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的美艳教师妻】(119——124)

  • 【善良的美艳教师妻】(119——124)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磕磕绊绊
首发:首发
时间:2019.12.11
字数:12450

              第一百一十九章

  这篇母子文,讲的是妈妈被坏人胁迫,儿子意外撞见,并且相救母亲的故事,
故事里的母子感情戏、心理活动等等都很到位,而且文笔不俗,三言两语就把故
事的画面完美的呈现了出来。

  刘默看到这篇文眼前一亮,不由得一鼓作气的将更新到的部分全都读了一遍,
当看到最后一章的时候,刘默不单单是意犹未尽,甚至那已经略微有些消减下去
的情欲,一下子又喷发了出来。

  这一刻,刘默只感觉内心深处像是有火在燃烧一样,那已经疲软下去的阴茎,
在阅读小说的同时,开始一点点的硬直了起来。

  当小说读完,刘默的欲火已经彻底的燃烧起来了,伴随而来的还有那坚硬如
铁的阴茎,哪怕是刚才不久才在自己的老妈身上发泄过,如今依旧是笔直的挺立
了起来,而且青筋裸露,像是张牙舞爪的巨龙一样。

  刘默掀开被子,低头看着自己杀气腾腾的肉棒,他的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泽,
就好像是他前不久作出给曲鑫下药时的那个决定的眼神一样,简直如出一辙。

  如果此刻有人观察着刘默的表情变化,定然能够发现,刚刚才不久眼神当中
出现的愧疚,包括自己扇了自己一巴掌表现在具体上的愧疚,如今已经烟消云散,
至少……不再像是一个小时之前那么的愧疚了。

  低着头的刘默,视线注视着自己肉棒的刘默,这一刻间,那眼中的情感变化
格外的强烈,格外的显眼,从那眼神当中,能够明显的看到犹豫和挣扎,似乎是
在做着某种的决定,最终,刘默眼中的淫邪还是战胜了理智,他急不可耐的一把
掀开了身上的被子,急匆匆的下了床,轻手轻脚的开了房门。

  他的房门对面,正是我和曲鑫的大卧室,此刻曲鑫因为药力的缘故,还在睡
梦当中。而一个多小时前才从自己母亲身上爬起来的刘默,在小黄书的刺激之下,
再次轻手轻脚的推开了曲鑫的房门。

  房门推开的同时,刘默的目光顺着门缝看向了躺在大床上的曲鑫。

  还是他离开时候的样子,被子盖在身上,面朝着天花板,没有丝毫挪动的痕
迹。

  按照那个卖药的所说,这种迷幻药药性很强,维持时间也很长,一晚上完全
够用,最主要的是醒来的第二天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对前一个晚上的记忆
一点儿也没有。

  加上今天这次,刘默用了两次,效果还是非常不错的。

  此刻看到自己的母亲曲鑫没有任何动静,依旧睡得香甜,刘默松了口气的同
时,眼中的淫邪神色更盛。只见后者不慌不忙、轻车熟路的来到了曲鑫的床边,
直挺挺的站在床头,居高临下的向下俯视,刘默正好能够看到睡梦中的曲鑫。

  就像他在论坛里面说的一样,自己的老妈一点儿也不比那些电影明星差,尤
其是那颜值,某些个电影明星还未必能够比得上呢。而且自己老妈虽然上了年纪,
但是保养的非常的好,皮肤白皙紧嫩,身材玲珑有致,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
方凹。走在街上,和二十多的小姑娘没什么区别,况且女人到了这个年纪,成熟
妩媚,既有二十岁女人的身材,又有四十岁女人的知性,好似已经生长完全的水
蜜桃,散发着诱人的芬芳。

  但凡是靠近这颗果子的人,都忍不住闻闻她的芬芳,然后被她牢牢地吸引,
恨不得一亲芳泽。

  赵民如是,刘默亦如是!

  看着身前躺在被子里呼吸均匀的美母,刘默只感觉自己身体里的那股燥热格
外的火热,就好似是被当头浇了一盆汽油,欲火熊熊燃烧了起来。先前的刘默对
曲鑫或许还保留着愧疚,但是这一刻,那股子愧疚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转而
变成了无穷无尽的欲望。

  看目光落到自己身旁躺在被子里的美母身上的时候,刘默的喉咙明显的上下
滚动了滚动,咕咚一声,清晰地咽唾沫声在整个房间里响了起来。

  刘默看着面前的曲鑫,他慢慢地在床头坐了下来,两只眼睛就那么直勾勾地
盯着睡梦中的曲鑫,眼中闪烁的光芒,好似黑暗中的猎人看到猎物一样。

  那种痴迷,那种迷离,是笔墨无法形容的。

  曲鑫的红唇,一如先前,红润饱满,鲜艳诱人。

  浑身燥热的刘默,只感觉自己的整个思想都被面前美母的容颜所吸引了,那
张好似天仙一般的脸颊,上面就像是有着一个看不见的无形黑洞,将自己的思想
全都吸扯了进去。

  看着面前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容颜,口干舌燥的刘默,慢慢地低下了头去,
那鼓起的嘴唇,照着面前的红唇就盖了下去……

