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 01 伯阳

  • 【向日葵】 01 伯阳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向日葵】 01 伯阳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向日葵——阳阳的幸福】

作者:blass
2021/5/10发表于:SIS

***********************************

  本文从人物到故事,完全虚构。

***********************************

               01 伯阳

  伯阳是个摄影师,或者说,他高兴的时候就接点摄影的活。反正不靠这个活
着。

  虽说他是为了泡女人才接触的摄影,但是毕竟有钱有时间,在混的圈子里上
杆子陪着他玩的人不少,又不缺模特,慢慢的还就练出来了。

  这两天他一时兴起往川藏几个景点溜达溜达,没有活,就是扫荡扫荡漂亮女
游客,有收获就开心一下,没有收获就当散心。

  昨天遇到了一个拍短片的小队伍,他一眼看中了两个模特。她们俩个身材相
似,高矮相差不多,相貌还有几分相似。一个是长头发染成紫色,一个是过耳短
发染成红色。而且她们在出镜的时候很少需要摄影师讲太多,通常只要一句话,
紫发的模特就直接找到位置站好,红头发的模特就会默契的走到合适的位置,两
人的姿势和神情配合的也是少见的整齐契合。伯阳怀疑这两个模特配合过很久,
而且两人之间的关系应该也很亲密,不然不会养成如此娴熟的配合。看到她们拍
照的第一眼,伯阳就忍不住想象这两个人女人一同出现在他的床上会是什么样子。

  双飞不是买不到,但是真正有感觉的姐妹双飞没遇到过,和双胞胎双飞,那
要花钱买的话伯阳也会觉得是有点过于奢侈了。

  于是伯阳装作顺路,跟着对方的几辆车一起走了一天多,还找到机会和他们
队里几个人搭了搭话,甚至今天上午找机会和红头发的模特打了个招呼,得知她
叫兰兰。可是对方忙着换衣服,礼貌了一下就走了。

  伯阳现在将车停在了一个高速路旁的服务区内——依然是在跟着那个拍摄队
伍。他草草的吃完了午饭,抓紧时间回到自己的富士酷路泽边上,一边抽烟,一
边思考该怎么和对方的队伍发生点交际,一边盯着餐饮区的出入口,期待着能看
到两个女人会在饭后单独行动一下,自己好有个机会搭个讪。

  正在郁闷这带着工作任务的姑娘不好泡,伯阳的眼睛突然一亮,因为一头显
眼的紫色长发姑娘出现在了视野范围内,而且似乎还是在向自己走来。

  女人还穿着上午片场工作时穿的白色连衣裙没有换下来,手里只拿着手机。
她越走越近,伯阳心里不断判断着她的路线,同时计算该如何走过去正好和她偶
遇,该说什么话搭讪。结果发现她好像就是对着自己来了。

