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人妻之仕途通天】(第四十四章 新一代白莲教主)

  • 【极品人妻之仕途通天】(第四十四章 新一代白莲教主)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情色笑話

迈博体育,滚球投注,电子竞技,AG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开元棋牌,注册送最高8,888元,高品质,高赔率的游戏平台,信誉第一,提款秒到!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SOON88顺博|顺博官网|顺博娱乐场|顺博体育|顺博游戏网址发布页——顺博体育导航(shb388.com)
作者:budalar
2020/01/20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9,941 字

           第四十四章:新一代白莲教主

  我搀着程小枫的胳膊步入会厅的时候,人已经基本上到齐了,这些天打交道
的几大家族主事者,八位气度非凡的男子穿插站在其中,乃是那天使棍的高手。

  四个容貌秀美,身材健美挺拔的年轻女子站在兰夫人身边。

  让我吃惊的是,李老先生也到了场,坐在正中对我点头示意。

  我回报以微笑。

  兰夫人站起来,压住场上的杂乱声,提吸道:「今天是我们跟徐薇的恩怨做
个最后的了解。」

  我环顾四周,朗声道:「我们之间不存在根本的利益冲突,我一直以来都希
望能够和谐共处,这些天来,相信你们大家也看到了我的诚意。」

  兰夫人沉着脸:「徐薇,收起你那些蛊惑人心的言辞,你和我们之间,只能
存在一个。」

  我苦笑道:「这又何必呢?」

  兰夫人不再理我,转身拍拍手,立刻,大厅后面传来沉重的脚步声,整个地
面都像在颤抖。

  我凝神看去,两个巨大的身影出现在后前方,正一步步向我迫近。

  既然来了,就战斗吧!

  我深深吸口气,战意开始提升。

  铁虎铁熊两名巨汉站在我面前,气势迫人。

  周围的人受不了气势的压迫,纷纷后退,我用眼神示意小枫退的远些,以免
误伤。

  铁虎把头一低,双臂张开,拦腰向我扑来。

  我眼神一凛,这是美式橄榄球的扑抱方法,最适合力量大速度快的队员使用,
几乎无解。铁虎臂展足有两米二十,加上速度惊人,狂风一般向我扑来。要是被
他扑击成功,这次战斗就该结束了。

  我清喝一声,身子拔地而起,双脚灌足气力,连环踢出。

  铁虎见我跃起,身子一挺,冲势不减,要凌空将我双腿抱住。

  砰砰,两脚踢中他的手臂,像踢中坚硬的实木一般。

  我就势再次腾高,大腿一收,全力踩向他的面门。

  铁虎领教我的踢击之力,不敢怠慢,双臂一交护住面门。

  不等踩实他的手臂,我身子一扭,凭空位移一尺,急速下坠。

  刚到地面便一脚扫出,砰的一声闷响,踢中他的大腿。

  铁虎一呲牙,挥拳向我头部砸来。

  好家伙,这拳头跟我头一般大小,挥到我眼前,就像遮天蔽日一般。

  我身子急侧,凌厉的拳风堪堪从我鼻尖擦过。与此同时,我一脚击中他的腋
下,终于将他踢得踉跄一步。

  我心中大定,向远处的小枫眨眨眼睛。

  自从那日从布道台飞身坠下,救起刘正德之后,就感觉到自己的能力又上了
一个境界,今天这场激战,正好验证一下。

  铁虎激起了凶性,撕去上衣,露出恐怖的肌肉,大喝一声,挥拳如风。

  我沉着应对,他的力量虽强,却并非是压倒性的,偶尔我也跟他硬碰硬对上
一下,多退几步之外劣势并不明显。相反,他却忌惮我的腿功,看来跟雷阳那个
武学疯子的锤炼大有裨益。

  突然,人群中小枫的声音叫道:「小心!」

  头皮蓦地一紧,束好的马尾被人攥住。

  眼角余光中刚才场边观战的铁熊大步向前。耳中想起雷阳的叱喝:「女人的
弱点太多,被人抓住头发就完蛋了!多好的功夫也使不出来了!」我当时还嬉笑
着回应:「我的弱点不是乳头吗?」