              第一百二十章

  刘默也记不清楚自己到底是第几次亲吻面前毫无血缘关系的老妈了,也不知
道自己为什么每次看到曲鑫会这么的躁动,但是这一切的想法,在两人的红唇相
吻的瞬间,就全都烟消云散了。

  一上一下,刘默半闭着眼睛,动情的朝下吻去。

  双唇相接的刹那,那种可在记忆深处的温热和柔软再次袭上了心头,哪怕是
一个小时之前刘默才从自己老妈的身上爬了起来,但是这一刻的亲吻,却是异乎
寻常的有感觉。

  单单是一个简单的亲吻,刘默就感觉好似升上了云端,久久也不愿分离。

  两个人的嘴唇接触的同时,刘默的舌头也从自己的嘴唇里面伸了出来,照着
自己老妈的香唇,笔直的深入了进去。

  舌头进去的同时,刘默就第一时间用舌尖包裹住了自己老妈的舌尖,虽然曲
鑫还在昏睡,可是那舌头却一点儿也没有抵抗,完完全全的被刘默的舌头卷住了。

  然后……刘默就在曲鑫的嘴里为所欲为了起来。

  一边亲吻,刘默的手一边摸上了曲鑫的小腹。

  此时此刻的曲鑫,身上还穿着刘默给穿好的睡衣,整整齐齐的。

  刘默的手在放在曲鑫小腹上的刹那,立马就隔着睡衣感受到了那肌肤的火热。

  也正是这种火热,深深地刺激到了刘默,后者虽然与自己的老妈正在激吻,
但鼻子里面打出来的热气却明显的重了许多。而他的那只手,在摸到小腹上面的
时候就开始不老实了起来,干脆一路向上,朝着记忆当中那对让人流连忘返的乳
房摸了过去。

  隔着睡衣,刘默的手掌就像是草地上的急行军,快速的上移,最终来到了那
处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丘陵」之地。

  相比于小腹的平坦,手掌到了这里明显的能够感觉到那种高耸起来的弧度,
也正是这种弧度,让刘默的呼吸又重了几分。

  他没有丝毫耽搁,直接一只手照着面前的乳房就握了上去。

  轻轻松松,没费多大功夫,刘默的手掌就按在了自己老妈的乳房上面。

  那一瞬间,饱满紧致,好似握住了天地一般的感觉顺着刘默的手掌心蔓延到
了他的全身,浑身毛孔都舒张开来的他这一刻恨不得仰头长啸。

  那种饱满的感觉,简直非任何笔墨能够形容。

  握着乳房,刘默深深地喘着粗气,一边伸着舌头不停地在自己老妈的嘴里来
回穿梭,另外又收紧力道的在自己老妈的乳房上面捏弄着。

  那饱满挺拔的乳房,这一刻就像是面团一样,在刘默的手里不停地变换着形
状,也许是情到深处不能自己了,刘默自己也没有发觉,他揉捏着自己母亲乳房
的手掌是多么的用力,那白皙丰满的乳肉,有很大一部分都从刘默的五指当中溢
了出去,虽然他极力的想要张开手掌将那对乳房包裹住,但是曲鑫的乳房实在是
太大了,大到刘默完全就包裹不住。

