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形依旧枕寒流】(71-72)

  • 【山形依旧枕寒流】(71-72)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山形依旧枕寒流】(71-72)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作者:刘伶醉
2021/05/18发表于:SIS论坛
是否首发:是,代发
字数:11,150

             第七十一章  节庆

  没出正月,就还是过年,这是老一辈的传统,

  窗外夜色渐浓,却明亮如昼,神州万里,值此佳节,灯圆月圆人更圆。

  远处已经传来了爆竹声,窗外的夜色里,已有人开始燃起烟花。

  却没人知道,在这万家灯火当中,有多少人见不得人的事情,正在发生。

  比如唐曼青家里。

  此时此刻,这间四居室的餐厅里,正上演着一出淫靡却刺激的戏码。

  唐曼青趴伏在大理石餐桌上,脸上带着笑意,看着在身前椅子上坐着的女儿
吃水果,身后则是体贴的继子。

  小女孩思思一对无辜的大眼睛,让这对恋奸情热的男女有些脸红,却也为他
们的性爱带来了异样的刺激。

  把女儿放到椅子上,唐曼青觉得自己腿有些软,这才趴到了桌子上,一来撑
着身子,二来姿势更方便身后的继子动作。

  李思平穿着宽大的运动体恤,正好遮住继母雪白的肉臀,此时紧紧的顶在继
母的蜜穴深处,不知如何是好。

  唐曼青回手轻轻拍了继子的胳膊一下,轻轻扭动臀部,暗中用力夹了夹那根
似乎更加粗壮的肉棒,两人心有灵犀,她早感觉到继子刚才就差点射精,这么一
折腾,估计还得再弄一会儿才能射出来。

  李思平「闻弦歌而知雅意」,开始缓慢抽送起来。

  「妈妈的腰有些不舒服,思平……哥哥……在帮妈妈揉腰……」唐曼青控制
不住声调,回答了女儿的问题,那声「哥哥」,却是叫给身后的继子听的。

  「妈妈你难受吗?吃口水果就好啦!」李思思吃着水果,看母亲脸红红的,
喘气都喘不匀了,嘴里还轻声的哼哼,看起来果然是生病了。

  「好思思……啊……谢谢……妈妈好舒服……」身后继子的动作在加快,唐
曼青知道他快要射精了,从身体到语言上,都竭力配合着,想让他快点射出来。

  「妈妈,你看!」终于被窗外的烟花吸引,虽然不是第一次看见,小女孩还
是欢呼雀跃起来,用还沾着水果汁液的小手,拉起母亲的手就往窗边走去。

  「哇,好漂亮呀!」看着窗外的朵朵烟花绚烂无比,小女孩一脸的开心,却
没注意到,身旁母亲的无奈神情。

  唐曼青都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女儿拽到了落地窗前,她提了裤子,回头看了
一眼同样莫名其妙、还保持着伸手挽留姿势的继子,看他目瞪口呆、一脸哀怨的
样子,顿时觉得有些好笑。

  此时才觉得下体莫名的空虚,唐曼青将女儿抱起来,放到低矮的窗台上,一
手抱着孩子,另一只手朝身后摆了摆,随后又褪下了裤子。

  窗外万家灯火中,烟花绚烂,一道丰腴有度的靓丽身影在这样的背景下,躬
身撅起白腻的肉臀,恭迎他的大驾。

  那一瞬间,李思平觉得特别的美。

  「宝贝儿,看那边!」给继子发去了「继续」的信号,唐曼青便不再操心,
专心陪着女儿看烟花。

  李思平早三步并作两步的奔了过来,将两次「作案未遂」的「凶器」,第三
次插入继母的蜜穴中。

  唐曼青用力的沉着腰,方便继子每一下尽根而入,口中咿咿呀呀的发出压抑
的呻吟声,不停的娇喘着。

  「妈妈,你还难受吗?」母女连心,李思思终于从对窗外烟花的新鲜感中回
过神来,关注起母亲的「病」来。

  「没……没事儿……妈妈……一会儿……就好……啊……啊……看……那边
也放花了……啊……」

  「哥哥……帮妈妈……揉……揉……好舒服……啊……啊……」

  窗外的美丽夜色尽收眼底,李思平还是第一次在新家的窗户边和继母做爱,
特别是此时屋里灯火通明,如果外面有人细心观瞧,肯定能看出自己的勾当来。

  强烈的不安全感带来的是强烈的视觉刺激和心理快感,母子二人都被这独特
的场景刺激着,很快就都到了高潮。

  「呼!」三起三落之后,才将精液射进继母的身体里,李思平一阵舒爽,身
体前倾,抱住继母香软的身子,满腔依恋尽显无余。

  感受到继子的情意,唐曼青身子有些软,心里却极是满足,因此没有像平常
一样让继子去取纸巾来擦拭,而是轻轻提上裤子,任蜜穴里继子那浓稠的精液流
出来淌到内裤上。

  衣服弄脏了,再洗就是,如此良辰美景和良人作伴,怎能辜负呢?