  我并指如戟,急刺铁熊咽喉,势如破风。

  铁熊不想放弃我的头发,用力外扯,同时单手护颈。

  虚实瞬间转换,我借势外飞,双手扳住他的手腕,借助全身重量,以他的手
臂为杠杆,顿时将他扳倒在地,接着就势一滚,将他手臂反关节擒拿。

  铁熊疼呼一声,不得不松开我的头发。

  正要松口气,一座肉山拦腰将我抱住,两条粗壮无比的手臂将我紧紧箍住,
不断收紧。

  呃!呃!肋骨咯咯作响,不消片刻就会被挤断。

  我拼尽全力却根本挣不开,直憋得满面通红,他的力气实在太大了!

  一旁铁熊爬起身来,捏着巨大的拳头慢慢迫近。

  情急之中,我猛一甩头,束成马尾的头发化作短鞭,带着风声,刷地抽向铁
虎面门。

  嗷地一声怪叫,铁虎捂着脸倒退几步。

  我凌空追击,大劈腿踏上铁虎的胸膛,劲力一发,将他偌大的身子踢得飞起
来,重重的落在地面。

  与此同时,后面的大腿像被急速的铁锤撞击,剧疼难当。

  我落到地下,踉跄几步。大腿这一拳挨得实了,恐怖的轰击力下肌肉像被撕
裂。

  铁熊不给我喘息的机会,挥着硕大的拳头,对我当头砸下。

  大腿的伤痛还未过去,我难以快速闪动,当下双拳一交,准备硬硬扛下这一
锤。

  轰的一响,双臂巨震,一股大力从上而下,压得我双腿一曲,险些跪下。

  呀!我清叱一声,长腿倒踢紫金冠,直奔铁熊面门。

  铁熊虽是强横,在我凌厉的腿法面前也不敢托大,只得退了一步。

  一击得手,我趁势倒悬腾空,头下脚上,双腿踢出一片残影,啪啪啪,铁熊
肩头,胸口连遭重击,疼嚎一声,仰面倒地。

  就在这时,一道强横无比的劲道无声无息向我中段袭来,我大惊失色,身子
还倒悬在空中,避无可避。

  砰一声闷响,铁虎硕大的拳头轰在我小腹上,身子顿时横飞出去,重重的落
在地上。

  我疼得脸色煞白,呼吸不上来,眼前影像阵阵发虚。

  小腿一阵骨裂般巨疼,我惨呼一声。铁虎狠狠一脚踩在我小腿骨上,正在用
力碾压。

  我拼起全身气力,扣住铁虎正在施虐的脚踝,身子急转,巨大的螺旋劲登时
将他摔倒。我身体随劲而上,将他整条大腿锁死。

  脑后风声响起,我暗叫可惜,只得放开铁虎,就地一滚,躲开身后铁熊的攻
击。哪知铁虎见我想躲,双腿一绞缠著我的左臂,一时挣不出来。

  铁熊见势,一脚踏在我左肩后,几乎将我肩膀踩得脱臼。

  我咬牙忍痛,劈出一脚将铁虎迫开,扶着肩膀颤巍巍站起来,不屈的战意直
视面前的铁熊。

  铁熊狞笑着,庞大的气势几乎将我全身笼罩,来吧,让我迎接你的雷霆一击
吧!