  一番揉捏过后,刘默慢慢地从曲鑫身上起身,将自己的那条满是香津的舌头
从曲鑫的嘴里伸了出来,然后半坐在了曲鑫的身上,手忙脚乱的将自己的裤子脱
了下来。

  看刘默那样子,似乎已经快要忍不住了,内裤脱下来的瞬间就甩手扔到了一
旁。

  随着内裤飞落,那笔直挺硬的肉棒,如同张牙舞爪的恶龙,再次出现在了曲
鑫的身前。

  那长度和硬度,仿佛是第一次硬起来一样,丝毫也没有受到一个小时之前才
刚刚结束的性爱的影响,不得不说,年轻人真的是身体好。

  看着自己身前憋到快要爆炸的小兄弟,刘默的目光随即快速的落到了身下曲
鑫的身上,或者说……自己老妈那鲜艳红润的嘴唇上面。

  看着那诱人的性感红唇,刘默一下子好似又回到了昨天晚上,也是这个诱人
的性感红唇,不单单含住了自己的小兄弟,甚至还给自己的小兄弟来了一次强烈
的深喉。

  想到这里,刘默的眼神中再次闪过了那种淫荡的绿光,他吞咽了吞咽口水,
一只手握着自己的肉棒,慢慢地朝着身前的曲鑫靠了过去。

  当紫红到发亮的龟头碰触到曲鑫柔软的下嘴唇的时候,刘默没有丝毫的迟疑,
径直便是一挺腰,硕大的龟头顶开了曲鑫的上下嘴唇,照着那温热的口腔狠狠地
插了进去……

  「嗯……」

  睡梦中,曲鑫只感觉口干舌燥,嘴里腥苦的,好似有着一股子怪味。

  迷迷糊糊间,曲鑫半梦半醒的睁开了眼帘,眼帘刚刚睁开一条缝的刹那,外
面刺目的亮光透过薄薄的窗帘打将了进来,正巧照射在了曲鑫的眼睛上。

  后者不由得眯了眯眼睛,一只手放在眼帘上,瞳孔慢慢适应着周围的亮光。

  「又起迟了吗?」

  睁开眼的曲鑫,察觉到外面刺目的亮光,不由得在心里长吁短叹。

  看来自己真的是起迟了,都日上三竿了,那刘默……

  想到这里,曲鑫翻身从床上坐起,刚刚起来,乳房出就传来隐隐的疼痛,曲
鑫皱了皱眉,掀开睡衣的一角朝着胸部看了看。

  雪白的胸部没有丝毫的异常,可是为什么会疼呢?难道扯着了?

  抱着这样的疑惑,曲鑫缓缓地起身,开了房门,诺大的房间里一片寂静,已
经是九点半了,刘默早就上学离开了。

  奇怪……

  曲鑫背靠着客厅的墙面,紧皱着眉头,揉捏着自己的脑袋。

  自己最近这是怎么了?怎么老是起迟?又这么嗜睡,不会是身体出什么毛病
了吧?

  不行,我得去医院看看!

  抱着这样的想法,嘴里腥苦的曲鑫刷牙洗脸,然后穿好衣服,默默地出了房
门……

              第一百二十一章

  「刘默,一起走呗,我知道一家网吧,很便宜!」

  「不了,我不去了,你们去吧!」

  学校门口,成群结队的学生放学回家,和刘默平日里玩的较好的几个同学鬼
灵精怪的凑了过来。

  当先的李成对刘默挤眉弄眼,意思再清楚明白不过。

  面对同学的盛情相邀,刘默头摇的像拨浪鼓。

  「不了,我不去了,你们去吧!」

  刘默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心里也在暗想——我还「有事」呢!

  这里的有事,自然是指自己的老妈曲鑫了。

  从早上来到学校开始,刘默脑海里一直浮现的就是自己昨天晚上和自己老妈
曲鑫的经历,尤其是那一瞬间进入自己老妈曲鑫蜜穴里面的那种感觉,直到现在
都萦绕在刘默的心头久久不散。

  每每想到那个画面,刘默就浑身燥热,课也听不进去,一整天都在魂游天外,
如今好不容易放学了,刘默自然是第一时间就朝着家跑去。

  「妈,我回来了!」

  如往常般推开门,刘默兴高采烈的开口,可话音刚落,脸上的笑容就逐渐凝
固了。

  只见在客厅里,自己的老妈曲鑫正坐在沙发上,不同于往日满脸笑意的相迎,
现在的曲鑫眉宇纠结在一起,似乎在想着什么事情。

  那一张脸不再充满笑容,相反显得心事重重。

  「妈,怎么了?」

  看到曲鑫这个样子,心里有事的刘默同样咯噔一声,他害怕的不是其他,就
是害怕曲鑫发现自己下药的事情。

  而在他慢慢的挨着曲鑫身边坐下来的时候,后者却是慢慢的舒展开了眉毛,
冲着他笑了笑。

  「没事,就是有些难受,你先写作业去吧,妈给你做饭!」

  面对刘默的关心,曲鑫忧郁的脸上强行挤出笑脸,随即冲着刘默摇了摇头,
慢慢地起身,像着厨房走去。

  一旁心里打鼓的刘默看着自己老妈远去的背影,心里的那股不安非但没有放
下,甚至还增重了不少。

  他同样满脸心事的默默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将书包扔在床上的一刹那,刘默
便失魂落魄的砰的一声倒在了柔软的床上。

  说实话,刚刚进门那一瞬间,自己老妈低着头坐在沙发上的场景真的吓到他
了,尤其是当自己昨天才用迷药迷倒自己老妈做了那种事之后,本就心里有些打
鼓的自己一旦发现自己的老妈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自己就忍不住多想,心跳加
速,然后浑身被冷汗浸湿。

