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沦丧】第一章 危机

  • 【沦丧】第一章 危机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沦丧】第一章 危机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沦丧】

作者:半野人
2021/5/20发表于:首发SexInSex
字数:6511

***********************************

  围绕一个意外得到的「不义之财」,多方势力纠缠混战

  所谓人性,所谓感情,所谓信念在巨大的诱惑面前不堪一击……

***********************************

              第一章  危机

  卫生间镜子前出现了一个中年男人,头发凌乱,脸色蜡黄,睡眼稀松,眼圈
发黑,整个一副既没睡醒又严重营养不良的模样。

  再看他的身上是一件洗得发白的蓝色T恤,穿在身上皱巴巴的,上面的英文
字母原本是「DUCK MAN」,如今洗烂了边边角角,依稀可见的字母看起
来更像是「DICK MAN」,下面则是一条四角内裤,黑底白点,松松垮垮
地垂下来,像极了中年男人越发力不从心的人生。

  袁来宝看着镜子里无精打采、毫无生气的男人一度陷入深深的疑惑:我是什
么时候成了这副鬼样子的?

  袁来宝今年39岁,在一家上市公司工作——电话销售,今天是他每月一度
也是唯一的休息日,可惜一大早老婆孩子就叮叮当当地让他不得消停,只好拖着
疲乏的身子躲进卫生间,准备挨到老婆孩子出了门再睡个回笼觉。

  嗯,回笼觉。袁来宝嘴角微扬,终于有了些许生气。能够肆无忌惮地睡一个
舒服觉就是这个中年男人眼下最大的幸福。

  「当当当」女儿袁小玥敲起了卫生间的门并轻声唤着,「爸爸……」袁来宝
以为孩子尿急要上厕所便打开门,没想到小玥已经穿戴得整整齐齐,书包也背好,
正抬着头大眼生生地盯着自己看。袁来宝愣了愣,明白过来,孩子已经习惯了每
天由爸爸带他去上学,今天这是一时没拐过来弯。

  「小玥,找你妈去,今天你妈送你去上学,昨天不跟你说了嘛。」

  话音刚落甘露就从卧室匆匆出来,胳膊上挂着红色的坤包,两只手在左耳上
鼓捣着耳钉,一件洁白合体的衬衫和卡其色高腰百褶裙衬出了她高挑挺拔的身姿,
整个人看起来清爽干练,而肩膀上面搭着的红色的针织衫又为她增添了一丝活力
和文艺气质,这精心的打扮与袁来宝的不修边幅,暮气沉沉形成了鲜明对比。

  甘露很漂亮,也能干,年纪轻轻就已经是所在公司的大区副经理了,就是这
些年脾气越来越大,尤其对袁来宝横竖看不顺眼,动不动就要数落一番。就比如
现在,看到老公和孩子正站在卫生间门口大眼瞪小眼便瞬间火大。

  「你干嘛呢袁来宝,是不是不知道现在几点了?小玥儿不上学啦?」

  袁来宝一时没反应过来,呆愣在原地。啥意思?让我去送孩子上学?不是说
好了今天我休息的吗?

  甘露见不得袁来宝磨磨蹭蹭的样子,转身在客厅沙发上抓起一条男裤扔给他:
「你赶紧的,也别洗了,揣好钥匙。」

  袁来宝暴怒,指着甘露的鼻子破口大骂:「臭娘们儿你什么意思!一天天就
你最忙是吧?这一年365天我就想睡个懒觉容易吗我!爱谁去谁去!反正老子
今天这回笼觉是睡定了!」说完将裤子恶狠狠地摔在地上,看着甘露震惊无措的
表情顿时感觉扬眉吐气,心气儿顺畅!