  唐曼青空出来一只手,回手勾住继子的脖子,与他温情相吻,唇舌交汇中,
四目相对,便是会心一笑,相依相偎,一起看着窗外夜空里的璀璨光华,默然无
语。

  窗外,灯火阑珊,明月高悬。

     ***    ***    ***    ***

  从元宵节那天感受到网聊的乐趣后,凌白冰和李思平每天都会通过QQ聊聊天,
也不说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只是略叙相思,闲聊片刻。

  凌白冰还把她写的博客给李思平看,简单的页面上,挂着秋叶的背景图片,
上面是一些心情文字,刚写了四篇,都是关于生活和工作的感悟。

  李思平翻看着这些文字,仿佛在看着那个明媚照人的女子一般。

  凌白冰终究还是拗过了父母,没留在家里过二月二,过了元宵节就回京城了。

  知道她即将回来,李思平早已心急难耐,从上午的时候就坐卧不安。

  继母唐曼青看他抓耳挠腮的样子,心中微酸,又觉得好玩,便让他好好的吃
了午饭,勉强睡了片刻,才放他出门。

  李思平打了车到火车站,站在出站口翘首以盼。

  春运高峰刚过,人流依然湍急,李思平踮着脚尖,看着出站口走出来的形形
色色人群,寻找美丽动人的凌老师。

  好在凌白冰的身材极为出众,在人群中很显眼,还没走到检票口,李思平就
看见了她。

  穿着他熟悉的红色修身长款羽绒服,带着那领他嗅过多少次香味儿的淡色针
织圆帽,围着那条他解开许多次的浅色印花围巾,穿着那双他脱下过好几次的高
跟长靴,那个清丽如傲雪寒梅的女子,就迎着下午的阳光,缓步走来。

  凌白冰一手插兜,一手拉着身后的拉杆箱,步调从容,神情淡然,仿佛游走
在人群长河里的轻舟,翩然而至。

  李思平举起双手用力摇晃,在人群中凸显出自己来。

  仿佛遇到春日暖阳的冬雪,那淡然得有些冰冷的双眼瞬间融化了,荡漾出兴
奋和喜悦的神采,眼角翘起,那表情一下子就生动了起来。

  凌白冰看到了不远处的少年,她抽出插在兜里的手,也轻轻的摇了摇,示意
自己看到了对方,然后便随着人流涌动,快步走到了少年情郎的身边。

  分别不过半月有余,却仿佛过去了很多天,两个人都想到了那句形容此刻感
受的话: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李思平接过凌白冰手上的拉杆箱,另一只手自然的和年轻少妇的手握在一起,
虽然隔着两层手套,却能感受到彼此的温度。

  「冷不冷?」李思平转头问。

  摇头。

  「累不累?」继续问。

  摇头。

  「饿不饿?」再问。

  还是摇头。

  「想我没?」最后的一问。

  点头,不停地点头。

  凌白冰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初恋的时候,看着眼前小自己八九岁的男孩子,
丝毫不觉得自己像是曾经的老师抑或大姐姐,此时此刻的她,只是一个在情郎面
前撒娇的小女生,安静乖巧,无忧无虑。

  她甚至都无法用语言表达这种感觉,好像一下子就忘记了身为语文老师的一
切本领,除了点头和摇头,竟然没有别的表达方式了。

  「青姨那天就告诉我了,你说的是要回来一起过情人节!」李思平拉着曾经
的班主任老师,现在却像是自己的小女朋友一样的凌白冰,心中像吃了蜜一样的
甜。

  「……」还是点头,不是李思平一边走路一边转头看她,都不会注意到。

  「宝贝儿你今天怎么怪怪的?」李思平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没事儿……」凌白冰的脸色在夕阳下有些泛红,好在有围巾遮掩着,看着
并不明显,她低声说道:「就是看见你了觉得开心……」