  在那一瞬间,刘默甚至心里还产生出了如果被发现会怎么办的念头,乃至于
最后直接摊牌跪求自己母亲原谅的戏码也都出来了。只不过幸好自己那个时候没
有那么做,不然……

  想到这里,刘默又不由得一阵庆幸,虽然看起来刘默的迷奸行为有些太过于
着急,在自己母亲回国后没几天就对自己母亲下药了。其实,事实远远不止于此,
若要追溯根源,在刘默一家还没有遭遇车祸的时候,刘默对于曲鑫这个和自己老
妈亲如姐妹的漂亮阿姨就十分的有「好感」。在自己的记忆当中,差不多就是自
己明白了男女之事的那个时候起,自己更多的目光也全都集中到了经常来自己家
玩耍的曲鑫这位漂亮阿姨的身上,这也就是为什么没有孩子的曲鑫会和刘默玩耍
的那么好,同时,正是因为刘默这个孩子喜欢自己,一心想要尝试做母亲的曲鑫
才会动不动的就往自己闺蜜家里跑。为的,就是能够和刘默玩耍。潜移默化之间,
不论是在刘默的心里还是在曲鑫的心里,实际上都买下了祸根。

  那个时候的刘默,每天心心念念的就是曲鑫这个漂亮阿姨过来找自己玩,后
来自己一家三口全部出了意外,自己侥幸活了下来,虽然幸运,可是自己的智商
却因为头部的撞击而只保留了三四岁孩童的程度。也正是这个时候,一直想要个
孩子却无所得的曲鑫正好将刘默接到了自己手下,成了自己的孩子。

  面对和自己没有半分血缘关系的刘默,曲鑫非但没有嫌弃,甚至从始至终都
掏心掏肺的把刘默当自己的孩子养,这让后来恢复记忆的刘默分外的感动。不过
随着时间的流逝,恢复记忆的刘默和曲鑫也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不同于以前在
自己家里隔几天才能肩上一面的寂寞和盼望,随着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刘默的
内心,也开始悄悄地发生了一系列不同寻常的变化。

  尤其是随着记忆的恢复,往日曲鑫为了照顾智商低下的刘默而亲力亲为的贴
身事件也开始在刘默的脑海当中浮现。包括两个人浑身赤裸的在一起洗澡,曲鑫
那柔软的手掌和纤细的手指握住自己肉棒轻轻撸动的情节,还有两个人同挤在一
个被子里,曲鑫满身香气的抱着自己的画面,这些画面都是车祸没有发生之前刘
默所幻想的画面,只不过这些画面随着车祸的发生全都变成了真实。

  后来,随着自己记忆的恢复,这么亲密无间的事情,自己的这个妈妈,就再
也没和自己做过了。

  每次想到这里,刘默就感觉自己浑身上下好似火烧一般的难受,尤其是当自
己的「老爸」不在家里,自己和自己这位毫无血缘关系的老妈面对面的时候,这
种难受就更加汹涌的焚烧在自己的心头,像是一堆早已经燃烧起来的火堆,突然
被人从上到下浇下了一桶汽油一样,瞬间点燃刘默的心扉,让他口干舌燥之余,
两只眼睛忍不住的往曲鑫身上瞅,尤其是自己老妈那一对硕大的乳房,更是自己
偷偷观看的主要目标。

  而且除了母子生活上的相遇和摩擦,在刘默一个躺在自己的卧室里睡觉之余,
趁着四下无人,刘默总会不由自主的打开手机,登上自己一直翻阅的网站,看视
频看书籍,虽然刘默不是恋母癖,但是每当看到那种和母亲有关的情节的作品的
时候,刘默总会忍不住的仔仔细细翻阅一遍,同时在心里默默地将故事的男女主
角带入成自己和自己的母亲。还有那种后母和继子的动漫里番,也是刘默打手枪
的必备素材……

              第一百二十二章

  种种的因果纠缠,时间的潜移默化,渐渐地,刘默对于自己的这个母亲完全
的痴迷了,甚至还学着记忆中那个猥琐保安赵民的样子,偷偷的拿过自己老妈的
胸罩和内裤,并且在完事之后也偷偷地放回去过,因为记忆当中有着那个猥琐保
安赵民的经验,所以刘默一直没有被发现过。

  直到后来有一次,刘默在回家的途中突然尿急,于是就跑到了一处小巷子里
的公共厕所里,在那里,刘默看到了上面张贴的广告,那一瞬间,迷幻药三个字
深深地占据了刘默的大脑。

