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茶】(第三章)(母子 姐弟 纯爱 丝袜)

  • 【温茶】(第三章)(母子 姐弟 纯爱 丝袜)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校园青春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温茶】(第三章)(母子 姐弟 纯爱 丝袜)

读文前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q12104
2021/09/18发表于:SexInSex
是否首发:是
字数:7394字

                (三)

  「轩轩,吃点水果呀。」这千钧一发之际,妈妈端着一盘水果走了进来。姐
姐的注意力一下子就到了妈妈那里,我的危机稍微缓解了一下。「紫涵?在辅导
弟弟作业吗?」妈妈见姐姐也在我旁边,问道。「嗯,我在教老弟怎么写字。」
姐姐一脸自豪的对妈妈说道。「哈哈哈哈~ 轩轩的字确实一直写不好,你一定好
好教教你弟弟啊。」妈妈一边说一边准备把水果放到一旁,突然,妈妈的表情有
了些微妙的变化。

  「紫涵,去看看洗衣机的电插上了没,我忘了。」妈妈突然对姐姐说道。姐
姐稍微反应了一下,点了点头,就去了卫生间里。我直接松了一口气,赶紧准备
整理一下下半身。正当我要给小小轩调整一下位置的时候,妈妈走了过来。我抬
头望着妈妈,只见妈妈用头指了指我的下身,我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合着这小
帐篷没让姐姐看到,倒让妈妈看到了,不过那也算最好的情况了。

  妈妈用手指点了一下我的脑袋,什么也没说,也走了出去。看来妈妈刚才是
故意把姐姐支出去的,就是怕姐姐也看到我下半身的情况,世上只有妈妈好,这
句歌词可太对了。我赶紧把肉棒压到了大腿下面,让他就算硬也出不来。没过一
会儿姐姐就进来了,接下来的时间里就没有那么尴尬的情况发生了,就是发胀的
肉棒被压在下面有点疼。睡觉之前我赶紧去卫生间用姐姐换下来的灰丝狠狠来了
两发消除了一些我的欲火。

  「夜筱轩,午休来我办公室。」第二天上午的语文课后,夏竹又走到了我身
边,小声对我说道。夏竹说完就走出了教室,只剩我一个人在座位上托着下巴,
心想,我是上辈子欠她的吗?老是抓着我一个人不放。「夜筱轩,是不是又让你
去她办公室啊?」馒头一脸坏笑的在我边上调侃道。「别提了,我好像欠她钱一
样,整天盯着我。」我一脸无奈地回答道。

  中午,语文办公室,还是那熟悉的场景。「暑假作业带了吗?」夏竹见我来
了,对我说道。「啊?老师,我还没写完呢,这才一天啊。」听到夏竹直接管我
要暑假作业,我傻了,这在厉害一晚上也写不完吧,现在让我交,不是找我麻烦
吗?昨天刚对她有点好印象,今天就这么为难我,真是无语。「没让你现在交,
你要是带了就拿过来。」夏竹看我反应这么大,笑了起来。

  「哦……带了,我这就去拿。」说完我就往班里走,路上回想起夏竹笑起来
的样子,还挺好看的,尤其是那双眼睛,虽然和妈妈比差一点,也算不错了。没
一会我就把作业拿了过来,夏竹翻了翻前几页我写过的,看了大概五分钟左右,
也不说话,我也不知道做什么,只能傻傻的站在那里。「变化这么大吗?之前为
什么不能这样好好写?早这么写我还会让你重写吗?」夏竹一边看头也不转的说
道。

  切,要不是姐姐昨天给我稍微辅导了一下,我还真没法做到这样。当然了,
这话我可不能说出来。「嗯,老师,我知道错了。」我还是违心的回答了夏竹。
我可不敢顶撞她了,再哭了可怎么办呢。「态度不错。就这样吧,不用写了,以
后都这么写就行。」夏竹合上了暑假作业,转头对我说道,脸上依旧挂着那抹笑
容。

  卧槽?不用写了?我一下子就笑了出来,连忙谢谢夏竹,也许是太激动了,
一边感谢一边朝着夏竹走了过去,或者说当时的我像个痴汉一样,一步一步的走
了过去。夏竹可能是被吓到了,连忙站了起来说到:「没……没说完呢,要是还
和以前一样,这本作业暑假作业你还……还得写完。」「没问题!老师!我保证
以后的字和这本作业上一样!」说完我就跑出了办公室。