  注意力全部被眼前铁熊牵引,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铁虎慢慢起身,无声息向
我迫来。

  啊!突如其来的袭击让我猝不及防,铁虎双手从我腋下穿过,前臂向上在我
颈后汇合锁紧,顿时将我双臂架空,只能胡乱挥舞,根本无法防御。

  铁熊见状,桀桀一笑,诺大的拳头带着呼啸的风声,重重轰在我高耸入云的
右乳上。我怒喝一声,飞起一脚,怎奈力度和速度都弱了太多,反而被他一拳砸
在膝盖上,骨痛欲裂。

  又一拳狠狠砸在怒挺圆滚的左乳上,我身子一软。

  砰砰砰!傲人的双峰遭到连续重击,若不是被身后铁虎架着,我恐怕已经瘫
倒在地。

  胸部疯狂的暴击暂时停下来,铁熊揉着拳头冷眼看着我。我咬牙一挣,拼尽
全身最后气力,一跃而起,双脚踹在铁熊胸口,将他踹得蹬蹬蹬连退几步,轰然
倒地。

  借着反弹之力,我双手反扣住铁虎后颈,腰腹一卷,骑在他的头上,两腿互
锁绞住他的脖颈。

  铁虎脸涨得通红,眼睛瞪得像铜铃一般,却怎么也甩不下我。情急下,不惜
以头抢地,连头带着我狠狠地在在地面。

  这一下,直砸得我胸腹间气血翻腾,眼冒金星。

  砸吧,我就不放手,看你还能坚持多久!

  铁熊挺起身,再次将头砸下。

  这次我背部着地,只觉得内脏都被震得移了位,胸口甜甜的发闷。

  再一次,侧面撞在地面上,太阳穴部位砰地一声,我眼前一黑,手脚不由得
松了。铁熊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这几下撞地已经耗尽了最后的气力,加上脑部缺
氧,暂时昏阙过去。

  我仰面躺在地上,周身骨痛欲碎,再也没有一丝力气。

  视线上空一道巨大阴影压过来,我却连一根手指也动不了。

  肚子像被踩爆了,铁虎的皮靴重重踏在我的腹部,内脏都被挤到四边,靴底
好像踩到了我的腰骨。

  我疼得惨叫,像要呼出肺里所有的空气,身体像虾米样本能地卷起来。铁虎
攥着我的马尾辫把我拎起来,这次我没有力气挣脱了。

  我被举到半空,突然重重贯下,落到半腰时,铁虎一提膝,狠狠撞击我的腹
部。

  呃!我哀嚎一声,身子像从中断成两截。

  铁虎拎着我的头发在场中展示一圈,铁熊也已醒过来,两人将我手臂一拧,
两边拉开,对着中腹大开得我拳脚轰击,胸乳腹部,后腰臀部,不停地遭到重击,
风雨中摇摇欲坠,嘴角沁出了鲜血。

  即将陷入昏迷之际,铁虎把我的头往他裤裆处按,一股强烈的雄性气息扑鼻
而来。我扭开脸,却被他一把拧过来。裤子解开,一条巨大的阳具直挺挺在我眼
前,又粗又长,像手臂一般,我惊叫一声,被他捏开嘴巴,阳具之插入嘴里。

  呜呜!我摆脱不掉,坚硬的肉棒直往咽喉深处插去。

  咳咳,口水呛得我不能呼吸,喉咙完全被撑满堵死,脖子下方鼓起来一大块,
我涨得面红耳赤,情况还在向更糟的方向发展。

  嘶啦,黑色包臀短裙被一把撕下,股沟里一阵清凉,随即一个滚烫的硬物顶
住后庭。

  我惊恐大叫,可是被塞满的口腔哪里发得出声音?

  一阵撕裂的剧痛,我心里嘶声哀嚎。

  两人不管不顾,巨大的阳具在我嘴里和后庭大力抽插,直插得我白眼乱翻,
几欲昏厥。

  胸前傲人硕乳被蹂躏的变了形,两个金刚巨汉一前一后把我夹在中间,前后
两个肉洞被插到底,小肚子上鼓起来一大块,恐怕捅到子宫口了吧,我痛苦的想。
两人的持久力恐怖,奸虐得我神志不清。

  不知射了几回,我脸上,嘴里,阴道,肛门满是白浊粘稠的精液,顺着肌肤
往下流淌。最后,两人心满意足,把我扔下瘫到地面,勾肩搭背离开了。

  几个人快速过来,拖着我的手脚把我拉进一个封闭的密室空间,跪在地上,
张开双臂用铁链锁在两边柱子上。临走时候,在我嘴里塞了一个橡胶圈,把我嘴
巴撑到最大张开,头发在后面绞紧,迫使我的脸只能仰着。