  后者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拨通了广告上面的电话。

  经过交流,刘默买到了这么一瓶迷幻药。

  揣在兜里回家的时候,刘默没少的紧张害怕,尤其是在决定需不需要下药的
时候,更是前所未有的忐忑纠结,不过最终,欲望战胜了理智,刘默给自己这位
毫无血缘关系,却对自己掏心掏肺的母亲洒上了迷药。

  后来的第一次,就如上面所说的那样,刘默体验到了自己没如仙女的母亲的
深喉和口交。

  俗话说得好,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

  经过第一次的下药迷奸之后,刘默昨天晚上又忍不住给自己的母亲水杯里下
了迷药,药效发挥的时候,刘默急不可耐的冲进了自己母亲的房间,在那张还挂
着婚纱照的大床上,刘默成功的由小处男变成了男人,进入到了自己母亲的身体
里面。

  现在回想起来,刘默都印象深刻的记着那个时候的感受,那种龟头挤开蜜穴
深入里面所碰触到的柔软和温热,哪怕到了现在回想起来刘默都忍不住下体火热。

  当然,接连两天的迷药,刘默也害怕自己的母亲有什么后遗症,为此在今天
放学的时候,刘默还特意的给当初的迷幻药卖家打了一个电话,确定没什么问题
之后,刘默悬着的那颗心才算是放了下来。

  但是谁知道,当自己推开家门的一瞬间,看到的却是那样一副场景,心里有
事的刘默差点儿就双腿一软跪下去。

  如今躺在床上,刘默心乱如麻的回想了一番,逐渐发现,貌似自己母亲露出
那种表情,肯定是和自己没有多大关系,如果和自己有关系,凭自己这位老妈的
心情,自己铁定完蛋啊?

  想到这里,刘默的紧张担心也不由得放松了一点儿,只见他两只手枕在脑后,
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开始幻想了起来。

  至于厨房里的曲鑫,随着油和醋等调味品放入锅里,曲鑫整个人愣愣的站在
了锅灶旁边,手里拿着铁铲,目光早已经迷离的神游天外了。

  在脑海的朦胧中,今天上午看医生时候医生说的话再次进入了她的脑海当中。

  「你最近是不是在服用安眠药啊,从你之前的检查中来看,你这个头晕和嗜
睡应该是由于药物引起的!」

  「我没有服用安眠药啊!医生,是不是看错了!」

  「肯定没错,里面有迷幻类药物剂的成分,如果不是安眠药的话……是不是
最近吃其他抗过敏性药物了?」

  医生说的话,一个字一个词的全都清晰无比,同样也全都出现在了曲鑫的脑
海当中。

  也就是这些话,让呆愣在锅灶前的曲鑫,脑海当中随即又出现了那不好的画
面……

  想到那副画面,曲鑫握住铁铲的手就不由得紧了几分,同时微微泛红的脸颊
上出现了愤怒的神色,秀丽的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那一晚上的场景,好似再度
重新回溯了一遍,下体的蜜穴,也开始隐隐犯痛了起来。

  「啪……」

  就在曲鑫站在灶台前发愣的时候,油锅里突然啪的一声,传来了调味品变裂
的声音,同时而来的还有一股糊味。

  正是这股糊味,将曲鑫拉回了现实当中,后者手忙脚乱的端起了锅,将已经
糊了的底料倒了出去,随即又重新做了一遍。

  当菜完全放进锅里的时候,曲鑫才伸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暂时的空闲了下来。

  看着锅里的菜肴,曲鑫的意识又飘到了九霄云外之中。

  自从从医院回来之后,曲鑫就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也就是医生说的那句话,
抗过敏性药物,能够导致头晕乏力,四肢酸软,乃至恶心嗜睡,可是自己从来没
有吃过这些药物啊,而且自从从美国回来之后,自己就一直待在家里,很少出去
过,哪怕别人给自己下药,也完全没有机会啊!

  那么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了?为什么自己的检查中会检查出药物呢?

  从医院回来到现在,曲鑫想破了脑袋,始终没有想明白。

  从始至终,她都没有怀疑过自己的宝贝儿子,至少,他们双方虽然没有任何
的血缘关系,但是在保安赵民的那件事情当中,刘默确实是奋不顾身的救自己,
这样的儿子,是断然不会害自己的!