  伯阳赶紧扔掉了烟头踩灭,然后把还戴着的墨镜也摘下,没想好该挂领子上
还是拿手里,紧张之下,他直接把墨镜甩进了车窗里。

  「妹妹,你好。」

  他用最灿烂的笑容和姑娘打招呼:「你就是老郭他们组里的台柱子吧?」

  女人笑了,在伯阳看来好像一个花骨朵绽开一样:「别别别,可别这么说,
我就是个模特,我们别的不说,光摄影就两个,模特也另外还有一个呢。」

  伯阳做出一副和他们的队伍有点熟的样子说:「兰兰嘛,我知道。」

  她低头又笑了笑:「所以我们一共就两个模特,你可别说什么台柱子了,让
人笑话我。」

  「我可不是乱说的。」

  伯阳说:「我看过你们拍镜头,你们两个在镜头前面有没有主从先后,这个
我是能看出来的。」

  「你还挺专业的?」

  那是,摄影上我还真没白混这几年,伯阳想。

  「在你们职业团队面前,不敢吹牛说专业。对了,好不容易有机会和你搭上
话了,还不知道怎么称呼呢?」

  「你叫我阳阳好了。」

  「海洋的洋?」

  「太阳的阳。」

  「真的?」

  伯阳笑了,好名字啊。

  「真的。」

  他伸出了右手:「伯阳,伯仲叔季的伯,太阳的阳。」

  「真的?」

  阳阳伸手和他握在一起。

  「真的,缘分啊。」

  「伯阳哥哥,阳阳姐……」

  似乎为了证明伯阳这个名字不是现编的,她的身后,一个弱生生的声音响起。
伯阳一看,心都飘起来了,兰兰也来了。

  两个女人同时出现在视野中,就是养眼。

  「哦,兰兰啊。」

  伯阳对着她笑了笑。

  她穿着一身白色小西装,一头刚落到下巴长度的酒红色短发,身材和阳极为
相似,只是矮了一点点,甚至她们两人的面貌轮廓都有五成相似。

  兰兰对着他们招了招手:「这不是找不到阳阳姐了嘛,老郭让我到处看看。」

  刚来就要走?

  阳阳和她说:「你去和老郭说一声,我等一下带着伯阳去看看那两台出毛病
的索尼,让他先卸下来等我们。」

  兰兰轻轻的「嗯」了一声,然后低着头走了。

  好一个俏生生的小姑娘,弱小又惹人怜。伯阳感慨。

  「你们相机坏了?」

  伯阳把注意力转回阳阳这里,心里大呼机会来了。

  「是。」

  阳阳说:「这事他们还挺唧唧歪歪的,我记得你好像用的也是索尼的,也许
能给我们看看能不能修好之类的。」

  「专业摄影师说有问题了,那一般不是能修的事……我倒是带着R3和S2,
干脆借给你们用就得了。不过有个条件。」

  伯阳笑眯眯的看着她。

  「你说。」

  伯阳的姿态能有多深沉就摆得多深沉:「我一般不会插手朋友之外的人和事
。」

  「所以?」

  「所以,咱们以后就是朋友了,对吧?」

  她对伯阳笑了,中午的晴朗日光洒在她的脸上,伯阳的眼中,分外的迷人。

  伯阳简单看了看阳阳队里的相机,并没有尽太大努力去排查故障,毕竟要死
死把握住混进对方队伍里的机会。

  于是,从当天下午开始,伯阳的富士酷路泽就加入了对方的队伍。他除了要
借出一台相机,自己还主动担当了一个拍摄位,这样就能在拍摄过程中主动和阳
阳、兰兰对话,而且还可以用调动模特情绪的理由试着轻微调调情。他还主动帮
队里做一些后期,因为有时候后期工作的时候还可以找借口和模特沟通一下。

  对方的队长老郭感动得一塌糊涂。

  伯阳在工作中和休息的闲暇就往两个模特身边凑,可惜兰兰一下了镜就很干
脆的躲开了,只能找阳阳撩。伯阳倒是也无所谓,反正总要先上手一个。

  但是热乎了三天,只亲了一口。

  倒不是阳阳高冷,伯阳出乎意料地发现她并不拒绝拉拉手,靠靠肩膀什么的,
这要在平常就直接请姑娘吃顿好的,然后带去酒店了。但是现在每天都在跑景点
干活不是么?