  我跪在冰冷坚硬的地上,双手被铁链拉开锁住,身上的衣服早已被撕扯得精
光。

  汗水精液混合物从脸上流淌而下,脖子上胸脯痒痒的,下身更是不堪,阴道
和后庭不断涌出浓白的粘稠液体,顺着大腿淌下,地面汇成一滩水渍。

  不知多久,门开了,一个女人的脚步声。

  我抬眼看去,是兰夫人。我想说话,却发不出声音。

  兰夫人神色肃然,到我面前并不言语,却奇怪地分开两腿。

  我吃惊地看着她,兰夫人两腿之间光溜溜的什么也没有穿。正疑惑间,一道
晶莹的水柱从兰夫人鲜艳的肉缝中射出,刚刚好射进我嘴里。

  呜呜!我又羞又恼,大声抗议,被橡胶圈撑大的嘴巴却只能化为含混不清的
呜咽。

  避开了嘴,却避不开其他地方。尿液不断淋在我脸上,脖子上,胸脯。

  兰夫人排完尿,一言不发离去。

  其他所有的女人依次进来,在我脸上,嘴里排泄尿液。

  接着所有的男人挨个进来,解开裤子,对着我的脸和嘴巴撒尿。铁链紧锁的
我无处可逃,被淋了一头一身腥臭的尿液,恶心的想吐。

  小枫最后进来,摘掉我嘴里的橡胶塞。

  「别碰我,脏!」看见小枫,我心里一阵发酸,呜呜的哽咽起来,泪水满面。

  「恭喜你,徐书记!」小枫一脸喜气。

  我气呼呼道:「恭喜个屁!我被人家淋尿啊!」没有水龙头,小枫拿了毛巾
帮我擦干头发,又把脸上胸脯的污秽大致清理一下。

  小枫神色歉然,随即又喜气洋洋道:「徐薇,我知道你受了委屈,不过这都
是值得的。知道吗?你现在是白莲圣女,统领全天下的白莲教徒。」

  我气得瞪起眼睛:「白莲圣女你个头!我现在是喝尿贱女还差不多!」顿了
一下,我好像反应过来点什么,「等等,你说什么?白莲圣女?」

  小枫点点头:「李老先生他们都是白莲一脉,传承四五百年,到了现代,教
义变得极其隐秘,只有各家家主才知晓自家的渊源。白莲教主一位缺失百年,各
大支派家族各自经营,彼此间联系不多。近几十年来全靠李老先生从中张罗,教
中各派才开始列位归宗。现在李老先生推举,各派各家一致同意,由你徐薇出任
新一任白莲教主。」

  切!我不屑道:「我当教主?反清复明啊?」

  小枫严肃道:「白莲教教义是建立一个天地开明的清明世界,反清复明不过
是历史上用来凝聚人气的口号。你从政为官不就是要造福百姓,让大家能够得享
公平公正吗?」

  「那是两回事,我身为国家高级干部,怎么可以和封建帮派搞到一起?」

  小枫笑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还是碧岛一系的家主吧?你们碧岛系
在月海可帮了你不少的忙。」