  正是因为想不清事情到底是怎样的,曲鑫才会这么的纠结。

  不过纠结归纠结,正事曲鑫从来没有忘记,没过了多久,色香味俱全的饭菜,
就被曲鑫端到了桌子上。

  「默默,吃饭了!」

  冲着刘默的房间喊了一句,曲鑫将碗筷摆到了桌子上。

  听到自己的老妈叫自己,刘默也是走了出去,和往常一样,坐在桌子旁边吃
饭。

  虽然进门的时候自己老妈的神态有些不对,但按照刘默自己的猜想,应该和
自己没什么关系,所以在吃过饭之后,趁着自己老妈洗碗,刘默一如往常般的端
出来了一杯水,慢慢放在了吃饭的餐桌上。

  「老妈,睡前喝点水吧!」

  和昨天一样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刘默转身回到了屋子里。

  而听到刘默这样说的曲鑫,在后者离开餐桌之后就转过了身来,如果此刻回
到自己房间的刘默能够看到曲鑫脸上的表情,肯定心里要咯噔一下子。

  只见自己的老妈在看到自己放在餐桌上的水的一瞬间,眉头就皱在了一起,
同时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眼中流露出莫名的光芒,慢慢地朝着那杯水走了过
去。

  当来到餐桌前的时候,曲鑫将那杯水拿了起来,并没有喝,而是端在鼻子前
面闻了闻。随后,她便转头看了看一旁的刘默房间,慢慢地,曲鑫端着那杯水,
缓缓地走到了厨房里面。

  在洗手池边,曲鑫眼神复杂的端着这杯水站了好一会儿,随即……便轻轻地
抬手,将杯子里的水全都倒进了洗手池里……

              第一百二十三章

  入夜,独自躲在自己房间床头上的刘默看似是在看着书,实则心思早已经飘
到了九霄云外之处了。

  在他的房间正对面,自己的老妈正一如往常般的躺在房间里,刘默也不清楚
自己的老妈是在干什么,更不知道她究竟喝没喝下那杯水。不过要按照以往的习
惯,在睡觉之前,自己的老妈都会喝上一杯水,这样既睡得舒服,又能够保证自
己身体里的水分充沛。昨天、前天和大前天,基本上自己给的水都喝光了,而且
也没有起过什么疑心。

  刘默有理由相信,今天也应该是和以前一样,自己的老妈会将自己倒进去迷
幻药的那杯水全部喝完,然后一如之前那般睡得香沉,丝毫不知道自己晚上会干
什么。

  虽然说对于自己所做的事情,刘默每次在事后都十分的自责后悔,但一旦到
了事前,刘默就似乎什么都顾不上了,往事如烟,从他的眼前轻飘飘的飘过,该
下药还是下药,谁让自己的老妈那么迷人呢!

  抱着这样的想法,刘默一直盘算着时间,差不多到了晚上九点半了,刘默将
自己立在手里的书本放到了一边,撩开被子,轻手轻脚的下床。

  轻轻地拉开门,刘默并没有第一时间推开曲鑫的房门,虽然已经是第三次做
这种事情了,但刘默还是十分的小心谨慎,走出房间的时候先第一时间扭头看了
看旁边的客厅,确定茶几上摆放着的老妈的水杯已经喝了个干干净净之后,刘默
这才放心的来到了自己老妈的房门前面。

  而远在不久之前,或者说刘默打开房门的那一秒钟,对面房间里的曲鑫整个
人都紧绷了起来,那原本已经渐渐合上的双眸,一下子猛地睁开,里面闪烁开来
莫名的光泽和神韵。

  显然倒掉那杯水的曲鑫并没有睡着,或者说从进到自己房间开始,曲鑫就一
直躺在床上假寐,和刘默的魂游天外有些相似之处,刘默关注着曲鑫,曲鑫也同
样关注着刘默。

  在刘默开门的一瞬间,他房间里面的灯光顺着门缝打落了出来,正好照在了
曲鑫的房门上面。

  明亮的灯光再加上开门走动的声音,显然预示着自己躲在屋子里面学习的儿
子出来了。

  看到灯光的一瞬间,曲鑫闭上的双眼猛地睁开,侧着身子躺在床上,目光一
动也不动的盯着自己的房间房门。

  独自躺在房间里的曲鑫,脑海里像是放电影一样的不停回放着今天上午去看
医生时医生说的话,怀疑自己用药过度,其实说到底也就是有可能被人下药了。
当然,这是曲鑫自己估摸出来的,毕竟自己从来没有用过药,更不用说是抗过敏
性药物了,更是从来没有吃过一次,怎么就会头晕嗜睡呢?而且每次醒来,对于
当天晚上的事情就一点儿也记不起来,当真是怪异!

  抱着这样的想法,曲鑫一度怀疑自己被人下药了,可是算来算去,自己接触
的,能够有条件给自己下药的,只有自己视如己出的儿子刘默了。

  但是刘默会吗?他给自己下药要干什么?他有那个胆子下药吗?而且……谁
伤害自己都有可能,自己的儿子是绝对不会伤害自己的!毕竟,他可是当初为自
己奋不顾身的搏命的人啊!可以在歹徒面前不顾自己性命安全保护自己的人!