  一天下来姑娘都累的跟死鱼一样了,伯阳自己还得收拾器材,备份素材,处
理素材,搞得他自己晚上都没那个去摸姑娘房门的想法了。

  这第三天,还是伯阳看准了早上出发前大家都没出旅店门的空挡,在自己的
车边上抓住阳阳狠狠亲了够。亲了之后,伯阳心里更痒了,但是一天的行程下来
还是没力气。

  第三天半夜开始,暴雨。

  大家都堵在了旅馆里,看天气预报,第四天下一整天,没得干活了。

  于是半夜微信通知了所有人,休息一天。

  早上,伯阳按照生物钟起了床,洗漱干净,开门去吃饭。

  对面的门也正好打开了,是阳阳。

  伯阳意识到了什么,左右看了看——走廊里一个人都没有。然后他心里一动,
决定赌一把。他对着阳阳勾了勾手指。姑娘似乎有点没睡醒,有点呆呆的看着他。

  伯阳怕等一下会有人开门破坏气氛,他退后了一步,继续示意阳阳:「快点
!」

  他赌对了,姑娘迅速关上了自己的屋门,两步就迈进了伯阳的屋子里。

  伯阳赶紧关上房门,一把抱住姑娘,狠狠地亲了一口。

  真他妈不容易!伯阳心里感慨了一句。

  他弯下腰,给阳阳来了个公主抱。阳阳只来得及小声的「啊」了一声,就赶
紧双手环住了他的脖子。

  伯阳被那一声惊叫萌到了。平日里只觉得阳阳虽然能撩能嗨,但总是有那么
点美女范儿的,就是有点儿矜持。没想到孤男寡女独处的时候突然变成小奶猫的
声音。

  伯阳并没有立刻把她放到床上,而是就这么静静的抱着她。

  这个女人被抱起来之后就闭上了眼睛,把脸往他胸口一埋,然后一动不动。

  但是伯阳能感觉到她的心跳和呼吸加重了,脸渐渐变红。

  这种女人,可能分外好玩。

  等伯阳把她放在床上的时候,阳阳的脸已经红透了。

  伯阳笑呵呵的看着她,说:「我捡到了一个大宝贝。」

  伯阳开始脱她的T恤,还非常小心地把她的一头紫发都摆在了一边。

  但是衣服脱到了胳膊上,伯阳就不往下脱了,还把衣服卷了一下,特地固定
在小臂那个位置。

  然后他把阳阳的胸衣摘了下来,在她的手腕上简单绕了几圈,就这么把她的
手和胳膊简单绕在了身前。绑的也不紧,她却没有试图挣脱。

  她就像脑子烧坏了一样,就这样任伯阳摆弄自己。

  伯阳越来越兴奋了。

  他伸出一只手从背后伸手握住了她的乳房。

  阳阳的胸不算大,顶多算是B+。但是配合身材其实还算好看。在伯阳手中
算是差不多一握的大小。

  男人一边亲着她的耳朵,一边捏揉着乳头。

  女人表现的十分敏感,整个脖子红了,而且身体开始颤抖。

  伯阳伸手去脱她的裤子。

  女人还稍微抬了抬臀,让伯阳方便地把裤子连同内裤一起褪下去。

  这一次,伯阳也是把裤子褪到了脚踝就停住了,卷在一起,像脚铐一样,困
住了她两腿的活动。

  她绝对变得越来越兴奋了,伯阳深信不疑。

  他把阳阳从侧躺翻到了仰躺,把她的双臂抬过头顶,露出胸口。

  然后他推了推阳阳的肩膀,说:「睁眼,看着我。」

  阳阳就乖乖的睁开了眼睛。

  伯阳让她看着自己脱下一件件衣服,戴上了套子。她又闭上了眼睛。

  伯阳抬起了她的双腿——由于被绑在一起,举起来特别方便。

  他在阳阳的两腿之间摸了一把,说:「你看,我对你做什么你都抵抗不了。
小阳阳,我要放进去了?」

  她没有回答,甚至连姿势都没有变一下,但是颤抖的越来越厉害。

  伯阳把两腿扛在一边肩上,对准她的洞口刺下。

  顺利的一冲而入,阳阳深深的啊了一声。

  一边做着,一边伯阳心里有了点底。两女同眠的计划在阳阳这里应该是有戏
的,只要看兰兰那边怎么样了。

  结束之后。

  伯阳把玩着阳阳的紫色头发:「你这头发颜色可不容易保持,得小心点别蹭
掉色了。」

  「紫的确实爱掉色,」阳阳说:「还好,我发质很好的,多补几次色也经得
起。」

  「紫色是贵色,染在人的头发上,人是受不起的,当然会褪色。」

  「什么意思?」

  「你看,天上的帝星叫紫微星,地上的皇城叫紫禁城,尊贵至极呢,就叫紫
气东来。在人身上来说,有句话叫——满朝朱紫贵,尽是读书人。你能不能穿紫
色,要看你是几品大员。只有皇帝才能臣妾满堂朱紫。」