  由于我的好心情,外加上我对夏竹的感觉也没那么差了,下午的语文课我居
然听得还挺认真,破天荒的没有罚站,馒头就倒霉了,上课打瞌睡被叫起来了好
几次。很快就到了放学,今天依旧是和馒头一起走,走出校门,今天姐姐并没有
来接我,也是,我都多大了,还要人接。「浩浩……」突然一声很御的声音传了
过来。馒头转头一看,大喊一声:「妈!」

  嗯?妈?这是馒头妈妈?「走,给你介绍一下。」说着馒头就直接给我拽了
过去。别说,一顿吃四个馒头的就是劲儿大。离近了我才看清这位妈妈的样子。
一米七左右的身高配着一头到肩膀上的卷发,五官很是精致,尤其是那一双丹凤
眼,很是迷人,身上穿的蓝黑色连衣裙,一米多长的黑丝长腿配着一双透明高跟
凉鞋,气质和妈妈比差了一点,但是绝对是天花板级别的美人。

  「阿姨你好,我叫夜筱轩,是馒……是林浩的好朋友。」我礼貌地对这位美
妇说道。还没等她开口,馒头倒是抢先说道:「妈,自己人!」美妇也是微笑的
看着馒头,又转头对我说:「我平时忙,浩浩经常一个人在家,谢谢你平时在学
校照顾他了。」看着眼前这位美妇,我傻笑了起来,连忙摆手说道:「没事,应
该的应该的,林浩人特别好!」

  「诶?妈你怎么有时间来接我了啊?」馒头突然反应过来。「妈妈出差完了
就来接你了呀,这次我能在家一个星期呢。」美妇摸了摸馒头的小脑袋,温柔的
回答道。「耶!太棒了!」馒头高兴地跳了起来。「夜筱轩是吧?阿姨带你和林
浩一起去玩好不好?明天是周六也不上课。」突然美妇转头笑着对我说。「啊?
我……我问问我家长同不同意。」没反应过来的我直接吐出了这句话。

  妈妈是很开明的,电话里和美妇确认了之后就放心的让我去玩了。美妇是开
车来的,开车之前还换了一双平底鞋,那双黑丝小脚也就36码吧,很漂亮。很
快我们就到了一家餐厅,我们走进去的时候,一位经理一样的男人直接迎了过来,
说道:「林女士您好,您预订的位置在这里。」边说边带着我们到了一个角落的
位置。林女士?馒头也姓林,莫非是随母姓?或者父母都姓林?

  美妇点了一堆很好吃的菜,馒头在一旁吃的不亦乐乎,我尝了一些,味道确
实不错,就是胃口没有馒头那么好了。吃到一半,美妇突然接了个电话,就让我
们先吃,跑到一旁接电话了。趁着这个功夫,我赶紧问了馒头,为什么他跟他妈
妈一个姓。馒头赶忙又夹了几筷子菜吃,然后拿起边上的饮料一饮而尽,打了个
饱嗝,讲起了以前的故事。

  馒头的母亲叫林岚,今年和妈妈一样是34岁,据馒头所知林岚在生下他之
后得了一场大病,导致再想要孩子已经不可能了,就在生完孩子的那一年里,她
丈夫就和她离婚了,孩子也归了她。馒头对爸爸的印象几乎没有,从小只是和妈
妈一起生活,小时候的生活很艰苦,为了吃饱肚子经常自己面条泡米饭这么吃,
导致现在一见到面条和米饭就恶心。

  还好林岚是个要强的女人,这几年自己努力成为了一家互联网公司的运营主
管,虽然平时经常要出差,但是至少让物质生活变得很好了。这几年也看了很多
中医,身体经过调理之后也好了许多。「不过老妈一直都很乐观,从我记事开始
就没见过他不高兴过,总是带着点笑,除了提到我那个没见过的爸爸……」馒头
一边用吸管玩着杯子里的冰块,一边平静的说着。

  还没等他接着说,林岚就走了回来。看我们吃得差不多了,就去结账了。到
了餐厅外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我正准备和他们告别打车回家的时候,林
岚拉起了我和馒头的手:「走,看电影去~ 」突然被拉住手的我只能随着林岚走
到了街对面的电影院里。害,反正明天没事,晚点回去也无所谓了。给妈妈发了
一条微信说明情况,妈妈也很快答应了,还说太晚了的话可以过来接我。