  于是闪回现实。

  「哦。」

  袁来宝急急穿好裤子,拿起餐桌上的钥匙就和老婆孩子一起走出家门,脸都
来不及洗。

  中年男人的生存法宝——精神胜利法已被袁来宝运用得如火纯情了。

  一家三口等在电梯口,甘露盯着手机不断在发着信息,不知和谁聊着什么,
面色越发凝重。袁来宝察言观色,几度欲言又止最后终于鼓起勇气:「那个……
咳……之前咱们不是说好今天我休息你去送孩子嘛……」甘露头也不抬:「昨天
就跟你说了今天我要出差,没听见?」

  有吗?袁来宝仔细回忆起来,好像是很晚的时候了,袁来宝已经躺下了,正
犯着迷糊隐约听到甘露接了一个电话,然后……然后就不大清楚了,大概是自己
睡着之后甘露说的。

  这时甘露似乎想起了什么,收起电话问袁来宝:「对了,那破箱子到底什么
时候拿走?挺大的东西往那儿一放不知道多碍事啊?」

  袁来宝含糊其辞:「快了,快了……」

  甘露自然清楚丈夫的性情:「我告诉你袁来宝,少跟我这儿打马虎眼,我这
次出差回来不想再看到那个破箱子!都不知道装的什么东西,我看无非就是些没
人要的破烂,要不随随便便放在别人家里这都一个多星期了也不来拿走?如果我
出差回来它还在我绝对把它扔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袁来宝「哦」了一声,心想大奔这小子越来越不靠谱了。

  一个星期前的夜,甘露还没回家,女儿已经睡下,袁来宝犯着失眠百无聊赖
地在客厅看电视,突然有人敲门,袁来宝以为是甘露忘带了钥匙,没想到打开门
看到的居然是不记得多久没有联系了的孙大奔。

  「大奔?」袁来宝警惕起来,这小子跟自己发小,但成长的路上误入了歧途,
偷鸡摸狗,打架斗殴,一身的毛病,屡教不改,前段时间还听说这小子好像跟一
些所谓道上的大哥混在了一起。

  对袁来宝而言孙大奔是个危险人物,不得不小心警惕,尤其当他毫无预告地
出现在自己家里的时候。

  「这么晚了……有事儿?」袁来宝心里有点发虚,因为他看到了孙大奔身后
立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该不会是这小子在外面闯了祸要跑到自己家里躲一阵子
吧?再细细打量孙大奔:黑色的帽子,黑色的口罩,黑色的工装连体衣,黑色的
皮靴,甚至连手上都带着黑色的手套,而当他把口罩拿下来袁来宝更是惊讶地发
现他的脸上布满了汗水。

  如今已入深秋,夜里寒意阵阵,一个人在正常情况下是很难有机会做到满头
大汗的,再加上孙大奔身上的这身「夜行衣」,袁来宝越发担心起来。

  「兄弟帮个忙!」孙大奔面对袁来宝一如既往的不客气,把行李箱抬到前面,
袁来宝发动头脑风暴,瞬间想到了许多拒绝的理由,就等着他开口。

  「我这行李箱先放你这儿,一个星期我就回来拿。」

  袁来宝一愣,随即如释重负,大度起来:「哦,没问题啊,放多久都行」他
试着拎了一下,死沉死沉,不由随口问了一句,「里面装的啥东西这么沉?」

  孙大奔突然严肃起来,警告的语气:「别问,也别看!」或许意识到自己态
度过于生硬,挤出笑容补了一句,「我能有啥东西,都是破破烂烂的没人要的玩
意儿。嗯,就这样,回头我过来拿。」

  就这样,行李箱被放在了家里,对甘露袁来宝只说是一个过来出差的朋友寄
放在这里的,没有提及孙大奔的名字,甘露极不喜欢孙大奔,如果知道是他的东
西只怕会立刻给扔出去。