  这份感情,这份母子情,怎么可能会伤害自己!

  而且……这个孩子他没理由啊,对自己下药能有什么好处?他又什么都不缺。

  说实话,最初的曲鑫,对于刘默是没有半点儿怀疑,甚至当她脑中出现自己
的儿子会不会给自己下药的这个想法的时候,她还自嘲的笑了笑,恨不得自己打
自己一巴掌。但是谁知道当她看到自己儿子给自己递过来的那瓶水的时候,脑海
里像是过电影一样的,连续几天儿子给自己递水的画面全都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一两次还没什么,可次数多了串联起来,就显得不是那么的单纯了。

  毕竟,除了这几天,自己的儿子还从来没给自己递过水呢,也就这几天非常
的频繁。而且回想起来,每次他给自己递水的时候,表情都很不自然,而且是匆
匆说完一句话就放下水离开了。而自己每天早上清醒的时候,晚上睡觉前做的最
后一件事就是喝水。

  所以,思来想去的曲鑫默默地将水倒了出去。

  随后,她躺回到了自己的卧室里,静静地等待着。

  过程中,曲鑫一个劲的劝自己,是自己多疑,是自己不信任自己的儿子,怎
么能把这种事往自己的儿子身上扯呢。这样的想法,像是狂风暴雨一般袭击着曲
鑫的脑海,相信与不相信,一直在曲鑫的脑海当中盘旋。一时之间,她竟然忘记
了丈夫出轨的痛苦,反而是将自己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自己儿子的身上。

  潜移默化的影响,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

  原本闭上眼睛,想要什么都不想,放空脑袋睡觉的她,却是在听到自己儿子
房间的开门声之后,直接睁开了双眼。

  眼睛睁开的同时,她的手抓住了被子,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有亮光投射
的房门,随着自己儿子脚步声临近,曲鑫前所未有的紧张,两只手死死地捏着被
子,耳朵竖立着,视线完完全全的聚焦到了不远处的房门上面。

  随着影子的逼近,就在曲鑫以为自己的儿子刘默会进来自己房间的时候,后
者却突然转了一个方向,冲着客厅走了过去。

  曲鑫见状,心里绷的那根弦猛地松开,松了口气之余,慢慢的转了个身,由
侧躺变成了正面躺,两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

  而此刻房门外面的刘默,在客厅和餐厅里转悠了一圈之后,确定自己的母亲
喝了水已经睡下之后,那颗激动不已的心又渐渐地恢复了跳动,跃跃欲试的来到
了自己母亲的房间门口,也没顾上敲门,直接就推开门进去了。

  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已经用不着敲门了。

  而彼时的曲鑫还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完全没有发现自己的儿子正在靠近,
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刘默已经来到了房间门口,并且随着咔嚓一声,自己的房
门,被自己的儿子从外面推开了……

              第一百二十四章

  随着房门被推开,刘默房间里照射出来的亮光,顺着门缝铺进来一点儿,同
样也将曲鑫的房间照亮了一多半。

  半闭着眼睛的曲鑫,在自己儿子开门进来的一瞬间,就好像是那些影视剧里
的女侠被人点了穴道一样,动弹也不能动弹一下。

  浑身僵硬的她,唯有一双眼珠子在眼皮底下来回的乱窜。

  心里一团乱麻的她,不停地在脑海中悄悄地闻着自己:刘默进来干什么?刘
默进来干什么?

  而在她脑海声音的盘旋当中,推开自己母亲房门的刘默眼睛一亮,一如之前,
曲鑫睡在自己房间的大床上,均匀的呼吸着,对于外界的一举一动没有丝毫的感
知,仿佛一句行尸走肉,无论自己怎么把玩都不会醒来。

  看着自己母亲躺在被子里正面面对着天花板的模样,就好似是童话故事里的
睡美人,只等着王子过去亲吻她一口才会醒来。

  那俏丽的容颜和白皙的五官,包括卷在被子里那雍容的身段,每一处都堪称
极品,吸引着推门进来的刘默的目光。

  哪怕刘默不是单单这一次趁着曲鑫熟睡进来,但自己睡梦中的美母,每一次
都能给自己带来不一样的感觉,那种感觉无法形容,简直就像是每次推开门进来
都会有一个陌生的美女躺在床上一样。

  想到这里,口干舌燥的刘默只感觉那股子冲动更加炽盛,他咽了口唾沫,慢
慢地朝着自己老妈走了过去。

  眼珠子不停转动的曲鑫,这一刻也停止了转动,虽然她闭着眼睛,但感觉却
是无比的清晰,基本上刘默的每一步曲鑫都能感觉的十分的彻底,闭着眼睛的她,
只是听着刘默一步步的走了进来,然后朝着自己逼近。

  虽然眼前一片漆黑,但是脑海深处,却是将那副画面淋漓尽致的勾勒了出来。

  听着声音,曲鑫幻想着,痛死脑海当中一个接一个的疑问蹦了出来。

  这么晚了,自己的儿子进自己房间干什么?