  周五的电影院不是一般的人多,很多电影基本上都没有位置了,只有零星几
个不挨着的位置。找了很久,终于找到了最后一排角落有三个连着的位置,中间
还隔了一个过道,不过聊胜于无,有就不错了。馒头真是好像吃不饱一样,直接
跑到了买零食的柜台,左点一个,右点一个,我都怀疑他刚才在餐厅是不是没吃
饱,整个就是一个饿死鬼。

  很快就到了我们那场电影,走到我们的位置,是两个连着的座位和一个隔着
过道的位置,当然了,肯定是他们母子俩挨着,我则是隔着一个过道坐在他们左
边。很快,放映厅的灯关掉了,我则是津津有味的开始看起了电影。看了十分钟
左右,我觉得剧情有点无聊,就看向了右边,这一看不要紧,直接给我吓到了。
只见馒头正拿着他的一只手抚摸着林岚的丝袜大腿。林岚则是一点不在意,很是
认真的看着电影,还时不时抚摸一下馒头的后背。

  这什么情况?一时间不知道状况的我也不敢那么直勾勾的看这对母子的荒唐
行为,只能稍微斜着眼睛,电影院虽然光线很暗,但我还是能看到馒头下半身的
小帐篷支楞了起来。没过多久,可能是觉得不过瘾,馒头直接转过身换成了两只
手抚摸,林岚则是把手放到了馒头的后背,像摸小狗一样慢慢一上一下的用手安
慰着馒头。突然,林岚站了起来,馒头也一样,顶着小帐篷站了起来。

  「筱轩,我带浩浩去个厕所,你先在这里看着。」林岚小声对我说道,我点
了点头,看着林岚拉着馒头的手走了出去。等到他们快走出去的时候,一股小小
的尿意突然袭来,刚刚在餐厅我也忘了去厕所了,正好也一起去了。随后我也起
身往外面的厕所走去。刚出放映厅的门,准备去厕所的时候,我看到林岚和馒头
根本没有向厕所的方向走去,反而是向另一边的楼梯口走了进去。

  不对啊?厕所在另一边啊,就算是下楼上厕所也不应该走那里啊,那层楼梯
是封上的,上下层都去不了,就怕有人不买票蹭电影看。心中疑惑的我悄悄的跟
了上去,蹑手蹑脚的到了楼梯口面前,正好那扇门没有关严,我弯着腰往里面看
去,发现了令我震惊的一幅画面。只见馒头背靠着墙,下身的裤子和内裤已经被
褪到了地上,她妈妈则是面对着他,用那双细长的黑丝大腿夹着馒头的肉棒,一
前一后动了起来。

  看到如此香艳场景的我,下身也直接涨了起来。楼梯间很安静,隔着门缝都
能听到林岚那黑丝腿和馒头肉棒的嘶嘶摩擦声。只见馒头的肉棒在林岚的双腿之
间一进一出,而馒头则是欲求不满的用双手上下抚摸着她亲生母亲的黑丝臀部。
时不时地用一下力,林岚还会发出类似娇喘的叫声。馒头把脸埋在林岚的胸间,
大口吸着来自他母亲的曼妙体香。

  我看着他们的乱伦淫戏,突然注意到馒头的肉棒好像和我的不一样,他的肉
棒前面好像有个像鸡蛋那么大的东西,我在网上查过,叫龟头,而我的肉棒平时
就算勃起龟头也没有露出来过,平时打飞机就是隔着包皮上下撸。看着每次林岚
的双腿滑过馒头的龟头时,馒头都会情不自禁的小声叫出来,我突然想会不会丝
袜直接蹭龟头会更爽一点呢?

  「妈妈,我好想你啊。」馒头突然说话了。

  「浩浩,妈妈也想你啊。」林岚搂着馒头的脑袋,温柔的回答道。

  「妈妈不在我好难受啊。」

  「没事的浩浩,妈妈现在让你舒服好吗?」

  「嗯~ 妈妈的丝袜好滑啊。」

  「那浩浩就多用鸡鸡摸妈妈的丝袜好不好?」

  「嗯……妈妈……快一点。」

  「那妈妈加快了哦。」说完林岚突然加快了双腿前后套弄的速度,馒头则是
仰头张大了嘴巴,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林岚看到馒头的样子,直接伸出了舌头,
低下头送到了馒头的嘴里,馒头仿佛像是被充了电一样,大口吮吸起来。母子两
人就这样舌尖碰撞,接吻了起来。馒头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脖子上的喉结一上一
下的动的也越来越快,仿佛想要把他妈妈的口水吸干一样。