  可眼看都过去一个星期了也没见孙大奔上门来拿回行李箱,人不见不说电话
打过去也没人接。

  「妈的,该不是死了吧?」

     ***    ***    ***    ***

  一辆保时捷卡宴停在小区门口,赵洪峰百无聊赖地玩儿着手机,一抬头,看
到正走出小区门口的甘露一家,便连连招手。

  「怎么是他?」袁来宝眉头一皱,满心的不悦,「这回你跟他一起出差?」

  他特看不上眼前这个年轻人,油头粉面,不学无术,听说他大学刚毕业没多
久就凭着家里的关系空降成了甘露的直接上司,这种太子爷能有啥真本事?果然
不出意外,自从赵洪峰上任后甘露工作量明显增加,不得不挑起大梁,事无巨细
地负责部门里的大小事务,也由此越发地早出晚归,有时候深夜回来也是醉醺醺
的,出差更是成了家常便饭。

  甘露作息上的巨大改变导致的最直接的结果就是严重影响了袁来宝和她之间
的夫妻生活。虽然自从生了小宝开始甘露就对这事儿兴趣不大,但好歹一个月也
能应付个两三次,可现在倒好,袁来宝已经好几个月都没能尝到肉香了,高强度
的工作生生把本处在如狼似虎的年纪的甘露逼成了性冷淡,作为她的丈夫袁来宝
深受其害,有苦难言。对于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行了你,别跟这儿给我摆脸子!」甘露当然不想让自己顶头上司难堪,
「对了,今天放学你不用去接小玥了,我让我妈接了,等我下个星期回来再接回
来,要不然我不在家非让你惯得没边儿了不可!」

  正在这时赵洪峰凑过来,很不见外:「宝哥,好久没见啦。呦,小公主这是
要上学呀?」袁来宝生硬地点点头,而向来懂事乖巧的女儿袁小玥居然也不理赵
洪峰,转过头抱住袁来宝的大腿,往他身后躲了躲。见此甘露实在有些尴尬,赵
洪峰倒不介意,看了看表,继续着他的热情,「时间还早,要不我先送你们去学
校吧,来得及。」

  袁来宝赶忙挺直腰杆,语气生硬:「不用了,谢谢,我们搭公交就行。」袁
来宝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话说得很硬气,态度也不卑不亢。他正琢磨着接下来
再说点啥来打压一下这个年轻人的得意嘴脸,一辆公交由小区门前经过,袁来宝
只好作罢,顾不上跟甘露道别赶紧抱起小玥奔向小区附近的公交站,望着老公奔
跑的身影甘露轻轻叹了口气。

  「DICK MAN?就鸡巴人呗?」赵洪峰自言自语,突然「啪!」地一
下一双大手拍打在甘露的屁股上,顺手又隔着裙子在她的臀肉上用力拧了一把。

  甘露大惊,拨开手,捂住屁股四下慌乱张望,好在没人留意这边,这才稍稍
安心,责怪赵洪峰:「你疯了!这是我家小区!被人看到了怎么办!」

  赵洪峰耸耸肩,满不在乎:「走吧,约好了今天第一台手术。」

     ***    ***    ***    ***

  终于把小玥送进学校,袁来宝如释重负,站在太阳底下舒舒服服地伸了一个
懒腰:「任务完成,回家睡觉去!」

  他刚要走却被人叫住:「袁来宝?」

  袁来宝有些奇怪地回过头,是一位美丽气质的女人,短暂似曾相识的疑惑之
后一张深埋在心底多年的脸蛋跃然出现,与眼前女人精致出众的脸蛋完美融合。
顿时,许多回忆汹涌浮现在脑海当中,袁来宝心跳加速,有些激动,也有些难以
置信:「舒……舒辰?」

  眼前的少妇名叫蒋舒辰,二十年前曾经是袁来宝的女朋友。

  当时的袁来宝一直以为俩人的感情十分稳定,甚至做好了尽快和蒋舒辰结婚
的准备,实际上那时的蒋舒辰美丽,单纯,最幸福的事情就是窝在袁来宝的怀里
憧憬着关于俩人的未来。可就在袁来宝认为一切幸福将会水到渠成地到来时蒋舒
辰居然毫无征兆地在大学毕业当天提出分手,不给袁来宝任何挽留的余地,转身
离开,决绝的态度仿佛一夜之间变了一个人,此后便人间蒸发,再不见人,想来
至今已经有十多年未见了。

  如同当年突然的分手,突然的失踪,今天的重逢也非常突然,袁来宝万万没
有想到有天会在女儿上学的校门口再次见到蒋舒辰。等等,为什么会是在这里?
难道她也来送孩子?之前怎么没注意到呢?

