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荼明妃】【黑狱篇】第58章 白玉有暇,邪踪隐现 (明妃全新篇章)

  • 【军荼明妃】【黑狱篇】第58章 白玉有暇,邪踪隐现 (明妃全新篇章)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asule_wang
2019/11/25发表于:首发于第一会所
字数:6271

  大理洱海边的一处不知名的庭院里,春雨涨肥了主屋前小小的池塘,微寒的
风偶尔穿过回廊,掠过池塘,刚刚钻进门缝,就被屋内的春情抵消殆尽。

  清晨的第一缕光从雕花的窗户里照射进来,刚好洒在一条抬起在半空中的嫩
足上,随着脚尖的蜷缩和舒张,散出暖暖的热力。

  那玉足在阳光里几乎透明,却看不见任何青筋亦或血色,通体是和田玉般的
柔白,几乎让人怀疑不是人间的东西。

  伴随着脚尖起落的,是女人低声的吟哦,在空气中留下浓得化不开的淫糜,
随之而来的自然是床铺有节奏的咯吱声,但仔细听的话,就能听到下体撞击带出
的潺潺水声,和不知从何而来的,嫩肉团子带着汗水相撞的杂乱但清脆的声响。

  那是我和玄武女两个人两对乳房撞击在一起的声音。

  玄武女的肉洞紧紧的攥着我下身的肉棒,开始有节奏的收紧再放松,显然是
已经到了巅峰的前夕。

  我的肉棒在过去的三个月里被我以「万道森罗」频繁唤醒,在身下的这个成
熟女体里翻云覆雨,几乎让我有一种「回归了男儿身」的错觉。万般无奈之下我
只好让自己在与玄武女欢好的时候身材比她更加丰腴,但抽添之时的心情显然不
会特别美好。

  「嗯……啊,明妃……明妃……我要来了……我要……」玄武女的小嘴急速
的翕张,含混不清地念着,胸前的两朵红梅娇艳的在我眼前晃着,引动着我内心
潜藏已久的征服欲。

  「再忍一忍,别急。」我双手抓住她的乳头,转动手指让乳头更加膨大,转
眼就变成了紫黑的颜色。

  「不好了……啊……啊……」玄武女再也无法把持,浑身打摆子一样乱颤起
来。

  「给了你吧……」我娇声叫着,下身猛地一挺,腹中急运「朱雀真精」,依
照「雁返」的法门射出三颗滚烫的精球,倏忽间在玄武女的子宫口隐没。

  「啊!啊!啊!」玄武女双目翻白,尖叫着吐出几口气,紧接着双乳一挺,
那对被我捏得紫黑的乳头尖端突然喷出两股奶水,瞬间就涂满了我的胸乳,却是
无色无味,并不是真正的人奶。

  见奶水喷出,我微微闭上双目,意念中喝了一声「收!」

  那三颗真精如同归巢的乳燕一样回归到我的马眼。

  一双手轻轻搭在我的背上,我顺势缓缓趴在玄武女的身上,轻轻嗅着她身上
的成熟幽香,那是她动情时胯下散发的味道。

  「十八次了吧?」我问道。

  「嗯,十八次了,我现在一点儿不舒服都没有了。」玄武女低声道:「辛苦
明妃……」

  在青城山上,那个神秘的和尚跟玄武女对了一掌,玄武女当场昏迷,开始是
浑身时冷时热,后来竟是全身紫黑一片冰凉,尤以子宫处为甚,触之仿佛摸到了
一块玄冰。

  妈妈则受了张柳的精液灼烧,几乎五内俱焚而死,幸亏我救治及时,生命并
无大碍不说,那灼热的精液被她每天一分一分地炼化,想必还会因祸得福。

  吉儿只是被张柳的肉棒折磨得亏了身子,稍作补益自然不会有什么大碍。

  而张柳,则再次被人抓走,杳无音信。

  我们四个人伤了一半,我无法分身追踪,何况玄武女命悬一线,急需找到法
门治疗。情急之下,妈妈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我胡乱裹了一块破布,趁着夜色
飞奔到一个村子里偷了一个手机拨通了那个号码,不多时,竟然有一驾直升飞机
在夜幕中悄然飞到了我们的藏身处,把我们带到了这个洱海边上的小庄园里。

  第一眼见到那个老太太的时候,我竟并没有觉得陌生,虽然我确定从没有见
过这个人。

  「你们就在这里安心住下吧。」老太太的语气中听不出欢迎,也听不出厌恶
,只是淡淡的说道:「这个女人,」她指着玄武女:「用你们的话说,显然是中
了寒毒,郁结在子宫里,需要以热力在子宫处祛毒。」