  林岚知道馒头要射了,突然把双腿的肉棒拿了出来,半蹲着用手把肉棒抵在
了自己胯部,然后整个下半身把馒头锁在了墙上,隔着黑丝用阴部顶着馒头的下
半身上下动了起来,当然还是保持着和馒头接吻的动作,馒头突然全身僵住了几
秒,然后一抖一抖的,林岚也随着馒头的动作配合着上下动着,就这样持续了一
分钟之久,两人才慢慢分开,接吻的嘴分开始还能依稀看到拉丝的口水。

  馒头大口喘着粗气,靠在墙上一动不动,林岚则是温柔的看着馒头,然后拿
起不知道从哪掏出来的卫生纸,清理起自己下身丝袜上的精液。亲眼看着一个母
亲给自己亲生儿子腿交到射精的我,下半身已经硬到了极点,但是只能调整一下
肉棒的位置赶紧走回放映厅里,不能让他们发现我的异常。我走回座位上没多久
林岚就和馒头回来了。只见馒头一脸傻笑,林岚则是面带着微笑,我就苦了,顶
着下身的难受硬是看到了电影结束。

  看完电影出来出来,我和他们母子俩告别后,赶紧打了辆车赶回家,本来林
岚说要送我,可我现在满脑子都是刚才在楼梯间看到的场景,只想赶紧回家到卫
生间把欲火发泄出来。晚上的车不是很多,很快就到了家里。妈妈则是坐在客厅
里看着电视,见我回来,温柔的过来问我今天玩得好不好。妈妈在家穿了一身粉
色睡衣,应该是洗完澡了,在客厅等着我回家。

  精虫上脑的我,含糊其辞的和妈妈说了几句话后,就把妈妈哄到她屋里去休
息了,而我则是快步冲到洗手间里,拿起了洗衣篮里最上面的那团黑丝。一般洗
衣篮里最上面会有一团折好的丝袜,是妈妈的,姐姐一般都是一整团蜷起来压在
下面。拿起妈妈的这双黑丝,想起今天看到馒头和她妈妈的淫戏,直接套在了肉
榜上上下撸动起来。

  诶?对了,馒头的龟头是露出来的,我也试试是什么感觉。想着我就开始把
包皮往下撸,可是撸到最后怎么也没法把龟头露出来,一使劲还有点痛,试了好
久都没办法,可是欲火却越来越旺,心想算了,赶紧先射出来吧,不然憋了这么
久该给憋坏了。整整射了三次我才冷静了下来,没想到馒头和他妈妈居然也有这
么一层关系,怪不得我俩关系那么好呢,真是缘分呐。

  洗完澡,回到屋里,打开了电脑。我查了一下我的情况,原来我这种情况叫
包茎,需要做包皮手术才行。看了一堆科普,决定找时间去做个手术,毕竟得让
小小轩体验正常男人的感觉才行。周末的时光过的愉快而平静,周一早上,我无
聊的坐在座位上刷着题,没错,我是个学霸,只是语文成绩不好。「嘿,干嘛呢
轩子?」馒头那大胖脸直接怼在了我面前,只见他满脸笑容,精神焕发。

  「干嘛啊,吓我一跳。」我没好气的看着馒头,又想起前几天电影院里他和
他妈妈做的事,心想,你这周末可是享福来着吧?馒头看我没说话,直接拍了一
叠卡片在我桌子上。「喏,这堆皮肤可是买不着的,都是我妈从她那个公司里拿
出来的。」我没说话,拿起了一张卡片,当场愣住了。「卧槽?这些皮肤不是早
就绝版了?」我惊讶的看着这一张张卡片上的兑换码,冲着馒头喊道。

  「嘿嘿,牛不牛逼吧你就说。」馒头一脸自豪。「牛逼,真牛逼。」我看着
这一张张卡片,已经想好了怎么和那些好友装逼了。「发通知啦!」只听班长大
喊着,拿着一摞白纸正在往下发。我拿到白纸,上面赫然写着中秋节放假通知这
几个大字。还真是快到中秋节了,通知上写着这周五六日连放三天,呵呵,说是
放三天,也就是周五真放了一天,本来周六日就放假。一旁的馒头看着通知上的
信息,笑的更高兴了。