  「我也很开心!」李思平握着她的手更紧了一些。

  两个人上了出租车,一路上手就没分开过,到了小区门口,下车前才依依不
舍的分开。

  进了单元门,凌白冰在前引路,李思平拎着皮箱跟在后面。

  拧开防盗门,凌白冰惊讶得叫了起来,扑鼻而来的香味让她迷醉,眼前的玫
瑰花则让她目眩。

  不知道多少朵玫瑰花在门口的地上摆成一个心形,中间放着一个精致的绒布
小盒子,此时打开了,闪着亮闪闪的光芒,看着像是一条价格不菲的钻石项链。

  「这是干嘛?」凌白冰明知故问,满脸的甜蜜和喜悦,和胡铭在一起,也不
是没经历过情人节,但胡铭不会有这份心思,也没有这个余钱拿来浪漫。

  「我特地上论坛问的情人节应该怎么过,很多坛友说女人就喜欢鲜花和首饰,
所以我就买了鲜花和首饰,希望你喜欢……」李思平有些不好意思,他把皮箱放
好,把依偎过来的年轻少妇搂进怀里,轻吻她的秀发,如痴如醉。

  「我喜欢的……」想到胡铭,凌白冰心里微涩,随即便被浓浓的喜悦填满,
她紧紧靠在少年情郎的怀里,感受着他的心跳和温度。

  两人相拥着脱去外套,在沙发上坐下。

  李思平识趣的没有过于急色来破坏眼前的美好,他打开了准备好的音乐,来
烘托眼前的美好气氛。

  「跟谁学的呀,一套一套的!」凌白冰脸上带着笑,心中却甜蜜蜜的,为少
年的用心暗自欢喜。

  「网上学来的,这个CD机我新买的,帅吧?」李思平很喜欢这个CD播放
出来的音乐音质,一套音响花了四万多块,就这样,卖音响的那个人还说不过是
入门配置而已,想要更好的话,需要二十多万。

  凌白冰早就注意到了电视旁边摆的这堆黑乎乎的家伙,不过她聪明的没有多
问,等到情郎说起来了才回道:「又乱花钱了……」

  「可不算乱花!」李思平摇摇头,说道:「你听这音质,比电脑放的音乐效
果好太多了,以后我没事儿就来你这儿,咱俩一起听音乐!」

  「嗯……」似乎想到了将来的美好场景,凌白冰将头埋到情郎怀里,温顺乖
巧,呢喃说道:「今天怎么这么老实……在青姐那里吃饱了?」

  「哪有!」李思平被戳穿伪装,有些尴尬说道:「觉得感觉挺好的,所以没
着急……」

  她早就注意到了情郎腿间那根硬邦邦的物件,心知肚明少年情郎正忍得辛苦,
因此俏脸上浮现一抹羞色,手却伸进李思平的裤子,握住那根已经坚硬的肉棒。

  「哥哥,它硬了……」凌白冰低头,看着这根让自己朝思暮想的「坏家伙」,
感觉身子热了起来。

  「想没想它?」李思平情动如火,在年轻班主任老师的脸上亲个不停。

  「想了……」不等少年继续发问,凌白冰便主动说到:「每天晚上都想……
想被哥哥的……大肉棒塞满……」

  李思平被她妩媚的样子勾的心神激荡,便再也顾不得装深沉,一双色手伸进
了白色羊毛衫,解开胸罩的扣子后,抓住了那两团坚挺的嫩乳。

  「喔……」凌白冰轻吟一声,轻瞥了一眼少年情郎,任他揉搓自己的奶子,
主动脱了上衣,双脚站着褪下裤子,这才贴着少年情郎的身子跪下,将那肉棒捧
在手心,温柔的舔弄起来。

  「哥哥的鸡巴……好硬呢!」凌白冰的口舌技巧越来越熟练,在唐曼青的熏
陶下,也风情万种起来。

  李思平看着往日仙子般的凌老师堕入凡间,作出如此淫靡的事情来,竟是别
有一番风情,伴着一地的玫瑰花和悠扬的《水边的阿狄罗那》,顿觉人生如此,
夫复何求?