  而且,他为什么门都不敲一下子就进来了?他是来干什么的?

  一个接一个的疑问,充斥着躺在被子里的曲鑫的脑海,她整个人像是一张已
经拉开的弓弦,恨不得被人一触即发。

  随着她心里的波动,那阵脚步声越来越近,最终在自己的床边坐了下来。

  感受着刘默的影子洒在自己的身上,曲鑫的整根心弦都完全的绷直了。

  他想干什么?

  这个念头兴起的瞬间,曲鑫恨不得现在就睁开眼睛问问自己的儿子大半夜进
到自己的房间里究竟是要干嘛。

  只不过就在她还没有问出口的刹那,进到她床边的刘默突然坐了下来,曲鑫
感觉异常明显,床垫猛地一沉,自己的儿子就已经坐在了自己的床边。

  闭着眼睛的曲鑫能够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儿子的目光此刻正牢牢地聚焦在自
己的身上,那种目光不同于平常,有着一股无形的芒刺,炽热的像是有火在燃烧
一样。

  这股目光让曲鑫感觉格外的不舒服,似乎全身上下都被这股目光穿透了一样。

  事实上正是如此,此刻近距离的看着自己老妈的刘默,只感觉面前熟悉的容
颜仿佛像是一朵盛开的牡丹,娇艳十足,哪怕已经不是第一次采摘,依旧看得人
欲罢不能,自脚底心处升起来的那股火,似乎也变得更加的炽盛了。

  在坐到床边的一瞬间,隔着厚厚的被子,刘默耸了耸鼻子,似乎就已经闻见
了自己老妈身上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体香。那股香味,好似无数个生长出来的小
手一般,勾引着自己。

  就在曲鑫睁开眼睛打算询问的时候,坐在床边的儿子突然对着自己俯下了身
来,曲鑫感觉十分的明显,自己身前突然出现了一道黑影,随后便感觉到一个身
影朝着自己压了下来。

  疑惑之间,自己儿子的红唇,突然猛地印在了自己的红唇上面。

  呜……

  只是一瞬间,曲鑫如遭电击,那嘴唇与嘴唇碰触的触感,瞬间顺着香唇蔓延
到了曲鑫的浑身上下,过电一般的感觉,酥麻了曲鑫的四肢,更震撼了她的心田。

  嗡的一声,像是第一次恋爱被人夺去初吻的孩子一样,曲鑫整个人的脑袋瞬
间就懵了。

  打死她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自己引以为傲的唯一依靠,竟然吻向了自
己。

  最过分的是,在双唇相接的刹那,刘默一如往常般的对着自己母亲的红唇伸
出了自己的舌头。

  此刻的曲鑫,还沉迷在被自己儿子突然相吻的震撼当中,还没来得及做出反
应,刘默伸进来的舌头,就已经猛地撬开了自己的牙齿,钻进了自己的嘴唇里。

  这一刹那,好似一个世纪一般漫长,满心震撼的曲鑫下意识的就睁开了双眼。

  或许是因为靠着太近的缘故,曲鑫清楚地看到了自己儿子的容颜,额头与自
己碰触在一起的他,此刻正闭着眼睛,不停地左右晃动着自己的脑袋,让自己的
舌头能够更加深入身下这位作为自己母亲的女人的口腔里,像是那些痴情的男人
在拥吻自己最爱的女人的样子一样,舌头无孔不入的钻进了曲鑫的口腔里,舌尖
肆意的搅拌着。

  说来也是奇怪,往日里刘默亲吻曲鑫都是睁着眼睛的,唯独今天,也不知道
是怎么回事,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也正是因为自己动情的闭上了眼睛,所以并没有发现自己的老妈此时此刻正
大睁着眼睛,瞳孔当中充满了不可置信的神色,身子也僵硬的不似往常。

  一时之间,曲鑫的眸子里面闪过了一系列复杂的神色,有吃惊,有愤怒,有
诧异,有震惊,这些表情零零总总的汇集在一起,已经说不上来是怎样的感情了。

  在自己儿子刘默亲上来的一瞬间,曲鑫的脑海当中就回想起了医生的话,同
时,阵阵的心痛,伴随着浮现在脑海当中的声响,纠结着曲鑫的内心。

  原来自己……真的被人下迷药了!

  下迷药的这个人还不是别人,正是自己最信任为亲人的刘默!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