是就卡着了,以前用场景不断跳换,从这节开始,除了白、蓝在日本接受性奴
调教,大部份的视线是跟着圣主收割五圣女展开的,所以不太会太跳跃,所以当
卡的时候,只有用简写这一法了。

  不再问你们「门」想怎么样,说明我大概想好怎么写了,第四章特别的长,
我想在第四章结束的时,搞个攻破凤西藏训练营的情节,将里面从七八岁到十七
八岁的凤战士一起集体奸淫,这场面大概会比较刺激。当然这只是个假设,训练
营是肯定要攻破了,但是不是在第四章,还难说。

  幻想即日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