  「那是特殊情况。」

  「现在情况更特殊。」小枫道,「先别急,等你见过一位故人再说。」

  「故人?」我疑惑问道,「你先把我解下来啊!」

  小枫两手一摊:「我没钥匙。再说,你不答应,兰夫人是不会放了你的。」

  正说间一个胖胖的老者走过来,「见过家主!」

  我抬眼一看,惊讶道:「八爷,你怎么在这里?」来人正是碧岛之主朱老八。

  朱老八嘿嘿一笑:「家主你有所不知,我们这一系其实也是白莲的旁支。」

  我白他一眼:「还家主呢?这个我怎么不知道?」

  朱老八有些尴尬摸摸下巴:「这些江湖隐秘也是我近年才得知的,你在政府
任职,这些瓜葛对你没有什么好处。至于家主的地位,那是毋庸置疑的,我们都
绝对以你为尊。」

  我冷笑道:「你也知道江湖瓜葛对政府官员没有好处,现在为什么又撺掇我
做什么白莲教主?」

  朱老八严肃道:「第一,你和兰夫人及其他家族的矛盾立时可以化解,他们
都成为你属下,自然奉你号令行事。第二,白莲一脉势力极广极深,经济上就掌
控了超过二十万亿的资产,如能为你所用,你的舞台岂限于月海一市。第三,」
朱老八卖个关子,故意顿了顿,我不耐烦催道:「快说!」

  「这第三嘛,你和白莲教大有渊源。还记得那根惊神杵吗?那个落难的王族
就是白莲一脉古老的传人,惊神杵自古传下,能解开其奥秘的女子将会是白莲新
的主人。」

  啊,还有这等事?

  「李老先生提议之后,众多家族还有疑虑,但我将惊神杵之事一说,大家立
刻折服,你就是我们的新主人!」

  「等等,既然拜我为主,那淋我一头尿是怎么回事?」

  小枫代为解释:「这是教中传下来的仪式,在极尽污秽中圣洁纯净正是白莲
的精神啊!」

  我哭笑不得,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当年黄蓉出任丐帮帮主,被千百名乞丐吐痰在身上,岂不是更恶心?」唉,
这些封建门会道糟粕真多!

  朱老八突然惶恐道:「刚才家主脸上也有老朽的一泡骚尿。」

  你!兀自气恼也无可奈何。

  「今朝形势剧变只在朝夕,家主难道不想在更大的舞台有一番作为?」朱老
八小心地看着我的脸色,「有传言说你明年会升任常务副省长,到时候在常委会
里你的排名就是第三位。」

  「中央的安排不要随便议论!」我止住他,又道,「我是有雄心希望有一番
作为,坚信我的理念能够造福人民,但我靠的是自己的努力和坚持。」

  「白莲教现在已不同当日,其实已经能够包含各界精英的联合,他们在很大
程度上认同你的理念,如果你把他们把握在手里加以整合,必定会是巨大的助力。
而且,」朱老八顿了顿,「我们都坚信跟着你会有更为广阔天地。有件事不知你
听说没有,十年前中州地带出土一件石雕,上刻八个字:凤遨东南,女主天下。
前些天有个媒体记者不知怎地翻出此事,在网上引起议论,有人联想到在月海主
政的你。」

  我神色一凛斥道:「荒谬!这种事情不可乱说!」

  朱老八一笑:「家主放心,事情已经平息,网上的帖子都删了,媒体也不会
再胡乱生事。」

  我缓缓道:「此事重大,我必须好好思量。」

  朱老八点点头:「那好,我这就去找兰夫人要来钥匙,现将家主放下来再做
决定。」

  朱老八走后,我和程小枫四目相对,看到他眼中热切的光芒。

  我一叹:「小枫,你希望我答应,是吗?」

  「是的!」小枫肯定道,「你的德行才情足以支持你迈向更广阔的天地,白
莲一脉归你统领只是天下归心的一小步。」

  「可是,」我皱眉道,「李老先生和那些家族实在是太庞大了,我怕驾驭不
了。」

  小枫信心十足:「不管你接不接受,这股庞大的势力就在那里,与其回避而
令其不可控,不如掌控在自己手里,你有这个能力。把这股势力用在正确的方向,
做正确的事,是你的责任啊!」