  「宝贝儿,快上来!」凌白冰的口交已经让李思平很爽了,但今天的主要任
务明显不是这个。

  凌白冰将那根肉棒舔得火热坚挺,却不着急,走到玫瑰花中间,拿起那条明
显价格不菲的钻石项链递给少年,腻声说道:「傻哥哥,你忘了这个……」

  李思平耐着焦急,听话的帮她戴好,只见雪白的肌肤和闪亮的钻石相映成辉,
眼前的年轻少妇更加动人起来。

  凌白冰伸出双手,与情郎十指相扣,在沙发上缓缓蹲下,只用湿漉漉的蜜穴
去追逐情郎的粗大肉棒。

  少年郎的阳具一柱擎天,凌白冰的蜜穴却极紧窄,因此着实费了一些功夫,
才将那浑圆火热的龟头吞入肉唇之中。

  「啊!」长久的追逐带来的就是一朝心愿得遂的强烈满足,师生二人同时舒
爽的叫了起来。

  「哥哥……好涨……」凌白冰趴在曾经的学生身上,缓缓抬起屁股温柔套弄,
低声的叹息着,感受着肉棒剐蹭在花径上的强烈快感。

  随着她的动作,那根钻石项链轻轻摇荡,闪着耀眼而又色情的光芒。

  「喜欢吗?宝贝儿!」

  「好喜欢……」凌白冰轻声浪叫,声音低徊婉转:「干得好深啊哥哥……」

  「小骚货!」李思平在凌白冰的翘臀上拍打了一记。

  「哥哥坏……」凌白冰双手撑着少年情郎的胸膛,缓慢的前后蹭着,感觉阴
蒂也被摩擦得生出了快感,便加快了速度。

  两个人小别重逢,李思平饱食终日,凌白冰却空寂了半月,此时得到了满足,
颇有些新婚的感觉,因此胸乳摇荡,浪叫声渐渐响亮起来。

  「好哥哥……亲达达……入死奴奴了……」凌白冰体力不支,坚持不久就软
了身子,李思平翻身过来,将她按在沙发扶手上,双手捧着腿弯,上来就是一阵
大力抽插,没几下就弄得凌白冰来到了高潮边缘。

  「老公……爸爸……要被干死了……啊……」

  「亲达达……奴奴的亲汉子……被你肏死了……啊……来了……啊……」

  凌白冰和唐曼青变成姐妹后,叫床的功力翻着个儿的增长,加上语文老师的
浓厚传统文化功底,一旦放开身心叫起来,李思平根本招架不住。

  「唔唔……」李思平贪着她的淫娃荡妇模样,不想过早射精,便伸出手指按
在班主任老师的香舌上,引她主动吸吮,便发不出勾魂夺魄的浪叫声来了。

  「达达……哥哥……老公……爸爸……爹爹……又……又要来了……啊……
被亲爹的大鸡巴肏死了……」

  凌白冰第二波高潮很快来到,李思平的手指再也起不到作用,终于在凌白冰
无比诱人的浪叫声中,射出了汩汩精液。

  「呼……」李思平趴在美人儿班主任的身体上,喘着粗气。

  凌白冰身体抽搐着,紧紧抱着情郎,仿佛抱着全世界,她的手掌抚摸到情郎
身后的汗渍,又是喜悦欣慰又是心疼,便抱得更加紧了。

  两人如胶似漆的亲昵片刻,又到床上春风再起,直到凌白冰被再干到一次高
潮,李思平射了第二次精液,这才安静的躺下说起话来。

  「老公……」凌白冰的声音软糯软糯的,听着就让人骨头一酥。

  「哎,宝贝儿!」李思平美得鼻涕泡都快出来了,不知道是不是身份的原因,
他最喜欢凌白冰叫他老公,甚至多过喜欢她叫自己哥哥。

  「怎么这么厉害……」凌白冰下巴贴在情郎汗津津的胸脯上,似乎越粘腻越
亲近一般,呢喃着说道:「人家的魂儿都快被你弄没了,青姐这几天没榨干你啊
?」

  「青姨前几天来事儿了,而且知道你要回来,她让我禁欲了,就前天帮我舔
出来一次……」

  「还是青姐好……」

  「我就不好啦?」

  「哼,你个小色狼!」凌白冰一声娇嗔,随即莞尔笑道:「你也好,好哥哥
!」

  「这才乖,一会儿我们出去吃饭?想吃什么,宝贝儿?」

  「吃什么都行……」凌白冰闭上眼睛,温顺的像只小猫:「不叫青姐和思思
啊?」

  「不叫,今晚让咱俩二人世界,等情人节那天晚上再一起过情人节。」

  「三个人一起过情人节啊?青姐怎么这么有才呢?」

  「那怎么办啊?」

  「哼,你自己拈花惹草弄出来的乱摊子,你自己想辙吧……」

             第七十二章  蝶影

  过了元宵节,整个春节才算是过完,但对多数一年来都在外打拼的归乡人来
说,年要到过了二月二这个龙头节才算过完。

  对于西洋节日,随着网络的日渐发达和商家经营理念的革新,普通民众开始
越来越重视,比如每年二月十四日的情人节,便成了青年男女们互诉衷肠的好日
子——自然,也成了奸夫淫妇约会的好机会。