  「这个我能做到。」我脑海里灵光一闪,立刻想到了法门:四象真精里的「
朱雀」真精以火力无边独步天下,之前几乎让我焚身浴火,如果控制得当,自然
能帮玄武女解除寒毒,这一点对我来说现在一点儿都不难。

  「不过,以我们的眼睛来看,这毒一定有它的生化组成,需要仔细化验,然
后做出解毒的药物跟你一起配合,」老太太说着,叫进来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人,
在玄武女胳膊上抽走了一大管血样:「不过,我们的化验结果说不准什么时候才
能出来,所以想来还是你们的法门更快些。」

  「您是?」目送老太太走到门口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问道。

  「你不认识我,不过她认识我,」老太太伸手指着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妈妈
说道:「你和我的渊源在于,你睡过的那个老头子,姓梁的,是我丈夫。」(梁
老的相关故事,参见【军荼明妃】【都市篇】)

  我一时呆在原地,说不出话来。

  「明妃?在想什么?」被我的阳精滋养过的玄武女浑身软软的,仿佛被抽去
了骨头,搂着我轻声问道。

  「没,没什么。」我支吾着,下身缓缓从她的身体里退了出来,又惹得她几
声浪叫。

  「真骚。」我取笑她,随手抹了一把胸前她喷出的液体,在鼻端闻了闻,说
道:「没什么异味了,想必是毒气已经去尽了。」过去的三个月,我看着她乳头
被我的朱雀真精逼出的汁液从恶臭变成现在的无色无味,个中辛苦只有我和她知
道。

  「明妃救命大德,我无以为报。」玄武女妙目含泪,颤声说道。

  「别那么生分了,你可以叫我张楠,或者妹妹都可以。」说道「妹妹」两个
字的时候,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腿间,神功被意念推动,那根肉棒连带着
睾丸消失在我体内,取而代之的是光洁无毛的阴牝。

  「那……叫你楠妹妹……可好?」

  「当然,」我笑道:「哎呀,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我……我姓白,单名一个玉字。」玄武女回答道。

  「白玉。」我打量着她和田玉一样暖白色的肌肤,感叹道:「还真是人如其
名呢,美人如玉,一点儿都不输给我。」

  「原也没有这么白,」白玉羞道:「这次中了毒,被明妃……爱了这么多次
,肤色也跟着变了。」

  「羞羞,」我刮着她的鼻尖,一把捏住她的乳房,取笑道:「那喷奶呢?以
前也没喷过吧?」

  白玉的脸色突然一暗,一滴泪水划过她的脸庞,黯然道:「这个……还真不
是……我……我怀过孕,而且天生体质特别,刚怀上就有奶了。」

  「那你的孩子……」我的心跟着一沉。

  「被那该死的老道打掉了。」白玉哭道:「他不知道在哪里得了个秘法,拿
掉了我的孩子,在我悲痛欲绝的时候对我施法,让我对朱雀阵基心生慈爱……仿
佛那就是我的儿子……」说着说着已经泣不成声。

  我震惊于「左道」炮制炉鼎手段的毒辣,心里更加忧心失踪的张柳,那个我
根本无法说得清关系的人,同时又怕白玉回忆往事心神不宁以致身体受损,忙伸
出玉臂把她揽在怀里,单手抚摸她的美背用内功助她稳定心神。

  这时门口传来一个苍老女人的声音:「你们这几个人的身子真的是……啧啧
……跟你们一比我简直没当过女人!」

  我抬头一看,是梁老夫人亲自端着一个盘子站在门口,正打量着床上相拥而
卧的我和白玉。再低头看看我们自己,只见两具洁白如雪的赤裸女体紧紧搂在一
起,双峰挤压在一处,乳肉满溢出我们的胸口,四条玉腿互相缠绕仿佛藤蔓,更
不用说随意图抹在我们腿上的爱液,被体温蒸发在空气中,让人嗅到就会面红耳
赤。

  「梁老夫人……您怎么也不敲门呀?」我轻嗔问道,心里拿定了这些天对她
的观察结果,知道她是个吃硬不吃软的人,你越是对她有一说一她越是把你当自
己人。

  「可别,别叫我梁老夫人,我跟那老头子早离了。」看我脸上微微一红,接
着又半调笑道:「你看你又多心了不是?可不是因为他要过你,在那之前早就离
了。」

  「那……那教您什么?」

  「叫我……刘姨吧,虽说我比你妈妈大不少,她长得又看不出年纪……总不
能让你管我叫奶奶,太老了太老了。」

  「嗯,刘姨。」

  刘姨端着盘子走到我们身边,半真半假的骂道:「两个小骚货,还不穿上衣
服么?说正事儿了!」

  我和白玉互相看了一眼,忙胡乱抓起脱在床上的白纱裙子草草套在身上,也
不穿内衣,阳光一照简直纤毫毕现,也不以为意。

  刘姨似乎还算满意,点了点头把手里的盘子推在我手上:「喏,她的药,配
合你的功法,毒性该去的差不多了吧。」

  盘子里是一个小小的透明玻璃瓶,里面的液体也是无色透明的,白玉拿了毫
不犹豫的打开服下。三个月来,刘姨旗下的生物医药公司加班加点,每次送来的
药都有一定的升级,到今天刚好帮白玉去了病根。