  见我还在犹豫,小枫进一步道:「我跟你丈夫并不熟识,可我却好像能感应
到他的心意。如果他在场,他会说同样的话!」

  我眼睛亮起来:「小枫你知道吗?有时候我觉得你和王动就是一个人,同一
个灵魂的两个化身。」

  小枫感动道:「所以请相信我,接受你的使命吧!」

  我用力点点头:「嗯!」

  朱老八拿着钥匙一路小跑回来,满头冒汗,见我和小枫笑吟吟看着他。

  「徐薇答应了!」小枫向他宣布。

  朱老八满面惊喜:「太好了,太好了!」

  我笑啧道:「快把我放下来,小枫陪我去好好洗洗,臭死了!」

  刚解开锁链,还没等我去洗浴,李老先生和兰夫人已经带着人鱼贯而入。

  「属下拜见教主!」众人齐声拜倒。

  我大窘,身上的衣衫早已被扯地精光,脸上胸脯沾满精液和尿液的混合物,
头发被尿液冲淋得湿漉漉搭在肩上。我站起身,平和情绪,朗朗道:「各位请起,
今后我们是一家人,我希望大家能够精诚团结,上下一心。」

  赶紧把他们打发走,正要拉着小枫去冲洗一番,温凝露,舒婕妤,潘亚男,
苏小美四大美才女联袂而来:「教主,我们侍奉你沐浴!」

  小枫面含笑意点点头,我无奈道:「那好吧!」

  热腾腾的温泉洒满白莲花瓣,清香醉人。我舒展四肢,惬意地躺在水上,四
个绝色美女各自捧着我的胳膊或者大腿,认真清洗每一寸肌肤。

  清洗臀部时,苏小美掩着小嘴吃吃地笑。

  我知道自己下身不雅,脸红了。

  潘亚男性子豪爽,心直口快:「教主,你的屁眼开了花,现在还能塞进个鸡
蛋呢!」

  舒婕妤接口道:「世上恐怕只有教主大人才能经得住铁熊铁虎的暴奸,他俩
人的肉棒比我的手臂还粗还长,前面那一团比我的拳头还大,太可怕了。」

  温凝露道:「我看教主是手下留情了,好几次都有机会重伤他们,教主收了
手,不然,还不一定谁赢谁输呢?」

  苏小美赞同道:「我也觉得教主不想伤他们,可是他们可不领情,把教主打
得打得奄奄一息,接着又暴奸的死去活来,小穴和后庭都撕裂了。」

  我悠悠道:「那时候你们拿鞭子抽我,手下也没有留情啊!」

  四美齐声笑道:「那时候你还不是我们教主嘛。」

  「那时候你是我们的对手,偏偏比我们还要美,胸脯挺的那么高,你知道,
女人都是善妒的嘛。所以我专门瞄着你的胸脯抽,就想把她们打爆了。」

  「我也是,没想到教主的奶子好有弹性,竟然把鞭子弹回来,有一次差点打
到我自己!」

  「其实打教主的阴部才有意思呢,每一次皮鞭打上去,教主就猛地颤抖,后
来我发现鞭子抽在教主的阴户上,竟然带起来亮晶晶的水丝,后来我一看,鞭梢
都湿了呢。」

  「啊!我们竟然把教主尊上打得高潮了!」

  我无语,索性闭目养神,不搭理她们。

  八双娇嫩小手在我周身游弋,一会儿捏捏乳峰,一会儿抠抠臀缝,有帮我盘
头发的,有帮我揉脚的,好不惬意。

  沐浴完毕,四美女为我穿上华服。白色紧身低胸长裙,白色齐膝高跟皮靴,
白色纱织手套,外面一袭雪白拖地披风,烈焰红唇,长发披肩。

  出来的时候,小枫已经在外面等了多时,一见我立刻瞪大眼睛合不拢嘴。

  我有些不好意思,一贯以来我都是合体职业装示人,私人场合会有各种性感
造型,这样古典盛装还是第一次,总觉得有些不自在。

  小枫半响缓过来,赞道:「太美了!简直无法形容,圣洁与艳丽齐飞,庄严
和性感共舞,不愧是白莲圣女!」

  我凑到他耳边悄声道:「是不是在想现在给我用哪种刑具效果最好?」

  小枫眨眨眼睛,竟然默认。

  我气得想锤他,被他笑嘻嘻躲开。四美簇拥着我,走到大厅前台,这里已经
准备好酒宴。

  李老先生首先开场:「今天是我教百年来最重大的一天,我们终于有主人了!」

  众人欢呼「教主万岁!」

  「过去,我们讲一统江湖,现在,江湖已逝,人心恒在。」李老先生继续道,