  这个时候,网络交友已经开始大行其道,特别是同城论坛的出现,为寂寞的
青年或中年男女们提供了一个以往无法想象的交友平台,在这个平台上,大家因
为寂寞相互撩拨,因为欲望相互碰撞,等到撞出了火花,便各奔东西。

  二月十四日这一天,就成了这些野生鸳鸯的狂欢之日。

  但李思平没有这个机会,情人节他要陪家里的两位尤物,因此也算失之东隅
收之桑榆。

  自元宵节那夜烟花绚烂、窗前偷欢之后,唐曼青对继子明显宽纵许多。

  在那之前,无论多么动情多么急切,她都坚守着一条底线,那就是绝对不在
女儿面前和继子过于亲昵,因为她知道小孩子三岁以后记忆已经会保存一部分了,
孩子会记得自己母亲和哥哥之间过于亲近的行为,就算当时不知道,等到长大了
也会知道的。

  但经历了春节在西北娘家的几天同床共枕,让她改变了心意。

  人生苦短,自己的美好年华不过还有十几年,不说女儿长大了会不会发现,
就算发现了,又能如何呢?她和李思平没有血缘关系,那一层淡淡的亲情,如果
不是她苦心孤诣,怕是也经不起时间和岁月的考验吧?

  有了这番明悟,在日常和继子的相处上,唐曼青便更加自如了,相比于以往
继子突然而来的亲昵让她紧张,这些天来,有时候她会主动在女儿还在面前的时
候,就对继子投怀送抱,甚至有两次当着女儿的面依偎进了继子的怀里,借着衣
服的遮挡伸进继子的裤子里,爱抚那让她心心念念的粗大肉棒。

  李思平惊讶于继母的转变,更多的却是欢喜,这些天来,母子二人就像是如
胶似漆的少年夫妻,日常居家生活中,总是忍不住的耳鬓厮磨,比在西北农村的
朝夕相处,更少了一份顾忌,多了一份自然。

  情人节这天早上,唐曼青起的晚了,她醒来的时候女儿已经自己在那儿玩儿
了半天过家家的游戏。

  看着床头的闹钟已经快八点了,她想着昨晚和继子的癫狂,俩人从继子房间
的大床到客厅的沙发,最后到了自己的床上,两人又找到了在唐曼青娘家那间小
屋里做爱又压抑又舒爽的独特感觉。

  欢爱之后,唐曼青任继子抱着甜甜睡去,这已是继元宵节那晚同床共枕之后,
两人第三次同榻而眠,只是她睡得香甜,却不知继子什么时候起床的。

  唐曼青披上睡袍,趿拉着拖鞋到卫生间洗了把脸,将头发束起来,到厨房倒
了杯温水喝下,看着继子的房门虚掩着,里面传来电脑的光亮。

  她走过去,没有直接推门而入,抬手轻轻敲了敲门。

  李思平年纪轻,向来不注意这些细枝末节,他可以随时随地进入唐曼青的卧
室,甚至是她的身体,但唐曼青却始终保持着成熟女人的矜持,除了继子主动来
找她或明显是两人有默契的时候外,她很少主动打扰继子,尤其是继子不光自己
一个女人,他需要自己的时间和空间来处理和其他女人的感情。