  「真是个厉害的毒。」刘姨感叹道:「公司的首席科学家说,这是他见过的
最凶险的生化病毒,能把女人从子宫开始渐渐冻住,其实就是让神经坏死掉。这
个姑娘,」她指着白玉继续说道:「应该是有你们的特殊功底,再加上强大的求
生欲,才能撑到咱们帮她解毒。」

  「下这么霸道的毒,我帮她解毒却也没有对我产生多大的伤害。」我狐疑道
:「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这就是我今天要带给你的信息了。」刘姨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叠起来的
A4纸交给我。

  我大开一看,只见上面印着一组复杂的化学式和基因图谱,看得我云里雾里
,完全不得要领。

  「接下来这些话我是转述我们首席科学家的话,我当然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刘姨说道。

  「那为什么不让首席科学家亲自来解释呢?」白玉问道。

  刘姨听了噗嗤一笑,啐道:「骚蹄子,你们俩看看自己的样子,哪个男的见
了你们能忍得住?我还想让他多活几年!」

  白玉红着脸低头不语,刘姨接着道:「这毒有生物病毒和化学毒素两部分组
成,生物病毒是基因编辑做出来的,化学毒素是复合高分子物质,我们分析了这
两者的全部细节,包括测出了基因序列和化学分子式,发现了一个来自制作者的
签名!」

  「签名?这东西上面还能签名?」我奇道。

  「生化学者的签名是很独特的,它是通过在基因序列有限的字母组合下反复
重复了几次某一个固定字母组合,同时在化学式里反复重复了几次另一个部分的
字母组合,二者拼接。虽然寻常人不能发现,但是对于同样是这个方向的学者来
说,那就是赤裸裸的签名炫耀了。」

  「所以这个签名是?」

  「是一个人名的缩写。」

  「他是谁?!」我的心一下子紧张起来。

  「他恰好是当年我白手起家创业的时候,公司的第一个首席科学家合伙人,
是个生化方面的天才。」

  「那他在哪里!?」我猛然间想起,那个神秘的僧人走之前说过,他留了线
索在白玉身上,看来就是这个人的名字了!这个人势必与那个神秘僧人有莫大的
关联,甚至就是那人本身!可是刘姨接下来的话却让我大失所望:「他死了,早
在二十年前就死了。」

  「您确定?」我兀自不甘心的问道。

  「确定,他就死在我们公司的病毒隔离间,死的很惨,我看着死的。」

  「天啊……」我再次坠入迷雾,心也跟着沉入了深渊。

  「这就放弃了?」刘姨并没有停下讲述:「那如果我告诉你,他的死因呢?

  「对对!」我暗自骂自己忙乱,丝毫没有明妃该有的沉着。

  「他是被不明来历的人送回来的,回来的时候在他体内我们检出了极超量的
特种毒品,但是控制得很好,恰好让他在咽气之前回来了。」

  「您是说……他接触了毒贩子?」

  「不是接触,是谈交易。」刘姨纠正道:「你们所在的这个地方,就是我当
年白手起家的地方。这个地方毗邻东南亚,是上好的赚快钱的地方……」

  刘姨居然是一个毒枭!我被惊得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我和那个人强强联合,很快就控制了西南的市场,赚了第一桶金。可是突
然有一天,从东南亚流入了一种配方非常奇怪的毒品,虽然数量不大,但是潜力
十足。我看出苗头,于是派他去毒品的源头去接触,想干脆走收购的路线,大家
有钱一起赚。」

  「但是他……」

  「嗯,对方把他弄死了。我和这个人的关联,就在这里结束了。」

  「这么说……」我灵光一闪。

  「嗯,你猜到了,我派他去的那个地方,想必才是关键。」刘姨最后点头道

  「那这个地方是哪里?」我迫不及待的问。

  正在这时,房间的门再次被推开了,走进来的是妈妈和吉儿。吉儿见了我就
像归巢的燕子一样扑进了我的怀里,小脸在我脸上蹭来蹭去,乳房隔着衣服在我
胸口挤压着,我能清晰的感觉到她的乳房比三个月前明显大了一个罩杯,禁不住
扭头微笑着看向妈妈。