「百年来,我华夏历经剧变,始有中兴之局。白莲各支作出了卓杰的贡献,或前
台,或幕后,矢志不移。然而遗憾的是始终没有找到一位带领我们前行的领袖,
只好在黑暗中各自摸索。而今蒙上天垂顾,为我们遣下一位不世之才,无论德行,
智慧,胸怀,当世无人能及,现在,我们就来见证着历史的一刻,请为新教主加
冕!」

  李老先生真是不吝誉美之词,我不禁微微汗颜。

  兰夫人手捧白色莲花金冠,轻轻为我戴上。

  一时间,场中众人手捏莲花印,低声吟唱,神情激动,不少人忍不住抽泣。

  李老先生泛起泪花:「我一生守候,今日终于得偿心愿,老怀足慰!」

  我环顾四周,朗声道:「承蒙李老先生和诸位厚爱,因缘际会,我今日接任
白莲教主一位,自当率我教众,以天下为己任,为我华夏复兴尽一份力。白莲弟
子自古以来都是我华夏精英,如今更是各行各业的翘楚,顺天道,倡民意,助国
运,将是我们的使命。」为官多年,即兴演讲早已是基本功,这一通足足讲了十
分钟。「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开创新世纪!我提议,从今以后我们叫做新白
莲教!」

  众人叫好,一致拥护。

  加冕仪式过后,举行了酒会,看来白莲教也会与时俱进,仪式上中西结合。
在场的都是教中核心成员,觥筹交错中已定下未来的初步规划。我为教主一事乃
教中最高机密,只有各家主和极少核心成员知晓,各家族还像以前一般行事,大
的方向交由我来把握,我在教中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威。

  跟兰夫人碰杯的时候,我笑盈盈道:「兰姐,今后我是教主,你可不能再对
我不恭了!」

  兰夫人也笑眯眯道:「我是教中的执法长老,若是教主犯了错,一样有权责
罚。」

  我顿时无语。

             *** *** ***

  回到小院已是深夜,离开喧嚣应酬,我和小枫拉着手进了屋,关了门使劲伸
个懒腰,就势一仰倒在床上。

  嗯,我长长吁了一声,无拘无束的感觉真好!

  小枫对我笑笑:「我去冲个澡,一身酒气。」

  我咕噜从床上翻起来,「我帮你!」拉着他的手进了浴室。

  尽展温柔,我帮小枫脱去衣服裤子,最后褪下内裤,小枫红着脸任由我摆布。
接着我把自己也脱了个精光,打开莲蓬头,先给自己全身涂满浴液,然后抱着他
的后背,贴身涂抹。转到身前撅着屁股在他腹部磨蹭,最后用手把涂不到的地方
抹匀。

  小枫的下身一直高高挺起,我单膝跪下仔细给他清洁,温水冲洗干净,毛巾
擦干全身,推着他回到床上,让他趴下。

  「这些天都是你照顾我,现在我小小回报一下,给你按摩!」

  小枫头埋在软软的床上,屁股奇怪的半撅着。

  我调笑道:「别想歪了,这是正经的养生按摩!」拿了一个枕头垫在他小腹
下,总算不那么难受了。

  调好了精油,我在小枫背上大片涂抹。兰夫人这里不缺好东西,这精油一开
始挥发,满屋都是沁人的芳香。

  沿着筋络拿捏准确,力道不轻不重,恰到好处透过表层直达脏腑内器,一股
暖暖的能量随着我的手势在他体内缓缓流动,疏通经络,通神开窍。

  小枫舒服地放缓呼吸,轻轻问道:「这就是所谓真气吗?」

  我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心里一想就有了,暖暖的在身体里,特别舒服。」

  小枫不再言语,静静趴着,享受我超专业的按摩术。

  从头顶百会,后脊大柱,会阴,直到足底涌泉,我都仔细捏过,足足一个小
时才让他翻过来仰面躺下。身体正面穴位众多,筋络密布,我施展全力,将小枫
周身气血行走周天。两个小时过去,我带着几分疲倦躺在小枫身边,关了灯,屋
里黑黑的,一抹月光洒在窗帘上,随风轻轻摆动。