  阳笑着指他说:「你今天睡了个紫头发,你不就是要当皇帝了?」

  伯阳心里得意:「我今天和你在一起,就是当皇帝。」

  阳阳,「真会说话……」

  两人差点再来一盘。

  但是一大早人是真的饿了。他们俩分别抓了个时机出房门。伯阳直接下楼吃
饭,阳阳还要回屋补个妆。在楼下两人还特意假装偶遇,聊天。

  就这样,还比队里其它一些人吃饭吃的早。

  伯阳觉得阳阳今天的状态和队里所有人都不一样,所有人都因为下雨和休息
懒洋洋的。就只有她一副吃饱了喝足了活力四射的样子。

  白天的人和事还是多,即使是休息,队里的后期工作也还是需要和伯阳沟通
的。

  他们俩还是忍到了晚饭之后才又凑到屋里。

  这一次,伯阳从行李里拿出了两根绳子。

  阳阳什么都没说,就这样让伯阳把她放在了床上。

  「我要把你的手绑在床的两边。」

  她没有点头,也没有拒绝。

  他用绳子在她的手腕上缠上几道圈,套了个小结固定好,再把绳子从床下抛
到了另一边,从另一边拉抻把她的胳膊展开,再将她的另一只手腕也拉到这一侧
床边,缠绕在绳子上。

  她的两手就都被拉住固定在两侧了。

  伯阳知道麻绳的感觉比较粗糙,所以绑的并不紧。而两边拉扯的程度应该是
让她能感到一点点拉力,又不会不舒服的程度。

  「我要把你的裤子脱掉了。」

  伯阳这么告诉她,接着,在她抬臀的同时把裤腰褪下了腰,然后顺利地把裤
子完全脱了下来。

  然后,他拿着第二条绳子对她说:「我要把你的腿绑在一起了。」

  阳阳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默默的配合着他,顺着他的摆弄,将腿抬起,并拢。

  伯阳用绳子在腰间绕了两圈,然后斜着向大腿缠绕下去,在两腿中间套个结
联上,再分别斜着绕下去,再在中间套个结,重复一次又一次。只是几下就把阳
的双腿并着捆住直到脚踝。他能感到阳阳的呼吸重了起来。

  伯阳将她的上衣掀起,她就配合着让他再次解开了胸衣,然后让她的双胸就
这么露出来。

  「你好狼狈啊,挣扎也不能挣扎,遮羞也不能遮羞。」伯阳一边挑逗着她的
乳头,一边在她耳边说。

  阳阳身体开始随着伯阳的手扭动起来。

  伯阳拿起了手机,走到了床脚:「现在,我要让你看看你自己的样子。」

  说完,他对着阳阳按下了照相按钮。

  他能感觉到,那一刻,床上的女人脸色发白,她一定没有想到伯阳会掏出手
机来给她照相。

  伯阳走回了床头,把手机的屏幕展示给她看。

  他看着阳阳望着手机的眼神,看着阳阳的表情,听着她的呼吸声,还有那按
着手腕动脉就可以感觉到的,急促的心跳。

  好吧,她太过紧张了。

  伯阳笑了笑,然后按了删除。

  女人松了一口气。

  「看到你自己的样子了吗?」

  伯阳看到女人的脸又红了起来。

  她轻轻的「嗯」了一声。

  还有时间,伯阳对自己说,还有机会,可以把她的一些矜持慢慢磨掉。

  可惜的是,旅店的床,床尾那里是没有任何结构可供伯阳一开始就把她的双
腿分开来绑住的。所以他还是要把双腿上的绳子解开,才好真正的开始做。

  伯阳这一次反而不能像早上那样玩弄一双被束缚的腿。但是阳阳这个女人,
当她的双手被拉到两侧之后,就如同整个上半身被束缚住了一样,连扭动都很轻,
似乎是被绳子拉住,但是伯阳明白,他绑的虽然没有松到一拉就开,也绝对没有
那么紧。