  「进来!」

  唐曼青推门进来,看着继子正看着电脑屏幕上的股票曲线,红红绿绿的,她
也看不懂,便问道:「怎么这么早就弄这个?」

  「今天有一支股票我打算买一些,一会儿开市要盯一下。」李思平右手操纵
者鼠标,左手握住搭在肩膀上的那支柔软小手。

  「嗯,那你忙着,我去把粥热一下,简单吃一口。」唐曼青拍拍继子的肩膀,
出去准备早餐。

  李思平守着电脑,分析着这几天搜集整理来的数据,他打开抽屉的锁,找到
那本记录着只有他自己才看得懂内容的日记本,上面写着他翻译出来的一段近几
年的预言分析。

  那几支让他用不到一千万的原始资金赚了两千五百万的股票,在他出手后不
久就应声回落,有两支是隔了三天才开始暴跌的,有一支在他抛售的当天就开始
暴跌了。

  如果按照这几支股票的最高价算,他少赚了四五百万,但股市明显不会完全
按照他的意愿和书中的预言照搬照抄,开始的时候,他的资金量小,收益也不多,
因此没有产生太大的影响,随着他入市的资金量增加,对整个市场的影响开始逐
渐显露出来。

  对比书上预言的和现实中的股票最高价格和时间,李思平发现,有两支股票
差别极其细微,有一个甚至完全一样,但另外两支股票,则价格波动极大,不但
最高价没有达到书上标注的价格,下跌时间也明显提前了一些。

  李思平这两天一直在琢磨这个问题,翻了不少的书记,也在谷歌上搜索了很
多相关的网页,最后,一个词汇出现在他眼前:蝴蝶效应。

  理论上的蝴蝶效应,是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
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德克萨斯的一场龙卷风,但他在股市当中
的资金体量,早已不是亚马逊的蝴蝶和德克萨斯龙卷风的关系了。

  他本身就是德克萨斯的一场龙卷分,甚至是一场飓风。

  那两只受影响较大的股票,明显是庄家体量不够,被他的抛售影响,因此才
没有坚持到预期顶点。

  现在看着眼前这支书上预言的股票,他便有些犹豫。

  按照书中的预计,这个股票会在一年后涨至九倍,从不到三元一股涨到二十
九元左右。

  他犹豫的是,是将手头的资金全部注入进去,干等一年,还是注入一部分,
尽量不对市场产生大的扰动。

  这是一道很艰难的选择题,只有靠自己来解答,继母不会帮自己决定,凌老
师自己则不想让她参与进来。

  为了稳妥起见,股票的银行开户账户在去年去澳门前,已经换成了唐曼青、
凌白冰和凌白冰父母名下的三个账户,分别持有一千万,一千五百万和九百八十
余万资金。

  「冰姨!」妹妹思思欢快的打了声招呼,随即又说了一句:「谢谢冰姨。」

  「青姐,我把早点放桌子上了。」是凌白冰的声音。

  「放那儿吧!我把这个拌好,咱们先吃饭。」

  「思平呢?」

  「房间里鼓捣股票呢!不等他,咱们先吃,吃完了出去逛逛,国贸那里上新
了,一起看看去!」

  「还买衣服啊?前天不刚买完吗?」凌白冰一如既往的节俭,已经养成多年
的习惯,一时很难改掉。

  「女人的衣柜里,总是少一件当天穿的衣服。」唐曼青的声音带着促狭,说
道:「前几天买的都是穿给男人看的,今天买几件自己穿着舒服的。」

  「切,就你花样多。」凌白冰来到门口,冲李思平问道:「思平,你还得一
会儿啊?」

  「宝贝儿你们先吃,我弄完就来。」李思平回头,给凌白冰一个温和的微笑
和一个暧昧的飞吻。

  凌白冰没有再打扰他,到餐厅和唐曼青母女一起吃早餐。

  除了昨晚因为凌白冰参加单位同事聚餐,没有在唐曼青家留宿外,这几天三
人一直在一起,白天逛街购物吃吃喝喝,晚上大被同眠其乐融融,美得李思平跟
做梦一样。

  因为知道凌白冰空了一正月,唐曼青有意相让,白天的时候经常带着女儿出
门,让他二人在家里耳鬓厮磨,晚上的时候也不主动,只有继子提起了,才和凌
白冰一起侍奉他一回。

  无论床上床下,两女现在配合的都极好,很多事情不需要说话,一个眼神就
传递了许多信息,更加难得的是三人在一起时竟不冷场,两女之间的亲昵有时候
让李思平都觉得嫉妒。

  在唐曼青的苦心经营和凌白冰的曲意逢迎下,李思平享受着多少男人梦寐以
求却永远都无法实现的美好生活。

  无论是与年轻靓丽的班主任老师,还是和风骚入骨妩媚动人的美艳继母,李
思平相处起来,都宛如男女朋友或者夫妻一般,甜蜜非常却又尽享齐人之福,这
其中唐曼青居功至伟,因此李思平对继母也格外的又敬又爱。