  袁来宝心下多少有些泛酸,再注意到对方光鲜亮丽的模样,对比自己的不修
边幅更是感到一丝难堪。

  时光荏苒,袁来宝其实并不能完全释怀当年蒋舒辰的不辞而别,许多个被甘
露拒绝的深夜他都忍不住去想念曾经那个单纯美好,对他百依百顺的姑娘,他也
曾幻想过万一有天重逢俩人会是什么样的情形。袁来宝希望蒋舒辰过得并不如意,
虽然仍然美丽但眼里藏不住被生活折磨后的疲惫,而自己升任公司总经理,西装
笔挺,人生得意。面对旧爱袁来宝保持着已婚男人的分寸和风度,也不忘出手帮
助对方度过难关。为了表示感激蒋舒辰暗示自己可以投怀送抱,结果被袁来宝严
正拒绝。

  「对不起,我有自己的家庭,有深爱的妻子和可爱的女儿,我不能对不起他
们。」说完扭头便走,不带走一点留恋,帅!当然,有时袁来宝看着旁边看到却
摸不到的甘露也会赌气般修改剧本:虽然自己多次严正拒绝但是蒋舒辰仍不死心,
终于在她的百般攻势下,在某个被酒精灌醉的意乱情迷的夜,俩人滚到了一起…

  袁来宝内心戏十足但蒋舒辰似乎没有在意那么多,脸上只有故人重逢的喜悦:
「真的是你啊!我还怕认错人了呢!咱们真是好久没见啦!」

  袁来宝打起精神,故作深沉:「是啊,有十几年了。」

  「十几年啦?!真的好快啊。你现在挺……」蒋舒辰本想问他「你现在挺好
的?」,不过快速上下打量了一番,最后眼睛落在袁来宝胸前的「DICK M
AN」,「你现在挺奔放啊。」

  袁来宝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一定是她看错了胸前的英文字母,正打算解释
一番路边一辆牧马人「滴滴」了两声,蒋舒辰看了一眼忙道:「来,咱们加一下
微信,回头我请你吃饭。」说完俩人匆匆加了微信后她便上了车。

  「谁呀?熟人?」牧马人里的男人问道。蒋舒辰在副驾做好,系上安全带,
才回道:「熟人,我的初恋男友。」

  「你的初恋?」男人大惊小怪,往外看了看,连忙告饶,「我是真不知道,
还以为就是路人呢,要不你再下去叙叙旧?」

  蒋舒辰盯着男人看,盯得男人心里发毛:「佟强,我的事儿就不用你操心了,
把资料给我。」

  被叫做佟强的男人嫣然一笑:「我就喜欢你的专业精神!」他递给蒋舒辰一
个文件夹,「早就准备好了!」

  打开文件夹蒋舒辰浏览了一番:「六十多了,硬的起来吗还?」

  「你也太小看你自己的魅力了!」瞪大眼睛,表现惊讶的样子似乎是佟强的
习惯性表情,「别人也就算了,你出马,还有硬不起来的?」

  蒋舒辰冷哼一声,不置可否。汽车缓缓开动,经过袁来宝的时候蒋舒辰拉下
窗户,明媚灿烂:「回头我联系你啊。」

  袁来宝回以一个微笑,看着牧马人逐渐驶远,心情万般复杂。

  他注意到十几年没见蒋舒辰的性格变了许多,不再是记忆当中动不动就被自
己逗弄得面色绯红的青涩模样,开朗了许多。不过也是,不是分开一年两年,十
几年的时间足够一个人的性格变化好几个来回的了。

  再看她的精神状态似乎日子过得也很不错,容光焕发,身上的衣服看起来也
是价格不菲,相比较蒋舒辰的精致美丽袁来宝不由想起了早上镜子里自己的模样,
顿时气馁又有些不甘。幻想了那么多次的重逢,没想到真的遇上了,境遇却是和
想象的正好相反。