  这是个享受被束缚的女人。

  这一次完事之后,两个人很有默契的什么都没有说。阳阳表示明天还要早起,
很镇定的回去自己房间了。

  又一天,工作一旦开始,一切就都回到了老样子。再没有时间偷情,没有机
会继续开发那扇门后面是什么样子。

  直到第六天,杀青之后。车队一路开回了重庆,包括伯阳的黄富士。

  大家开了一天车,一个个累的要死要活,散伙饭吃的很激动,但是吃完饭之
后,恐怕连打个手枪的力气都没有了。

  阳阳也是,伯阳也是。

  阳阳毕竟是在重庆生活工作,吃完饭就可以回住处。伯阳还要住酒店。

  伯阳和阳阳商量好了第二天相会,给她留下了自己订的酒店的信息,阳阳就
匆匆离开了。

  伯阳则趁机找到了也要离开的兰兰,准备孤注一掷,能不能左拥右抱,就看
这一回。

  「兰兰,有幸和你共事一场,加个微信吧?你看这么多天了你的微信都没舍
得给我。」

  小姑娘想了想,点头掏出了手机。

  伯阳赶紧加好了她的微信,然后尽量自然的问:「妹妹明天有时间吗?」

  兰兰皱着眉头问:「你不是正跟阳阳姐在一起吗?」

  伯阳看着她的表情心里打了个突,这要怎么往下说呢?

  否认?然后分别交往,时间管理?

  他回忆了一下工作中兰兰和阳阳再场地中娴熟的配合,心一横,打算赌一把
大的。

  「是啊。」伯阳大大方方的、笑着说:「我们两个现在正在一起。」

  兰兰一愣。

  「所以说,你要不要试试加入?」

  赢了通吃,输了就输了。伯阳盯着兰兰,看她是什么反应。

  她有点不可思议,还有点——害羞。

  「阳阳姐,她想要三个人一起?」

  伯阳狂喜,居然赌赢了。

  第二天一早,当阳阳再次出现在伯阳面前时,两个人都是迫不及待的。

  小别胜新婚嘛。

  伯阳变戏法一样掏出了四条绳子,还有一副眼罩。

  这一次,伯阳在屋子里找到了四个固定点,安安稳稳地用绳子将她的四肢绑
上,拉住,然后给她戴上了眼罩。

  然后他让躲在窗帘后面的兰兰走了出来。

  穿着女仆装的兰兰紧张的低着头,轻轻的走到了床边上。

  伯阳在她耳边轻轻的说:「去亲她。」

  兰兰慢慢的弯下了腰,想要伸手摸阳阳的身体,但又缩了回来。

  然后她伸出了舌头,在阳阳的乳房上滑过一线。

  阳阳身体颤了一下。

  兰兰看了看阳阳的乳头,靠近了,犹豫了一下,还是挪向了阳阳的脸颊。

  她用舌头在阳阳的嘴角边舔过,然后再在她的嘴唇上扫过,然后,整个嘴唇
贴了上去。

  就在伯阳以为事情就要这么顺利的发展下去的时候,阳阳突然把脸转到一边
大声说:「不对!你是谁?你不是伯阳!伯阳呢??」

  她开始试着要挣脱绳索。

  伯阳赶紧伸手替她掀开了眼罩。

  他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温和一点,也许她看到加入进来的人是兰兰,会接受呢?

  「放开我。」

  阳阳的声音冷如冰霜。

  伯阳呆住了,这算是崩盘了吧?兰兰则是低下了头,站到了伯阳身后去。

  阳阳狠狠拉了一下右手的绳子,把旁边的沙发带得吱吱乱晃。

  「我放,我放!」

  伯阳赶紧说,同时开始解开她手腕上的绳子。

  「你不要自己乱拽,弄不好要伤关节的,说不定还要留淤痕。」

  阳阳听了这话还真的停了下来,静静地等着他一个个解开,然后开始一声不
吭地穿衣服。

  伯阳看了看兰兰,问阳阳:「你们俩有私人恩怨?」

  阳阳整理好了衣装和头发,踩上了高跟鞋,接过伯阳递过来的手机和包,检
查了一下。

  她看了一眼兰兰,那一眼绝对是带着刀光剑影的。

  她留下了一句:「你问她吧。」

  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房间。

  看着她走出房门,伯阳恼火地坐在了床上:「这事闹的……兰兰啊。」

  「嗯。」兰兰应了一声,来到了伯阳面前。

  你居然没走么?

  他惋惜地摸着兰兰红色的头发:「看来我是真的没有左拥朱右抱紫的福气啊
。」

  手上好像有点湿了?

  可能是刚才阳阳哭了吧……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