  听着屋外的两女在那叽叽喳喳说着今天的出行计划,李思平心满意足,终于
下定了决心,将三分之二的资金注入股市,分期分批购入这支股票。

  所谓的「三分之二」,也不过是每个账户七八百万的约数,总计投入资金两
千一百多万,算起来刚到总资金的五分之三而已。

  把股票作了托管,李思平从卧室出来,坐到餐桌上吃早餐。

  凌白冰给他盛了碗粥,拿了她买回来带着余温的油条和豆浆,坐在桌边看着
他吃饭。唐曼青已经将女儿的衣服换好,正坐在沙发上,穿一条黑色的修身喇叭
裤。

  「好儿子,你跟不跟我们去逛街?」唐曼青明知道答案,却还是问了一句。

  「我……我就不去了吧?」李思平吃着早餐,不知道是早餐的原因还是什么
别的原因,说话有些不利索。

  「看你吓的,还能每次都跟年前似的买那么多东西啊?」唐曼青轻笑道:「
大过节的,不跟你的两个情人一起,你就不怕我们跟别人出去约会?」

  「我还真怕!」李思平夸张说道:「所以我打算让你们去逛街,然后中午去
找你们一起吃午饭!不给你们机会!」

  「德行吧!」不等唐曼青说什么,凌白冰轻捶了他一拳,小声说道:「我也
不想去,逛得腰酸腿疼的,可累了呢!」

  「哎哎哎,不带这么拆台的啊!」凌白冰没躲着唐曼青,唐曼青便听得真切,
出声讥讽道:「谁不腰酸腿疼的?你有人给你按摩,我可没有,别在这儿装可怜
啊!」

  唐曼青说的是前天购物回来,李思平帮凌白冰捏腿的事儿。凌白冰闻言微羞,
笑道:「又不是没给你按过,可哪次按你忍住了,按没几下就气儿都喘不匀了…
…」

  「去去去!说说你就下道了!」唐曼青瞪了一眼凌白冰,说道:「快,别腻
味了,赶紧的。」

  「我又不用换衣服,就等你了,催我干嘛!」

  李思平早就躲回了自己屋,不参与两女之间的斗嘴,对此他早已习以为常、
见怪不怪了。

  QQ「滴滴滴」响了起来,李思平按了下快捷键,弹出来是沈虹的消息窗口,
连着就是三条消息。

  「在不在?」

  「干嘛呢?」

  「说话!」

  李思平赶忙打上一句话,「在,什么事?」

  「我妈今天休假,说请你来家里做客,你有没有时间?」

  「今天?」李思平纳闷了,心说你不过节,你妈不过节,别人还不过节吗?

  「啊,今天,怎么了?」

  「没什么,我问问青姨。」

  李思平留下这么句话,跑出卧室,问正在门口穿鞋的唐曼青:「青姨,青姨!
等等!沈虹请我去她家做客,我怎么说?」

  唐曼青都快出门了,闻言看了一眼门外的凌白冰,回头笑道:「什么你怎么
说,你自己的事情问我干吗?」

  「可不是说中午一起吃饭吗?」李思平很是为难,自己已经答应了继母和凌
老师,可之前更是答应了沈虹,却没想到沈虹这样突然邀约——并不算有礼貌的
邀请。

  「吃饭倒是没什么,天天都在一起吃,不差这一顿。」唐曼青又看了一眼凌
白冰,笑着说道:「中午我和你凌老师在外面简单吃一口,你想去就去,晚上饭
能赶上就行,那顿饭才是正餐!」

  「噢,那我就去溜达一趟。」

  「去之前别忘了带点东西,过年带回来的那几样土特产你想着带上,再去买
点水果,空手去不好。」唐曼青叮嘱了一句,又说道:「估计沈虹家里规矩不少,
去了别乱说话,待一会儿就回来,有事儿打电话!」

  「噢,这么麻烦啊?她来咱们家也没这么兴师动众啊!」

  「听话,啊?」唐曼青没工夫给他上课,回头叮嘱道:「你就照姨说的做,
路上注意安全。」

  「好,知道了!」没等李思平说完,唐曼青已经带上门出去了。

  他悻悻的回到椅子上坐下,感觉哪里不对,却又说不上来。

  在QQ上告诉沈虹,他一会儿就能去,沈虹在QQ上打出来一个地址,李思
平拿笔记下来揣好,简单收拾了一下,带上东西出门了。

  打车到了沈虹说的地方,是个有些年头的居民楼,他找了个水果店,不知道
买什么合适,就挑价格高的买了几样,装好了循着楼号找到了沈虹说的地方。

  沈虹家在一个多层的四楼,一梯两户的格局,李思平在门口喘了喘粗气,这
才敲门。

  寂静的楼道里,金属质地的防盗门发出「当当」的响声,猫眼一黑,随即门
被打开了,沈虹穿着一件褐色的体恤衫,站在门口,怪叫着说道:「有门铃不按,
砸什么门?强盗啊你?」