  「放假去我家玩吧?」馒头拿着通知,手舞足蹈的在我边上问我。「额。我
问问我家长。」我随意的回答道。晚上,我把通知给了妈妈签字,妈妈看到通知
后,高兴地把姐姐叫了过来,说道:「中秋在家里过还是出去吃饭?」姐姐看了
眼手机,大声说道:「中秋了诶!在家里过吧!」我没什么意见,在哪里过都是
一样的,只要有家人陪着。

  「妈,馒头让我放假去他家玩,可以吗?」我想起馒头早上问我的事,和妈
妈说道。「可以,但是不许去别人家里捣乱啊。」妈妈听到后,也没多想,直接
回答道。「哪能呢,我那么乖。」我嬉皮笑脸的看像妈妈,妈妈则是突然一幅很
奇妙的微笑,说道:「是嘛?轩轩可乖了哦~ 」我被笑的有点发毛,拿着签过字
的通知就回了屋,打开了电脑,赶紧把那几个绝版皮肤换上了。

  第二天早上,班主任把通知统一收了回去,刚想叫班长去送到德育处,发现
班长没在,就叫我去送了。我一路小跑着往德育处走,就在楼道的一个转角,一
个没注意就被人撞倒了。嘭,我的脑袋撞到了一团软乎乎的东西上,直接给我整
个人弹到了地上,另外一个人也直接倒在了地上。我赶紧揉了揉脑门,缓过神看
了一眼,对方穿的是我们学校高中生的制服,黑色衬衣,灰色裙子,黑色长筒袜
配着一双黑色学生鞋。

  坏了,这是高中的。我赶紧起身走了过去,看着眼前的女学生半躺在地上,
伸手给扶了起来。「学姐,对不起,我没看到,你没事吧?」我一边搀着学姐起
来,一边关心的问道。学姐转过头看向我,我这时才看清学姐的样子,鹅蛋脸,
长长的睫毛,配着一根马尾辫,长得很清秀。「没事,我没事,没磕到吧?」学
姐看我是初中的,也没追究我。

  「下次注意点啊,小弟弟,忙手忙脚的。」学姐看我没什么是,嘱咐了我一
下转身就走了。看着学姐远去的身影,我扭了扭身子,回味起了刚才脑门的奇妙
感觉,真软啊。唉,不能多想,摇了摇脑袋,捡起了地上的通知,接着去德育处
了。回到班里,我对馒头说了我妈同意去他家玩,馒头很高兴,说他最近买了几
个新的手办让我看看是真的还是假的。

  很快就到了星期四放学,这几天馒头天天在我耳边说怎么还不到周四,念得
我耳朵都快长茧子了。出了校门,远远地就看到姐姐在冲我招手。「轩子,你姐
姐来接你了,我就不打扰你俩了,我先回家了啊。」说完馒头就头也不回的往家
走了。呵,这是着急回家赶紧和妈妈多待一会吗?看着胖子远去的身影,我摇了
摇头,转身朝姐姐走了过去。

  「姐,你怎么来了?」我看这姐姐,今天姐姐穿的是粉白相间的T恤,下身
牛仔短裤配上粉色帆布鞋,腿上穿着一双肉丝裤袜,没有那么反光,应该是天鹅
绒材质的,嗯,我最喜欢的材质。「明天就过中秋节了,去买点做饭用的食材,
还有月饼什么的。」姐姐拉着我的手,温柔的回答道。一路上我们有一句没一句
的聊着天,之前那股下水道老鼠般目光的感觉又出现了。

  商场里姐姐买了一堆东西,各种肉类海鲜,我则是推着购物车在后面累的像
狗一样,撕心裂肺的喊着:「姐!太多了!是要把我累死然后开席吗?」姐姐听
到我的呐喊,走到我面前,很是正经的说到:「屁话,开什么席?你死了我也不
活了。」然后把一大袋子大虾放进了车里。我瞪大眼睛看着姐姐,又看了看购物
车里面的东西,完了,今天我夜筱轩是要交代在这了。

  夜晚的商业街,灯火通明,也许是要过中秋节的缘故,很多人都出来逛街买
东西了,街上的店铺也装饰的很漂亮,姐姐的背影在路灯的照耀下显得更外美丽
动人。「姐!姐……歇会……」当然了,身后的我可是完全来不及欣赏这美丽的
街景。姐姐回头看了看我,走到我边上,一只手握起了拳头:「加油!马上就到
家了,坚持就是胜利!」