  小枫等了半天没动静,忍不住睁开眼睛道:「结束了?」

  我扑哧笑道:「想什么呢?说了是正规按摩!」

  小枫有些不好意思:「整装待发这么久,突然收兵有点难受。」

  我轻轻揉他的小腹下帮他放松,柔声道:「休息一天吧,对你有好处。」

  小枫应了一声:「跟你在一起我都快成色情狂了,好像一天都忍不住?」

  「以后不需要忍了,好多女朋友要你照顾呢,到时候都不记得我了。」

  小枫连忙否认:「不管以后怎样,你都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部分。事实上,
这世上好女人美丽的女人很多,可是徐薇只有一个!」

  「我有哪么好吗?」我悠悠道,「也就是奶子大吧?各种丢人难堪的模样都
被你看尽了,曾经的女神在你心里已经幻灭了吧?」

  「不会!」小枫肯定道,「身材超级火爆当然是吸人眼球的因素。更重要的
是你长期担任一把手领导职务,养成了上位者的气度,配合你高挑的身材,巨硕
浑圆的双乳,细腰翘臀大长腿,无形中形成一股迫人的气势。」

  「去!」我不信道,「所谓的气势不过是你们知道了我的官职,心理上的感
觉罢了。那时在曹长青家的地牢里,你们以为我只是南大的老师,把我捆在刑柱
上,脱了我的衣服实施性酷刑,怎么没有被我的气势震慑呢?」

  「这个嘛!」小枫一时语拙,「政府高官确实给你加分不少,在一般人眼中,
简直是高不可攀。正因为这样,人们更在心里幻想把你衣服扒光,捆在各种刑具
上,肆意凌辱折磨。你愤怒,挣扎,却无发摆脱。」说着,一只手已经攀上我的
乳峰,捏住一粒乳头轻轻玩弄。

  「哼!说到底都是为了满足你们心里的变态欲望!」

  「呵呵,不管是男人有奇怪的想法,女人也有啊。有人说,像你这样身居高
位的强大女性往往幻想自己落入一个卑微猥琐男人手里遭受凌辱,心里会有异样
的快感。」

  我脸上微微发热:「才不会呢!如果一定要被凌辱,我宁愿是你这样帅气有
才情的人。」

  一夜闲聊,天马行空,好久才渐渐睡去。

  第二天一早,我和小枫收拾行囊,背起简单的行李,告辞返回月海。

  路上,小枫感叹道:「一个月来与你朝夕相处,以后这样的日子怕是没有了。」

  我拍拍他的肩膀,豪爽道:「咱们俩这么熟,想打炮的时候说一声。」

  小枫白我一眼,笑道:「我要的不仅仅是打炮。」

  我做严肃状:「那你得跟我的秘书约一下,专门安排时间给你做全套。」小
枫大笑。

SOON88-沙巴体育直营,电子竞技,时时彩,真人棋牌,捕鱼游戏,AG真人裸体美女陪玩,网红美女空降啪啪顶级服务,奢华豪礼注册就送3888元
蜗牛扑克注册送888美金,蜗牛扑克10年老牌,全球首创真人娱乐最佳选择,AG真人,真人美女荷官与美女主播同玩,是网上扑克娱乐第一选择!
大发娱乐全网赔率最高火爆的彩票投注站,AV美女荷官在线发牌,百家乐,牛牛,AG捕鱼王,上万款老虎机游戏任你玩,信誉最好提款最快,注册免费送6666
2021欧洲杯投注网址-2021法国欧洲杯竞猜-专业外围投注领跑者——2021欧洲杯投注(ozbtz.com)