  「我……」李思平一抬头,发现果然有一个门铃,却不是很显眼,自己光顾
着喘气了,没发现。

  「进来吧!」沈虹扔下一双拖鞋,也不等他换鞋,更是连东西都没接,先回
自己屋里去了。

  李思平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把门带上,然后把东西放到鞋柜边上,换了鞋子,
这才打量了一下房间的摆设,问道:「阿姨不在家啊?」

  「刚才还在来着,临时有一台手术,又去单位了,说做完了就回来。」沈虹
靠在床上,一脸的郁闷。

  「噢……」李思平心说您早说啊,早说我去跟我家两个美女去逛街吃好吃的
了,来跟你相什么面呢?

  但他也就是想想,不敢说出来。

  「你玩儿会电脑吧,我妈不回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招待你。」沈虹确实不
知道怎么招呼客人,如果是个陌生人来家里,她还会装出乖乖女的样子来,端茶
倒水什么的也能做个八九不离十,但对着李思平,根本就什么都做不来。

  所以还是主观有问题,客观找原因,李思平心里琢磨着,知道让沈虹伺候自
己不现实,也不吱声,自己拿了几个橘子,把西瓜切了,从厨房里翻出来一个托
盘,洗了些水果和西瓜橘子装好,端进卧室里,看着餐桌上有茶叶,就找了个杯
子给自己泡了杯茶,虽然不喝,但好歹看着好看,弄得跟他是主、沈虹是客似的。

  他把果盘放到床上,然后才坐到电脑前,一边吃西瓜,一边登录上自己的QQ,
再打开财经网站,浏览网页。

  「我都不知道我妈为什么非要找你吃饭,我问她了,她说我都去你家好几次
了,吃你家两顿饭了,她做长辈的不请你来一次不合礼数。」沈虹看着一本质地
良好的书,已经快看完了,册页看着仍是一片雪白。

  「我青姨还说呢,去上海都是黎阿姨照顾我,有机会要请你们吃顿饭。」李
思平摇摇头,说道:「她也问我你还什么时候再去,好像我们搬家之后你就没去
过呢吧?」

  「没去过,光听你说换了个大房子,你也没邀请我去啊!」沈虹翻了个白眼
给他。

  「上高中就没消停过,每天放学你都直接回家,哪像初中那会儿那么自由了
。」

  李思平无奈的说道:「你去我家那两次,也没吃着啥好东西,怎么黎阿姨这
么兴师动众的呢?」

  「谁说不是呢!」沈虹也莫名其妙。

  「对了,你那个笔友后来一直没联系了?」

  「不联系了,我换了个QQ号。」

  沈虹态度转冷,李思平知趣的不再继续这个话题,问道:「黎阿姨不反对你
用电脑聊天了?」

  「以前也不反对啊!」

  「不反对你上我家里跟笔友聊什么天呢!」李思平莫名其妙。

  「要你管?」沈虹一脸霸气,随即觉得自己有些不讲理了,才无奈解释道:
「那会儿我不在这儿住,在我姥爷家住,那边离学校近,但是电脑不是我自己一
个人用,很不方便,所以……你就知道了。」

  「我一直都没问你家里到底是干嘛的,你说我现在是不是也不应该问?」

  沈虹「嘻嘻」一笑,说道:「我妈就是佩服你,认识到现在你都没问过我这
个问题,觉得你很厉害,才要邀请你来家里吃饭的。」

  「但你要是想知道的话,我可以告诉你的。」

  「别的,我不关心这个,你想说你就说,千万别说是我问的,我可不想破坏
在黎阿姨心目中的美好形象。」李思平一摆手,继续摆弄沈虹的电脑。

  「切,你不问我这辈子都不带告诉你的。」沈虹一脸的不屑。

              (未完待续)

读文后请点击右上角支持楼主,送上你的红心!欢迎积极回复和作者进行互动交流!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