  「买这么多……不知道以为家里来了多少人呢。」我一边埋怨一边往前走,
没有放慢脚步,身后的那种令人难受的感觉还是没有散去,搞得我一路上不光承
受着重量的折磨,还有精神上的折磨。终于到了楼下,那种感觉才完全消失。回
到家,精疲力尽的我直接冲了个澡就回屋躺到了床上,也许是今天太累了,没过
多久就睡了过去,就连手机响了都没有理。

  这一觉就是自然醒,睁眼看了看手机,已经早上九点了,妈妈也没有喊我吃
早饭,看着手机上姐姐给我发的微信,依旧是问我睡没睡,反正我睡着了,没回
复她应该知道我已经睡了。穿好了衣服,正准备开门去客厅,只听门铃响了,妈
妈走过去开了门。「小姨,中秋节快乐!」嗯?好熟悉的声音。我直接推门走了
出去,寻找着这声熟悉的声音。

  夏竹!?打开卧室门的我直接愣在了原地,看见了这位我在学校的死敌。我
瞪大着眼睛看着眼前的景象。「筱轩刚起啊。」夏竹看我走了出来,语气很是平
常的冲我说道。妈妈看我如此惊讶,笑了一下,赶忙说道:「轩轩,一直没告诉
你,你的语文老师夏老师是我姐姐的女儿,就是你大姨的女儿。」我一时间没反
应过来,看着夏竹和妈妈的反应,她们早就知道啊,合着就我不知道。

  怪不得之前姐姐教我写字妈妈还说我的字不好看,肯定是夏竹告诉的。这时
姐姐也从她的屋子里走了出来,看到夏竹,也是一脸懵逼。妈妈看到姐姐的奇怪
反应,也好好解释了一下,姐姐很快就明白了,赶紧叫了声表姐好。我则是看着
这三个女人一台戏,心想,这回可好玩了,不过也好,学校里有这么一层关系也
轻松多了,不是走后门,而是心情轻松了许多,有人照顾了。

  「怎么大早上就来了啊?」妈妈握着夏竹的手,很是亲切的问道。「反正也
没事,就先过来了,顺便搭把手。」夏竹笑着回答妈妈,看起来她们之间的关系
特别好。「也是,一个人来这儿工作,以后多来,反正轩轩这回也知道了。」妈
妈看向我,又转头对夏竹说到。我这才想通,怪不得之前看夏竹的眼睛和妈妈那
么像,今天一对比,简直就是妈妈眼睛的复刻版啊。

  「老弟,表姐好看吗?」突然,姐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我边上了,见我
一直在看夏竹,阴阳怪气的问我。「哪能有姐姐好看呢……嘿嘿……」我尴尬地
看着姐姐,不知如何是好。「紫涵,来厨房咱们准备准备。」妈妈突然给叫姐姐
去了厨房,姐姐回答了一声就过去了。我则是无所事事的打开了电视,玩起了游
戏机。

  当然了,我也没完全闲着,那一堆食材收拾完产生的垃圾还是由我运送到了
楼下的垃圾箱,中午大家也没吃饭,就吃了一点月饼,做了那么多的准备都是给
晚餐做准备的。看着三个女人在厨房忙活,我心想,这要是能娶三个媳妇,那这
日子不得直接起飞啊。

  天色渐晚,美食的香味也从厨房传了出来,我看着厨房桌子上那一盘盘美味
的料理,泪水不争气的从嘴角流了出来。「张嘴,啊……」夏竹突然走到了我身
边,手上一颗剥好的虾仁递到了我嘴边,我则是饿虎扑食一样一口咬住了虾仁,
甚至含住了夏竹的半个手指头。夏竹看我这样,倒是没有太大的反应,而是笑呵
呵的说:「像个小狗一样,哈哈。」

  我则是嘻嘻品味着大虾的味道,刹那间,我的后背自下而上泛起了一股阴森
森的冷气,我把目光移向了厨房的一头,只见姐姐那双美丽的眼睛看我就像看到
猎物的狮子一样,我很清晰的体会到了她目光中的杀气,真的,那一瞬间我真的
感受到她会杀了我一样。我没敢多待,悻悻的走回了客厅,用手一摸后背,居然
湿了,卧槽,真吓人。

  「筱轩……好吃吗?」我当场立正,这是恶魔的低语吗?不是,这是姐姐,
我慢慢转身看向姐姐,姐姐正面露微笑,歪着头看向我。

读文后请点击左下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