  袁来宝有些好奇牧马人汽车里的人是谁?大概是她现在的爱人?这个念头的
出现不由让他有些怅然若失,刚刚蒋舒辰的表现完全看不出半点旧情人重逢的暧
昧和唏嘘,大大方方的热情好似俩人过去只是再普通不过的朋友,哪怕心底还记
得一两件当初俩人一起时的美好时光也应该做不到这样的若无其事吧?想到自己
过去不时沉浸在对蒋舒辰的回忆当中,编织着各种版本的旧爱重逢的浪漫戏码,
顿时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好像被人狠狠打了一记耳光:「想你妈了个逼,叫你自
作多情!」

     ***    ***    ***    ***

  红灯亮起,汽车停在白线上。

  这一路上赵洪峰神情愉悦轻松,一边开着车一边哼着歌,摇头晃脑,自我陶
醉。倒是坐在一旁的甘露一直面若冰霜,头倚在窗上,一言不发。

  「怎么,紧张了?」趁着等红灯的空档赵洪峰与甘露搭话,「又不是第一次
了,还没习惯呢?」

  甘露瞪了赵洪峰一眼:「我应该习惯这件事吗?会说话就说,不会说就闭嘴
!」

  赵洪峰撇撇嘴:「你心里有气跟我可说不着,尤其这回,我估计八成是老刘
,老张他们几个中的一个的。不过你现在反悔也来得及啊,反正我看宝哥好像也
挺喜欢小孩儿的,小玥多一个弟弟或者妹妹应该也会开心吧。」

  甘露气得浑身发抖,怒目而视:「早晚有一天,我会杀了你们!」

  赵洪峰缓缓靠近甘露,近在咫尺地观察着美人恼怒的模样:「是吗?」他突
然伸出手抓住了甘露的头发,随即手上用力往后一扯,尖锐的疼痛在甘露头上炸
开!

  「放手!你放手!」甘露痛到面目扭曲,不停拍打着赵洪峰的手,但赵洪峰
不为所动反而加大了力道,甚至因为用力过猛他脸上的表情也随之变得狰狞恐怖,
一双瞪得大大的眼里满是异样明亮的神采。甘露的挣扎无济于事,脸色一阵红一
阵白,痛得眼泪都掉了下来,终于,在这场并不公平的较量中她败下阵来,忍着
痛,放弃了挣扎。

  赵洪峰邪魅一笑,扯着头发猛然把甘露拽到跟前,看着美人梨花带雨,神情
愈发变态,声音有些发颤:「知道吗?我最爱的就是你穿上衣服时这副正经的样
子!真是一丁点都看不出来在床上的骚样!」说完伸出舌头,由她的嘴角开始,
一路向上舔舐着甘露脸上的泪水,留下一道道肮脏的口水。

  甘露惊恐万分却不敢乱动,任由赵洪峰变态地将他的舌尖舔舐到自己的眼角。
赵洪峰稍作停顿突然用力剥开甘露的眼皮,原本美丽的眸子成了惊恐颤抖的眼球,
突兀又无助地暴露在空气当中,瞳孔也随着身子剧烈不安地颤抖,却仍不敢做任
何反抗,最后赵洪峰变态的舌尖在甘露的眼球上扫了几圈,又在上面卖力吸吮了
一阵才心满意足地罢手。

  甘露的眼前一阵模糊和酸痛,赵洪峰得意可怕的嘴脸被切割得支离破碎。

  「记住了,狗就是狗,穿上再漂亮的衣裳也别想成人!」说完赵洪峰将甘露
的头用力往下一按,「没到医院之前不许停!」

  甘露的头在赵洪峰的胯间起起伏伏,随着不时出现的干呕声,赵洪峰脸上的
狰狞逐渐退去,恢复了平日玩世不恭的神色,偶尔还会露出非常享受的表情。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