  自从妈妈带我们到了这里之后,刘姨就安排我和白玉在一起以便帮白玉疗毒
,而妈妈和吉儿则被一起分到另外一个地方,终日不得相见已有三个月了。

  「看什么看?」妈妈脸上一红,低头啐道:「这么个尤物天天跟我耳鬓厮磨
,妈妈哪能忍得住不要她?」

  「嘻嘻,那吉儿呢?有没有射给妈妈?」我低头问怀里的吉儿。

  「有……有……」吉儿的脸红的几乎透出血来:「他们说……我射的东西能
帮……仙子消除火气。」

  「可美坏了吧?」我朝着妈妈做了个鬼脸。

  妈妈立刻还以颜色:「没大没小的!你们俩不也是一样?」说着一指白玉:
「这骚货的肤色简直让人嫉妒死了,肯定是楠儿你滋养的!我也要我也要!」

  我笑着躲开妈妈伸向我胯下的魔手:「啊,哪有你这样的妈妈,一副要吸干
了自己女儿的样子!哎呀,我是你女儿啊,哪有什么东西能射给你?」

  「好了好了,你们几个小浪蹄子。」刘姨一脸严肃的叫停了我们之间的调情
:「素馨,快把你的调查结果说给大家听听吧。」

  「好的,刘姨。」妈妈收了手,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ipad,放在桌上,
调出了一个电子地图,解释道:「刘姨当年的合伙人,在去世之前只留下了一个
经纬坐标,我们用这个坐标在普通的地图上没有找到任何对应的地点。」

  「那大概的位置总是知道的吧?」我忙问道。

  「没错,大概的位置,是位于中南半岛,也就是东南亚泰国东南的公海上。

  「所以可能是一个海底建筑?」白玉好奇的问。

  「没有那么玄妙。」妈妈笑道:「公开的地图上没有数据,我们就尝试去找
了暗网。」

  「是那个传说中的暗网吗?」我吃了一惊。

  「嗯,就是那个唯恐避之不及但是又无比吸引人的暗网。」妈妈说:「在暗
网上,我们花大价钱找到了一个真正的世界电子地图,这个坐标在上面,对应的
是一个小岛!」

  「小岛?」

  「嗯,这个小岛只有泰语的名字,大概的意思是,黑色的礁石,黑礁。」

  「那这个岛为什么在普通的地图上没有标记?」

  「这个就又需要求助于暗网了,我们在暗网上的线人给的情报显示,」妈妈
说道这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里,是一个监狱。」

  「一个监狱?」我心里大为不解:「一个监狱为什么搞的这么神秘?」

  「这个监狱,首先它位于公海上,所以其实它不隶属于任何一个国家。」

  「不隶属于任何国家,那什么人管,又有什么人被关进去呢?」

  「严格来说,它是东南亚的所有毒枭共同管理的监狱。」

  「毒枭的监狱??那关押的人是?」

  「自然是毒枭们都无法容忍的毒枭了。」妈妈的神情无比严肃。

  「那会是……多可怕的毒枭呢?」我的心里一片冰凉。

  妈妈接着说道:「现在基本上没有什么疑问的是,那个和尚留在玄武女身上
的线索,指向的就是这个叫做黑礁的海上监狱了。」

  「可是……」我突然警醒起来:「他在白玉身上留毒,势必知道我们有解毒
的方法,也料想到了我们破解这个秘密的关键人物,也就是刘姨,这一切……都
在他的盘算之内?!」

  「没错。」刘姨的话里带着森森的寒气:「这个人……一开始就是要引你入
局,军荼明妃,张楠!」

  作者的话:

  从这一章开始,明妃的故事开始了新的一篇,剧情会朝着最后的高潮再次走
出坚实的一步,更多的人物,更复杂的情感和更大的谜团在等着各位。

  其实在每一个新的篇章,我都在试图引入新的写作模式和肉戏模式。拿刚刚
结束的【青城篇】来说,在肉戏方面,实际上它的本质是【人妻】在极端性爱环
境下的身心变化,尤其在开篇的部分,大家应该能看到很多熟悉的桥段。而在本
文的特色【双修】【变身】这些元素的写法上,则是引申了道家的四象的元素,
当然不敢僭越,所以我进行了很大的修改。

  所有的这些,都是为了给故事以更强的阅读快感,让更多懂得本作的人获得
快乐,这里面当然也包括我自己。

  那么,在新的一章【黑狱篇】里,肉戏会以怎样的形式呈现?又会有哪些新
奇的元素推动剧情的发展呢?

  请大家拭目以待。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